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7章 放不下

原来苏媛媛自从母亲死后,也就没有了太多的牵挂,这些年来她之所以一直留在哥哥的店里帮忙,都是为了方便照顾母亲,如今母亲去了,她开始考虑自己的事业和未来,刚巧东江慧源宾馆在全省范围内招聘管理人员,苏媛媛前来应聘,她过硬的专业素质和职业水准顺利通过了考核,如今被委以客房部经理的重任。
杜天野也留意到张扬对苏媛媛非常的关心,他当然想不到其中的内情,还以为张扬真的是受了罗慧宁所托,想阻止文玲闹出乱子。
杜天野感到有些诧异,他刚刚打过电话,苏媛媛就在这里,前后不过半个小时,怎么就不知去向了?
张大官人真觉着文玲的逻辑有问题,把人家的老爹给气死了,现在居然振振有辞的要和杜天野重归于好,丫的头脑出毛病了?换成谁也不可能接受啊。
田庆龙道:“不是南锡作为改革的试点早就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工作了吗?”
荣鹏飞道:“省内的意见也很不一致,宋省长在这件事上和乔书记的观点不同。”接下来的话他虽然没有说,可所有人都明白,乔振梁对这次企业改革所报有的态度趋于保守,而宋怀明却是积极提倡改革,两人的观点截然不同。
苏媛媛刚好下牛轮休,也没什么事情,当下点了点头,临走之前,还带着张扬和杜天野参观了一下刚刚落成的慧源宾馆,这座五星级宾馆是建在龙脊山和金水湖之间的一片仿古建筑群,所有建筑都是典型的徽派民居风格,白墙黑瓦,树影婆娑,绿水环绕,景色清新赏目,和常规意义上的宾馆不同。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这次我来东江也准备就这件事和领导们探讨一下。”
杜天野想了想,缓缓点了点头道:“苏媛媛不错,不过我对她只是普普通通的喜欢,远没到爱的地步。”
“嗬嗬嗬!”文玲疯狂的笑着,她的目光流露出无限杀机:“说的好听,你的谎言骗不了我,杜天野,你辜负了我!”
常海心啐道:“至性我信,至情我还真没看出来。”
现场响起一片笑声。
这话张大官人可不爱听:“我也至情至性啊!这方面我不比他差!”
常海心点了点头,向几人告辞之后和苏媛媛一起去了。
杜天野笑道:“去见一个朋友!”
文玲玩弄着手中的那把水果刀,漫不经心道:“张扬,这件事和你无关,你不要插手。”
孔源微笑道:“我是搞干部工作的,你们坐在下面的全都是平海各个城市各个系统的重要干部,我对你们每个人都很熟悉,该说的大道理,你们都懂,所以今天我不需要说太多,能有这次的学习机会不容易,我希望大家都要珍惜,要把握好机会提高自己,锻炼自己,以后才能更好的为党和国家工作,我希望你们要认真的对待这次学习机会,不要抱着前来镀金拿文凭的心理,我负责组织部工作,我先警告你们,你们的学习成绩会作为以后我们组织部评估干部的标准,所以只要是想升官的就好好学,认真学!”
常海心道:“苏媛媛是个不错的女孩子,看得出她是喜欢杜天野的。”
两人来到茗心茶楼前,这里的经营风格还是仿古,门前站着两名清装打扮的女子,举手抬足都刻意模仿着电视剧中的味道,他们寻了个三楼的临窗位置,张扬忽然想起上次自己还是带着金敏儿一起来这里,她还专门为自己弹奏古琴。
张扬来到慧源宾馆的时候,杜天野就在宾馆外的公话亭等他,看到张扬的越野车过来,杜天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第一句话就是:“刚才文玲来了!”
张扬道:“你有没有提醒过她?”
杜天野道:“改革的方向应该不会变,但是具体的实施过程中造成了很大的矛盾,最近因为企业改革的事情,各地前往京城上访的人明显增多,各级政府也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
杜天野道:“南锡改革的经验值得借鉴,不过每个地方的具体情况不同,还需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具体分析。”
杜天野道:“我发现你们一个个都在不停的往上走,只有我一个人在江城原地踏步,看来我是最落后的一个。”
他的发言又引来了一片掌声。
文玲道:“这次苏醒之后,我忽然记起了我们之间过去的一切,我真的很抱歉,这世上没有人http://m.hetushu.com可以做到像你一样对我,而我却……”
文玲靠在树干上静静坐着,天边的夕阳渐渐坠落,她的身上蒙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光芒,远远望去,显得虚幻无比,没有任何的真实感。
文玲转过脸来,冰冷的眸子盯在张扬的脸上,冷冷道:“看在妈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你再多管闲事,我将你一起杀掉!”
因为最近省里正在针对公款吃喝进行整顿,所以党校也没有组织例行的会餐,大家领了教材之后自由活动,张扬约了杜天野和刘艳红一起去吃饭,杜天野没什么事,可刘艳红刚到监察厅,工作忙得很,婉言谢绝了张扬的好意。
张扬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感叹道:“真不希望老杜再跟她有什么纠缠了!”说话的时候,杜天野的电话也打来了,杜天野的语气显得有些犹豫,他约张扬马上见面,也不愿说什么事情,只说是有急事。
文玲静静看着他,她的表情平静无波,可是内心中却波澜起伏,没有人知道她此时的感受,也只有她自己明白,真正面对杜天野的时候,心中的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恋没有任何事可以取代,文玲缓步向杜天野走去。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杜天野道:“不用你跟我上课,得!我下午还有重要事,现在得走了!”
张扬叹了一口气道:“玲姐,干妈很担心你,让我送你回去。”
然而往往都是事与愿违,她离开东江之后,非但没有能够忘记杜天野,反而更加的思念起他来,回去的途中两人都没有说话,一直来到慧源宾馆门前,苏媛媛下了车,方才道:“谢谢杜书记!”
自从知道苏媛媛是他姐姐之后,张扬就想把她和杜天野撮合在一起,虽然杜天野比苏媛媛大十多岁,可杜天野的为人张扬是了解的,有情有义,正直无私,也只有把苏媛媛托付给这样的人他才能够放心。苏媛媛对杜天野明显很有意思,不过杜天野的感情在文玲那里受伤颇重,现在文玲又突然苏醒,让一切变得越发的扑朔迷离。
张扬有些诧异道:“玲姐?没有啊!”
张大官人也跟着鼓掌,他不得不承认,孔源这个老家伙说话还是很风趣的,寥寥几句话已经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杜天野道:“跟你有关系吗?”
杜天野当然明白这小子是故意在给自己创造机会,他也只能答应下来:常海心虽然是一个旁观者,可她也看出张扬有心撮合杜天野和苏媛媛在一起,常海心道:“你是不是想给杜天野和苏媛媛做媒啊?”
杜天野笑了笑道:“谈到对女性的了解,我不如你。”
苏媛媛被倒吊在松树的枝桠上,她的穴道被文玲制住,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身躯随着山风微微晃动着,美眸之中流露出莫名的惊恐,这个女人说是要找她谈谈杜天野的事情,可她们刚刚来到无人之处,她就制住了自己的穴道,带着她来到了这里,将她吊在松树之上。
张扬道:“杜天野现在人在东江,我没听他提起玲姐的事情,估计他们还没见面吧!”张扬回忆了一下,杜天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反常状况。
张扬又安慰了罗慧宁两句,方才挂上,他对文玲的兴趣不大,事实上他对文玲有种敬而远之的感觉,总觉着这位干姐姐浑身上下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她不找自己的麻烦都谢天谢地了,自己可不想主动去招惹她。
杜天野虽然历经无数风波,可是在文玲面前,他顿时失去了过往的那和镇定,他本以为自己再度面对文玲的时候可以做到心态平和风波不惊,可是当他们目光相遇的时候,杜天野方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做到,十多年的恩怨情仇一段段宛如电影画面般在他的脑海中回放。
常海心点了点头,裹着被单从床上下来,察觉到张扬的目光仍然盯着自己的双腿不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去冲个澡,身上全都是你的味道!”
他们的爱情走过狂热,走过冷静,如今已经归于沉寂,杜天野认为自己早已不再相信爱情,他曾经深爱过的人,却伤害他最深,即使得知文玲苏醒的消息之后,杜天野也认为,他们今生今世都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可他并没有想到文玲会主动来找自己。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www•hetushu•com显得有些紧张:“她好像把过去的事情都想起来了。”
张扬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其实你是时候该考虑个人问题了,总不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吧?”
张扬嬉皮笑脸道:“性和情缺一不可,常主任,咱们下午不如开个小差,那啥……”大官人的目光已经在常海心的娇躯之上游移起来。
她的话让杜天野不寒而栗,更让杜天野震骇的是,文玲说完这番话,一掌击打在一旁的枫树上,那碗口粗细的枫树竟然从中折断,这样的掌力着实骇人。
张扬此时真真正正的有些担心了,他向四周看了看:“文玲在哪里?”
杜天野笑了笑道:“大家都是朋友,没必要这么客气!”他很礼貌的站在那里等苏媛媛远走之后,方才准备上车离去,可杜天野似乎觉察到身后有些异样,他转过身去,看到不远处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女子站在那里静静看着自己,不是文玲还有哪个?
张扬道:“你就满足一次我的好奇心。”
“骂人!当领导的也不能骂人,杜哥,说心里话,我看你这么大年纪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真的很同情你。”
杜天野苦笑道:“我要是知道你今天把我叫出来就是问这个,我绝不会跟你出来喝茶。”
张扬已经把文玲定义为一个偏执型的神经病,在她眼里都是别人对不起她,却从没有想过,这些事是怎样造成的?更没有想过她自己做过多少错事!张扬悄悄将一把军刀交给杜天野,用传音入密的功夫道:“等会我牵制住她,你去把苏媛媛解救下来。”
杜天野摇了摇头:“文小姐,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
杜天野怒道:“文玲,你搞什么?你和我的事情,你冲着我来就是,为什么要把一个无辜的女孩子牵扯进来?”
杜天野道:“文小姐,有些事是永远不可能补偿的。”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远处走去。
杜天野摇了摇头:“我没事,我只是担心地……她可能会对苏媛媛不利。”
张扬笑道:“我还当是谁这么神秘,原来是苏小姐!”
杜天野解释道:“我也很久没见苏媛媛了,听说她在这里工作,所以过来看看。”
苏媛媛也看到了文玲,当她接触到文玲目光的时候,感受到一股直刺骨髓的寒意,一种莫名的恐惧笼罩了她的内心,苏媛媛转向杜天野,她笑了笑,匆匆离去。
张扬道:“显摆什么?我们进步了这么久,加起来也没有你一个人级别高。”
他所说的慧源宾馆是刚刚建成开业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张扬从没有去过,张扬笑道:“你住在那里?”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她突然就走了,只说是去平海,我担心她去找杜天野,可我又不方便和杜天野联系,张扬,文玲最近表现的有些奇怪,我很担心她。”事实上文玲这次苏醒之后一直都表现的相当奇怪,罗慧宁身为母亲当然看得出来,不过对女儿的事情她不好过问太多。
杜天野上了张扬的三菱车之后,向他道:“去慧源宾馆。”
杜天野笑了笑没说话,张扬忍不住道:“越来越喜欢故弄玄虚,你现在当官都快成精了!”
此时刚巧苏媛媛和常海心结伴来到条楼,张扬趁机道:“你送苏媛媛回去,我和海心得回单位上班。”
荣鹏飞和田庆龙跟着点头。
张扬道:“我去找她,文玲精神很不稳定,她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因为之前有了罗慧宁的那个电话,张扬自然慎重起来,他放下电话,坐起身来,向常海心道:“我得出去一趟,回头你跟秦书记说一声,晚上的饭局我就不去了!”
文玲的左手握着一把水果刀,只要她愿意,这柄刀随时都可以洞穿苏媛媛的胸膛。
杜天野听张扬说得如此严重,也感觉到这件事非同小可,他决定和张扬一起去找苏媛媛。
张扬道:“我说老大,咱能不能别打岔,正视问题好不好?”他向前凑近了一些:“那啥,你跟苏媛媛好像是有些不同寻常啊!”
午宴之后,荣鹏飞和田庆龙一起返回单位上班,张扬没什么事,邀请杜天野一起前往茗心茶楼喝茶,他给常海心打了个电话,想约她同去,可常海心和苏媛媛两人逛街正在兴头上,现在无论如何是不会去喝茶的。
张扬道:“你年龄都够当我叔了,怎么还跟我称兄和-图-书道弟?”
杜天野道:“我相信,但是一切已经发生了,我们谁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他的内心如同刀割一般疼痛:“文小姐,我为你的苏醒感到欣慰,但是,我们之间已经不需要道歉,一声对不起改变不了任何事,我已经放下了,彻彻底底放下了,我不会去刻意的原谅任何人,我也不恨任何人,对于过去的一切,我也不会后悔。”杜天野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你说不是吗?”
罗慧宁道:“总之,你帮我留意,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
荣鹏飞和田庆龙都是没有太多官架子的人,田庆龙如今已经淡出官场,一心等着退休,他儿子田斌如今也调到了东江工作,今年十一刚刚和女朋友程娟完婚,田庆龙老两口只等着抱孙子了。
孔源笑对麦克风道:“大家好,我很高兴能够前来参加你们研究生班的开学典礼,在座的同志们,不管你们现在担任什么职务,来到这里,走入党校的大门,你们就是这里的学生,所以,我要交代你们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校期间,一定要遵守校规校纪,尊敬老师,团结同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杜天野道:“有关心我的功夫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你和楚嫣然什么时候结?”
文玲咬了咬轻薄的唇,她的脸色苍白的可怕。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被两个不同的灵魂争夺着,只有她清楚,自己心底是多么的需要杜天野的爱,十年如一日的守候,却换回了她的薄情,任何人都无法承受这和残酷的打击,文玲的双眸湿润了,闪烁着愧疚的目光:“天野……我发誓,我上次苏醒的时候根本不知自己做了什么,我不记得我们之间的任何事,我忘记了家人,忘记了过往的一切,甚至……”
文玲厉声道:“我已经道过歉了,那件事根本是在我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发生的,你为什么不能宽容一些,为什么不能体谅我?”
常海心趴在张扬怀中,手指轻轻触动他的嘴唇道:“什么事情?”
“我不用你同情,也不用你可怜,我对目前的生活很知足,感觉我自己很幸福。”
站在湖边,文玲的秀发被湖风吹楠而起,柔顺的如同黑色的锦缎,她的目光盯着远方的湖面:“对不起!”
文玲缓缓站起身,望着苏媛媛道:“杜天野,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她霍然转过身,目光充满愤怒的盯住杜天野道:“你却辜负了我!为了这个女人,你背弃了我!你忘了当年对我说过的那些话,你忘了我们那些年的感情!”
张扬皱了皱眉头,想不到她真的来到了东江,他低声道:“刚才我干妈打电话过来,告诉我她来到了平海,找你的?”
张扬接到干妈罗慧宁电话的时候,正在和常海心在床上激情缠绵,常海心在张扬的软磨硬泡之下,下午果然没有去上班,陪他回到住处,整整一个下午都在床上渡过,这个电话也让常海心得到了些许的喘息,她有些疲惫的趴在张扬的身上,张扬拿起电话,向常海心做了一个襟声的手势,恭敬道:“干妈!什么指示?”
张扬挂上电话,向杜天野笑道:“女孩子一旦逛起街来就没完没了,亲爹亲娘都能给忘了。”
张扬道:“你该不是还惦记着文玲吧?”
来到慧源宾馆之后,张扬才知道杜天野要见的人是苏媛媛,他同父异母的姐姐,苏媛媛见到张扬也颇感惊奇,虽然她知道张扬在东江工作,可是并没有去拜会他的意思,苏媛媛并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这样的亲情关系。
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主儿,他继续追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对苏媛媛到底有没有好感?”
张扬看出她们都有些不自在,找到机会小声对常海心道:“吃饱了你们就去逛街,等我们忙完了给你们电话。”
面对这个让他深爱了十多年的女人,等待了十多年的女人,却又是导致养父气死的女人,杜天野的心中爱恨交织,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文玲。
前来参加这场接风宴的有公安厅副厅长荣鹏飞,已经二线的公安厅副厅长田庆龙,苏媛媛没想到会来这么多的大干部,早知如此,她就不跟看来了,张扬也考虑到了这一点,他叫上了常海心,主要是为了和苏媛媛作伴,在杜天野眼里张扬这http://www.hetushu.com小子考虑问题越来越周到了,他并不知道张扬对苏媛媛的关心和照顾全都是因为他们的姐弟关系。
杜天野道:“文玲,你放开苏媛媛,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我可以保证,任何人都不会插手咱们之间的事情。”
张扬道:“感情都是慢慢发展的,我说杜哥,人真的不能一条道走到黑,你要是再困在过去那条道上走不出来,这辈子就完了。”
杜天野道:“我也不清楚,我送苏媛媛回来,她一直在后面跟着我们,刚才她向我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先走向我道歉,然后又说我辜负了她,她认为我的改变是因为苏媛媛,还说……”
张扬道:“只可惜杜天野在感情上受过伤,现在他对任何感情都采取回避的态度,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杜天野站在那里,足足愣了一分钟,他方才掏出车资让等候自己的出租车先行离去。
杜天野的唇角动了一下,文玲是该向他说声对不起,可是现在说,已经于事无补,父亲已经离世,再也不会回来,有些事错了是永远无法补偿的。
孔源台上发言是一回事,可心底却明白,这些干部都是来混文凭的,谁也不会把这次的学习真正当成一回事,他们平时工作都忙得不可开交,谁还有精力去学习,省党校办这个研究生班的目的说穿了就是一种政治福利,只要被招入研究生班的,肯定都能拿到毕业证书。
张扬点了点头。
苏媛媛心底是喜欢杜天野的,可以说杜天野符合她对另一半所有的幻想,可她又觉着自己的条件和出身配不上杜天野,这也是她选择应聘来东江工作的主要原因,她想离开杜天野远一些,这样或许可以将他慢慢遗忘。
让他们感到不安的是,苏媛媛竟然不在单位。
杜天野又摇了摇头道:“这种事,我不知该如何开口。”
文玲道:“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希望,你毁掉了我!”
杜天野呵呵笑了起来,他端起茶盏喝茶,根本不去理会张扬。
喝酒的时候荣鹏飞就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过去在江城的时候总想着回到东江,可回来之后,反倒怀念起了在江城的日子,人真是矛盾的动物。”
杜天野皱了皱眉头,他停下脚多,低声道:“文小姐,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与任何人无关!”
张扬有些诧异道:“这件事和苏媛媛有什么关系?”
常海心和苏媛媛小声交谈,一旦谈到官场的话题,她们插不进去嘴,也没什么兴趣。
苏媛媛微笑道:“我会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给你最大的优惠。”
荣鹏飞来到东江之后担任公安厅副厅长的工作,厅长高仲和对他还算不错,将刑侦这一块交给了他去负责,虽然级别比过去有所提升,可是毕竟不同于在江城当一把手的时候,荣鹏飞现在做事低调谨慎了许多,在省城工作不仅仅依靠工作能力,更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复杂关系,任何一个环节都要照顾到。
张扬道:“那有怎样?”
张扬笑道:“没什么,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杜天野和文玲的事情广为人知,常海心也有所耳闻,她轻声感叹道:“世上能够做到杜天野那样至情至性的本来就不多,只可惜好人没有好报。”
文玲叹了一口气:“能谈谈吗?”
苏媛媛道:“我请你们吃饭!”
他们一前一后走向金水湖,道路两旁开满了野菊花,满山遍野的枫树已经红了,火红和碧绿共同演绎出晚秋的色彩,这是一个冷静和狂热相互交织辉映的季节。
杜天野没想到文玲会变成这个样子,张扬有句话没说错,文玲现在的精神状态并不正常,考虑事情相当的偏激,万一情绪失控,真有可能做出伤害苏媛媛的事情。
张扬道:“环境不错,以后我来的话有没有折扣?”
张扬道:“四十多了吧?”
杜天野侧了侧身,前方就是金水湖,文玲从他的身边走过,微风送来她发香,让杜天野忽然产生了时光逆流的错觉。
宾馆并没有完全落成,目前的餐饮区还在装修,预计等到年底才能开业。张扬其实美心的并不是宾馆本身,他了解这座宾馆的目的还是为了苏媛媛,既然知道了他和苏媛媛之间的关系,毕竟血浓于水,他就不可能不去关心苏媛媛的工作和生活。
张扬点了点头道:“南锡的改革还算成功,企业内部并没有出现太多www.hetushu.com的负面情绪。”
文玲望着他的背影,悲痛欲绝的目光渐渐变成了一种冷漠和怨毒,她厉声道:“你在撒谎,这世上没有不可以补偿的事情,你这样说是因为你变了,你爱上了别人,你爱上了那个女人!”
张扬也是极其紧张,他已经知道苏媛媛和自己的关系,当然不希望自己的姐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关心则乱,张大官人甚至都想起了报警。
杜天野道:“文玲,我们之间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我承认,我喜欢过你,为了当年的承诺,我可以一直守候下去,可是你害死了我的父亲!”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抿了一下嘴唇,表情显得越发坚毅:“我很好!”
苏媛媛道:“张主经,想不到你也一起来了。”
苏媛媛介绍道:“我们这座宾馆比较注重客人的隐私,以高端经营为主,别墅区占客房的二分之一。”
文玲来到距离杜天野一米左右的地方,轻声道:“还好吗?”
两位女孩走后,荣鹏飞的话题明显深刻了不少,他低声道:“省里刚刚做出了暂缓国营中小企业改革的决定。”
杜天野转过身有些诧异的看着表情疯狂的文玲。
文玲咬牙切齿道:“我发誓,我要让你付出代价,我得不到的东西,没有任何人可以得到!”
张扬笑道:“我是地主,这顿饭应该我来请才对,中午我在望江楼已经订好位子了,咱们一起过去。”
孔源又道:“切记,在校期间,杜绝谈恋爱,同学和同学不可以,同学和老师之间更不可以!”
几个人关系虽然不错,可是谈到政治,都有所保留,并没有进行太深层的探讨。
“她说,她得不到的东西没有任何人可以得到。”
文玲道:“天野,你为什么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用我的一生来补偿我犯下的罪孽。”
张扬的内心沉了下去,文玲喜怒无常,说出这些话并不奇怪,他低声道:“她还说什么?”
“谁啊?”
杜天野没有说话,目光中充满了悲哀和同情,他不知道文玲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变得不可理喻,变得如此偏激。
张扬和杜天野都看到了被吊在树上的苏媛媛,看到苏媛媛目前性命无恙,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杜天野道:“像你这和厚脸皮的货色,打灯笼也难找啊!”
张扬道:“国务院不是已经下发了文件,要大胆改革吗?”
杜天野咬了咬嘴唇:“你跟我来!”他带着张扬来到刚才他和文玲谈话的地点,张扬一眼就看到了那棵从中折断的枫树。望着枫树断裂的部分,张扬暗自吸了一口冷气,这一掌显然是文玲所打,他看了看杜天野,低声道:“你没事吧?”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都说事情过去了,现在她是她,我是我。”
龙脊山并不高,海拔二百多米,这里的开发并不完善,很少有游人来这里游玩,杜天野和张扬一起沿着慧源宾馆后面的一条小路,迅速向山巅而去。
杜天野看到张扬有些走神,低声道:“你想什么呢?”
杜天野难以形容此时内心的震撼,他实在无法想象文玲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从她身边停着的那辆出租车可以推断出,她应该跟踪自己一路来到了这里。
她听到了远方的脚步声,来得应该是两个人,一个脚步很沉重,另外一个很轻盈,宛如狸猫落地,如果不是拥有文玲这样的超强耳力,肯定会忽略另外一个人的存在,文玲的目光依然看着远方的晚霞,她却知道,张扬也到了。
杜天野道:“总之你肯定认识!”
就在他们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文玲打来了电话,电话直接打到了杜天野的手机上:“杜天野,你还想见她的话,来龙脊山!”
杜天野笑道:“怎么忽然关心起我的年龄了?”
杜天野道:“我的年龄都够当她叔了!”
张扬笑了笑道:“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这句话说得苏媛媛有些不好意思。
罗慧宁道:“张扬,你有没有见到文玲?”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他换好了衣服,马上出门,杜天野找他很急,他没时间陪着常海心一起好好洗个鸳鸯浴了。
会场中响起热烈的掌声。
杜天野摇了摇头:“说完她就走了,我担心她对苏媛媛不利,所以刚才给她打了个电话,还好她没事。”
张扬道:“你别跟我装,我看得出来,你对苏媛媛还是有点意思的。”这厮在诈老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