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7章 惹是生非

高仲和知道这件事之后,马上把荣鹏飞给叫了过来,荣鹏飞听他问起这件事,不由得笑了起来:“高厅,我们接到线报,说慧源宾馆内可能有人藏有毒品,所以才决定突击检查。”这个理由是荣鹏飞编造出来的,不过理由很充分,他总不能实话实说,是杜天野想找慧源的晦气。
梁孜被一个接一个的提问,压迫的就快喘不过气来,她脸色苍白的摆了摆手道:“你们别问我,我什么都不清楚,我什么都不清楚……”说着说着,她就哭了起来,推开记者,从新闻工作者的包围圈中冲了出去,梁孜的性情当然没有那么软弱,在这时候哭出来,绝不是因为她的情绪失去了控制,而是她发现除了用这种方法才能解围,女人是天生的弱者,就算是当众流泪也无可厚非。
有记者问:“梁小姐,国家能源紧张,最近省电力局在全省范围内严打偷电行为,为什么慧源要顶风作案?”
梁孜道:“今天他们打人了吗?”
祁山看到张扬信心满满的样子,知道他肯定已经成竹在胸,低声请教道:“张主任,你说这件事应该怎样做?”
康成道:“我联系过他了。”
祁山不解道:“查房?”
梁孜道:“他们怎么欺负你了?”
栾胜文来到现场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他向那几名工人道:“你们发现了问题应该上报电力系统,我们是公安局,不是电力局,我们不负责管理电力系统的事儿。”
祁山笑道:“对别人,我敢,对你我不敢!”
这和张扬想到一起去了,张扬道:“你想的都不错,可惜还缺少一个契机。”
“在情况没有搞清楚之前,我无可奉告!”
荣鹏飞不解的要着高仲和。
孔源放下电话,想了想,这件事白沙区的跨区去执法,据称是省厅直接下达的命令,他直接找了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让孔源没想到的是,高仲和对这件事竟然是一无所知。
张扬道:“就算你让人查水查电,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慧源这么多保安也不是吃闲饭,哪能那么容易让你得逞。”
祁山莲:“什么契机?”
梁孜没说话。
康成道:“梁姐,你说这件事究竟是谁干的?”
张扬眯起双目,已经明白了祁山的意思,这厮的胃口很大,不但想把失去的江南食府拿回来还想连本加利把慧源给一并抢过来,怪不得这次他跟着出钱出力,原来他一早就觊觎慧源宾馆多时了。张扬叹了口气道:“祁山啊,祁山,我现在才发现,跟你们生意人交往得时刻多个心眼儿,一不小心就会被你们给卖了。”
梁孜心说你也就是说说狠话罢了,这件事十有八九就是张扬干的,你背后有孔源,可张扬的背后比你还要强硬一些,梁孜看得很清楚,这件事比拼的是背景,闹到最后,搞不好是孔源和宋怀明之间的角力。这些事和梁http://www.hetushu.com孜无关,真正让她头疼的是,正如康成所说,张扬这次的矛盾所指是她的姐夫刘晓忠,今天的事情就是在电力上做文章,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能够控制住新闻媒体,大不了也就是找个人顶罪,刘晓忠最多也就是名誉受点损失,可是如果事情被无限的放大,恐怕就麻烦了。
当天的怪事层出不穷,停电只是开始,电力抢修车到来没多久,东江市白沙区公安局过来检查酒店治安情况,这让酒店方面更加的想不通,就算要检查治安,也应该是西城区,白沙区公安局局长栾胜文亲自带队,几乎在同时市消防支队毫无征兆的前提下过来检查消防。
康成放下电话,向梁孜道:“问题应该不大,记者方面,我姨夫答应做点工作,不过电力系统的事情还得你出面。”
梁孜将眼前的烂摊子扔给了宗文俊,她逃也似的跑回了总经理室,让保安守住了大门口,让梁孜愤怒的是,康成早就已经抵达了慧源宾馆,他肯定看到了外面乱糟糟的情形,可是这厮却不出面,这会儿躲在办公室里,正站在落地窗前,满脸郁闷的看着外面的情景。
张扬把自己的疑虑提出来的时候,祁山笑了起来,祁山道:“无知者无畏,你要是想让市电力局去查,他们肯定没这个胆子,梁孜的姐夫刘晓忠就是省电力局局长,慧源偷电是他默许的,当官的不敢,未必下面具体办事的不敢,他们不敢做的原因是迫于刘晓忠的权威,如果给他一笔足以打动他的钱,那么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祁山道:“单单是查水查电肯定不行,必须要制造新闻,要出动新闻媒体曝光这件事,力求将影响最大化。”
梁孜点了点头。
张扬道:“霍云忠只是一个小角色,在平海的公安系统内他排不上号。”
康成咬牙切齿道:“如果让我查出事情是他干的,我绝饶不了他。”
栾胜文何其的老道,他微笑道:“记者同志,具体的性质认定还要视情况而定,我们不负责管理电力系统的事情,并不意味着我们面对违法行为坐视不理,如有需要,我们会配合电力部门的工作。”
高仲和道:“既然查,就干脆查清楚,万一直的有人蔵毒,决不能放过。”
荣鹏飞道:“高厅,那我现在就下令收队。”
梁孜道:“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就是他们干的,不过张扬扬言要让慧源停业,我看他应该嫌疑最大。”
祁山道:“我可以!我拿出钱来搞定这件事,让这些电力局具体办事的人揭露这件事。”
张大官人笑了,这事儿他早就清楚,祁山这么主动热情,旗帜鲜明的跟自己站在一起,可不是为了和自己套交情的,他一早就算准了祁山另有目的。
如果在平时,慧源宾馆可以派出保安进行干预,谢绝这hetushu.com帮记者的采访,可是媒体的介入让这件事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梁孜的脸色变了,她可以断定这件事的背后就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慧源的阴谋,系统查房是假,他们根本是为了这帮记者保驾护航的。
康成察觉到了梁孜的愤怒,他笑道:“梁姐,你消消气,你冷静下来想想,这件事可能不仅仅是冲着咱们慧源宾馆来的,他们是想借着偷电的事情做文章,公安、记者都是为了这件事过来的,目的就是制造影响,如果这件事被报道出去,肯定有人会联想到刘局的身上。”
梁孜心事重重的离开了康成的办公室,没等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就看到宗文俊又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他一脸愤怒道:“梁总,张扬和祁山又来吃饭了。”
梁孜看到康成这会儿处理事情的态度变得积极主动了,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起到了作用,康成认识到现在绝不是撇开干系的时候,如果慧源的事情处理不好,损害的是他们共同的利益。
张扬道:“你只需要把水电的事情解决,至于新闻和公安方面我来负责!”
荣鹏飞道:“你是说孔部长。”
祁山道:“慧源属于东江西城分局,霍云忠和梁孜的关系不错,你想让霍云忠出面来查慧源,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谁都没有料到怎么会突然涌入了这么多的记者,而且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电台、电视台、报社、杂志,平海有影响力的新闻媒体几乎全都出现在慧源宾馆内。
此时宗文俊满脸欣喜的回来向他们回报,公安局的人已经走了,记者们也走了不少,剩下的几名记者已经被他们请到了茶馆喝茶。
祁山道:“张主任,我是商人,亏本买卖我可不会做。”
梁孜听他这样说,差点没把肺给气炸,怒道:“康总,你什么意思?”
高仲和道:“查都查了,你以为收队就能把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全都消除?”
张大官人微笑道:“不错,查房不是目的,而是为了声东击西,美其名曰综合整治。”
荣鹏飞道:“高厅,现在毒品案已经陷入了困境,有线索我总不能放过。”
“那又怎样?”梁孜看着宗文俊道:“做好你自己的本分,其他的事情你不用多想。”
梁孜听到这个消息,一双秀眉顿时颦了起来,这两人还真是招摇,这种时候居然还敢堂而皇之的来慧源吃饭,根本是故意挑战他们的心理极限。
梁孜道:“康总,你以为他们闹出这件事的目的指向的是刘局吗?你以为慧源的声誉不会受到影响?你以为自己能够完全撇开责任?”梁孜已经明白,康成看到事情不妙,已经有了撇清自身干系的念头,梁孜明白的告诉他,大家都是栓在一条线上的蚂蚱,这种时候,你想逃走,门儿都没有。
康成结束和梁孜的通话之后,很快就往省组织部长孔源和-图-书那里打了一个电话。
梁孜咬了咬嘴唇,这康成不知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既然知道对方的矛头指向刘晓忠,居然还提议让刘晓忠出面,这种时候,刘晓忠躲都来不及,又怎能表现出太多的关注?梁孜道:“康总,对服务行业来说,声誉是至关重要的,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声誉甚至关乎到慧源的生死存亡,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不是找出谁在捣鬼,而是要尽快想办法将这件事压下去,消除恶劣的影响。”
祁山道:“康成欠了我这么多的转让费,等于白白抢占了江南食府,我想将食府拿回来。”
张扬道:“还要查房!”
孔源听到有公安和消防去查慧源,也是一怔,在慧源开业之初,相关部门他都是打过招呼的,这些部门应该知道慧源的后台是自己,既然知道还敢明目张胆的去查,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孔源道:“小成,你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吧?”
康成当着梁孜的面又给姨夫打了个电话,主要是想孔源出面找宣传部,让这些新闻媒体不要胡乱说话,电话中孔源少不得又埋怨了他一通。
宗文俊苦着脸道:“梁总,照我看,他们不是吃饭的,他们根本是过来挑事儿的。”
听到梁孜失去节奏的脚步声,康成这才回过头来,他看到了梁孜脸上的屈辱和愤怒,梁孜已经擦干了泪水,眼圈儿却仍然有些发红,她看着康成,胸口剧烈起伏着,素来冷静镇定的梁孜此时的情绪也不禁激动起来,让她生气的不仅仅是外面发生的一切,还有康成,在刚才她被那帮记者围攻的时候,康成肯定看得清清楚楚,可他却龟缩在这里不敢出面,这混账东西一点担当都没有。
张扬道:“我可不能动用公款,公报私仇。”
康成道:“我在想办法啊!”
张大官人一心想要阴别人的时候总能想出办法,更何况现在身边又多了祁山这个阴谋家,祁山提出的两点都是慧源宾馆的把柄,可是慧源宾馆的背景摆在那里,就算他们偷水偷电,以康成和梁孜的背景谁敢去查?
康成道:“他们怎么会这么熟悉内情,改电表的事情他们怎么会知道?”
康成道:“不用担心,配合他们检查,我马上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康成迟迟不到,所有记者的矛头自然指向了梁孜,有人拿着话筒采访梁孜:“梁小姐,请问慧源是从什么时候私改电表的?”
高仲和叹了口气道:“不是不让你们查,我的意思是凡事要低调,要顾及周围同志的感受,慧源的背景你又不是不知道。”
张扬道:“那得花不少钱,你拿这么多钱出来,该不是为了惩恶扬善,当新时代的活雷锋那么简单吧?”
祁山又道:“如果可能,这次或许可以搞得他在慧源无法立足。”
梁孜一边陪同这些职能部门进行检查,一边找到机会悄悄给康成打电话,和图书她敏锐的觉察到风头不对,这么多职能部门,全都聚集在慧源宾馆,这应该不是巧合,联想起张扬之前说过要让慧源关门的事情来,梁孜意识到这件事正在朝着不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
宗文俊摇了摇头。
“那就好,那就好!”孔源说完又道:“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张大官人还是很有办法的,新闻方面没有任何的难度,那些记者只要听到有新闻,马上就会围拢过来,至于公安方面,张扬首先想到的就是荣鹏飞,可荣鹏飞未必肯帮着他瞎胡闹,所以这件事必须要曲线救国,张扬给杜天野打了个电话,虽然他和杜天野与荣鹏飞的关系都差不多,可是杜天野在荣鹏飞心中的地位和自己不一样,荣鹏飞把张扬定义为一个整天没事找惹是非的麻烦小子,可杜天野却是个认真负责的人,杜天野要是有什么请求,荣鹏飞根本不会犹豫,更不会考虑杜天野是不是恶作剧。
“人家来吃饭,花钱消费,我们就得照顾好,如果我们的服务不能让客人满意,他们就有权投诉我们。”
荣鹏飞道:“消防的事情和我无关,我只是查有没有私蔵毒品的事情。”
栾胜文愣了一下,转身望去,却见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朝他走了过来,那女孩来到他面前,身边还跟着几名记者,围着现场噼里啪啦的一通拍摄,年轻女孩自我介绍道:“栾局,我是东南日报的记者武意,偷电和盗割电缆在某种意义上是相同的,数额巨大一样是触犯刑法,难道不属于你们管辖的范围吗?”
栾胜文带人在慧源查房,搞得住客怨声载道,例行检查之后,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正当栾胜文准备收队的时候,他接到报警,报警的是前来检修电路的工人,他们发现慧源的电路有问题,存在着严重的偷电改表的行为。
梁孜道:“康总,其实只要孔部长出来说句话,平息这件事应该很简单。”
此时一个女孩的声音道:“栾局,请问盗割电缆属于刑事犯罪吗?”
康成接到电话的时候还在外面,他听梁孜说完这件事,顿时就恼火起来:“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几乎在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张扬,这厮果然不简单,能够调动这么多的职能部门来查慧源,其能量不容小觑。不过康成并不害怕,公安查宾馆,无非是想查黄赌毒,这三样和慧源都没有关系,至于消防,他对酒店的消防有信心,消防方面的验收并没送礼,相关设施绝对过硬,至于电力方面更不用担心,直到现在康成还认为电力系统只是前来维修。
高仲和道:“你掌握确实的证据了没有?慧源是一家涉外五星酒店,你派出公安去查本身影响已经很不好,还出动消防支队。”
康成道:“姨夫,你知道的,我从来都是守法经营,一点违法的事异都没做过。”
宗文俊道:“谁看不出来啊?hetushu•com昨天打人,今天又弄了一帮人过来找麻烦,全都是他们干的!”
就在梁孜和康成正在考虑应对张扬的办法的时候,慧源停电了,这种事情在国内很常见,几乎所有单位,所有人家都遭遇过,可是对慧源来说这件事太不寻常了,慧源不可能停电,所以梁孜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反应就是宾馆内部电路出问题了,请了电力抢修过来。
“梁小姐,据我们所知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是你的姐夫,请问慧源的偷电行为,他知道吗?”
康成道:“姨夫,不是我惹他,我都不认识他,是他找上门来的,把自己搞得跟国际警察似的,多管闲事,我都想抽他!”
高仲和道:“慧源自从开业之后,其口碑在行业内一直都不错,你让人去查,也要考虑到人家宾馆的感受,这么大张旗鼓,搞得住客惶恐不安,慧源方面已经提出抗议了。”
梁孜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有公安局的人在,慧源宾馆方面保安不敢妄动,前来检修电路的电力员工,隶属于东江市电力局,是他们把慧源宾馆偷电私改电表的事情捅了出来,对梁孜来说,这件事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她姐夫刘晓忠是省电力局局长,这些年来,她经营的地方,无论酒、夜总会还是宾馆,在用电方面根本不存在任何的问题,谁敢查她?即便是朋友关系通过她搞定的电力方面的事情数都数不清,现在这几个普普通通的电力局员工就敢曝光她的事情,这些人是不想干了?
康成道:“是不是张扬和祁山那两个混蛋?”
康成点了点头,他低声道:“看来这件事是冲着你来的!”
孔源听他说完,不禁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小成,张扬是个沾毛赖四两的人物,出奇的难搞,你惹他做什么?”张扬的难缠,他早就领教过,每每想起当年在静海的那一记耳光,孔源都是老脸发烧,怒从心生,这对他来说就是奇耻大辱。
康成道:“一定是张扬和祁山联手整我!”他这才将之前的事情告诉了孔源。
张扬点了点头,祁山的要求并不过分。
宗文俊愤愤然道:“这不是欺负人吗?”
孔源道:“算了啊!你别冒失,如果这些事是张扬搞出来的,那么他的目的就是触怒你,只要你没什么把柄被他抓住,他闹再大的动静也就是穷折腾,你别急,我马上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康成道:“梁姐,你误会了,我是就事论事,你看是不是让刘局出面把这件事压下去?”
梁孜道:“康总,你最好亲自来一趟,我怕公安和消防系统的人会挑毛病。”
高仲和道:“慧源的老板康成是他外甥,刚才他打电话过来找我,你倒好,派人查慧源,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搞得我相当被动,孔部长那边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你让我以后和他见面很尴尬啊。”
梁孜强忍住愤怒:“你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