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7章 古寺遗址

秦清道:“不行,我得看着我爸,他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那司机捂着脸站起身来,指着张扬道:“你给我等着……”
慧空微笑道:“祁总的确很有慧根,善心可嘉。”
刘晓忠是平海官场上的实权人物之一,张扬是平海官场中年青一代的翘楚,两人和对方虽然都不熟,但都认得对方,对彼此都有印象,刘晓忠下车之后,首先呵斥的就是他的司机:“有你这么开车的吗?万一吓着了这位老人家怎么办?”骂完司机之后,他方才转向张扬,故作惊诧道:“张主任,怎么是你啊!”
张扬道:“没受伤,汗毛都没伤一根,不是我不给你说,是你爸害怕你为他担心,所以不让我说。”
秦清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方才从市里回到指挥部,发现父亲不在,问过才知道张扬把她父亲送到南国山庄了。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猜到他想说的是秦白和谢君绰的事情,笑道:“小白这次来都交代了,秦书记因为这件事还很生气,说你们不把她当成秦家人了。”
祁山也不禁笑了起来:“张主任真是让人羡慕,大师如此欣赏你,你不妨考虑一下。”
秦清瞪了他一眼,知道他这个身边人指的是他自己。不过张扬说的也是实情,最近一段时间,她只顾着工作,他们两人都很少单独在一起。
张扬把手提箱也交给了他。
张扬道:“刘晓忠真够的,居然来了个先下手为强,那司机是他什么人?值得他这么维护?”
张扬笑嘻嘻道:“我不能让我老丈人吃亏,你说是不是?”
来到树林外停车的时候,看到了祁山的那辆辉腾,没想到他也在,张扬陪着秦传良向树林中走去。走了没几步就听到三宝和尚的声音:“师父,这张就是秋霞寺过去的模样吗?”
张扬看到周围人越来越多,也不打算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点了点头道:“那好,我等刘局的处理结果。”
秦清道:“每次你为别人疗伤总是舍生忘死,张扬,我知道小妖对你很重要,可是……”下面的话她没说完,美眸中却泛起了两点星光,张扬明白秦清想说什么,也明白她为何最终没有说出口,郑重道:“清姐,你放心,我懂得保重我自己。”
张大官人威风凛凛的出现在秦传良身边,搀住秦传良的手臂,关切道:“秦叔叔,你没事吧?”
张大官人笑道:“大师不是在鼓励我出家吧?”
那司机仍然骂咧咧说个不停,可就在他正准备起步的时候一只手,从外面伸了进来,抓住他的衣领,把他老鹰拎小鸡一样从车里拽了出来,那司机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大耳刮子就结结实实的拍在他的脸上,亮闪闪的两颗大槽牙飞了出去,然后这司机被重重扔在了地上,他惨叫道:“你他妈……”话没说完,肚子上又挨了一脚,这厮圆滚滚的屁股摩擦着http://m.hetushu•com地面,身体又飞回到那辆奥迪车旁,后背重重撞在车上。
刘晓忠心说打狗还得看主人,现在你打也打了,知道是我的司机,说话还这么刻薄,也太嚣张了点,不过刘晓忠对张扬的性情还是有所耳闻的,他没有和张扬闹僵的打算,歉然道:“张主任,不好意思啊,我回去一定严肃处理他。”
张扬之前已经向秦清说过安语晨的病情,张扬道:“小妖对外宣称她去了瑞士,其实她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疗伤,我上次去的时候,恰巧结识了一位得道高僧恩禅法师,他是印度人,是他教会了小妖冥恒瑜伽术,延缓了她的病情,小妖留在,在恩禅法师的帮助下进行治疗,她的病情也得以缓解,可是刚刚她打电话过来,说病情又有反复,所以……”
张扬道:“其实我这人最不喜欢生事儿,可事情总是找到我头上,你说,我当国家干部的也不能整天装孙子受欺负是不是?”
张扬道:“大师过奖了!”
祁山的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骄傲,他轻声道:“其实这笔钱中,相当一部分是政府给我的土地赔偿,国家的钱没那么好拿的,所以我取之于国用之于国!”
祁山笑着过来和他们打招呼,他向张扬道:“我本以为你要来看放生,想不到你没来。”
现在她已经处于怀孕晚期,张扬担心她有事,赶紧走出去接通了电话。
张扬道:“放生其实压根不要那么隆重,你只要有心,偷偷放生就是,别人看不见,可佛祖一定能看见。”
放下电话,一张俏脸顿时笼上一层严霜,怒视张扬道:“我爸今天是不是差点被车撞了?”
秦清小声骂道:“你流氓,你搔扰上级领导。”
三宝和尚补充道:“祁总刚刚答应,要捐助两千万的善款用于秋霞寺重建。”
慧空法师赞道:“张主任说话当真是句句禅机,须得用心体会!”
张扬道:“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个司机太缺德了,我饶不了他。”
秦传良这次前来是为了协助重建秋霞寺,他的旅行箱内带了不少收集到的资料,张扬和周山虎来到站台上接他,看到秦传良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火车门前,张扬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亲切叫道:“秦叔叔!”
秦清道:“懒得理你,谁像你有这么多的阴谋诡计。”
秦传良低声道:“这段时间,我查阅了秋霞寺从建寺以来的历史,又从东江地方志上摘录了一些史料,关于秋霞寺我已经做好了两本笔记,我主要针对的是建筑方面的东西,至于佛学方面,还需要向大师讨教。”
秦传良看到张扬顿时眉开眼笑,他的右手右脚都有残疾,拿了这么多的东西自然有些不方便,张扬抢上去接过手提箱,那边周山虎也过来了,把秦传良手里的旅行包也拿了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http://www.hetushu•com把小妖的病治好,一定尽快回来。”
张扬道:“刘局啊,真是巧啊,这混账东西是你的司机?”张大官人这句话可没有给刘晓忠面子。
张扬道:“不能这么算了,我饶不了他!”
秦传良对这一幕并不陌生,他当然清楚张扬的脾气,这司机嘴够缺德,不过人也够倒霉的,张扬哪能看到他受欺负啊,秦传良道:“算了,算了!”
秦清道:“算了,事情过去就算了,我爸没事最好。”
秦传良看到因为自己闹出了一场风波也觉着不好意思,他自责道:“都怪我,手脚不利索。”
慧空法师道:“秦教授有什么意见?”
秦传良哈哈大笑道:“马上还有一件喜事呢。”
秦清道:“谁欺负你了?我怎么没听说过有人敢欺负你?”
奥迪车的后门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却是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不用问张扬打得就是他的司机。
秦清道:“有什么好问的?如果你能说肯定会告诉我,如果你不方便说,我就算问了也是白搭。”秦清心中感到有些许的委屈,在她看来张扬没有任何事需要瞒她。
秦传良笑道:“你来更好,这些行李可不轻,她扛不动。”他转身看了看跟在后面扛包的周山虎道:“小伙子,累不累?”
秦清道:“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我爸有没有受伤?”
祁山果然候在一旁,他很专注的听着慧空法师说话,三宝和尚是第一个发现张扬他们到来的人,他对张扬和秦传良都是极其熟识了,惊喜道:“秦教授,您也来了!”
安语晨的声音很紧张,她昨天频繁腹痛,可能是动了胎气,医生让她卧床静养,安语晨看重的并不是自己的性命,她担心胎儿有事,所以打电话告诉张扬,谁曾想张扬的手机留在更衣柜里,始终无人接听。
秦清道:“行了,领导说两句,听着呗,你也该改改你的脾气了,今天我遇到荣厅长,对你也是一肚子的意见,你以后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新城区的工作中来,其他的事情你少管。”
张扬道:“你还不是一样,自从担任这个新城区指挥部的负责人,忙得废寝忘食,连身边人都顾不上了。”
秦清抬脚踢了他一下,却被他的一双腿将脚夹住,秦清用力想拔出来,张扬道:“你拔不出去!”
他们从贵宾通道离开,来到外面,周山虎让他们原地等着,自己去停车场开车。
张扬道:“秦书记临时被市里叫过去开会了,所以让我来接您。”
慧空法师的声音随后传来:“只是根据记载所画,疏漏之处在所难免。”
张扬道:“他还好意思说,肉禽加工厂不就是他亲外甥的,我找他理论去。”
张扬笑道:“我可没打算把他送过去,是他自己坚持要去,要和慧空法师谈谈重建秋霞寺的事情,你也知道,他工作起来就不顾一切,m.hetushu.com我让周山虎跟着他呢,全程做好保镖兼司机,不会有事,再说了南国山庄那边条件多好,我和任文斌也打过招呼了,让他给老爷子安排好房间好好休息休息。”
张扬道:“直到现在我对救她都没有确然的把握。”
张扬这才明白打这个电话的人是刘晓忠,想不到他来了这一手,主动向秦清道歉,张扬很快就想明白了刘晓忠这么做的用意,张扬自己恶名在外,刘晓忠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张扬临走之时不依不饶要追究司机的责任,刘晓忠的司机偏偏是他的一个亲戚,所以刘晓忠只是说说罢了,不会当真处理他,可他又担心张扬生事,打听之后才知道那个一瘸一拐的老头是新城区指挥部副总指挥秦清的父亲,刘晓忠这才给秦清打了一个电话,一来他认为秦清肯定会知道这件事,二来他先把诚意给拿足了,料想秦清碍于面子也不好意思说什么,毕竟她父亲也没有受伤。
张大官人嘿嘿的笑。
张扬先拿起电话打给傅长征让他去帮自己订最快前往的机票,傅长征告诉张扬前往的飞机最早是明天上午九点的,张扬紧接着又联系远在京城的陈雪,这次务必要让陈雪也前往一趟,必要的时候帮助他保驾护航,陈雪的精纯内力是当世之中极为少见的。张扬将陈雪前往的事情交给了他的义妹薛伟童安排,陈雪毕竟还是个穷学生,从京城前往可需要一笔相当不菲的费用。让她出力,怎么好意思再让她往里面贴钱?
秦清道:“我爸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工作起来根本没有时间观念,我怕他累着。”
“你现在正是最需要用人的时候,我选择在这个时候走开,真的有些愧对你。”
他手脚毕竟不方便,回来的时候险些被一辆黑色奥迪撞到。
秦清不由得抱怨道:“我爸刚下火车,我还没见到他人呢,你把他送到南国山庄干什么?”
秦清叹了口气道:“现在我不还是一样知道?”
秦传良这才回过神来,抱歉的笑了笑,一瘸一拐向对面走去。
回到办公室将自己明天就要前往的事情告诉了秦清,听到张扬要去,秦清不由得愣了一下,现在新城区建设工作刚刚开始,正是最为繁忙的时候,他偏偏在这当口儿要离开,秦清也知道如果不是要紧事,张扬也一定不会走。所以秦清也没做太多的犹豫,她轻声道:“既然有重要事情,那就走吧!”
慧空淡然笑道:“张主任若是舍得放下红尘,将来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秦清点了点头,那时张扬还在南锡担任体委主任,当时他和赵天才、周山虎一起驱车前往,为的是寻找安语晨。聪颖如她现在已经想到张扬这次前往十有还是和安语晨有关。
慧空法师之前已经听说东江方面专门请了一位专家来协助他们复建秋霞寺,也微笑向秦传良道:“秦教授,幸会幸会!”
刘晓忠愣和_图_书了,这厮居然跟自己叫起了真,我是省电力局局长,你小子目前只不过是一个处级干部,你跟我说话连半点尊敬都没有?也太目中无人了,不过刘晓忠的忍耐力还算不错,笑了笑,让司机开车走了,在外人看来他吃了个哑巴亏,怂了。
张扬不由得担心道:“你现在怎样?”
张扬道:“你不问我什么事儿?”
张扬道:“我还是留在外面修行吧,祁总,你不是居士吗?你先请,慧空法师,其实祁总也很有慧根。”这厮不遗余力的推销祁山,做出要把祁山送进空门的架势。
秦清拿他真是无可奈何。
秦传良道:“小清没来?”
秦传良笑道:“三宝师傅,我可没有这么厉害,我说负责的只是收集资料,尽量从资料中重现建筑的原貌,组织领导可谈不上。”
三宝和尚介绍道:“师父,这位秦教授就是市里请来的专家,过去江城南林寺、古城墙、老街、老衙门等一系列古建筑的修复和重建都有他来组织领导。”
秦传良小声交代道:“你千万别跟小清说,我怕她担心。”
张扬道:“秦叔叔,您这决算是得偿所愿了,又能过来照顾女儿,又能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工作,两全齐美。”
秦传良被吓住了,站在道路中心,他过马路的时候是绿灯,这辆车不守规则,突然就冲了过来,奥迪车司机落下车窗,大声叫道:“老头,你他妈瞎了?这么大车都看不到?”
安语晨道:“好些了,医生让我躺着静养,这两天恩禅法师也会过来,我想应该没事。”
“没事儿,秦叔叔身体还不错。”
秦清道:“我是在告诉你,你对于指挥部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地球少了谁都照转……”她的声音旋即又低了下来,小声道:“可是我少了你不行……所以,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早一些回来,在外面要懂得照顾自己。”
秦传良从三宝的手中拿过那幅画,从画面上能够看出建筑格局,不过秦传良一打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几个漏洞,建筑风格和明时不符,有些在唐宋常见,这还勉强说得过去,可还有一些风格分明是清朝晚期,要知道秋霞寺复建的原则是恢复明朝鼎盛时候的规模,这些不符合当时时代背景的建筑当然要舍弃。
张扬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先放一放?”
秦清柔声道:“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小妖一定会没事。”
秦清道:“刘晓忠根本是要保那名司机,你现在去找那名司机的麻烦,他肯定会有文章可做。”
张大官人虽然早有预料,还是被祁山的大手笔震撼了一下,想不到现在贩鱼的都赚这么多,一出手就是两千万,让他这个国家干部汗颜啊,难怪祁山帮弟弟拿出五百万的精神损失费眉头都不皱一下,这厮有钱啊!
张扬的手机响了,他拿出看了一下,是安语晨打来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省电力局局长刘和*图*书晓忠的车差点把他给撞了,我把他司机揍了一顿。”
周山虎笑道:“不累,不过您老这里面前装的什么,好重啊!”
秦清道:“救人要紧!小妖为人善良单纯,又是安老最喜欢的孙女,安家对春阳对江城甚至对整个平海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无论是于公于私你都应该去救她。”
张扬原定下月中旬前往的,可是接完安语晨这个电话,他心情无法平静,考虑了一下之后,必须马上前往,安语晨的情况不同于正常人,她本来就天生绝脉,怀孕之后身体的负担加重,越是到晚期越是凶险,算起来如今已经八个多月了,自己一直都不在她的身边,万一出了什么差池,肯定要后悔终生。
张扬和秦传良拐过前方树木,来到那片空旷的遗址。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对你当真就这么无所谓?”
秦传良道:“书和一些资料,小清让我来这边帮忙重建秋霞寺,所以我查阅了不少的资料,这一查才发现秋霞寺过去的规模居然如此之大。”
张大官人也不想瞒,可这件事实难说出口来,总不能直接告诉秦清,安语晨现在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自己要去陪她生产?秦清虽然宽容,可是她要是知道张扬和安语晨已经有了爱情的结晶,胸怀再大,也肯定不能轻易想通。
等他们来到新城区建设指挥部,才知道秦清仍然没到,张扬本想安排秦传良休息,可秦传良吃过饭之后就提出要去秋霞寺的遗址看看。
秦传良笑道:“小清没那么小心眼儿,我是想当面告诉她,给她一个惊喜。”
张扬哈哈笑道:“祁总真是明智!”
张扬道:“我喜欢!”
秦清道:“今天方市长把我叫去开会,专门点了我们指挥部的名,说我们的工程进度太慢,动迁工作到现在都没做完,基础工程也没有按照原定速度进行,当着这么多人,搞得我面子上很难看。”
秦清道:“什么话?你留下有能帮得上多少忙?现在常凌峰来了,还有海心他们帮我,这么多得力的助手,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秦传良想去方便一下跟张扬说了一声,走向马路对面的公厕。
可张扬也不忍心欺骗秦清,他老老实实道:“记不记得我之前去过一次?”
秦清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她拿起了电话:“喂!”当她听完电话的内容之后,不禁皱起了眉头,轻声道:“我知道了,刘局,没什么事情,你还专门打电话过来。”
慧空法师道:“老衲游历四方,交游算得上广泛,张主往绝对是有慧根之人。”
张扬知道秦传良特别敬业,于是就带着他来到了秋霞寺遗址。
周山虎回来听说了这件事,气得要去揍那个司机,他认为杀鸡焉用牛刀,张扬那种级别应该和电力局局长对抗,这种司机间的问题应该由他去解决,秦传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两人都别再闹事,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反正他又没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