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3章 阴影仍在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有合适的我给你介绍。”
何长安低声道:“你担心还会有人对他不利?”
张扬的话让何长安刚刚安定的内心不由得忐忑起来。
伍得志好奇道:“什么?”
张扬道:“这样岂不是更加自由一些?”
建基集团和新城区指挥部的签约仪式搞得风风光光轰轰烈烈,这次前来的媒体记者更多,连市委书记梁天正都亲自出席了签约仪式,表现出对新城区建设的重视。
张扬笑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们建基集团打算在东江新城区具体投资是多少?”
张扬道:“你身边的那些保镖虽然不错,可都是为钱卖命,我回头跟钟长胜说一声,让他最近一段时间负责保护小欢的安全。”
伍得志点了点头,他的脸上仍然蒙着白布,别人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他只能用点头或摇头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徐建基感叹道:“天儿冷了,身边没个暖床的不行,你们东江市府又不给安排,我只能自己准备了。”
张扬道:“希望你能够瞒过其他人的耳目。”
张扬道:“今儿晚上,我们指挥部设宴给你接风洗尘,方市长也会出席。”
张扬并不知道何长安所谓的解决是什么,他低声道:“秦家未必心服,他们只是屈从于乔老的压力,才答应将小欢交给你。”
听到张扬的脚步声,伍得志轻声道:“你来了!”
伍得志道:“谁会要一个残废?”
张扬点了点头道:“艳福齐天啊,出差都有美女明星陪伴左右。”
张大官人送上了一句广告词:“相信我,没错的!”
从何长安的表情就能够看出他这次京城之行的结果是相当满意的。
张扬笑道:“事情都过去了,咱们都能一笑泯恩仇,你在这件事上有什么好纠结的。”
张大官人得意洋洋道:“独臂刀,这可是我费了好大功夫才找来的,你别不当成一回事儿,只要这套刀法练成,对付普通的武林人士,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张大官人连连咋舌道:“厉害啊,五十个亿,换成一张张的钞票能把新城区的土地围上好几圈。”
伍得志过去就在国安的技术部门,自从他确定离开国安之后,过去寸步不离对他进行24小时看护的两名国安工作人员也已经被撤回,看来国安也不想将活动经费继续浪费在他的身上。这样让伍得志反而感到自由,随着佟秀秀的离去,他的心情好了许多。虽然在心底深处对佟秀秀还是思念的,不过至少不用再担心别人对他的怜悯。
何长安道:“有他负责小欢的安全,的确比我身边的那些保镖强得多。”
张扬笑道:“每位领导都想凸显自己的重要性,这就是存在感,这不正显现出你的重要性吗?”
何长安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当初张扬通过国安营救秦萌萌越狱,为此何长安付出了一大笔钱给国安赞助,想不到国安对他的一举一动如此清楚。
徐建基道:“这我还真没考虑过,我本来看好的并不是你们东江新城,刚巧我的一笔资金从海南撤了回来,那边的房地产突然崩盘,还好我撤的比较及时,有人劝和*图*书我把钱投到深圳,借着香港回归的概念炒作一次,可周老大和我分析之后认为,这几年香港周边地区反倒最不适合投资,所以我们把目光放在内地,也考察了很多地方,最终选定了东江。可能是你小子在京城的那番广告宣传,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何长安道:“很少有人知道我和萌萌的真正关系。”
何长安笑道:“我和秦鸿江见了一面,至于他家的那个疯婆子,我才懒得去跟她理论,秦鸿江还算明智,在小欢的问题上做出了让步。”
伍得志道:“我打算明天就走。”
张扬向钟长胜道:“这两天辛苦你了。”
张扬回到别墅内,母亲和秦欢都已经睡了,钟长胜坐在秦欢房间外的廊道内看书,听到动静他警惕的站了起来,看到张扬走上楼梯,不禁笑了笑道:“张主任,回来这么晚?”
何长安道:“明天我就带小欢离开,远远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当晚指挥部的接待宴会,张扬却没有出席,原因很简单,何长安从京城回来了,相比较而言,与其去参加政治晚宴作秀,不如与何长安一起探讨一下秦欢的未来。更何况就算张扬去参加晚宴,主角也不可能是自己。
“我和国安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利害冲突,他们为什么要对我不利?”
张扬有种预感,关于秦欢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乔老虽然震住了秦家,可是在背后捣鬼的人或许并不是秦家,真正想制造事端的另有其人,在国安内部,张扬能够相信的只有寥寥几个,如今邢朝辉仍然被国安内部调查,他本想联系丽芙,可是却失去了联络,佟秀秀自从伤愈归队之后,也暂时中断了和他的联络。
何长安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为什么要对付我?”
徐建基微笑道:“我们集团之所以选择来东江新城区发展,根本原因还是看好东江未来的发展,这里方方面面的环境都很不错,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东江新城一定会建设成为国内第一流片区。
登上东江市政府专门安排的商务车,徐建基首先向常务副市长隋国明表示了感谢。他虽然不是什么政治任务,可是出身高官家庭,耳濡目染,政治素养自然非同一般。
伍得志翻开那本小册子,却见上面居然是一套刀法,伍得志苦笑道:“你玩什么?”
张扬笑道:“这才像个爷们。”他递给伍得志一个小册子。
张扬道:“那就去工作,我朋友的汽修厂缺一位电气工程师,我想你应该足以胜任。”张扬已经和万里汽修厂方面打过招呼,余川答应伍得志可以随时过去上班。
张扬道:“国安知道,当初我找国安的技术部门帮忙做过基因鉴定,有理由相信这份档案已经被国安的其他人掌握。”
张扬道:“和当地的一个家伙发生了点摩擦,没什么。”
张扬道:“林颖呢?”
隋国明这种主动套近乎的干部徐建基见过许多,他表现的似乎和自己的爷爷很熟,只怕爷爷压根记不起东江会有这号干部,但是徐建基仍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蔑视,他会用微笑和沉默表示自己不想探讨这个问题。m.hetushu.com
徐建基道:“太隆重了,我就是一投资商,又不是什么国家元首,东江领导人轮番接见我,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三弟,这些事儿咱能免则免。”
钟长胜道:“离了,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从那以后,我就一个人生活,我的工作性质也不适合成家,所以一来二去就成了个老光棍。”
看来何长安原本将自己也蒙在鼓里的。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他忽然想起一件事,钟长胜素来独来独往的,从来没有听他提过家里的事情,于是问道:“钟大哥,你成家了没有?”
徐建基和多数高干子弟一样,以自己的家世为荣,但是他也保持着高干子弟中少有的理性,他知道别人尊敬自己全都是因为祖辈的光环,撇开这种光环,自己根本无法得到这样的礼遇,所以他不可以浪费时光,他要把握住祖辈给自己的机会,要利用这种让人羡慕的条件,在家人还拥有影响力的时候,全力发展自己的事业。徐建基为人热情平和,在他的身上看不到高干子弟的任何傲气,周兴国也是这样,他们都是真正的聪明人,能够认清自我,高干子弟之中并非都是纨绔。
何长安道:“这件事很快就能解决。”
隋国明能够成为东江市常务副市长也不是偶然,他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很快就意识到徐建基并不想过多的探讨他家里的事情,于是隋国明话钱一转,回到了新城区投资的问题上:“徐总,建基集团强势入驻我们东江新城区,必将会给我们新城区注入新的活力,对于提升我们新城区的形象拥有很大的帮助,我相信,在你们的影响下,会有越来越多有实力的投资商来到我们东江。”
张扬朝他笑了笑,走入房间内看了看秦欢,帮他将踢开的被子掖好,然后折返回来。
钟长胜摇了摇头道:“别,还是看缘分吧。”
张扬知道他的信心源自于乔老,却不知为了请乔老出山,何长安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涉及到何长安的隐私,张扬并没有追问,他最为关心的还是秦萌萌母子的安危,张扬道:“何叔叔,我觉着,你还是尽快带小欢离开国内。”
徐建基看到张扬走神,不由得笑道:“想什么呢?怎么心不在焉的?”
何长安深表认同的点了点头。
张扬道:“这件事应该不像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一直以来你都很注意隐藏萌萌和小欢的下落,可仍然被秦家知道,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国安内部可能有人泄密,他们既然能够追查到小欢的下落,就有可能根据这条线索找到萌萌。”
徐建基笑道:“我倒是想去西藏看看,薛爷本来这次想跟我一起来东江的,不过这个月底她爷爷八十大寿,所以得在家里准备。”
张扬道:“你不必感到惊奇,我是通过国安知道这件事的。”
张扬这才问起了国安技术部门的事情,伍得志虽然离开了国安,但是对国安内部的事情仍然不愿提起,因为他过去就接受过专门的保密训练,虽然不愿说,但是他还是给了张扬一个忠告:“任何国家的情报部门做事,都有着自m.hetushu.com己独特的规则,可万变不离其宗,他们奉行着一切给国家利益让步的原则,所以他们的很多做法和行为,在普通人的眼中很难理解,张扬,我给你一个忠告,尽量不要引起国安的注意。”
伍得志道:“我试试看。”
建基集团总裁徐建基这次来到东江,专程是为了签约投资,在他表示想在新城区大规模开发综合商业区之后,新城区党工委书记秦清及时向市里进行了通报,市委书记梁天正当即就表示,给予建基集团尽可能的照顾和最优惠的条件,土地出让的价格让徐建基颇为心动,所以他在得到东江政府正式报价之后,马上就决定过来签约。
何长安冷笑道:“由不得他不让步,他虽然救过萌萌,可是这么多年他们带给萌萌多少伤害?”
徐建基道:“一期投资五十个亿吧,老大和我合股,我们建基出面,他只负责投资。”
张扬点了点头,看来何长安此次京城之行颇为顺利,应该已经达到了预想的结果。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秦鸿江应该不会为难自己的孙子,秦欢的身份非常的敏感,在公众的眼中,秦欢是他的外孙,可实际上却是他嫡亲的孙子,秦振东已死,秦家为了颜面,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来掩盖住这个丑闻,何长安只要抓住这一点,就不愁秦家不让步。张扬只是没想到乔老会为秦欢出面,他忽然想到,这是不是意味着何长安从此就主动向乔老靠拢,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到他和文家一直良好的关系?
张扬道:“现在只是我的推测,也许到不了这种地步。”
徐建基被安排在东江市府一招入住,和接待他的这帮领导客套完之后,徐建基总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张扬跟着他来到房间里。
隋国明未能免俗的提起了徐建基的爷爷,徐建基报以谦虚友善的微笑,但是他并没有接着隋国明的话茬往下说,这是一种礼貌的拒绝。
张扬道:“国安的事情未必好查,其实我们最重要的是避免萌萌和小欢受到伤害。”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怕麻烦,其实我也怕麻烦,本来就是签约,这些领导们非得要借着这件事做做政治秀,没办法,都安排好了,你就忍一忍吧。你不过是陪陪笑脸,我岂不是更加的委屈,风头全部都被人家给抢光了。”
张扬笑道:“自己朋友,何必那么客气。”他环视了一下这间病房:“你的保镖撤走了?”
张扬道:“世事无绝对,你对国安的能力并没有足够的认识。”
张扬笑道:“我还有工作,不可能时时刻刻都跟着小欢,所以才请他过来照顾。”
徐建基笑道:“那好,我就忍一忍。”
徐建基扯掉领带,长舒了一口气道:“你们的这位隋市长真是啰嗦,问长问短,从机场一直唠叨到这里。”
和建基集团正式签约之后,新城区当年的招商业绩扶摇直上,算上之前签约的八亿,他们已经达到了六十八亿元的招商总额,比起目前位列第一的开发区,也不过只差两亿,距离年底还有二十几天,而张扬的手上还有薛伟童的那一单,如果年前顺利签约,他就能够完成和_图_书超过八十亿元的招商引资任务,这一成绩仅仅是一个季度内完成的,张大官人的能力无需多说,成绩才是硬道理,现在东江上下谁心里都明明白白,谁都看得清清楚楚,这厮果然是名不虚传,能量不是一般的大。
张扬道:“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当初我营救萌萌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
何长安道:“秦家短期内不敢向我发难。”
何长安道:“萌萌绝对安全。”
张扬听说薛伟童来不了了,这岂不是意味着迪特主题公园的项目无法签约?他要夺取东江年内招商第一名的大话岂不是要落空?
钟长胜道:“晚上何先生打电话回来,问过小欢的情况,他明天下午抵达东江。”
张扬道:“前两天见到乔书记,他还特地提起你,要我转告你,有时间去他家里做客。”
张大官人乐得哈哈大笑。
钟长胜道:“看缘分吧,以后有机会,我希望能见到乔老,向他老人家当面道歉。”
钟长胜抿了抿嘴唇,颇为感慨道:“我过去做了这么多的错事,不好意思去见他们了。”
钟长胜笑道:“其实干保镖是我的本职工作,再说小欢这孩子聪明伶俐,我喜欢得很。”
张扬道:“这本刀谱可不是仅仅教你练刀法,真正精妙的是步法,你失去右臂,身体的协调性肯定不如从前,独臂刀的步法就是专门针对你这种,锻炼你的身体平衡能力,你不是想成为正常人吗?那就得下点苦功,再说了你以后还得接受整容手术,必须要增强自身体质。”张扬又把刀谱扔给了伍得志。
徐建基道:“她去找朋友了,晚上过来。”
张扬道:“这次去京城和秦家谈的怎么样?”
“你不会自己看!”
何长安欣喜道:“好,如果有他在身边保护当然最好不过。”钟长胜听说张扬要让自己跟随何长安暂时保护秦欢的安全,也没有任何的异议,他原本就没什么牵挂,张扬虽然在东江新城区指挥部给他找了一份工作,可毕竟这份工作实在太过平淡,无法施展出他真正的本领。接受这次的任务,等于接受了一份全新的挑战,还可以去国外做一次免费的旅行,对钟长胜来说也是两全齐美的事情。
徐建基呵呵笑了起来。
徐建基除了带领三名公司的高管之外,还带来了女明星林颖。
这次伍得志没有拒绝,他叹了口气道:“闲着也是闲着,那我就先练着玩玩。”
为了迎接徐建基的到来,这次东江方面也是非常的隆重,不但新城区党工委书记秦清、管委会副主任张扬前往迎接,而且常务副市长隋国明也一同前往,徐建基虽然背景深厚,可是他本人却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能够受到东江方面这样规格的接待,已经是给足了他面子。
张扬道:“未必是想对你不利,可能是想对付秦家,何叔叔,如果这些证据落在某些别有用心的家伙的手上,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这件事对萌萌,对小欢的伤害都会是巨大的。”
连市委书记梁天正都打心底发出感慨,难怪当初东江会在友好城市和英德尔公司的招商中先后败下阵来,张扬这小子的确有能耐啊!
张扬道:“和-图-书我总觉着这件事未必是因为秦家而引起,是不是有人想要利用这件事制造事端?”
张扬点点头:“我刚去医生那里,他们说这两天你就能出院了。”
徐建基大字型躺在床上:“老三,听说你跟薛爷在拉萨玩的很HIGH?”虽然他们已经结拜,可徐建基还是习惯性地称薛伟童为薛爷,叫顺口了,一时间改不过来。
“无所谓!”伍得志转过身,慢慢来到张扬的旁边,挨着床边坐下:“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对我的帮助。”
根据合约,建基集团的一期投资就达到五十亿元人民币,东江市方面给出了相当优惠的政策,徐建基趁热打铁,又将东江开发区物流园的建设合同纳入囊中,这样一来,当天签下了总额六十亿元的合同,这对新城区,对东江市府来说已经成为九六年当年的最大手笔。
何长安有些惊奇,颇为诧异的看着张扬,他并没有告诉张扬自己请乔老给秦家施压的事情,张扬究竟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乔家人告诉了他?
张扬道:“出院后先休养一段时间吧。”
张扬道:“这件事解决之前,也许离开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何长安返回东江之后,徐立华已经去女儿赵静那里小住,钟长胜仍然未走,一天秦欢还在东江,张扬就让他寸步不离的照顾秦欢,对何长安的那些保镖,张扬还是有些信不过。
伍得志道:“我忽然很害怕静下来。”
张扬道:“想不到这次他会这么痛快。”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院方已经将天台锁好,伍得志只能在病房内欣赏窗外的景色了,张扬经他配制的伤药非常的灵验,根据院方的最新检查结果,伍得志已经符合出院的条件了。
何长安道:“我找人帮忙,制造了萌萌死亡的假象,这次回国,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撇开干系,让别人不要把这件事联系到我的身上,也是避免小欢受到影响。”直到现在,何长安方才将全部的计划和盘托出。
伍得志道:“我和国安已经撇清了关系,他们给了我一笔退休金,现在我已经不属于他们了,他们当然不需要继续对我负责。”
张扬道:“我看你是心理残疾,别人都没说什么,是你自己看不起自己。”
伍得志道:“你的意思是以后我出门都拎着把大刀出去?我至于吗我?”他将那册独臂刀谱扔还给张扬:“没兴趣!”
当晚他们也没有出去吃饭,就在家里吃了,何长安也认出钟长胜就是过去跟在乔老身边贴身护卫的保镖,他不由得感叹道:“张扬,你的身边还真是卧虎藏龙。”
张扬道:“我通过于子良博士经你联系了一位世界顶级的整形外科专家,他看过你的病历,答应抽时间过来为你做整形手术。”
何长安咬了咬嘴唇,他甚至不敢想这件事被曝光的后果。
张扬道:“也许他们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对小欢的身份早就心知肚明,对秦振东的恶行绝非一无所知,一直以来,秦家都是为了他们的名誉想掩饰这一切,现在他们更将秦振东的死算在了萌萌的身上。”
何长安道:“张扬,这件事你要帮我查出来,看看是谁在背后捣鬼,花多少钱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