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0章 地邪

张扬笑道:“机会来了,看电影是个好机会,黑灯瞎火的,眼睛盯着屏幕,你手千万别闲着。”
张大官人这个冤枉啊,今天就买了两盘故事片,不是什么黄片,他指了指另外一部电梯道:“你先走,我留下看看他们敢怎么折腾。”
常凌峰笑了笑,在张扬的对面坐下:“我听说你去申请住房了?”
这时候白沙区公安局长栾胜文在当地派出所所长的陪同下走了进来,栾胜文脸色铁青,派出所所长却是一脸的惶恐,栾胜文暗骂张扬这小子操蛋,每隔一段时间总能倒腾点事情出来。
张扬道:“凌峰,不是我说你,对女人该下手的时候一定要坚决果断,千万不能犹豫。”
张扬叮嘱他道:“关键时刻一定要舍得下手!”
栾胜文道:“我不知道这件事。”
常凌峰道:“我晚上约了章睿融看电影。”
秦清当然知道他打得什么算盘,轻轻啐了一声:“你真想闹得满城风雨啊?别胡思乱想了,先考虑怎么把新城区的工作搞好。”
梁晓鸥和他握了握手,然后又把手伸向张扬。
栾胜文道:“算了,不知者不罪。”这话他说出来之后顿时觉着有些别扭,其实张扬根本就不占理,这件事要是搁到普通人身上,最少也得罚款。
张扬道:“栾局,你不觉着这件事有猫腻?”
梁晓鸥格格笑了起来,她轻声道:“我让他也过来了,今晚有两位投资商都是他大学同学,那件事已经说清楚了,他没那么小心眼儿。”她说得自然是她的男友邵安康。
张扬道:“我袭警,他们哪能善罢甘休,你别担心,我刚跟栾局打过电话,他会帮我摆平这件事,你别担心我了。”
常凌峰脸上有些发烧,他性情内敛,这种话断然是说不出来的,他打断张扬道:“你少拿我开心,我跟你汇报工作呢。”
张扬道:“记者都来了啊,进来,拍!把这些警察没有搜查证强闯民宅的行为全都给我拍下来,我倒要看看,这东江有没有说理的地方?”
“你买黄色光盘,就涉嫌传播淫秽物品!”
张大官人低声道:“我教他该怎么对付章睿融呢。”
那记者脸上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认出了张扬,就算借给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拍啊。
张扬火了:“进什么进,有搜查令吗?”
到了张扬这种级别想分一套房子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他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就去找管委会主任刘宝全,刘宝全是这次分房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一听是分房子的事情,就笑了起来:“张主任,你来的太晚了,现在这件事已经基本上都定下来了,好房子基本上都没有了。”
栾胜文道:“你放心吧,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赵博祥道:“过去我在盛世集团曾经担任方文南先生的助理。”
张扬道:“你和章睿融怎么样?”
张扬道:“栾局,你来了啊,你们警察办案现在不需要搜查证了吗?”
张扬叫住她,常海心以为还是建议她申请房子的事情,小声道:“我会考虑。”
张扬的音响柜里面果然翻出了几张黄色光碟,有张扬上次买的云中漫步,还有几张是袁波当初留下的,甚至连张扬都不知道,验证很容易,警察当场打开VCD浏览了一下,张大官人没事人一样,还跟着看。
一名警察忍不住讥讽他道:“还没看够啊?”
栾胜文道:“你不知道举报人是谁?”
刘宝全忍不住笑了:“我说张主任,你也太着急了,目前房子还没交工呢,正在做小区绿化,初步预计春节前后上房,还有,这些申请表还要报上去审批,当然以你的级别和资历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张扬笑眯眯看着她,他的手倏然伸了出去,常海心还没搞清怎么回事儿,左胸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她呀!地尖叫了一声,又赶紧捂住了嘴巴,一张俏脸羞得通红。
刘宝全点了点头,他叹了口气道:“张主任,你知道周山虎追我闺女的事情吗?”
张扬点了点头,向门口的那名记者道:“记者同志,进来,进来,拍啊,全都拍下来。”
“别贫了,你准备坐牢吧!”
栾胜文摸出手机,找到了祁山的电话:“祁山,我想你应该和你弟弟好好谈一谈。”
张扬伸手拦住大门道:“什么http://m.hetushu.com意思?想私闯民宅吗?”
四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进来,看到房门没关都是一愣,张大官人坐在沙发上,还是穿着那身浴袍,眯起眼睛看着他们:“来了啊,搜查令带来了吗?”
听他问起这件事,常凌峰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了一声道:“工作时间咱能别聊这些不相干的事情吗?”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我答应了秦主任,晚上陪她一起去做头。”
栾胜文示意那帮派出所的民警都退出去,电视台的几名记者跑得比警察还要快,谁都看出风头不对,张大官人要是发了火,谁离得近谁倒霉。
秦清又看到一辆面包车停在一旁,上面写着东江电视台,她不禁皱了皱眉头,赶紧驱车离去,提醒张扬,电视台的人也来了。
刘宝全弄了张登记表给他,其实刘宝全也申请了,他这次要得是四楼。
张扬填完申请表:“啥时候能拿钥匙啊?”
张扬感觉刘宝全对自己的态度好了许多,人家对他客气,他当然也不能板着脸,笑了笑道:“刘主任多多费心。”
栾胜文道:“市里这次扫黄打非轰轰烈烈,是不是任务艰巨,害怕完不成交给你的指标?所以就想出这一招来钓鱼?”
常海心道:“为什么要顶楼啊?”
“我警告你,最好配合我们工作,不然我告你妨碍公务!”
刘宝全道:“这几天小婷每晚都出去约会,我害怕她跟那些坏人来往,所以就偷偷跟着,结果发现,居然是周山虎约她。”
刘志堂道:“栾局,我发誓,我不知道!”
张大官人冷笑道:“干我屁事啊!”
两人之间表现出太多的客气,让旁观的梁晓鸥不禁莞尔,邵安康的表现让她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邵安康的心胸还是可以变得更宽广一些。
秦清叹了一口气,她拿了手袋从楼梯离开,临行之时向张扬道:“赶紧找关系,把这件事说清楚,别弄得满城风雨。”
刘宝全点了点头道:“真的,张主任,你能不能跟周山虎说说,他们俩不合适!”
“你敢袭警……”一名警察伸手去抓地上的警棍,被张扬又是一脚踹在后腰上,踢得他半天没缓过气来。
张扬笑道:“没事,栾局把那帮人赶走了。”
刘宝全道:“还有一件事,按照规定双职工要拿出两万五千元购买,单职工是五万,你先把钱准备好。”
张扬道:“我现在都是租别人的房子住,来来回回的不方便。”
张扬一抬脚,就把这名警察给踹了出去,那警察闷哼了一声,扑通一声就躺倒在地上,另外一个看到情况不妙,也冲了上来,被张扬一个大巴掌打在脸上,打的是满脸开花,张大官人发火的原因是这俩警察太没眼色了,本来好好的一场烛光晚餐,设计好的浪漫之夜,全被这俩孙子给搅和了。
刘志堂道:“栾局,真的是有人举报我才过来的。”
张扬道:“五万就五万,趁着这次分房的机会,咱们都去弄一套,最好对门的,以后出来进去也方便。”
张扬道:“真的?”
栾胜文唇角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他缓缓点了点头道:“很好,今天的这件事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常海心啐道:“坏蛋,就不教人学好。”
张扬笑道:“我都不知道自己名气这么大。”
栾胜文不说话了,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盯着茶几上的那几张光盘:“怎么这么不小心?”
张扬道:“这次有没有申请住房啊?”
刘志堂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他咬了咬嘴唇,终于低声道:“祁峰……”
一名小警察委屈的回答道:“他大开着门,我们就进来了!”
张扬道:“要是让我查出来是谁在阴我,我决饶不了他。”
“让我们进去!”
常海心狠狠瞪了他一眼:“赶紧签字,我还要送去市政府。”
酒会的地点在市政府二招,张扬和综合管理局局长罗安定一起过去。
张扬道:“我请你们进来了?我请你们进来把这里翻得乱七八糟了?”
那名警察冷笑了一声道:“你私藏淫秽光盘,还妨碍公务殴打警察,准备好坐牢吧。”
刘志堂慌忙摇头:“没有,没有,栾局我以我的警徽做保证,我绝没有做这样的事情。”
张扬道:“又不是工作www.hetushu•com时间!”
张扬叹了口气道:“女人真是臭美啊!”
栾胜文此时已经基本上摸清了这件事的脉络,他并没有逗留太久时间,喝完那杯酒就离开了张扬的住处,来到楼下,看到派出所所长刘志堂仍然站在那里等着自己,一脸的苦闷相,栾胜文对他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刘志堂赶紧跟上,叫苦不迭道:“栾局,我真不知道是张主任住在这里,别人举报,我又不能不来。”
栾胜文呵呵笑道:“哪有那么严重?”他把酒杯放下:“张扬,今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没必要搞得人尽皆知。”
张扬可不信,邵安康的小心眼他是领教过的,如果知道这厮今天会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参加这次酒会。
张扬道:“比起工作来说,我更关心你的生活,凌峰,这次机会我给你创造了,该上就得上了,只要把生米煮成熟饭,章睿融就再也跑不出你的手掌心。”
“谁?”
张扬道:“我说你们还真有本事,一看就知道哪张光盘是黄的,我都没看过。”他开始觉着不对头了,那盘云中漫步有一片是小贩装错了,稀里糊涂买回来的,放在光盘堆里这么隐蔽,他们居然都能给翻出来,好像事先就知道一样,难道他们未卜先知?
看到这厮的悟性这么差,栾胜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你就别干了,现在给我马上滚蛋!”
常凌峰道:“就那样!”
派出所所长拼命地给他使眼色,可惜这小警察的悟性太差。
邵安康这次居然主动向张扬伸出手来,其实上次他因为吃醋大闹望江楼之后,梁晓鸥差点和他分手,邵安康事后知道张扬和梁晓鸥并没有任何暧昧关系,两家的家长都把他训斥了一顿,邵安康虽然小心眼,可他对梁晓鸥还是极为重视的,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哄得梁晓鸥回心转意,为此邵安康还专门写下了一份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胡思乱想,保证以后不耍小心眼,保证以后不吃干醋。保证归保证,可看到张扬,邵安康心里还是透着不舒服,他总觉着张扬对自己充满着威胁性。小心眼的人就算做出大气的样子,别人一看就知道这厮是装得,笑容也忒虚伪了点。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你是……”他不记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赵博祥,事实上他和赵博祥的确是第一次见面。
邵安康也违心的握着张扬的手:“张主任好,张主任好!”
张扬道:“我是你领导,我跟你谈什么,你就得答什么,那啥……最近有没有旧情复燃啊?”
张扬道:“晚上东江招商办搞酒会,邀请我们过去,一起去吧。”
秦清听他这么一说,也觉着这件事是个圈套,这样看来,有人盯上张扬了,搞不好连她出入张扬的住处也被人盯上了,她小声道:“看来以后我不方便去你那里了。”
进来了三名警察,在音响柜那边开始搜查。
秦清努了努嘴,示意张扬去看看,她起身躲到了卧室里。
赵博祥道:“我是申海集团的赵博祥,对张主任闻名已久。”
张扬道:“我就是纳闷,你们警察行动现在都有记者配合吗?今晚的事情不仅仅是搜黄碟这么简单吧,摆明了是要毁我啊。”
张扬笑道:“搞得人尽皆知对我有什么好处?一国家干部躲在家里看黄片儿?我丢得起这人吗?”
“我不知道!”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梁主任,还是免了,我怕回头有人拿刀砍我!”
赵博祥也笑了起来:“我也是从江城出来的。”
那记者干咳了一声,低声道:“这事儿跟咱们没关系!”
栾胜文看了看乱七八糟的房间,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怒道:“谁让你们闯进来的?”
派出所所长刘志堂苦着脸,看样子就快哭出来了,他要是知道今天查得是这位爷,说什么也不会去捅这个马蜂窝。直到栾胜文出现,他才知道张扬的身份,根据户籍登记,这里的户主也不是张扬。几件事凑在一起,才闹出了这次的乌龙。
秦清忍不住嗔怪道:“你长个记性,以后别再买那些东西了。”
“记者是谁找来的?”
张大官人叹道:“天地良心,我真没买黄片,是有人故意陷害我。那帮警察一进屋就奔着那盘http://www•hetushu.com云中漫步来了,他们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张扬道:“本来想姿态高一点,把机会让给别人,可我听说这次房子很多,我要是不争取,就便宜那些干部家属了。”
一名警察查获了这么多证据,以为这次肯定能把张扬给治罪,拿着那几张收缴出来的黄色光盘来到所长面前:“刘所,找到了,一共五盘黄色光碟。”
远处邵安康陪着一名身穿深蓝色西服的男子走了过来,那男子是他的同学申海集团副总裁赵博祥,看到张扬,邵安康明显愣了一下,梁晓鸥向他招了招手:“安康,你过来一下。
刘志堂宛如得了特赦令一样慌慌张张下车,一不小心,脑袋撞在车门梁上,好不疼痛。
张扬道:“得,就算我在家里看,招谁惹谁了?你手下的那帮兵连搜查证都没有,就强闯民宅,还有王法吗?”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栾胜文把那一叠黄色光盘扔在茶几上,从兜里摸出一盒烟点上,抽了一口烟,目光趁机向餐桌的方向扫了一眼,凭着多年刑侦工作的经验,栾胜文马上就从餐具的摆放和桌椅的位置上做出了判断,吃饭的应该不止一个,看穿了这件事,栾胜文就不难理解张扬为什么要出拳打那两名警察,并不是这厮鲁莽,更不是他打警察上瘾。而是他要为另外一个人逃离现场创造条件。以栾胜文对张扬的了解,刚才那个和他一起吃饭的人,十有八九是个女人。看破不能说破,栾胜文不但是警察,也是在体制中打拼多年的官员,他和张扬谁都没有说话,张扬回到餐桌前,端来了两盘凉菜,取了一双干净的筷子,拿了那瓶清江特供,给栾胜文倒一杯,自己倒上一杯。
那名警察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给我放老实点,刚才你是不是从楼下小贩手里买了一张光碟?”
来到张扬办公桌前,她把那一摞文件放在桌上:“张主任,这些都等着你签字!”
张扬笑道:“我没怀疑你。”
张大官人袭警并不是一时冲动,不把两名警察给打跑,秦清怎么能够顺利逃脱?他越琢磨这件事越是奇怪,今天他倒要看看,谁敢查他?
张扬道:“你去呗!”
栾胜文冷冷看着刘志堂,逼迫的他不得不低下头去,刘志堂低声道:“栾局……我真没干……”
罗安定笑道:“梁主任太客气了,我们这次来也是想接你们的东风,看看能否为新城区拉到一些投资。”
张扬道:“我说你们有搜查证吗?”
张扬笑道:“我要得顶楼,以后串起门来方便。”
秦清还想说什么,门铃忽然响了。她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张扬,这个时候不知谁会来拜访张扬?
张扬指着他们俩就骂道:“赶紧给我滚蛋,有多远滚多远!”
栾胜文道:“电视台的记者是怎么回事?你们派出所什么时候和新闻媒体联合行动了?”
张扬站在阳台上,望着下方出现的警车,这件事有些反常,电视台怎么来的这么快?自己买了张光碟,这边警察就跟了过来,这其中会不会有诈,难道这帮人设好了圈套想陷害自己?看到秦清的吉普车安然离去,张扬心中更没有什么顾忌,他把买来的那张光盘扔在茶几上,把房门拉开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那些警察的到来。
刘宝全道:“不是没你的份,这次房源还是充足的,符合条件的同志都可以分到房子,市内的景华小区名额已经满了,东郊芙蓉园倒是还有名额,不过剩下的基本上都是顶楼了,七楼外带阁楼,楼下九十平米,楼上大概有四五十吧,高了点,又没电梯。”
张扬一听就愣了,奶奶的东江地邪,刚才秦清还说起最近扫黄打非的事情呢,没想到这就应验了,打到他头上来了。
张扬道:“今天我回来没有其他人知道。”
赵博祥在一旁道:“你就是张扬张主任吧!”
梁晓鸥道:“你们都见过了,新城区管委会张主任,这是我男朋友邵安康。”
秦清开车从地下车库离开的时候,看到几辆警车陆续到来,她暗自叹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给张扬又打了个电话:“下面来了好多警察。”
在场的警察都愣了,可栾局长什么意思,他们马上又都明白了,敢情栾局是专程过来解围的。
张扬道:“你申请http://www•hetushu•com个小套呗,顶楼。”
梁晓鸥站在二招前迎接各位来宾,看到张扬和罗安定一起过来,梁晓鸥笑着迎了上去:“张主任、罗局长,谢谢你们这么给面子。”
张扬来到门前冲着猫眼向外望去,却看到两名警察站在门外。张扬有些奇怪,没有马上搭理他们,一名警察看到总不开门,用力拍了拍房门道:“知道你在家,查户口的。”张扬也没多想,拉开了房门,两名警察表情严肃的看着他,其中一人道:“让开!”
张扬道:“刘主任,合不合适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应该他们自己说了算。”
栾胜文道:“胡闹!刘志堂,你怎么管理手下的?”
刘宝全道:“可他们俩根本不合适啊!”
张扬道:“对了市里最近不是要分房子吗?我去申请一套。”
张扬道:“如果别人存心找你毛病,怎么都能找到机会,我说有人在故意陷害我,你信吗?”
刘宝全道:“先凑合一段时间吧,等房子一下来我马上通知你。”
栾胜文道:“我姑且相信你这一次,你回头把那个贩卖黄盘的小贩送到分局,我倒要看看是谁指使他这么干的。”
张扬虽然满心的不待见这厮,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能表现的小家子气,他乐呵呵与邵安康握了握手道:“邵教授,你好,你好!”
张扬低声道:“几天不见好像小了一些。”
秦清劝道:“算了,又没闹出什么大事,你折腾个什么劲儿?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多多留意就是。”
张扬点了点头,他现在就想有个自己的窝,顶楼就顶楼,回头让秦清也申请一套顶楼,晚上自己溜过去也方便,张大官人已经开始构筑着不久后的美好生活。
栾胜文道:“那个卖黄碟的小贩也是你安排的吧?”
张扬之前见到周山虎和刘希婷一起看电影,知道他们两人可能有点故事,不过张扬最近到处跑,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听到刘宝全提起这件事,故作惊奇道:“他们俩……”然后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吧!”
张扬道:“赶紧给我滚蛋啊,惹火了我,我扒你们的皮!”张大官人又怎么会把两个小警察放在眼里,虽然他名气很大,可并不代表着东江每个人都知道他,这两名警察也都工作多年了,也算得上是见惯风浪,处理这种事情都很有经验,一名警察已经去摸电警棍,指着张扬道:“老实点转过身去!我告诉你,我们不会平白无故来敲你家大门的,那个卖黄盘的小贩被我们抓住了!”
张扬站在阳台上看到刘志堂狼狈不堪的样子,不禁有些想笑,他才不相信今晚的事情是一起偶然事件,栾胜文想必会处理好这件事。
张扬笑道:“我知道。”望着秦清窈窕的身姿,张大官人咽了一口唾沫,本想今晚好好品尝一下秦主任,好好的一个晚上全让这帮警察给搅和了。
常凌峰听这厮越说越不像话,真是哭笑不得:“今晚招商办有个联谊酒会,给咱们发了邀请,你去不去?”
张扬道:“怎么个意思?没我的份了?我现在也是无房户。”
一名警察走过来拿起茶几上的光碟,向张扬晃了晃:“这里面是什么?”
刘志堂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开始的时候我只派来两名警察,结果被他给揍了,所以我们才集体出动,等我们来到小区,就发现电视台的车到了,我想应该是那个举报人通知的他们。”
张大官人最近上电视露脸的机会不少,多数记者对他的这张脸都很熟悉。
栾胜文伸手把那几张光碟都接了过来,他看了看道:“乱世佳人,这不是美国片吗?还获得了奥斯卡?我也看过,有问题吗?”
张扬心说你闺女那个大学也不是什么正式的,野鸡大学一个,不过这些事是不好当面说出来的,张扬道:“刘主任,这事儿你找别人吧,我真不方便说。”他起身告辞离去。
张扬看出他的意思:“刘主任,你是不是有事啊?”
几名警察面面相觑,这种场面他们从没见过,这人谁啊?这么嚣张?电视台的记者也挤进来了,到底是记者,眼界比起这帮警察要高出不少,当那名记者看清屋里坐着的是张扬,吓得赶紧把摄像机给挡住了,摄像道:“怎么了?”
“这……”
张扬笑道:“就算我买了怎www•hetushu.com么着?我留着自己欣赏不行啊?这他妈也叫传播,你们俩牛逼什么?自己摸摸良心,你们没看过?”
张大官人却不认为这是一次乌龙事件,刚刚买了几张故事片,还没顾上看,警察就找上门来了,那小贩虽然知道他住在这个小区,又怎么知道他的具体住址?就算警察神通广大,可那帮记者又是谁给招来的?世上的确不缺乏巧合的事情,可今天的事情太巧了。
那警察看了看那张光盘,封皮上的确是故事片,向身后警察道:“搜!”
秦清道:“你的条件够了,单职工应该要掏五万块吧。”
张大官人当然否认:“你们找错人了,我连VCD都没有,买什么光碟?”
此时秦清打来了电话,她已经到家了,关心张扬有没有事。
常海心道:“我去市政府送报告了,你刚才说什么关键时刻要舍得下手啊?”
常海心焉能不知他打得什么如意算盘,一双美眸充满妩媚的横了他一眼,收起他签好的文件离开。
好汉不吃眼前亏,两名警察显然没有充分估计到张扬的强悍战斗力,跌跌撞撞从地上爬了起来,摁下电梯,就跑了。
刘志堂道:“栾局,我没有!”这厮的头上已经布满黄豆大小的汗珠子。
“你什么你?我说你们这帮警察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有功夫赶紧去维护社会治安,多抓几个小偷,多逮几个流氓犯,你们跟我这守法公民耗什么劲?”
张扬道:“看过没有?有没有问题啊?”
“转过身去!”那名警察握着电棍就冲上来了,他被张扬惹火了,想对他采取强制手段。
张扬道:“故事片啊,我都没来及看!”
常凌峰实在是受不了他,拱手求饶道:“你饶了我吧,我叫你老师行不?张老师,请柬给你放桌上了,你千万别忘了。”
张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坐下没多久,就看到常凌峰走进来了,看来常凌峰的心情不错,脸上带着笑意,张扬眯起眼睛道:“怎么着?看来心情不错啊!”
常凌峰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常海心刚好抱着一摞文件过来找张扬签字,看到常凌峰红着脸逃出去了,又听到张扬的最后一句话,有些诧异的看着常凌峰的背影。
刘宝全似乎想说什么,几经努力还是没好意思张开嘴。
“你……”
常海心道:“没有,我资历太浅,申请也没我份。”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省得别人说三道四。”
栾胜文当然看出这件事有些不对头,但是他作为这帮警察的领导不方便承认,栾胜文道:“你也别装无辜,好好的你去买什么黄碟?现在全省都在扫黄打非,你购买黄碟就是顶风作案。”
张扬哦了一声,摇晃了一下赵博祥的手道:“这么说起来咱们是老乡了。”
张扬道:“不会吧,刚我听刘主任说,这次美蓉园那边因为比较偏远,大家都不愿意去,还有不少套房子,你是正科级干部,符合条件啊,打个申请报告。”
张扬道:“刘主任,现在都讲究恋爱自由,这种事我出面干涉不合适吧?”
栾胜文道:“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他们刚走,秦清就从里面出来了,她向张扬吐了吐舌头,小声道:“早就让你别买那些东西,现在好了,出事了?”
栾胜文道:“派出所方面对情况了解的也不清楚。”
刘宝全道:“周山虎是个农村户口,临时工高中都没上过,我们家小婷是大学生。”
常海心摇了摇头,张扬一边签字一边问道:“今天早晨没看到你啊!”
这时候警察们才开始注意他们所长的脸色,看到所长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色彩,大家都明白了,今天惹麻烦了。
张扬道:“不声张可以,不过这件事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吧?栾局,咱们俩认识可不止一天了,今晚这事儿你得帮我搞清楚,是不是有人在做局?”
栾胜文道:“我不喝酒!”
张扬道:“高点就高点,我不怕爬楼!”
常凌峰呵呵笑道:“你是正处级,条件够了。”
邵安康走了过去,毕竟上次被张扬当众揍了一顿,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看张扬的眼神明显不自然。
刘志堂满脸迷惘的看着栾胜文,他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栾胜文道:“刘志堂,别跟我说今晚的事情都是巧合,想糊弄我,你还没有这样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