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27章 没那么简单

熊恩彬一根手指狠狠戳在他的额头上,险些把熊秉坤点倒在地上,他怒其不争的说道:“你以为你的所作所为我不知道?你跟李静都分手了,何必缠着她,大庭广众之下,你打女人,我的儿子就这么点出息?”
“爸,我咽不下这口气,她李静凭什么背叛我?”
张大官人咧开嘴笑道:“老黄啊,你这人不懂得变通,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难道长城就是一天建成的?什么叫洋为中用?你还当我真不知道啊!”
张扬和文浩南两人来到外面的露台,趁着这次和文浩南见面的机会,张扬想劝他早点回去。
夜雨没有停息的迹象,常海心的房间内却春意盎然,张大官人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英勇骑士,在常海心柔美娇嫩的躯体上纵横驰骋着,常海心修长笔挺的美腿忽然蜷曲,紧紧勾住了他的身体,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她紧紧抱着张扬,指甲深深掐入他肌肤之中。
熊恩彬听到这里,扬起手就要打儿子,手扬的很高,落下的速度却并不快,他只不过是做做样子,指望着有人过来拉他,可让熊恩彬尴尬的是根本就没人表现出这个意思,他伸出去的手又缩不回来,只能一耳刮子打在熊秉坤的脸上,打完之后还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混账东西,你无法无天!”
今天这件事风向不对,熊恩彬只怕有麻烦了,难道严峻强看上了他的位子?
黄西民当众被他奚落,闹了个大红脸,可黄西民也不敢和张扬对着干,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熊恩彬道:“咱们出去再说,把误会解释清楚。”薛伟童听他把今晚的事情定义为误会,不禁嗤的一声笑起来:“只听过被欺负的一方喊家长的,没想到欺负人的也把家长喊来了。”
常海心道:“你这人就是听不得别人说真话,事实上你的确没有拉来一个大项目,马上年底了,总得拿出点成绩交差吧。”
薛伟童道:“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该打女人啊?什么东西!”
何卓成叹了口气道:“惭愧,我这不一直都惭愧着吗?要不然,我也不会到现在都不和歆颜联系,我心里真的很想她。”
何卓成道:“做了点生意,其实那件事发生以来,我真的很后悔,我在积极地赚钱,等我赚够了钱,我会好好补偿歆颜。”
张扬道:“这些事不是我的强项。”
这话薛伟童可不爱听,她充满鄙夷的看着熊秉坤道:“你怎么敢做不敢认啊?把你老婆叫出来,问问她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见死不救?我们把她救上来之后,你是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就打女人?”
张扬来到办公室里,傅长征跟着他的脚步就进来了,通知他九点钟去小会议室开党组会。
薛伟童道:“我不认识你!”这丫头说话也够噎人的,熊秉坤听到她出言奚落自己的父亲,心中又是恨又是悔,其实这件事怪不得人,如果他今天不找人家的麻烦,也不会弄成现在的地步。
张扬道:“人云亦云!”
张大官人离开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外面雨下得很大,来到机场他先给秦清打了个电话,想告诉她自己平安回来的消息,秦清家里有客人,弟弟秦白和谢君绰一起来东江见她,这会儿正忙着招呼呢,让张扬有事明天去单位说。
袁新军对熊秉坤是了解的,拉萨挑来减去不外乎就那几个高干子弟,他们彼此都认识,袁新军道:“熊秉坤打老婆?别开玩笑了,他根本就没结婚,打得那个女人是李静吧?”
当天的党组会议上,秦清先是传达了两份文件,然后话题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新城区建设上,临近年底,新城区前期的基础工程已经全面展开,目前的进展还算顺利,不过到现在为止,招商方面前没有太大的起色,关于这件事,已经遭到很多人的腹诽了,秦清昨天前往市里开会,市里重点指出了这件事,并将新城区的招商和开发区进行了对比,到目前为止东江开发区招商引资签订的合约已经达到了七十亿,反观他们新城区,到现在连三亿都没到,当然这种对比是不公平的,毕竟新城区的建设工程刚刚启动,和已经经营多年,配套设施已经基本完整的开发区无法相比,更何况两者发展方向不同,开发区主要针对的是企业,而新城区在定位上是不允和-图-书许企业生产基地入驻的。
秦清皱了皱眉头,林良德刚才的确有针对张扬的意思,可张扬的报复来得太快也太明显了,她轻声道:“小张,注意你的措辞,大家都是为了工作。”
张扬道:“假如有一天,咱们国家的婚姻法能够修改,那啥,你会不会接受我多几个老婆?”
“早就知道你贪心,人太贪心往往没什么好下场。”常海心的手指在张扬的胸膛上轻轻画着圈。
可吴耀龙听出来了,老熊是在嘲讽自己不讲情面。
吴耀龙的应变是相当快的,他感觉自己必须要说话,要表明态度,吴耀龙道:“熊秉坤,你被停职了,今晚滥用职权,非法拘禁的事情你要负有全部责任,在事情调查清楚以前,你暂停一切工作。”
常海心笑道:“你小心啊,最近有人提你意见了,说整天看不到你人影,你的招商项目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落实。”
张扬拿过名片看了看,上面印着环宇金融投资有限公司客户经理何桌城,不错,张扬没看错,是何桌城,发音不变,可字全都变了。何卓成朝张扬挥了挥手,快步走了,张扬也没有追赶他,无论怎样何卓成都是何歆颜的父亲,自己见到了他又能怎样?总不能揪住他狠揍一顿?远处常海心拿着雨伞走了过来,看到张扬,清秀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会心的笑靥。
钟长胜道:“还好,清闲得很。”
张扬道:“这样一来,我每天还得飞檐走壁,辛苦,真是辛苦。”
张扬道:“那明晚我请他吃饭。”
张扬道:“我说出的话就会负责,不就二十个亿吗?年底之前我百分百完成任务!”
张扬笑了笑,又朝何卓成看了一眼,这厮早已消失不见了。
薛英红道:“什么颜面?他的面子都是他儿子给他丢掉的。”
熊恩彬道:“伟童,我和你姑父是老朋友了,我还认识你的大伯。”一位少将说出这样的话,明显带有套近乎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儿子理亏在先,熊恩彬说什么也抹不开这张脸。
张扬道:“迪特主题公园的项目已经敲定了,只差最后一步签约,只要签下来就是十几个亿,我看看到时候谁还说我闲话。”薛伟童那边已经基本确定下来了,也答应年前和东江方面签约。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管委会主任刘宝全道:“可现在实际签约的连三亿都不到。”
张扬道:“凡事都得有个过程,我相信年底之前会有一批项目集中签约,大话我不敢说,不过二十亿的投资我能够落实。”
张扬道:“你还记得歆颜啊,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一声交代都没有就走人了,我说你消失就消失呗,怎么还有脸回来?”虽然何卓成是他的事实岳父,张大官人对他也毫不客气,这不怪张扬不礼貌,是因为何卓成为人太不地道,想当初他开欢颜广告公司的时候,张扬看在何歆颜的面子上给他帮了多少忙,一分钱的好处没见到,最后还落了一身骚,这事儿搁谁身上都恼火。
张扬道:“可是我很贪心。”
这时候才听到严俊强迟到的劝说声:“熊政委,您这是干什么?有事说事,别打人啊。”
黄西民吭了一声,小声提醒道:“罗马……是罗马……”这货装出一副好心提醒的样子,事实上他是当众在出张扬的洋相,以报复刚才张扬对自己的嘲讽。
熊恩彬暗骂吴耀龙这么快就撇清关系,摆明了是要把今晚全部的责任都推到他儿子的身上,可薛家势大,他得罪不起。即使在这样的状况下,熊恩彬仍然保持着冷静,他脸上拿捏出的态度很诚恳:“耀龙同志,你放心,我绝不徇私,今晚的事情他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就让他承担怎样的责任,不要考虑到任何的情面!”他说得斩钉截铁大义凛然。
常海心抚摸着他的面孔盯住他的眼睛道:“你说呢?”女人天生就是善妒的动物,怎么可能没有一些嫉妒,不过面对张扬这个家伙,她真的感到无可奈何,明知他是个花心大萝卜,还是身不由己的陷了进去,常海心道:“其实我也有想过要和你结束这种关系,可是我发现真的要离开你,我未必能够过得更好。”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不用,这两天他业务上的事情比较多,肯定忙,还是等等再说。”
何卓成急hetushu•com于摆脱张扬,他看了看时间道:“我得走了,朋友约好了来机场接我。”他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张扬道:“上面有我的联系电话,有时间和我联系。”
何卓成故意张望了一下:“歆颜呢?没和你一起?”他是在提醒张扬,我毕竟是何歆颜的爸爸,你小子得给我留几分情面。
熊恩彬道:“英红同志,对不起,是我没教育好子女,你们放心,我以后对他一定会严加管教。”
这一夜两人几乎没怎么睡,除了缠绵就是聊天,张扬把前往西藏的事情说了一遍,除了小妖生子的细节没有告诉常海心之外,其他的并没有隐瞒,常海心听说安语晨的天生绝脉已经被彻底治愈,也为她感到高兴。
张扬笑了笑,他才不会相信何卓成的话。
袁新军笑道:“李静是他女朋友,不过听说他们最近掰了,好像是李静喜欢上了别人,给熊秉坤戴了绿帽子,所以熊秉坤咽不下这口气,整天找她的晦气。”
张扬笑了笑道:“我觉着自己可以处理好。”
张扬道:“当然有。”
秦清道:“小张,你要允许其他同志有不同意见嘛。”
空姐笑着点了点头:“飞机就要降落了。”
熊秉坤点了点头,起身离去,走到楼梯上的时候,回头望去,却见父亲双手摊放在沙发上,头枕在后面,双目紧闭,熊秉坤明白,自己的一次过错或许给父亲带来了政治上的一场大劫。
常海心道:“其实我们之间没必要什么名份,我不要你承诺什么,只要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开心就足够了。”
一句话把所有人都给震住了,这还不叫大话?二十亿什么概念?
张扬道:“长征,你去帮我补个手机,我手机泡水报废了。”
薛伟童道:“不是让你们来一个吗?怎么来了两个?”
文浩南微笑道:“薛家的人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伟童也不是一个疯丫头,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如果老熊因为他儿子的事情受到影响,肯定有人会成为这件事的受益者。”
张扬道:“身为一个父亲,自己惹了事不敢担待,把所有麻烦都丢给女儿承担,你也好意思?”
张扬道:“你赞同什么?”
张扬道:“不巧啊,我都找你大半年了。”
严峻强终于说话了:“我看今天这件事先这么说,太晚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
张扬经文浩南提醒,这才意识到薛英红和薛伟童在这件事上的确有借题发挥的意思,李静自杀,熊秉坤打李静这都是偶然事件,可当熊秉坤的身份被薛家知道之后,这件事就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傅长征点了点头。
文浩南笑道:“放心吧,我已经有了这个打算。”
会议后,秦清把张扬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不无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道:“你以后也该改改这个信口开河的毛病,距离年底还有一个月,到现在实际签约的项目还不到三亿,你能够完成二十亿的任务?”秦清也不相信张扬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目标。
吴耀龙和孟祥民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明白对方的心思,今天人家是借武警支队这块地方,发生任何事都跟他们无关,他们也插不上嘴。
林良德怔怔的看着张扬,他可没觉着自己说的话有什么好笑。
张大官人突然问了一个问题:“海心,我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会不会嫉妒?”
常海心道:“别谈这些心烦的事情,对了,我大哥明天全来东江参加医药保健品经贸会。”
“为什么?”
常海心嗯了一声,柔声道:“回去再说!”
张扬笑道:“那敢情好啊,都是什么位置?是不是邻居?”
熊恩彬亲切道:“你是伟童吧,我是熊秉坤的爸爸。”
秦清看到张扬信心满满的样子,估计他已经落实了迪特主题公园的事情,微笑道:“小张,你说出的话大家可都听到了。”
常海心道:“还有,分房名单已经出来了,你和清姐都分到了芙蓉园,我也分到了一小套。”
张扬笑道:“不错,不错。”他低声道:“长胜,工作还适应吗?”
张扬扔给傅长征一串佛珠,这是他从西藏带回来的小礼物。
张扬才不会相信他的话:“你回来干什么?”
吴耀龙到现在还是抱着关上门来都是自己人,什么事都好商量,今晚也没有闹出什么大事,如果http://m.hetushu•com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小,当然是最理想的事情,可这必须得看薛家的意思,他了解严俊强的为人,严俊强应该不会追究到底,至于薛英红,这女人气盛一些,不过如果薛伟童同意和解,她也不会有太多意思,毕竟熊恩彬是军区副政委,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怎么都得照顾一些情面,可事情的发展并不像吴耀龙想的那样。
张扬道:“迪特主题公园的项目已经基本确定了,只差最后签约,单单是这个项目上的投资应该在十五亿左右,秋霞寺重建工程已经提上日程,这两个项目可以吸引到二十亿的投资额,新城区招商引资只是刚刚开始,我相信这样的开局也算过得去了。”
张扬点了点头,文浩南的政治素养比自己要高。
张扬用力搂紧了她的香肩,进入常海心的奥迪车内,不等张扬将雨伞收好,常海心就扑了上来,搂住他的脖子,灼热的嘴唇紧贴在他的唇上,柔软的香舌送入他的嘴里,张扬贪婪的品尝着她的樱唇,大手在她的身上肆意抚摸着,他们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黑暗中张扬道:“我想要你……”
傅长征说了声谢谢,他也不和张扬客气,将佛珠收好。
张扬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笑道:“可是为了你,多辛苦我都愿意。”
文浩南笑道:“总之,在这件事上,我们只是局外人,不方便发表什么评论。”
“爸……”熊秉坤望着父亲充满沮丧和悲哀的面孔,心中真真正正感到歉疚了。
张扬笑道:“秦书记,各位,刚才林副主任说我们招商工作方向上有问题,我不认同,一直以来,招商工作都由我和罗局长在抓。”
薛伟童把事情的经过当众讲了一遍,说到她和张扬救人,却被熊秉坤给抓起来,薛英红听的非常愤怒道:“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张扬道:“我们东江建设新城区之处,就提出了要建设国内一流城市片区,什么叫国内一流?这就需要我们这些干部要站得高看得远,做事要有前瞻性,立足本地不错,可是单靠本地的投资商你就能打造国内一流城市片区了?我看有些同志不是保守的问题,是目光过于短浅的问题,我建议这些同志还是好好了解一下我们新城区的规划,然后再发表意见。”
文浩南却摇了摇头道:“不会这么简单吧,如果薛英红给熊恩彬面子,事情就不会闹得这么大,你等着瞧吧,这件事就算薛伟童不追究,薛英红也会继续折腾下去。”
熊恩彬的脸色越发难看,吴耀龙和孟祥民都知道这熊秉坤根本没结婚呢,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如果这件事再被抖出来,恐怕更是乱上添乱。
张扬在机场等待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机场闸口中走了出来,竟然是何歆颜的父亲何卓成,自从何卓成在南锡的欢颜广告公司出事,他就逃得不知去向,丢下一个烂摊子,把张扬弄得灰头土脸,何歆颜因为这件事赔了不少钱,张扬早就惦记着要找他算账,此时见到他岂能轻易放过,他悄然来到何卓成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头。
常海心瞪了他兰眼道:“这和我有关系吗?”心中却压根不相信这种可能。
熊恩彬道:“你不小了,难道看不清楚形势?今晚的事情薛家会善罢甘休?如果他们真的要追究下去,你恐怕都要坐牢。你还别不信,别说你有把柄握在人家手里,就算没有,他们想治你,没几个能护住你。”
秦清道:“新城区基础工程全面开工以来,一切进展的还算顺利,但是在招商引资的方面,相对于全局严重滞后。”秦清用上了严重的字眼,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不由得看了张扬一眼,其实她看张扬的时候,其他人也都在看张扬,因为新城区的招商工作是由张扬负责的,招商引资成绩不理想,直接责任人当然是张扬。秦清之所以在会议上提出来,一是要显得自己大公无私,二要是堵住其他人的嘴巴,与其别人数落张扬,不如自己来说,这段时间张扬天南地北的到处跑,的确没把心思用在招商上,秦清也为他感到着急。眼看年底了,如果再拿不出醒目的成绩,说闲话的只会越来越多。
薛伟童诧异道:“你认识?”
熊恩彬道:“你去睡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张扬看到和_图_书这货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麻痹的,林良德还没说出个一二三来你就跟着点头?当应声虫也没有你这样的。不过张大官人还算有些涵养,暂时没有发作,他在等林良德把话说完。
张扬有些诧异的看着文浩南。
常海心放开他,躺好之后小声道:“其实我没想到过以后,未来怎样谁会知道?在感情上我虽然做不到清姐那般淡定,可是我相信我还在理智的控制范围内。”说到这里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她和张扬的交往根本就是失去了理智,她控制不了,女人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
薛伟童道:“他为人怎么样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晚上我就该走了,这件事留给武警自己公事公办。”
熊恩彬叹了口气:“薛家是你能惹得起的?你身为一名武警,今天的行径和市井流氓又有什么区别?”
文浩南、乔鹏飞、袁新军三人是第二天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文浩南比较稳重,不轻易发表自己的意见,乔鹏飞和袁新军却是后悔不已,都后悔不该喝多,错过了昨晚精彩的场面。
综合管理局的罗安定心说你丫不是使坏吗?平时怎么不见你拉着我,到了应该承担责任的时候了,你把我给拉上了,想让老子给你垫背啊?你以为我傻啊!罗安定脸上带着谦逊的笑容:“我可不敢抢功,招商办的具体工作一直都是张主任在抓。”他的意思很明显,我不抢你功劳,可是你想拉着我垫背,嘿嘿,对不起,那也没门儿。
常海心道:“你啊,房子还没到手就想着偷香窃玉了。”
张扬道:“我知道,近期招商工作缺少亮眼的成绩,可能很多同志认为是我的工作不力,可凡事都有一个过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长城不是一天建成的。”
严峻强道:“毕竟是咱们的领导,还是要顾及一些颜面。”
袁新军道:“薛爷,其实熊秉坤为人倒也不坏,就是气盛了点儿。”从他的话里就能够推测出他和熊秉坤的关系不错,这是想为熊秉坤说话。
黄西民道:“我赞同!”
薛英红道:“不是严加管教的问题,这件事必须得给我们全家人一个公道。”
熊恩彬缓缓摇了摇头道:“你主动辞职吧!”
文浩南道:“昨晚闹得挺凶?”
熊秉坤道:“爸,我错了,我给您添麻烦了。”
钟长胜听到乔鹏飞的名字,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世事变幻,谁都无法预料到明天会发生什么,他和张扬一度对立,当时绝想不到现在他们会和好成为朋友,张扬还在生活上给了他这么大的帮助。钟长胜并不善于表达,可是他在内心深处对张扬感激到了极点。
张扬和常海心离开机场向停车场走去,走入夜雨之中,张场撑开雨伞,常海心小鸟依人的偎依在他的怀中,轻声道:“去了这么久,我都想你了。”
黄西民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搞明白林良德这番发言说的是什么意思。
熊恩彬最终还是把儿子带回去了,回到家里,熊恩彬在沙发上坐下,指了指地下,熊秉坤老老实实在地上跪下了,低声道:“爸,我真不知道她是谁?”
熊秉坤在普通人的眼里算得上高干子弟,可在薛伟童眼里。他屁都不是。熊恩彬虽然是少将军衔,可跟老薛家相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无法相提并论,爷俩就这么走了进去。
张扬第二天来到新城区指挥部,一进门就看到钟长胜在天门口给几名保安训话呢,看到张扬,钟长胜笑着迎了过来:“张主任,您出差回来了?”
张扬笑了笑:“说到哪儿了?对了,我对林副主任的那番话是相当的不认同,幸亏咱们现在开的是党组内部会议,如果刚才的那些话要是传出去了,肯定要让人笑掉大牙。”
张扬沉浸在她温暖湿润的体内,越陷越深,两人的身躯亲密无间的融为一体。
常海心道:“还可以吧,都是基础设施,一切都进展的很顺利。”
熊秉坤满脸通红,可当着父亲的面他也不敢说话。
张扬乘当天下午的航班离开了拉萨,也许是因为安语晨母子平安,张大官人心头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这一路睡得非常安稳。
社会事业局副局长黄西民跟着点头。
新城区管委全副主任林良德道:“我认为我们的招商工作方向上有问题。”
张扬笑道:“机关hetushu.com单位都是这样,对了,这次我去西藏还遇到了乔鹏飞,他专门提起你。”
何卓成嘿嘿笑道:“她是我女儿,我最疼的就是她。”
薛英红在这件事上的坚决态度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吴耀龙很快就明白了,薛英红十有八九是要借着这件事做文章,如果她肯给熊恩彬面子,不会反反复复的要他给薛家公道,难道她想借着这个机会把熊恩彬拉下马来,吴耀龙又看了看严峻强,发现严峻强很少说话,不对啊!
经过这么一闹,张扬和薛伟童自然不能再返回青海龙宫了。不然他和薛伟童孤男寡女的出去过夜,还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回去的路上,薛英红忍不住埋怨道:“老严,你这人就是心软。”
张扬挂上电话,又投了硬币给常海心打了一个,常海心听到他从西藏回来了,颇为惊喜,她让张扬在机场等着,自己马上开车过去接他,张扬本来不想让她冒雨赶过来的,可那边常海心已经挂上了电话。
黄西民老脸又红了,麻痹的,不带这样玩儿人的,不过也怪他自己犯贱,非得多说那句话干什么?
两人巴不得撇开关系最好,可事实是熊秉坤是武警支队的一员,虽然今晚的事情是他的个人行为,可武警支队方面不可能不承担任何的责任。
张扬道:“谁啊这是?我非抽他不可。”
张扬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把武警部队的领导都折腾出来了,伟童的姑妈很生气,不过熊秉坤的父亲是军区副政委,我看这件事十有八九会不了了之。”
张大官人道:“这个刘宝全,干嘛把咱们分得那么远,要是贴在一起,咱们把三间房子全部打通,那多方便。”
直到飞机降落前,空姐过来提醒,张大官人这才睁开双眼,眨了眨眼睛道:“到东江了?”
这些人都被请到了支队长孟祥民的办公室里,薛英红看到侄女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张大官人在这件事的全程中基本上充当一个旁观者的角色,熊秉坤那小子不是东西,薛伟童做事也有些不着调,本来早点抬出她家的名头就能解决的事情,非得要闹得这么大。很大一部分高干子女都是人来疯,薛伟童是个喜欢新奇刺激的主儿,连坐牢她都要高兴大半天,如果刚才张扬没有劝她说不定薛伟童会上演一出越狱大戏,张大官人虽然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可比起薛伟童的疯癫,而在拉萨却表现的像一个冲动的疯丫头,为什么她的性格会发生这么大的落差变化?张扬觉着很难解释。
熊秉坤道:“我……我也没怎么着,我跟他们发生了点冲突,所以我想为难他们一下,我没别的意思。”
常海心道:“都是顶楼,我和清姐对门,在8号楼东头一单元,你在最西头。”
林良德道:“新城区工程刚刚启动,的确需要吸引外来的投资,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目前我们万事伊始,还不具备足够的吸引力,我认为我们应该把目标定低一点,先立足于东江,立足于平海本地,吸引本地的投资商进入新城区,相对来说,他们对东江的了解更深,对东江新城区的发展更有信心……”
薛伟童把手枪扔给那名被她挟持多时的武警战士苗强,起身道:“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张扬嗯嗯啊啊的点了点头,看到他们已经换上了新制服,笑道:“衣服不错,看起来跟警察没啥分别。”
常海心啐道:“早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黑暗中亮起了一束雪亮的光束,薛伟童拿着手灯照了照他们爷俩,照的他们眼前一片雪白,看不清室内的情景。
张扬点了点头道:“指挥部最近工作忙吗?”
张扬道:“相信我,我会处理好。”
钟长胜笑道:“罗局长安排的,让我们着装要统一,显现出新城区指挥部的新风范。”
张扬知道文浩南向来心里有数,他既然说准备回去,估计八九不离十。
薛英红道:“熊政委,你儿子打媳妇我们管不着,可是我们薛家为共和国做出多大的贡献?我们从老爷子闹革命起,到现在年青一代,没有一个不爱国,没有一个损害国家利益的,可今天却被人扣上了反革命分裂分子的帽子,这事儿必须得说清楚。”
何卓成愣了一下,转身看到张扬,吓得脸都白了,不过他毕竟是个老狐狸,马上堆起一脸笑容道:“张主任,这么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