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1章 补救措施

姜亮忍不住笑,荣鹏飞也是哭笑不得:“你少跟我打岔,说!又干什么了?”
荣鹏飞脸色凝重道:“你怎么才对我说?”
“早晚会让你走,但现在不是时候,你要是走了,等于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做的。”
张扬道:“祁总很有眼光啊。”
张扬道:“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有些事,我说过放下,就肯定会放下,可有些人表面向我诚恳的道歉,背后却在偷偷搞小动作,我要是当作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别人会怎么看我?”
“可他活着!”祁山怒吼道。
姜亮道:“你请我们喝茶,自己来晚了,是不是该罚?”
张扬道:“这个理由好像有些可信了,他找你对付我,想趁着我打猎制造一起意外?”
祁山停下脚步,转身冷冷看着弟弟,祁峰吓得将下半截话全都咽了回去。祁山走得更快,两兄弟先后进入那辆黑色的辉腾,祁峰道:“哥,江南食府让林业警察给查了!”
张扬向渠圣明点了点头道:“渠主任,现在你全都清楚了?”
渠圣明低声道:“究竟怎么回事?”
回到祁山位于碧霄山庄的豪华别墅,祁山的秘书兼情人杨紫燕迎了出来,看到祁山脸色不善,赶紧体贴的帮他脱下风衣,祁山默不作声的走向书房,祁峰向杨紫燕撇了撇嘴。
张大官人毫不掩饰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是我给林业警察方面打得招呼。”
姜亮刚来东江并不知道精武特卫是什么样的组织,可荣鹏飞一听吃惊不小:“陈彪的精武特卫?他怎么得罪你了?”
荣鹏飞道:“我们可没那么多的时间陪你,最近工作忙得很,如果不是你小子哭着喊着要请我们喝茶,才没空搭理你。”
陈彪的脑袋耷拉了下去。
姜亮提醒张扬道:“你出手如果太重,小心触犯法律。”
祁山道:“从今天起,你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哪儿都不许去。”
张扬道:“我们之间的误会很多,你说哪件事?”
陈彪闭上双目,此时内心中后悔到了极点,如果他对张扬多了解一点,如果他对这件事多了解一点,绝不会干出这样的蠢事。
张扬道:“害你丢了工作,真是不好意思。”
祁山道:“他没有证据,没有任何证据。”
祁峰被他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有些心虚道:“哥,你别这么看我,我心里没底!”
陈彪咬牙切齿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跑到我的公司大打出手,仗着自己有些关系背景,就胡作非为吗?”他说得振振有辞,仿佛这次的事情全都是张扬的责任。
张扬没想到祁山会主动来拜会自己,祁山还是那副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样子,在傅长征的引领下走入办公室内,微笑道:“张主任,办公条件挺艰苦的。”
祁山道:“外界的传言未必可依。”
张扬并没有骗霍云忠,他真的和荣鹏飞约好了一起喝下午茶,离开精武特卫之后,张扬向钟长胜笑了笑道:“谢谢!”
陈彪现在是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恨之入骨的眼神回应张扬,如果他的目光是刀子,此时张扬早已经千疮百孔。
祁峰有些急了:“可是饭店被停业整顿,我会损失很多钱。”
祁山笑了笑道:“这块地是我出资买下来的。”
祁山道:“不瞒你说,当初我买下这块地是为了建设一座现代化的肉禽加工厂,可没想到市里选在这里建设新城区,按照规划,新城区内是不允许建设工厂的,所以我这块地就没什么用了。”
祁山出音乐厅,快步专向停车场,祁峰追上他愤愤不平道:“哥,你花这冤枉钱干什么?她都结婚了,你……”
“他挂名我出钱!你知道的我舅舅在东江任职,所以很多事我不方便直接出面。”
看到张扬这幅理所当然洋洋得意的样子,荣鹏飞就气不打一处来,他皱了皱眉头道:“你和陈彪无怨无仇的,他为什么要害你?”
陈彪咬了咬嘴唇,声音嘶哑道:“我当初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他帮过我,是他给了我注册公司的资金,我欠他的人情!”
祁山怒道:“我跟你说的话全都白费了吗?我要你停止一切针对他的行动,因为你做的事情,现在警方已经注意到了你,你给公司带来了莫大的危险,你明不明白?”
林雪娟笑道:“祁山啊,你还是那么精http://www•hetushu.com明。”
祁峰道:“哥!”
渠圣明道:“你不来,我怎么走?”他看了看陈彪,暗自叹了口气,低声道:“小张,咱们出去说话。”
张扬道:“陈彪在你们公安内部有些关系,我能够看出来,我今天打了他,恐怕会引起一些麻烦,所以得劳烦您老人家给处理一下。”
“你吓我?”
张扬道:“我有分寸,伤得最重的是陈彪,我没打他,是他攻击我,我只是趁机把他的手臂给震断了,这孙子现在在医院躺着呢。”
荣鹏飞和姜亮一起都在茗心茶楼等着张扬,两人并不知道张扬在和他们见面之前已经跑到精武特卫大打出手,弄得西城区公安分局鸡飞狗跳。
祁峰遇到任何事首先想到的就是去和大哥商量。
祁山已经在办公桌后坐下,双手握在一起抵在嘴唇上,双目冷冷看着祁峰。
“那我怎么办?”
演出结束之后,他又陪着祁山去后台给林雪娟献花。
张扬道:“我看过这方面的资料,土地的所有人是一个叫董强的人。”
张扬道:“你弟弟买通八旗猎场的警卫,在我带朋友打猎的时候,故意将猛兽房的大门打开,他想要置我于死地!”
杨紫燕小声叮嘱他道:“你哥心情不好,你别惹他!”
霍云忠看了看林雪娟手里的那捧美丽的鲜花,手里的那支玫瑰花显得有些寒酸,脸上的表情不觉显得有些尴尬,林雪娟敏锐的觉察到了他的变化,赶紧伸手接过那支玫瑰花:“送给我的?真香!”
祁山道:“你知道那天前往八旗猎场打猎的都是什么人吗?”
荣鹏飞道:“你小子就想把我给绕进来,自己惹了麻烦,就想别人给你擦屁股。”
祁山听得很专注,祁峰不敢打扰他,直到林雪娟的演出结束,鼓掌的时候,祁峰方才低声将饭店被警方查抄的消息告诉了他。
陈彪别人没听说过,周兴国的名头他早就知道,此时他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
“那点钱算什么?现在你被张扬盯上了,他一定要出这口气,你就让他占一次上风又如何?”
张扬道:“你的好学生啊,他花了两万块,趁着我们在八旗猎场打猎的时候,将猎场猛兽区的大门打开,想让那些恶狼把我们连皮带骨头的给吞了,陈彪,我都不知道哪儿得罪的你,你这么恨我?”
祁山从鼻息中冷冷哼了一声,煞后道:“回家再说!”
祁峰本来以为只不过是走走形式,可当他听说这次林业公安局动了真格的,这才惊慌起来,江南食府在东江一共有六家连锁餐厅,几乎在同一时刻被公安局调查,这绝不是巧合,而是一场策划好了的行动。
祁山故作惊愕的样子:“不可能,祁峰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张大官人这才把发生在八旗猎场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荣鹏飞听完脸色都变了,虽然是事后才知道,可他心里捏了一把冷汗,要知道张扬带的这帮人全都是身娇肉贵的高干子弟,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出了事情,只怕责任都会追究到他们省厅,就得有人出来承担责任,搞不好那个人就是他。
祁山摇了摇头,向后靠在座椅上:“你别给我装傻,你知道我问的并不是这件事!”
张扬道:“义气的人我很欣赏,可是为了所谓的义气盲目为人出头,甚至把自己的性命都搭进来的纯粹是个傻逼!”
陈彪面如土色,他不知该如何作答。
祁峰摇了摇头。
张扬笑道:“这不是因为我跟你关系近吗?也就是你荣厅长平易近人,没有官架子,换成别人,我还真不乐意跟他说。”
“说我涉嫌违法经营野生动物,其实哪家野味馆不违法……”
东江音乐厅内,祁山静静坐在观众席上,倾听着舞台上林雪娟的小提琴独奏,祁峰是在演出进行到中途才来到音乐厅的,他在哥哥身边空着的座位坐下,事实上,这种传统的演出很少有人过来看,省交响乐团近些年一直都处于入不敷出的境况下,如果不是祁山赞助了这次的音乐会,他们恐怕连在新落成音乐厅演出的机会都没有。
张扬朝祁山点了点头,估计祁山这次十有八九是为了他弟弟前来的,淡然笑道:“祁大老板今天怎么会有空?”
祁山道:“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http://www.hetushu.com张扬那个人,你得罪了他,他绝不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尽管他到现在都没有确切的证据,可是他一样会让我们不自在。”
张扬也没有想到渠圣明居然是陈彪的老师,对于这位过去的领导张扬还是表现出相当的尊敬,渠圣明为人还是不错的,过去张扬在南锡担任体委主任的时候,渠圣明对他也很照顾。张扬问清陈彪现在住在省中医院,他告诉渠圣明自己马上就到。
“肯定会!他十有八九已经把猎场的事情算在了你的头上。”
祁山道:“林业警察为什么查你?”
“祁峰得罪你了?张主任还记着当初撞车的事情?”祁山明显在回避主要的矛盾。
渠圣明老脸发热,想不到陈彪居然这么没出息,连背后偷袭的事情都干出来了,他狠狠瞪了陈彪一眼,陈彪有些心虚的垂下头去。
张扬微微一怔,他本以为祁山是为了他兄弟的事情过来的,却想不到他居然和自己谈起了拆迁问题,肉禽加工厂附近的地块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属于新城区规划范围内用地,拆迁问题始终谈不拢,指挥部对此也颇为头疼,张扬听到祁山提起这件事,马上意识到他可能和这块地有关:“祁总的意思是……”
祁峰的脸色变了:“哥……我们该怎么办?”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陈彪看到张扬踏进病房,就快把满嘴的牙给咬碎了,不仅仅是恨,还因为疼,钻心的疼。
祁峰道:“你以为我们停止行动,他就能善罢甘休吗?”
张扬来到陈彪面前,在他身上点了一记,陈彪顿时感觉到身上一轻,疼痛瞬间减缓了许多,张大官人可不是要放过他,而是给他一个机会说话。
陈彪强忍着疼痛,可是他还是一个字都崩不出来,张扬叹道:“渠主任,他背后偷袭很厉害,你教的他?”
张扬道:“陈彪,事到如今,你再来这套就没劲了。你有的话说的很对,咱们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害我?有人在背后指使你吧?你不说我也能查出来,想害我,你还没这个本事,本来我不想将这件事闹大,可你既然嘴巴这么硬,好,咱们就经法,杨勇在我手里,你给他两万块钱让他打开猛兽房的事情他已经交代了,这就谋杀,你当过警察,应该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当着渠主任的面,我什么话都给你说清楚,你老老实实把幕后真凶交代出来,看在渠主任的份上我放你一条生路,如若不然,你就拖着那条残废的右腿在监狱里了却余生吧。”
荣鹏飞的表情仍然紧张:“张扬,这件事必须得问清楚。”
祁山道:“张主任,我今天来是来和你谈谈肉禽加工厂周围地块的拆迁问题的。”
“哥,不做都做了,现在怎么办?”
祁峰低声道:“哥……”
张扬道:“祁总,你是个聪明人,到底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咱们心里都有数,你今天过来所谓谈拆迁赔偿,只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张扬一语道破祁山过来的真正目的。
身后响起一个声音:“祁山,想听去我家听,不用花这么多钱跑到音乐厅来啊!”却是林雪娟的丈夫霍云忠到了。
张扬道:“装哑巴,不说话?那好,咱们走着瞧!”
林雪娟虽然是个漂亮的女人,可是她精致的妆容仍然无法完全掩饰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印记,看到祁山亲自将花篮送来,她不禁笑着摇头道:“祁山,你干嘛这么隆重,你已经为我们做了很多了,没有你,我们就没有这次演出的机会。”
祁峰道:“他命真大,我没想到他命这么大!”
张扬道:“谁让我把你当成良师益友啊!荣局,我琢磨着,这次想害我的,跟上次老君窑的是一伙人,如果真的有联系,你们的案子岂不是就有希望了?”
张扬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祁山坐了下来,张扬让傅长征去给客人泡茶,虽然张扬对祁家兄弟俩没多少好感,可是必要的礼貌还是要做到的。
祁山瞪了他一眼,林雪娟的心乱了节奏,可马上又恢复了平静,她当然知道祁山赞助这次演出全都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她和祁山曾经有一段情,可惜当年没能顶住家里的压力,最终两人终成陌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林雪娟也早已认同了自己的命运,她微笑道:“我和你哥是老同学,好朋友和*图*书,他想听,我随时可以为他表演!”
荣鹏飞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回头我让人去做!”
祁峰听出林雪娟演奏的是一首《梁祝》,他也知道哥哥和林雪娟是高中同学,两人应该还处过那么一段,不过后来他们最终没能走到一起,林雪娟嫁给了东江公安局的刑警霍云忠,霍云忠也是他们的同学,如今已经担任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祁山也成为富甲一方的水产富商,垄断了整个东江的水产业,祁山的相貌和他的财富注定他的身边不缺女人,这些年他身边的女人走马灯般更换着,但是他始终没有找到可以结婚的对象。祁峰知道在哥哥的心中始终还想着这个叫林雪娟的女人,祁峰并不认为林雪娟如何的出色,可是哥哥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温暖和柔情。
祁峰一旁插口道:“其实我哥最想听的就是娟姐拉琴!”
霍云忠发现妻子一直望着祁山的背影,不禁咳嗽了一声:“好大的一束花,不少钱吧?”
钟长胜道:“无所谓,反正到哪儿都是一样干。我先走了,警方那边如果需要作证,你随时联络我。”钟长脸将自己的名片递给张扬,上面有他的呼机号码。
祁峰道:“可是……”
陈彪被震断的手臂可以手术复位,可是右腿脱臼的地方却让医生束手无策,整条右腿的腿骨和筋膜仿佛藤缠树般盘才酷节,手法复位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手术复位,可就算手术复位谁也没有把握,这脱臼的位置实在是太奇怪了。
张扬反问道:“我相信是事实就行,需要证据吗?”
祁山道:“咱们是个法治社会,他没有任何的证据,就算陈彪把你供出来又怎样?”
祁峰道:“你是说,江南食府的事情就是他在背后搞出来的?”
祁山道:“张主任,恕我直言,你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就是祁峰做的!”
“你害怕了?你现在知道害怕了?”
祁峰道:“我还以为你要让我出去避一避。”
祁山道:“我听说张主任最近和舍弟祁峰之间闹了一些误会。”
林雪娟没说话,将那束花递给了一旁的同事:“小玲,送给你了!”她不想因为一束花而让丈夫不快。
祁山笑了笑:“不耽误你们两口子聊天了,我们先走了!”
床位大夫给陈彪打了麻醉针止痛,可惜根本不顶用,陈彪也算得上是一条硬汉,可疼痛仍然折磨的他痛不欲生,入院不久,他的老师闻讯赶来看他,陈彪自由搏击的老师是平海赫赫有名的人物,平海省体委主任渠圣明,渠圣明看到徒弟被人整成这幅惨样,气得火冒三丈,可一听是张扬,他也只能无奈的跺了跺脚,张扬那小子的厉害他是领教过的,渠圣明考虑了一下,还是给张扬打了个电话,他是张扬过去的老领导,他认为自己出面,张扬应该给他一个面子。
林雪娟有些歉意的看了看祁山,原本她答应演出后和祁山一起吃夜宵庆祝的,可丈夫的出现让这件事完全泡汤,她答应和祁山一起吃饭并非是对他有什么想法,而是想当面表示一下感谢。
陈彪道:“杨勇过去是我的老乡,也是我介绍他去八旗猎场工作的,我和祁峰一起去那里打过猎,他对里面的事情很熟悉,知道你带人去那边打猎,他找到我让我找杨勇帮他做这件事……还给了两万块……”
张扬道:“陈彪,我没打你吧,不过我还真不知道你是渠主任的徒弟,如果我知道,我就让渠主任自己清理门户了。”这话他虽然是冲着陈彪说的,可实际上是说给渠圣明听的。渠圣明哪能听不出来,他心中暗忖,难道这次真的是陈彪做错事?
姜亮道:“以后跟你相处还得小心点,不知什么时候就被你小子给连累了。”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端起自己面前的茶盏灌了几口,舒了口气道:“一阵子不出手,稍一动作,这身体居然有点发酸。”
荣鹏飞道:“事前你不找我,惹了麻烦就想到我了!”
祁峰的江南食府遭遇了开业以来最大的难题,一天之间所有的饭店全都遇到了麻烦,原因很简单,祁峰的这些饭店都在经营野味,平海省林业公安局刑侦总队长甄中原、东江市林业公安局局长徐匡亲自带队,协同林业公安局各级干警一起同时出现在江南食府各大连锁店内展开调查工作http://www.hetushu.com。林业局民警在对这些酒店冷藏室进行清查时发现,冷藏室中有豆雁5只、野鸡50余只、野鸭50余只、半翅80余只、长嘴鹬200余只、狍子肉10袋、野猪肉9袋。而且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江南食府只有《驯养繁殖许可证》而没有《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
“陈彪被他打伤住进了医院,你和陈彪之间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清楚,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陈彪已经把你供出来了。”
病房内只剩下他们三个渠圣明道:“张扬,你和陈彪究竟有什么误会?”渠圣明还算客气,如果不是他和张扬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如果不是他清楚张扬的实力,他绝对忍不了,徒弟都被人打成这幅摸样了,当老师的又怎能不生气?
荣鹏飞和姜亮诧异的对望了一眼,这厮的话里分明在暗示什么,荣鹏飞道:“你小子又去哪里闹事了?”
说话的时候荣鹏飞打来了电话,告诉他一个相当重要的信息,精武特卫的启动资金是祁峰提供的,江南食府的祁峰,和张扬发生矛盾的那个。
祁峰充满沮丧道:“我真是没有想到,他的命为什么会这么大?”
祁山望着张扬煞气十足的面孔,心中由衷的感叹,弟弟这次真的惹了一个大麻烦,如果张扬动用法律,事情反而不是那么的棘手,可张扬这个人从来都是一个不守规矩的人,他只要认准是祁峰做的这件事,他就会展开无休止的报复,一定会让他们兄弟俩付出惨重的代价,祁山道:“任何事都有解决的办法。”
张扬收好了和钟长胜告辞离去。
渠圣明一听这还了得,以他对张扬的了解,张扬应该不是一个说谎的人,可陈彪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平时对他非常的尊敬,渠圣明也将陈彪视为儿子一般,渠圣明道:“陈彪,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做过?”
祁峰道:“又不是我惹得!”他跟着祁山的脚步走入书房,将房门关上。
张扬道:“不用出去了,其他人出去,咱们当着陈彪的面说!”
祁山从傅长征手里接过茶杯,礼貌的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
“别怪别人没义气,要怪就怪你自己没脑子!”
张扬道:“您要是嫌麻烦,我直接跟乔书记商量去,如果乔书记要是知道他的这帮世侄在平海的土地上发生了这么危险的事情,肯定会生气,他一生气就得往下追究,第一个找的肯定是你们公安厅,这不绕一圈还是落在你们头上吗?”
荣鹏飞道:“你少给我戴高帽子,刚才是谁说我官架子越来越大的?”
张扬哈哈大笑,将天花板震得嗡嗡作响:“你配吗?你知不知道当天打猎的几个人都是谁?周兴国、徐建基、薛伟童,你但凡有点脑子可以去打听打听,如果其中有任何一个出了意外,你陈彪一百条命都不够赔的!”
张扬道:“一来我的那些客人不想追究,二来这件事我没证据,抓住的那个杨勇把陈彪给供出来了,这口气我必须得出,所以我就杀到了精武特卫。”
张扬放下电话,已经将这件事的真相猜了个九八不离十,他冷冷道:“陈彪,是祁峰让你干的吧?”
祁山道:“陈彪的话未必是实话,他去年找我借钱,被我拒绝,可能因此怀恨在心,所以才陷害我弟弟。”
渠圣明心疼的看着徒弟,心说你张扬也太狠了,弄断了陈彪的一条胳膊不算,还把他的右腿弄成了一条麻花。
祁山道:“老葛跑路,肥喜被抓,我跟你说什么?我让你消停一段时间,你有没有听我话?”
祁峰道:“哥,我计划的很周密,五十多头狼,他就算再厉害,在狼群里也没有生还的道理。”
张扬来到房间内,歉然笑道:“不好意思啊,来晚了,来晚了!”
姜亮道:“问题还是出在陈彪的身上,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他和你素不相识无怨无仇,那么他一定是受了他人的指使,好好查查他的精武特卫,从他的业务往来和财务收支方面或许可以找到一些漏洞。”
张大官人意识到祁山这次来是和自己谈条件的,张扬道:“看来祁总这次主动登门是为了要解决这块地的拆迁问题了。”
祁山呵呵笑道:“云忠,到底是干警察的,神出鬼没!”
林业民警当即就对查获的野味进行了清点没收,现场还有平海电视台零距离的记者和-图-书进行来访。根据国家规定没有《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就是非法经营。江南食府提供的《驯养繁殖许可证》在没有办理《野生动物经营许可证》之前,属于无效证件。
张扬道:“这件事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他把我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家,花钱买通八旗猎场猛兽房的管理人员,放出五十多头恶狼,想把我给撕成碎片,这得多大仇啊,我估计他也不知道我那帮朋友的身份,我那些朋友应该是被我给连累了。”
张扬笑道:“他是你兄弟,你当然要维护他,可警卫已经承认了,背后指使警卫的人是精武特卫的陈彪,陈彪又是受了你弟弟的指使,你说这笔帐我应不应该给他算?”
祁山道:“江南食府的事情和张主任有关吧?”
祁山道:“其实野味经营的问题不止是江南食府存在,整个东江多数的饭店都有问题。”
祁山抬起右手,示意祁峰不要说话,他听得很专注,眼镜后的目光深邃而幽远,似乎沉浸在乐曲声中。
钟长胜笑道:“我只是把看到的实际情况说了出来,有什么好谢的?”
渠圣明道:“你倒是说话啊!”
张扬道:“荣厅长,咱能别这么居高临下吗?我得跟您提点意见,自从您当了厅长,这官架子是越来越大了!”
张扬道:“这件事该怎么做我都跟你说过了,精武特卫必须要关,你伤好以后,不要让我在东江看到你,二百万精神损失费三天内送到我的手上!”他说完上前抓住陈彪的右腿,螺旋般拧动,只听到咔啪一声,陈彪惨叫了一声,脱臼的右腿已然复位。
祁山没有任何的反应,仍然欣赏着演出,仿佛江南食府被查抄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祁峰只能耐着性子,陪着哥哥把全部的演出都看完。
荣鹏飞道:“威胁我?你小子有种!”
“哥,你什么意思?”
祁峰道:“这个王八蛋,真是没义气!”
“我怕什么?大不了跟他拼个同归于尽!”
张扬道:“你别急,那货原来是你们公安队伍出来的,整一个败类,你听我说完。”
渠圣明看到陈彪此时的表情,已经明白张扬所说的都是实情,他怒道:“陈彪,你给我说明白,你到底有没有做过?”
祁山微笑道:“我喜欢交响乐,我赞助你们演出,你们带给我美的享受,净化了我的心灵,说起来这笔生意我稳赚不赔。”
张扬缓缓放下茶盏道:“我把精武特卫给挑了!”
祁山道:“他会不会找我?”
张扬很多时候都感到奇怪,这兄弟两人怎么做人的差距这么大?祁峰冲动嚣张,祁山谦逊有礼,根本不像是一个家庭出来的同胞兄弟。
祁峰道:“哥,你为什么这么怕他?他不过是有些背景罢了,有什么可怕?我认识几个厉害的杀手,不如……”
“李成死了,老葛走了,肥喜和年云凤根本不知道内情,线索已经到此就中断了,你为什么还要搞事?你还嫌我们的麻烦不够多?”祁山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起来。
祁山道:“除了姓张的以外,其他的几个全都是来自京城的太子爷,随便哪一个他们的背后都有一位当今政坛的风云人物,你都没有搞清楚情况,就敢盲目下手,你应该感到庆幸,幸亏他们这帮人没事,如果其中任何一个遭遇了不测,恐怕整个东江,不甚至整个平海都会被掀一个底朝天!”
张扬进门之后,没事人一样朝陈彪看了看,然后向渠圣明笑道:“渠主任,您还没走啊!”
霍云忠充满戒心的看着祁山:“谢谢你来捧场啊!”
“无事不登三宝殿!”
渠圣明听到这里,气得脸色铁青,抬起手就狠狠给了陈彪一个耳光,他也是练家子,这一巴掌打得极重,陈彪被打得口鼻喷血,渠圣明指着陈彪道:“畜生!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当过警察,你怎么可以这么糊涂?混账,混账!”
祁山道:“江南食府的事情先拖着,不要急于解决。”
祁山怒道:“混账!你有没有脑子?我一直都在告诉你,我们兄弟俩的目的是什么?是求财!不是去和别人结仇,不是要和别人争强斗狠!可你倒好,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明明知道张扬不好惹,却非要去惹他!”
张扬道:“该罚,要不我今晚请你们喝酒。”
张扬微笑道:“可别人没得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