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24章 此消彼长

“现在说这种话可惜太晚了。”
张大官人一口鲜血吐出之后,嘿嘿笑道:“女人说话果然不可信,你刚才说什么?”
张扬忽然想起自己在珠峰之上找到安语晨,当时为了帮她驱走严寒,采用了合体双修的法子,面对冷若冰霜的陈雪,自己是不是应该故技重施呢?张大官人忽然想起这里是喇嘛庙,有这种想法真是罪过。
恶狼帕加冷笑道:“贱人,我都不知你在说什么?”
陈雪愣了一下,马上从这厮的眼神明白是什么意思,真是诧异于这厮的无耻,她咬了咬嘴唇道:“我宁愿死……”
张大官人咳嗽了一声厚着脸皮道:“就是那哈……双啊……”
她和张扬双掌紧贴在一起,四目相对,旁边炉火熊熊,两人的目光交缠在一起,陈雪的一颗芳心不由得加速跳动,此时两人经脉相连,陈雪微妙的变化自然瞒不过张大官人,张扬微笑道:“集中精力,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张扬权当这件事跟自己毫无关系,他拆了一块合适的木板,将多吉的左腿重新固定。
文玲道:“圣光塔在哪里?”
文玲放开了恶狼帕加,桑坤连跌带爬的来到儿子身边抱住帕加,泣不成声,恶狼帕加倒是硬朗,咬住牙关,虽然断骨处痛到了极点,可是他仍然在竭力忍耐。
文玲道:“我何时答应过你?”她举起右拳,一股强大的威势向张扬压迫而去,即使处在张扬身后的陈雪也被这股强大的威势压迫的透不过气来。
文玲化掌为拳,张扬此时的状态敢向她出手根本就是自寻死路,蓬!地一声闷响,张大官人连连后退,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文玲的手抚摸着那块基石,颤声道:“我要的是圣光塔,不是石块!”
陈雪道:“我对武功方面也没有太多的奢望,修炼生死印,也是因为文玲夺走了逆转乾坤,我害怕她利用上面的东西对你不利,所以我才……”说到这里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有些说多了,慌忙停下说话。
文玲走过去望着那块基石,却见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藏文部分她不认识,可通过上面的几行汉字仍然可以辨认出这就是圣光塔的基石。
文玲道:“这基石是在哪里发现的?”
张扬抹去唇边的血迹,大吼了一声,他身上的衣服都被文玲的拳风撕裂,张大官人干脆将破破烂烂的衣服扯去,赤裸着上身,露出健美的肌肉,看他的样子根本不像受伤,反而是变得精神抖擞。张扬真正感受到大乘诀的玄妙,特殊的吐纳方法让他恢复的速度比起寻常人快上无数倍。
陈雪摇了摇头道:“……你怎么办?”
张扬道:“不难解释,大乘诀的奥妙之一在于修复,每次修复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我每受伤一次,修复完成之后,内力就比过去增强一些,而文玲,虽然我用金针刺穴帮助她激发了潜力,可是她的功力随着消耗而不断减弱,此消彼长,所以我才能将她打跑了。”说起这件事张扬不由得有些得意,今天一战终于一吐压抑在心头多日的郁闷,扬眉吐气了一次。
恩禅法师道:“老衲不知!”
虽然嘴上说只把张扬当成朋友,可是前缀是最好的,张大官人已经心满意足,他确信陈雪体内再无寒毒残留,方才放开了她,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道:“不知道文玲是不是已经逃远了……”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惊声道:,“不好,她会不会返回桑珠湖?”说到这里张扬的脸色都变了,安语m.hetushu•com晨刚刚生产,母子两人都在桑珠湖畔的别墅,现在他们的身边根本无人照看,文玲今天被自己所伤,必然恨他入骨,如果她真的返回木屋别墅去报复,那么事情可是大大的不妙。
两人的出手都是极快,山洞之中不断响起拳掌相撞的闷响,以他们为中心,空气被压榨到四面八方,排浪般向四处狂涌而去,身处在周围的人都感觉到呼吸困难。
陈雪道:“你想什么……”
恩禅法师道:“女施主,为了一座早已不存在的圣光塔,又何必造下如此杀孽?”
张扬握住陈雪的左手,她的肌肤冷得就像冰块,整个人不断发抖。
恩禅法师指了指藏经阁的方向,张扬跟着他来到藏经阁内。
陈雪道:“我无法……聚气……她这一掌打伤了我的经脉……”
文玲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说,我就将他们一个个杀死,最后轮到你!”
张扬道:“你很关心我?”
恩禅法师道:“里面是尼勒寺的藏经之所,请随我来!”
陈雪点了点头,轻声道:“我始终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文玲道:“你没受伤,你可以去!”她指了指桑坤道:“还有你!”她让桑坤跟过去的主要目的是充当翻译。恩禅法师不会说汉话,没有翻译肯定无法交流。
文玲攻击陈雪并不意外,在她看来这群人中,陈雪才是自己最大的威胁,她掌握了生死印,是唯一可能克制住自己的人,刚才为了从冰洞中逃出,文玲不惜让张扬在自己的身上施以金针刺穴,她的内力成倍增加,现在还处于有效期内,所以她兴起了杀掉陈雪的心思。
陈雪点了点头,张扬走出门外,因为他的衣服在和文玲决战的时候撕裂,所以现在他穿的是一件临时找来的皮袍,夜晚的气温很低,张扬哈了一口气,顿时凝结成霜,看到对面恩禅法师的禅房内还亮着灯,张扬缓步走了过去。
他们沿着修凿的石阶向上,里面收藏着不少佛经典籍和佛门法器。
张扬道:“我再帮你梳理一遍经脉,顺便将大乘诀的要点交给你。”
恩禅法师已经向洞内走去,尼勒寺的藏经阁分为内外两部分,外面就是那座房间,这座房间其实是依靠山洞而建,里面别有洞天。
文玲已经被枪声吸引而来,她推开房门走了进来,看到地上的恶狼帕加,脸上露出迷惑之色,刚才在冰洞之中以她的内力修为都不免吸入了毒气,而张扬居然没事,难道他的内力已经恢复?
恩禅法师道:“师弟,我早就告诉你,仇恨最终伤害到的还是你自己,为何你总是不信。”
陈雪有些迷惘的看着他:“怎样?”
恩禅法师道:“你今日的所为再也不适合留在尼勒寺里,等帕加伤好之后,你就带他下山去吧。”
张扬笑道:“我有没有听错?你好像很关心我?”
文玲清楚的认识到张扬这一拳的力量似乎比刚才有所加强,这应该不是她功力飞速下降的结果,在她内力下降的同时,张扬的内力却在不断增长,此消彼长,双方的实力在不断接近。
喀嚓一声!恶狼帕加的左腿竟然被文玲硬生生踩断,恶狼帕加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文玲走向恶狼帕加,右脚踏在恶狼帕加的左腿之上,冷冷道:“你知不知道圣光塔在哪里?”
恩禅法师道:“从我来到尼勒寺起,就没有看到什么圣光塔,唯一记录圣光塔的就是这块基石。”
张扬微笑道:“你先休息www.hetushu.com一会儿,我去看看多吉!”
禅房内炉火熊熊温暖如春,在珠穆朗玛峰之上能够享受到这样的火光和温度对任何人都是一种奢侈。张扬将陈雪放在羊毛地毯上躺下,轻声道:“我用金针刺穴的方法激发了文玲的内力,她施加在你身上的阴煞修罗掌,威力超出平时一倍,你对她的实力估计不足,所以才会判断失误,说起来是我害了你。”
张扬也没有继续追赶。这倒不是因为穷寇莫追。更不是他念及文玲是他的干姐姐,对她手下留情。一来这是珠峰之上,他对路况不熟,不敢盲目追击,还有一个原因,陈雪刚才和文玲对了一掌,想必伤的不轻,必须要及时救治。
张扬道:“恩禅法师不会骗你!”
“我再问你一遍,圣光塔在哪里?”
陈雪一直都在提防文玲,在文玲出手的刹那已经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她白皙的手掌,平伸出去,转瞬之间,她的手掌就变成了半透明般的颜色,双掌在虚空中相会,发出蓬!地一声巨响,这声音在石洞内显得格外沉闷,陈雪的娇躯宛如断了线的纸鸢一般向后飞去,后背撞击在石壁之上,没等落地,口中鲜血狂奔。
张扬道:“得想个法子救你。”
陈雪道:“文玲是个不小的麻烦,以她乖戾的性情,这次的事情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张扬道:“你省省力,认识我这么夹,居然一点都不相信我的人品,我是趁人之危的那种人吗?”
陈雪摇了摇头道:“百样通不如一样精,我想了想,我能够这么快掌握生死印的窍门,并非是因为我的内力比文玲高,也并不是因为我比她聪明,而是因为我刚巧适合。”
张扬一直追到尼勒寺外,再也看不到文玲的身影,却看到雪地之上,印着几点触目惊心的血迹。由此可见,文玲在和他的比拼之中也受了内伤,张扬大喜过望,想不到这大乘诀如此神奇,不但在短时间内恢复了他的功力,还杀了文玲一个措手不及,当然文玲今天受伤,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金针刺穴留下了后遗症,短时间内激发双倍内力,可随之而来的就是内力的迅速减退,经过连场恶斗,文玲的内力损耗甚巨,到最后比起她平时的水准也大打折扣,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张扬的内力却以让人惊奇的速度恢复了,而且他越战越勇。这才是文玲不得不放弃比拼,及时逃走的原因,她如果坚持留下,非但杀不了陈雪,可能连自己的性命都要丢在张扬的手里。
桑坤眼圈红了,老泪纵横的匍匐在地上:“求你别再折磨他,他和这件事无关……”
张扬笑道:“无所谓!经过这次的事情,她的经脉要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就算她恢复到最佳状态,我的大乘诀到时候已经有了小成,战胜她我应该有八成的把握,她再想对我不利,只怕没有那么容易!”经过今天的一战,对大乘诀的玄妙神奇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
恩禅法师带着他重新来到他们日间所到的藏经洞内。
文玲一双阴冷的眸子露出森然杀机:“你自寻死路,不要怪我!”
那边恶狼帕加又是一声惨叫,显然被文玲折磨得痛不欲告。
恩禅法师道:“必须要用内力将她体内的寒气逼出来。”现时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张扬。
桑坤放下儿子,拜服在地上,泣声道:“师兄……我知错了……”
陈雪喘了口气道:“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和-图-书我只是接受不了那种……”
文玲知道张扬所说的事实,她冷笑道:“别说是七成,就算是一成力已经足够杀死你们这群人!”
文玲不敢怠慢,她的身躯围绕张扬飞速旋转,出手如闪电,攻击张扬的要害,张大官人很快就被文玲包裹在螺旋力场的漩涡之中,逆转乾坤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她利用这种螺旋力场可以将其中的空气离心甩脱出去,让敌人得不到充分的空气,可文玲怎么都没有想到,张扬修炼的大乘诀恰恰不需要常规的吐纳方法,无论她的旋转力场如何厉害,张大官人犹如定海神针,身体不为所动,一拳快似一拳的向文玲发动攻击。
桑坤哀嚎着从外面跑了进来,他颤声道:“不要伤害他,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想报仇冲我来就是……”
陈雪道:“要走也得等到明天一早,天这么黑,想摸黑下山实在太危险,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我探查了一下小妖的经脉,她的内力忽然变得深厚无比,这和你有没有关系?”
张扬点了点头,抱起陈雪向外面走去。
恩禅法师道:“随我来!”他走向前方的书架,伸手在书架隔板上转动了一下,原来那里暗藏着机关,书架在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中向右侧移动,露出后方一个黑魆魆的洞口。
张大官人显然被她的这句话伤到了自尊心,在陈雪眼里自己就这么差劲,她宁愿死都不愿和自己双修,张扬道:“你不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如果不是为了救你,我根本不会提出来!”张大官人虚伪到了极点,假如陈雪答应和他双修,这厮绝对是求之不得的,现在这么说,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文玲满面狐疑,她辛辛苦苦找到这里,却没想到圣光塔只剩下了一块基石,心中沮丧到了极点,失望之余,目光落在陈雪的身上,忽然她的脸上掠过一抹杀机,身躯陡然向陈雪射去,一掌向陈雪的头顶拍落,她此次出手毫无征兆,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谁也没想到文玲会突然对陈雪发动攻击,而且一出手就是致命杀招。
张扬依然站在那里,这种时候他仍然能够笑得出来:“文玲,你太高看自己了,你以为我会信你?”
乒!地又是一声巨响,整个山洞为之一震,两人硬碰硬撞了一拳,这次张大官人没有吐血,文玲的脸上露出一丝惶恐,她咬了咬嘴唇,忽然舍弃张扬,向陈雪冲去。
陈雪微笑摇了摇头道:“你别怕,小妖和孩子已经去了一个极其安全的所在,我和大师前来尼勒寺之前,就考虑到这种可能,所以将小妖母子转移了。”
文玲呵呵冷笑道:“我还当你如何?却只是一个样子货!”她冲上前去,想要再施杀手,张扬已经第一时间冲到陈雪面前,拦住了文玲的去路,怒吼一声,一拳向文玲当胸打去。
张扬留意她的一举一动,哪能让她在眼皮底下得逞,身法之快比起文玲不遑多让,抢在文玲抵达陈雪之前又是一拳击出。
张扬将陈雪骨折的右臂复位,恩禅法师给了他一些黑玉断续膏,有了这骨伤奇药的帮助,陈雪的骨折很快就可以愈合。真正严重的是陈雪所受的内伤,文玲不但震伤了她的经脉,还将阴煞修罗掌的寒气贯入她的体内,陈雪此时冻得牙关发颤,俏脸完全失去了血色。
恩禅法师道:“修建外面藏经阁的时候发现,我特地将这块基石取了下来,收藏在这里。”
他和陈雪盘膝对面做好了,www.hetushu.com两人双掌抵在一起,张扬道:“我想了个法子,大乘诀既然可以吸收外界能量,我就能利用大乘诀的吐纳方法将你体内的寒毒吸出来。”
小喇嘛多吉道:“张大哥,你可以去左边第二间的禅房。”
桑坤黯然道:“师兄,我错了!”
陈雪没好气横了他一眼,可是现在身体状态已经让她没有气力和张扬斗嘴,张扬道:“我一点点帮你吸出来,然后化去你的寒毒。”张大官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故意强调了那个吸字,陈雪对他越是摆出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架势,这厮心底就越想挑逗陈雪。
文玲的脚步根本没有停歇,她直接逃出了藏径阁,几个起落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
文玲反手回了一掌,她攻击陈雪是假,想要脱身是真,借着张扬的拳力,已经窜出了藏经阁的洞口。
张扬道:“小妖的经脉重塑完成,仿佛她的体内只有河道,却没有河流,所以她在无意之中将我的内力吸了个一干二净,等于我把内力都给了她,哈哈,就算文玲现在找过去,也未必打得过她!”
玩笑归玩笑,张扬却不敢耽搁帮助陈雪驱除寒毒,寒毒如果在她的体内驻留太久,肯定会对陈雪的身体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张扬想了想果然如此。
张扬笑了笑:“他怎样?”
在场的几个人全都身上有伤,其实就算他们身上没伤也不是文玲的对手,更何况现在的文玲在张扬金针刺穴激发之下功力倍增,就算他们联手也只有落败的份儿。
事实验证张扬的想法果然不错,利用大乘诀可以将陈雪体内的寒毒吸纳出来,然后再通过自身的内力循环逼出休外,张扬不敢冒进,有道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其实疗伤解毒也是一样的道理,人体必须要有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一来是为了保障陈雪不会因突然的变化而留下创伤,还有一点也是为了保护他自身的经脉不被寒毒反噬,张扬虽然击败了文玲,可那毕竟是文玲功力急剧下降,而他的内力又悄然恢复,此消彼长的结果,他的大乘诀也不过是刚刚入门,张扬也担心运用不慎会导致走火入魔。
文玲看到陈雪内心不禁一怔,如果说这些人中能够让她真正忌惮的只有陈雪,她的目光向陈雪的纤手瞥了一眼。
张扬松了口气,可是仍然有些不放心:“不成,我们要尽快回去。”
张扬道:“权当我没说,不过有我在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掉。”他抱起陈雪的身子,陈雪惊声道:“你干什么?”
陈雪轻声道:“我好多了!”
张大官人越打越有信心,他大喝道:“哪里走!”跟着追了出去。小喇嘛多吉还在外面,他担心文玲会伤害到他。
张扬道:“我想到了一个救你的法子,就是害怕你不愿意……”
“你……都没说……又怎知我不愿意……”
文玲道:“你们寺院里不会没有圣光塔的记录,圣光塔的遗址在哪里?”
张扬道:“我用金针刺穴必然要留有后手,你应该知道,金针刺穴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让你的功力成倍增加,可是你每消耗一份力量,你的内力就减弱一分,刚才你是十成力,现在只能使出七成。”
张扬离去之后,恩禅法卑的目光回到他师弟桑坤的身上。
张大官人暗叹,文玲今天被激起了怒气,这桑坤父子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望着张扬信心满满的样子,陈雪由衷的感到欣慰,她意识到对张扬的关心甚至超出了自己,虽然她对张扬表面冷淡,可是在http://m.hetushu.com她的内心深处已经将张扬当成了自己最重要的一部分,她想到了安语晨,想到了那个张扬和安语晨之间的感情结晶,那个新鲜的生命……张天赐。陈雪不知张扬未来会怎样安排这一切,看着张扬笑眯眯的表情,陈雪感到困惑,难道他一点都不为难,这么多的感情纠葛他该怎样处理?这么多的风流债他应该怎样偿还?
桑坤道:“我发誓,我从未听说过什么圣光塔……”他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儿子又哀嚎了一声,文玲将恶狼帕加已经断裂的左腿又踩断了一处。
张扬从文玲脸上的疑窦已经猜度到她开始怀疑自己,微笑道:“这混账东西想趁人之危,我就算再不济,对付他也没有任何问题。”
张扬道:“多吉受伤了,他不能移动!”
文玲折磨恶狼帕加的目的就是要将桑坤吸引出来,她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我不杀你,但是你要告诉我圣光塔究竟在哪里?”
来到禅房门前,房门打开了,恩禅法师还没有睡,小声道:“多吉已经睡了!”恩禅法师对汉话并非是一窍不通,他几乎都能听得懂,也能说出简单的句子,不过只是寥寥几句,他的声音透着一股怪异的味道。
张扬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哈哈笑道:“是这样,是这样!”
张扬回到尼勒寺,看到恩禅法师正在为陈雪检查伤势,陈雪和文玲交手的时候,文玲的内力正处于金针刺穴的巅峰状态,而且又是突然袭击,陈雪虽然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可是仍然没有做出足够的准备,正如文玲所说,她的生死印是个样子货,陈雪虽然修炼生死印有所小成,可是真正的威力还没有显现出来,面对功力陡然暴涨一倍的文玲,陈雪受伤并不意外。
陈雪牙关发颤道:“我的生死印……只不过是练了一个样子……罢了……上次吓走她纯属侥幸……这次她……她动真格的了……”她的发髻睫毛竟然凝结了冰霜,文玲的阴煞修罗掌非同小可,对她的伤害极大,此时透入体内的寒毒完全发作。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他没有说谎,他真的不知道圣光塔在哪里!”面容憔悴的恩禅法师出现在藏经阁的大门外,在他的身边还跟着陈雪。
有了刚才的经历,文玲变得加倍小心,她冷冷道:“全都要去!”
文玲已经察觉到这一惊人的改变,张扬绝不是强装,他的内力果真是以惊人的速度在恢复,两拳过后张扬信心倍增,升龙拳一拳接着一拳的向文玲招呼而去。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那就试试!”他前跨一步,一式升龙在天向文玲打去,文玲仍然以拳头迎了上去,这一拳将山洞内的灰尘激扬而起,张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不过他几乎没做任何停顿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恩禅法师望着他父子的惨状,不由得叹了口气,将一个青瓷瓶递给桑坤,里面装的是黑玉断续膏,可以帮助断骨快速愈合。
陈雪道:“刚才你和文玲交手的时候,她越来越弱,你却越来越强,真是让人费解。”
足足花去了两个小时的功夫,张扬才将陈雪体内的寒毒全部肃清,陈雪苍白的脸色也终于泛起淡淡的红晕,备受煎熬的寒冷感已经彻底离她而去。
桑坤已经为儿子用过黑玉断续膏,此时正抱着帕加的身体,脸上充满懊悔与悲伤。
恩禅法师叹了一口气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走到尽头,恩禅法师指了指搁置在墙角的一块方方正正的基石道:“就是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