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91章 目中无人

王学海尴尬的笑了笑:“张主任,你对我还不了解吗?”
一曲舞罢,薛伟童微笑道:“舞跳得不错,赶紧去陪你的小情人吧,再不去,美女都要变成怨妇了。”
顾养养笑道:“你治好了我的腿之后,知道我过去最羡慕什么?就是别人优美的舞姿,我下肢瘫痪的那些日子里,心中最为渴望的就是有一天,我能够站起来,能够像别人一样翩翩起舞,是你给了我这一切。”
周兴国将她介绍给张扬道:“薛伟童,我们圈里最爷们的一个,大家都尊称为薛爷!”
顾养养气得俏脸煞白,她怒道:“小人!”
晚上九点半聚会结束,张扬和顾养养一起离开,进入兰博基尼车内,顾养养有些疲惫的舒了口气道:“看来我并不适合这种社交场合。”
张扬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道:“辛苦你了。”
梁康道:“要不这样吧,各修各的,千万别为了点小事伤了和气,就是普通的剐蹭,花个几十万就能解决。”这厮根本是在跟着添乱,想让张扬吃个哑巴亏。
梁康道:“今明两年香港才是真正的热点,我更倾向于把注意力集中在这里。”
顾养养道:“你那辆悍马车我买下了!”
她看了看那辆受损的兰博基尼:“还好不是太严重,车门、反光镜、大灯总成更换一下,和新的一样。”
徐建基想笑,低声道:“别胡说,让薛爷听到就麻烦了。”
张扬向顾养养笑了笑,和薛伟童一起走下舞池。
这次的聚会让张扬收获不小,当晚有多人向张扬表达出对东江新城的兴趣,张扬很认真的和他们留下联络方式,并一一提出邀请。虽然也有梁康、陈安邦这种对张扬抱有敌视态度的人在,但是并没有影响到张扬的心情。
陈安邦被顾养养骂了一句,火气都冲着张扬去了:“张扬,不要总躲在女人后面,男人之间的事情,应该男人来解决。”
顾养养摇了摇头道:“不够好,至少在你的眼中我算不上最好的!”
陈安邦不依不饶道:“你说谁毛头小伙子呢?我最烦的就是打肿脸充胖子的角色,有些人就是这样,拼了命的往上流社会挤,为了名利什么都干得出来,只要你能帮他,让他叫你爹他都乐意。”这话就有些歹毒了,分明在影射张扬认文副总理当干爹的事情。
张扬和顾养养回到车内,薛伟童走过来敲了敲他的车窗,张扬落下车窗,礼貌的笑了笑道:“薛小姐有什么吩咐?”
陈安邦微微一怔,顾养养咬了咬嘴唇道:“不要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张扬不和你计较,可是我看不惯你。”
王学海喝了口酒道:“香港回归期间,相信经济方面会受到相当大的影响,但是国家会尽力维稳,不会让香港出现经济上的动荡。要知道政治上出现大变动的时候,赚钱的机会也就出现了,张主任,你来错了地方,这里的多数人都是投机家,他们最感兴趣的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利益最大化,而不是踏踏实实的安心去做长线投资。”王学海已经是第二个说张扬来错地方的人了。
冯景量及时走了过来笑着解围道:“张扬,你过来,我再给你介绍几位朋友认识。”
张扬笑了笑道:“陈安邦,你只是个孩子,算了别闹了,你回家吧,免得你爹妈担心!”
因为大家多数都没有离去,很多人都走过来看看情况。
陈安邦道:“我觉着你今天好像来错了地方,这个圈子中基本上都在各个行业上有所建树,人是分层次的,做生意也是这样,我们这个圈子里如果目光仅仅盯着国内的那点事儿,那么生意也不可能有长足的发展,我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如果你处在我们的位置上,一个农民过来向你宣传去他们村里投资养猪场,你会不会考虑?虽然有可能赚钱,可是我们之中又有谁有这样的耐心把兴趣放在一件回报率极低的事情上?”陈安邦的这句话充满了攻击的含义和讽刺的恶趣味。hetushu.com他和张扬素昧平生,当然谈不上任何的过节,可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张扬带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伴过来,顿时让自命不凡的陈安邦之流感觉到心理失衡,他和张扬的对话中表现的相当刻薄。
张扬道:“无商不奸啊,我一幅字二百多万呢。”
张扬道:“我们新城的规划项目中旅游业占有相当重要的部分,薛小姐有时间可以去东江实地考察。”
王学海道:“你不了解这个圈子,这帮人眼眶子高的很,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尤其是这小子,鼻孔朝天,目中无人。”他对陈安邦也没多少好感。
陈安邦看到顾养养落单,赶紧走过来邀请她跳舞。
薛伟童道:“好的!我就当已经接到你的正式邀请了。”
周兴国点了点头,目光中多出了几分欣赏之情。
顾养养悄悄拉了拉张扬的手臂,她也知道张扬的脾气不好,这个陈安邦又不停挑衅,万一张扬按捺不住火气,说不定当场就要发作起来,不过张扬今天还算控制的很好,并没有因为陈安邦而失去镇定,他笑眯眯的走开,离开之后冯景量低声向他道:“小陈年轻气盛,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何长安笑道:“你要是真觉着过意不去,就帮我写幅字。”
周兴国笑道:“不敢,不敢!”他又把张扬介绍给薛伟童认识。
张扬笑道:“明白!”
张扬笑了笑道:“没人敢欺负我,我是懒得跟他一般计较。”他当然明白顾养养的气愤全都是处于对自己的关心,心中不免有些感动,轻声道:“谢谢你,养养!”
张扬愣了一下,他还是对薛伟童的好意表示感谢。
此时一个身穿黑色套装的女人向他们走了过来,其实张扬早就留意到了她,今晚到场的女士之中只有她一个人没穿裙子,举手抬足之间充满了中性气质,黑色套装,白色衬衣,胸脯看不到女性引以为傲的峰峦起伏,她走了过来,步幅很大,男人气十足。
周兴国道:“短平快的投资方式有可能获得巨额的商业回报,但是其中蕴藏的风险也是巨大的。”从他的观点可以看出周兴国是个稳中求胜的人。
顾养养却道:“我饿了,请我吃饭!”
张扬刚才挺想抽他的,可陈安邦说完这句话,张大官人反倒平静了下去,因为感觉到抽他不解恨,这小子嘴巴够毒的,人也够贱,张扬很少讨厌一个人讨厌成这个样子。
沉重低沉的引擎声先后响起,张扬转身望去,却见薛伟童驾驶着一辆和自己同款的橙色兰博基尼和他并排行驶,薛伟童落下车窗微笑道:“赶紧去,你不会失望!”她加大油门转眼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陈安邦笑道:“顾小姐,咱们都是自己人,我看就没必要叫交警来定责了吧?”
陈安邦道:“我只尊重值得尊重的人!”
薛伟童横了周兴国一眼:“周老大,你不损我两句是不是心里难受?”
陈安邦的脸涨红了,他想要冲上去找张扬理论,却被徐建基一把抓住。
王学海走过来向张扬打招呼,他对张扬是又敬又怕。
张扬把车交给了薛伟童,为顾养养披上外套,向薛伟童告辞离去。
和顾养养在一起的多数时间里,张扬总会想起顾佳彤,这也是他尽量避免和顾养养见面的原因之一,回忆让他感到痛苦。
看到她走来,周兴国和徐建基都表现的很客气,徐建基道:“薛爷,您什么时候到的?”
京城的秋夜很凉,顾养养的这身晚礼服实在单薄了一些,张扬先打车送她回到京都酒店,顾养养换回自己的衣服,张扬也脱了那身西服,换上便装。
张扬把那辆兰博基尼按照薛伟童所说的地址送到了名车汇,他来到的时候,看到了那辆黄色的兰博基尼,才知道薛伟童已经先行来到这里。
张扬道:“别跟我哭穷,我又没打算找你借钱。”
顾养养道:“可能是不太适应这里的气氛。”
张扬望着惨不www.hetushu.com忍睹的兰博基尼,心说这下惹了个麻烦,以他和何长安之间的关系,何长安肯定不会说什么,可毕竟是这么名贵的跑车,何长安自己都没碰过一次,就让他弄成了这幅模样,心里实在感到有些愧疚,他当然明白陈安邦是故意的。他并没有马上出言责怪陈安邦,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生气也没用,如果表现的过于在乎,反而落在了下乘。
张扬道:“薛小姐了。”
顾养养道:“所以你就故意装的如此大度?”
想起刚才的事情,顾养养仍然为张扬愤愤不平,看到小丫头如此关心自己,这就是荣辱与共,张大官人颇有些感动,他向顾养养道:“咱们别想不开心的事情,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张扬笑道:“小人而已,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
徐建基是今晚第一个对东江新城表现出浓厚兴趣的人,他已经看过东江新城的规划,而且做过一番了解,又针对一些感兴趣的问题咨询了张扬,张扬很耐心的对他做出了解释。
陈安邦道:“我也没想到这辆兰博基尼突然就窜了出来,张主任,您加速也忒猛了点儿。”听他的语气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张扬身上。
陈安邦心说你他妈吹牛也不报税,谁这么大手笔送你一辆兰博基尼?
张扬道:“你查户口啊?”他对陈安邦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顾养养摇了摇头:“我答应了张扬,今晚只当他的舞伴。”这丫头拒绝的如此干脆,陈安邦听到这句话,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了。
张扬微笑道:“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一个腰缠万贯的小富翁,难怪今天有了一口买下那辆悍马车的气魄。”
王学海道:“惨淡经营,勉强糊口。”
张扬回到顾养养身边,微笑道:“养养,累了?”
张扬微笑道:“怎么会!”
陈安邦一旁殷勤道:“顾小姐,要不我陪你去外面坐一坐。”
王学海和张扬碰了碰酒杯,朝远处的陈安邦看了看,低声提醒张扬道:“陈安邦那小子对你很不服气,你小心点啊。”他主动向张扬示好。
张扬抽空给何长安打了一个电话,毕竟把他的新车撞坏了,这件事得跟他说一声。
薛伟童递给他一个地址:“把车送过去,修车的事情你别管了!”
此时先走的周兴国和冯景量接到电话也折返回来,周兴国走到陈安邦面前低声说了句什么,陈安邦对周兴国显然是相当忌惮的,没敢再多说话,开车走了。
顾养养道:“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上流社会。”说到这里她不禁笑了起来:“那个家伙居然说认识我爸,满嘴的胡说八道。”她为了这件事专门给父亲打电话去求证。
张扬道:“什么意思?”
顾养养提起了江城制药厂,自从胡茵茹和一帮老臣子回归之后,江城制药厂的情况已经开始好转,渐渐恢复了昔日的元气,这其中张扬出力不小,如果没有张扬的倾力帮助,药厂此刻只怕已经倒了。
顾养养咬了咬嘴唇,小声道:“要是姐姐在,她肯定也会这么做。”
张扬笑道:“不用,既然误会说清了,大家还是各自回家,别在这儿耽搁了。”
徐建基皱了皱眉头,他有些看不过去了,开口道:“安邦,事情已经发生了,张主任也说这件事算了,大家不要伤了和气。”
薛伟童道:“我是做大型游乐园项目的,国内大城市内都有我的项目,我明年的计划之一就是在平海建设一座现代化的文化娱乐主题公园,刚刚你对新城区的介绍让我产生了一些兴趣。”
薛伟童和张扬握了握手道:“我听说过你,你当年是不是揍过乔鹏飞?”
张扬微笑道:“陈先生,你父亲平时应该没少教给你做人的道理,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大家第一次见面,合得来以后做个朋友,合不来,权且当作是路人,没必要搞得兵戈相见,你说是不是?既然大家都不是存心,这件事就只当没有发生过www•hetushu.com。”张扬今天的豁达大度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
梁康、徐建基和薛伟童都在其中,梁康道:“自己人啊,你们也真是,怎么就开到一起去了?”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陈先生蛮热情的,你忙你的,养养用不着你来照顾。”依着张扬过去的脾气,早就一耳刮子打过去,什么东西?不就是仗着出身好,还真把自己当成一盘菜。“音乐声响起,张扬牵着顾养养的手,带她走下舞池,趁机摆脱陈安邦的纠缠,顾养养小声道:“他好讨厌啊!”
她的年龄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应该是经常运动,肤色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眉毛很浓,五官轮廓分明,虽然不够精致,可是搭配在一起却充满了一种野性的美感。
薛伟童笑道:“还是叫我薛爷听着顺耳一些。”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我正有此意!”
张扬微笑道:“陈先生说得不错,我第一次参加这种聚会,本以为来这里的都是年轻有为的社会精英,可来到这里才发现,到哪儿都是鱼龙混杂,总有那么一些人……嘿嘿……”张大官人用嘲讽的笑声把下面的话省略了,陈安邦当然明白张扬是在说自己在这里滥竽充数,他可不这么看,陈安邦认为自己无论是出身还是成就都有资格站在这里,可张扬没有资格,陈安邦故意道:“的确是这样,张先生毕业于哪所高校?”
张扬道:“今天我们是第一次来,在他们眼中我们是外人,陈安邦的确欠揍,嘴贱,人贱,我差点就抽他了,可我又觉着抽他都不解恨,他们是一个圈子,我要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打了他,非但找不回颜面,反而会让这帮人兴起同仇敌忾的心思,我今晚前来的努力就白白落空。”
那女郎酷劲十足,她淡淡笑了笑:“闲着无聊,过来看看!”
张大官人这才感觉到今晚没有白来,梁康和姬若雁一起来到他们身边,这下京城三公子聚齐了,周兴国向梁康道:“梁康,你对东江的新城区怎么看?”
张扬微笑道:“是啊,我对这车的性能不熟,第一次开。”
张扬点了点头,他启动跑车,准备离开停车场,可是刚刚驶入通道,冷不防一辆悍马H1从一旁驶了过来,刮擦到了兰博基尼的车身之上,两车的自重相差很大,发生刮擦事故,低矮的兰博基尼显然要吃亏许多,在顾养养的惊呼声中,张扬用力把握住方向,踩下刹车将车停稳。
薛伟童道:“这辆车还没上牌呢。”
张扬呵呵笑道:“我说你好歹也是一高干家庭出来的女孩子,怎么也得讲究浪漫格调的法国餐厅才能适合你,你居然喜欢吃路边摊!”
让张扬意外的是薛伟童的舞跳得非常好,几乎可以用专业来形容,张大官人也是经过何歆颜这名专业舞蹈演员调教出来的,也能称得上半专业水准,再加上薛伟童的穿着打扮非常另类,远看就像是两个男人在跳舞。徐建基和林颖跳舞的时候,林颖忍不住小声对他道:“薛爷什么时候对男人也有兴趣了?”
薛伟童道:“陈安邦是个小孩子,年轻气盛,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陈安邦显然对她有些敬畏,被她骂了一句之后,情绪稍稍稳定了下来。
薛伟童看不过去了,她怒道:“陈安邦,你给我滚蛋,少在这儿无理取闹!”
此时周兴国也来到他们身边,周兴国道:“张主任,我这边把工作安排一下,月底的时候,我争取和建基一起过去。”
此时音乐声响起,舞会开始了,薛伟童道:“张主任,我请你跳支舞。”
顾养养气鼓鼓道:“那个陈安邦实在太讨厌了,刚才我真想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徐建基道:“我是个害怕风险的人,我们家老爷子专门交代我,做生意就踏踏实实的留在国内,肥水不流外人田,赚了钱利税都上缴给国家。”
悍马只是保险杠略微受损,两者相比当然是兰博基尼的损失更大。
张扬还没有说话,顾养http://www•hetushu•com养已经听不下去了,她反唇相讥道:“事情没有开始去做之前,谁能预料到它未来的回报?这世上从来就不乏眼高手低,纸上谈兵的人!”
何长安笑道:“别说是剐蹭,就是你把车给砸了也没什么,张扬,咱们之间的关系不一样,我这辈子都还不清你为我做的一切。”何长安说的是真心话,他女儿外孙的性命都是张扬救的,这么大的人情,他这辈子也无法还清。
张扬向顾养养望去,果不其然,顾养养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陈安邦仍然在一旁厚着脸皮搭讪。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今儿他算是懂得什么叫仗势欺人了,他笑眯眯道:“可我怎么看都是我吃亏啊!”
两人同声大笑起来。
陈安邦道:“你看怎么办吧,咱们都是自己人。”
张大官人因为顾养养的这句话而感到有些尴尬,顾养养,咬了咬樱唇,不知为何她忽然感到心中酸楚难耐,将光洁而美丽的额轻轻抵在张扬的肩头,闭上美眸,两颗晶莹的清泪滴落在张扬的身上,浸润了张扬的衣衫,一直渗透到他的内心深处。
陈安邦啧啧道:“借谁的?新车弄成了这幅样子,不好交代啊!”这厮说话的语气好像和自己无关似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怎么样,对东江新城区有没有兴趣?”
张扬笑道:“养养,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暴力倾向?”
王学海道:“眼看就是香港回归,未来的经济形势很不明朗,这里的多数人都想借着政策之光,在回归的过程中很捞一票,估计对你的国内投资计划不会有什么兴趣。”
张扬笑道:“传言,我和乔鹏飞是很好的朋友。”时过境迁,张大官人不会承认这种事,再说乔鹏飞在西藏帮助过他,他现在对乔鹏飞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反感。
顾养养想了想道:“烧烤!”
张扬笑道:“也包括你在内?”
陈安邦道:“我本来想买一辆这车的,可惜京城刚来的两辆车都被别人抢先了,张主任,这车不是你的吧,京城就这么点地方,最新款的兰博基尼就这么几辆,谁的车大家心里都清楚,这种车需要有一定的操控经验,你没玩过这么高档的名车,居然这么冒失就开了出来,胆子够大的。”周围人都听出了,陈安邦在奚落张扬。
张扬首先确认顾养养没有受伤,这才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却见这辆崭新的兰博基尼车身的左侧受到了严重的剐蹭,车门瘪了下去,左侧反光镜和车灯也有不同程度的损坏。
张扬看到这厮,马上就知道他根本就是故意撞过来的,顾养养随后下车,脸色苍白,刚才的撞击吓了她一跳。
顾养养的美眸中隐约流露出一丝失望,她才应该是张扬的舞伴,在她心中,张扬拥有着别人无法取代的地位,可是她和张扬之间,却总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张扬对她的感情始终都像一个大哥哥,顾养养每念及此,总有些黯然神伤。
顾养养道:“张扬,你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好了?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么过分的话,你都不生气?”
张扬有些惊喜道:“徐先生对我们的新城计划有兴趣。”
陈安邦推开车门,一脸歉意的走了下来,看到张扬,他扮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不好意思啊,你怎么就突然冲出来了?我连刹车都来不及。”
梁康笑道:“人活在世上又有哪一件事没有风险?”
顾养养愤然道:“根本就是你突然冲上来的。”
张扬仍然保持着礼貌:“不同的人看待同一件事会有不同的认识,我不勉强每个人都认同东江新城区的发展潜力,同样陈先生的话也只能代表你个人的看法。”
徐建基微笑道:“我听景量提起这件事,我是做商业地产的,对你们的新城计划很有兴趣。”
此时建基集团的总裁,京城三公子之一徐建基来到张扬身边,他的女伴居然是国内大名鼎鼎的影星林颖,徐建基和张扬说话的时候,林颖也和顾养养一旁说话。
薛伟http://m.hetushu.com童就是这间名车汇的后台老板,两辆最新款兰博基尼,一辆属于她,一辆卖给了何长安,两辆车都没有办理牌照,但是保险都是名车汇一手包办的,薛伟童看到张扬来到之后,微笑道:“就说你不会失望,把车交给我,保险索赔的事情我让人全部办好,快的话,一周之内就能全部修好。”
陈安邦虽然表现的咄咄逼人,可是在这帮太子爷的眼里,今天陈安邦明显落入了下乘,张扬虽然不属于他们的这个圈子,可毕竟是冯景量请来的客人,陈安邦三番五次的对张扬进行挑衅,今晚的这起车祸,明显是陈安邦的责任,张扬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克制,了解张扬的人都知道,他并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只不过张扬今晚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要为了树敌,而是为了招商,所以张扬并不想和陈安邦当众翻脸。
何长安对此根本不在乎,听说张扬把车交给了名车汇,他笑道:“车就是在那儿买的,你也认识薛爷,行,车交给她绝对没问题。”连何长安也认识这位薛爷,从他口中张扬知道,薛伟童的爷爷是共和国开国元勋之一,称得上家世显赫。
圆舞曲的节奏中,顾养养轻盈曼妙的舞姿让张扬感到惊艳,他牵着顾养养的小手让她原地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圈,重新扶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啧啧称奇道:“什么时候学会跳舞的?”
徐建基道:“张主任,月底我会抽时间去东江一趟,亲自去看看那块地。”
张大官人现在已经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了,既来之则安之,就算这帮太子爷都对投资东江新城区没兴趣,他个人也没什么损失。
张扬又表达了一番歉意,他不是虚伪,真觉着有些过意不去。
陈安邦道:“张扬,你说谁呢?”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若无其事的喝了口红酒道:“他敢怎样?”
陈安邦道:“要不这么着吧,你这辆车多少钱,我给你开张支票,你把车让给我,算我吃点亏,不然就是你把我的悍马车买下来,你觉着这个方案怎么样?”说完他又摇了摇头道:“你是国家干部,一辈子的工资也不够一辆悍马钱,我看还是我给你开张支票吧。”这小子越说越过分了。
张扬笑道:“谢谢薛爷!”
张扬今天的脾气格外的好,他仍然笑眯眯道:“别人送给我的礼物,我一直都在犹豫是不是收下呢,你知道的,我们当国家干部的,哪能随随便便收别人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要是收了,马上就得有人把我告到纪委去。”
提起顾佳彤,张扬的内心中感到隐痛,他抬头看了看没有月也不见星光的夜空,不知顾佳彤此时在天堂中是否寂寞?
张扬道:“那咱们谁也别说客气话。”
陈安邦笑道:“顾小姐不要生气,我只是就事论事。”他转向张扬道:“张先生,我们这个圈子聚会的宗旨就在于畅所欲言互通有无,可能你第一次来对我们的圈子并不熟悉。”他的表情充满了轻蔑,内心深处对张扬是看不起的,认为张扬只不过是一个攀龙附凤的家伙。
听张扬这样说,顾养养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红着脸道:“人家看到那个陈安邦这么欺负你,为你不平嘛!”
张扬乐呵呵道:“王老板,最近哪儿发财呢?金矿开得怎么样了?”
那辆悍马车也停了下来。
薛伟童道:“刚才你对东江新城的介绍很不错。”她递上自己的名片,张扬看了看她名片上的头衔是迪特国际娱乐有限公司,张扬道:“薛小姐是做娱乐业的?”
张扬笑了笑:“养养,别跟一个毛头小伙子一般计较。”
张扬微笑道:“现在,你已经做得比其他人好了许多。”
张扬笑道:“不是装,我真没把这个小毛孩子看在眼里,他的那点伎俩比起梁康都不如。”
周兴国来到张扬面前,看了看那辆兰博基尼,他歉然笑道:“张扬,不好意思,安邦年轻气盛,大家都是自己的朋友,你别计较,这车交给我吧,我负责车辆的维修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