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4章 转移视线

郭成只能用一句人各有志来给自己找台阶。
“你是说……”
佟秀秀点了点头。
荣鹏飞道:“老君窑的事情是最好的证明,如果制造两起爆炸案的都是一个人,那么,他在老君窑的时候就有杀死佟秀秀的机会,为什么那时候没下手?反而利用佟秀秀他们当诱饵,来引诱张扬前往?”
张扬笑道:“情况已经稳定了,你不用担心,再过几天就能够康复。”
张扬忽然想起一件事,懊恼的拍了拍脑袋道:“坏了,我把钟长胜的约会给忘了!”张大官人今天只顾着救人,把和钟长胜的约会忘了个一干二净。原本说好了上午十一点见面,可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张扬赶紧给钟长胜打了个传呼。
高廉明听到她提起自己,不由得愣在那里。
张扬明白郭成想要单独和自己谈话,他跟着郭成一起走上了楼顶,郭成对张扬还是相当客气的,他首先对张扬挽回了伍得志的生命表示感谢,然后又道:“张主任,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们国安的保密原则?”
“邦仔的电话?”
荣鹏飞反问道:“如果联系在一起,这次的爆炸事件是不是已经成功将我们的注意力转移?”
张扬笑了笑:“看到伍得志和佟秀秀的下场,你以为我还会想加入你们的组织吗?”
荣鹏飞道:“闹出了事情全都交给我们去擦屁股,可他们却吝啬到连起码的情报都不透露给我们。”
祁峰握住哥哥的手掌,重重点了点头。
张扬道:“他为什么要针对你们?”
荣鹏飞道:“请你不要忘了,爆炸案发生在平海的土地上,我们也要给公众一个交代!”
高仲和盯住荣鹏飞,等待着他下面的话。
郭成道:“随便你们,但是我们的事情决不允许你们泄露出去!”
张扬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不会介入你们的事情,我只是关心我的朋友。”
张扬叹了口气,知道高廉明这小子犯起脾气来也倔得很,他和守在门外的国安工作人员商量了几句,这才带着高廉明进入了病房内。
祁山怒道:“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把东江搞得风声鹤唳?我们的行动会变得更加的困难?”
“我在帮你,你那个笨蛋弟弟搞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如果不转移整方的注意力,他们早晚都会查到你的身上。”
高仲和叹了口气道:“这小子真是个麻烦,我们系统的事情尽量不要让他介入太多。”
高廉明小心地控制着呼吸,生怕佟秀秀觉察到自己的到来。
张扬道:“你不是要去美国吗?”
“我是好心提醒,为你好,为了他好,也为了大家都好……”不等对方说完,祁山就挂上了电话。
佟秀秀道:“之前我利用了他,我知道他的心思,我本该和他保持距离的。”
张扬去探望佟秀秀,并将伍得志已经成功获救的消息告诉了她,佟秀秀知道伍得志平安的消息,不禁喜极而涕,张扬道:“你不和-图-书能哭,你的眼角膜受到了强光的灼伤,需要一段时间来康复。
祁山道:“我再说一遍,东江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祁山将车停下,拿起电话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之后,他低声道:“鼓楼广场的事情是不是老K做的?”
张扬道:“我骗你干什么?”
佟秀秀和伍得志的事情让张扬意识到,即使是国安的内部也存在着很大的危机,联想到针对邢朝晖的审查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结束,张大官人越发觉着自己和国安应该判清界限。
高廉明道:“我来看看佟秀秀,她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荣鹏飞摇了摇头道:“我不相信这个阴谋论,杀死黄军是为了对付佟秀秀,这样的借口实在太过牵强。”
佟秀秀道:“你发誓没骗我?”
高廉明叹了口气道:“能活着就好,如果他被炸死了,佟秀秀还不知要有多伤心。”
佟秀秀道:“我把他当成很好的朋友,真的,你也一样,你们对我都很重要。”
高廉明诧异的望着张扬,张扬道:“命虽然保住了,可是他的右臂整个被炸掉了,脸部伤得不轻,就算恢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面貌,后期应该需要进行整容手术。”
发生在鼓楼广场的这次爆炸让平海公安厅高层内部震动不小,荣鹏飞和郭成针锋相对互不让步的谈话之后,他把这件事如实向平海公安厅厅长高仲和汇报,高仲和捏了一把的冷汗,他感到后怕,同时又感到庆幸,如果当时高廉明和佟秀秀在一起,那么受伤的可能会有自己的儿子,高仲和内心跳得很急,连荣鹏飞都轻易看出了他的后怕,低声道:“高厅,国安的那帮人手伸得太长,最近在平海惹了不少的麻烦。”
电话中传来笑声:“你大概不清楚,黄军的表妹是国安特工,很麻烦,必须要将她干掉。”
张扬笑道:“女孩子长得漂亮,身边总是不乏追求者的存在,高廉明没怪你,他胸怀宽广的很,不是小家子气的人。”
手术进行了整整六个小时,在张扬的帮助下,伍得志的状况始终保持稳定,他在这次爆炸中失去了一条右臂,面部也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基本上被毁容,眼球没有受到损伤,至于听力,要等他恢复一些之后再做检查。
经过张扬的请求,也通过郭成和院方的翰旋,医院方面同意让张扬全程参加这次手术,张扬取代了麻醉师的位置,以伍得志目前的状况,根本无法接受全身麻醉,在无法施行现代麻醉的情况下,张扬决定为他的这次手术保驾护航。
郭成道:“张主任,以你的能力不加入国安太可惜了。”郭成不是第一个对张扬这么说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郭成道:“我会处理这件事!”
高仲和道:“也许不是同一个!”
“这是我的事情!”
张扬和高廉明来到赤色纹身工作室的时候,和图书看到钟长胜站在门外等着他们呢,张扬笑着走了过去:“不好意思,今天遇到点事情,把咱们约好见面的事情给忘了。”
高仲和道:“出于保密原则吧,没必要闹得太僵,大家各做各的事情,他们有消息不告诉我们,我们一样可以对他们保密。”
郭成叹了口气道:“我很理解你的心情,我对发生的事情也很难过,他们不仅仅是我的下属,更是我并肩战斗的战友,还是我的朋友。”
张扬道:“你多想了。”
荣鹏飞笑了笑:“廉明怎么样?听说辞职了?”
高廉明一听就火了:“我怎么添乱了?我就不能来探望朋友,张扬,我求你了,你带我去看她一眼,就看一眼,我听话总行了吧?”
高仲和道:“整件事看起来还是国安内部的问题,有人想针对国安。”
听到鼓楼广场爆炸案的时候,祁山正在送祁峰前往机场的途中,他把收音机的音量开大了一些,听到这个消息不禁皱起了眉头:“爆炸案!”他的目光充满狐疑的看着祁峰。
张大官人并非是有意让这帮医疗工作者难堪,事实上伍得志刚才的确出现了心脏骤停,呼吸停止,医护人员也进行了全力抢救,基本上方法都用遍了,才宣告他抢救无效,谁也没想到,张扬摸他脉门的时候,刚好跳了那么一下,这也是伍得志命不该绝,给出的信号让张大官人及时接收到,并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佟秀秀听到了动静,小声道:“得志……”
郭成道:“你信与不信并不重要,这件事我们会全部接手,至于你们警方怎么向公众解释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他认为自己向荣鹏飞已经透露的太多。
佟秀秀道:“我听说他从单位辞职了,是不是因为我?”
钟长胜笑道:“没关系,张主任工作忙,和我这个社会闲杂人员不同。”他把张扬请入店里。
祁山沉默良久方才道:“祁峰,记住我的话,我不让你回来,你一定不可以私自回来。”
“要是见到高廉明也帮我向他说声对不起,我挺对不住他的。”
医院险些把伍得志给送进太平间,自然感觉到面子上过不去,二次抢救的时候把医院方方面面的专家全都请来了,这次要是再救不活伍得志,他们整个医院也就无颜面对伤者一方了。
高仲和叹了口气:“这件事你怎么看?”
佟秀秀道:“不知道,我怀疑我表哥的死还牵涉更深层的东西。”
因为临到下班的时候,店里目前没有客人,进门处放着一个一米五长度的玻璃鱼缸,里面养着十多条,红腹水虎,一个赤裸看上身,浑身布满刺青的健壮小伙正在那儿喂鱼,高廉明凑了过去,对这小伙子身上的纹身很感兴趣,赞道:“纹身不错!是真的还是贴上去的?”
荣鹏飞道:“郭主任,大家都有自己的职责,都有自己的做事方法,黄军在看守所离奇死亡,http://www.hetushu.com牵出了不少的事情,佟秀秀是黄军的表妹,也是你们国安的特工,她的介入让案情变得扑朔迷离,更加复杂化,当初我就坚持要把这件事当成刑事案件来处理,你们国安非得说这件事涉及什么国家安全,把肥喜这个重要的证人给带走。我不知道佟秀秀的调查究竟走出于私自行为,还是真的有你们的授意?她到底掌握了多少情况?包括今天的这场爆炸案,到底是谁把他们引入圈套,谁一定要把他们置于死地?”
郭成道:“黄军是个诱饵,别人对付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把佟秀秀给牵连进来。”
祁峰摇了摇头道:“你别看我,老K是邦仔的人,我没让他放诈弹。”
高仲和道:“你非要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是不是有些牵强?”
张扬问清他所在的位置,和高廉明一起过去了,高廉明原本想探望佟秀秀之后马上回家的,可看到佟秀秀的惨状,他心里也非常的难受,希望有一个人陪他聊聊,所以就跟着张扬一起。
如今佟秀秀已经被国安列为重点保护的对象,寻常人是不能获准进入病房的,高廉明正在那儿软磨硬泡的时候,看到张扬从里面异来,他慌忙向张扬招手。
高仲和道:“有这种可能。”
张扬把高廉明拉到一边:“这儿没你事,你别跟着添乱了。”
祁山冷冷道:“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我整告你,你再敢插手东江的事情,我会中断和你的合作关系。”
高廉明看到佟秀秀身上脸上包裹着纱布的样子,鼻子一酸,泪差点没下来,他把花插在花瓶里,忍着没吭声。
“哥,你什么意思?”
祁山道:“公司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们这些年赚的钱已经够多了,一段时间不做生意,没问题!”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让祁山预感到危险的来临,他必须要低调处理生意上的事情,必须要规避风险。
高廉明咬了咬嘴唇低声道:“佟秀秀会不会毁容?”
张扬没说话,望着远方的天际,长舒了一口气。
伍得志恢复自主呼吸心跳之后,下面的任务自然又交给了医院,手术还有部分没有完成,必须要把他拉回去,将没做完的手术进行完。
佟秀秀道:“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郭成低声道:“为了国家的安全,我们必须要有所付出。”
两人对望良久,郭成的目光率先软化了下来,他低声道:“根据佟秀秀提供的情报,这件事可能是针对他们的行为。”
“要看他再已的意愿,或许组织上会安排他提前退休。”
手术进行的过程中,平海公安厅的领导专程过来探望,这起爆炸案发生在东江繁华的鼓楼广场,如果不是因为下雨,如果不是因为当时周围无人,造成的损失将不可估计。
荣鹏飞道:“鼓楼广场内的公话亭内还遗留一颗已经被拆除的炸弹,我们请爆破专家看过,两颗炸弹的设置手法差不多http://www.hetushu.com,应该是同一个人,不过公话亭的这颗定时炸弹设置的更加复杂,现场被炸成重伤的伍得志就是国安顶尖的拆弹专家,对方一定相当的熟悉他们,把他们引到公话亭,然后佟秀秀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触动了定时炸弹,伍得志在有限的时间内成功将这颗炸弹拆除,不过他们并没有想到有人还在他们的汽车下放置了另外一颗炸弹,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张扬看到高廉明也有些惊奇,他实在想象不出这厮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张扬来到高廉明的面前:“你来干什么?”
荣鹏飞却道:“这种可能性不大!”
郭成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荣厅,这件事我想由我们来处理!”
荣鹏飞道:“按照他们的说法,这次的爆炸案是针对那两名国安特工的,黄军的被杀只是一个诱佴,敌人利用黄军被杀事件把佟秀秀引入居中,进而寻找机会对付她。”
郭成道:“你安心休息,其他的事情只管交给我们来处理。”他向张扬使了一个眼色。
佟秀秀点了点头,她向张扬招了招手,张扬来到她的身边,凑近了佟秀秀,佟秀秀低声道:“这是一个圈套,放炸弹的人是管诚,前国安拆弹专家,后来他在一次拆弹任务中失踪,组织上以为他死了,没想到他是借着那次的爆炸离开了组织。”
佟秀秀道:“张扬,得志怎么样了?”
高仲和道:“我想让他去香港给他姨妈的事务所帮忙,可这小子不愿去,他想回美国。”他的电话忽然响了,拿起电话,电话却是他妻子打来的,原来是打电话过来抱怨的,高廉明还发着烧,居然带着病去省人民医院了。
佟秀秀道:“我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钟长胜回电话过来,他上午等了张扬一个小时,看到张扬没到,觉着张扬可能是工作忙,所以也没给张扬打电话,这会儿他正在朋友店里聊天呢。
郭成傲慢的态度激怒了荣鹏飞,荣鹏飞道:“郭主任,你们的部门虽然很特殊,但是并没有规定可以凌驾于我们之上,这次的爆炸案,可能和江城的毒品走私案有关,我们必须要查下去。”
张扬道:“她受的烧伤不是太重,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应该可以完全恢复,不过伍得志就没那么好运。”
张扬拍了拍她的手背,让她安心休息,朝高廉明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悄退了出去,一离开病房高廉明就怒不可遇的说道:“谁干的?那个混蛋这么残忍,要是让我抓住他,我扒他的皮,抽他的筋。”
荣鹏飞和郭成相互认识之后,来到医院顶楼的天台。
张扬道:“我们的岗位虽然不同,可是我做出的贡献未必比你少。”
“你以为他在报复你?”
两人来到阜成路的一家名为赤色纹身工作室的纹身店,钟长胜就在店里等着呢,不过钟长胜来这里不是为了纹身,这间纹身店是他的一个朋友开的,他的这个朋友http://m.hetushu.com叫程远,和钟长胜是老乡,目前在东江从事个体工作,他的主业是在花鸟奇石市场贩卖石头,这个店的真正老板却是他的老婆于蓝,过去曾经是东江美专的老师,后来辞职专门做纹身。
门外传来脚步声,佟秀秀慌忙停下说话。
张扬道:“是我!”
祁峰一脸迷惘的望着哥哥。
高仲和马上就推断出儿子一定是去探望佟秀秀了,奇怪,他怎么会听说佟秀秀的事情,难道是张扬?
张扬也向后退了一步,七局副主任郭成走了进来,他笑道:“秀秀,伍得志的情况已经稳定,医生说他已经渡过了危险期。”
张扬道:“兰伍得志以后怎么办?”他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伍得志已经失去了右臂,他的身体也受了很重的冲击伤,以他的状态可能不适合留在国安了。
张扬拉着高廉明离开了病房楼,高廉明犹自怒火填膺道:“我一定要为秀秀报仇。”
张扬笑道:“大家都是朋友,不用说客气话。”
“OK!OK!老弟,我也提醒你一句,必须要让你那个弟弟放聪明一点了,他的存在已经对我们的生意构成了威胁。”
荣鹏飞道:“可老君窑的事情解释不通。”
祁峰道:“哥,你变了,你胆子变得越来越小,远不像我们当初刚刚做生意的时候。”
高仲和一双浓眉紧紧皱起,他沉思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抓住主线,我们要查的是毒品案,我们面对的可能是一起平海历史上最大的制造并售卖毒品的案件,其他的旁枝末节我们不去关注,国安的事情交给他们国安自己去做。”
祁山道:“那时候我们一无所有,而现在,我们有了让人羡慕的一切,我们不能输,也输不起。”他拍了拍祁峰的肩膀,低声道:“小峰,听我的话,一定要听我的话。”
张扬之所以获得自由出入的权力是因为他神乎其技的医术,如果不是他,伍得志早就死了,七局副主任郭成特许他自由出入病房。
祁山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他只是个喽啰罢了,你去北海之后,专心做水产生意,任何非法的事情不要碰。”
电话那头又传来一阵笑声:“别生气,和气生财嘛,老弟,你考虑一下,这次的爆炸让那帮警察更加的糊涂,他们越发找不到正确的方向,至于那对男女,他们都是国安特工,不干掉他们,他们就会抓住黄军的事情一查到底。”
荣鹏飞道:“张扬救了伍得志的性命,或许他能得到不少的消息。”
张扬道:“好的,我帮你说。”
其实这次高仲和想错了,高廉明是听广播才知道发生爆炸案的,广播中并没有提到佟秀秀的名字,但是高廉明鬼使神差的就想到了佟秀秀,可能是因为他有了上次在老君窑被人在身上绑上定时炸弹的经历,所以才忍不住往坏处想,他带着病来到了省人民医院,询问之后知道被炸伤的两人中果然有佟秀秀在内,他顿时慌了神,买了束花去重症监护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