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6章 另一面

张扬笑道:“祁山请我来的,我是一名乡村医生,祖传正骨复位,想不想试试?”
“国安不会对你置之不理的。”
霍云忠想跟他理论,祁山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云忠,算了,既然雪娟没事咱们就走吧。”
祁山微笑道:“有心事,过去我一度以为没有金钱可以办不成的事情,可当我真正拥有金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得到的同时失去的更多。”他帮助张扬倒满酒,轻声道:“你不介意我把你当成一个倾诉对象吧?”
张扬一听这都婷婷长婷婷短的叫上了,肯定是热恋,张扬道:“要是认真的就好好谈,毕竟她老爷子是咱们刘主任,处理不好关系以后我面子上都难做。”
张扬笑道:“还疼吗?”
张扬叫上周山虎,开着指挥部的奥迪前往火车站,自从上次刘希婷跳湖之后,刘宝全被女儿坚决的态度吓怕,所以也不再反对周山虎和女儿来往,按照他的想法,女儿在感情方面还不定性,说不准哪天就和周山虎拜拜了,可这次不同,想不到刘希婷对周山虎这个山里过来的小伙子爱的痴缠,显然是认真了,刘宝全对此也颇为无奈,虽然他看不起周山虎的出身,却也不能否认周山虎这个小伙子勤劳勇敢,为人也是相当的机灵。
祁山道:“三宝师傅在佛门中并不多见。”
“等我干什么?”
张扬道:“你好好休息,其他事情都不要去想了。”
祁山拼命朝张扬使着眼色,心说这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怎么让他跟过来添乱啊。
关心则乱,向来沉稳的祁山在林雪娟遇到事情的时候也无法做到淡定二字。
张扬道:“男人好像不需要这么介意外表,再说现在的整容手术这么高,可以帮你请一个国际上顶级的整形外科医生,反正国安有的是钱,你这次又是工伤。”
张扬转身向祁山挤了挤眼睛,转身离去,他当然知道会带给周围人怎样的震撼,不过剩下的事情还是留给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张扬闻到了饭菜的香气,一个身材不高的中年人一瘸一拐走了过来,他叫庞青山,过去曾经是越战老兵,是祁山过去的邻居,如今在这里承包了这片水域,以养殖鱼类为主业。
“我已经是个残废,我对组织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勉强留下做什么?当一个内务,蒙混度日?还是就此退休,领着国家给我的救济金。”
伍得志道:“这次的炸弹和上次老君窑的是同一类型,都是他设置的,想知道幕后真凶,就必须审问老君窑的那个肥喜……”
张扬笑道:“我反正没什么事,你好酒好菜的招待我,听你说两句话也是应该的。”
祁山满脸的欣慰,此时谁也不会去关注那位骨科专家了。
霍云忠也是个较真的人,他一听就火了:“你什么态度?有没有医德,信不信我投诉你?”
霍云忠道:“我和_图_书是你老公,照顾你是我的责任!”
张扬本来是准备去放生现场看看的,可第二天一早,秦清打电话给他,让他去火车站接她的父亲秦传良,原本秦清想亲自去接,可是市里临时通知她去开会,所以秦清把接父亲的任务交给了张扬。
霍云忠冷冷看了他一眼:“谢谢你了,我们自己会走!”他来到林雪娟面前道:“咱们走!”
祁山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这一点。
祁山邀请张扬在桌前坐了,微笑道:“这里环境虽然简陋了一些,可老庞烧菜的手艺却是我吃过最好的。”
张扬道:“我能够看得出来,你很爱林雪娟。”
张扬来到伍得志的身边,摸了摸伍得志的脉门,感觉他的脉搏跳动的比起昨天又有力了许多,张扬轻轻放下伍得志的手道:“放心,你没事,通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应该可以康复。”
张扬心说这三宝和尚的社交能力真的是与时俱进,不知怎么就和祁山勾搭上了,出家人中少有那么八面玲珑的人物。
祁山和张扬沿着楼梯来到平顶小屋的上面,桌子已经摆好了,上面放着四样凉菜。
张扬道:“那你倒是努力啊,只要好好干,过几年混出点名堂,他怎么会看不起你?”
祁山叹了口气道:“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激起你的同情心,我就是想找个人说话,我说什么你听不听都无所谓,至少能有个人陪着我。”祁山的表情很孤独。
祁山道:“没有,我专门等你出来。”
周山虎道:“我是司机,充其量能当一个技术熟练的老司机,那叫啥名堂?”
张扬点了点头,既然人家这样说,他也不好勉强。
张扬道:“你本来好像想请慧空大师。”
祁山上前扶住林雪娟:“你没事,你真的没事了?”
祁山笑道:“今天我失态了,还望张主任不要见笑。”
张扬道:“肥喜已经被你们交到了警方的手里。”
张扬并不明白他所说的厌倦了指的是什么,但是他能够体谅到伍得志此时的心情,张扬安慰伍得志道:“我看,你现在什么都不用多想,关键是把自己的身体养好,等你的伤完全好了,再考虑以后的去留问题。”
祁山车内有不少好酒,他拿了两瓶三十年茅台,给张扬倒了一杯,自己却倒了杯茶。
庞青山将炖好的老公鸡先端了上来,香气扑鼻,让人口舌生津,张扬招呼道:“庞师博,一起喝点儿?”
祁山道:“我喝酒过敏,所以从小到大滴酒不沾。”
张扬道:“你是个功臣,也是一个英雄。”
伍得志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他可以进食流质,不过他始终都没有开口说话,张扬探望他的时候,佟秀秀刚刚离去,佟秀秀的视力目前还没有恢复,她虽然看不到伍得志,但是她通过手掌感知到伍得志仍然活在她的身边,这已经让她欣m.hetushu.com喜若狂。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祁山淡然道:“她丈夫过来了。”
张扬气得扬起手在他后脑勺上就是一巴掌:“屁话,你现在为自己活着,不是为我活着。”
那位骨科专家对林雪娟的情况很清楚,即便是他出手也没那么容易将林雪娟脱臼的足踝复位,所以他才会建议她入院治疗,想不到这个年轻人一出手就止住了病人的疼痛,然后又将她脱臼的足踝成功复位,这样的手法实在太过神奇,让他无法相信。
张扬道:“当一个有感情的人总比一个冷血的人要好的多!”
张扬明白他的意思,两人都笑了起来。
骨科专家的脸气得都青了:“你说什么?你们不相信我的医术,可以去别的医院看病,不用挂我的号!”专家总是有些脾气的。
张扬道:“没事,我既然能把你给拉回来,就能让你恢复健康。”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你小子,也学会滑头了!”
周山虎道:“我就想跟着你干,张哥说啥我干啥!”
庞青山笑道:“你们吃,我去做菜!”
伍得志向张扬招了招手,示意张扬靠近他一些,张扬贴近他的嘴唇。伍得志低声道:“安放炸弹的人……叫管诚……过去和我是同期的学员,后来在一次拆弹中引发了炸弹,……现场并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我们以为他早就已经死了,可是想不到他仍然活着。”
祁山笑道:“可能是造得杀孽太多,所以我一有机会就尽量多做点好事。”
张扬道:“行行出状元,你小子一别自暴自弃,二别好高骜远,以后机会多得是。”
再看张扬已经气定神闲的站了起来,他微笑道,“你可以站起来了,虽然脚踝有点肿胀,不过小心走路肯定没事。”
林雪娟道:“没事!”她的目光充满了失落,从她扭伤后给丈夫打电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多数女人都是注意细节的,一些细微的小事往往就会伤害到她脆弱的心灵,林雪娟自问不是个脆弱的女人,可是这次丈夫的姗姗来迟仍然让她感到难过,对比祁山的紧张,她越发觉得丈夫并不是那么的爱她。
张扬叹了口气,来到林雪娟的面前:“医生的天职不是解除病人的痛楚吗?”他摁压在林雪娟的膝盖位置,手指稍稍加力,林雪娟顿时感觉到右腿麻木起来,可这一麻,足踝的疼痛竟然消失了,她惊奇的眨了眨眼睛。
祁山笑了笑:“你先走,我还有些事情。”
周山虎道:“那是因为他害怕婷婷再跳湖,我知道他还是看不起我,觉着我配不上婷婷。”
周山虎毫不犹豫道:“干!只要是张哥你说,我一准干!”
伍得志低声道:“第一句话。”
祁山道:“她有丈夫,过去我们曾经有过一段很愉快的岁月,可是我不懂得珍惜,现在我终于懂得了珍惜,却已经没有珍惜她的机会……和_图_书”张扬这会儿有些同情祁山了:“难怪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们都是在表面上给别人看的。”
祁山和张扬碰了碰酒杯,抿了口茶,张扬吃了口凉菜,发现庞青山的厨艺的确很不错,难怪祁山会把他带到这里来。
祁山道:“也可能是惺惺相惜。”说到这里,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环境很好啊,凉风习习,河水潺潺,这种意境不是随便能够找到的。”
途中张扬忍不住问起了这件事:“虎子,你跟刘主任家的闺女怎么样了?”
“为什么不留着对佟秀秀说?”
祁山道:“明天我去紫霞湖放生,张主任如果有空,可以一起去看个热闹。”
“既然爱她为什么不对她说?”
张大官人似乎根本没有看到他给自己递眼色:“我虽然不懂医,可是这骨折错位,耽误的时间越久,经脉受到的影响就越大,这位专家刚才说了这么多,可到最后还是让我们去做检查,做检查的目的何在?还不是为了明确诊断?一个已经明确的诊断,为什么还要去翻来覆去的证实?画蛇添足还是多此一举?”
伍得志道:“算了,我不去想以后,爆炸发生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是我并不害怕,真的,一点都不害怕,我不是在标榜自己是个英雄,当时爆炸的情景我之前曾经无数次梦到过,我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结局,所以……”他停顿了一下,休息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张扬,我厌倦了……”
张扬愣了,因为他知道伍得志是第一次开口说话。
张扬笑道:“过去我在江城任职的时候,负责修整南林寺,也是在那时候我和他认识了,我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张扬对祁山的这番话当然不会相信,在自己手上吃了这么大的亏,他怎么可能没有埋怨。
骨科专家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怒道:“你想去就去告,别在我这里呆着,我还得接着看病呢。”
伍得志伸出手,握住张扬的手掌,他的声音沙哑道:“谢谢……”
张大官人道:“听说你小提琴拉得不错,脚复原了,一定要请我听一次你的演奏。”
张扬夹了个鸡腿,庞青山的手艺让他赞不绝口,祁山的话他在听,可是并没有产生任何的同情心,他认为祁山是在无病呻吟,一个家财万贯的富商,情绪上偶然产生的低潮罢了,这种低潮不仅仅和林雪娟有关,可能还有他的缘故,毕竟是张大官人一手将祁山的亲弟弟从东江逼走,还从他的手上敲到了五百万。张扬端起酒杯和祁山碰了碰道:“你在激起我的同情心?”
伍得志道:“失去的手臂回不来了,我对自己的情况知道的很清楚,我被毁容了。”
祁山道:“张主任和三宝师傅很熟?”
张扬跟着祁山来到了东江南郊星天河的一处养殖场,祁山把车停好,一条黑色的土狗蹦蹦http://m•hetushu.com跳跳迎了上来,祁山笑着蹲下身去,拍了拍土狗的脑袋。土狗和他极其亲热,伸着舌头摇头晃脑。
一旁祁山因为张扬的突然动作,吓得也惊呼起来。
祁山道:“虽然我们的相识从不快开始,不过我对你仍然没有任何的埋怨。”
伍得志并没有觉得张扬的话有多么好笑,以他现在的心情是笑不出来的。他低声道:“对我来说,我的手意味着我的一切。”
周山虎道:“张哥对我恩重如山,你让我干什么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再说,张哥是好人,当然不会把我往沟里带。”
张扬离开病房的时候,发现祁山居然还在病房楼下的停车场等着自己,他颇感诧异,向祁山道:“怎么?没送林小姐回去?”
目睹眼前的一切,周围的所有人脸上都透露出不可思议和半信半疑。
张扬道:“别拿你是山里人那套出来说话,既然刘希婷都不嫌弃你,你自己千万别看低自己,等明年我找机会把你的编制问题解决了,你就是我们正式的工作人员。刘主任那人嘴巴虽然讨嫌,不过人并不坏,我看他现在对你和刘希婷交往并不反对。”
张扬把那杯酒喝完放在桌上,看着祁山深邃的双目,低声道:“你有心事?”
林雪娟很小心的活动了一下足踝:“我想应该好了!”
张扬道:“可能因为咱们的年龄相近吧。”
戚彦来到他身边小声道:“祁哥,咱们也走吧。”
祁山道:“到了我这种年龄已经过了冲动的年龄,我也想醉,可是我的理智不允许,很多时候,理智未尝是一种好事,像我这样理智的男人缺少血性,女人也不喜欢太理智的男人。”
霍云忠来到那位骨科专家面前:“主任,我妻子她情况怎么样?严重吗?”
“请你喝酒!”
祁山笑道:“老庞,准备好了没有?”
祁山道:“我知道一个地方,绝对正宗!”
伍得志一下说了这么多话,显然有些累了,他躺在床上,胸口剧烈起伏着,张扬道:“相信我,你一定会尽快好转起来!”
张大官人笑道:“区区小事,何必这么客气!”
张扬道:“我本以为你会送林雪娟回去。”
林雪娟想坚持自己走,却被霍云忠一下给抱了起来,林雪娟含羞嗔道:“你干什么?”
周山虎道:“俺就是觉着配不上她!”
林雪娟将信将疑的看着他,她虽然并不相信张扬有这样神奇的能力,可是受伤部位明显感到轻松,她扶着办公桌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尝试着向前走了一步,惊喜万分道:“真的哎,我的脚好了,我的脚已经复位了!”
此时林雪娟的丈夫,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霍云忠方才赶到,他进来后看到祁山在这里不禁皱了皱眉头,然后来到妻子的身边,关切道:“雪娟,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张扬道:“你很喜欢做善事啊!”
林雪娟道:“你是…http://m.hetushu.com…”
祁山道:“知道你不会相信,连我自己都感觉到很奇怪,每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总感觉咱们像相识多年的老朋友。”
张扬望着对面的祁山,虽然和他面对面,仍然感觉这个人看不透,很难相信祁山跟自己所说的都是实话,祁峰是他的弟弟,做事冲动狠辣,甚至为了发泄私怨,不惜铤而走险,同样的血缘,祁山表现出的却是隐忍和退让,他的这种谦和究竟是伪装,还是真的发自内心?
张扬点了点头。
“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伍得志道:“他肯定知道管诚的事情……只要查到管诚被谁雇佣,就可以查出这件事的真相。”
那位骨科专家正气不打一处来呢,今儿这张面子可谓是丢尽了,他恼羞成怒道:“你问我干什么?去问你们的那位乡村医生!”
林雪娟脸上的表情透着犹豫不决,毕竟她和张扬不熟,不知道张扬的来路,她当然不会相信张扬只是一个乡村医生,单单从张扬的气度上就能够看出他不是寻常人物。
祁山因为一颗心都牵系在林雪娟的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张扬一直都在跟着自己,好不容易才让专家给林雪娟看了病,祁山可不想再生枝节,他向张扬赶紧挤了挤眼睛。
张扬道:“你说话了!”
祁山道:“老庞是个退伍老兵,参加过越战,一条腿瘸了,也失去了一只眼睛,家境非常困难,开始在我公司看门,后来承包了这片鱼塘,他的所有水产都是由我来包销。”
祁山笑道:“其实我心里很闷,所以才想找人一起喝酒,我偏偏又不能喝酒,想来想去,我就想到了你。”
周山虎讪讪笑了笑道:“婷婷对我挺好的。”
林雪娟不禁笑了起来,这人说话当真有趣,自己脚伤了碍着拉琴什么事儿,正想着的时候,脚踝忽然感到一阵剧痛,她痛得哎呀一声尖叫起来,可随即就听到足踝处咔咔啪啪的声音,疼痛虽然剧烈却只是瞬间发生的事情,然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足踝一轻。
庞青山乐呵呵道:“鸡已经炖好了,一锅鲜在炉子上炖着,你们先去露台喝酒,我这就给你们把菜送上去。”
张扬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这什么话?你自己没主见啊?我让你杀人你干吗?”
张扬微笑道:“放心,你没事,不要听有些所谓的专家危言耸听!”
张扬道:“你还是不够郁闷,真正郁闷到了极点,就算是不能喝也拼着命去尝试一下。”
祁山的脸上仍然带着笑,不过他的笑容显得是那么的落寞。
张扬道:“你请我喝酒,怎么自己不喝?”
所有人都因为林雪娟突然发生的变化愣住了,刚才她还明明疼得死去活来,怎么张扬伸手一捏他的膝盖,她就不疼了?
林雪娟奇怪的咦了一声道:“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
祁山道:“可惜慧空法师没空,我请了三宝师傅,明天他会去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