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5章 小冤家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觉着祁山这个人很有趣。
祁山笑道:“我也觉着乱,我还听说这慧源宾馆都成了电力宾馆,电力系统的吃喝应酬基本上都指定这里,省电力局如果去别的地方吃饭,都无法报销,我说的都是传言,仅供参考。”
梁孜水汪汪的桃花眼眨了眨,她脑子转的很快,张扬今天摆出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她回答问题的时候必须要斟酌一番,梁孜笑道:“慧源是股份制,我只是其中的一个股东。我们董事长是康成先生,他今天刚好不在。”梁孜充满了推托的意思。
刘晓忠道:“我觉着没什么大事,当时那个餐厅经理自己也说没事,这都过去几天了,怎么又闹起来了?”
祁山道:“你不怕孔部长中间插手?”
张扬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当然他不会把苏媛媛和自己的关系讲出来,龚奇伟也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听说苏媛媛遭到这样的不公平待遇,也气得骂道:“王八蛋,这种无良的东西就该狠揍一顿。”派出所所长周刚在祁山的陪伴下走了过来,陪着笑脸道:“张主任!”张扬看到这个身穿制服的家伙走过来,顿时拧起了眉头。
张扬听到这件事,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以祁山的财力可能不会因为一百多万的货款就对康成恨成这个样子,难道说在江南食府转让这件事上也吃了亏?
张扬笑了起来:“你别瞎寻思,我替她出头全都是因为杜天野的缘故。”他害怕常海心误会自己和苏媛媛之间的关系。
和祁山并排坐在汽车的后排,祁山道:“张主任,你打算怎么办?”
张扬道:“她受伤了你知道吧?”
张扬道:“我人品还不错,要不然,你秦书记也不会对我这么青眼有加。”
杜天野道:“是我说的一个电力局局长居然敢欺男霸女,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康成并没有出面,半小时后抵达慧源的是梁孜,梁孜在途中已经将今天的事情打听清楚了,一听说是张扬闹事,她的头就有些大了,她和张扬打过几次交道,知道这小子很不好对付,不过她并没有搞清楚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宗文俊向她汇报的也是不清不楚。直到现在梁孜都不知道,苏媛媛的事情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张扬道:“这可是你说的。”
张扬道:“事儿我帮你办,可责任都是你的啊!”这货也够阴的,他帮苏媛媛出头可不是看在杜天野的面子上,苏媛媛是他姐姐,姐姐受了欺负,这个当兄弟的当然不乐意。杜天野纯属是被他拉过来垫背的,本来打人没有理由现在好说了,欺负苏媛媛就是不给杜天野面子,不给杜天野面子就是不给我张扬面子。
秦清离去不久,梁孜就打来了电话,张扬开机没多长时间,梁孜第一句话就是:“张主任,您电话可真难打。”
梁孜道:“他会怎样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来者不善,既然事情是张庆峰惹出来的,你让张庆峰赶紧站出来,别把事情给闹大了。”
祁山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听到这里,也不禁对张扬由衷的佩服,这小子真是霸气外露,也的确是得理不饶人的角色,难怪当初弟弟得罪了他,被他逼得走投无路,连江南食府都要转让出去,祁山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张扬这种人不是自己能够惹起的。
梁孜道:“张主任,要不这样,我代表宾馆向苏媛媛表示歉意,负责她这次全部的医药费,并赔偿她的精神损失。”
梁孜脸上仍在笑,可心里已经开始有种不祥的预感了,张扬这是要为苏媛媛出头啊,这个混账宗文俊到底说了什么得罪了这位阎王爷。梁孜道:“我一直都将张主任当成好朋友,你过去也帮助过我不少,要不是你帮忙我大哥的命就没了。”
张扬点了点头。
秦清俏脸绯红,啐道:“德行!我告诉你,这可是光天化日,你再敢骚扰我,我赏你一个大嘴巴子。”张大官人嘿嘿笑了一声:“你舍不得。”秦清道:“不跟你聊了,对了,你记住啊,别弄得满城风雨的,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说,说来说去,还不是祁山的一面之词,你问问苏媛媛,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说完之后,推开车门离开。
梁孜怒道:“你不认识张扬?你招惹他干什么?”
张扬道:“姓刘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和*图*书,上次他司机差点撞到你爸,现在我要老账新帐跟他一起算。”
刘晓忠道:“我哪里去找他?他根本不在东江!”
张扬道:“谁烫伤了苏媛媛,让他跪在苏媛媛面前道歉,他怎样泼别人就让别人怎样泼还给他,还有,你帮我转告他,我这次一定要钉死他!”
几个人这才闹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儿,祁山心说好嘛,今天这件事有好戏看了,这年月谁没点背景还真不好意思出门。
梁孜道:“没打死你算你运气。”
张大官人缓缓落下茶杯道:“我怎么看你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意思?”
张扬道:“不必那么麻烦了,梁总,这慧源宾馆你说话当家吗?”
梁孜道:“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梁孜是真不知道慧源宾馆这么大一间五星级酒店,不可能她每件事都去过问。苏媛媛虽然是餐饮部经理,可也就是一个聘用管理人员,她被烫伤还没有到引起股东关注的地步。
张扬道:“上车,找个没人的地方我给你说点事儿。”
张扬道:“我看这件事你也做不了主,康成是大股东,你让他赶紧回来处理这件事,至于你们的慧源,我看还是赶紧停业吧。”
张扬道:“我要帮苏媛媛要个公道,梁总,很荣幸你能把我当成朋友,既然是朋友,我劝你一句马上撤股。”
张扬道:“就是帮苏媛媛要个说法。”
常海心这才把苏媛媛的事情说了,秦清也认识苏媛媛,走进房间问候了一下。
秦清道:“你打算怎么办?”
秦清点了点头道:“难怪啊,难怪你会对苏媛媛这么关心,我还以为……”话没说完,秦清自己笑了起来。
龚奇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来到张扬面前道:“小张,怎么回事儿?又打上了?”张扬出手,大家已经见怪不怪。
梁孜道:“张扬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祁山兄弟俩够牛了,祁峰还不是乖乖的把江南食府给转让了,被他逼得离开了东江?精武特卫的陈彪也是个横着走的人物,最后还不是一样低头?”
宗文俊离开之后,梁孜坐在办公桌前发呆,愣了足有五六分钟,方才拨通了姐夫刘晓忠的电话。
祁山道:“慧源还是很有些背景的,刚才被你打的人叫宗文俊,他在这里只是一个看门的,慧源的主要股东有两个,一个是康成一个是梁孜。”梁孜的名字张扬听说过,知道她是蓝魔方的老板,也是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的小姨子,至于康成,张扬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张扬道:“那去你家说。”
刘晓忠道:“他敢怎样?这件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他总不能硬往我身上赖?”
祁山叹了口气道:“到现在他只支付了百分之二十的预付款,江南食府已经开业好长一段时间了,生意比过去还要红火,可这小子赖着不愿将余款结清。”
刘晓忠道:“当晚我在场,可是我没对她怎么着,你想想,我什么身份,我至于对一个年轻女孩子做这种事情吗?”
张扬道:“搞了半天是他啊!”他向龚奇伟和赵国强道:“龚市长、赵局,这事儿你们还真不适合跟着掺和,我看你们还是回避吧,你们放心,我绝不会说你们不够意思。”有些话说在明处反而大家都好做。
杜天野道:“就凭你是我朋友!”
秦清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显得娇俏可人:“谁让你这人从来都是那样,我怎么可能往好处想你?”
张扬叹了一口气,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秦清听完也是义愤填膺:“这个刘晓忠也太下做了,身为国家干部,怎么可以这么干部?”
宗文俊道:“我之前又没见过他,他那个人根本就不讲道理,从外面冲进来,抓住我就打,我都被他打懵了……到现在还浑身疼……”
祁山和张扬约好时间,晚上直接派司机去接他,当晚还是在慧源宾馆。通过这次的事情,张扬对祁山改观了许多,可以看出祁山这个人是很有胆色的,当然祁山本身和康成就有矛盾,他也想借着这件事向康成发难,有借张扬东风之嫌。
梁孜内心颤抖了一下:“可是……”她到现在都没搞清楚究竟是谁烫伤了苏媛媛。
刘晓忠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不用理会他。”
张扬抬脚在宗文俊屁股上踹了一记:“把你们老和图书板给我叫来,我给他半个小时,半小时内不到,我把慧源给拆了!”宗文俊血头血脸的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向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跑去。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嘴上却道:“我是你朋友不假,可是你跟她什么关系啊?”
祁山道:“说实话,就算你不动他们,我也得想办法出出气。”
梁孜点点头,脸上带着笑。
张扬将配制好的烫伤药交给常海心,常海心帮助苏媛媛敷上。苏媛媛显得很不好意思:“别麻烦了,我自己来。”
杜天野火了他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张扬,你小子必须帮苏媛媛讨还这个公道!”
梁孜道:“新城区管委会的张扬闹事,他和苏媛媛的关系不错,要为她讨回一个公道。”
两人上了车,张扬这才把苏媛媛的事情说了,他说的很委婉。
张大官人望着祁山,这厮根本是在给自己爆猛料啊,康成再怎么长也不可能像他姨夫,祁山把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分明是在暗示康成就是孔源的私生子,张扬并没有感到意外,以孔源那个老色鬼的做派,和小姨子珠胎暗结的事情绝对干得出来。如果这件事属实,孔源肯定会为子康成的事情出头。
宗文俊自从知道张扬的来头之后,心里已经明白这顿揍十有八九是白挨了,他小心翼翼道:“您看这件事该怎么办?”
秦清道:“至于嘛,我还得做饭呢,我爸待会儿回来吃饭。”她平时工作忙,好不容易才早回来一次,当然要把握机会好好孝敬父亲一次。
梁孜来到他们面前,娇笑道:“我还当发生了多大事情,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张扬道:“我明白,你别管了,出了事我自己担着。”
梁孜向祁山道:“祁老板,您不会跟张主任一起合伙欺负我吧?”
张大官人端起茶喝了一口,目光落在祁山的脸上:“祁总今天这件事可都是你挑起的,你有点唯恐天下不乱的意思。”
梁孜摆了摆手道:“你出去吧!”
梁孜道:“我待会儿就过去看她,真是……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张主任,苏媛媛是你朋友啊,你放心,我们宾馆的员工福利和各方面保障都是很好的,只要是工作期间发生的问题,我们都会负责。”
张扬道:“你以为什么?我说你可是党的好干部,怎么脑子尽不想好事儿。”
张扬不屑道:“那得看他们有这个本事吗!”
宗文俊苦着脸道:“本来酒场上的应酬都是难免的,我也没想到她会这么不懂事。”
张扬道:“国家干部也是良莠不齐,你以为每人都像我这样啊。”
祁山笑道:“我哪敢,现在什么时代了,欠钱的是大爷,你们康总欠我七八百万呢,只有你们欺负我的份儿,我哪敢说话?”
女孩子都是爱美的,苏媛媛也不例外,虽然烫伤在脚上,她也不想因此而留下任何的伤痕,听常海心这样说,她不由得看了看常海心的面颊,发现她俏脸的皮肤白嫩细腻,毫无瑕疵,心中稍安。她感激的向张扬笑了笑:“张主任,这次真是太麻烦你了。”
秦清道:“得了,还是去你车里说吧。”秦清现在住的地方人多眼杂,她可不想张扬出入自己的住处,又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
梁孜道:“知道她是我们餐饮部的经理,小丫头工作很努力,也很聪明很有能力,我正打算重点培养她呢。”
张扬道:“不用客气,杜书记说让我好好照顾你,我没尽到责任。”提起杜天野,苏媛媛的俏脸微微有些发红,小声道:“张主任,我求你件事儿。”
张大官人由衷感叹道:“真他妈的乱啊!”
张扬挂上电话看到龚奇伟、赵国强、祁山都在一旁看着自己,不由得笑了起来:“我说你们几位这是干什么?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我自己处理就行,你们别跟着掺和。”
张扬道:“我为人怎么样?梁总应该知道。”
“那就是你说话不算了?”
她轻声道:“你对苏媛媛好像很关心啊!”
祁山是个人物,他不怕事,也懂得如何选择阵营,他做出选择的标准并非是谁的拳头更硬,也不是谁的势力更大,他要看选择哪方对自己更有利,更符合自身的利益。
梁孜道:“你现在怎么说都行。”
张扬道:“他那又臭又硬的屁股我才懒得摸,要摸和图书我也摸你的。白白嫩嫩,柔柔滑滑,富有弹性!”这厮说这话,大手探下去在秦清的玉臀上轻轻捏了捏。
张扬淡然笑道:“我怎么觉着有点不是冤家不聚头?”
梁孜道:“张主任,这事儿跟他有关系吗?”张扬呵呵笑了一声,冷笑,这声音听得梁孜有些毛骨悚然。
龚奇伟道:“你跟苏媛媛什么关系啊?”
祁山也不怕什么省组织部长,他是生意人,用不着看组织部长的脸色。
祁山道:“康成是省组织部长孔源的外甥,他叫孔部长姨夫!”听到孔源的名字龚奇伟和赵国强两人不由得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是平海的干部,组织关系都要服从于孔源的管理,听到这件事追根溯源竟然和孔源有关系,两人不能不思量一下。
从杜天野的话里,张扬也得到了一个信号,杜天野对苏媛媛肯定有意思,普通的朋友,他不至于反应这么强烈。
张扬道:“我请你了,你去吗?”
杜天野听说苏媛媛被人给烫伤了,立马就火了起来,他怒道:“张扬,你怎么回事儿?不是让你帮忙照顾她吗?”
张大官人有些心虚的向外看了看,苦笑道:“清姐,你小点儿声,还真打算让全世界人都知道啊。”
梁孜道:“不可能吧,他真这么说?他要是这么说我回头一定处理他。”
张扬道:“三天,三天内慧源必须给我一个交代!”说完这句话,张扬起身去接了苏媛媛,他把苏媛姐送到了常海心那里,有个人照顾她方便一些。
张扬道:“这事儿我不能忍!”
刘晓忠听到这话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他以为自己是谁?也太猖狂了!”
张扬笑道:“这下方便了,你刚好找他要钱。”
张扬笑道:“梁总,你不懂我的意思,我要的是公道!”
刘晓忠道:“什么公道?大不了把事情说清楚,让张庆峰赔点钱就是。”
祁山道:“我要是不说你也不知道啊,再说,我也没抽身事外,作壁上观,今天我准备好了,打算跟张主任共同进退,同仇敌忾!我还算义气吧。”
张扬道:“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苏媛媛是我未来嫂子,她这次烫伤不是偶然,是因为有人骚扰她,她因为反抗触怒了对方,所以那混蛋用热水泼到她脚上。”
张扬道:“那好,我去!”张扬邀请祁山一起前往,祁山何其聪明,接到他这个电话就明白张扬这是要自己陪绑。
不过秦清还是很快就弄清楚了他和苏媛媛之间的关系,一双凤目因为惊奇而瞪得滚圆,这件事也太匪夷所思了,她惊声道:“你是说苏媛媛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姐姐!”
周刚苦着脸道:“张主任……”
梁孜道:“也不能这么说,有些小事我还是能够做主的,张主任,咱们都是老朋友了,到底慧源的那些服务您不满意,又或是哪个员工得罪了您,你放心,只要是你指出来,我马上进行处理。”梁孜的态度还是非常的诚恳。
龚奇伟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成,这事儿我们不跟着掺和!”他叫上赵国强一起走了,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怕事,而是这件事他们的确没有跟着掺和的必要,为了这件事得罪组织部长可没什么意义。
祁山道:“人家都没请我!”
梁孜脸色变了:“不可能!我们宾馆很正规,不会发生这种事。”
常海心帮助苏媛媛敷完药,拿着拆下的纱布来到外面,扔到垃圾桶里,洗了洗手,张扬从身后抱住她,常海心小声道:“别胡闹,苏媛媛在里面。”
梁孜带着怒气道:“你什么人我不清楚?这天下就没有不吃腥的猫。”
张扬道:“凭什么啊?”
几个人坐下之后,张扬首先给杜天野打了个电话,为什么要给杜天野打电话?因为张扬想知道杜天野的反应自从知道苏媛媛和自己的血缘关系之后,张大官人就有了把杜天野和苏媛媛往一块撮合的心思,他能够看得出来,苏媛媛方面肯定对杜天野有情,可杜天野心底未必能够对文玲完全忘情,更何况他和苏小红之间好像也有些说不清楚,张扬这个电话有试探的成分在内。
张扬道:“她的脚被某位客人用开水给烫了,梁总,看来你对自己的员工缺乏关心啊。”
龚奇伟和赵国强离去之后,张扬笑眯眯看着祁山道:“你不走?”
祁山嘿嘿笑了起来:“http://m.hetushu.com张主任,我真没想挑事儿,就是随口说说,谁能想到你跟苏媛媛有这层关系啊?”
秦清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自己又是什么好东西了?”
周刚咳嗽了一声道:“张主任,我是这边派出所的负责人,那……那啥……”
祁山道:“康成这个人很小气,我跟他接触了几次,现在算是了解他了。”他并不看好康成会拿出钱来解决这件事,不过从目前张扬的态度来看,也不是随便一些钱就能把他打发的。
张扬笑道:“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这不,刚刚才换上电池。”
祁山道:“我去,我正想找康成呢,丫欠我钱整天找不到人。”
梁孜听他不说话,心中有些急了:“你倒是说话啊,你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是不是你手脚不干净了?”
张大官人不同,这厮和孔源素有积怨,当年在静海学习的时候,因为孔源拉着秦清的小手不放,这厮就干出了私下买通保洁工,当众赏了组织部长一个响亮耳光的事情,虽然这件事过去了很久,可他和孔源之间梁子一直都在。
作为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梁孜还是很有风韵的,她浅笑轻颦,风情万种的走过来的时候,张大官人的目光还是被吸引了一下,张扬马上就很不厚道的联想起孔源,那可是一个老流氓,他外甥和梁孜之间的合作背景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因素?
张扬道:“刘晓忠那个王八蛋,我一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次说什么都不能饶了他。”
张扬道:“梁总咱们认识有不短时间了吧?”
梁孜道:“张主任,晚上一起吃饭吧,我想向您解释一下苏媛媛的事情。”不等张扬回答,她又道:“我请了梁成龙,我们康总也来,张主任,您看……”
刘晓忠听梁孜说完这件事,沉默了下去。
张扬心说我都跟杜天野说过了,嘴上仍然嗯了一声。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大言不惭!”
张扬道:“老大,我不能二十四小时看护着她吧?她也是成年人了,我要是整天来看她,别人还指不定觉着我有什么想法呢。”
祁山在一旁看着,心中暗笑,他今儿是存着看热闹的心梁孜吃瘪,心中别提多痛快了,要说他和梁孜没多大仇,真有不满也是针对康成,但谁让梁孜和康成是合作者来着,这就叫株连。
宗文俊被梁孜训得云里雾里,他低声道:“苏媛媛得罪了刘局,所以……”
梁孜在桌边坐了下来,向服务员道:“快去,到我办公室里把一品贡茶拿来。”
张扬看了祁山一眼:“康成欠了你这么多钱,你比我更恨他,是不是忌讳孔部长,所以才不敢找他要钱?”祁山呵呵笑了起来,他看了看时间,低声道:“康成叫孔部长姨夫,孔部长很疼他,一直都把他当成亲儿子看,你说乖不乖,他长得还真有点像孔部长。”
张扬和秦清一起离开,出门之后,秦清道:“苏媛媛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啊!”
此时门铃响了,却是秦清过来拿东西,两人来到东江后就住在一起,不过秦传良来东江之后,单位另外给他安排了宿舍,最近秦清都陪父亲一起住,看到张扬在常海心这里,秦清笑道:“张扬,你下午干什么去了?也不上班,整个下午都不见人,是不是想我给你打旷工啊?”
祁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人民内部矛盾,还没到出动人民警察的时候。”张扬看到祁山也来了,不由得笑了笑:“走吧,咱们喝茶去,这位所长同志,麻烦你维持一下围观群众的秩序。”说完他指了指前方的凉亭,和龚奇伟、赵国强、祁山一起走过去了,祁山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这厮是个人才啊,把烂摊子交给警察处理了。他向一名服务员招了招手,让她去沏壶茶过来。
张扬道:“这么说,咱俩还真是同仇敌忾。”
梁孜道:“什么公道?”
张扬道:“她是我未来嫂子,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你们总知道吧?”
梁孜抵达之前先给梁成龙打了个电话,她的意思是让梁成龙给张扬打个招呼,她也不想和张扬发生正面冲突。可梁成龙电话打过去,张扬已经关机了,张扬从祁山那里搞清楚慧源的背景之后,这厮就马上把手机给关上了,他提前预料到梁孜会动用关系找人,苏媛媛被人欺负已经触及了张大官人的底线hetushu.com,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会给面子。
张大官人把嘴巴凑了上去,常海心和他对吻了一下,这才放开。张扬道:“这段时间先让苏媛媛住在你这里,她一个人,身边也没人照顾。”常海心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很关心她啊!”
秦清道:“你呀,就是说不完的道理。”她一进门就闻到了室内的药味儿:“怎么回事儿?谁生病了?”
梁孜听他说话如此咄咄逼人,心中也不禁激起了些许的怒气:“张主任,慧源是一家五星级涉外酒店,也不是说停业就停业的。”
过这一顿一顿的,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把欠账给吃回来。”
张扬道:“我算看出来了,今儿我是被你利用了,你和这个康成才是苦大仇深。”
祁山笑道:“他们的利益密切相关,你看好了,肯定会保持一致。”
祁山笑了起来:“我可没那么阴险,不过说实话,我对慧源也很有意见,单单我的货款押了一百多万,你看我现在业务宴请全都跑到这里来,目的就是能找回来一点就找回来一点。
张扬道:“既然都说了,干脆就把话说明白吧,到底怎么回事?”
秦清提醒他道:“你不要忘了,人家是省电力局局长,电老虎一只,你想摸他的屁股,小心被电着。”
张扬笑道:“刚才你们那位宗经理可不是这么说,他让苏媛媛拿出三万块的违约金,要把她扫地出门。”
常海心道:“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她。”她帮助张扬整理了一下衣领道:“慧源宾馆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常海心笑道:“有什么可麻烦的,谁都有遇到麻烦的时候,我过去啊,脸部曾经被烧伤过,情况比你这严重多了,张扬配制的烧伤药很灵验的,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恢复,保证不留下任何的疤痕。”
杜天野道:“你别管,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你小子必须要出头,后天我刚好去东江开会,你放开手脚干!出了什么事我给你担着。”
祁山道:“康成是孔部长老婆的外甥,这人多年来一直都在上海经商,对了,我弟弟的江南食府就是转让给了他。”
刘晓忠道:“小孜,你别冤枉我,你可以去问当天包间的服务员,我真没碰她,当天是张庆峰请客,我给了他一些电力工程,他让那个餐厅经理给我敬酒,你们那个经理面子博,张庆峰又喝多了,一不小心将开水泼在她脚面上,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祁山道:“我反正也没啥事儿,跟着看看热闹。”
梁孜道:“他要让烫伤苏媛媛的那个人去给她磕头赔罪!”
梁孜道:“为什么你不早点跟我说?”
梁孜咬了咬嘴唇,张扬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确,他要公道可不是道歉赔钱那么简单,他要让慧源关门。
刘晓忠的话多少给梁孜了一些信心,放下电话,她又联络了康成,慧源宾馆最大的股东是康成,发生了这种事情,怎么都得跟康成打声招呼,梁孜认为康成应该有些办法,毕竟他的后台是省组织部长孔源,在平海是握有实权的人物,尤其是对这帮干部的威慑力还是很强的。
她跟刘晓忠说话毫不客气,事实上梁孜和姐夫的关系很不一般,要不然这位省电力局局长也不会这么尽力的帮助自己的小姨子。
苏媛媛道:“这件事千万别让杜书记知道。”
张扬走后,梁孜马上把宗文俊给叫到了办公室,梁孜的愤怒明显写在了脸上:“宗文俊,你在搞什么?苏媛媛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惊动张扬?啊?你之前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吗?”
张扬道:“这年头姐夫跟小姨子的关系都这么好吗?”说这话的时候他不由自主想起了顾养养,还别说,当今这时代,跟小姨子没点暧昧都不好意思说是人家姐夫。
梁孜道:“张扬威胁要让我们慧源关门停业。”
张大官人心说我跟你可不是朋友,咱们没那份交情,他笑了笑道:“苏媛媛你知道吧?”
张扬道:“你姐夫来吗?”
张扬道:“我没打算找康成的晦气,是你跟康成有矛盾,我想找的是刘晓忠,他把苏媛媛的脚烫成那个样子,不能装缩头乌龟。”
张扬苦笑道:“我说秦书记,咱可不能这么苛刻,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你不是让我负责招商吗?我要是一天到晚窝在指挥部,哪儿找项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