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9章 关心则乱

陈雪望着他,美眸中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奇,她轻声道:“你和文玲一样,都是谜,你家里的情况我很清楚,你何时学会的一手神乎其技的医术?你又从何学到的武功?你记不记得曾经去过春阳县中?你记不记得在你自以为认识我的时候,早就已经认识我?你为什么会对文玲的事情那么感兴趣?你在地洞中发现金絔戊那些人留下的遗物为什么那样的熟悉?”
陈雪冷冷看着他。
张大官人咽了口唾沫,说实话,面对女孩子少有能让他感到心虚的时候,可唯有陈雪能让他感到底气不足,或许是被陈雪抓住了命脉,张大官人今儿颇有些豁出去的念头,他的目光投向远方,指着远处白雪皑皑的山峰道:“那座山高不高?”
张扬道:“主要是让你帮忙护法。”
张大官人咀嚼着陈雪的这句话,可很久也没咀嚼出真正的滋味,爱也是一种征服,你征服不了女人心,女人又怎会爱你?张大官人大声道:“这并不矛盾啊!”
张扬静静望着安语晨,低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没事,孩子也会没事。”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这也太不般配了,你这雪獒的品味也忒差了!要找还不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就算自甘堕落,也得找条白狗吧?”
张扬道:“连我自己都看不懂我自己,如果我说我对每个人的感情都是真的,你会不会相信?”
陈雪道:“现在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张扬道:“我知道,可是这件事和我密切相关,想要保持平静的心态很难,这也是我找你过来的真正原因,在我所认识的人中,只有你的内力最为精纯,我找你来并非是为了帮她而是为了帮我,我在帮助她打通经脉的时候很可能会出现偏差,这就需要你在关键时刻帮我镇定心神。”
陈雪的反应出奇的淡漠,她既没有表现出害羞也没有表现出生气,起身道:“你的思维已经完全错乱了,活着并非是为了征服。”她说完就向木屋别墅走去。
坐在桑珠湖畔喝下午茶是一件极其惬意的事情,张扬亲手给陈雪泡了茶,微笑道:“高山红茶,水是冰川雪水,你尝尝,在内地永远喝不到这样的味道。”
严峻强亲自把张扬送到了直升飞机旁。这是一架S-70黑鹰直升机,严峻强告诉张扬,在引进黑鹰之前,我军并无可在海拔3000米以上使用的直升机。在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含氧量低于海平面的一半,任何发动机功率都会减少40%左右。就算引进之后,军方仍然花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才完成了对青藏高原海拔3000米以上的飞行航线、各种高度起飞重量和载重的理论研究,解决了启动功率等一系列理论难题,再进行了实地试飞论证。最终克服了技术困难,解决了升力问题。现在这些经过改造的黑鹰直升机可以飞越海拔5200多米的唐古拉山,这种直升机和美国本土不对配备的还略有差别,S-70采用了加大推力的T700-701A和*图*书发动机,旋翼刹车进行改进,使用了SH-60的上部主减速壳体。用LTN3100VLF导航系统代替了美军标准的多普勒导航系统。
“我会负责,我会安排好每一个!”张大官人只差没把要将所有人都娶进门的想法说出来了,甚至他对陈雪也有这种企图,不过张大官人还是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腼腆,当然这种腼腆只是他自己单方面认为,在别人看来,他的这番言论足够惊世骇俗,也足够不要脸。
陈雪淡然一笑,端起精美的茶盏,抿了一口,轻声道:“安小姐去休息了。”
张扬望着远处的湖面低声道:“小妖的情况很麻烦,天生绝脉,如果不是因为遇到我,她可能几年前就死了,我想过不少救治她的方法,可事实证明,并不可行,直到后来我遇到了李道长。”
陈雪轻声叹了一口气,美眸之中浮现出淡淡的忧伤:“张扬,我看不懂你,你已经有了未婚妻,为什么还要招惹这么多的感情纠葛?”
陈雪没有理会他。
安语晨小声道:“张扬,我求你一件事!”
陈雪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别支支吾吾的。”
张大官人愣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呵呵笑了起来,用笑声掩饰他自身的紧张。看来陈雪怀疑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解释不清,一样都解释不清,可除了陈雪之外,没有人这样怀疑过他。
安语晨道:“我相信你,但是我仍然要你答应我,万一事情不如你想象中那样,我要你保住孩子。”
陈雪点了点头。
张扬点了点头,带着多吉一起走入木屋别墅。
张扬道:“放心,陈雪不是那种人!”
张扬叹了口气道:“小妖求我一件事,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孩子的性命。”
张扬帮助严峻强一方面是如他所说,薛伟童和他是结拜兄妹,另外一方面因为他感觉严峻强夫妇俩为人都不错,张扬真没想过需要什么回报。
张扬笑道:“我没说,但是她应该能够猜到。”
张扬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陈雪沉浸在眼前的美景之中,难怪都说西藏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张扬道:“如果真的面临抉择,我会救小妖……”
张扬的内心没来由抽搐了一下,他明白安语晨为什么会这样说。安语晨早就知道这孩子对她的意义,张扬和她走出这最后的一步,真正的推动力是张扬要挽救她的生命,只有她怀孕,才能通过母婴的方式在体内新生经脉,从而改变她的体质,治愈她的天生绝脉,可是这种方法在理论上可行,真正付诸实践,连张扬也没有把握,安语晨请教过恩禅法师,恩禅法师将事情分析的很清楚,不是没有机会,只是机会微乎其微,所以安语晨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张扬这才和陈雪上了直升机,坐好之后,直升机升空飞行。张扬舒了口气,看了看身边的陈雪,发现陈雪戴上了墨镜,已经在她的座椅上闭目养神,摆出了一副和张扬拒绝交流的架势,张大官人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丫http://m.hetushu•com头对自己的态度始终都是这样,这次虽然过来帮忙,可安语晨怀孕的事儿该如何说出口?难以启齿啊!
陈雪道:“好啊!救人是好事啊!”
安语晨幽然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搂住张扬的脖子,抵住他的前额,柔声道:“我只是担心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会给你带来麻烦。”
夜深人静,张扬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眠,事情越是临近,张扬越是感到不安,陈雪有一点没说错,他是当局者迷,以他和安语晨的亲密关系,本不适合为安语晨疗伤,关心则乱,可是除了他以外,实在想象不出还有谁拥有这样的能力,张大官人已经别无选择。
多吉道:“师父在医院呢!”
陈雪直到现在方才明白为什么这厮会支支吾吾,难以启齿,原来安语晨怀孕了,不用问这件事十有八九和他有关,如果她没记错,安语晨应该是张扬的徒弟,师父把徒弟的肚子给弄大了,这厮还真是没脸没皮。
眼看距离木屋别墅已经越来越近,张大官人终于鼓足勇气道:“那啥……”
陈雷道:“李道长?”
陈雪道:“你能不能利索一点!”再好的脾气也被这厮给磨光了耐性。
张扬道:“先天功给我一个启示,小妖天生绝脉,唯有这种方法可以在她的体内建立新生经脉,而想要救她,就不能等到胎儿瓜熟蒂落,这样的方法虽然可行,但是风险很大,如果掌握不好,可能母子都会有危险。”
多吉乐呵呵走了过去,他给安语晨带来了一些药物,这段时间恩禅法师每隔几天都会为安语晨诊治,针对她的特殊体质专门调制了扶植根元的药物,可以说安语晨这段时间病情稳定和恩禅法师的照顾密不可分。
张扬对军事方面的了解并不多,对坐飞机心里还是没多少底,临行之前将一颗逆天丹交给了严峻强,告诉他服用的方法,叮嘱道:“一定要记住我跟你说的话,暂时别练拳了,等我回来再说。”
张扬笑道:“你别急,那啥……我……我是请你来帮忙救小妖的……”
安语晨为陈雪安排了二楼的房间,从窗口就可以看到外面美丽的桑珠湖。
陈雪没说话。
张扬点了点头:“他给了我一卷秘籍,是关于先天功的……”说到这里张扬意识到不能把事情说的太直接,毕竟他和陈雪之间还没到那种份上,有些话必须要说得委婉,人家一小姑娘不可能像自己这般没脸没皮。
远处传来犬吠之声,小喇嘛多吉坐在雪獒上沿着湖畔向这边而来,在雪獒的身后还跟着一只黑狗。
张大官人道:“那啥……”
张扬望着陈雪明澈而清冷的双眸,忽然感觉自己仿佛身无寸缕光溜溜的暴露在她的面前,这种感觉相当的不舒服,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笑得多少带着点傻气,人在想装傻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表现出来了。
张大官人的额头已经冒汗了:“她……她……”下面的话已经用不着说了,因为他看到远处安语晨正站在山花之中,充满惊喜又带着些许www.hetushu.com的迷惑看着他们,安语晨的腹部已经高高隆起,她的右手贴在腹部,站在阳光中,身躯上笼上了一层柔和的金光,这让她看起来充满了一种无法描摹的美,这种感觉是之前张扬没有发现的,他很快就明白这是母性之美。
安语晨忽然紧紧地抱住他,泪水无声留下,很快就沾湿了张扬胸前的衣襟:“我要你答应我!”
张扬咬了咬嘴唇道:“不会出事!”
“有没有想过?”
张扬道:“那活着是为了什么?”
张扬从他的表情已经知道他什么意思,笑道:“你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不会跟其他人说的。”
张扬道:“对,你说的都对,我想一夫多妻,我想三妻四妾,不但如此,我对你也存有念想,别看你现在对我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总有一天……”
张大官人张大了嘴巴,嘴巴的开合度足以塞进一个鸭蛋,这种话换成过去,安语晨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的,她变了,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种突发的场面,知道该如何化解尴尬的局面。
两人下了直升机,飞行员笑着向张扬挥手告别。
张扬也没有说谢,端起茶盏喝了一大口,望着远方的湖景山色轻声道:“好美!”
张扬点了点头,退一万步来说,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可是小妖只有一个,他绝对无法承受失去她的痛苦。
张扬乐呵呵站起身来,多吉看到他也笑着朝他招了招手,他从雪獒上下来,指了指远方,雪獒向远方的草地跑去,黑狗跟着撒欢儿一起跑了过去。
张大官人忽然道:“如果我真的是从古代跑来的怪物呢?”
陈雪温婉一笑:“安小姐,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这里。”陈雪说的是实情,张扬给她的这个惊喜不可谓不大,即便以她风波不惊的心境,此时也泛起了波澜,陈雪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张扬的事情并非如自己想象的那般毫不在乎,一直以来只是她刻意回避问题,不断提醒自己不去在意张扬,可她的内心真正如何去想,连她自己也无法把握。
张扬点了点头:“她的脉相还算稳定,距离预产期还有三十多天。”
安语晨格格笑道:“真的,真的嗳,他不喜欢你!”
陈雪道:“是为了爱!”
张扬站在那里望着直升机升空,周围金黄色的草地宛如波浪般起伏。
张扬指向不远处,建在湖边的木屋别墅,微笑道:“那里!”
张大官人原本也想闭目调息,可这厮心里存着事儿,到现在还没跟陈雪说此行的目的呢,眼看就要揭开秘密了,这件事对陈雪算不算的上一个惊喜呢?
张扬道:“同性恋啊!这啥世道啊,动物也玩这一套。”
陈雪红色的唇从白色的茶盏上离开:“你很看重这个孩子?”有些话总有回避不了的时候。虽然张扬和安语晨自始至终都没有承认过这个孩子是他们感情的结晶,可陈雪心里明白。
安语晨比起过去明显成熟了许多,女人的心智在怀孕之后会迅速的成长,考虑问题再不像昔日那般单纯,她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尴尬和不安www.hetushu.com,微笑着向陈雪走去,来到陈雪面前,伸出手去握住陈雪的柔荚道:“陈雪,听张扬说你能来我太高兴了。”
多吉道:“都是母的!”
陈雪一下飞机就已经被这里的景色所吸引,五彩缤纷的山谷,金色的草地,层林尽染,随着山势色彩也呈现出不同的变化,到山顶的时候都变成了色彩纯一的白色,再往上是碧色如洗的天空,天空中悠闲的飘荡着几朵毫无杂质的白云,这里的云是立体的,阳光将云层投影在平静无波的湖面,湖水宛如一块澄清碧蓝的宝石,阳光直射的部分泛起大片的金光,以此为中心呈现出大片赏心悦目的蓝,靠近湖畔的部分因为山色的掩映而呈现出异彩纷呈变幻莫测的色彩,一群不知名的水鸟,在阳光下舒展着双翅时而高飞时而低掠,在水色天间划出一道道美丽的银色弧线。
陈雪道:“如果我不是一早就认识你,我真的会怀疑你是从古代偷跑过来的怪物!满脑子的封建残余,你还想一夫多妻?你还想三妻四妾?”
张扬道:“不知道!”如果现在想要保住孩子的性命,张扬有十成把握,可是想要保证母子平安,张扬真的没有把握,一丁点的把握都没有。
就在这种纠结的心态中,直升机来到了桑珠湖,张扬并没有让飞行员直接飞到安语晨所在的别墅,而是在距离别墅一公里外的地方,落在了一块平整的草地上。
这厮心中明白,肯定不算惊喜。
安语晨微笑道:“里面坐!”其实安语晨对陈雪的到来也深为不解,她不明白张扬为什么要将陈雪带来,在她心中本想让这件事成为他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望着在草地上闹成一团的雪獒和黑狗,张大官人很是纳闷:“它俩怎么回事?热恋呢?”
“怎样?”陈雪美眸之中透出凛然寒意。
薛伟童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可心里明白得很,从张扬的话里已经感悟到他肯定是有秘密不想让自己知道,所以也就打消了和张扬同去的念头,再说她这么久没来西藏,姑姑薛英红也不愿放她离去,好多话都想跟她说。
“无论发生任何事,你都要保证孩子平安!”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和陈雪一起前往定日,虽然薛伟童有意和他们一起过去凑个热闹,张扬却委婉的劝她留下,毕竟他不想安语晨怀孕的事情让太多人知道。
安语晨握住他的手,在他的面颊上轻轻摩挲着,小声道:“陈雪为什么会来?”
张扬道:“我知道你在心里一定很鄙视我,但是我就是这种性子,虽然现在我已经意识到自己惹下了这么多的麻烦,给这么多的女孩子造成了困扰,可我还是改不掉。”
张扬的笑容多少显得有些不自然,虽然陈雪到现在都没有问他此行的目的,可张大官人知道,这秘密马上就守不住了,他干咳了一声道:“那啥……”
张扬道:“就算再高再冷,终有一天我也要爬上去,把她踩……”张大官人觉着这词儿不太合适,停顿了一下又道:“压在身下!”
张扬这才意识到面前的多吉还只是一个孩子,自http://www.hetushu.com己刚才的那番话的确有些少儿不宜了,张扬笑道:“你师父呢?”
陈雪开始产生警惕了,这厮把自己大老远哄到这高原,该不是打什么坏主意吧?警惕归警惕可是陈雪并不害怕,张扬这个人绝不是一个坏人,至少对她来说张扬没有坏心。
陈雪其实已经猜到张扬的目的,轻声道:“我会尽力帮你。”
陈雪道:“小事啊,至于这么神秘吗?”
张扬这才将为什么会把陈雪请来的真正原因告诉她。
张扬轻轻抚摸着安语晨的秀发,心中感到难以形容的痛,斟酌良久方才低声道:“我答应你!”
陈雪道:“你有几分把握?”
“她知不知道你是孩子的父亲?”
“你有没有想过负责?”
门外传来脚步声,张扬听到了房门轻响,看到安语晨身穿白色纯棉睡袍慢慢走了过来,美眸在黑暗中看着他,宛如温柔的星光轻柔的落在他的脸上。
张扬笑道:“怎么可能,我是他亲爹,他怎么会不喜欢……”掌心又捱了一下,张大官人此时心中的温暖难以形容,骨肉亲情,人之天性,无论这个孩子当初的到来是为了挽救安语晨的性命,有药引的成分在内,可真正当拥有这个生命的时候,张大官人从心底感到激动。
陈雪小声道:“她对你很重要?”
安语晨刚刚睡醒,慵懒的表情为她平添了一种美态,她和陈雪坐在沙发上聊天,两人看来聊得很投缘,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看到多吉,安语晨向他招了招手道:“多吉,我给你介绍姐姐认识!”
陈雪道:“你的意思是,这孩子只是一个药引,小妖怀孕只是为了挽救她的生命?”
陈雪在房内整理东西的时候,张扬跟着安语晨来到室内,走入房间,他从身后拥住安语晨的身躯,面颊紧贴在安语晨的俏脸之上。
多吉小脸红扑扑的,这张大官人说话也太不注意了。
有件事张扬始终都没有对安语晨说过,想要治愈她的天生绝脉,绝不能等到胎儿自然降生的那一刻,从安语晨不经意流露出的对胎儿的关爱,张扬实在没有足够的把握可以说服她。
多吉嘻嘻笑了起来,张扬的这个词儿用得比较有趣。
张扬点了点头,望着安语晨柔情脉脉的双眸。
陈雪看出他心境的烦乱,轻声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要是以目前的心态为她治病,恐怕你非但救不了她,反而会害了她,无论你医术如何,关心则乱是谁都无法改变的道理。”
严峻岳向张扬竖起了拇指。
安语晨有些难为情的跺了跺脚,张扬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她隆起的腹部,感觉掌心震动了一下,笑道:“他踢我呢。”
安语晨的冥恒瑜伽术经过恩禅法师的指点,如今也是越发精纯,张扬为她诊脉之后发现,她的体质比起当初离开自己的时候更为强健,这对张扬来说不啻一个巨大的惊喜,要知道打通经脉乃是一件极其艰苦凶险的事情,如果没有坚实的体质做基础,一定凶险重重。
严峻强低声向张扬道:“小张,这事儿……”
陈雪道:“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要面临抉择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