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6章 人活一口气

梁孜毕竟年龄稍长,经历的事情也多一些,她比康成要了解张扬,慌忙劝道:“康总,算了,他们花钱吃饭,就是客人,我们可不能赶他们走,真要是那么做了,正好给了他们一个闹事的理由。”
张扬道:“你以为几万块钱就能把苏媛媛给打发了?康总,看来你不了解我,我要帮苏媛媛讨回公道绝不是想要钱,我是要看看,在东江的地面上谁敢欺负我未来嫂子,我要的是这口气,有钱了不起,你以为用钱就能解决这件事?呵呵!好,本来我想找出那个始作俑者,给他点教训就算了,可你们跟我玩这套。”张大官人的目光宛如刀锋般射向梁孜,看得梁孜不寒而栗。
张扬道:“我不了解你们的原则,我也不想了解,梁总,如果你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我想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才不会给梁放面子,这件事的根源就在梁孜的姐夫刘晓忠的身上,虽然梁孜在装无事,而且装得有模有样,可张大官人不会被她的伪装给迷惑住。
张大官人硬邦邦的回应道:“不满意!”
梁孜叹了口气道:“既然知道他们存心想挑事,就不用和他们一般计较,张扬那个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张扬道:“谁烫伤了苏媛媛,必须站出来给我一个交代。”
康成听到这厮扬言要让慧源宾馆停业的话,顿时也有些忍不住了,虽然你张扬是新城区管委全副主任,可我康成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捏的软柿子,想欺负我,没那么容易。康成道:“张主任,有事说事,我们拿出诚意跟你谈,想要解决这件事,可你这种态度根本是不想解决问题。”
虽然梁孜内心中对张扬充满了敌视,可脸上的表情却如同春风拂面:“张主任很守时啊!”眼角又瞥了祁山一眼:“祁总也来了!”
虽然康成的脸上带着笑,可梁孜知道,康成并没把这两位放在眼里。
康成冷冷看了祁山一眼,心说这件事跟你有个狗屁关系,你今天来就是跟着添乱的,因为老子欠你钱,所以你过来煽风点火刻意报复,本来就不想给你那笔尾款,你这么干,想要钱更是难上加难。
张扬道:“梁总,可能你没有把我的意思传达明白,我所要的是帮助苏媛媛讨还公道,什么医药费,精神损失,那根本就是你们应该做的,苏媛媛受聘于你们的宾馆,作为宾馆方面,你们就应当负责她的人身安全,这也是最基本的要求,事实上,你们根本没有做到。”
康成道:“张主任,我们宾馆方面能做的只有这些,至于你一定要追究是谁烫伤的苏媛媛,我看这件事你不应该找我们,应该去找警察,我们调查的很清楚,苏媛媛被烫伤的事情只是一起意外,如果你坚持客人是故意烫伤她,那么你只能去报警,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虽然心中非常的愤怒,可梁孜还是很有风度的向两人告辞。
张扬笑道:和-图-书“到底是一家人啊,你这当小姨子的护姐夫护得还挺紧。”
祁山道:“没恨过你,真的,就算我们不可能成为朋友,但是我永远不会选择和你成为敌人。”
祁山放下酒杯道:“刚才我听说你要让慧源宾馆关门?”
张扬和祁山坐下,张大官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康成,很快就从他的脸上找到了许许多多熟悉的轮廓,祁山说的没错,这康成长得可真像他姨夫。
梁孜心中暗骂,你祁山什么角色以为我不知道?根本是趁着这件事借题发挥,想借张扬的东风,做人怎么这么阴险?嘴上却虚伪道:“欢迎至极!”
两人说笑间已经来到了慧源宾馆,张扬这边刚刚下车就接到了梁成龙的电话,梁成龙等电话刚一接通就嚷嚷起来了:“我说你丫怎么就不接我电话呢?”
康成微微一怔。
张扬和祁山来到大厅,两人对望了一眼,不禁都笑了起来,祁止,道:“你带我来蹭饭,饭没蹭成,却蹭了一肚子气。”
祁山缓缓落下酒杯道:“张主任!既然这里只有咱们两个,我也就不玩那套虚的,在你来东江之前,我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你先把我弟弟的车给砸了,把人给打了,然后又迫使他把生意红红火火的江南食府转让出去,逼他离开了东江,要说我不恨你,恐怕你不会相信。”张扬点了点头,笑眯眯看着祁山。
梁孜道:“张主任,要不咱们先吃饭,边吃边聊。”她看出康成对张扬并不是太服气,生怕现场就发生冲突,所以想借着吃饭喝酒来缓和一下气氛。
张大官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道:“有些人一见面就能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可有些人就算认识了一辈子,一样形同路人,缘分这种事还真的恨难说。”
张扬笑道:“梁总,还是别谈了,再谈下去,我怕忍不住要打人了,我这人脾气不好,很多人都知道。”
张扬笑了起来。
祁山向张扬竖起了拇指:“张主任,我现在对你真的是心服口服了,过去我以为立场坚定斗志强,那都是歌里面唱的,今儿才发现现实中还真有这样的。”
张扬笑了起来:“祁山,你这人真是虚伪,到现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祁山才不怕他,冷冷和他对视着:“康总,最后期限都已经过了,看来你是非得逼着我起诉你。”
康成道:“张主任,我们宾馆方面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苏媛媛只不过是我们的一个员工,她必须要把宾馆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康成道:“爱咋地咋地!”
张扬摆出一副讨还公道的架势,其矛头指向的不仅仅是慧源宾馆,他是想借题发挥,他是要瞄准刘晓忠发难。
康成虽然笑得和蔼,可他并没有太多亲近的举动,甚至都没有起身相迎,他也算得上一个事业有成的年轻人,慧源和刚刚接手的江南食府只是他事业的一部分,他的事业重心在上海,他这样和图书的年龄就拥有这样的身家,他的自信心自然要比多数人强一些,在他眼里祁山也好、张扬也好,这些人是不如自己的,即便是听说过很多他们的传说,可那些事并不足以成为他买账的理由,尤其是对张扬,这个曾经收买保洁工打他姨夫耳光的家伙,康成更是抱着极端仇视的态度,自从他知道那件事开始,他就想着为姨夫讨还这个公道,没有姨夫孔源,就没有他康成的今天,姨夫对他所做的一切可谓是无微不至,他是康成这辈子最尊敬的人。
祁山微笑道:“不请自来,张主任非得让我陪他过来喝酒。”
张扬道:“你的意思是这件事和你们没有关系?”
祁山笑道:“我倒有个主意!”
两人都笑了起来,这时候张扬看到梁孜朝这边走过来了,梁孜来到他们旁边,轻声道:“两位,不介意我打扰你们吧?”
张扬向拼凑了凑,祁山压低声音道:“我听说啊,这慧源宾馆的水电路都有问题,宾馆的水都是打先用的地下水,至于电路,嘿嘿,梁孜就是省电力局长的小姨子,你明白。”
祁山道:“去哪儿啊?”
张扬指了指餐厅道:“就在这儿吃,我花钱吃饭,他们就得好好招待。”
张扬道:“梁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客气?”
张扬估计梁成龙是害怕到时候发生了冲突,他作为双方共同的朋友不免会感到尴尬,所以干脆来了个避而不见。
梁孜笑道:“张主任,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您直说,咱们都是自己人,把话摆到桌面上,能解决的马上解决。”她让服务员上菜。
张扬笑道:“诚意?恕我愚昧,压根就没看出你们的诚意在哪里?别觉着拿出几万块钱来就能代表诚意,有句话怎么说?金钱不是万能的,人活一口气,我明白的告诉你们,我今天要争得就是一口气,谁欺负了苏媛媛,谁他妈就是不给我张扬面子!”
梁孜道:“苏媛媛的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当天晚上省电力局的几位领导在这里吃饭不假,可烫伤苏媛媛的是一位叫张庆峰的承包商,他是无意,张主任,您刚才认定了是刘局,不是我偏袒我姐夫,可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梁孜忙着为姐夫撇清干系。
张扬道:“我还真不认识这位康总!”张大官人笑眯眯望着康成,这货也算得上一个官二代,虽然没有名分,可实际情况摆在那里。
张扬道:“滑头,你小子是害怕晚上不好说话吧。”
张扬道:“你们不给我交代,我一样查得出来,梁总,你帮我转告刘晓忠,明晚之前必须要给我一个明确的交代,还有这件事没有彻底解决之前,你们的慧源宾馆最好停业。”
康成道:“张主任,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应该做的就是面对问题,解决问题,事实上,我们已经这么做了。”
康成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坐!”他甚至懒得用上一个和*图*书请字。
康成道:“我和张主任也没见过面。”
挂上电话,看到梁孜已经站在餐厅门外等着,她今晚特地换上了深紫色的旗袍,将她玲珑的娇躯包裹的凹凸有致,笑盈盈走向张扬,宛如随风摆柳摇曳生姿,这梁孜的确也算得上一个尤物,虽然她算不上年轻,可是她懂得如何展示自己的优点,将成熟少妇的风情与妩媚展示的淋漓尽致,要知道这种味道对男性具有着很大的杀伤力,尤其是中老年男性。
梁孜引着他们来到花香阁,慧源宾馆的老板康成已经在那里等看了,康成今年二十九岁,身材不高,稍显肥胖,白白净净的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脸上时时刻刻都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看起来非常的儒雅,张扬对康成并不了解,祁山和康成却打过不止一次交道,知道这厮表面上长得像个儒雅书生,可实际上却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无赖!到现在还欠着自己七八百万呢。
祁山道:“我都是听说,其实我跟他们没什么矛盾。”
梁成龙笑了一声道:“哥们,我打心底是站在你这边的,可我和梁孜也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过去还有过合作,我不方便出面。”
康成笑道:“张主任和苏媛媛是什么关系?”他一上来就切入主题。
张扬笑道:“我是问你恨不恨我,没问你惹不惹得起我。”
康成也笑了:“张主任对这样的处理结果满意吗?”他认为自己已经做出了最大程度的让步,虽然他满心的不喜欢张扬,可为了大局着想,还是尽可能的选择了退让。
康成道:“都说是客人了,人家是不小心碰翻了热水,又不是故意,再说我们宾馆又不是执法机关,我们总不能把客人给抓起来?”
张扬笑道:“做人得有原则,不能因为看到人家有几分姿色,就忘记了敌我立场。美人计谁不会,听到娇声嗲气的两句话,耳根子就变软,那还是共产党员吗?”
梁孜听懂了张扬的意思,人家这是下逐客令呢,说自己影响了他和祁山喝酒的兴致。梁孜从来都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女人,从事情发生之后,她一直都主张和平解决,她不想招惹张扬,可当她意识到这场风波已经无可避免的时候,梁孜开始重新考虑应对的方法,她绝不是个怕事的女人,更何况慧源宾馆最大的股东并非是自己,天塌下来,有人撑着。张扬虽然厉害,可康成也不是等闲之辈,他的后台是省组织部长孔源,真正闹起来,张扬未必能够讨到多少好处。要说让梁放感到困扰的,就是张扬将矛头指向了自己的姐夫刘晓忠,那天晚上刘晓忠偏偏就在现场,苏媛媛的脚被烫伤虽然不是他直接所为,可和他也有一定的关系。
祁山笑道:“能和张主任并肩战斗是我的荣幸。”
祁山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祁山笑道:“我什么都没说。”
康成点了点头道:“她的和-图-书事情我们也很抱歉,张主任提出这件事之后,我们商量了一下,做出了这样的处理,我们会负担苏媛媛治疗过程中所产生的一切费用,养病休息期间的薪金照常发放,给予她五万元人民币的精神补偿,对宗文俊之前不负责的言论给予警告。”
张扬端起酒杯道:“冲着你这句话,我敬你!”
梁成龙道:“你们的那档子烂事儿我才懒得掺和,今晚我有个重要客户,去不了了。”
祁山道:“可事情我搞清楚了,每件事都是祁峰先惹你,如果不是他主动招惹你,你也不会出手报复,换成别人,我肯定会想,我们兄弟俩也算的上有钱有势,就算祁峰欺负了别人,他不在理儿,大不了赔点钱了事,可他偏偏惹上了你,说真话,我们兄弟俩惹不起你。”
梁孜因为张扬的这句话感觉脸上有些发热,她总觉着张扬话里有话,似乎影射她和姐夫之间的关系不正常,有道是做贼心虚,梁放心中不觉有些愠怒,可又不能发作出来,不过脸色已经不如同才和蔼,正色道:“张主任,我所说的都是事实,你如果想追究到底,你应该找的也是张庆峰。”
梁放咬了咬嘴唇,这件事变得越来越麻烦了。
梁孜道:“康总,张主任和祁老板来了。”
康成点了点头道:“没关系,我拿出诚意来跟你谈,可是看来张主任并不领情。”康成的骨子里还是很有些傲气的。
张扬道:“那好,你告诉我,谁烫伤的苏媛媛?”
梁孜笑道:“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应该不用我介绍了吧。”
康成气得脸色铁青,他大声道:“张主任,你这种态度,咱们就没得谈了?”
张扬道:“苏媛媛是我哥们的女朋友,算是我未来嫂子。”
祁山也站起身来,他走之前,向康成道:“康总,你欠我的那笔钱什么时候给我结清啊?”
张扬端起酒杯和祁山碰了碰,他饮尽这杯酒道:“祁山,今天咱俩算是站在同一个战壕内了,同仇敌忾就是战友。”
张扬道:“笑什么?我问你话呢!”
祁山道:“这话我赞同,员工应当维护宾馆的利益,可是当员工的利益受到侵犯的时候,宾馆好像也应该保护员工的利益吧,康总,我看这件事的矛盾并不在于你们和张主任之间,到底是谁烫伤了苏媛媛?你说出来就是。”
张扬笑道:“我心里有数!”
张扬呵呵笑道:“真他妈没劲!我还以为你们叫我过来能有什么负责任的交代,看来我高看了你们。”
张扬点了点头道:“理解!”梁成龙做出这样的选择证明这厮还是很聪明的,也只有选择回避才能做到两方都不得罪。
祁山道:“我惹不起你,怎么会恨你,几件事我虽然损失不小,可是我输得心服口服,是我弟弟招惹你在先,我们理亏。张主任,人活在世上必须要识时务,你说是不是?”
梁放拉了张椅子在他们旁边坐下,又轻声叹了口气和-图-书道:“张主任,刚才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其实康总没有和您作对的意思,从我们酒店的利益来出发,我们并不想这件事闹大,苏媛媛是我们的员工,她被烫伤,我们也很痛心,可是在对待客人方面我们的原则是,宁愿自己吃亏,也要让客人满意。”
康成看着张扬,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的笑意了。
康成道:“有什么了不起?”
不过梁成龙在电话中还是劝了张扬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张扬,人家都主动低头了,你就别穷追猛打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是这么想啊,不过还没想到具体的办法。
康成和梁孜本以为张扬他们走了,却没想到两人居然跑到餐厅点菜吃饭,康成气得咬牙切齿道:“赶他们走,我不做他们生意。”
张扬道:“什么怎么办啊?”
康成一双眼睛充满怨毒的看着祁山,麻痹的,这种趁火打劫的人物最招人恨!
张扬笑道:“我今天来是谈问题的,问题都没谈清楚,吃什么饭?”
张大官人双目一亮,向祁山点了点头道:“祁山啊祁山,你可够阴的。”
张扬道:“梁总,咱们不聊这件事,好好的影响了大家喝酒的兴致。”
康成冷冷道:“不送!”
祁山道:“我倒不是在乎那些钱,人活一口气,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康成怒道:“根本就是两个无赖,想方设法挑事儿。”
张扬道:“不用谈,早知道这样,我根本就不会来!”
张扬和祁山两人点了几道特色菜,边聊边吃倒也投缘,祁山道:“张主任,你打算怎么办?”
张扬笑道:“康成不是欠你七八百万吗?”
张扬道:“说句心里话,我都没想到能跟你面对面喝酒,还跟老朋友似的,那啥,我问你一句,你老老实实跟我说,过去咱们之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你到底恨不恨我?”
祁山望着梁孜的背影,微笑道:“张主任,你不够怜香惜玉啊,人家一大美女主动向你求和,你居然狠心拒绝。”
祁山敢来就不怕得罪梁孜和康成,事实上他在决定站在张扬这边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和康成他们翻脸的准备,虽然他在张扬的手上栽了跟头,可并不意味着他祁山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欺负的,像康成和梁孜这种角色还不够资格。
梁孜劝道:“大家都消消气,咱们先吃饭,心平气和的谈谈。”
张扬笑道:“我这不是接了吗?”他向四周看了看,道:“有什么事当面说,你不是也要来慧源吃饭吗?”
祁山一听乐了,点头道:“好,就在这儿吃!”
梁孜道:“一回生二回熟,下次见面就是朋友了。”
张扬道:“走,我请你!”
梁孜也看出康成今天的态度有些太过冷淡,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张扬、祁山这两人是来者不善,没有一个是好惹的,康成虽然有些实力,但是一开始就摆出并不友好的架势,可能会把已经僵持住的事情闹得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