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93章 故意的

张扬应了一声,乔老让厨房去准备,顾养养道:“乔爷爷,要不我去厨房帮忙吧。”
陈安邦正在密谋起诉张扬的时候,却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从声音中就能够听出老爷子显得有些紧张:“安邦,你胡闹什么?你的车怎么会撞上了那辆军车?”
乔老缓缓道:“所以要记住一件事,不要轻易欺负人,可既然欺负了人家,就不能让他们感到委屈,要让他心平气和,要让他心服口服。”
让钟新民惊喜的是,薛伟童做事相当的爽快,回去查完他的订单,发现仓库里还有一辆,当即就让人给他提了出来。
张扬早有预料,他向顾养养道:“看来计划有变!”
顾养养道:“房门都反锁着,还说没关!”
张扬道:“怎么一见面就哭穷啊!怕我找你借钱?”
顾养养和张扬一起去事故大队处理这件事,他们一来到事故大队,就被关到房间里了,通讯工具也按照规定上缴。在京城的地面上陈安邦还是有些关系的,对他来说钱的损失还是其次,主要是张扬开车把他的法拉利撞成了那副样子,如果他不给这厮一点苦头尝尝,以后在京城太子圈里他还怎么混?所以他在前来事故大队的途中就已经找到了关系,这次他一定要给张扬一些颜色看看。
交警点了点头。
顾养养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俏脸红了起来,垂下头去,低声道:“乔老,我胡乱说话,冒犯之处还望不要见怪。”
陈旋道:“张扬这个年轻人很有一套啊,他怎么会坐在乔老的车里?”
薛伟童道:“我去看看单子,看看你订的什么车型。”
乔老道:“军车执行任务的时候,民用车辆如果不予以让行,发生的一切责任都要由他们负责,小子,看样子你对政策的解读有问题,年轻人,平时要多学习,这么基本的道理都不懂,你怎么在官场上闯荡?”
张扬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指控,他笑道:“我都说过了,我把油门当刹车了!”
张扬道:“你去跟陈安邦说,他不告我,我还想告他呢,他要是不当面向我解释清楚这件事,我今儿还真不走了,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什么权利没收我的手机,关我的小黑屋?”
乔老道:“你好像话里有话。”
文国权道:“我让慧宁去问他了,这小子每次来到京城总是要惹些麻烦。”他也想不通张扬因何会坐在乔老的车内,看来张扬这次来肯定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他们。
查晋北道:“快请进,今天中午,我来安排!”
陈安邦紧握双拳,如果不是父亲有言在先,他此时肯定会冲上去狠狠一拳砸在张扬的脸上。
顾养养小声道:“其实艺术都是共通的,中国的艺术最讲究韵味二字,山水盆景如此,写意书画也是如此,中国画的境界并不是一打眼看上去怎样相似,如同照片一般写实,而是在画面上能够做到气韵流动,仿佛活过来一般,同样的一幅画,在不同的人看来会有不同的感觉。”
张扬笑眯眯道:“我并没有想教训他,只是踩错了刹车!”这厮推了个一干二净。
查晋北第一个问候的人也是薛伟童:“薛爷来了!”
大队长道:“呃……我们没关你们!”
王学海和钟新民有过一面之缘,薛伟童和钟新民是不熟的,钟新民并不是太子圈中的,他的身份和地位还没到引起薛伟童注意的地步。
张扬却摇了摇头道:“你说的我可不信,要不你让陈安邦过来亲自对我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帮交警肯定查到了军车的来历。
张扬笑道:“原来是薛爷,我马上过去!”
交警看了行驶证又看了看车辆的牌号,宗盛开的车是军车,可谁也不能从车辆牌号上看出车子的幕后主人是谁,交警表现的还算客气,拍照记录之后将行驶证又交还给宗盛:“车你可以开走,我们会和军区纠察队联系相关处理事宜。”
张扬道:“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你那辆法拉利我还真就是存心撞的!”
张扬道:“他前和-图-书两天先撞了我的车,我当时虽然表现的很宽容,可我心里想的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六月债还得快,今天就赶上了这么好的机会,所以我就阴谋了一把!”
张扬这次表现得很合作把驾驶证交了上去。
其实查晋北当然不会把一顿饭看在眼里,但是钟新民也不想承他这个人情,本来是他请客,他可不想让查晋北截胡,抢着请客通常都是有前提的,那要看请客的对象是谁。
薛伟童也在名车汇,她今天穿着一身牛仔装,脚上蹬着一双美式战斗靴,抬头挺胸,雄赳赳气昂昂的朝张扬走了过来,不过,无论她怎样挺,胸脯还是一块平板。张大官人很是不解,仔细想想还真没见过像薛伟童这么平的胸脯,看起来她也不算瘦啊。
张扬饶有兴趣道:“说给我听听。”
张扬和顾养养一起跟着宗盛走了进来,乔老并没有回头,轻声道:“张扬,看看这个底座怎么样?”
可那交警又说话了:“你们都可以走,但是他不能走!”他指了指张扬道:“根据我们目前了解到的情况,你涉嫌毁坏他人斯物,已经触犯了我国的刑法,构成了刑事犯罪。”
乔老的表情古井不波,淡然道:“你如果不说,我几乎都忘了。”
张扬道:“太谢谢您了!”
“乔老,您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顾养养看到半天都没有人搭理他们,她过去拉门,发现房门被反锁上了,顾养养道:“门被锁上了。”
张扬认出来人是京北公司的钟新民,说起来他和钟新民也是不打不相识,当初梁康挑唆钟新民强行收回南锡驻京办的地皮,为了那件事张扬和钟新民一番较量,最后还是钟新民败下阵来,通过那件事钟新民也和张扬化敌为友。
乔老有些奇怪的望着他:“张扬,这世上很少有人会利用我。”
薛伟童道:“先去看车吧!”
张扬道:“我给一百分!”
顾养养离开之后,张扬马上拿捏出充满歉意的表情,真诚道:“乔老,对不起,我今天没忍住,闯祸了!”
宗盛过来把行驶证缴了上去。
京城虽大,可任何事却瞒不住这帮人精儿,尤其是太子圈里的,张扬开车撞坏了陈安邦的法拉利跑车,这件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王学海也听说了这件事,他笑道:“陈安邦那小子年轻气盛,仗着最近发展的不错,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张主任给他点教训是应该的,可以说是大快人心。”
张扬陪着薛伟童走在前面,来到大门前看到查晋北就站在门外,查晋北是被两辆兰博基尼引擎的咆哮声吸引的,他从办公室内看到了张扬,张扬虽然应该出面接待一下,可是张扬还没重要到让他出迎到门口的地步,钟新民和王学海更没有那个面子,真正有面子的是薛伟童。
张扬心说挂军牌原来这么牛逼啊。
张大官人此时真真正正的心服口服了,乔老的境界是他望尘莫及的。
大队长道:“你们是军车,正在执行任务,他的是普通社会车辆,应当主动避让。”
顾养养对这位共和国神秘的元老级人物也早有所闻,她轻声道:“我和你一去!”
张扬道:“我听顾书记说,他都是以您老为楷模的。”
薛伟童大剌剌的和他握了握手,很有力,王学海也凑了过来:“薛爷!”
张扬道:“政治太复杂,我看不明白,不过乔老现在最大的兴趣就是玩石头,老人家已经远离政治斗争了。”
王学海笑道:“没事儿,他正想尝尝金王府的菜式呢,本来我们都约好了这两天过去,钟总请客,刚好一起。”
乔老道:“三炮还有一道沸腾鱼做得极是拿手,你有没有学会?”
王学海一旁笑道:“钟总的京北业务蒸蒸日上,买一辆兰博基尼还是很轻松吧。”
王学海心里门儿清,暗笑张扬这张脸皮是修炼的越发风雨不透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张主任和乔老很熟啊?”
听完乔老的这番话,张大官人额头上的冷汗簌簌而落,他难以掩饰脸上的尴和_图_书尬,自己的那点儿小九九,乔老早就看得一清二楚,刚才的这番话已经戳穿了张扬的所有心思。你小子绝不是嘴上说得那么冲动,如果这辆吉普车不是我派出去的,你敢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做?
查晋北呵呵笑道:“咱们京城里谁不知道你薛爷的大名,我虽然年龄大了一些,还不至于落伍,所以要跟上潮流。”
钟新民呵呵笑了起来:“看着我摊子挺大,可我搞得是传统产业,回报率太低,薛爷,我刚在你们店定了一辆奔驰,说是要等三个月才有货,你看能不能帮忙给提前一些,我等着用。”
“怪我开您的车去撞那辆法拉利。”
乔老笑了一声,这小滑头在拍自己的马屁,如果没做亏心事,他岂会无事献殷勤。乔老道:“晚上留在这里吃饭吧!”
张扬道:“我错了!在您老面前玩阴谋,我是班门弄斧……那啥……我又说错话了!”张大官人抬起手给了自己嘴上轻轻一个嘴巴子。
陈旋道:“这件事到此结束,你马上给我回来!”
张扬没说话,他笑了笑道:“我打会儿盹,有事叫醒我!”
张扬和顾养养被关在房内一个小时左右,事故大队的大队长过来,笑眯眯打开了房门,向张扬道:“张主任,误会调查清楚了,陈先生决定不再追究这件事。”
薛伟童道:“车在维修部,已经让人洗好了,走的保险,不用你掏一分钱,所有部件都是更换新的,所以跟新车没有任何分别。”
陈安邦听到他这样说,一双眼睛就快喷出火来,狠狠盯住张扬道:“你够狠,今天这件事你最好给我记住,我不会善罢甘休。”
不一会儿,交通警察就赶了过来,看到那辆被撞得惨不忍睹的法拉利,谁都觉着可惜陈安邦向交警指责张扬就是那个肇事者他是故意的。
顾养养听他这样说不由得有些担心:“张扬,算了,别跟他斗了,那个陈安邦就是个小人。”
张大官人若无其事的笑了笑,警察已经把他的手机送还回来,张扬看了看未接电话,其中一个是罗慧宁的,他马上给罗慧宁打了回去。
薛伟童道:“今天的主宾可不是我。”
张扬干咳了一声,老老实实道:“乔老,您还是骂我一顿吧,说真的,我之所以去撞那辆法拉利,我就是想利用您老的威信,我狐假虎威,我存心故意想把您老拖下水……”张大官人意识到在乔老面前还是老老实实为妙。
文国权淡然笑道:“小孩子之间闹些矛盾算什么?我那个干儿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张扬道:“不算太熟,他这么大领导,我哪儿能高攀得上。”
张大官人当然清楚王学海的目的,不过人家表现的这么听话,他也表现的非常友善,王学海带给他的两个项目都不算太大,总投资加起来不到一个亿,但是这份人情,张大官人是心领的。
张扬笑眯眯道:“我没想跟他斗,可是看到他纠缠你,我心里不爽。”
此时外交部副部长陈旋正在文国权的办公室内,陈旋皱着眉头,显得一筹莫展,他叹了口气道:“文总理,都是我对安邦这孩子疏于管教,所以才闹出了这个乱子。”
陈旋道:“我不管是谁撞得谁?你马上把这件事解决,别搞东高搞西的,那辆车是乔老的车!”
张扬道:“莲花宝座,让人一看就知道这块石头是尊坐佛!”
陈安邦道:“爸,是别人开军车撞了我的车,你搞清楚!”
钟新民也清楚,这全都是张扬的面子,如果不是遇到了他,自己这辆奔驰肯定要等三个月,他马上提出要请客吃饭,一来是为了宴请张扬,二来,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结识一下薛伟童,这位名震京城的太子女。
乔老微笑道:“怪你什么?”
张扬叹了口气道:“不用问,陈安邦想把这件事情闹大,他想告我损害他人财物!”
张扬忽然想起顾养养是曹三炮的关门弟子,而曹三炮退休之前一直都是乔老的专用厨师,让养养表现一下她的厨艺,说不定可以和_图_书给乔老一个意外的惊喜。
张扬道:“您老不会怪我吧?”
张扬这次来京并没有和查晋北一方联系,生意人以逐利为先,无可厚非,可查晋北给张扬的感觉远不如何长安,查晋北为人过于现实,对利益要比何长安更为看重。
王学海开着他的雷克萨斯把张扬送到了名车汇,来到这里,王学海自然忍不住要下车来鉴赏一番,男人往往在两方面容易找到共同语言,车和女人。
张扬和顾养养离开事故大队,发现宗盛开着那辆军绿色的吉普车在门外等他们,张扬笑了,缓步走了过去,宗盛落下车窗,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上车,乔老要见你!”
虽然金王府平时不乏名车光顾,可是两辆同款的兰博基尼驶入停车场的时候还是引得众人瞩目。
张扬对这种结果早有预料,他故意道:“那哪行啊?我撞坏了人家的车,涉嫌损害他人财物,我得负责。”
张扬笑着迎了上去,早早的伸出手去:“薛爷,让您久等了!”
乔老微笑道:“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评分的话,可以给你90分!”
交警又道:“行驶证呢?”
顾养养甜甜一笑,恭敬道:“乔爷爷好!”
王学海知道张扬不会跟自己说实话,他笑了笑道:“关于这件事外面有很多传言。”
电话铃声打断了王学海和张扬的对话,两人的手机都放在桌上,一起向铃响的方向望去,手机铃声都差不多,张扬拿起了他的手机,电话是薛伟童打来的,薛伟童道:“张扬,车修好了,你不来取吗?”
虽然国内很少提及家族的存在,可查晋北却知道有些家族是必须要去尊重的,可以说他尊敬的并不是薛伟童,而是她背后的家族。
张扬轻轻哦了一声,对高层的变动他并不关心。
名车汇距离金王府很近,请这些人吃饭,肯定不能去普通地方,钟新民马上打电话订座,在王学海的建议下,张扬给紫金阁的冯景量打了个电话,本来他并不想打,毕竟冯景量也是开饭店的,他们放着紫金阁不去,去了竞争对手金王府那里,冯景量心中未必舒服。
张扬以为自己听错了,直愣愣的看着乔老。
乔老感慨万千道:“自从三炮离开之后,我已经很久没吃过这么正宗的佛跳墙了,其间也有厨师为我做过这道菜,可味道总是差那么一些。”
陈安邦听说张扬不愿意离去,没奈何只能去见他,他的态度仍然强硬,他认为,今天自己中了张扬的圈套,他怎么能想到张扬用来撞他法拉利的那辆吉普车是乔老的,父亲表现的如此紧张,肯定是因为乔老给他打了招呼,陈安邦想不透张扬怎么会认识乔老这位政坛元老,不过在陈安邦看来,他今天已经让的够多了。
乔老每天都会花费大部分时间摆弄那些石头,孙子乔鹏举送给他的坐佛刚刚镶上红木莲花宝座,乔老在客厅内欣赏着石头,脸上露出有些迷惘的表情。
张扬微笑道:“我这人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敢做敢当,自己干过的事儿干嘛不承认?你开悍马撞兰博基尼的时候挺爽吧?人一定不能得意忘形,仗着老子有些权力耀武扬威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劝你一句,要记住,千万不要给你们家老爷子惹麻烦。”
陈安邦听到乔老两个字,愣了一下,然后又道:“爸,那有怎么样?”
张扬道:“嘴上说狠话没用,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如果不是有你家老爷子在背后撑腰,别人正眼都不会看你。”
张扬不知道这件事怎么这么快就传到了罗慧宁的耳朵里,接通电话之后,罗慧宁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轻声道:“张扬,这件事算了,都是自己人。”
这些交警暗暗叫苦,之前他们之所以那样对待张扬,都是因为陈安邦找了关系,可谁能想到那辆吉普车竟然是乔老的,这些上层人物之间的事情,根本不是他们能够管了的。
宗盛也没多说话,他点了点头道:“回头给你电话。”
乔老道:“小子,心眼儿不少啊,拐弯抹角的影射我!”
和-图-书张扬依然表现的非常配合,他向宗盛道:“宗哥,你先回去吧,我跟他们去交警队解释清楚。”
大队长点了点头道:“陈先生说是误会,他说不用追究了。”
宗盛表现的很低调,点了点头道:“我可以把车开走吗?”
乔老笑道:“你是顾允知的女儿吧,说得很好,其实我拿到这个底座之时,也感觉配上石头之后,有些别扭,可惜我又说不出究竟哪儿不对。你们俩这么一说,我忽然明白了过来,把石头放在莲花宝座之上,任何人都能看出这是一尊佛,宝座限制了大家的想象空间,这块石头的韵味自然就大打折扣,宗盛,帮我将这块底座拿走,重新再配一个。”
钟新民道:“查总,我来,事先都说好的。”
几个人跟着她一起来到维修部,维修部经理将修好的那辆兰博基尼鬼怪开了出来,从外表上已经看不出这车有任何的损伤了,钟新民摸着这辆车引擎盖的漆面,赞道:“这车太漂亮了,等我手头宽裕了,我也弄一辆。”
这种地方遇到熟人并不稀奇,凡是有了一定的身份和地位,都想着换辆好车,京城公开卖豪车的就有那么几处地方,名车汇是规模最大品种最全的一家。
张大官人仍然气定神闲,几名交通警问过周围的人之后,已经初步认定,张扬是故意用吉普车撞击那辆法拉利,为首的那名交警来到张扬面前:“你的证件!”
张大官人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一个大鸭蛋,他低声道:“乔老,这次的确赖我……”
张扬道:“惭愧,惭愧,让您老识破了!”
张大官人道:“这事儿不是他追不追究的问题,我都说过了,我是误把刹车当成了油门,可解释给你们听,偏偏就没人愿意相信。不但如此,还把我的手机给搜走了,来到这里,莫名其妙的就把我们给关了起来,就算怀疑我损害他人财物,可这位顾小姐没错吧?你们把人家也关起来干什么?”
交警道:“别狡辩了,我劝你还是跟我们回去一趟。”
王学海也笑了起来:“这件事未必是真的,不过陈安邦这次显然给他们家老爷子惹了个麻烦,本来老陈还是很有希望晋级正职,兼任副总理的。”
乔老有些诧异道:“你会做饭?”
陈安邦冷冷望着张扬道:“你什么意思?”
乔老道:“这些孩子,的确是应该好好管教了。”
乔老道:“本来我不想问,这种小事我真的没有任何兴趣,你到底为什么要撞那辆车?”
张扬笑道:“查总哪里话,我最近一直在忙工作,这不,才有了点时间,马上就过来你这里报到了。”
查晋北的目光落在张扬身上,他走过去,宽厚的手掌握住张扬的右手晃了晃道:“张主任,我正琢磨着给你打电话,你来京城这么多天都不和我打招呼,是不是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周,得罪你了?”
“不用!”
陈安邦怒道:“你给我记住这些话!”
张扬道:“顾书记能把平海治理的井井有条,家教方面自然是游刃有余。”他在间接的说顾允知的好话。
张扬道:“的确严重,如果以这项罪名起诉我,我十有八九要坐牢!”
顾养养听到他这句话,俏脸不由得一热,芳心中暖烘烘的异常舒服,她挨着张扬身边坐在连椅上,小声道:“你不喜欢他纠缠我?”这话问得连她自己都觉得别扭。
薛伟童道:“不用谢我,我和何总关系很好,就算没有你这层关系,我也得给他帮忙。”
王学海道:“我又听说,乔老看老陈不顺眼已经很久了。”
张扬道:“没什么意思啊?撞了你的车,我得向你说声抱歉啊!”
乔老道:“于是把我也算计到里面了?”
薛伟童笑道:“查总,你可是我叔叔辈的,这么叫我你不怕折我寿?”
张扬笑道:“离谱,这周京城都没下过雨。”说话的时候,忍不住向窗外望了一眼,看到外面居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顾养养心中甜丝丝的,她今天约张扬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他做菜,让他尝尝自己亲手www•hetushu•com做得佛跳墙,顾养养发现自己无论取得了任何成绩,第一个想起去和他分享的那个肯定是张扬,她在乎的并不是乔老的夸赞,而是张扬。
乔老道:“官场中真正能够做到他那样拿得起放得下的没有几个。”
养养的厨艺不但带给乔老惊喜,连张扬也是惊喜非常,她居然做出了曹三炮最为拿手的那道佛跳墙,乔老品尝之后马上就想起这位昔日的老厨师,问过养养才知道曹三炮真的将食谱传给了她。
完成了乔老交给他的任务之后,张扬并没有马上离开京城,趁着这次来京的机会,他拜访了一些关系,敲定了两个投资项目,这两个投资项目都是王学海帮忙联系的,现在的王学海显然乖巧了许多,对张扬他剩下的只有敬畏,王学海这个人头脑无疑是极其精明的,通过一连串的事情之后,他悟出了一个道理,想要过得舒服一些,就不要和张扬作对,不要和他做敌人,做朋友显然是个明智的选择,可王学海明白,张扬显然是不会和自己成为朋友的,自己的性命捏在他的手里,彼此不是那种平等的关系,这种关系下是不可能再发展出友谊的,所以王学海只能另辟蹊径,想让张扬产生好感,就要让他感觉到自己有用,有可以利用的价值。
张扬道:“我不懂赏石,可是我觉着石头之美在于能够给人足够的想象空间,三分形似,七分神似。”
乔老道:“撞什么车还是一样?年轻人血气方刚,难免脾气上来会不去考虑后果,你又不是存心的,这件事太偶然,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不可能利用撞车这样的方法将我这个老头子牵涉到这件事情中来,你决定去撞车之前,也不会考虑到对方有什么背景,那辆车值多少钱,也不会考虑到你的行为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太冲动了!”
乔老和蔼的点了点头:“顾允知的女儿如此乖巧,看来真是家教有方。”
陈旋没说话,心中却仍然不踏实,根据他得到的消息,到现在张扬仍然不依不饶的。他已经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儿子想要追求顾允知的小女儿,不知怎么就得罪了张扬,张扬开着那辆吉普车撞烂了他刚买的法拉利,对儿子的高调陈旋颇为无奈,他认为在儿子的迅速发展的事业中,自己并没有给予特别的助力,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全都是儿子自己努力的结果,他也不止一次提醒过儿子,让他低调一些,年少多金,身世显赫,难免不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目标,这儿毕竟是京城,卧虎藏龙之地,年轻人锐气太盛绝不是什么好事。
顾养养笑道:“那道菜我会做,只是达不到师父的水准。乔爷爷,等下次有时间我过来做给您吃。”
乔老笑着点头。
王学海反问道:“你相信吗?”
顾养养道:“我也是根据菜谱上摸索着做,自己偷偷做了好多次,感觉火候方面还是没有掌握好。”
王学海道:“传言陈副部长为了这件事专程去乔老家里道歉,乔老根本没让他进门,陈副部长就站在门外,淋雨淋了半个钟头,最后还是没能见到乔老。”
大队长笑道:“张主任,你看……他都不追究了,是不是……”他想把张扬从这里请出去,这样的麻烦谁也不想招惹。
钟新民道:“这是玩车,我现在买了也没精力玩,不怕几位笑话,我的钱大都拿出去投资了,现在还欠银行一屁股债。”
几个人聊天的时候,有一名男子朝他们走了过来,惊喜道:“张主任!”
张扬没说话,在他心底其实也是不相信的。乔老和顾允知不同,顾允知是真真正正的退下来,在他的身边能够感到他渐渐归于平和的心态,而乔老,在他的身边张扬会感到那种无法言喻的威压,虽然乔老表现的也很和蔼,可是那种气势只有在他的身边才能够真正感受得到。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
顾养养道:“岂不是很严重?”
乔老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孙女还要小的小姑娘侃侃而谈,唇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张扬道:“这事就这么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