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4章 上级和下级

方知达淡然笑道:“这些事其实你应该去和秦清商量,梁书记已经发过话了,让我尽量给你们放权,给你们足够的自由度。”
为首的一人是青龙潭饭店的老板赵春生,他是专门来找指挥部的领导理论的,来到车前,周山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老乡,你把车让开,别挡路啊!”
看到章睿融,张扬颇感惊喜,笑着站起身道:“小章啊!怎么来之前也没通知我一声?”
周山虎认得眼前这位就是管委会主任仅次于秦书记的大干部,他恭敬笑道:“刘主任好!”
“你觉着把我和他撮合在一起能有幸福吗?他甚至连我真正的身份都不知道,我和他相处这么久,一直都生活在欺骗和谎言中,这样的状况能够找到幸福吗?”
唐自立道:“罗局说得没错,常海心过去就是南锡体委的、高廉明、梁东平、傅长征全都是,还有那个刚来的司机周山虎,不是说要严格把关引进人才吗?难道咱们东江这么大地方连个司机都没有?还需要专门从南锡引入?”
张扬道:“得,我不说,不过常凌峰要来负责新城区的招商工作,你以后就跟着他干!”
刘宝全道:“不要以为有些关系就目无领导,你这样的态度,我随时能让你走人!”这刘宝全也是憋了好几天,在周山虎这儿一股脑把火气都发了出来,正常的情况下,他犯不着和一个司机一般见识。
张大官人连连点头。
周山虎最听张扬的话,他马上打开了车门,刘宝全看到他这样,心中更来气了,他瞪着眼睛问周山虎:“你现在不用送出车单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清楚,当然清楚!”
张扬笑道:“刘主任,别生气,您都这么大年纪了,气坏了身体不值得,犯不着和一个孩子生气。”乍听起来好像是帮刘宝全说话,可实际上都是在冷嘲热讽。
罗安定道:“刚划招聘的那个章睿融,过去也是某位同志在江城的老部下。我接触组织人事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像这样的情况我还真没见过,官员的调动常见,我没见过一个官员调动,所有部下都跟着过来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吗?把社会事业局当成他自己家的了。”他虽然没有点名,可谁都知道他说的某个人就是张扬。
张扬道:“我最近看了一外国电影,叫真实的谎言,里面那特工跟他老婆连孩子都生下来了,可老婆对他从事的职业一无所知,谎言也是善意的谎言,是为了保护对方。”
刘宝全有些不耐烦道:“有什么事回办公室说。”
刘宝全点了点头,他把话说完了,也不好再继续留下,告辞离开了市长办公室,等来到楼下停车场的时候,看到那辆奥迪车仍然在下面等着他,周山虎站在阳光下擦车,看到刘宝全回来,咧着嘴笑道:“刘主任,事情办完了?咱们现在回去吗?”
刘宝全真是哭笑不得,他大声道:“大家请冷静,有什么话,咱们回指挥部说!”
汽车来到青龙潭大堤公路上,一辆农用三轮迎面驶来,可农用三轮车没有刹车的意思,直奔着奥迪就过来了,周山虎不得已踩下刹车,农用三轮车上下来了七名农民,周山虎看出情况不太对,想要倒车,可后面又来了一辆农用三轮,车上又下来了六个人,十多个人就把他们的奥迪车给包围了。
刘宝全喝了口茶,看了罗安定一眼:“这事你跟秦书记反映过了没有?”
张扬这会儿刚好在附近,听到刘宝会在那儿呵斥周山虎,赶紧走过来了,人没到笑声就先到了:“呵呵,刘主任,什么事发这么大的火啊?”
周山虎这小伙子蛮勤快,刚才帮忙搬家,这会儿刚刚闲下来就去院子里擦车,将这辆八成新的奥迪车擦得锃亮,一尘不染。
一个新单位组建之初,是最方便进人的时候,新城区指挥部,新城区管委会,只要进入这样的单位就代表着正儿八经的端上了铁饭碗,一辈子衣食无忧,自然让很多人趋之若鹜,其中不乏领导干部们的子女。
周山虎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好嘞!”然后一脚踩下油门,奥迪车宛如离弦的利箭一般向大门外窜去。
刘宝全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老百姓愤怒的声讨中。
刘宝全很痛苦,可市领导对秦清现在进行到机构人员改革表示出坚定的支持和-图-书,认为秦清精简机构轻装上阵的想法是无比正确的,他又能说什么?管委会综合管理局局长罗安定,建设局局长唐自立,对目前的境况地颇有微词,管委会三个局,目前只有社会事业局最出风头。本来他们以为社会事业局局长只是一个打酱油的,可现在才发现真正打酱油的是他们。
周山虎道:“您没说!”
刘宝全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秦清同志毕竟年轻,在工作过程中还是有所欠缺,忽略了周围同志的感受。”
刘宝全望着周山虎,感觉气不打一处来,秦书记还要用车?谁规定这车是秦清专用的?这小司机居然用这种方式来报复自己,他点了点头道:“好,那就回去。”
赵春生道:“我的饭店在青龙潭开了十五年了,碍你们管委会啥事了?为什么要让我关门?”
刘宝全喔了一声,端着茶杯目光茫然的望着桌面,他也是第一天过来。
无论这一趟他开得多好,刘宝全已经下定了决心,回去就找秦清,坚决把这个挑战自己权威的司机从队伍中清理出去。
刘宝全道:“领导们说了,咱们这里的工作由秦书记统一领导。”
周山虎道:“刘书记,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我一个开车的一般见识。”
赵春生道:“俺认得你,你是管委会主任,给俺下停业通知的就是你们管委会,你怎么会不清楚?”
章睿融道:“你过去曾经是组织的人,所以我不用交代你为我的身份保密。”
刘宝全想了想可不是嘛,刚才自己下车捂着嘴就去吐了,忘了交代让他先走了,不过自己好像摆手了!周山虎道:“刘主任,上车吧,中午秦书记还要用车。”他的表情好像带着点不屑。
周山虎这小子也倔得很:“刘主任,我是按照规章办事,我又没说不送你,您别发火啊!”
刘宝全舒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低声道:“死里逃生,惊魂,未定!”
张扬那边等的已经不耐烦了,冲着电话嚷道:“我说常凌峰,你到底来还是不来啊?”
章睿融道:“我的身份你应该清楚吧?”
刘宝全其实早就看到了张扬,心说都说打狗还需看主人,今儿我就是打给你看的,一个开车的居然都不把我放在眼里,真以为有你撑腰就目空一切了?刘宝全愤愤然道:“小张,你来得正好,我让他出趟车去市里,他跟我推三阻四。”
方知达被他夸张的言辞逗笑了:“什么事情这么严重?”他让秘书给刘宝全倒了杯热茶。
刘宝全也是个官场老油子,一听是闹事的,马上道:“这位同志,我还真不清楚这件事,这样吧,等我回去问明情况再说。”
“什么?不是说他还没答应吗?”
章睿融道:“刚说过你没资格指手画脚。”
周山虎看到势头不妙,他想悄悄出去搬救兵,被几名村民拦住去路。
刘宝全感觉自己有必要向市里反映一下情况,如果任由秦清这样搞下去,那么自己的权力会被不断地削弱,新城区的建设指挥权就全部落入她的手中了,她虽然是党工委书记,可自己也是建设指挥部的副总指挥。
张扬道:“秦桧还有两个相好的呢。”
唐自立道:“刘主任,我们属于管委会管理,您才是我们的直接领导啊!”
张扬道:“这话说的,刘主任,小周年轻不懂事,做事情太认真,你消消气,小周,愣着干吗?还不赶紧送刘主任过去。”
一个小脚老太太举起拐杖指点这刘宝全道:“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贪官一个!”到了她这种年龄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什么话都敢说。
周山虎没想到刘宝全的反应这么强烈,他的脸顿时红了,有些尴尬道:“刘主任,您别生气,制度上是这样,我必须把出车单送过去……”
张扬又点了点头道:“我是好意,我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也看到你走后这段时间常凌峰的痛苦,感情就这么回事儿,你如果不去享受感情,那么就得遭受感情的折磨,何必呢?女人早晚都得有个归宿,你还年轻,还来得及做出选择。”
刘宝全并不知道方知达怎样想,他叹了口气道:“方市长,秦书记一边说着要精简机构,轻装上阵,可精简的都是我们的部分,社会事业局方面却进了不少的人,就说和-图-书今天送我来的司机,他就是张扬在南锡的司机,是个临时工,现在也堂而皇之的成了新城区指挥部的正式工作人员。”其实周山虎还是临时工,根本就不在编,刘宝全这样说有些信口雌黄的嫌疑。
刘宝全有些生气了,他怒道:“你们再这么不讲道理,我报警了!”他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可没等他做出拨号的动作呢,一片菜叶子飞了过来,啪!地一下砸在他的脸上,刘宝全抬起头想看看是谁砸他,头还没抬起来,一个臭鸡蛋又飞了过来,砸在他额头上。
罗安定又道:“虽然说我们未来的工作地点是新城区,可是我们的工作大部分还是和市内各部门打交道,就拿我来说吧,每天人事局、组织部、财政局几乎都得跑一遍,办公地点却安排在了这里,两头跑,一天下来油钱也耗费不少,效率却未必能够提高,这也是一和资源上的浪费。”
张扬道:“你给我个准信,你到底什么时候来。”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他答应了!”
刘宝全在二楼就看到他在那儿擦车,今天是他第一天来到指挥部的现场办公地点,刘宝全背着手走下楼去,来到车前,微微抬起下颌,显得官味十足。
张扬冲着车里道:“小周,刘主任让你快点儿,他赶时间!”
常凌峰得知章睿融已经去了东江新城区管委会工作,足足沉默了一分钟,他没想到张扬真的把这件事给办到了。
刘宝全这个怒啊,指着周山虎的鼻子道:“让你出趟车怎么那么麻烦?你推三阻四的,工作怎么这么消极?什么态度啊?”
周山虎点了点头,回去的时候果然不再像刚才那样,开得四平八稳,刘宝全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车开得的确不错,他也坐过不少司机开的车,有周山虎这种驾驶水平的不多。
因为刚刚来到青龙潭小学办公,目前还没有整理好,除了一辆接他们上下班的大巴车之外,还有一辆市里给配的奥迪,目前这辆奥迪车是几位领导共用,周山虎来到之后,这辆奥迪车就交给了他。张扬有悍马先用着,很少用公车,所以周山虎的多数时间都是为秦清服务。
刘宝全不得不落下车窗道:“什么事?”
目前的新城区建设指挥部还没有进入正式的运转,秦清认为,与其先在每一个位置上都安排好人员,不如尽量少安排,将多数的位置都空缺下来,在实际工作中进行补充调整。
周山虎虽然知道他是管委会主任,可来到这里之后,张扬告诉他,一切都要严格遵照规章制度办事,别人的话他可以不听,但是不能不听张扬的周山虎道:“刘主任,你等一下,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去三楼填个出车单,三分钟的事情。”
任何人都有缺点,即使睿智如常凌峰,他的弱点就是章睿融。张扬把握住了他的这个弱点,一击即中。
刘宝全道:“安定同志,不要激动,有话慢慢说!”
秦清提出的精简机构轻装上阵在无形之中触犯了很多人的利益,市里给出的那份名单上的人员被她裁掉了近三分之二,这样的行事作风可谓是魅力十足,秦清和传统意义上的官员不同,她在美国留学多年,接受过高等教育,学习了国外的先进管理经验,这些年的工作中,她结合国内的特点,摸索出一套独特的管理方法,对于新城区建设指挥部,她准备采用现代化的管理思路,在人员配备上,她奉行年轻化、知识化、现代化的原则,没有过硬学历者不用,没有真才实学者不用,没有实际工作经验者不用,单单是这三个原则就已经将市里最初给出的那些人员名单给否定掉。
章睿融道:“你不是很想我来这里工作吗?”
青龙潭小学粉则一新之后,秦清将新城区指挥部搬到了这里,那栋四层教学楼就成了他们临时的办公中心,管委会的各科室分配到了一二两层,管委会主任刘宝全的办公室在二楼,隔壁就是管委会副主任张扬的办公室,社会事业局也在二楼,综合事业局和建设局都位于一楼,虽然小学经过整修,可一楼还是潮湿,这里的办公条件和市政府行政中心无相比,两位局长对这次的分配颇为不满,凭什么社会事业局要在二楼?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张扬现在还是管委会副主任。
周山虎道:m.hetushu.com“我没有推三阻四,按照规定,出车要送出车单,我就是想去办公室送完单子再走,你就生气了。”
方知达道:“这件事我会抽时间找秦清谈谈,宝全同志,干部队伍也需要时间磨合,同志之间尽量多一些宽容,我看你还是尽量和其他同志多多交流,多多沟通,增强彼此的了解。”上次因为张扬的事情,梁天正把他好一通埋怨,方知达真切认识到了新城区建设管理队伍的复杂,处理不当就是得罪人的事情,他现在谨慎了许多。
刘宝全道:“我有急事,你年轻轻的做事怎么这么木讷呢?”当着张扬的面他还是毫不留情的训斥周山虎。
章睿融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常凌峰还真有你这样处处为他着想的朋友。”
刘宝全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推背感,原来公务车一样可以开出跑车的感觉,原来坐在后座上未必代表绝对安全。
张扬道:“求之不得。”
章睿融道:“我也不瞒你,这次我来你们这里应聘,并不是为了什么常凌峰,组织上派我来东江执行任务,我必须要一个身份作为掩护,既然你主动找上了我,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我在你们单位领一份工资。”
章睿融道:“至于我和常凌峰的感情问题,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遇到这种事,刘宝全只能暗叹倒霉,其实这件事他压根就没有参与,虽然他认为张扬这次的决策是正确的,这些开在水库旁边的饭店,把污水和生活垃圾不经处理直接排入水中,对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青龙潭是新城区规划中极为重要的一环,是新城区的中心景观带。及时停掉污染源,避免进一步的水质污染是极其必要的。
周山虎向车里看了看:“刘主任找您的!”
刘宝全怒道:“耽误了工作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几个人越说越是恼火,刘宝全道:“你们先回去吧,安心工作,不要把负面的情绪带到工作中去,目前最重要的就是积极准备,马上就要正式奠基了,我们的领导队伍刚刚组建,肯定会存在磨合期,我相信,只要我们共同努力,一定可以把困难克服。”
迁入新城区指挥部现场办公中心的第一天,两位郁闷的局长都来到了管委会主任刘宝全的办公室内。综合事业局局长罗安定道:“刘主任,我们觉着把所有人员集中在这里办公并不合理。”
新城区管委会主任刘宝全这段时间的心情始终低沉而压抑,先是张扬这个刺头从市委书记梁天正那里争取到了管委会副主任的位置,然后秦清开始时围绕新城区指挥部,对人员进行筛检组合,刘宝全很快就悲哀的发现,他被边缘化了,虽然每次开会他都在场,秦清的态度也很谦和,看似尊重他的意见,可他的意见几乎没有被采纳过,具体的办事过程中都是张扬出面,他这个新城区管委会主任正在一步步演变成一个符号。
刘宝全道:“我算知道了,连派辆车的权力我都没有了。”
这一举动却深深触痛了周山虎的内心,周山虎很爱他的工作,没有张扬的照顾,他不会脱离农民工的队伍成为一名司机。这些人可以打他,但是不可以这样对待他的车,一名男子拿起一颗烂西红柿砸在奥迪车上,周山虎被激怒了,他大吼一声,冲上去,一把就将那名男子推倒在地,他的举动如同捅了马蜂窝。那男子叫道:“打人了,管委会主任打人了!”
刘宝全道:“方市长,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他张扬也不是包青天,走哪儿不但要带着公孙策,还要把张龙赵虎王朝马汉之流的带在身边,再说他就是一个处级干部,哪来的那么大排场,现在整个指挥部对他都颇有怨言。”
张大官人的确想,不过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的目的在常凌峰身上。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道:“不是我想,是有人想,作为他的朋友,我只是想给不善表达的他帮帮忙。”
刘宝全道:“第一天过去,就是原来的青龙潭小学,略微收拾了一下,目前刚刚搬过去,一切还很凌乱,估计得有几天才能梳理出头绪。”
赵春生道:“就说几句话,就在这儿说!”他表现的相当倔强。
方知达点了点头道:“任何事都得有个过程。”
本来张扬对丽芙能否促成这件m•hetushu.com事,并没有抱有太大希望,可是没想到这件事真的成了,一周之后,章睿融出现在东江,参加新城区行政工作人员的公开招聘,她直接就出现在张扬的办公室。
赵春生道:“我找你们领导!”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常凌峰不冷不热的回敬了他一句。
刘宝全道:“方市长,我今天来,是想向您反映一些情况。”
常凌峰那边蓬!地一声挂上了电话。
他的话里明显带着情绪,秦清最近对他们的组织结构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和市领导对她的支持也有着相当大的关系。
“说什么?俺们家冰柜里的菜都坏了,你们得赔偿我们的损失。”
章睿融道:“你已经退出组织了,你不懂。”
刘宝全虽然心里不爽可嘴上还是没有表现出对秦清的不满,他轻声道:“秦书记提出的精简机构,轻装上阵是很正确的,我也支持,领导们也认同了这个想法。”
罗安定:“现在秦书记任何事都只和张副主任商量,基本上他的提议都能够得到秦书记的首肯,而我们的合理化建议基本上都是被否定。咱们就说人事上的事情,最近进来的一批人员,都是某位同志在南锡的部下,这倒好,就快把南锡体委整个搬到咱们这里来了。”
罗安定摇了摇头。
周山虎看着他的狼狈样心中暗乐,还装模作样的问道:“刘主任,还让我等您吗?”刘宝全往身后摆了摆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歇了好一会儿,这口气才算缓过来,慢慢向市政府办公楼走去。
刘宝全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下得汽车,下车之后,他首先跑到路边躬着身子去吐,把早晨吃的饭都吐了个一干二净,双腿酸软,抖个不停,如果不是扶着身边的那棵小树,恐怕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变成一片空白的意识好不容易才回到现实中来,刘宝全有一个强烈的想法,这辈子说什么都不会再去坐周山虎的车,他还有一个想法,要把这个不听调遣,蓄意报复领导的小子从团队中清理出去。
刘宝全唇角的肌肉没来由抽撒了一下,心说,我还想要命呢,冷冷道:“不是让你先走了吗?”
周围几十名老百姓呼啦一下就拥了上去,管委会主任刘宝全心里正冤枉呢,心说我什么时候打人了?可国人的从众心理此时表现的淋漓尽致,一个人上去闹事,其他人都跟着,认为法不责众,几名胖大的老娘们把刘宝全给围住厮打,刘宝全哪见过这种阵势,捂着脸撅着屁股,尽可能避免被她们抓挠到脸部,刚才挥舞拐杖的那位小脚老太总算找到了机会,她举起拐杖冲着刘宝全的屁股就是一下子。刘宝全被老太太的阴招顶得惨叫了一声,两腿不由自主的夹紧,手也垂落下来,这当儿功夫,脸上已经被人挠了数道血痕。
“考虑个屁啊!我告诉你,章睿融可是一大美女,自打她应聘成功,新城区指挥部的年轻小伙子全都盯上了,每天给她买盒饭的都排队,哥们,我都替你着急。”
看着周围三十多名情绪激动的当地村民,刘宝全颇感头痛,这些人的切身利益受到损害,想讨说法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刘宝全觉着冤枉,这件事等于替张扬背了黑锅。
唐自立跟着点头道:“刘主任,我们想问问,选拔工作人员的标准是什么?都说选拔过程中要公开公正,可我怎么感觉实际的操作中并不那么回事儿?为什么一个单位要执行两套标准?”
事后张大官人才知道,常凌峰忙着去买机票了。
其间几个妇女已经指着他骂了起来,说他们侵占他们的土地,还要关他们的饭店,还给不给他们活路。
早在刘宝全被定下来担任管委会主任之后,就有很多人找他的门路,刘宝全私下里也答应了不少,其中很多是无法拒绝的,还有一部分是他卖出去的人情。罗安定和唐自立都曾存在同样的问题,可秦清来到之后,她的第一把火就烧在了组织人事上,美其名曰精简机构,就目前来说裁掉的都是他们的部分,搞得他们相当的被动。
有人叫道:“他还要叫警察来抓咱们,咱们犯法了吗?”这一嗓子顿时点燃了导火索。烂菜叶、萝卜、臭鸡蛋,这些武器原本都装备好了,打算去指挥部发泄心中不满的,现在遇到了刘宝全全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当然不止他身上,和-图-书还有人去砸那辆奥迪车。
张扬道:“我不懂组织规则,可是我懂感情,我看得出来,你们俩谁也离不开谁。”
罗安定道:“刘主任,现在咱们的领导班子刚刚组建,人员也在充实之中,当初我们千挑万选的骨干力量,如今又被秦书记以精简机构为名筛选掉了一多半,可新进的一些人都是社会事业局方面的。”
刘宝全叹了口气道:“她要是肯听我的意见就好了,表面上秦书记也谦虚谨慎,乐于听取我们的意见,可是真正到了执行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现在不少同志反映,张扬说什么都是对的,我们说对的也是错的,这样下去,就没有同志敢说出正确的观点了。”
方知达对刘宝全的这句话感到非常失望,刘宝全这厮就是个欠缺担待的主儿,他说了这半天,明明都是在指责秦清,可嘴上还要不承认,刘宝全最近往他这里跑得很勤,基本上都是在倒苦水,可他跑得越勤,说得越多,方知达对他的印象就越差,他甚至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要把刘宝全放在这个位置上,这个人的确没什么本事,在秦清和张扬面前基本上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比如现在,他居然好意思说司机不听他的话,一个管委会主任,连司机都镇不住,其领导能力可想而知。
刘宝全从鼻子里嗯了一声:“小周啊,送我去市里去一趟。”
张扬给她倒了杯水,送到面前:“这次来东江是不是想通了?”
刘宝全决定马上去市里一趟当面向市长方知达去反映目前存在的问题。
周山虎点了点头道:“刘主任,您等一下,我去办公室常主任那里登记一下。”用车有用车的制度,周山虎刚刚来到这里他严格遵守各项规章制度,生怕给张扬脸上抹黑。本来很正常的事情,在刘宝全听来却是不一样,他认为周山虎这是对自己的不敬,身为管委会主任居然连用车还要去办公室报备,在这个小司机眼里自己说话还不如常海心说话管用?刘宝全的火噌!地一下就上来了他面色一沉,冷冷道:“不用,咱们这就走,别耽误了我的正事!”
市长方知达一眼就看出刘宝全的脸色不对,充满关切道:“宝全同志,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章睿融道:“恐怕我没这么大的魅力吧。”
刘宝全被他这句话给噎住了,他发现这小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说出的话够呛人的,可事实上他身为管委会主任和一个司机抠气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愤愤然坐进了车里。对周山虎道:“送我去市政府,快点!我赶时间!”
刘宝全上车是犹豫再三方才鼓足勇气的,上车之后首先把安全带给扣上,向周山虎道:“你悠着点开!”
刘宝全喝了口热茶,感觉好了一些,叹了口气道:“新来的那位司机把我送到这里,这一路比坐过山车惊险刺激多了。”
常凌峰道:“我考虑考虑!”
刘宝全不得已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又有几辆农用车开了过来,老百姓们陆陆续续到来,约莫三十多人把他和周山虎包围在中间,嚷嚷着要他们给个说法,这些人多数都是在青龙潭周围开饭店的,张扬来到这里之后发现这些饭店全都往青龙潭排污,所以提议先将水库周边的饭店关闭,本来这件事交给了青龙镇方面,青龙镇方面也下了停业通知,可那些饭店根本没有理会,所以张扬又以管委会的名义下了通知,效果仍然不大,从昨天起,张扬让有关部门停止给几家饭店的供电,这才惹火了他们,今天集中出来闹事,本来是想去指挥部讨说法的,刚巧在途中遇到了指挥部的奥迪车,所以他们就把车给拦住,果然拦住了管委会主任刘宝全。
方知达道:“你是说秦清偏听偏信?”
方知达道:“说吧!”
方知达当然不会想到刘宝全的这一路惊险,他轻声道:“指挥部现场办公地点收拾的怎么样了?”
刘宝全把今天罗安定和唐自立两人在自己办公室内说的那些话讲了一遍,当然要经过自己的加工和润色。他的意思表达的还算明确,秦清在人事权上表现的太过独断专行,目前的人员配置基本上都是根据她的主观意愿,当然刘宝全重点提出的就是张扬,对他几乎将过去的部下全都弄来东江大为不满。
刘宝全叹了口气道:“那个司机好像不在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