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2章 别来无恙

张扬道:“乔老让我过去帮李银日看病,他的吩咐我不敢不听,这次我带养养去乔老那里,乔老还品尝了养养亲手做的佛跳墙。”
刘宝平说完也觉着自己的表达方式不妥,老脸微热道:“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新城区的定位是积极蓬勃向上,这儿是我们东江未来的政治经济中心,首先要突出党的领导吧?这政府机关还没正式入驻呢,就重建寺庙,这好像不妥吧。”
建设局局长唐自立道:“这位台湾僧人虽然提出要重建佛寺,可人家并没有说他来投资,咱们聊这么多,可真正落实首先就要解决资金的问题,市里划拨给新城区的资金都是用于重点工程建设的,不可能再抽出一部分资金去重建寺庙。”
张扬故意道:“我怎么觉着你变样了?”
“秋霞寺?”张大官人来到东江这么久还从没有听说过秋霞寺的名字。
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听秦清说完重建秋霞寺的想法,马上就表态道:“好事啊,绝对是大好事,既发展了旅游事业,推广了佛教文化,还增强了两岸的交流,这种事情我们市里肯定会全力支持的,最关键的是,人家来重建寺院,不要我们掏一分钱,这样的好事,我们没理由拒绝。”
大奔道:“张主任,跟您我哪敢啊,黄军的事情我也很难过,有句话怎么说,兔死狐悲,黄军为人最仗义,你跟警方说说,一定要查出幕后的真凶,把那个混蛋绳之于法。”
秦清道:“在我们的新城规划中,秋霞湖、青木山是我们新城区的旅游风光带,现在有了重建秋霞寺的计划,我们的旅游定位也变得越发明确了。”
这厮绝对是一活宝,张大官人笑道:“几位大师请里面喝茶。”
张扬道:“他应该在东江呆不长,说是要去普陀和九华山进行佛学交流。”
“张主任,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顾允知点了点头,轻声道:“见到养养没有?”
高廉明这厮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也跟着伸出手去,在23号空着的那边胸脯上捏了捏,捏得那女郎一声欢笑,扬起手就照着高廉明的肩膀上打了一下:“你真流氓,戴着小眼镜跟个教授似的,其实是个禽兽。”
张扬道:“不就是佛事交流吗?”其实他知道慧空是查晋北请来为钻饰开光的,不过这件事不方便说,如果大家都知道慧空参与这种商业活动,肯定会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张扬瞪了他一眼:“最近你帮我留意黄军的消息,只要有任何眉目,马上通知我。”
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秋霞寺的遗址之上,秋霞寺当年占地大概在五万平方米左右,规模相当宏大,历经浩劫。如今的秋霞古寺已经很难找到旧日的痕迹,顾允知指引他们找到了五口建造于洪武年间的大型花岗岩石糟残碑、石柱等。石糟长约两米、宽一米左右,糟旁刻有“诸罗汉浴煎茶散”字样。顾允知道:“前些日子,我和文物局的专家一起来过,他们根据上面的字迹判断,这些是僧兵治疗伤病用的石糟,证明当年的秋霞寺有不少僧兵。”
秦清道:“重建秋霞寺需要一笔不菲的资金。”
张扬看着他手写的那份歪扭七八的辞职书,不解道:“这是什么?”
张扬拍了拍顾允知的膝盖,顾允知转脸看了看他,露出一丝微笑:“此行顺利吗?”
三宝和尚道:“官场佛门有区别吗?我想当方丈是为了自我满足,你想当官也是为了自我满足,虽然途经不一样,可最后心理上的感受都是殊路同归的。”
顾允知叹了口气,抬起头,目光望着树叶罅隙中的那一抹蓝天,低声道:“人总会长大,这些日子,发生在她身边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23号又骂道:“流氓!”
“张哥……”
顾允知道:“女孩子越大,心思越难琢磨。”他对小女儿的心思看得很清楚。
张扬跟着23号来到房间内,那小妞就开始脱衣服了:“你是熟客了,老规矩!”
张大官人瞪大了双眼,虽然他过去就知道三宝和尚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可这厮的一番话还是让他大大惊艳了一把。张扬道:“和*图*书你不该入佛门,你应该进官场。”
张扬道:“少废话,你跟着我就是,还有,别再叫我张主任,你这不是故意毁我吗?”张大官人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找李成,大奔告诉他,这里的23号小姐是李成的相好,根据她那条线或许能够找到李成,至于高廉明,张扬之所以把他叫来是为了以防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有高廉明在也不会闹出麻烦,他老子是公安厅厅长,谁敢惹他?有他在身边等于买了份保险,高廉明如果知道这厮的险恶用心非得被气得吐血不可。
顾允知道:“趁着他来东江促进一下两岸的佛文化交流。”
高廉明道:“你来这里难道只是为了洗澡?”
“嫉妒,你纯属嫉妒。”
张扬道:“说不出来。”23号抓住张扬的手,好不矜持的按压在她圆鼓鼓的胸部:“那你摸摸看,是变胖了还是变瘦了。”
梁天正道:“新城建设中,旅游建设是相当重要的一环,我们要打造一个山水人文之城,对老百姓最有吸引力的不仅仅是经济发展,还有山水风光,旅游业发展起来,对新城快速的聚拢人气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对慧空法师这种爱国宗教人士,我们一定要给予最大程度的支持,在重建秋霞寺的具体实施过程中一定要做好规划工作,让重建后的秋霞寺融入整个新城区的布局中,务求和谐统一,相得益彰。”
顾允知无意打扰他们,向张扬招了招手,两人走远一些,来到一口石糟旁坐下,顾允知道:“慧空法师是台湾佛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佛法精深,没想到居然和你相识。”
秦清笑道:“梁书记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的规划这件事。”
顾允知微笑道:“未必要急于一时。”
张扬道:“情场如战场,打架的时候你冲锋在前,没见你小子怕过,谈恋爱怕什么?喜欢就喜欢,管别人怎么想?只要你情我愿,干了再说!”
三宝和尚道:“张主任,如果他的想法能够实现,你看我能不能过来。”
“那个屁啊?”张扬抓起那张辞职书,两下就给撕了:“滚蛋,给我好好干活去,以后再敢跟我提辞职的事儿,小心我抽你!”
张扬道:“看不到,离得太远。”
张扬道:“见到了,感觉养养这次成熟多了。”
张扬没说话,此时一个身姿窈窕的女郎走了过来,还没走到近前,一股浓烈的香水味道就冲鼻而来,高廉明接连打了两个喷嚏。这两个喷嚏也把那女郎给喷走了,来到张扬身边,歪着屁股在沙发扶手上坐下,娇滴滴道:“哥哥,做个按摩吧?”
新城区新来的管委会副主任林良德道:“我认为刘主任的话很有道理,新城区建设刚刚开始,咱们就把重建佛寺提上日程,不太好吧,老百姓会怎么想?市里会怎么想?”新来的社会事业局副局长黄西民跟着点头,这厮来了虽然没几天,可所有人都看出他是个应声虫,只要林良德发话,他就跟着点头,平时开会从不发表意见。
张扬微微一怔,这件事他还没有听慧空法师说过。
秦清和杨选平对望了一眼,这位慧空法师还真是一个富和尚,十亿台币,这可是个不小的数字。
汽车在一片树林前停下,顾允知和慧空法师并肩走在最前方。顾允知道:“秋霞寺在明朝的时候曾经鼎盛一时,香火旺盛。四方香客纷纷来此拜佛修禅,后来清兵入关,因为藏匿反清义士,触怒清廷,派了五千清兵围困寺院,对僧众大肆屠杀,火烧禅院。根据历史记载,当时那场火烧了六天六夜,秋霞寺百年经营的基业全都成为一片瓦砾。直到清朝乾隆年间,有僧人在原址之上重建了寺庙,规模已经不能和当年同日而语。抗日战争的时候,秋霞寺保护难民,成为国民党军队对抗日军的基地,以此为据点开展了一场浴血战斗,秋霞寺再次毁于战火。解放后政府本想重建寺院,可随着十年浩劫的开始,仅剩的塔林石碑也成了破四旧攻击的目标,如今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张扬笑道:“无恙,无恙。大师南林寺之行还算满意和图书吗?”
张扬这才知道慧空这次前来是追宗溯源来了,他把周山虎叫了过来,让他开了单位的商务车,带着几位和尚前往秋霞湖附近寻找秋霞古寺。可在附近问了几位老乡,都说不知道秋霞古寺在哪儿,汽车从顾允知的别墅前经过,张扬想起顾允知离休后长居于此,他应该对此有些了解,于是下车去找顾允知。
无论是秦清还是杨选平对慧空法师最后的那句话都深感兴趣,慧空法师的意思明显是在说资金不成为问题。
“别叫我哥,叫张主任!”
“我找李成,你知道他的下落吗?”23号听到李成的名字脸就板了起来,她把脱掉的衣服穿上:“你走,我不做你生意。”
顾允知道:“对你来说。还是把目光放在视力可以达到的范围内,盯着那些距离自己太远的景物,还不如多多注意脚下,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小石子伴倒。”
张扬笑道:“你丫是常有理,对了还有修欢喜禅的呢,你怎么不改行去修那玩意儿?”
三宝和尚笑道:“谁活在世上都为了存在感,要是这都不在乎了,人离死就不远了,我还年轻,等我七十岁的时候再考虑放下的问题,张主任,你说,我明明看破了,偏偏就是不放下这不也是一种境界吗?”
慧空法师和顾允知纵论人生之时,三宝和尚悄悄把张扬叫到一边,张扬看到这厮鬼鬼祟祟的样子,忍不住讥讽道:“我说三宝,你越来越不像一个和尚了,你看看人家慧空法师的举止做派,再看看你。”
周山虎道:“张哥……”
秦清听他们意见不一致,讨论的激烈,不由得笑了起来,她轻声道:“大家对新城区的规划应该烂熟于心了,我想我没必要对你们进行提醒。旅游开发是新城区建设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其实在慧空法师来东江之前,就有相关专家提出了重建秋霞寺,提升新城区的人文水准。”她扬起手中的一份文件:“这是前年来自旅游局的一份提案,要围绕秋霞寺做文章,打造一山一水一寺院!山指的是青木山,水是秋霞湖,寺是秋霞寺,不过这份提案一直都被搁置了,我新近找了出来,认为这个提案很好,如果能够成功,可以打造新城区的一张旅游名片,发展旅游业对快速聚拢人气有着相当大的推动作用,我个人认为,佛教文化和我党的政策并无任何矛盾冲突之处。所以,在秋霞寺重建一事上,我投赞成票。”
三宝和尚道:“总之要比南林寺强吧,南林寺和秋霞寺比起来,好比科级和处级相比,我来了这里,级别就自然上去了,以后再不济去了别的寺院弄个方丈当当还是很轻松吧,再说了,慧空法师佛学界的地位很高,他已经答应收我为弟子了,我要是成了他的弟子,也算是出身名门,以后在佛学界的地位,嘿嘿……”
周山虎道:“张哥您就别问了!”
三宝和尚振振有辞道:“修行分很多种,他是出世,我是入世,谁比谁高明还不知道呢。”
张扬心说刘宝全的水平真不咋地,他反驳道:“佛教文化和封建迷信是两回事,我们党的宗教政策你应该有所了解啊!”
大奔道:“相信,我没事就看法律条文,不搞清楚法律,我怎么混社会啊。”
张扬道:“怎么做?”
高廉明道:“我也去吗?”
“我不认识什么李成,你爱找谁找谁去。”她转身想走,却被张扬一把将手臂抓住,她威胁张扬道:“你放手,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再不放手我让你躺着出去。”
顾允知道:“这丫头前两天就打电话过来,说最近厨艺进步不少,要亲自给我做饭。”
张扬来到三宝和尚面前,看了看这厮的一身行头,忍不住道:“我说三宝,你不觉着自己太招摇了吗?”
张扬道:“你啥意思?南林寺不是呆的好好的吗?怎么想起来这里了?”
高廉明望着那妞儿扭啊扭啊的屁股,觉着身体的某部分蠢蠢欲动,不过高廉明也清楚,这种地方要保持足够的头脑清醒,他老子是省厅厅长,他可不能像张扬那般自甘堕落,手足之快还是可以的,实质上http://www.hetushu.com的事情不能干,想到这一层,他不由得感叹起来,这个张扬也太操蛋了,不嫌脏吗?
慧空法师在秋霞寺遗址之上诵念了半个多小时的佛经方才回转到两人的身边,歉然合什道:“让两位施主久等了。”
张扬笑道:“您有口福了。”
慧空法师的境界和三宝明显不同,慧空双目低垂,面目祥和,即便是微笑也显得极其淡泊。三宝和尚一看就是一社会活动家,咧着大嘴哈哈笑道:“张主任,你这里管理真是很严啊!”他扬了扬手中的手机道:“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张扬笑道:“误打误撞就认识了。”
这时候门外传达室打来了电话,说是有几个和尚指名道姓的要找张扬张主任。张大官人起身走出门外,站在阳台上向大门口望去,却见慧空法师和明觉就站在门外,旁边还有一位穿着黄色袈裟,一手拎着公妇包,一手拿着大哥大的和尚,却是来自南林寺的三宝和尚。
周山虎道:“我开我的车,什么事都不去理会。”
张扬居然真的站起身跟着她走了。
高廉明心说张扬啊张扬,你丫的够色啊,看来不止来了一趟,一国家干部,省长的未来女婿,咋就那么淫荡呢?下半身管不住就算了,可往这种地方钻,真够掉价的。他哪里知道,张扬也是第一次来,这些按摩小姐阅人无数,真正记清的客人又能有几个,搞得跟老熟客似的纯属是套近乎,她根本记不住见没见过张扬。
张扬火了:“操!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我当初欣赏你,还不是因为你有胆量够义气是个爷们,可现在你瞧瞧你这幅熊样。为了一个女人连工作都不干了,我真是看错你了。”
张扬一看就知道他在说谎,轻声道:“你孤家寡人一个,家里能有什么事?好好干就是,你开车的技术这么好,大家都很喜欢你,这样走了岂不是太可惜,等过两年,我想想办法帮你转正。”
周山虎被张扬粗俗的言语给震骇住了:“那……那……”
三宝连连点头,他这才想起找张扬想说什么,低声道:“张主任,你知道慧空法师这次来大陆的目的吗?”
张扬愣了一下。
张扬大声道:“你给我站住!”
梁天正道:“那就没问题了。”
不一会儿23号过来了,高廉明凑过去看了看,那女郎居然长得有几分姿色,23号来到张扬面前,妩媚笑道:“哥,您又来了!”
周山虎道:“张哥……俺的辞职书。”
张大官人压根不把这厮当成和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三宝啊,做人要低调,让人说三道四就不好了。”
顾允知道:“陈旋和文副总理的关系很好,处理这些事情需要谨慎。尽量不要让他们难做。”顾允知已经觉察到了什么。文国权和乔老之间的不和由来已久。张扬和两方面的关系都很近,随着两方的斗争趋于激烈。这种关系就会变得越来越难于处理。
张扬也没想到她会当真叫起来,想出手制止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房门开了,外面闯进来两名彪形大汉,23号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奔了过去:“这人变态的!”
周山虎道:“张哥你不懂。”
张扬道:“爸,我听说未来的总理会在我干爹和傅宪梁之间产生?”
当天会议之后,秦清在办公室内接见了慧空法师,陪同慧空法师前来的还有东江市政协副主席,东江佛教协会主席杨选平,慧空法师向秦清重申了自己想要重建秋霞寺的想法之后,话题自然而然的来到具体实施上,慧空法师道:“如果重建寺院能够获得东江市政府的支持,我打算尽快开工,资金方面我可以解决。”
顾允知刚巧在家,听他们一说起秋霞古寺的事情,顿时笑了起来:“那座寺院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就在东南两公里左右的地方。”
周山虎道:“张哥,俺知道你对俺好,可俺真的不能继续留下了。”他向张扬深深鞠了一躬,转身就走。
张扬道:“怎么了?不是干的好好的吗?为什么要辞职?”
周山虎硬生生停下脚步。
慧空法师望着顾允知,双目之中充满了钦佩的光芒。
和-图-书秦清道:“大师放心,我待会儿就去市里征求一下领导的意见。”
张扬乐得哈哈大笑。23号拖着他的手道:“咱们上去按摩吧,你这朋友太色了,我怕他把我给吃了。”
张扬懒洋洋道:“把23号叫来!你不合我胃口!”
张扬道:“你也相信法律?”
张扬一听大喜过望,连忙请顾允知带他们一起过去。
高廉明这两天专门请了事假,为的是帮助佟秀秀处理黄军的后事,他家老爷子高仲和是平海现任公安厅厅长,佟秀秀让他帮忙调查黄军一案的来龙去脉,高廉明自然不避辛苦,他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表现,争取赢得伊人芳心。
慧空法师淡然笑道:“南林寺僧众对我们师徒招待的极尽周到,我此次路过东江专门前来感诸施主的盛情。”
张扬向他竖起了拇指。
“切!”那女郎有些不满的横了张扬一眼,扭呀扭呀的离开了,高廉明道:“她这么不找我?”
周山虎被他说得满脸通红:“张哥……小婷……小婷没说啥,我……我自己觉着配不上人家,我还是走远点。”
三宝和尚涨红了脸:“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秦清嫣然笑道:“梁书记放心,这位慧空法师是位爱国人士。”
周山虎还想说什么。
张扬道:“是不是因为结婚?”
张扬若有所悟。
三宝和尚感叹道:“没办法,寺里把一切俗务都交给了我负责,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常凌峰迎来感情的春天,高廉明也看到了未来的希望,周山虎却在这个时候向张扬提出辞职。
综合管理局局长罗安定提出异议道:“刘主任,我倒觉着没什么不妥,我们国家对佛教文化是支持的,据我所知秋霞古寺市佛教协会多次提出重建,后来都因为资金的问题搁浅,现在有台湾僧人愿意出资重建,是一件大好事,不但能够促进佛教交流,还可以促进两岸的文化交流。”罗安定之所以支持重建佛寺,还因为他父母都是虔诚的佛教徒,罗安定虽然是个共产党员,可他对佛文化也是有着相当的了解的。
顾允知道:“寒舍就在不远处,大师如果不嫌寒舍简陋还请移步去饮茶畅谈!”
顾允知微笑道:“你在诵经,我们在体会这里的宁静,其实世上根本没有谁等谁之说,每个人都在体会自己的人生,我们只不过有缘在时空中发生了一些交集。等其实是一种缘!”
蓬!张扬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吓得大奔心惊肉跳,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道:“张主任,他有个相好的小姐,在澎湖湾浴室。您去找她问问。”
张扬道:“大奔,你越来越滑头了。”
张扬道:“爸,我这次去京城,抽空去琉璃厂淘了件瓷器,改天有时间我给您送去。”
张扬瞪了他一眼:“你丫怎么说话呢?”
顾允知说这些话目的,是提醒张扬不要过多的参与高层的政治斗争中去,张扬虽然有能力也很聪明,但是以他的境界,参与到其中充其量也不过成为别人利用的工具罢了,能够站在政治之巅的,心机必然海一样深远,张扬根本无法想象。
三宝和尚道:“南林寺今年新来了一位方丈,我是没戏了。”
慧空道:“不瞒施主,这次我们前来一是为了拜会张施主表达情意,二是想来探访秋霞寺。”
张扬笑着走下楼梯,大声道:“快,快请几位大师进来!”他这一嗓子把指挥部的工作人员都吸引过来,看到张大官人大步流星的走向那几位大和尚,心中这个感叹啊,这位张主任真是交友广泛,连和尚都是他的好朋友。
慧空法师双手合什:“阿弥陀佛,张施主别来无恙!”
23号娇滴滴道:“哪里变了?”
慧空法师在亲眼看到秋霞古刹遗址之后,越发坚定了要重修寺院的决心,他将这件事告诉张扬,张扬对待这件事也是相当的重视,第二天就在指挥部召开的新城区建设工作总结会上提了出来。
张大官人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和尚功利心还是很重的,眼看着那边当上方丈没希望了,所以赶着跳糟。张扬道:“就算重修秋霞寺和-图-书,你过来也不一定能够当上方丈。”
慧空法师道:“这件事还望秦书记多多挂怀!”
梁天正笑道:“什么不好的影响?咱们党的宗教政策一直都很明确,支持,全力支持,不过要好好了解这个慧空法师,千万不可以是台独分子,一定不能宣传分裂。”
张扬道:“你开个价!”在他看来这种风尘女子最看重的就是金钱。可没想到那女人尖叫起来:“来人啊,救命啊!”
张扬道:“有什么不懂的?人家觉着你是农村出来的,觉着你是个临时工,没有正式工作。多大点事儿?你这么就走了,别人只会更看低你。”
秦清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她微笑道:“大家仍然可以畅所欲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会把大家的意见汇总起来,统一向市里进行汇报,重建秋霞寺只是一个意向,最后能否实施还要看市里的意见。”
张扬道:“中华儿女千千万,不好咱就换,你丫就不能出息点儿,为了一个女人寻死觅活的,丢不丢人?”
张扬道:“爸。我在京城和陈旋的儿子发生了一些矛盾。”
慧空法师道:“不瞒秦书记,我在三年前就开始筹备这件事,当时的愿望是回到国内建设一间寺院,可昨天看到秋霞寺的遗址之后,老衲马上做出了决定,将这笔善款用于重建秋霞古寺,我可以筹集到十亿台币的资金,重建一座寺院应该够了。”
两人套上一次性内裤换上桑拿服,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来到二楼的休闲大厅,张扬叫了两瓶绿茶,高廉明低声道:“你真打算在这儿那啥……”
三宝和尚道:“我们来东江的路上他就流露出这样的意思。”
三宝和尚神神秘秘道:“他主要的目的就是来探寻秋霞寺,而且他有重修秋霞寺的想法。”
秦清没想到梁天正对这件事会这么支持,她小声道:“在我们指挥部的内部还是有两种不同的意见的,担心发展佛教文化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周山虎的目光不敢正视张扬,嗫嚅道:“就是……就是俺家里有事……想回去了。”
张大官人为之绝倒。
张扬道:“我有重要事找他。”
他们又陆续从残碑石柱找到了“林泉院”、“寺山界”字样,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口重达数千斤的石糟。槽上刻有“当院僧兵善友、善其合共造石糟一口”。
张扬道:“因为你长得太丑!”
张扬道:“我说你一佛门弟子怎么就放不下这虚名呢?”
张扬道:“你要是敢偷跑,我就把你的事情告诉小石洼村的父老乡亲,到时候看谁丢人。”
三宝和尚道:“秋霞寺是明代修建的大型佛寺,清兵入关之时毁于战火,台湾也有个秋霞寺,就是当时秋霞寺的高僧普贤从东江去台湾之后建设的。”
张扬坐在床沿上:“你先别忙脱,我找你不是干这个的。”23号一听就愣了:“你不干这个来这里干嘛?”
与会人员听张扬说完这件事之后,都低声议论了起来,管委会主刘利宝全率先发言道:“我看不妥吧,新城区建设刚刚开始就搞封建迷信,市里会怎么想?”
顾允知听说这三位僧人之中,其中一个就是台湾佛学界有名的慧空法师,也是颇为欣喜,他和慧空探讨了一些人生哲理,顾允知离休之后,闲来无事也时常翻阅佛经,他的真知灼见让慧空也深表佩服。
目睹眼前的断壁残垣,慧空法师口宣佛号:“阿弥陀佛!”他手中念珠转动,低声诵念佛经,超度昔日佛寺的先辈。徒弟明觉和三宝和尚也是表情肃穆,双手合什跟在他的身后。
顾允知又道:“青云峰上今天刮得是东北风还是西南风?”
张扬道:“他现在所在的台湾秋霞寺和这里一脉相承,有重修佛寺的想法也很正常。”
顾允知笑道:“坐在这里你能够看到清台山的顶峰吗?”
慧空法师欣然应邀。
张扬一进入澎湖湾洗浴中心就感觉这儿不是什么好地方,高廉明跟他一起来的,两人都没泡池子,冲了个淋浴,高廉明低声向张扬道:“我还不知道你有这种爱好!不干净啊,张主任,不是我说你,图一时痛快,万一染上病可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