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2章 深入

张扬道:“没事,我有办法!”
张扬点了点头,他笑道:“爸,我给你看看眼睛!”
张扬道:“新城区指挥部已经成立,随着建设新城区的正式开始,我们首先要成立现场指挥中心,也就是说,我们的办公地点要搬到新城区的工地现场,我刚才来的路上看了一圈,想在青龙镇的范围内找一处合适的办公地点,我刚刚来到东江,对这里的地理情况并不熟悉,你是本地人,在青龙镇工作多年,这方面得请你帮忙了。”
张扬道:“去里面看看!”
柳玉莹被他引得笑了起来,宋怀明带着老花镜走了出来,张扬有些诧异道:“宋叔,您什么时候花眼了?”
听说张扬是新城区社会事业局局长,黄世人热情的起身相迎,他伸出手和张扬用力握了握道:“欢迎张局长光临,指导我们的工作。”
黄世人笑道:“有事情也得先吃饭,咱们边吃边谈!”他拿起电话把办公室主任李颖叫了过来,让她通知几位镇党组成员,晚上一起吃饭,又让李颖去青龙潭的老龙潭饭庄安排一桌饭。
梁天正微微一怔。
梁天正道:“你觉着自己比秦清有能力?”他这是偷换概念。
镇长周通源红着脸道:“张局长,这次市里建设新城区之后,我们青龙镇有近八十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征迁,几乎占到了我们全镇土地面积的四分之一,涉及到拆迁的农民很多,市里的拆迁补偿方案出来了没有?”周通源沾酒就脸红,不过他是在场青龙镇干部中最能喝的一个。
黄世人道:“这些鸡鸭都是你的?”
张扬笑道:“不用你们镇里花钱,我们指挥部有办公经费。”
张扬迎上去把她搂在怀中,吻了吻她的唇道:“办公地点的事情搞定了。”
黄世人道:“我听说市里要在张王庄建设拆迁安置房,不知是不是真的?”
宋怀明道:“听你的语气好像对上级领导非常不满啊?”
小学的大门并没有锁,推开小学的大门,一个老汉听到动静迎了出来,他是在这里负责看房子的,院子里到处跑得都是鸡鸭,遍地的鸡屎鸭粪,张扬就站在门口往里面看了看,里面有两栋教学楼,前面的两层,后面的四层,关键是有个不小的操场。
张扬道:“梁书记,前两天我和干妈通话的时候她还专门提起你呢。”
张扬道:“来的时间的确不短了,不过我正式上班没几天,还没有完全熟悉自己的工作。”
张扬在沙发旁坐下问道:“我那小兄弟呢?”
青龙镇位于东江的西南,因为镇北有一座青龙潭而得名,这里山清水秀,风景秀美,张扬驾车带着黄世强前往青龙镇的途中,发现青龙镇境内荒芜的土地很多,他有些诧异道:“黄行长,现在老百姓都不种地吗?”
梁天正呵呵笑了起来,可心中却明白,张扬是在通过这种方式提醒他呢,梁成龙道:“张扬,你过往的工作成绩摆在那里,我对你可是抱有很大的期望,对了,文副总理上次来的时候,因为太过仓促,我都没来得及和他见面,张扬啊,咱们工作上是上下级关系,可私底下,我当你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我和宋省长、文副总理的关系都很好,你和成龙、晓鸥他们有是好朋友,以后工作上要是真做的不好,我可要直接批评你。”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好好表现,只要是工作出色,在东江机会要比南锡多得多。”
梁晓鸥笑了起来。
黄世人拉着张扬的手絮絮叨叨了足足二十分钟,他大哥过来才劝他回去,张扬上了车,黄世强笑道:“不好意思啊,我那个兄弟,喝多了就这样。”
秦清感叹道:“常凌峰是个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如果他能过来帮忙就最好不过。”
黄世人笑道:“朋友来了有美酒,张局长,晚上必须留在我这里喝酒。”
梁晓鸥把黄世强叫了过来,将张扬隆重介绍给他。
周通源笑道:“那咱们敬黄行长!”
秦清吃完面条起身去刷碗,她轻声道:“没问题,这件事我来安排,张扬,我今天专门去找了梁书记,他同意我们对名单上人员进行削减和重组,根据他所说,现在给出的名单只是一个意向,具休的还要靠我们自己选定。不过总体感觉他对新城区的具体工作过问不多,都放手给了方市长。”
张扬笑道:“快什么?94年初就拿出了和图书规划,两年多了还没开始破土动工,等到征迁完成还不知道要多久。”
黄世人道:“建设新城区之后,我们的青龙镇就不存在了。”
秦书记啊!地惊呼了一声手中的碗筷当啷一声落在水槽里,双手扶住橱柜的边缘,咬住樱唇鼻翼不同的翕动,刚才想说的话已经忘了个干干净净……周末的时候,张扬专程去了宋怀明家,来东江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登门,这次依然没有空手,专门给小庚新买了几样玩具,柳玉莹看到张扬拿了这么多东西过来,不由得责怪他道:“都是自家人,你客气什么?”
黄世人起身道:“走吧,咱们喝酒去,边喝边谈,路上你刚好可以寻找一下合适的办公地点。”
张扬笑道:“宋叔叔,我是那种人吗?我去南锡主管体委的时候还不是一样管起了招商,我现在工作热情很高。”
梁天正笑道:“未来岳父这里当然要走动的勤一些。”他让老婆先走,来到张扬身边笑眯眯看着他,从梁天正的态度上看不出他对张扬有任何的反感,他看张扬的目光就像是一位长者看着自己的子侄,梁天正道:“张扬啊,你来到东江已经有一阵子了,工作方面还适应吗?”
宋怀明满意的点了点头:“年轻人就要趁着年轻多学一些东西,不要把精力花费在无聊的事情上。”他将桌上的果盘推到张扬面前。
张扬笑道:“好,过两天,我就过来给你们发顾问聘书,一个不能少,还有,黄书记,我会推荐你进入新城区建设指挥部。”
黄世人很爽快的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张主任,您去镇子里看看,只要是看中了那栋楼,我马上去帮你谈下来!”
黄世人虽然被市里经常叫去了解情况,可谁也没应允他让他进入建设指挥中心,听到张扬的这句话,心中不由得欣喜万分,看张扬的样子足够清醒,应该不是说醉话。不过他对张扬的能量心里还不是太有底,趁着去厕所的时候,向大哥黄世强打听,黄世强低声道:“这位张局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文副总理的干儿子,能跟他攀上交情是你的运气。”黄世人听到大哥这样说,心中和张扬结交的意愿越发的强烈了。
黄世强道:“市里要建设新城区的事情已经传了几年,这一带的老百姓害怕随时会征地拆迁,谁还有心情种地?再加上,近些年兴起了打工潮,年轻人大都涌入了南方去打工,留在家里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就算想种地也有心无力。”他指了指前方道:“青龙潭!”
梁天正道:“正局级的位子还不够?”他的意思是你小子还想一步登天成为厅级干部啊?
黄世人道:“张局长,您有事尽管吩咐,只要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肯定全力以赴。”
老头局促不安道:“俺闺女的,俺帮着看着……看大门顺便帮忙养些鸡鸭……”
柳玉莹道:“刚刚睡觉了!你们爷俩聊,我去准备午饭。”
黄世人办公室的墙上也挂着一幅新城区的规划图,张扬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张扬道:“快来补充点能量!”
梁天正呵呵笑道:“要官?就是说你对现在的位子不满意咯?”
“这么快啊?”黄世强显得有些吃惊。
秦清笑道:“小心眼儿,你已经是新城区党组成员,至于现在的职位并不重要,具体分工还是我负责,市里对此干涉的意愿并不强烈。”
那老头认识黄世人,在这些普通老百姓心里,镇党委书记已经走了不得的大官,他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
张扬道:“不是不满,我只是搞不懂这些人在想什么?新城区还没开始干呢,就先拉起了党政两套班子,是在搞权力平衡吗?”
梁天正看到张扬,他马上想到张扬来这里十有八九是去宋怀明家里的,他笑道:“张扬啊,来看宋省长?”
张扬道:“清姐,我总觉着这次省里和市里的步调并不一致。”
黄世强跟着叹了口气道:“征迁工作未必那么容易,老百姓在一个地方住惯了,谁愿意离开啊?”
张扬笑道:“上头有政策,害怕方案透露出去引起不必要的波动,不过有一点大家可以放心,市里一定会首先考虑到老百姓的利益,绝不会让老百姓吃亏。”
张扬笑道:“秦清奏书记,她过去曾经是岚山市副市长,岚山市委常委,工作能力很m.hetushu•com强,是位优秀的领导,也是我的老领导。”他一边回答他们的问题,一边和他们喝酒。黄世强毕竟是和他一起过来的,他看到青龙镇的干部轮番和张扬喝酒,担心张扬会喝多,提醒众人道:“你们不能轮番和张局喝酒啊,这不公平。”
土地所所长杨希伟道:“张局长,听说这次新城区建设的总指挥是位年轻漂亮的女干部。”
黄世人从张扬的目光中已经察觉到他可能对这里产生了兴趣,笑着介绍道:“这里地势比较低洼,每年只要到了雨季,就发生严重的积水,给孩子们上学造成了很大的不便,后来也考虑过进行排水疏通,可仅仅为了一个小学,耗费的人力物力太大,后来玉皇庙小学扩建,就将两所小学合并,这里也就彻底荒废下来。
梁晓欧指了指右前方一个矮胖的中年人道:“你去找老黄,他弟弟就是青龙镇的党委书记。”青龙镇大部分都属于新城区的规划范围内,那位老黄是东江市商业银行副行长,叫黄世强,主管信贷工作,和张扬是同期学员。
张扬道:“给你办事我一向上心!”他的手伸下去将秦清的筒裙拉起。
张扬端起一杯酒道:“这杯酒我敬在座的各位!以后我们之间一定要加强联络,新城区的建设还要依靠各位鼎力相助!”
黄世人叫来陪酒的一共有六个,镇长周通源,副镇长薛诚,党政办公室主任朱俊峰,综治办主任冯开模,财政所所长雀杰,土地所所长杨希伟,加上他和哥哥黄世强,一共八个陪张扬一个。张扬很快就发现,除了黄世强的酒量一般,这青龙镇的七名干部无一不是海量。
黄世强笑道:“我还当什么大事,这件事好办,等开完会,我就陪你去青龙镇走一趟。”
秦清摇了摇头道:“我也搞不清楚,总之咱们把工作做好就是。”她感觉张扬热力四射的身躯从后面贴了上来,秦清道:“别胡闹,对了我想你把常凌峰给请来。”
秦清道:“累病了也是因为你!”她换上鞋子去了盥洗室。
张扬并不否认,点了点头道:“柳阿姨叫我过来吃饭。”
“下个月!”
前往老龙潭饭庄的路上,张扬看到青龙潭水库大坝下,有一片围墙圈起的院子,门上写着青龙潭小学,不过大门紧闭,应该是荒废了一段时间了,张扬道:“这儿是?”
张扬道:“我干妈说,让我好好在东江表现,如果她听到你反映我不好好工作,第一个会找我算账。”
张扬最喜欢这种雷厉风行的性格,他笑道:“黄书记,冲你这句话,你这个朋友我就交定了。”
张大官人的这一手果然有用,黄世人用力摇晃了他的手臂一下道:“我看好了,你们来了,把传达室留给我就行,我给各位领导看大门!”
秦清摇了摇头。
张扬道:“柳阿姨,随便弄点,我今儿开车来的不喝酒。”这厮在宋怀明面前刻意经营良好形象。
张扬道:“咱们都是乔书记直接点名,我真有些闹不明白,你说乔书记究竟看上咱们哪儿了?非得要把咱们弄过来?”
黄世人道:“青龙潭小学,去年就搬走了,现在里面荒废着。”
张扬点了点头:“培训班结束了,我目前在读研究生班,现在越来越觉着自己懂得的知识太少,所以拼命想充实自己。”这厮想给宋怀明造成自己积极进步的印象。
青龙镇党委书记黄世人今年三十九岁,是个身材魁梧肤色黝黑的汉子,他和黄世强虽然是一母所生,可黄世强白白胖胖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黄世人这名字起得有点磕巴,和白毛女里面的那个大地主同音听说他的本名就叫黄世仁,后来因为感觉到和阶级为敌,自己改成了黄世人。
黄世人道:“真的,我说的是认真的,士为知己者死,张老弟,你和其他的官员不同,你……”黄世人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竖起了大拇指:“以后青龙镇有任何麻烦事,你先找我!”
梁天正真是大跌眼镜,他见过脸皮厚的,可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要官也能理直气壮的提出来,而且看张扬的表情,理直气壮,他压根就没觉着一丝一毫的不好意思。
秦清听到他这句话心里不觉一怔,她小声道:“你说,乔书记会不会听说了什么?”
宋怀明道:“上头的事情你别问,你只管干好领导分派给你的和*图*书工作。”
张扬道:“梁主任,我初来乍到,对新城区的情况不太清楚,现在指挥部正在找现场办公地点,秦书记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做,你能不能给我帮忙啊?”
张扬心说你丫别在这儿装模作样了,还不是想把我弄到东江给挂起来,想报过去的一箭之仇,老梁啊老梁,我不会让你如意的。
不过这些人的酒量再高,张扬也不怕,在酒量方面,他还真没遇到过多少对手。
张扬笑道:“我今天过来纯粹是私人性质,不是来指导什么工作的,我和你大哥是同学,今天过来属于私下交流。”
张扬笑道:“给我小舅子买几样玩具,贿赂需尽早,省得他将来长大了给我下绊子!”
张扬道:“我就是觉着东江的这帮市领导挺有意思,当初把我当人才引进来,现在又把我放在了社会事业局,要是我随遇而安的话,工作肯定会清闲得很。”
张扬笑道:“梁书记把我从南锡挖过来,就是想让我勇担重任,我既然来了,就得对得起梁书记的期望,所以我想多干点事,可现在做任何事都不容易,做得多未必讨好,所以我想师出有名。”
张扬不觉有些心疼,叹了口气道:“咱不能为了工作废寝忘食,要是累病了我多心疼啊。”
黄世人笑道:“喝多了就在青龙镇住下,真要是非得回去,我让司机把你送回去。”
张扬道:“世人啊,你比我大,咱们私底下就别局长、书记的称呼了,我就叫你声哥,你要是乐意就叫我一声兄弟,说句掏心窝子话,这新城区的建设离开你不行,谁能比你对当地的情况熟悉啊,我不管你乐不乐意,这次我抓你的壮丁是抓定了,你准备好了,新城区建设指挥部给你留一个位置,我们搬来之前,你先留好一间房当办公室。”这正是张大官人的聪明之处,和地方干部打成一片,想让人家为自己卖力,你就得把他们拉到自己的阵营中来,让他们产生主人翁的精神。
张扬在这期的培训班中是个异类,平时不怎么来听课同学中他熟悉的也就那么几个和黄世强平时没多少来往,毕竟年龄差距摆在那儿。
张大官人故意叹了口气道:“其实当初在来不来东江的问题上我也是经过一番犹豫,您应该知道,南锡市几位领导对我都相当的看重,对我是诚心挽留,李书记还承诺让我担任高新区党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的职位,我也是想迎接更大的人生挑战,所以才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来到了东江,可……哎……现实就是这么无奈!”这厮又叹了口气。
张扬道:“他的话不可信,当初还说要把我挖过来重用,结果给了我一个事业局局长,还让刘宝全管理我。”
张扬道:“具体的方案还没出来,不过短期内不会对青龙镇镇区进行拆迁,黄书记,我也不瞒你,今天我让黄行长陪我过来,一来是为了结识你,二来我有事相求。”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周通源笑道:“张局,咱们都是自己人也不方便透露?”
秦清点了点头道:“你和我的调动问题应该并不是市里的意思。”
张扬道:“多少懂一些,如果是单纯的花眼,我帮你针灸一下,然后你按照我交给你的方法每天做做按摩,就算不能根治,对你的症状也能起到缓解作用。”
张扬道:“很不满意!”敢在市委书记面前直接说出这种话的没有几个。
张扬笑道:“怎么可能,只是征集一部分土地,你仍然是这里的领导。”
“什么办法?”
张扬给秦清打了个电话,把落实办公地点的事情说了,顺便让秦书记过来陪陪他。
秦清吃饭的时候,张扬将今晚的成果向她汇报了一遍。
黄世人点了点头向那老头儿道:“老人家,这两天你抓紧把这些鸡鸭给迁走,市里要征用这所小学!”
张扬用牙签插起一瓣桔子塞到嘴里。
黄世人对张扬的悍马车也是称赞不已,镇党委书记也是见过世面的,不过悍马车还是第一次坐,心中暗想,到底是大干部,连开的车都是超豪华型的。黄世人途中向张扬介绍,青龙镇总面积367平方公里,6.2万多人,辖28个村委会,622个生产小组。耕地面积4.1万亩,其中水田2.5万亩。山林园地面积然40.6万亩,95%以上为宜林地,森林覆盖率76.8%,镇www•hetushu.com里拥有民营企业300多家,这次新城区建设征地,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属于青龙镇,黄世人也多次被市里叫过去了解情况。
黄世人道:“张局这么爽快,新城区建设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我们这些乡镇干部当然会全力支持!只要张主任一句话,我们风里来雨里去,谁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当晚虽然黄世人一帮乡镇干部盛情挽留,张扬还是决定要回去,黄世人不放心他酒后开车,让他的司机小黄开张扬的车把他和大哥送往市内,临上车之前,黄世人拉着张扬的手,来到一旁的大树下,黄世人今天酒喝得多了些,说话自然也就没了太多的顾忌,他低声道:“张局,你放心,明天我就让人把青龙潭小学给拾掇干净,一个星期后,你要是再过来,准保变个样。”
张扬道:“我也想把他给弄过来,来东江之前就跟他商量过,不过他对官场的兴趣不大。”
张扬道:“必须要投其所好,比如我本不想来,可是看到你来了我马上巴巴的跟过来。”
秦清十一点左右到来,一进门就闻到了张扬身上的酒味儿,虽然张大官人已经洗过澡,可身上的酒气依然浓烈。秦清笑盈盈道:“喝酒了?”
梁天正笑道:“这话说的,只要是工作上正常的要求,只管说。”梁天正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一句话就将张扬提出过分要求的可能性全都排除了,语气虽然很爽,但是是有条件的。
黄世人道:“张局,虽然咱俩是头一次见面,可我哥既然介绍你过来,就证明你是他哥们,我和你也特别投缘,你这么大的官,可一点架子都没有,你看得起我,把我当朋友,给我面子,我黄世人就得兜着,说真的,新城区的事情,市里也经常找我了解情况,可上头的干部谁也没把我这乡镇干部当成一回事儿,张局,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秦清在他手上拍打了一下道:“放手,一天到晚就想这事儿。”
张扬道:“梁书记对我可能还不太了解,我这个人属于压力越大爆发力越大,您别怕往我身上加担子,我担得起,虽然我刚刚接触新城区的工作,可我已经感觉到这项工作相当的具有挑战性,秦书记是位好领导,也是我的老领导,我相信她的能力,可一个好汉三个帮,单凭秦书记一个人也做不好工作,您说是不是?”
秦清道:“很好,和当地干部交流很重要,新城区建设开始之后,征地拆迁必须要依靠当地干部,他们熟悉当地的情况,工作经验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酒精让人兴奋,张扬虽然没醉,不过他也很兴奋,司机小黄先把黄世强送回家,然后又把张扬送到小区楼下,把车辆停好,自己再打车回去。
黄世人笑了笑,没说话。
人往往是一面相,张扬虽然是第一次和黄世人打交道,可感觉的到这个人办事很爽快,有些魄力,而且在处理社会关系上很有一套。
宋怀明道:“市里给你分派了什么工作?”
黄世强慌忙摆手道:“我可不成!”
宋怀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对张扬干什么工作本来并不关注,可他一直以为东江方面把张扬弄来是要他负责新城区的招商工作,可现在却安排他到社会事业局,和宋怀明想象中的落差有点大,不过他并没有对此继续做任何评论,淡然道:“任何工作都很重要,千万不能因为工作分配不像你预想中的那样而产生抵触情绪。”
泰清点了点头,她穿着张扬的浴袍稍嫌宽大了一些,不过在张扬的眼中,秦清此时的打扮别有一番风韵,显得格外性感。
张扬道:“你去,吃饭了没有?”
张扬笑道:“酒能乱性,我害怕出事儿,所以特地请秦书记过来帮我拨乱反正。”牵着秦清的手就往他隆起的某处引。
黄世人笑道:“哥,你放心吧,张局是领导,我们可不敢灌他,这样,咱们喝酒,尽兴为主,张局觉着差不多了,就喊停,我们穿插着打打内战。”
黄世强道:“他是个直脾气,跟他交往的朋友都夸他仗义!”
梁天正道:“怎样师出有名?”
秦清笑道:“你的办事效率真是让人惊叹。”
张扬点了点头道:“下个月!”
老龙潭饭庄建在青龙潭旁,饭庄旁边就有一口泉眼,泉眼内不停有珍珠般的水泡儿冒出,当地人称之为珍珠泉,张扬来到老龙潭饭庄,hetushu.com第一眼就看出这一片的水质飘着油花,和老龙潭饭庄直接排污有关,当地对老龙潭水库缺乏有效地管理,也活该这店老板倒霉,张大官人通过这次吃饭已经盯上了他,这家饭店已经成为张大官人首先整治的目标之一。
黄世强道:“世人,张局这次是有事情找你。”
黄世人道:“张局长,新城区的建设工作是不是要开始了?”
张扬笑道:“黄行长,我和黄书记真的很投缘,以后我们相处的机会多了。
宋怀明道:“党校学习结束了?”
宋怀明道:“这你也懂?”
张扬道:“已经出来了,只是现在还不适合马上公布。”其实他并不清楚拆迁补偿方案。
泰清轻轻捏了他一下,嗔道:“我忙了一天,还没有来得及洗澡呢。”
宋怀明道:“就应该有这样的思想。”
张扬看到黄世人性情豪爽,心中也非常喜欢,他乐呵呵点了点头道:“好!不过我带车来的。”
虽然说喝酒有害健康,可是酒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可以很快的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在场的乡镇干部听说张扬是新城区社会事业局局长,都表现出想当的尊敬,他们对新城区的建设也都表现出相当的关心,毕竟这件事和他们所有人的切身利益相关。
张扬道:“我想要个官!”
张扬在后面摩擦着她丰满的玉臀柔声道:“听说什么也不怕,我来东江,就是为了配合你的工作,给你有力的支持。”他撩起秦清的浴袍,秦书记里面居然是真空的,张大官人寻找到一个湿润泥泞的所在,猛然向前一顶。
宋怀明道:“这两个月的事情,开始还好,现在越来越严重了,刚配了一副老花镜,看来我老咯!”他取下老花镜收好,揉了揉鼻梁道:“坐!”
张扬举目望去,前方出现了一片青蓝色的水域,青龙潭水库面积大约6.8平方公里,全湖周长12公里,目前并未进行全面开发,所以周围显得有些杂乱,黄世强道:“张主任,新城区什么时候奠基?”
张扬道:“我答应聘请青龙镇的干部当顾问,还答应让青龙镇党委书记黄世人进入咱们的指辉部。”
泰清洗澡出来,闻到饭菜的香味儿,却是张扬亲自下厨给她下了碗鸡蛋面,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可是张扬的体贴却让她感动。
梁天正微笑道:“我对你有信心,这次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努力才把你从李书记的手上挖过来,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宋怀明闻言大喜,赶紧向他请教按摩的方法。张扬对宋怀明当然不会藏私,将按摩的手法详细向他说了一遍,又手把手将他教会。
这就是酒精最大的好处,喝得热血上头,喝得激情澎湃,喝得掏心窝子,当然谁喝得多谁说得多,张大官人的酒量还不至于把心底的话全都倒给人家。
张扬道:“梁书记,我想求您一事儿。”
张扬道:“新城区管委会社会事业局局长。”说完这厮又补充道:“负责计生、民事纠纷啥的!”
黄世强认识张扬,就是一直都不知道张扬担任什么职务,其实在今天之前,张扬始终都没去市组织部报到,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具体干什么,听说张扬是新城区社会事业局局长,黄世强马上就知道梁晓鸥叫他来的目的,他弟弟黄世人是青龙镇的党委书记,肯定是这个原因,张扬也不喜欢绕弯子,直接将指挥部想寻找合适的现场办公地点的事情说了。
黄世人点点头,张扬驱车来到青龙潭小学门口,从大堤通往小学的道路上坑坑注洼,幸亏他开得是悍马车,普通的车辆只怕要副蹭底盘了。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汽车上了青龙潭大堤,开到三孔桥重新下路,沿着一条双车道的水泥路一直开到了镇里,青龙镇适逢集市目前还没有散集,道路拥挤的很,道路两旁都是买东西的小贩,张扬的悍马车足足在小镇上挪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镇政府,黄世强经常来这里落下车窗,传达室的保安看到他,问都没问就放他们进去了。
张扬道:“我看这里不错!反正也是临时过渡,明年雨季之前新的办公地点就建成了!”
张扬从宋怀明家里出来,开车离去的时候,途中看到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和夫人一起在院子里散步,既然遇到了,于情于理都要打个招呼,张扬把车停下,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向梁天正笑道:“梁书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