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4章 成绩突出

梁晓鸥道:“我就是个临时代理,说起来你级别比我高,我怎么敢领导你啊!”这番话说得酸溜溜的。
张扬道:“梁主任,怎么样?我今年给你的业绩争光添彩了,你打算怎么奖励我?”
张大官人笑了笑,两个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迪特主题公园的项目只要签约,就是十多个亿的大项目。
祁山道:“我是听说的,这慧源宾馆的水产都是我提供的,我听他们内部员工说的。”祁山看到张扬怒不可遏的表情已经猜到这张扬和苏媛媛的关系非同一般,心中暗自琢磨着,怎么但凡漂亮点的女孩子都跟他有关系啊?
祁山冷笑了一声,他并没有过去,祁山虽然是慧源的供货商,可对慧源宾馆也是一肚子的火气,从慧源开业到现在,一直都没给他结清货款,就算今天张扬不动手,祁山都想找人砸慧源的场子,让慧源的老板把账给结了。
张大官人明知故问道:“恭喜我什么?”
张扬道:“究竟怎么回事儿?”
住在宿舍楼的多数都是慧源宾馆的员工,看到张扬势如猛虎出闸,不但将十名保安打了个东倒西歪,更将他们经理宗文俊打得头破血流,在场的员工虽然很多,可是没人帮着宗文俊出手,其中的确也有个别想见义勇为,趁机巴结一下经理宗文俊,可看到那帮保安的惨状,就不得不暗自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这一掂量,谁也没胆子冲上去帮忙了。
这边的动静也吸引了不少前来宾馆的客人,其中就包括四海集团的老总祁山,祁山刚才看到张扬的脸色,就料到这件事不能善终,看到现场的情况,他并没有感到意外,看来张扬和苏媛媛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他是帮助苏媛媛出气来了。
张扬道:“她在哪里?”听到苏媛媛受伤,张扬已经没多少心情,留下吃饭了,他向龚奇伟和赵国强说了一声,问明苏媛媛所住的宿舍,起身去探望她。
张扬刚刚来到苏媛媛的宿舍门口就听到苏媛媛愤怒的声音道:“你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张扬和赵国强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不少,虽然赵国强也相信张扬并非害死自己弟弟的凶手,可弟弟毕竟死于张扬的车下,所以见到张扬,感觉总是有些不自在。
龚奇伟和赵国强也过来了,看到闹事的是张扬,两人也不意外,有张扬在场的地方闹事很正常,可如果说这件事和他无关反倒是不正常了,赵国强看到那群派出所的警察过来,迎上去拦住他们道:“你们哪个部门的?”
这会儿功夫又有四名保安赶到,人多力量大,人多胆子也大,他们握着橡胶棒向张扬靠近。
周刚现在很矛盾,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走了肯定落人口舌,可留下来他也不敢过去为宗文俊出头,他没什么根基,张扬那种人物岂是他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能够惹起的?周刚道:“你去劝劝他!”
张扬一伸手拎住他的衣领,拖死狗一样拖起来,从房间里面扔了出去。
龚奇伟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进房间再说。”他已经预先订好了位子,从他们所在的楚天阁可以看到不远处金水湖碧波荡漾的水面。秋日的阳光透过玻璃窗透射进来,照在他们的身上,暖烘烘的非常舒服。
张扬已经走了。
“嗬!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就输?不是你还差两个亿吗?”
来到大厅的时候和*图*书,正遇到四海水产的祁山迎面走了过来,祁山看到张扬笑着招呼道:“张主任,这么巧,你也来吃饭啊?”
外面警笛声很快就响起,隔壁有间派出所,平时慧源宾馆好吃好喝的供着,听说有人在慧源宾馆闹事,这帮派出所的警察怎么也不好意思袖手旁观。
“受伤了?”张扬一听就紧张起来,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文玲,该不是文玲过来报复她将她打伤吧?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还记得咱们的赌约吗?”
张扬笑道:“运气好罢了,我其实没什么能力。”
张扬笑了笑,如果在过去听到龚奇伟的这番话他十有八九会心曳神摇,这厮对升官一直都很期待,不过现在他却没什么感觉,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张大官人忽然对官场失去了过去的那种热情,他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就算当上市长、省长又如何?上头还是有人管着,平时面对的还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政治斗争说穿了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龚奇伟道:“我来东江之后,了解到一些东江新城区的事情,新城区的定位很高,对你来说机会难得,只要把握好机会,你以后的政治前景肯定是一片光明。”
张扬看出赵国强是在故意回避问题,他叹了口气道:“其实有些事根本就是误会,任由误会发展下去,对谁都不好。”
祁山向周围看了看,微笑道:“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吗?既然来了就看着呗,没伤人轮不到你们管。”
祁山道:“我只是听说,她刚从客房部调到餐饮部当经理,前天省电力局的刘局过来吃饭,让她陪酒,可能是手脚上有些不干净,苏媛媛大概没给他面子,不知怎么发生了争执,刘局把一杯开水不小心泼在她脚上了。”
梁天正对张扬的这番话感到满意,发现这小子开始变得会说话了。
赵国强道:“我和她不熟,她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张大官人非常爽快,新城区方面对教育投资是持提倡态度,他笑道:“大手笔啊!”一个亿的资金和建基集团动辄几十亿的投资当然无法相比,可是对一所学校来说,这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投资,张扬拍了拍常凌峰的肩膀道:“这件事常主任就能拍板定案。”
赵国强点了点头。他隐约猜到姬若雁和张扬之间可能发生过不快。
张扬回过头去,却看到东南日报社的美女记者武意就站在自己的身后,笑盈盈看着自己。张大官人忽然想起和她之间的赌约来,乐呵呵朝她点了点头。
中午的时候,张扬前往慧源宾馆和南锡市副市长龚奇伟见面,龚奇伟这次是来东江开会的,会议就安排在慧源宾馆,张扬来到慧源宾馆,才发现南锡市公安局长赵国强也在那里。这段时间赵国强一直都在省里参加学习班,龚奇伟这次来把他也叫过来一起吃饭。
龚奇伟笑道:“我开了一上午的会,听说你来到东江就把招商工作搞得风生水起,真是后悔把你小子给放走了。”
提起这件事,武意的俏脸微微有些发红,点了点头道:“记得,你放心,我又不会赖账。”
龚奇伟让人上菜,因为中午只有他们三个,所以也没有叫太多的菜,张扬问起南锡高新区的建设情况,龚奇伟笑道:“目前进展还算顺利,国内多家知名IT厂家入驻高新区,在这件事上,你居功至伟http://www•hetushu•com,年终的时候,我们还打算把你请回去开表彰大会呢。”
梁晓鸥也走过来向张扬表示祝贺,张大官人握着梁晓鸥柔软的手晃了晃,目光还故意四处张望着,梁晓鸥道:“你看什么?我向你祝贺,你怎么显得心不在焉的?”
武意来到张扬的面前,张扬道:“你不去采访梁书记他们,来找我干什么?”
记者们来访梁天正的时候,张扬悄悄走开,接受同仁们的祝贺,官场之中但凡有个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局内人的斟酌思量,当初张大官人说要夺得今年东江招商业绩第一名的时候,差点笑掉很多人的大牙,可现在事情完全改变了,张扬虽然没有提起这件事,可谁也不会嘲笑他,基本上每个人都意识到,这厮说出的话十有八九要兑现了。
张大官人笑道:“我是看邵安康来了没有,他要是看到我跟你握手,肯定觉着我趁机占你便宜,说不定一会儿就握着菜刀来追杀我。”
周刚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就变了,张扬来东江之前名头已经很盛了,而且这货好像经常和警察作对,一来二去,公安系统内部都传着一个说法,宁惹阎王,别碰张扬,足见这厮难缠到了何种地步,如果周刚事先知道是张扬在这里闹事,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出警这么及时的。
张扬也没有继续提起,他向身边的服务员道:“你们客房部的苏经理在吗?”苏媛媛就在这家酒店工作,担任客房部经理,她和张扬是同父异母的姐弟,所以张扬对这个媛媛还是很关心的。
他悄悄把祁山拉到一边,低声道:“祁总,你看……”
张大官人不失时机的拍了梁书记一记:“全都靠梁书记正确英明的领导!”
这时候张大官人已经走入了房间内,房门本来就没关,和苏媛媛说话的是慧源大酒店的经理宗文俊,咋看到闯进来一名男子他也是一愣:“你谁啊?”
张大官人看到姐姐被人欺负,不由得心头火起,双手握拳,凛然的杀气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压迫而去,以张大官人今时今日的武功,当世之中能够和他匹敌者寥寥可数,更何况这些稀疏平常的保安,他们虽然手握橡胶棒,可是在张大官人气势的逼迫下已经感到呼吸一窒,很多时候,人的气场和胆色成正比,这帮保安被张大官人强大的气场所震慑,竟然不敢上前。
苏媛媛道:“好,我赔给你……”说这话的时候她委屈的落下泪来。
张扬道:“他对我好像有些看法。”
服务员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前天发生的,一位客人不小心将热水泼到了她的脚上。”
宗文俊叫道:“抓他,抓他!”他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宗文俊只是个小角色,真正的后台老板另有其人。
隋国明稍一琢磨,就已经明白梁晓鸥为什么会显得有些失落,隋国明一边鼓掌一边向身边的梁晓鸥道:“这一单六十亿,张扬刚刚来到咱们东江就放了一颗卫星!”
张扬点了点头,祁山招呼他一起喝两怀,张扬道:“我得去看一个人,一朋友脚烫着了。”
张扬道:“你认识?”
张扬笑道:“能者多劳,你要当仁不让!”
祁山道:“谁啊?是客房部的苏经理?”
赵国强哦了一声,他并没有听父亲提过。
龚奇伟将雪白的和-图-书餐巾展开,铺在膝盖之上,微笑道:“张扬,你小子自从来到东江就乐不思蜀了。把我们这些南锡的老朋友都给忘了,离得那么近,也没见你回去一次,还得我主动登门来拜访你。”
服务员道:“脚被烫着了!”
张扬微笑向赵国强道:“赵局长什么时候来的?”
三岛正夫笑道:“我了解过你们文化教育区的规划,初期打算投入一个亿。”
常凌峰把三岛正夫介绍给张扬之后,笑道:“三岛打算在东江投资兴建一所国际学校。”
张大官人心中一愣,自己还没露脸呢,苏媛媛就知道自己来了?可随即房间内响起一声冷笑道:“苏媛媛,我说你怎么就给脸不要脸呢?人家刘局让你陪酒,那是看得起你,你凭什么给人家甩脸子?你有什么资格?你自己得罪人不要紧,还连累我们整个酒店,枉我对你这么看重,将餐饮部经理的位置交给你,你就这么对我?”
张大官人听到投资两个字顿时来了精神:“打算投资多少?”这货是相当的现实。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咱们给人民打工的都是这样,身不由己,身不由己啊!”
张扬笑道:“那好,回头我跟梁书记说说,咱俩换换,我领导你。”张大官人一向没心没肺的,他压根就没把梁晓鸥当成自己的对手,说话也随便得很,有道是功高盖主,此时的张大官人只顾着得意,却没有考虑到梁晓鸥心里怎么想。
张扬听出他话里有话,低声道:“你知道怎么回事?”
东江招商办代主任梁晓鸥也出席了当天的签约仪式,自从她主持东江招商办的工作之后,也算做出了点成绩,可今天和张扬相比,她的那些业绩顿时显得黯淡下来,她上任之后主抓的就是开发区招商工作,今年开发区招商工作也算争气,招商额达到了空前的七十个亿,对梁晓鸥来说,这是一份了不起的政绩,凭借这份政债,她就有了将代字去掉的资本,梁晓鸥虽然是一个女人,可并不代表着她没有政治上的野心,女人一旦有了这方面的野心,往往比男人还要来的更加强烈一些。
张扬笑道:“龚市长勿怪,忙,我是真的忙!自从来到东江之后,我也没安稳的在这里呆几天,整天南来北往的飞。”
张扬道:“别怕,凡事都有我呢。”
周刚愣了一下,祁山他是认识的,对他的背景身份都很清楚,祁山分明是话里有话,周刚小声道:“他谁啊?”
赵国强笑道:“集中学习比较忙,实在抽不出时间,再说了,你们工作也很忙,就没想打扰。”
“不干了?按照签好的协议你得赔钱,三万块的违约金交出来,我马上给你签字走人,还有你的医药费可都是我垫付的。”
这个三岛正夫虽然是日籍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华人,他本名叫袁正福,一丁点儿日本血统都没有,如果硬要跟日本扯上关系,他的前妻三岛英子是日本人,两人结婚之后,这货没有让老婆跟他姓,反而倒插门入了日本籍,连姓都改了,后来夫妻感情不和,离婚后仍然叫三岛正夫,按照他的话来说在日本没有个日本名字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赵国强笑了笑,他并不意外,父亲直到现在都认为在弟弟死亡的事情上张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赵国强道:“我父亲的性情就是那样,未必代表对你有成见。”
m.hetushu.com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六名保安匆匆赶了过来。
武意向梁天正和徐建基那边看了看道:“他们都是焦点人物,我身单力薄的根本挤不进去。”
祁山么一旁走了过来,笑道:“周所,你不去睡午觉,在这儿凑什么热闹?”
常凌峰和三岛正夫在日本的时候就认识,只不过那时候三岛正夫还在富士山下开中华料理,如今的三岛正夫从料理发家,摇身一变已经成了日本樱花教育集团的总裁,说起这件事就得从三岛的过去说起,在三岛前往日本之前曾经是东江师范大学的讲师,去日本之后,当然没有大学聘请他去任教,还好三岛有一手不错的厨艺,就在日本开起了餐馆,如今他的中华料理已经有七家连锁店。
张扬笑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可年终也是我最忙的时候,恐怕抽不出时间。”
祁山道:“你还是亲自问问她的好,我跟你说的全都是道听途说,你别当真。”
“恭喜你签下这么大一笔合约,距离东江市年度招商冠军又近了一步。”
常凌峰把张扬给叫了过去,他给张扬介绍了一位朋友,来自日本的商人三岛正夫。
满脸是血的宗文俊扶着墙站在走廊上,歇斯底里的叫着:“把他抓起来,报警,报警!”
武意道:“恭喜你!”
张大官人听祁山这么说,立时就火了:“祁山,你说的可是真的?”
常务副市长隋国明也没有错过这次隆重的仪式,市委书记梁天正自然是毫无疑问的第一男主角,按照级别,隋国明今天也是当仁不让的男二号,对这种展露自己的舞台,隋国明是不会轻易错过的,新城区党工委书记秦清和建基集团总裁徐建基两人交换合同并亲切握手的时候,隋国明微笑鼓掌,也就在这时候他留意到了身边的梁晓鸥,发现梁晓鸥的脸上虽然带着笑,虽然也在鼓掌,可是她的动作显得不是那么的协调。这细微的表现,并没有瞒过隋国明的眼睛。
十名保安被张扬揍得屁滚尿流,宗文俊更是被打得面颊高肿,赵国强看不过去了,走到张扬身边:“张主任,差不多就得了!”
宗文俊正打电话报警呢,可张扬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吓得打了个激灵,张扬冷笑一声,一个大耳刮子抽了过去,打得宗文俊头晕眼花,手机也飞了,人也坐倒在地上。
张扬一看果然,几位焦点人物都被记者们包围在中心,武意这身子骨的确挤不进去,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男子呵呵笑道:“现在这时代不都这样,你吃这碗饭就得有这心理准备,你装什么纯情?你要是真能攀上人家是你祖上烧了高香。”
梁晓鸥道:“张扬的确很有能力。”
祁山点了点头,有些同情的说道:“苏经理人不错,遇到这种事儿真是可怜。”
苏媛媛摇了摇头:“没事……”眼泪不住的流。
此时的张扬正站在市委书记梁天正的面前,梁天正满面春风的向他道:“小张,很好,工作开展的不错,以后要继续发扬,争取将新城区的招商工作开展的越来越好,如火如荼。”
服务员道:“她受伤了!”
因为是中午,三人都没有敞开了喝,张扬和赵国强喝酒的时候,微笑道:“赵局,前些日子我曾经在东江见过令尊。”
张扬道:“她现在好像和梁康走得很近。”
张大官人冷哼一声,不等他们来到近前,就已m•hetushu•com经冲了过去,也活该这帮保安倒霉,现在张扬正处于气头上,别人不过来找他,他还得出去找别人呢,一个、两个、三个保安被他打得飞了出去。
张扬来到床边,轻声道:“你脚伤得怎样?”
张扬听他这样说,也就没继续说下去,他话锋一转来到姬若雁的身上:“我听说姬若雁差点成为你的弟媳妇?”
赵国强道:“我在省党校参加集中培训,已经来一个星期了。”
苏媛媛看到张扬出现在面前,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感到说不出的温暖,在张扬出现之前,她的内心充满了彷徨无助,甚至有些恐惧,可是在张扬出现之后,这一切都消失了,她咬着嘴唇,泪水却不争气的流下。
派出所所长周刚知道慧源宾馆规格很高,能来这里消费的都不是普通人物,赵国强虽然穿着皮夹克,可下面穿着警裤,一眼就能看出大家都是同系统的,周刚和赵国强聊了两句,知道赵国强是南锡市公安局长,马上就满脸堆笑道:“都是自己人。”他向张扬那边看了一眼道:“赵局,他事情闹这么大,我们不好处理啊!”
梁晓鸥听到这话心里更不舒服了,可是她涵养还算不错,没有表露出来不快,但是笑容明显变得尴尬起来,轻声道:“好啊!”
常凌峰苦笑道:“张主任对我真是看重啊!”
张扬道:“我去看她!”
龚奇伟也多少听说了一些张扬和赵家结怨的事情,不过他请两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这一层,听到他们两人间的对话,这才意识到自己把他们叫到一起吃饭并不是一件很恰当的事情。
祁山道:“新城区管委会的张主任,宋省长的未来女婿!”
梁晓鸥也不禁笑了起来,啐道:“德行!”心情也因为张扬的调侃而好受了一些。
五年前又开办了学校,主要是针对中国留学生和打工族的子女进行汉语文化教育,没想到学校开业之后颇受欢迎,中国在日本的侨民数量相当庞大,短短的五年内,三岛已经开了三所学校,成立了樱花教育集团。这次三岛回国就是要在国内开办分校,通过这一途径,可以方便国内的学生前往日本留学,促进中日文化教育交流。
赵国强道:“每个人看待人和事的观点都不同,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他在婉转的告诉张扬,虽然自己已经不认为他是杀害弟弟的凶手,可父亲和姬若雁并不这么认为。
随国明笑着点了点头道:“难怪梁书记要点名把他挖过来,这小子招商能力这么强,以后肯定要得到重用。”看似无意的一句话,却让梁晓鸥的内心中没来由抽搐了一下,她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嫉妒了。
张扬道:“也不联络我!”话说得非常客气,可他心里也明白,自己和赵国强并没有那份交情。
“你混蛋!我不干了!”
几名记者就在身边,及时记录下张大官人溜须拍马的神圣一刻。
苏媛媛怒道:“他根本就不是好人,对人动手动脚的,什么领导?根本就是一流氓。”
“我操你大爷!”张大官人的拳头在宗文俊的眼前倏然放大,然后他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宗文俊一屁股就坐倒在地上。
张扬道:“你现在就可以订饭店了,档次不一定要太高,但一定要有特色,我这人不挑剔的。”
张大官人并没有对她太过留意,这会儿听到一个软绵绵的女声在喊自己:“张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