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1章 一苇渡江

东江市委常委会议上,市委书记梁天正点名表扬了张扬的工作成绩,他向各位常委道:“今年东江市的招商引资工作成绩极为突出,这其中最优秀的要数张扬同志,他来到东江的时间还不到四个月,就已经为新城区完成了八十亿元的招商引资任务,这样的成绩真是让人鼓舞,也证明我们东江经济发展的潜力是巨大的,同时也证明我们年轻干部的实力,也给我们一个重要的提示,我们要赋予这些年轻干部更多的信任。”梁天正说这番话是真心感到骄傲的,所有人都知道是他提议把秦清和张扬挖了过来,虽然当初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可事实证明张扬这小子的确给他长脸。
张大官人好歹还知道谦虚:“多亏了这帮朋友的捧场,没有他们帮忙,我哪儿拉来这八十亿的投资!”
张扬道:“别的不说,您可有口福可享了!”
张扬笑道:“你还真信?”
顾允知道:“我不喜欢那种事,养养,别闹腾了!”他喝了杯酒,起身去看新闻联播,顾允知虽然退了,可是每天这个时候雷打不动的要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新闻。
张扬笑了笑:“别担心,爸比任何人都要疼爱明健!”
远处忽然传来警笛的声音,张扬皱了皱眉头,望着远方,警笛声好像是从秋霞寺工地传来的,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薛伟童道:“最烦这种声音,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警方出动似的。”
顾允知道:“你倒还有些自知之明。”
顾允知笑着点头:“你鼻子好灵!”
张扬慌忙迎了上去:“爸!”自从顾佳彤辞世之后,张扬就这样称呼他。虽然顾允知已经婉转的告诉张扬,不必坚持这样称呼自己,他不想女儿的事情成为张扬一生摆脱不掉的负累。
梁天正道:“知达同志说得很对,对这些年轻干部,我们要来取捧打并用的方法。捧得太高不行,打得太重也不行,必须做到恰到好处,也只有这样才能鞭策他们不断进步。”
张扬道:“味道还在其次,您看她这刀工,黄瓜切片掌握的是恰到好处。”
顾允知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知道顾允知说的是玩笑话,也笑道:“爸,您该不是这就要赶我走?”
张扬笑道:“我这个妹子什么秘密都藏不住,做菜的功夫估计把事情都交代了一遍。”
张扬道:“年龄不是问题,这世上老牛吃嫩草的多了,也不差你一个。”
顾允知招呼薛伟童一起坐下,薛伟童倒是没把自己当成外人,笑道:“顾伯伯,我跟养养去厨房,顺便跟她学点儿厨艺。”
薛伟童点了点头。
顾养养和张扬谈话的时候,薛伟童识趣的走到湖边,抓起小石子向湖心丢,在月光下的湖面上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涟漪,张扬来到她的身边,顾养养已经回去了,薛伟童道:“想不到你和顾家原来是这样的关系!”她刚才已经从顾养养的口中知道了张扬和顾佳彤的事情。
顾允知和薛伟童的父亲薛世纶相识多年,两人的关系一直都不错,不过顾允知在政治上从不拉帮结派,这也是他的仕途止步于平海省委书记的根本原因。顾允知感叹道:“十多年了,记得上次我去你家还是十年前的事情。”
张扬道:“其实我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有谱了,不然我哪敢说出来,这平海体制里不知有多少人想看我的笑话。”
顾养养一脸崇拜道:“我姐夫就是有本事,到哪儿都能弄得风生水起!”
“爸,这越简单的菜做出来才能够体现出厨师的功夫,真要是给她山珍海味,食材摆在那里,就算是清水煮出来一样好吃,最高的境界就是一盘土豆丝,一碗炸酱面,越是简单的东西越能考校厨艺。”
杜天野笑了笑,端起酒杯把杯中酒饮尽:“我都四十多岁了,人家才二十多。”
薛伟童笑道:“去少林寺当方丈哪有在这儿当国家干部拉风!”
张大官人苦笑道:“丫头,真毒啊,我是你三哥,结拜的三哥!”
武意是专程向他表达恭贺的,顺便邀请他吃饭,实践和他的赌约。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这算什www.hetushu.com么?一苇渡江我都会,你想学吗?”
张扬道:“老人家身体好吧?对了,这次他过生日,你姑妈有没有回去啊?”
张扬笑道:“伟童,我可没想巴结你啊,别把我说得那么势利。”
薛伟童道:“顾伯伯您放心,我们结拜对政治前程只有好处,没坏处!”
张扬道:“其实你也就是刚刚四十岁,苏媛媛二十六吧,这点年龄差距根本不算什么。”
张扬笑道:“伟童,这就对了,别整天跟个假小子似的,做女人就得出得厅堂下得厨房。”
薛伟童在处理完京城的事情之后来到了东江,她这次过来专门为了签署迪特主题娱乐公园的合约,这一笔合约签署之后,新城区的年度招商引资额达到了惊人的八十亿元,这也让新城区在东江各行政区中脱颖而出,成为年度招商工作当之无愧的老大。
顾允知道:“你走了谁陪我喝酒?”
张大官人压根不需要这帮领导的鞭策,对他而言,既然做了这份工作,就得对得起自己的位子,更何况新城区的负责人是秦清,就是冲着秦清,他也得卖力工作。
张扬道:“你敢说自己对苏媛媛没有感情?这次她遇到了麻烦,你激动成了这个样子,为了她跑前跑后,中纪委的事情是你搞出来的吧?结果弄得我帮你背了黑锅,所有人都觉着刘晓忠是被我搞下来的,其实动手的另有其人。”
张扬和薛伟童喝完酒,和顾养养一起去秋霞湖畔散步。顾养养此时方才将要给父亲过生日的原因说了出来:“姐夫,爸下周三过生日,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帮助哥哥跟他和好。”
薛伟童折下秋霞湖边的一根蒲苇,用力向湖心投去,迎面一阵风吹来,那蒲苇悠悠荡荡又落在脚下。
薛伟童摇了摇头道:“他刚刚被提升为军区副政委,肯定要回去的。”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顾允知抿了口酒道:“秋霞寺重建、迪特主题娱乐公园、这两个项目完工之后,就可以打造出以秋霞湖为中心的风景区,成为新城区最亮丽的一张风景名片,好啊!以旅游带动人气,拉动经济发展,这是一招妙棋啊!”
薛伟童笑道:“那是当然,那天我闯了祸,是顾伯伯的到来才让我逃过一劫,不然我爸肯定要把我吊起来打。”
薛伟童道:“你啊,就是一大男子主义!”
杜天野没说话,目光透过窗口望着远方的江面。
这次论到薛伟童诧异了,她惊奇的睁大了双眼道:“神了嗳,你怎么会知道?”
张扬道:“当真要看?”
张扬道:“那就是你心里还惦记着她!”张扬虽然没有挑明这个她是谁,可杜天野知道他说得是文玲。
杜天野端起酒杯微笑道:“无论怎样,我都要感谢你,作为朋友,你任何时候都没让我失望过。”这句话等于对张扬的最高评价,张大官人忙活了半天,能够落到朋友的这种评价,值了!
“那你还顾虑什么?”
顾养养点了点头道:“我哥下周会来东江,他跟我联系了,他很后悔,很想向爸当面道歉,就是害怕爸爸不会原谅他。”
薛伟童敬了顾允知两杯酒。
顾允知笑道:“广东人兴这个,我可不信!”
薛伟童笑道:“养养,没想到你也在家。”她们的相识是在京城的那场太子聚会上。
顾允知这才问起薛伟童此行的目的。
张扬道:“养养做得佛跳墙,连乔老爷子都赞不绝口,说曹老爷子的水平养养已经学到了八成火候。”
顾允知和张扬一起来到餐厅,他来到酒柜前将一瓶五粮液拿了出来,张扬道:“爸,您还有不少存货啊!”
薛伟童道:“你不是答应了我要教我一苇渡江吗?”
张扬招呼她们赶紧坐下,顾养养坐下之后惊奇道:“姐夫,我才知道原来你和童童姐已经结拜了!”
顾允知微笑道:“张扬,你怎么会在秋霞湖?”
张扬给顾允知面前的酒杯倒上白酒,端起酒杯道:“爸,我这段时间工作比较忙,离得这么近也没顾得上来看您,您不会怪我?”
张扬微微一怔,马上就猜到http://www.hetushu.com顾养养一定联系到了顾明健,他低声道:“明健要来?”
“妹子,咱可不带骂人的!”
薛伟童并不知道张扬和顾家的关系,听到顾养养叫他姐夫,又听张扬叫顾允知爸,心中是越发的迷糊了,她跟着顾养养一起去帮忙。
杜天野笑骂道:“你这张嘴真是没品!”
顾养养道:“姐夫,要不你帮我一起劝劝爸,帮助他们和好?”
两人都笑了起来,张扬陪着顾允知喝了一杯,夹起凉菜塞入嘴里,不禁赞道:“养养的厨艺越发精湛了!”
顾允知此时方才恍然大悟,惊喜道:“你是童童!我上次见你还是一个背着书包的女学生,怎么忽然间就这么大了!”
顾允知道:“曹老爷子菜做得好未必养养就能学到他的本事。”
张扬道:“我考虑考虑,兴许我当官当腻了,就开一婚姻介绍所,你说我要是干了这一行,是不是就没别人活路了?”
薛伟童笑道:“三哥这么着?结拜的三哥就是用来欺负的!”
张扬笑了笑道:“叫得越响证明越没什么大事,走,我送你回去休息。”
张扬笑道:“一苇渡江那是达摩才能玩出的高难度动作,我要是这么厉害,还当什么劳什子管委会副主任,早就去少林寺当方丈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夫妻双双把家还啊!”
东江市市长方知达道:“我们也应当看到,招商工作顺利的最主要原因是东江新城区的吸引力,新城区的吸引力是在东江经济繁荣和政治稳定的基础上才产生的。张扬这个年轻同志的确很有能力,但是他身上的缺点和优点同样鲜明!对年轻同志,必要的鼓励是需要的,但是也不能让他们产生过度膨胀的心理,因为做出了点成绩就飘飘然。”
张扬闻言大喜道:“什么时候,到时候我过来拜寿!”
顾养养道:“那怎么行,得过,一定得过,您今年六十八岁,六八多吉利的数字啊,一路发!”
两人说笑的时候,看到远处一位老人背着夕阳走了过来,夕阳的余晖在他的身上勾勒出一道金色的光环,却是顾允知垂钓回来。
薛伟童又折下一根蒲苇,张扬笑眯眯摇了摇头,果不其然,薛伟童这次仍然没有成功,薛伟童道:“哇!三哥,你真是太厉害了,这一手你一定得教给我。”
顾养养道:“姐夫,我怕爸不会原谅他!”
这些麻黄碱全都是藏在工地买入的木料之中,毒贩事先将木料锯开,局部挖空,然后将麻黄碱藏入其中,再用胶将木料粘合恢复成原样,如果不是接到线报,姜亮也不会知道这些木料之中有问题。
张扬接过那瓶酒放在桌上:“夏市长最近怎么样?”
张扬微微一怔,马上联想到此前得罪过他们的熊恩彬父子,难道薛家果真利用上次拉萨发生的事情迫使熊恩彬让出了他的位子?张大官人暗叹高层斗争之复杂,难怪上次薛英红围绕熊秉坤的事情不依不饶,即便熊恩彬是军区副政委,她也没有给他任何的面子,看来从那时起,薛英红就已经意识到了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要趁机迫使熊恩彬让路,将副政委的位子给丈夫腾出来。张扬想起文浩南之前的那番话,果然,薛家人都不简单,即便是这位结拜妹子,在拉萨的表现也有些一反常态,说不定她也早就有了这方面的考虑,所以趁机将事情闹大,当时没看透事情本质的唯有自己而已。
张大官人心中这个乐啊,心说我不知道谁知道?严峻强能够枯木逢春,还不是因为我给了他逆天丹,还帮助他医好了七伤拳损伤的经脉,不然薛英红怎么会怀孕?不过这种事张扬是不会告诉她的,笑眯眯道:“我猜的,没想到居然会让我猜中。”
薛伟童惊叹不已:“天哪,三哥,你是人吗?”
薛伟童笑道:“我姑妈姑父他们高兴地不得了,现在我爷爷都不让我姑姑回西藏了,就让她留在京城安心养胎,我们全家人都把她当成了宝贝。”
这厮居然真的向湖水中跳了进去,薛伟童一声惊呼,却见张扬的身体并没有落入m•hetushu•com水中,双足踏在那根芦苇之上,宛如一片浮萍漂浮在湖面,薛伟童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真的可以做到,在她过去的印象中好像只有武侠小说中才能找到这样的场景。
顾允知也夹起一片黄瓜,尝了尝道:“好像的确有些不同啊!”
张大官人只能无语了。
顾养养显然想在父亲面前掩饰自己对张扬的关注,微笑着向薛伟童迎了过去:“童童姐,你来了!”
薛伟童点了点头笑道:“回去了,还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杜天野笑道:“她去慧源宾馆收拾东西,回头跟我的顺风车返回江城。”
薛伟童笑道:“没那意思,我是说,来到东江有你照顾我,我不怕吃亏!”
顾允知笑道:“你记得真的很清楚。”
其实在建基集团和新城区签约之后,所有人都意识到张扬要放卫星了,所以迪特主题公园项目签约的时候,大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张扬点了点头道:“杜哥,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整天活在回忆里只会让你痛苦。”
张扬道:“什么好消息?该不是你姑妈怀孕了吧?”
顾允知听张扬这样说也是非常开心,呵呵笑道:“难得养养对厨艺如此用心,女孩子烧得一手好菜,总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杜天野道:“你丫不去当媒婆真是可惜了。”
顾养养道:“就好了,我再去弄几道小菜,爸,你和姐夫先喝酒。”
薛伟童道:“三哥,做人得说话算数。”她折了根芦苇,投入水中,笑道:“反正也没有其他人,你展示一下自己的功夫嘛!”
张扬道:“您还真别不服气,养养是曹老爷子的关门弟子,曹老爷子是京城勤行的泰斗级人物,一直跟在乔老身边负责乔老的饮食,这跟过去皇宫御厨可在一个水平线上。”
张扬笑道:“养养,爸这个人你应该了解,他对问题看得很透,家庭观念很重,虽然明健做了很多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但是我想爸不会记恨他,只要明健真心悔改,爸一定会原谅他,至于我……”张扬摇了摇头道:“我还是和明健不要碰面的好,他对我没什么好感,我要是掺和进来,反倒会坏事。”
顾允知淡然笑道:“夏伯达前些阵子过来看我,给我送来了两箱五粮液,我平时很少喝!”
张扬道:“时代不同了,现在的方丈和国家干部有一拼,说不定谁比谁更威风呢!”
薛伟童笑道:“女大十八变嘛,我高中毕业后就去港大求学,后来又去英国剑桥混了几年,这么久您都没有见过我,当然记不起来了。”
梁天正听到方知达的这番话不由得笑了起来,他知道方知达并不是要跟自己唱反调,张扬刚来东江就和方知达的外甥闹得不可开交,这件事外面传得很盛,不过梁天正心里也希望又人跳出来说说张扬的不是,由方知达唱唱白脸更好。
他们来到院落之中的时候,顾养养刚好从厨房内走出来,简简单单的用一方黄色的手帕包住满头青丝,淡扫蛾眉,美眸如水,迎着夕阳俏生生站立着,宛如一朵美丽的山茶花,当她看到张扬的身影出现在面前,目光明显的明亮了起来。
张扬笑了起来,薛英红结婚这么多年才成功怀孕,也难怪薛家会这么紧张,他微笑道:“那你姑父呢?是不是也留在京城了?”
张扬得知这一情况之后,马上和秦清一起前往了解情况。
顾允知明白薛伟童所说的是实情,薛伟童的背景他是清楚的,却不知张扬是有意和她结拜,还是缘分使然,如果是前者,张扬在仕途上依然存在着很大的野心,对官位的追逐依然狂热。
顾养养和薛伟童端着四碟凉菜送了过来,单从菜肴的搭配和刀工就能够看出顾养养的厨艺又有进步。
薛伟童连连点头道:“八六年,虎年!当时是年初七,我过生日,顾伯伯还给我买了生日蛋糕。”
张扬道:“其实苏媛媛不错,要相貌有相貌,要人品有人品,你们两个郎才女貌,的确很般配啊!”张大官人仍然不失时机的把杜天野和苏媛媛一起撮合。
薛伟童道:“如果和*图*书不是为了给我爷爷过生日,我早就过来了。”
杜天野道:“做出选择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张扬,我对感情的态度和你不同,也许我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顾允知道:“养养,佛跳墙准备好了没有?”
薛伟童看着他:“女孩子的电话?”
薛伟童道:“什么时候?”
顾允知道:“一片黄瓜就能品尝出厨艺来,你是不是有点夸张啊?”
张扬和薛伟童跟着顾允知来到家中,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张大官人吸了吸鼻子,马上就从这香味儿中联想到了什么,脱口道:“佛跳墙!养养回来了!”
顾允知道:“还能怎样?他那个人在仕途上已经走到头了,当秘书太久也不是什么好事,做事优柔寡断,缺乏魄力。”
顾允知笑道:“年轻人当然是工作要紧,我现在喜欢清闲,你如果每天都来打扰我,我反倒不喜欢。”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谣言都是你这种人传出来的。”
张扬这才把武意和自己的赌约说了,笑眯眯道:“说起来还得感谢你,如果不是你雪中送炭,赶在年前签订了迪特公园的合约,输得可能是我了。”
薛伟童将自己投资兴建迪特主题娱乐公园的事情告诉了顾允知,顾允知微笑道:“我早就听说秋霞湖附近要修建主题公园,却不知道原来是你的项目,好啊,投资东江新城区,你的眼光没错!”
杜天野道:“刘晓忠本身就有问题,他的落马是应该的,并不是我报复他。”
顾允知的目光何其犀利,马上就从女儿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知女莫若父,顾允知对女儿的心思揣摩的很清楚,他不由得感到有些担心。
这件事在新城区的震动很大,秋霞寺是新城区的重点复建工程,而且是佛门圣地,居然闹出了藏毒案,工地不得不暂时停工调查,当晚连慧空法师,寺院方面复建的代表三宝和尚,甚至连建设顾问秦传良全都被请到警局协助调查。
张扬望着空中的那阙明月,舒了口气,他并不想提起这件事,微笑道:“我送你回去!”
在八十亿招商业绩的映衬下,过去这厮从东江挖走英德尔公司的劣迹也淡化了许多。
顾允知笑得越发开心,他将鱼篓交给张扬:“走!去我家吃饭!”
薛伟童不屑道:“瞧你笑得那么淫溅,不用问就知道。”
顾允知淡然笑道:“什么生日不生日的,你们年轻人在乎,我可不在乎。”
张扬看了看鱼篓,里面只有三条小鱼,看来顾允知今天的收获并不怎么样。张扬忍不住道:“爸,这三条小鱼熬汤也不够啊!”
顾允知笑道:“你们这么大了居然还搞江湖义气那一套,张扬,小心影响你的政治前程。”他也只是开玩笑。
常务副市长隋国明道:“新城区项目开了个好头,有了这八十亿的投资,必将极大地增强新城及对外来投资商的吸引力,我相信明年的工作一定会更加顺利。”
薛伟童道:“结拜就结拜呗,三哥,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你还怕别人知道啊?”
张大官人的判断出现了失误,第二天他前往单位上班的时候,才得到了消息,秋霞寺重建工地买入的木料之中发现大量的麻黄碱,而麻黄碱恰恰是制造冰毒的重要材料,当天的行动由姜亮亲自带队,在现场收缴了一百公斤的麻黄碱。
薛伟童点了点头,脸上却带着极其怀疑的表情,她压根不相信有人可以做到一苇渡江的境界。
薛伟童道:“这也是我多方考察的结果,东江是最符合我要求的地方。”她又向张扬看了一眼道:“当然,还有我三哥在新城区工作的缘故,肥水不流外人田,有项目我当然要先往自己人这里投了。”
杜天野拿起酒瓶自己倒了一杯,低声道:“经过了这么多事,我和她之间已经彻底完了,真的,过去的文玲在我心中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对我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
张扬本想将薛伟童介绍给顾允知认识,听到她喊得如此亲热,张扬意识到薛伟童本来就认识顾允知,可是看到顾允知一脸的迷惘,显和图书然没有想起薛伟童是谁。
张扬道:“那你睁大眼睛,千万不要眨眼,接下来就是你见证奇迹的时刻!”
张大官人笑道:“顺势而为,掌握自然之道,这一切当然不难。”最近他对大乘决勤练不辍,武功上的进境可谓是一日千里,就算鼎盛期的文玲再度过来寻仇,张扬自信也能够将之战败。
杜天野道:“我记得过去你一直对她没什么好感啊?怎么突然间就转变看法了?”
薛伟童的迪特主题娱乐公园落户东江,让张扬今年的招商工作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他陪同薛伟童在秋霞湖再次考察的时候,接到了来自于武意的电话。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顾允知面前他始终都是谦虚低调的,他对顾养养道:“养养,你不用上课吗?怎么从学校回来了?”
顾允知道:“越说越玄乎,她快被你形容成天下第一了!”
张扬笑道:“耳朵挺贼啊!”
张扬笑道:“人是会变得嘛,过去我以为她坑害过你,可后来才知道她有不得已的苦衷,经过几件事的观察,我发现苏媛媛这个女孩子单纯善良,最重要的是人家对你真心真意,我说杜哥,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你可别生在福中不知福,我看得清清楚楚,你这辈子的幸福可就在苏媛媛身上了。”
张扬在南锡工作的时候和夏伯达打了不少的交道,当然知道夏伯达的缺点,他笑了笑,虽然夏伯达这个人能力有限,可是他对顾允知却一直都是忠诚的很,自己当着顾允知的面还是不要评价的好。
张扬指了指身后,薛伟童大步跟了过来,她笑着称呼道:“顾伯伯!”
顾允知笑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新城区工程刚刚启动,你对外就宣称要拉来八十亿的投资,口气也的确太大了一点,我开始都担心你要栽跟头,可没想到你还真是说得出做得到。”
薛伟童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张扬几眼,向他竖起了拇指:“厉害,三哥,你要是不把这一手交给我,我就把你上报国家科学院外星人研究中心,把你当外星人给抓起来。”
薛伟童端着刚刚做好的佛跳墙过来了,顾养养跟在她的身后,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
张扬在望江楼给杜天野送行,看到苏媛媛没有一起过来,张扬诧异道:“苏媛媛呢?不是说好一起过来的吗?”
张扬没说话,默默望着远方的湖面,月亮不知何时起浮出夜空,映照的整个湖面波光粼粼,宛如洒落了满湖的碎银,张扬对顾明健已经非常的失望,顾明健身为顾家唯一的男丁,在佳彤离去之后非但没有承担起照顾这个家的责任,反而任人唯亲,将佳彤留下的事业弄得乌烟瘴气,最让张扬无法忍受的是,他竟然眼睁睁看着妹妹被人刺伤选择不顾而去,张扬在心底对顾明健的人品已经大打折扣。事实上顾明健对他也没有好感,张扬低声道:“希望这次他真的知错才好!”其实张扬的心里是并不相信顾明健能够洗心革面的。
薛伟童笑道:“顾伯伯,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薛世纶的女儿!”
顾允知微微一怔,他并不认得薛伟童。
张扬微微一笑,足尖轻点,鞋底还是沾上了不少的水渍,瞬间已经重新跃上水面。
张扬和武意约定了吃饭的时间,笑眯眯挂上了电话。
张扬和杜天野有约,杜天野在东江开了几天会,今天下午就要返程前往江城,苏媛媛脚上的烫伤已经基本恢复,她也决定跟着杜天野一起返回江城休养一段时间,慧源宾馆的事情在她心底还是留下了一些阴影。
顾允知道:“家里有好吃的!”
顾养养道:“我都实习了,现在功课松的很,我选择的一个课题是考察江南民居,所以就直接回家里来了,过两天,我就背着画夹带着相机去考察。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给爸过完生日再走!”
张扬道:“伟童,你这是提醒我卖给我一个很大的人情啊!”
张扬拾起那根蒲苇,学着她的样子也向湖心投去,却见那支蒲苇宛如箭镞一般激射而出,一直飞出数十米,方才落在水面之上,薛伟童看得咋舌不已:“你是怎样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