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9章 担当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搞得乱糟糟的,针对刘晓忠的举报材料雪片般递了上来,省纪委中纪委都收到了不少,现在中纪委下达命令让省纪委来调查这件事,刘书记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
杜天野道:“你是说,就是刘晓忠烫伤了你?”
苏媛媛摇了摇头:“张主任给我配制的烫伤膏很灵验,现在一点儿都不疼了,过两天应该就会没事。”
孔源其实心里清清楚楚,就是在这儿装糊涂,梁孜说完,他叹了口气道:“你们慧源的管理的确有问题,怎么可以让保安打记者呢?”
常海心道:“你都没有尝试过,又怎么知道?”
杜天野望着苏媛媛,他的表情坚定而果决,一字一句道:“不好!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你!”
张扬看了杜天野一眼道:“我听说,你过去在中纪委的时候和刘钊书记关系不错?”
孔源道:“康成?我很久没见他了。”他当然清楚梁孜前来的目的,康成突然蒸发,就是在他的授意下做出的举动。
刘晓忠道:“我知道苏媛媛是您的朋友!”刘晓忠斟酌再三用上了朋友,而不是女朋友,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明。
苏媛媛道:“我相信,他应该不是存心故意的,杜书记,这两天的新闻我也看到了一些,我知道你和张扬都很关心我,可是我真的不想你们因为我的事情惹麻烦,反正我也没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好不好?”
刘晓忠迅速挂断了电话,狠狠咬了咬牙,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贱人!”然后他抬起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太阳,恶毒的咒骂只能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对解决问题一点帮助都没有。
身后响起常海心的声音:“既然喜欢他为什么不对他说?”
梁孜沉默了下去,现在冷静的回忆一下,苏媛媛的确是整件事的导火索,如果不是刘晓忠招惹她,张扬又怎么会盯上慧源?
刘晓忠听她唠叨不觉有些心烦,很不耐烦的打断她道:“我还有事情,这件事以后再说,还有,最近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刘艳红不禁笑道:“你跟慧源到底有多大仇啊,至于抓住不放吗?看你的劲头,非要把慧源给拆了才肯甘心啊!”
苏媛媛柔声道:“不要只顾着工作,要多多注意身体。”
杜天野淡然笑道:“我和刘局一直都算不上很熟。”他的意思很明显,我跟你没什么交情。
梁孜道:“孔部长,您有没有康成的消息?”
杜天野不禁笑了起来:“你搞文字狱是把好手。”
苏媛媛小声道:“做餐饮这一行的难免会遇到麻烦,那天晚上可能那位刘局长多喝了几杯,所以他有些失态。”
张扬道:“我承认开始的时候我做了那么点的工作,可现在事情的发展也出乎了我的意料,没想到刘晓忠这个人这么招人恨。”
刘艳红从开始的不解,立场已经悄悄转移,现在已经站在张扬的一边了,她愤然道:“如果刘晓忠真的做了这件事,那么他的人品真的不行。”
他们离去之后,苏媛媛和杜天野反倒沉默了下去,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苏媛媛垂下黑长的睫毛,心跳却在不断地加速。
杜天野回到自己的房间没多长时间,就有人过来拜访,前来拜访他的这位居然是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在苏媛媛的事情上,张扬一直都打着杜天野旗号。这并不是因为他害怕承担责任,而是张扬有意识的想把杜天野和苏媛媛撮合在一起,他看出苏媛媛对杜天野有意,杜天野对苏媛媛应该也是很有好感的,不过他把感情藏得很深,始终没有表露,这就需要有一个人帮忙推波助澜,张大官人身为苏媛媛同父异母的弟弟,当然有责任来做这件事。
杜天野点了点头,居然很坦诚的告诉刘晓忠:“很好的朋友!”
张扬道:“开始的时候我就是让他道歉,可他根本没有任何表示,给我来了个冷处理,靠!一个省电力局局长牛逼什么。”
刘艳红道:“刘晓忠过往的口碑还是不错的,工作能力很突出。”
刘晓忠叹了口气道:“我也这么认为,可是我到现在都没联系上那个承包商,我看他八成是害怕承担责任躲了起来,这种人我还真不放心把电力工程交给他去做。”
刘晓忠道:“杜书记,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解释这件事,顺便也请杜书记代我向苏小姐表www•hetushu•com达歉意。”
杜天野狠狠瞪着这厮道:“你别胡说,我可没那种想法。”
张扬不屑笑道:“别人不知道他,我还不知道他?这货就是一老流氓,也不知道他怎么混到现在的位置上,领导们选拔干部的时候都是蒙上眼睛的吗?”
孔源和康成不同,他没有选择逃避,事实上,他处在省组织部长的位置上,也没办法逃避。面对梁孜,孔源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不过笑容中找不到任何情色的成分,孔部长心明眼亮,现在这种时候,风向已经完全变了。有些便宜能占,有些便宜就是送上门来也无福消受。梁孜娇滴滴叫了一声孔部长。
刘晓忠自己都是满脑门子心思,听到梁孜的话,心中更加的烦躁,他没好气道:“不是还有康成吗?他才是大股东,天塌下来有他顶着!”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我就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
这个问题听起来没什么特别,可是却不好回答,刘晓忠从中已经品味出杜天野对自己的敌意,他笑了笑,能够爬到省电力局局长的位置也不是等闲人物,刘晓忠应对各种场面的能力还是相当优秀的,他轻声道:“私人性质的拜访。”
刘艳红皱了皱眉头,提醒他道:“你小子说话注意点言辞。”
杜天野笑了起来,苏媛媛也笑了,他们的微笑让气氛变得融洽自然了许多,杜天野道:“我的确问过了,可能是最近工作太忙,我说话有些颠三倒四的。”
张扬道:“我现在帮苏媛媛出头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因为这件事,可没少背黑锅,现在我对外都宣称苏媛媛是你好朋友,我是帮你出头。”
刘艳红没说话,她当然清楚。
杜天野的浮现让这件事变得越发复杂起来,刘艳红道:“杜天野和苏媛媛……”
杜天野微笑道:“苏媛媛是个宽容善良的女孩子,不过这并不代表着别人就可以欺负她,刘局,你也帮我转告那位烫伤她的承包商,让他现在就站出来,是男人的就得有所担当,做错了事就得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你说对不对?”
杜天野和刘晓忠之前没有什么交往,对这位平海省电力系统的实权人物,杜天野现在充满了反感,不过他还是表现出相当的风度,将刘晓忠请入了自己的房间内。
杜天野道:“刘晓忠到现在都没有给个说法?”
刘艳红道:“我现在真有些看不懂你了,这件事你究竟想要一个怎样的结果?”
孔源道:“小梁,别紧张,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晓忠道:“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
杜天野仍然没说话,他的目光甚至都没有看刘晓忠,虽然唇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可是那种倨傲和冷漠却已经淋漓尽致的表达了出来。
刘晓忠的调查判断很多都是基于传言,所以在调查的过程中难免出现偏差,杜天野和苏媛媛的关系是张扬有意放出去的,刘晓忠虽然知道直接跟自己作对的人是张扬,但是他没有选择去找张扬谈话,因为他认定了杜天野是幕后的指使人,而且他认为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可能去向张扬低头,要找也得找一个同级别的对手。
刘艳红不禁笑了起来:“姨夫就是姨夫,什么亲姨夫,你可真能整词儿。”
刘艳红道:“张扬,在背后不要议论领导的是非,你这样是不对的。”
杜天野道:“我听说了,你自己成了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正人君子,我可被你拉下水了。”
杜天野笑道:“刘局长太客气了,不知今天过来是为了公事还是为了私事呢?”杜天野问得很直接。
杜天野瞪了张扬一眼,向苏媛媛微笑道:“小苏,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是来东江开会,听说你被烫伤了,顺便过来看看你。”
刘艳红道:“慧源偷电被查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孔源道:“小梁啊,你可能不知道,这次偷电的事情带给了晓忠同志多大的麻烦,据我所知,最近晓忠同志的处境不太妙啊!”
听他这样说,苏媛媛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儿,可心中却甜滋滋的。
苏媛媛摇了摇头道:“算了,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用再提了,我不想麻烦你们。”
张扬笑道:“工作能力突出?谁在那位置上坐着,都会为自己唱赞歌,我对他的工作能力不了解,所以http://m.hetushu.com我没有发言权,不过我从和他接触的几次就觉着他不是什么好人,慧源是他小姨子开得,我就不信,他会对慧源偷电的事情一无所知?如果没有他的首肯,梁孜敢这么干?事情被爆出来之后,他反应还算及时,赶紧搞了个所谓的突击检查,拉了这么多的单位给慧源垫背,你还真当他大公无私啊,压根是想分散注意力,让公众的眼光不要聚集在慧源的问题上。”
杜天野已经从苏媛媛口中得到确认,就是刘晓忠烫伤了她,如果刘晓忠今天承认了这件事,杜天野十有八九不会再追究这件事,毕竟为了一件小事也不至于非得要穷追猛打,可刘晓忠到现在仍然将事情推到别人身上,这种没担当的人,怎么配担任平海电力系统的最高领导?杜天野从心底骂道……孬种!他现在开始理解张扬为什么这么讨厌刘晓忠。杜天野不再说话,他冷淡的态度让刘晓忠坐立不安,很快刘晓忠就起身告辞。
孔源微笑道:“小梁啊,请坐!”他指了指对面的沙发,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点醒梁孜,表明态度。
孔源道:“杜天野和张扬的关系很好,张扬你应该领教过,你和杜天野大概不熟,他过去是中纪委五室的主任,在纪检系统拥有着相当的关系和人脉,最近纪委接到了不少针对晓忠同志的举报。”说到这里孔源故意停顿了一下,他相信以梁孜的悟性,应该明白,张扬的真正目标是要搞刘晓忠。
刘晓忠的态度让梁孜越发看清了他的本来面目,关键时刻指望不上这位姐夫,他现在可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有心情再管慧源的事情。
孔源淡然道:“这世上任何事都是相对的,麻烦都是自己找的,你不主动招惹他,麻烦又怎么会找到你的身上?”
张扬道:“我没乱说,还有梁孜和刘晓忠,这姐夫对小姨也太关心了吧?要是没点暧昧关系,他至于如此卖力吗?”
张扬笑道:“他撑不了多长时间,纪委已经查他了,咱们纪委刘书记也看他不顺眼。”
刘晓忠并非没有些关系,他很快就查出这件事真正闹大的原因,当杜天野浮出水面之后,他开始明白为什么纪委会找自己的麻烦,杜天野当初就是中纪委五室的主任,看来杜天野是真的因为苏媛媛的事情恼火了,是他想要对付自己。
杜天野道:“慧源宾馆还是有些背景的。”
张扬道:“这都是明摆的事情,你和苏媛媛关系也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不然你也不会……”
苏媛媛小声道:“杜书记,有你这句话就已经够了,我没事,不委屈!”杜天野点了点头。
刘晓忠在杜天野面前连续吃瘪,心中不免有些后悔了,看来杜天野和苏媛媛的关系果然非同一般,早知道这样自己压根就不该来这一趟,这不是自找难看吗?
张扬把他送到省政府招待所,张扬还有工作要回城区指挥部,杜天野刚刚来到东江,也有许多事情,两人约定明天晚上一起吃饭。
杜天野坐下来。
梁孜思来想去,她唯有去找省组织部长孔源。
女人的软弱和委屈往往是能够激起男人同情心的武器。
张扬嘿嘿笑道:“亲姨夫和普通的姨夫不一样,你以后就会知道。”
杜天野道:“不是麻烦,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公正的社会,如果你把我当成朋友,就不要隐瞒什么,小苏,你的脚是不是刘晓忠烫伤的?”
孔源道:“慧源的事情是谁搞出来的?”
杜天野道:“你哪有那么多的牢骚?没证据的事情千万不能乱说。”
张扬从后视镜观察了一下杜天野的脸色,他和杜天野认识了这么多年,从他的表情上就能够揣摩到他此刻的心情,看来杜天野的心情并不太好,张扬道:“你放心,苏媛媛没事。”
梁孜愕然道:“你什么意思?”
许多事经过外界的演化很就衍生出无数的版本,不过杜天野和苏媛媛,一个未娶,一个未嫁,别人也很难挑出毛病,目前外界盛传的一个版本就是,慧源这次的事情是因为得罪了苏媛媛,而苏媛媛是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的女朋友。
梁孜叹了口气道:“孔部长,现在慧源遇到了大麻烦,康总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失踪了,我一个弱女子,都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这样的场面。”
张扬道:“省委组织部孔部m.hetushu.com长是康成的亲姨夫,这事儿要不是他出面,肖元平部长也不会卖给他这个大人情。”
刘艳红点了点头,她知道张扬和杜天野的关系非同一般,如果杜天野真的这么说过,苏媛媛在东江受了欺负,张扬为她出头也是理所当然的。
杜天野前来东江的当天,前往常海心的住处,专程去探望了在那里养伤的苏媛媛,张大官人陪同杜天野前往,一路之上杜书记居然没有问关于苏媛媛的任何事,这让张扬感到奇怪,看来杜天野市委书记当得越久,城府也就变得越深,心中藏得住事情了,再不像过去那样,见了张扬什么话都往外倒,无话不谈了。想到这里,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失落,在官场上随着阅历的丰富,人会变得越来越成熟,可张扬并不希望这样的转变发生在自己的朋友身上。
苏媛媛咬了咬嘴唇。
梁孜听孔源这样说不由得有些害怕了,一直以来她的生意做得如此顺利,全都是依靠姐夫刘晓忠的人脉关系,如果刘晓忠出了事情,那么她的财路也就断了。梁孜道:“孔部长,您帮帮忙,你看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还没有回到自己的车内,刘晓忠就接到了梁孜的电话,小姨子梁孜的声音带着哭腔:“姐夫,现在新闻媒体已经把我们慧源给搞臭了,你得想想办法,不然这样下去慧源就完了。”
杜天野即便是面对江城九百万老百姓也没有怯场过,可和苏媛媛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却产生了一些怯场的感觉,他干咳了一声道:“你伤得重不重?”
张扬道:“刘晓忠细皮嫩肉的可禁不起打,再说了他现在麻烦已经不小了,揍他也没什么必要。”
张扬道:“他们什么关系你们纪委应该比我清楚啊,过去你们不是调查过吗?”
梁孜心中把他骂了个千百遍,这老东西典型的没脸没皮,吃完了一抹嘴就忘,慧源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康成就是他外甥,他能装的一无所知。梁孜心里埋怨,可脸上却不能表达出来,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常海心知道他是故意找借口走开,好留给苏媛媛和杜天野单独谈话的机会,微微一笑,带着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苏媛媛的拒绝和冷淡让刘晓忠很没有面,他愤怒之余就将茶杯甩了出去,当时他真没想到热水会泼到苏媛媛的脚上,可一切就是那么巧,事情发生之后,刘晓忠也很后悔,他也知道自己是酒精上头,做得有些过火,当即就向苏媛媛表示了歉意,张庆峰很有眼色,把那件事承担了下来,刘晓忠也默许了他的做法,他本以为事情会就此结束,可没想到这件事会生出轩然大波。先是慧源偷电的事情被查,然后又爆出殴打记者的事件,现在针对他的举报很多,据说有人已经告到了中纪委。
刘晓忠意识到杜天野正在想要控制他,按照他的节奏谈话,可今天是杜天野的主场,刘晓忠不得不充当率先打破沉默的那个,他低声道:“杜书记,我这次来是为了向你解释一件事,最近外界有很多针对我的传言。”
提起康成,梁孜不由得火大:“我到处都找不到他,手机关机,人也不知去了哪里,他看到形势不妙,根本是躲开了,什么东西!一点担当都没有。”
杜天野道:“刘局今天过来是专门为了向我解释这件事?”
刘晓忠前来拜访杜天野,是经过一番斟酌的,他的确没想到慧源宾馆餐厅部的经理竟然是江城市委书记的女朋友,那天晚上的事情,他记得很清楚,当天晚上他的确喝多了一些,承包商张庆峰对他不住的奉承,人喝多了,有些举动往往就会出格,他调笑了苏媛媛几句,不得不承认,苏媛媛的青春靓丽很吸引他,其实这在酒场上很常见,到现在为止刘晓忠都没觉着自己有什么不对,如果说不对,只能说他调笑的对象选错了,他不知道苏媛媛还有这样的背景。
张扬道:“那得看对什么人,当时我觉着让慧源吃点苦头,栽栽面子也就心理平衡一些了,可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有些能耐,居然能够做通省委宣传部的工作,所有记者的新闻采访稿全都压住不发,平海大小媒体上都没有报道他们慧源偷电的事情,你说他们是不是很厉害啊?”
杜天野道:“这件事我听说了,外界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是刘局把她烫伤的。”
刘晓忠道:“没什么和图书意思,你给我惹得麻烦还嫌不够多?”
杜天野静静看着她,他的目光在鼓励着苏媛媛。
张大官人不屑笑道:“他还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刘姐,康成你不了解?你不知道康成的背景是谁?”
刘晓忠道:“那天我和几位承包商在慧源吃饭,刚巧苏小姐过来敬酒,我们之中有位承包商喝多了,一不小心将热茶倒在了苏小姐的脚上,烫伤她,这件事让我很内疚,也很难过,毕竟当时我就在现场,后来知道苏小姐和您的关系,我这心里越发的不安了。”
梁孜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从孔源开口的第一句话,她就意识到自己可能来错了。
梁孜怒道:“刘晓忠,你把话说清楚,究竟是谁惹麻烦?如果不是你看到苏媛媛漂亮,招惹人家,会引来这么多的事情?你现在跟我说这种话,你是不是人?你有没有担当……”
张扬笑道:“这事儿的始作俑者是你,如果不是你让我帮苏媛媛出头,我至于那么卖力吗?”杜天野无奈的笑了笑。
常海心沏好了茶端过来,张扬趁机道:“海心,我刚好有几个电脑上的问题要请教,走,去你房间说。”
刘艳红道:“你是说梁孜利用了刘晓忠的影响力?”
她笑了笑,在沙发上坐下,很优雅的翘起了二郎腿,抬起玉腿的刹那,她留意到孔部长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亮了一下,然后随着梁孜夹紧重叠的双腿迅速又黯淡了下去。梁孜从心底暗骂了一句老淫棍,可脸部表现出的表情却是妩媚而温柔的。
刘晓忠道:“杜书记,今天我冒昧来访,希望没有打扰你。”
孔源听出梁孜这句话的言外之意,这女人分明在威胁自己,孔源呵呵笑了起来:“想不到啊,小梁,你居然是个有担当的女孩子。”梁孜虽然已经不小,可是在孔源眼中她仍然只是一个女孩子,孩子总有幼稚的地方,她说这种话,顿时让孔源警觉了起来。
看似平淡的一句话,却让苏媛媛的内心为之一颤,一种难言的感受涌入了她的内心,这一刻她竟然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眼圈儿红了起来。
杜天野道:“你丫就用激将法吧,是不是想我找到刘晓忠很K他一顿?”
张扬道:“苏媛媛可是你要罩的人,他欺负了苏媛媛就是不给你面,你要是没点表示,人家会以为你杜书记太怂,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
梁孜道:“孔部长,这件事我已经调查过,根本不是我们的员工做得,一定是有人利用这件事陷害我们!”
孔源道:“现在说这种事情有什么用?恶劣的社会影响已经造成了,我就是不明白,慧源这么大的酒店,为什么要在水电上做文章?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会给国家造成损失?而且你的身份又非常特殊,知道这样做会给晓忠同志带来怎样的后果吗?”
杜天野笑了起来:“怎么?你怀疑这件事我在背后动了手脚?”
张扬道:“我不瞒你,我对这位电力局局长压根就没什么好感,苏媛媛的脚被烫伤,慧源宾馆方面还要把她扫地出门,这还不算,还想让她拿出三万块的违约金,你说这帮东西是不是人渣?”
杜天野哦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他故意用沉默来控制现场对话的节奏。
苏媛媛一双妙目抬起,稍嫌错愕的看了杜天野一眼:“你刚才好像问过了。”
刘艳红道:“他们是男女朋友?”
刘艳红道:“可真有你的,出动警察去查房,借着电力抢修的机会去查慧源偷电,还召集了那么多的记者过去,张扬啊张扬,你小子真是够阴险的。”
听到担当两个字刘晓忠就头疼,他低声道:“慧源要是倒了,他的损失比你更大。”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刘姐,我平时多文雅,可提起这混蛋忍不住要爆粗,慧源宾馆就是他小姨子和康成合开的,你说这里面没有猫腻?慧源偷电可能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只要查还不知有多少毛病。”
孔源看到梁孜的骚媚劲儿,感觉到双腿间有些发热,不得不承认梁孜对他有种说不出的诱惑力,孔源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随之咽下的还有他新鲜的口水,孔源拿捏出一副和蔼长者的口吻:“小梁,你找我有事吗?”
杜天野看了张扬一眼,他对这厮的医术有着相当的了解,知道只要他出手,苏媛媛肯定不会有问题。
苏媛媛的脸红了一下,她摇了摇头道http://m.hetushu.com:“我配不上他!”
张扬道:“我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人家要是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肯定要跟他玩到底,这件事的发展我也没想到,慧源宾馆的靠山虽然很硬,可他们不该出昏招,居然派保安打了两名东南日报的记者,这件事造成了新闻界的同仇敌忾,现在就算是肖部长想帮忙摁着,也摁不住了。”
杜天野道:“阴暗,你心理怎么变得越来越阴暗了?”
苏媛媛这才坐下,她指了指旁边的沙发,俏脸有些微红道:“杜书记您也坐。”
杜天野嗯了一声,心中因为苏媛媛关怀的话而感到温暖,杜天野道:“小苏,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你如实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讨还公道。”
梁孜道:“孔部长,事情会不会很麻烦?”
刘晓忠虽然是平海电力系统的老大,可是和杜天野这样的一方大员相比,气势上明显还是弱了不少,更何况在苏媛媛的事情上,是他不对在先,人在理亏的时候,底气总是不足。
张扬道:“这种地方没有背景根本不敢出来招摇,我当初就纳闷呢,怎么突然就出来一家五星级宾馆,搞了半天是孔源在背后撑腰,难怪叫慧源宾馆,这个源字就取了孔源的名字。”
梁孜道:“他赔得起,我赔不起,慧源是我拿自己的全部身家在做。”
杜天野的到来让苏媛媛喜出望外,看到杜天野进门,她坚持想从沙发上坐起来,杜天野将带来的营养品放下,慌忙道:“小苏,你坐,千万别牵动了伤口。”
刘晓忠离开省政府招待所之后,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他开始相信外间关于杜天野和苏媛媛关系的传言了,如果他们的关系不是如此密切,杜天野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生气。
杜天野没说话。
张扬和杜天野一起离开的时候,苏媛媛一瘸一拐的来到窗前,一直看到杜天野的身影完全消失,这才幽然叹了一口气。
苏媛媛轻声道:“其实喜欢一个人未必要得到,能看到他幸福就好。”这句话勾起了常海心的共鸣,她也来到窗前,看着那辆远去的吉普车,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个人。
梁孜道:“张扬和祁山!”提起这两个名字,她就恨得牙痒痒的。
张扬道:“我跟慧源没仇,是这帮人觉着我好欺负,仗着有些背景跟我玩。”
“公道!我就想要一个公道!”
杜天野道:“外界传言不可信,孔源可是组织部长,要是让他知道你在背后这么说他,有你好受的。”
孔源道:“可我听说苏媛媛是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的女朋友,真正惹出这么多事的原因,是因为晓忠同志的某些行为影响到了他和杜天野的关系。”
苏媛媛唔了一声,喜悦的心情顿时冷却了下去,虽然张扬说得夸张,可是她宁愿听张扬刚才的话,特地和顺便对她来说具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在她心底,她当然希望杜天野能够特地为自己做一些事。
杜天野道:“烫伤重不重?”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的介绍道:“苏媛媛,杜书记听到你被烫伤的消息,十分焦急,特地从江城赶来,顾不上舟车劳顿长途跋涉,第一时间就来慰问你了。”
张大官人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你别问我,我不知道,也就是杜天野专门交代我,要我帮忙照顾苏媛媛,刘姐,你知道的,我这人最看重义气,杜天野跟我是好哥们,他拜托我的事情,我是不是应该尽心尽力?”
刘晓忠慌忙摇头道:“杜书记,您千万别误会,我承认我当时在场,可是这件事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苏媛媛并不想将事情继续闹大,她养伤期间也看新闻,知道张扬为了帮她讨还公道,针对慧源做了不少的事情。张扬的所作所为让她感觉到惶恐不安,毕竟她和张扬之间没有什么,甚至曾经有一度她还对张扬这个人相当的反感,苏媛媛不明白为什么张扬会对自己表现出这样的关心。现在她终于找到了原因,张扬应该是看在杜天野的面上帮助自己的,这让苏媛媛感动,不是因为张扬,而是因为杜天野。
梁孜娇声道:“孔部长,人家现在已经后悔了,可是不做都做了,做过的事情总得负责吧?”说这话的时候,她一双妙目死死盯住孔源,刚才的那点儿妩媚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张扬道:“康成是孔源老婆的外甥,外界传言,孔源和他小姨有一腿,康成就是孔源的私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