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6章 交换情报

高仲和道:“你们没希望,一点希望都没有。”
高廉明道:“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只要我付出努力一切都可以实现。”
高仲和道:“儿子,你应该对国安的内部制度并不清楚,他们组织上对感情有着相当严格的规定,不可以随随便便恋爱的。”
高廉明道:“可是我没听你的话……”
荣鹏飞鼓励他道:“不用顾忌有什么说什么。”
张扬对荣鹏飞的话当然不能全信,公安也有公安的保密原则,荣鹏飞肯定不会将内部的情况都告诉自己,他这样说是想让张扬心中没有芥蒂,张扬道:“荣厅,我明白,佟秀秀那里有任何发现,我都会及时通知你。”
高仲和吃完米饭,高廉明抢着给父亲盛了碗汤。
张扬道:“这事儿交给我来办吧,不用你亲自出面。”
秦清道:“你现在就快成我的全权代理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从来都不认识什么葛星火,更不认识什么狗屁邦仔。”
佟秀秀道:“他还说了一件事,就是一定要把你置于死地!”
姜亮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想挖苦张扬什么,张扬这一说他倒想起来了,张扬和秦清的关系可不是那么正常,自己这句话虽然是无心,可张扬听来肯定有一番别的意思,姜亮赶紧解释道:“你别多想,我没其他意思。”这话一说显得越描越黑了。
荣鹏飞端起酒杯又和张扬干了一杯,他低声道:“这些事我本不想对你说,可是现在肥喜被国安带走,从他嘴里我没有问出有用的情报,佟秀秀和你的关系应该很好。”
伍得志暗自叹了一口气。
张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正准备告辞离去。伍得志又问道:“张扬,你这么好的身手,为什么不加入我们国安?”
秦清点了点头。
高仲和道:“你知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是国安特工!”
姜亮道:“荣厅长放心,我一定尽全力完成这次任务,争取早日破案。”
案情查到葛星火和邦仔身上后,就再也无法取得进展,这让专案组一筹莫展,而东江的冰毒贩卖却变得越发猖獗,省里将此案作为重特大案件来抓,从各地调拨了一批精兵强将,荣鹏飞推荐了自己在江城的老部下姜亮担任专案组组长。姜亮之所以前来东江工作还有一个原因,他的儿子目前在东江师范大学附中读书,过来工作也是为了方便照顾。
高廉明道:“现在清楚了,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她。”
“你儿子也来东江了?”
姜亮道:“算了,兄弟,我今天刚到东江,想先去看看儿子,晚上带他出来到处玩玩,咱们改天再喝行吗?”
离开荣鹏飞的办公室,姜亮这才想起应该给张扬打个电话,张扬干涉案情的事情他多少听说了一些,荣鹏飞刚才的那番话应该就是说张扬的,行有行规,显然张扬的有些www.hetushu.com做法已经越界,让公安系统很难做,姜亮也考虑的很周到,以后和张扬只谈友情不谈工作。
佟秀秀道:“你认识他们?”
张大官人放下电话,马上电话铃就响了起来,这次是秦清找他。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可没那个本事,我这一百多斤可禁不住炸。”
高仲和道:“你和佟秀秀很熟?”
荣鹏飞道:“你的意思是要从来源查起?”
姜亮笑道:“别逗了,你现在是东江新城区副总指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你女朋友?”
在这次的事情上,佟秀秀是欠张扬一个人情的,她没有做任何的隐瞒:“肥喜和葛星火、邦仔都认识,他并不参予贩毒,只是负责打打杀杀,这个组织极其严密,基本上都是单线联系,葛星火和邦仔的地位应该是等同的,李成、黄军……”提起表哥的名字佟秀秀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她感到有些难过:“他们又是下一级,根据肥仔交代,葛星火利用他的干货店做掩护,一直都从事着贩卖病毒的勾当。”
张扬道:“我真想不出,我到底得罪谁了?”
高仲和道:“你姨妈在香港的律师事务所现在急需律师,她想请你过去帮忙。”
高廉明尴尬的低下头:“认识一段时间了。”
张扬道:“你爸啊,当初江城老街,古城墙,老衙门都是他主持修建的。放着这个现成的专家你不用,你还想请谁?”
张大官人得意洋洋道:“那是,我现在是研究生,就有心理学这门课,我就是要摆出咱们的新城区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别看他们一个个又有钱又有势,可这地球啊,离开谁都照转。”
伍得志笑道:“其实拆弹跟做游戏差不多,只要胆大心细,基本上是没问题的。”
佟秀秀道:“意料之中的事情,从他派出肥喜的时候就已经为逃跑做好了准备,发觉风头不对马上开溜。”
张扬道:“可惜葛星火跑了。”
张扬道:“好事啊,想不到这次咱们市里效率居然这么高。”
荣鹏飞笑了起来。
张扬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看荣厅也是没辙了才把你给借调过来,哥们,别的不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只管找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陪着你。”
佟秀秀道:“你啊,自己不要命也想把别人拉下坑里,张扬,你别理他。”
张扬道:“我觉着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你们国安的管辖范围。”
张扬来到秦清的办公室内,看着一身黑色套装正襟危坐的秦书记,心中不由得想起刚才姜亮的那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话来,唇角露出一丝坏笑。
伍得志道:“人不一样,价值观当然不一样,如果让我跟你交换位置,我肯定不愿意。”
“是帮忙,你姨妈这么疼你,现在她在香港的律师事务所严重人手不hetushu.com足,你过去帮忙难道不应该吗?如果你不喜欢,可以先帮一阵子,等她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你再回来。”
姜亮郑重点了点头。
荣鹏飞点了点头:“还有,下次在事发之前给我打电话,不要在事情发生以后再打。”
张扬道:“我也就甘心在你下面!”
伍得志笑道:“张主任,我发现你有拆弹的天赋,干脆你调来国安跟我一起拆弹得了。”
高廉明道:“昨晚的事!”
张扬也没有瞒她:“肥喜有没有交代?”
高仲和道:“你觉着自己做错了?”
这句话让姜亮心里暖烘烘的,虽然张扬说得很夸张,可是姜亮相信张扬的友情是真挚的,他微笑道:“成,忘不了你!”
秦清道:“你说过的那帮投资商什么时候过来?”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我们也有这种考虑,姜亮,继续讲下去。”
“好,你只管放开手脚去干,出了任何事,我给你担着!”荣鹏飞的表态让姜亮信心倍增。
高仲和道:“儿子,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
张扬明白了,荣鹏飞是想利用他从国安那边了解审问的结果。
张扬呵呵干笑了一声:“那啥,今晚我给你接风吧,这就定位子,咱们去望江楼,我让袁波请客!”
张扬笑道:“我也不愿意!”
佟秀秀坚决道:“不!我一定要自己查!”
张扬反问道:“国安很牛吗?你认为是一个正处级官员拉风还是一个连真实身份都不敢暴露的国安特工拉风?”
张扬道:“这方面我也是个外行,不过有个人很厉害,你把他请来不就得了。”
姜亮道:“必须从源头查起,只要查到麻黄素的来源,就能找到这位潜藏在背后的毒贩。”
姜亮笑道:“今年考上的东江师大附中,成绩不错,平时住校,我这次过来也是为了方便照顾他。”
张扬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果真的像荣鹏飞所说,这就是一件滔天大案了。
高廉明明白了,等他洗完了澡,闻到饭菜的香味,却是父亲亲自下厨给他炒了一道他最爱吃的鱼香肉丝,高廉明来到餐厅,高仲和一边解开围裙一边道:“很久没做饭了,尝尝味道怎么样。”
荣鹏飞道:“张扬,咱们认识不短时间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昨晚的事情我没有声张,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没看到,但是我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并不是你想否认就能否认掉的,张扬,你正在做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可能你觉着你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可是别人呢?高廉明可没有那样的本事,如果昨晚他发生了不测,这件事的后果会怎样?”
姜亮道:“根据我的判断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大。”
在高廉明的印象中父亲少有像今天这样和自己和颜悦色的时候,他开始意思到父亲必有所图。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http://m.hetushu.com张大官人心说这词儿有点寒掺他的意思,这一人指的是秦清吗?他和秦清的那些绯闻,姜亮可算得上知根知底,张扬道:“你丫嘴真贫!”
张扬道:“你也不跟我说,我这个当叔叔的怎么都得照顾照顾他。”
姜亮道:“我还真不想让他跟你多接触,怕你把他带坏了!”
秦清对张扬的了解已经很深,看到他的笑,就知道他不怀好意,秦清道:“小张,你坐下,我找你有事!”
张扬道:“是啊,现在外面前说我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高廉明没说话。
姜亮道:“制造冰毒的主要材料就是麻黄素,其实我们对于毒品案件一直都有奉行一个原则,凡制毒必查原料来源,这么多的冰毒,肯定对麻黄素需要量很大,国内获得麻黄素常见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直接购入原材料,还有一种是利用药物提取,复方茶碱麻黄素碱片、复方氨酚苯海拉明片中都可以提取出麻黄素,技术高手可以从中提取到百分之七十以上,这两种药物虽然都是国家管控药物,可是得到他们相比较麻黄素原料来说又容易得多。”
姜亮来东江之前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甚至包括他的好友张扬,向荣鹏飞报到的时候,荣鹏飞语重心长道:“姜亮,这是我从警以来遇到的最棘手的案子,贩毒分子极其狡诈,组识严密,从上到下基本都是单线联系,我们就算打掉了其中一两个窝点,可是仍然找不到毒品的根源。”
高廉明道:“信,我当然相信,您是省委常委,您是省公安厅厅长,别说开除我了,您就是想把我弄进大狱,一句话就够了,但是,我不走,我就是留在东江要饭,我也不走!”
秦清道:“市里对重建秋霞寺的计划非常支持,梁书记特事特办,我向他汇报这件事之后,他马上就拿出在常委会上进行讨论,并已经获得了通过,我已经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慧空法师,他会在港澳台进行筹款,争取明年春天开始秋霞寺的重建工作。”
姜亮道:“到哪儿都是工作,我要是没能力破案,就老老实实回江城,说实话,我也没打算在东江常呆。”
张扬听说姜亮被借调来东江工作,顿时就嚷嚷开了:“我说姜亮,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咱们什么关系?你来东江都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看不起人是不是?”
荣鹏飞道:“姜亮,我了解你的工作能力,我相信你能够完成这次任务,但是有几点我必须要提醒你,第一,这次的任务相当艰巨,你作为专案组组长要抱有打硬仗的准备,办案的过程中会有很多不可预估的危险。第二,要严守秘密,即便是对自己的朋友也不能透露太多案情相关的东西。第三,我之所以把你调来,是因为我怀疑有内鬼,毒贩如此猖獗,我们始终找不到幕后的大鱼,可能http://www.hetushu.com有人向他们透露我们的行动计划。”
伍得志道:“我也这么认为,还是交给公安系统来处理更为妥当。”
伍得志道:“可从昨天这件事的发展来看,幕后的这个人肯定和你有仇,不然何以冒着暴露的风险来除去你?”
“混账,我供你读书这么多年,没想到你是个这么没出息的东西!”高仲和再也压不住火气了。
高廉明慌忙解释道:“还没到那一步,我倒是挺喜欢她的。”
秦清瞪了他一眼,这儿是工作场合,秦清可不想听他继续胡说八道下去,以她对张扬的了解,如果不制止他,他下面还不知道要说出怎样的混账话来。
张扬道:“我真的没想把他牵进来。”
张扬道:“说是这两天,这种事也不好催他们,虽然我们是招商,需要投资,可也不能显着太迫切,不然他们肯定会觉着咱们有求于他们,趁机提出过分的条件。”
高廉明道:“爸,您别跟我兜圈子了,还不是想把我从这里支开?我不走,我就留在东江,我觉着现在干得挺好。”
高廉明道:“我就这样,我哪儿都不去!”
张扬看了看,在沙发上坐下。
佟秀秀道:“这件事我一定会追查下去,我表哥不能白死。”
张扬约见了佟秀秀,这次佟秀秀并非是一个人前来,和她一起的还有国安的同事,拆弹专家伍得志,张扬见到伍得志赶紧上去和他来了个热情的拥抱,如果没有伍得志的帮助,他是不可能拆除那颗定时炸弹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伍得志救了高廉明和年云凤的性命。
张大官人从佟秀秀眼里看到一丝甜蜜,他心中不觉一怔,佟秀秀的眼神明显不对,难不成她和伍得志之间有那啥……张大官人留意到两人只要目光相遇,都变得温柔甜蜜,他隐约觉着自己的判断应该不会错,只有热恋中的男女才会有这种感觉,张扬不由得想到了高廉明,这厮岂不是悲剧了,一心想着讨好佟秀秀,拼死拼活的想要赢得美人心,可闹了一圈子,佟秀秀早就心有所属。可感情上的事谁也做不了别人的主。凭心而论,伍得志也是很不错的,更何况他和佟秀秀在一个部门工作,在职业上更为登对。
秦清道:“我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他是我爸,我要是把他给请来,别人会不会说我任人唯亲假公济私啊?”
荣鹏飞道:“你已经看过卷宗有什么想法吗?”
秦清道:“市里对新城区的建设是非常支持的,很多事情上都给我们开绿灯。我叫你过来是为了秋霞寺的事情,这次的重建工作力求在最大程度上恢复秋霞寺的原貌,这就需要收集秋霞寺当年的历史资料,请教相关专家,古建筑的建设和普通的建设不同,必须要专业的建筑队伍来做。”
高廉明默默盛了一碗米饭给父亲,自己也盛了一碗米饭,埋下头默默地吃,他本以www.hetushu.com为父亲会问自己,可父亲始终保持着沉默。高廉明终于忍不住道:“爸,你想骂我就趁着我妈没回来痛痛快快的骂吧!”
高仲和显然被他的态度激怒了,重重拍了拍桌子道:“你信不信我让他们开除你!”
荣鹏飞道:“张扬,帮我查清这件案子,这件事尽量不要涉及到其他人,我只有这个要求,而且我保证,我会将知道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你。”
秦清道:“谁?”其实她已经猜到张扬说的是哪一个。
秦清笑道:“看不出,你居然还懂得心理学。”
张扬道:“肥喜只说了这些?”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什么叫任人唯亲假公济私,就你爸那样的人,恨不能把自己的工资都贴给古建筑,压根不会从公家捞取一分一毫的好处,他要是过来当了顾问,你照顾他也方便。”
姜亮也没瞒他,将自己前来负责专案组的事情说了,张扬一听不禁叹了口气道:“姜亮,这案子很棘手,公安、国安都介入了,查了这么久都没个头绪。”
秦清愣了一下。
高廉明道:“我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过去?”
荣鹏飞道:“你的推理前提建立在东江存在地下毒品工厂的基础上。”
姜亮笑了笑。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知道姜亮父子两人这么久没见肯定想单独相处,张扬也没有勉强,和姜亮又唠叨了几句,他问起了姜亮这次过来负责的工作。
张扬笑道:“那你得答应我,行动的时候,什么警笛警灯之类的不要太招摇。”
佟秀秀道:“你找我什么事?”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正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对方为什么恨自己恨得那么厉害?故意泄露老君窑的地址给他知道,目的就是吸引他过去,高廉明和佟秀秀只是作为对付他的诱饵。
高廉明摇了摇头,他不认为自己错。
伍得志笑着看了佟秀秀一眼:“你总是喜欢拆我台。”
高廉明回到家做好了被痛批的准备,可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父亲居然没说话,看到他进来之后,只是淡淡道:“去洗个澡吧!”高廉明准备去的时候,高仲和又低声道:“你妈不知道这件事!她去逛商场了。”
高仲和道:“既然你平安回来了,其他的就不重要了。”
姜亮道:“线索查到葛星火和邦仔断了,过去的思路一直都是境外贩毒案,可是根据我们目前查获的毒品来看,这些毒品和香港过来的不同,纯度更高,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东江可能是冰毒的集散基地,这么大量的冰毒如果全部从境外偷运,不可能瞒过海关,前年我曾经查过一起制售冰毒的案件,毒贩利用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就进行了冰毒生产,当然他的规模比较小。可这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路,东江发现的这些冰毒是不是本地生产出来的?”
高仲和往他碗里夹了些菜,淡然笑道:“我为什么要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