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6章 意外伤害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12号!”刘宝全落下车窗,用力抽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试图把肺里的酒气给排遣出去,这时候远处传来争吵声,刘宝全看了看,忽然瞪大了眼睛!推开车门跌跌撞撞向远处跑了过去,怒吼道:“放开她!”
张扬发现江湖义气之类的说法只存在于电影电视和小说中,现实中像大奔这种江湖人物时不时为非作歹、作奸犯科的家伙,根本没有一个正确的道德标准,这种人你又怎么指望他去讲义气?
那名男子惊慌失措的向出口逃去,途中撞到了几人,张扬稳稳落在地上,怒吼道:“你给我站住!”
那辆悍马车已经被袁波买下,张扬自然不好继续无偿征用,好在新城区指挥部现在新配了两辆三菱越野车,张扬征用了其中的一辆,虽然比起那辆悍马H1不是一个级别的,可好在符合宋怀明所说的低调,其实秦清也让他尽快把那辆悍马还回去,开着悍马上班,放眼整个平海休制内,张大官人还真是独一个。
荣鹏飞道:“东江方面这次的动作比较大。”他话锋一转来到李成一案上:“你怎么还是老毛病,抓犯人有我们警察,你不能把我们的工作全都代劳了。”
拉开房门,看到眼前竟然是张扬,大奔吓得顿时醒了,咧着嘴笑道:“是您啊…我……我……我真不知道是您……”
杜天野和隋国明都笑了起来。
刘希婷看到父亲来了,咬了咬嘴唇道:“爸,这儿没你事,我们同学说点事,你先回去吧。”
秦清听说这件事,马上决定跟他一起去省人民医院。
那小青年瞪着他道:“你谁啊你?我们谈恋爱碍你什么事儿?”
两人来到外面,张扬道:“已经抓住李成了。”
刘希婷只是哭,秦清道:“算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责怪她也没用,还是想想配合警察,怎样把那个李成给抓住。”
张扬道:“不上研究生我来这儿干吗?”
鲨鱼头转过身:“没跑,这是我的地方!”
李成此时从后面悄然冲了上来,黑暗中看到寒光闪烁,刘希婷看到了,尖叫道:“小心!”
这一届的研究生班可谓是群星荟萃,星指的是政治明星,张扬这种充其量只能算一颗新星,研究生班中,级别最低的就是他,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副厅级以上干部,这种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肯定要从高级领导先来。比如江城市市委书记杜天野,又如东江市常务副市长隋国明,现在他们就坐在一起,低声聊着什么,不时发出愉快的笑声。
孔源不吭声了,虽然张立兰说的是谎话,可是孔源不会去考校这件事的真实性,在他看来宋怀明为这个未来的女婿出头也很正常,谁不想着为自己的后代创造条件?如果宋怀明发话,张立兰当然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孔源叹了口气道:“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主席台上张立兰看到时间差不多了,拿过话筒道:“在场的同志清静一静,咱们今天的开学典礼正式开始,我们先请咱们的党校校长,组织部孔部长讲话!”
鲨鱼头没事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坐在二楼上,从这个角度他能够看清舞池的全貌,从高处看下去,能让他产生君临天下的感觉,他喜欢看黑帮片,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成为叱咤一方的黑道大哥,当然他也明白国内的制度是不允许这种人存在的,鲨鱼头端着一杯红酒,他的头随着激烈而有节奏的音乐微微晃动着,小眼睛望着舞池正中小舞台上疯狂舞动的领舞女郎,咕嘟咽了口红酒,目光变得越发的淫邪了。
周山虎圆满完成了秦请交给他的任务就退了出来!这种场合不是他呆的她方。
张扬已经问明了情况,确信周山虎这次不会有生命危险,发生这种事情谁也没有想到,虽然他觉着周山虎为刘宝全受伤不值,可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没用。
刘希婷尖叫道:“李成,你别打我爸!”她冲上去去厮打,也被李成一把推倒,跟李成一起来的俩小子也上来了,李成抬脚就想踹刘宝全,可冷不防窜出一条黑影,一脚踹中了李成的大腿,不等李成反应过来紧接着第二脚就踹在他的小肚子上,李成腾和-图-书云驾雾的飞了起来,撞在身后的围墙上扑通一声摔倒在她上。跟他过来的俩小子楞了,心说怎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所才人都楞了,心说这厮又唱得哪一出?
上面虽然热闹,可是多数人都沉醉在迪厅充满节奏的音乐声中,没有人察觉到上面的变化。
众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当晚的总体气氛还过得去,刘宝全心里虽然不是太痛快,可大面上仍然照顾到了,张大官人发挥他的酒量,把刘宝全、罗安定、唐自立三人全都给喝高了,秦清实在看不过眼!提醒他别再继续喝了,张扬真要是敞开量喝,保不齐那三人中得有人捐躯在酒桌上。
周山虎当面给刘宝全认错,可不是张扬交代的!张扬知道秦清这样做是为了大局考虑,也明白她这样做是正确的,可张扬在心底深处是看不起刘宝全的,心说又不是周山虎揍得你,他凭什么给你道歉啊?最让张扬恼火的是,刘宝全在接受周山虎道歉之后,很得意的向自己看了两眼,分明是在说!你丫不是牛逼吗?你丫带的小弟不是得瑟吗?还不是一样耍向我低头,给我道歉?
秦清让周山虎把刘宝全送回去。
负责案情的警察正在那里询问惨况。
张扬单手抓住他的足踝,鲨鱼头近二百斤的体重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张扬道:“现在跟我说,李成在哪里?”
鲨鱼头道:“不认识,听都没听说过!”
张扬摆了摆手:“大奔你别跟我扯犊子,现在我要找出他来,我兄弟被他给扎了,这件事不能算了。”
大奔苦着脸道:“张哥,我是真不知道,我承认我认识李成,可那都走过去的事情了,他刚出道那会儿跟我混,可我手里没钱,现在什么事情都是金钱至上,混社会也是这样,带一帮小弟看起来威风,可那得建立在你有钱给他们的基础上,总不能让人家跟着我喝西北风吧,后来人家一个个都翅膀硬了,也找到了门路,谁还搭理我啊。”
可周山虎反应过来已经迟了,刀锋从他的左侧肋下捅了进去,周山虎感到胸口一凉,痛得他几乎昏厥过去,他一拳将抱住自己的那小子给击倒,愤然转过身去。
刘宝全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被打肿的脸,路灯下依稀看到周山虎的身上不断有鲜血流出,他惊呼道:“小婷,他受伤了!快,快去找人帮忙!”
平海体制内的干部多数都知道张扬是省长宋怀明的未来女婿,也知道宋怀明的女儿楚嫣然如今是美国贝宁集团的总裁,家产亿万,所以隋国明的困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张扬的这块钻表没问题。他交还给张扬的时候,不由得感叹道:“凭我的工资,一辈子也买不起这么名贵的手表。”
荣鹏飞道:“警方打算不起诉他贩毒,李成嘴巴也很硬,他只说那些毒品是自己用的,所以我们打算拘留他一阵子,送去强制戒毒,然后放了他!”他停顿了一下道:“不过这需要你们不再对他穷追猛打,要是以伤害罪起诉他,李成短期内走出不去的。”
张扬在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道:“李成你认识吧?长头发扎小辫的!”
张扬道:“警方从他身上搜到了不少的冰毒,李成是个毒贩。”
不过通过这件事之后,刘宝全和张扬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缓和了许多,也许是家庭的事情牵扯了他过多的精力,现在刘宝全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在指挥部中发言也越来越少了。
刘宝全冲过去是有原因的,那女孩是他闺女刘希婷。说起他的这个女儿刘宝全也颇为头疼,上学的时候成绩不好,考不上正牌大学,刘宝全好不容易通过关系给她弄了个东江工程学院的大专班,还是自费,可进了校门还是不好好上,恋爱谈了不少。
刘宝全明白了,这厮根本不是道歉,是故意羞辱他呢,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住自己脸上泼脏水的事儿!刘宝全心里恨得痒痒的,可在表面上还得装出很大气的样乎,乐呵呵道:“张扬,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那时候,咱们是各为其主,我不也差点打你吗,我脾气也不好,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咱们不提不提!”
荣鹏飞道:“你坏了我们的http://www.hetushu.com事情啊!”
负责问案的警察走了过来,得知秦清是周山虎的领导,他多说了一句:“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那个李成是个社会混混,平时都在鼓楼广场那一带混,你们放心,我们会跟进这件案子,争取早日把凶手抓到。”
刘宝全上车之后就睡了起来,周山虎问明了他家的她址,驱车把刘宝全送住春泽园小区,其实如果不是喝多酒,刘宝全还真不敢轻易再坐周山虎的车。来到小区门前,周山虎停下车,把刘宝全叫醒。
鲨鱼头惨叫道:“他刚……刚才还在楼下……那边…东北角……他在那里……”张扬举目望去,却见楼下舞池中,一名男子正在向出口的方向挤去,他留着长发扎着小辫,张扬用力一拉,将鲨鱼头给拖了上来,一把将他推倒在地,然后腾空从二层跳了下去。
这段时间刘宝全几乎每天都会来探望周山虎,通过这次的事情,刘宝全对周山虎可谓是大有改观,他发现这个小伙子不错,虽然是农村出来的,可为人热情,关键时候敢于见义勇为。
周山虎道:“刘主任,您住那栋楼?”
那男青年高高大大的,不过看起来显得流里流气!头发留了很长,扎了根马尾,他气势汹汹道:“你说分手就分手啊,玩我啊?我在你身上耗了这么多精力全他妈白费了!”
刘宝全怒道:“你放开她!”
张扬道:“打听一个人!”
鲨鱼头杨劲松的手还没有好,整天架着肩膀,可这并不妨碍他赚钱,他的鲨鱼头迪厅生意不错,每晚八点以后都是人满为患。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饶不了他!”
鲨鱼头道:“知道怎么着?知道我也不告诉你!”当着这么多的兄弟他不能表现的太软,不然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张扬道:“湍江水污染的时候,我弄了瓶污水倒了您一脸,现在想起来我心里就觉着臊得慌,我这人年轻冲动不懂事,热血上头,就保不齐要干一些混账事,刘主任,您大人才大量,就原谅我吧!”
张大官人抓起了一旁的垃圾桶,瞄准这厮的后背用力扔了出去,垃圾桶砸在那男子的后背上,他失去平衡,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身休由于惯性滑出去两米多远。不等他爬起来,张扬已经追了上来,抓住他的衣领,将他老鹰抓小鸡一样拎了起来,狠狠撞在道路旁的另外一只垃圾桶上,那男子和垃圾桶一起倒翻在地上,惨叫道:“别打我,别打我……”
大奔道:“张哥,您这就是逼我了,我真不知道,你让我哪给你找去?”
刘宝全道:“他是谁?你赶紧给警察提供线索!一定要把那个混蛋给抓回来!”
警察没多久就赶来了,把李成带上了囚车,初步认定他身上的那些东西都是冰毒。对警方来说,这是一个意外的发现,当天晚上警方就查抄了鲨鱼王迪厅,在迪厅内抓到了三名携带毒品的犯罪分子,鲨鱼头杨劲松方面虽然没事,不过他涉嫌和贩卖毒品案有关,也被警方带回去问话,迪厅被勒令停业整顿。
张扬道:“怎么不跑了?你不是跑得挺快吗?”
荣鹏飞道:“李成只是一只小虾米,我们接到情报,东江存在一个贩卖冰毒的犯罪团伙,东江市方面成立了专案组,调查贩卖病毒事件,李成早就在警方的名单上。”
张扬道:“我也不知道你们在盯他,事情已经这样了,他捅伤了周山虎,总不能为了挖出他背后的贩毒团伙,而让这种渣滓逍遥法外。”
荣鹏飞在张扬的带领下参观了一下指挥部的办公环境,然后两人一起走上青龙潭水库的大堤,水库周围已经有不少的工程队在工作,按照规划,水面面积还会增加百分之二十,新城区规划范围内要开挖一条循环水系。荣鹏飞望着波光粼粼的青龙潭道:“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成为东江新的行政中心。”
大奔道:“有阵子不在这里晃荡了,李成那小子头脑比较灵活,长相又不错,我都怀疑这厮去当鸭了。”大奔找出一盒中华给张扬敬烟。
刘宝全松了口气,他欣慰道:“抓住就好,这样的坏分子,抓一个少一个。”
张扬看到和图书刘希婷在,并没有将抓住李成的消息说出来,他让刘希婷在这儿照顾周山虎,和刘宝全出门说话。
“伤了人就想跑?警察找不到你,我一样找到你!”想起周山虎因为这小子弄得脾切除,张扬火不打一处来,抬脚照着他脸上就是一下,踹得李成满脸开花,李成的身上滚落下来几小包白色的粉末,张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隐约猜到十有八九就是毒品,他冷笑道:“人赃并获,你等着坐牢吧。”
李成战兢兢道:“大哥……我不认识你,你找我干嘛?”
鲨鱼头打心底恨张扬,可是真正面对张扬的时候,他又感到害怕。
大奔每天睡得都很晚,平时起床都是在中午十二点以后,今天不到八点就被人给敲醒了,他以为是社会上的朋友来找他,睡眼惺忪的去开门,嘴上骂咧咧道:“他妈谁啊?大清早就来敲门!”
大奔赶紧把沙发上乱糟糟的东西拿起来:“坐!张哥!快请坐!”
张扬笑道:“估计得几年,你们省厅也会搬过来!规划用地都已经批好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还差五分钟呢!”
刘宝全趁机端起了杯子。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嘴巴挺硬,可惜你的骨头不像嘴巴这么硬。”话音刚落,他一把就抓住了鲨鱼头受伤的手臂,向怀里一拖,鲨鱼头骨折未愈,哪敢用力,惨叫着向他怀里冲去,张扬一个摔跤的动作,将鲨鱼头偌大的身躯整个翻转了过去,鲨鱼头惨叫一声,翻出了栏杆头朝下往舞池中栽去。从他所处的位置到下面至少有七米的高度,如果摔下去,只怕脑袋要戳到肚子里去了。
李成捂着流血的鼻子:“大哥……放我一条生路……”
荣鹏飞道:“我也饶不了他,可是现在还不是抓他的时候。”
张扬道:“你是说那个鲨鱼头知道?”
鲨鱼头冷冷看着他。
刘宝全看到女儿,火气又上来了,指着她道:“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和那些社会上的不良分子来往,可你倒好,现在惹出事来了!”
那女孩二十岁左右,浓妆艳抹的,手臂被其中一人给抓住,女孩道:“你放开我,都跟你说过分手了,你别缠着我!”
张扬冷冷看着他道:“大奔,我既然来找你,就证明把这件事查了个差不多,你小子少在这儿跟我装傻充愣,我也不跟你绕弯子,李成把我一个小兄弟给扎了,现在躺在医院里呢,脾切除,你要是知道他在哪儿,赶紧把他的藏身地点告诉我。”
大奔想了想道:“李成这阵子经常去鲨鱼王迪厅逛荡,具体干什么我不清楚,不过他钱来的很容易,吊马子当鸭,钱应该不会来这么快。”他压低声音道:“我听说他在那里兜售摇头丸!”
刘宝全劝秦清回去休息,他决定留下来照顾周山虎,周山虎受伤毕竟是因为他,刘宝全心里觉着非常过意不去。
刘宝全点了点头,费了好大努力才说了一声谢谢。
那俩小子一起冲了过来,周山虎一言不发迎了上去,格住两人的来拳,用头狠狠砸中其中一人的面门,砸得那小子鼻血长流,然后屈起右膝顶在另外一人的小腹,顶的那厮一声惨叫,不过他也算强悍,牢牢抱住周山虎的身体不让他动弹。
张大官人眯起眼睛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干什么?都跟我滚一边去!”
张扬道:“李成捅伤了我们单位的司机,我也不是故意去查,刚巧那天打听到了,所以顺手把他给抓了!”
秦清闻到了其中的硝烟味道,她笑着举杯道:“刘主任说得对,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提了,过去都是为了工柞,私下并没有任何的矛盾,来,大家一起干杯,祝愿我们这个团队越来越团结,越来越有凝聚力。”
张扬于是也端起了酒杯,他向刘宝全道:“说起来,刘主任我也欠你一个道歉!”
张扬挨着杜天野身边坐下了,杜天野这才看到他到来,笑道:“你迟到了!”
在舞厅的灯光下,张扬的牙齿显得白的惨人,鲨鱼头仿佛看到了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他居然放下红酒,转身就走。
没等他离开,张扬就追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肩头:“你跑什么?”
刘希婷整个人都敢吓和-图-书呆了,经父亲提醒,才帮忙去喊人帮忙,刘宝全这边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
刘宝全笑道:“小张,你这话说得……”
大奔道:“叫李成的多了,您说的是哪一个?”
张扬才不理会他,掏出电话报警。
刘宝全睁开惺松的睡眼:“到了啊……这么快?”
这时他看到一个人冲着他走了过来,张扬远远就看到了鲨鱼头朝他笑了笑,露出一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
张扬道:“我也买不起,想戴好表,我只能靠吃软饭。”
刘宝全愣了一下,他明白张扬为什么要把自己叫出来单独说这件事了,他是担心自己的女儿也和这件事有牵连,刘宝全道:“我们家希婷不会碰这些东西,我问过她,她和那小子认识时间没多久,是在舞厅认识的,一起跳过两次舞,真的,她虽然不听话,可是本质上不是个坏孩子。”
张扬来看他的时候,刘宝全父女都在,刘希婷还特地为周山虎炖了鸡汤,父女俩在这件事上都觉着挺歉疚的。
张扬听到他们在鼓楼广场一带混,马上想起了一个人,大奔平时就是混那里的,也许他知道这些人的下落。
荣鹏飞拍了拍张扬的肩膀:“盯了他很久了,希望通过他能够顺藤摸瓜找到他的上线,一条真正的大鱼,可是这个团伙很狡猾,每一个环节都是单线联系,专案组跟进这件事已经有将近一年了,你现在把李成给弄进来,很可能打草惊蛇,让专案组方面前功尽弃。”
隋国明之所以这么注意张扬的手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是个钟表爱好者,他向张扬道:“小张,这表不便宜吧?”
张扬道:“你仔细想想,还有什么地方他经常去?”
周山虎的体质很好,再加上张扬给他调配了伤药,仅仅三天他就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
鲨鱼头在心中默默提醒自己,这里是我的主场啊!他鼓足勇气和张扬对望着道:“你找我干什么?”
大奔笑了笑道:“我什么都没说。”
张扬笑了笑把表解下来递给隋国明鉴赏,也没忘解释:“这是我未婚妻送给我的订婚礼物。”
鲨鱼头的几个跟班看到眼前情景,一个个在旁边大咋呼小叫,可是谁也不敢向前,生怕惹火了张扬,松开手鲨鱼头就完了。
周围几名壮汉向这边凑了过来。
“谁他妈说的?让我知道我抽死他!”鲨鱼头的样子相当的嚣张。张扬道:“鲨鱼头,我的脾气你还不了解?”
此时急诊手术结束,从医生的口中得知因为抢救及时周山虎没有生命危险,所有人也都松了口气。
张扬仍然笑容不变:“可我听说你知道!”
张扬道:“他不是一直都在鼓楼广场混吗?”
李成叫道:“上,揍他!”
李成抱着头,身体缩成一团,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
张扬道:“李成你应该认识吧,长头发扎小辫的那个!”
刘宝全半面脸孔高肿着,这件事都是因为他女儿所引起,如果周山虎不是帮他出手,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看到秦清和张扬一起过来,刘宝全满脸沮丧的走了过去,自怨哀怨道:“全都怪我,这件事全都怪我!”
李成被他的样子给吓住了,连刀都顾不上拔出来!转身就跑。
东江常务副市长隋国明的目光被张扬手腕上的那块钻表吸引了过去,心中暗自惊叹不已,这块表怎么也得几十万吧,这小子也太显摆了,一个政府官员,怎么可以戴这么好的表。其实这块手表是楚嫣然送给张扬的定情信物,两人闹翻那会儿,张扬一度把这只表收藏起来,后来两人和好后,还是楚嫣然逼他戴上的,张扬自己也觉着这块表够招摇,不过这厮从来都是个不在乎别人说闲话的主儿。
鲨鱼头吓得魂飞魄散,惨叫道:“你放开我,放开我!”
刘宝全怒道:“我是她爸!”
张立兰能够觉察到孔源的不悦,这次研究生班表面上是公开公正的招生,休制内副处级以上的干部都有资格报名,可事实上是有条件的,内部已经划了一道线,副厅级一下的报名基本不予考虑,张扬显然是一个例外。张立兰当然不能说明真正的情况,她小声道:“宋省长专门打了招呼!”
张扬并不在乎刘宝全是http://m.hetushu•com否感谢自己,他过问这件事的原因是周山虎被刺伤了,周山虎是他的小兄弟,这件事上他必须要为周山虎出头。
张扬点了点头,可怜天下父母心,就算他不喜欢刘宝全,也相信刘宝全是真心疼女儿,张扬道:“以后看紧一些,不要让她再和这些人来往,这次幸亏山虎在,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张扬心说你打我?别往脸上贴金了就你这样的!来百来个也不是我的对手啊。
他们来到医院的时候,周山虎已经被送住手术室开刀,根据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是脾破裂,需要进行紧急脾脏切除术。
刘宝全还算头脑有些理智,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我得回去了……那……那……我老婆给我规定耍九点半前到家……”他是个妻管严,这句话一说,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周山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慌忙下车跟了过去!却见前方三个男青年正围着一个女孩子纠缠。
荣鹏飞道:“我来找你,是希望这件事你尽量还是息事宁人。”
张扬缓步走了过去,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将这厮踢得飞起,然后又落下,借着路灯的光芒看了看他的面孔,确信正是那个用刀捅伤周山虎的李成。
可李成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公安厅副厅长荣鹏飞专门找到了张扬,他来找张扬可不是单纯的为了叙旧。
张扬道:“你们早就掌握了他贩毒的证据?”
周山虎虽然不喜欢刘宝全,可刘宝全毕竟是他送来的,又是他单位领导,总不能看着他族打,而且这帮小流氓太过分,不但打了刘宝全,还要打他闺女,周山虎实在看不过去了。
张扬来的晚了一些,他一进入会场,党校校长,平海组织部部长孔源就注意到了他,孔源今天来党校之前,并不知道张扬居然也混进研究生班的队伍中,他感到有些意外,看了身边的教务主任张立兰一眼,低声道:“那不是张扬吗?”
那名长发男子逃出迪厅之后,发足疾奔起来,他奔跑的速度的确不慢,很快就穿过了两条街道,他转过身看看张扬有没有追上来,却发现张扬距离自己已经不到十米,他吓得继续奔跑起来。
“什么意思?你是说周山虎被他白捅了一刀?”张扬马上明白了荣鹏飞的意思。
张扬道:“那个鲨鱼头呢?李成在他的地盘贩毒,他不会对此一无所知。”
鲨鱼头仰起下巴:“你看清楚这儿是什么地方,我告诉你,别觉着自己是个小干部就耀武扬威的,我没犯法,你也不是警察,我没义务回答你的问题,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张扬也没跟他一般计较,看了看他室内乱七八糟的环境,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丫也不收拾一下,整得跟猪圈似的!”
荣鹏飞道:“这些事都交给专案组去做,你安心搞好你的新城区建设就是。”
周山虎闷吼道:“别跑……”被他打倒的那两名小流氓也看出形势不妙,赶紧逃了。周山虎捂着腰!坚持没倒下去。
刘宝全也不知哪来的邪火,看到那小子仍然抓住女儿的手臂不放,气得冲上去,扬起拳头照着那小子的脸上就是一拳,这一拳正砸在那小子脸上,那小子被打的哎呦一声,这三个小青年显然都不是省油的灯,显然没有什么尊老爱幼的思想,叫道:“你丫敢打我!”回手就是一拳把刘宝全给打得摔倒在地上。
这时候看到监察厅厅长刘艳红也进来了,张扬朝她招了招手,刘艳红看到他也是欣喜非常,来到张扬身边坐下,小声道:“你也报了研究生班?”
张扬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党校研究生班因为是第一次举办,所以党校方面想当重视这件事,开学当天,所有被录取的学员都来到学校报到,张扬本来抱着去不去无所谓的念头,可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也是这一期的学员,他临来东江之前,专门给张扬打了电话,让他做好接待工作。
张扬笑道:“你好好想想,别急着回答,听说他经常在你迪厅玩。”
张扬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送秦清回家,听到周山虎被人给捅伤了,他颇为震惊,这件事来的太突然,周山虎不是去送刘宝全吗?怎么会招惹这样的麻烦?
张扬道:“你就是李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