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1章 不能死

佟秀秀淡然笑道:“你放心吧,经历这次的事情之后,很多事我都看清楚了,我会好好保护我自己,我不会再轻易冒险,我不可以让得志伤心,他虽然嘴里不说,可是我知道,他心底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我。”
郭成并不知道张扬和国安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对张扬实际情况最清楚的人是邢朝晖,然后就要数到章碧君了,章碧君来东江是为了探望她的侄女章睿融,顺便和常凌峰见面,不过在此之前,她首先约见了张扬。
徐立华道:“明年结婚是不是仓促了一点?”其实她心里巴不得儿女早点成家,可是赵静的情况特殊,徐立华也不想在人家的父母都不愿意的情况下,他们就匆匆结婚。
张扬本以为章碧君和自己见面的目的是为了章睿融的事情,却想不到章碧君的话题并非围绕这件事进行,章碧君坐在茗心茶楼内,透过旁边的窗口,凝望着远方的江面,从她的表情上很难揣摩到她的内心,章碧君是少数几个让张扬感到深不可测的人物之一,虽然张扬认识她已经很长时间,但是对章碧君的了解仍然很少,章碧君不同于整天乐呵呵的邢朝晖,任何时候她都显得睿智而冷静,不苟言笑,和任何人相处都保持着不即不离,和这样的人,很难走得太近,也许是她所从事工作性质的原因,总之她留给张扬的印象很神秘。
章碧君道:“谈起风险,官场的风险才是最大的。”
张大官人心说伍得志现在这幅惨状,还真没有其他女孩子能看上他,这种话在心里想想罢了,是无论如何不能说出来的。
伍得志自始至终都没有回过头,他低声道:“你来了?”他的声音非常的沙哑。
佟秀秀道:“你要帮我看着得志,他不让我留在他身边可以,但是你要帮我盯着他,不能让其他女人钻了空子,要是别人把他给勾跑了,我找你要人。”
张扬抿了抿嘴唇:“喝酒吗?”
张扬道:“我可以救你的性命,但是我救不了你的心,伍得志,你只是不敢承认,其实现在的你就是一个怨妇,你认为所有人都欠了你的,所有人都对你抱有目的,所有人都不是真心真意的在帮助你。”
伍得志摇了摇头:“活一天是一天,组织我养好伤后回去,给我安排了一个足以让我衣食无忧的职位,我想没有人会在意我去或者不去,每月都会有固定的薪水打到我的账上,按照他们的话,我成了功臣,我成了他妈的功臣,这些是我应当享受的待遇。”他深深吸了口气,以嘲讽的语气道:“我却从不觉着我是一个功臣,我感觉自己更像一个乞讨者,他们是在施舍我,施舍我的目的可能是司情可能是怜悯,也可能是为了树立他们的道德形象。”伍得志颇为怪异的笑了一声:“我的存在可以证明很多人的爱心,可以完善很多人的道德形象,从这一点来说,我活着还是有些价值的。”
张扬来到省人民医院病房后问明了情况,当天傍晚的时候伍得志要求陪护他的特工带他去天台上看看,可上http://m.hetushu•com去之后,他就呆在那里不愿回来。
章碧君微笑道:“坐!”
伍得志道:“我的脸碎了,拆掉纱布,只怕连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我的右手没了,以后我再也不能拆弹,你有没有发现我现在说话都很大声?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听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我的听力受损,医生说以后还会有减退的可能,我已经完完全全的成为一个废人。”
张扬道:“现在的整形技术很高,应该可以最大限度的将你的面孔修复,你的右手虽然没了,但是你可以训练你的左手,至于你的听力,我会尽力帮助你恢复正常。你真正受损最厉害的是你的自信心,伍得志,你是我所见过的生命力最为顽强,意志最为坚定的人之一,连死亡你都能挺过去,还有什么是你不能面对的?”
张扬将酒瓶递给了他,伍得志又喝了一口:“一个人连死都不能随心所欲,是不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伍得志低声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章碧君来到东江了。
伍得志道:“我不怕死,我真正感到害怕的是我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我想死,我想从这里跳下去从此一了百了,再也没有什么忧愁和烦恼,但是我又知道这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行为,我死了,等于将所有的压力和痛苦都留给了别人,会让别人痛苦一辈子,想到这里,我又不能死,一个人不像人归不像鬼的东西,本不该属于这个人世,却偏偏还要为了别人而活着,我是不是一个悲剧?我是不是一个怪物?”
郭成笑了笑,忽然想起一件事道:“你们单位是不是有个叫章睿融的女孩子?”
郭成道:“我和她姑妈认识!”
伍得志道:“如果可以,我想选择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可佟秀秀会痛苦,你身边的朋友会痛苦。”伍得志回过头来,他凄凉的眼神看着张扬:“我死了,你们固然会痛苦,但痛苦只是一时的,可现在我会痛苦,她也会痛苦,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我,而她却要因为道德的枷锁而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我,一个陌生的我!”伍得志没有泪水,他的泪水早已流干,凄凉的眼神就像宇宙中最深沉空虚的黑洞。
郭成又道:“今晚我们还在一起吃饭!”
“如果你想他尽快的恢复过来,就必须要先离开他一段时间。”张扬对佟秀秀提出了忠告。
张大官人颇感无奈,这帮国安特工脑子纯属被驴踢了,以伍得志现在的心理状。还把他带到了病房大楼的天台上,这医院管理上也有问题,通往天台的大门也不能随便开,万一哪个病人想不开,岂不是麻烦了?
听说伍得志灌了这么多的酒,郭成真是哭笑不得,不由得抱怨道:“张主任,得志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你就带酒给他喝,你不怕他的伤势反复?”
张扬从西藏回来之后,曾经探望过佟秀秀和伍得志一次,佟秀秀的伤已经基本恢复了,伍得志的伤势也在稳步恢复之中,不过m.hetushu•com在爆炸中,他失去了右臂,面部也严重毁容,情绪始终低落。
张扬没说话,从伍得志的这番话中,他真切感受到伍得志对佟秀秀的那份深爱,伍得志对自己的生命并不留恋,他只是担心他死了会带给佟秀秀巨大的伤害,甚至会让佟秀秀痛苦一生。
钟长胜在外面巡视一周之后确信没有任何的问题,他这才走进来,向张扬点了点头,直接上楼,秦欢的房间是个套间,钟长胜就临时在外面铺了一床铺。
郭成道:“帮我劝劝他,让他继续留下工作吧,不知他出于什么考虑,居然想要离开!”
佟秀秀点了点头:“张扬,我明白,下周我就回去报到。”她的眼圈已经红了。
章碧君道:“我始终觉着官场并不适合你,年轻人应该找一份更有挑战性的职业。”
章碧君慢条斯理道:“国安是个讲究制度的部门,对任何一件小事都有着严格的记录,你曾经提供给国安几份血样,让国安的科研部门协助做过一些调查。”
张扬道:“也不算仓促了,从今年五一拖到明年五一,证都领了,也不能总这么耗着,要不这么着,让兆勇和他们家好好谈谈,如果他父母同意最好不过,如果人家不同意,我看你们也就别举办什么隆重的仪式了,旅游结婚不是更好。”
张扬没说话。
佟秀秀道:“张扬,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感谢你。”
家里只剩下母子三人,赵静撅起嘴唇道:“妈,你是不是不喜欢兆勇?”
伍得志道:“我记住你的这句话,不过在我考虑工作之前,我需要把我的伤彻底养好。”
张扬道:“秀秀,你是个坚强的女孩子,我看得到你对他的感情未曾改变过,但是得志他不想拖累你,现在他更将你的关心和爱看成是一种怜悯,解释是没用的,只能让他自己慢慢地抚平伤口,慢慢地恢复自信。”
郭成感慨道:“得志有你这样的朋友是他的幸运。”
赵静道:“不会,兆勇一直都在做他父母的思想工作,现在他们已经不反对我们两人类往了。”她朝张扬使眼色,是想要小哥帮她说两句话。
张扬道:“我和得志是朋友,为他做点事是应该的。”
章碧君道:“根据我们的调查,邢朝晖任职期间曾经参与了一起针对营救秦萌萌的秘密行动,而在这次行动发生的时候,你仍然隶属于国安四局,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伍得志二酒瓶递给张扬:“张扬,帮我做一件事。”
佟秀秀因为张扬的话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她轻笑道:“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张扬道:“佟秀秀很关心你。”这句话等于向伍得志表明,是佟秀秀把他找来的。
“我马上过去!”
张扬点了点。
张扬充满同情的看着伍得志,他低声道:“你在责怪我救了你?”
张扬来到天台上,伍得志到没什么危险,他趴在天台上,一左一右两名国安人员陪着他,只要有跳楼的举动,两名国安特工就会把他给拖回去。可现在伍得志没有任何自杀的苗头,他就http://m.hetushu.com是趴在那儿看。
郭成叹了口气,对伍得志这名得力手下,他一直都是相当欣赏的。
张扬被佟秀秀和伍得志的真情所感动,他决定一定要帮助他们走过这段最为艰难的时光,张扬道:“得志不想再回国安工作,其实以他现在的身体状态也不适合继续工作下去。”
张扬道:“有你这样体恤下属的领导也是他的幸运。”
张扬来到伍得志身边,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的是东江城美丽的灯火。
张扬道:“你不是为别人活着,每个人都是在为自己而活,我不想看到你消沉下去,我想佟秀秀也不想。”
张大官人居然真的带来了一瓶白酒,不过没有酒杯,拧开瓶盖,递给了伍得志,伍得志接过酒瓶灌了一口,一股辛辣的滋味直灌下去,伍得志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这热辣的感觉,轻叹了一声:“什么酒?这么烈?”
张扬笑道:“妈,个人感情的事儿,咱们还真插不上嘴,我看小静也大了,什么事都得靠她自己。”
“我没有!”
张扬笑道:“你们的工作有挑战性,可惜风险太高,我认识的人中,几乎都没有落到什么好下场。”
佟秀秀道:“我喜欢,无论他怎样我都喜欢,我发誓,我这话一点虚伪的成分都没有,我对他没有怜悯,没有内疚,只有爱,真的,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接受。”
徐立华道:“那可不成,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儿,必须要人家父母同意,不然就是对人家的不尊重,外面也会觉着我女嫁不出去似的。”
伍得志看着张扬,他的目光居然恢复了一些冷静,一直以来伍得志都是个心理素质足够强大的男子,正是这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容的心态,才让他得以成为国安第一流的拆弹专家。伍得志知道张扬说这些话绝非是要打击自己,他是在尽一个朋友的责任,他想要帮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
看到伍得志没事,郭成也没有留下,和张扬一起离开了病房,来到楼下停车场,他向张扬道:“一直以来,我都没有来及对你说声谢谢,如果不是你,得志肯定完了。”
伍得志道:“我会!但是我不能死,我之所以还硬撑着保留我这条苟延残喘的狗命,我就是害怕我的死伤害到别人。”
张扬还以为她出了什么大事,关切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张扬道:“如果你厌倦了过去的生活,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份适合你的工作。”
伍得志道:“我不想再见到她,我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现在的我。”
郭成道:“他的脾气变得很怪,我们这些老同事,老朋友都和他难于交流,现在看来,也只有你说话他还愿意听。”
佟秀秀低声道:“其实爆炸发生之后,我也想过离开国安,从此和得志再也不从事这危险重重的工作,可是我又不甘心,这次的事情根本就是一个圈套,甚至连我表哥的死都是为了要把我引入局中。”
张扬苦笑道:“凭什么啊?我究竟欠你们什么了?”
今天是个阴云密布的日子,可张大官人却www.hetushu.com笑得阳光灿烂,在官场混久了,这样的笑容已经成了他面部标志性的招牌符号,至于笑容本身有几分真实的成分在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张扬对这种事还真不好说得太多,看来赵静的这次婚礼还得有些波折,他琢磨着也许自己应该去找丁巍峰直接谈谈,正在他考虑这件事的时候,佟秀秀打来了电话,她的声音显得有些紧张:“张扬你能来医院一趟吗?”
徐立华道:“兆勇是个好孩子,我看得出来,小静,你别怪妈,我不是对兆勇有什么成见,我只是觉着他们家里并不认同你们两人的感情,我担心你们以后还会面临很大的压力。”
张扬道:“人活一辈子,酸甜苦辣咸,什么滋味都要尝一尝,这才不白走这一趟,想喝酒的时候,未必只有茅台五粮液才能满足你的欲望。”
张扬微笑点头,他轻轻拍了拍伍得志的肩膀。
“有酒吗?”
张扬喝了口茶道:“章局这次找我有什么事?”
张大官人又感动了:“秀秀,冲着你这句话,我一定帮你看好他。”
张扬在章碧君的对面坐下,章碧君端起茶壶,在早已准备好的茶盏内倒上刚刚泡好的铁观音。
伍得志道:“什么道理都明白,我站在这里,每个人都会担心我从这里跳下去。”
佟秀秀道:“伍得志一个人坐在大楼天台上,好几个小时了,就是不愿下来,谁劝他都不听,他就要在那里呆着,我怕他出事,也许你说话他愿意听。”
张扬走了过去,示意两名国安工作人员离去,把伍得志交给自己,那两名国安的工作人员巴不得有人来接替他们的位置。不过他们也不敢走远,张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走远一些,他们这才又走远了几步,在远处站定。
“我感谢你救了我,可是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希望你不要做出这样的选择,让我死,我就不会痛苦。”
章碧君道:“你迟到了,比约定时间晚了三分钟。”
伍得志低声道:“我这个样子的确很招人怜悯。”
张扬道:“一醉解千愁,他喝多就变得听话了。”
张扬道:“烧刀子,医院门口买的,我觉着你可能想喝,所以买了一瓶。”
张扬笑道:“也是对牛弹琴,我的话对他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如果在过去,张大官人十有八九会说出那就以身相许的玩笑话来,可是他在内心深处对伍得志是敬重的,正因为如此,他在面对佟秀秀的时候表现的非常礼貌,连玩笑话也不多说,这厮用很少有的一本正经的态度道:“秀秀,当我是朋友就别说这和话,伍得志的性命是我给捡回来的,既然我捡回来了,就不会让他作践自己的生命,给他一段时间,他的心理素质绝对比起你我都要强大,这种人要是不能重新站起来,天理不容啊!”
张扬从他手里接过那瓶酒,也灌了一大口,他对伍得志的话并没有感到惊奇:“如果我处在你的位置,可能我会和你有一样的想法。”
张扬道:“拿什么证明?你有没有想过,谁也不需要你为他们而活,谁也不需要用你来成全自己和图书的道德形象,怜悯同情只是暂时的,这世上任何事都是有保鲜期的,你想不成为别人的负累,你想不被别人同情,可以,你要证明给别人看,你依靠自己仍然可以好好的活着,你仍然有用处,你仍然有着别人没有的优点,对一个真正的男人来说,毁容不是可怕的,失去一条手臂更不是世界末日,真正可怕的是失去信心,伍得志,如果你连依靠自己活下去的信心都没有,那么你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义。”
张扬道:“你有什么打算?”
佟秀秀轻声道:“我会向上头反映,我想组织上会尊重他的决定。”
张大官人对国安目前复杂的内部情况也有所了解,邢朝晖自从被内部调查之后,到现在都没有和自己联系过,他甚至还怀疑,秦欢的事情可能是经由国安内部透露出去的,张扬小声提醒佟秀秀道:“凡事都要小心,对周围人不要轻易相信。”
张扬笑道:“不错,的确有一个。”郭成提起这件事并不意外,章睿融是国安工作人员,她的姑妈章碧君又是国安十局主任。
张扬望着章碧君的眼睛,他的表情非常镇定:“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这厮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很大。
张扬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九点零三分,他笑道:“在机关干久了,性情不知不觉变得懒散了许多。”
佟秀秀道:“你一定以为我在矫情,得志都那样了,哪还有女孩子喜欢他是不是?”
伍得志道:“为什么不弄瓶好点的?”
伍得志道:“我没有欲望……”他抬起头,看着夜空中稀疏的群星,然后道:“如果说有的话,那么我现在真的很想死……”
张扬轻轻哦了一声,并没有多余的表示。
张扬道:“我了解了得志的履历,他虽然右手废了,当不成拆弹专家,可是他在电气和计算机方面的知识还是少有人能够比上的,等他伤好,之后我打算先介绍他去我朋友的汽修厂工作,换个环境,换一种生活方式,对他心理上的康复会很有好处。”
“你不会,你不会轻贱自己的生命!”
此时国安七局的副主任郭成听到消息也赶到了,他来到医院的时候,伍得志已经睡了,张扬带来的烧刀子大半瓶都进了他的肚子。
佟秀秀含泪道:“张扬,你帮我告诉他,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无论要我等多久,我都会等他。”
张扬道:“这我可帮不了你,得志为人好强,他不想给别人增加麻烦,刚才我和他在天台上聊天的时候,他提到这件事,他认为自己对你们没用了,他不想你们照顾他,他把这种照顾当成是一种怜悯。”
张扬双手接过章碧君递来的茶盏:“谢谢!”
张扬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我救了你,你就算不为佟秀秀面活,你得为我活着,你不能让我的努力白费。”
张扬道:“其实放他离开对他是一件好事,以他目前的状况,应该无法适应你们的工作了,他还年轻,这有许多的机会,也许他很快就能在社会上重新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大晚上的脸上缠着纱布,乍看上去跟木乃伊似的,显得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