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2章 挡我财路

祁山笑道:“不成了,手生了,现在连曲谱都不记得了。”
张扬道:“你们家什么地方?要是让别人看到一和尚钻进来,十有八九要当成笑话。”
祁山道:“你在冒险,警察盯得这么紧,你坚持继续做,等于拿所有人的性命去冒险。”
祁山和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熟悉,在过去,他的身份曾经是林雪娟的男朋友,可现在,他的身份是乐善好施的富商,正是因为有他的资助,省交响乐团才得以在东江音乐厅成功举办了多场巡演。
乔梦媛温婉笑道:“张扬,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等我见到大哥会好好问问他。”
“是你自己不想玩,怪不得别人!”
庞青山笑道:“刚抓了只野生甲鱼,中午刚好炖给你吃!”
祁峰道:“哥,我走了!”
“看来他想甩开我们!”
“哦?收到了?”对方的语气平和而缓慢。
“做我们这行的,本来就是在拿性命当赌注,玩得起你就玩,玩不起你就让开路,自有人去玩。”
“没有!”
祁山在面临空前挑战和压力的这段时间,张大官人的事业却是春风得意,薛伟童这边签订了迪特主题娱乐公园项目,那边又传来好消息,中视集团看中了迪特主题娱乐公园旁边的地块,要在那里建设影视外景基地,这样一来环秋霞湖已经出现了三大项目的打造,让秋霞湖必将成为东江旅游的新热点,和未来的旅游中心区。
祁山道:“换成任何一个人来看这件事都是极其荒唐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行之处。”说到这里,祁山的手机响了。他拿起电话,当着姜亮的面接通:“喂!”
三宝跟着张扬来到省委家属大院,这才知道张扬是带他去省委书记乔振梁家里,他手里的念珠不由得加速转动了几下:“张主任,您也不早说,我也换身行头。”
“你想离开?”
“你越来越小心了。”
姜亮坐在那里静静望着祁山,祁山失魂落魄的放下电话,激动道:“我弟弟是被人诬陷的,为什么你们要误会一个好人,为什么要逼他逃走?”
林雪娟咬了咬嘴唇,等到祁山弹完这一曲,她轻声道:“我该走了,云忠晚上回家吃饭,我去买菜。”
张扬道:“梦媛,你妈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她的病在心里。”
“哥,我必须得走,警察就要来抓我了,我被抓住就是死路一条,我对不起你……”祁峰那边已经果断的挂上了电话。
虽然他们两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可是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对方,只是看了祁山一眼,林雪娟就已经断定祁山一定有心事。
乔梦媛看来并不想过多的谈论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道:“张扬,我还忘了恭喜你呢,新城区八十亿的招商引资在四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完成,放眼平海省内,能够做到这件事的可能只有你一个。”
三宝点了点头,张扬把车停在乔家门前,又想起了一件事,让三宝别急着下车,从后备箱拿了一个棒球帽让三宝戴上,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让三宝穿上。
祁山道:“小峰,你要冷静,你相信我,相信警察,一定可以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祁山笑道:“这帮香港人的胃口真是越来越大,跟他们合作,只不过是利用他们当幌子而已,只想用他们吸引警察的注意力,现在他们居然想把整只脚踩进来。”
“我可不觉得。”
“怎么了?”
祁山道:“这里不是香港!你要多加小心!”
三宝道:“你也看到了,工地都停好几天了,公安说要停工调查,有问题的木料都被他们给拉走了,自从出事之后,到现在都没有下文,难道我们要一直停工下去吗?
三宝也不在乎,咧着嘴呵呵笑了两声道:“对了,您还没说找我啥事儿呢?”
姜亮见到祁山进来,还是表现的非常礼貌,微笑道:“请坐!”这件事从目前来看,和祁山没有人任何的关系。
乔梦媛微微一笑,来到他的身边坐下,轻声道:“你还真是有心,居然想到让三宝大师乔装打扮。”
张扬道:http://www.hetushu.com“我不懂做生意,不过我总觉着这种事有些不太妥当,我也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
张扬心中暗自奇怪,祁峰因为和自己发生矛盾,已经被他逼迫离开了东江,为什么会和麻黄碱的事情牵扯上?他把藏有毒品的木料捐献给秋霞寺,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张扬并没细问,毕竟这件事是警察内部的事情,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多问,姜亮也不会对自己道出实情。上次的冰毒案因为关键人物的死亡和失踪从而失去了线索,可这次查获大批量的麻黄碱又让案情重新出现了转机。
张扬道:“天知道,各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平时只看到别人光鲜的一面,其实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不为人知的苦闷,对了,这件事不能向别人说。”
姜亮道:“刚刚有些眉目,这批木料是祁峰捐赠给秋霞寺的。”
祁山靠在门前,微笑看着林雪娟,她的神情是如此的专注,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优雅迷人,一如从前,在祁山的心中,林雪娟的容颜始终是他初见时的样子,从未改变过。
“感觉你不怀好意!”
乔梦媛听得耳根一热,美眸抬起,正遇到张大官人热烈的眼神,一颗芳心剧烈跳动起来,乔梦媛道:“拜托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祁山咬牙切齿的骂道:“王八蛋!他敢不遵守和我的约定!”
乔梦媛不一会儿就从楼上下来,看到张扬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保姆已经给他上茶了,张扬正襟危坐,平时少有看到他这么老实的时候。
张扬笑道:“你也动动脑子,你是一大和尚,我把你请到省委书记家里,让别人看到不成了笑话嘛?”
两人这边刚刚下车,乔家的大门打开了,却是乔梦媛从中走了出来,她一直都在二楼的平台上看着呢,看到三宝和尚的这身打扮,乔梦媛忍俊不禁,差点没笑出声来,也只有张扬能够这么胡搞,可想了想张扬让三宝和尚乔装打扮还是有些道理的,她将两人请入家中,张扬一伸手就把三宝头上的帽子给摘了下来,这会儿功夫三宝已经窘出一头的大汗。
张扬道:“谁他妈这么缺德?”
张扬道:“合伙做生意就得相互信任。”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乔鹏举的事情:“梦媛,你哥是不是和一个叫翁良宇的香港商人合伙做生意?”
对他张扬从来都不用客气,他大剌剌坐下,三宝又去指挥部内拎了一壶热茶过来,给张扬倒了一杯,恭恭敬敬的送到面前,张大官人看了看他,这厮真的不像一个佛门弟子。
祁山道:“秋霞寺的木材挺名贵吧?”
祁山摇了摇头,重新将钢琴盖好:“很久了,我都已经记不起来了。”
张大官人表现出难得的谦虚,他笑道:“一是靠朋友们帮忙,二是我运气好,中视集团选在秋霞湖建设外景基地,其实都考察了很久,只是赶巧了在我来到新城区工作之后签约,让我白捞了一个政绩。”
祁山站起身:“小峰,你在哪里?”姜亮听到他叫出祁峰的名字顿时显得警惕起来,不过祁山依旧镇定,并没有回避的意思。
祁山关切道:“姜队,到底怎么回事儿?”
乔梦媛道:“我就是个劳碌命,还好小妖对我这么信任,换成别人把钱交给我,什么都不闻不问,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为了这件案子,姜亮整夜都没合眼,张扬和秦清来到的时候,他刚刚问完情况,正在办公室内稍事休息,慧空法师、三宝和尚和秦传良都已经撇清了嫌疑,他们和这起事件无关。秦清先去见了父亲,张扬则来到姜亮的办公室内,带着满怀的迷惑道:“怎么回事儿?秋霞寺工地怎么会藏有毒品?”
张扬把车直接开到三宝的面前。三宝一脸笑容的站了起来,大声招呼道:“张主任!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张扬这才想起了正事,他放下茶杯道:“我有位伯母,你之前也见过的,最近情绪极其郁闷,需要有人好好开导于她。”
祁山倒吸了一http://www.hetushu.com口冷气,他低声道:“这件事和我弟弟又有什么关系?”
祁山道:“停下一切生产,外围的生意也全部停止。”
乔梦媛道:“这件事我不清楚,我哥生意上的事情也从来都不对我说。”
张扬道:“我始终认为谦虚也是虚伪的一种,可对你我从来都是真心相待,从不虚伪。”
张大官人一口茶差点没呛出来,他咳嗽了两声道:“三宝,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这话我有点接不住。”
张扬心说这和尚要求还真多,他点了点头道:“你说!”
“五哥,必须要准备退路了。”
三宝和尚连连点头道:“只要张主任一声召唤,我上刀山下火海绝无怨言。”
祁山道:“小峰只要没事,他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这句话流露出祁山的不安,他害怕弟弟出事。祁山指了指前面:“在前面潇湘路将我放下。”
林雪娟正在那里演奏着一首爱之喜忧。
听着琴声,过去种种的一切回到了林雪娟的记忆中,她忽然感到害怕,她发现那段感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可在她心中却丝毫没有褪色变淡,他们的回忆虽然美好,可是对她而言这种回忆意味着对丈夫的背叛,是罪恶的。
姜亮道:“我已经让人去找他了,不过我看这件事非常的蹊跷。”
祁山点了点头,他从手包中拿出了另外一个电话,开机之后,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响了两声之后,对方接通了电话,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有事?”
张扬道:“有结果了?”
张扬虽然对孟传美的事情很好奇,可是他也知道乔书记的家事自己不该多问。
“是又如何?有人要买货,你不愿意做还不想别人做,这是什么道理?”
张大官人虽然也喜欢别人奉承两句,可三宝的这通吹捧他可受不住:“打住,打住,你丫别方我,我还想多活两年呢。”对于别的僧人张扬肯定不会这么说话,可对三宝,他说话百无禁忌。
张扬道:“这事儿你别急,我们新城区指挥部也留意到了,正在和警方协调,这么着,我回头再跟警方说说,如果没问题,争取让你们尽快复工。”
“是!”
三宝不解道:“张主任,你是让我来讲经啊,还是让我来做贼啊?为什么还要乔装打扮?”
张扬道:“陈绍斌这次回来吸引了不少资金,据说是投给那个香港商人翁良宇,他说你哥有份参与。”
祁山睁开双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林雪娟关切的眼神:“祁山,你怎么了?”
祁山微笑道:“没事,就是忽然想听你拉琴,所以就过来了!”
乔梦媛苦笑道:“工作再忙也得抽时间多陪陪我妈,梦晨数码广场的建设已经步入正轨,销售也在顺利进行中,我和小妖最近都有通话,我想要她回来帮忙,可她倒好,整天享受日内瓦的风光,乐不思蜀了。”
祁山在悠扬的琴声中闭上了双目,他的思绪随着旋律流动,想起了他们之间的过去,阳光明媚的春天里,他们嬉笑追逐在金黄色的油菜花中,林雪娟的欢笑就回荡在他的记忆里,如此清晰,他记得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记得她的亲吻,记得她的呢喃低语……琴声却突然中断,祁山从梦境之中瞬间回到现实,他仍然闭着双眼,搜刮着脑海中残存的映像,耳边高跟鞋的笃笃声有节奏的响起。
三宝道:“工地暂时停工整顿,所以给工人放假了,我师父去台湾把情况向投资人说明一下,真是好事多磨啊。”他用宽大的袍袖扫了扫凳子,搬过来给张扬坐。
祁山摇了摇头:“先找到小峰再说,短时间内他们不敢动我,他们有我的把柄,我手里也有他们的把柄,惹火了我,大家一拍两散,大不了拼他个鱼死网破!”
“你打算怎么办?”这已经是五哥第二次问他。
张扬道:“我要是成,何必找你?她笃信佛教,你是佛门弟子,而且口齿伶俐,换成别人我还真不放心,咱俩这关系,你一定得给我帮忙。”张扬所说的伯母正是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和*图*书妻子孟传美,孟传美最近情绪始终不稳定,张扬虽然尝试用药物帮助她调养身体,也见了一些效果,可是孟传美真正的问题出在心理上,心病还须心药医,张扬也没办法解开她的心结。所以张扬才想到了三宝和尚,三宝和尚的佛法水平当然比不上慧空法师,可是这厮的嘴皮子却比慧空大师强太多了。
“我查到一些消息,可能是邦仔在做!”
对方呵呵笑了起来:“我没有破坏规矩,因为规矩就是由我来制订的,你赚够了,想要洗手?想当好人?啧啧啧,这样的如意算盘真是打得精妙啊!”
三宝点了点头道:“张主任,你既然开口了,我这边绝无问题。不过我也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忙。”
祁山大声道:“小峰,你听我说,我现在就在警局,正在处理你的事情,我们都相信这件事和你无关!”祁山表面上在安慰弟弟,另一方面也在提醒他不要乱说话,自己正在警察局里。
“你打算怎么办?”
张大官人道:“哟嗬,合着我过来就一定要害你啊?”
张扬道:“三宝啊,我今儿过来一是看看工地的情况,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带你走一趟。”
祁山道:“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祁山道:“他现在这么怕,我怎么联系到他?”
张大官人笑道:“说对了,的确是不怀好意!”说到这里他停下来了,因为他听到外面开门的动静,乔书记回来了。张大官人就算再放肆也不敢在省委书记的家里对他女儿不怀好意,咱就算是一头货真价实的大灰狼,这会儿也得把狼尾巴给藏起来。
“哪里能够找到他?”
林雪娟坚持道:“你能行!”、祁山拗不过她,只能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试试!”他坐在钢琴前,静静望着琴键,终于启动了第一个音符,祁山的钢琴弹得很好,虽然称不上专业,但是他对旋律和节奏的掌握非常的娴熟,更难得的是他投入的那份感情。
祁山用力摇了摇义道:“我弟弟不可能做这种事,他从来都不沾毒品,怎么可能贩毒,姜队,你想想,这件事根本就不符合逻辑,他出于何种目的要把藏有毒品的木料发到秋霞寺?难道仅仅是为了损毁秋霞寺的名誉吗?我们兄弟俩并不缺钱,我之前捐给秋霞寺就有两千万,姜队,这件事一定有人在背后做文章,根本就是诬陷!”祁山的情绪显得很激动。
三宝道:“张主任,论到开导别人那是你的强项啊。”
林雪娟重新将钢琴打开:“弹一首秋日的私语,我想听!”
祁山道:“为什么要破坏规矩?为什么要陷害我弟弟?”
姜亮道:“麻黄碱是一种药物,是提炼冰毒的主要原料!”
姜亮道:“这批木料恰恰是祁峰捐赠给秋霞寺的,我们查过发货单据,发货人的确是他,现在我们已经联系北海警方协助我们找到祁峰,以便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祁山道:“小峰的事情虽然是他们诬陷,可警方肯定已经开始留意我,最近一段时间必须要停止一切行动,不能让警方抓住我的任何把柄。”
电话那头传来祁峰无助的声音:“哥!”
庞青山看到祁山的辉腾车,他放下手中的活,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迎了过去。
张扬笑道:“你丫要是还俗就是一帅哥,说不定能迷倒几个大姑娘。”
姜亮道:“是不是诬陷我们目前还不清楚,不过,我们会调查清楚这件事,如果确实和你弟弟没有关系,我们一定会还他一个清白。”
张扬道:“我还以为你年底工作会很忙,没想到你居然很闲。”
庞青山看了一眼纸条,然后塞到了嘴里,咀嚼了两下就咽了下去。
张扬拍了他一把道:“少废话,下车!”
“应该小心的人是你!”
“有些事由不得你,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我妈越来越不喜欢和家人交流,就算是和我也少有话说,本来我想年底陪她去海南散心,可惜她不愿意。”
庞青山点了点头道:“哪里?”
祁山大吼道:“小峰,http://www.hetushu.com你听我说……”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忙音,祁山再打过去已经无人接听。
姜亮道:“祁先生,为了他的安全考虑,我想你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他!”
木材藏毒事件让秋霞寺的声誉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许多小道消息也不胫而走,甚至有些荒唐的传言,说慧空法师也参与贩毒,表面上是得道高僧,其实是台湾过来的毒贩,台湾的多名投资商也听到了这个消息,慧空法师不得不返回台湾去向他们解释。
林雪娟道:“你有多久没弹琴了?”
祁山再不多说一句,他转身上了辉腾车,极其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姜亮道:“事情是这样,我们收到线报,说秋霞寺的一批木材有问题,其中藏有毒品,所以我们连夜采取紧急行动,果然在木材中发现了大量的麻黄碱。”
张扬笑道:“你就是一和尚,那么注意外表干什么?现在这样挺好,朴素点才显得才华内敛,胸罗万象。”
祁山呵呵笑了一声道:“终于把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了,嫌我挡了你的路,所以你们设下圈套来坑我,意图把警察的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
祁山黯然道:“我弟弟虽然任性一些,可是他从来不做违法的事情,究竟是谁在陷害他?”
乔梦媛笑道:“不坏啊,现在懂得谦虚了。”
姜亮望着祁山平静道:“没人要误会他,我们只是想调查清楚情况,到现在我们的人还没有找到他!”
姜亮道:“祁先生,我想这件事的关键还是在祁峰身上,我希望你能够协助我们警方,尽快联系到祁峰,劝他回来,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一起诬陷,也需要说清楚。”
张扬一听就愣了:“祁峰?”
祁山来到琴房,听到里面悠扬悦耳的小提琴声,他悄悄推开门走了进去。
乔梦媛道:“委屈大师了!”
张扬来到秋霞寺的现场工地,看到围墙都已经圈了起来,因为毒木材的事情,工地暂时停工整顿,工人们都放假休息,指挥部前,三宝和尚坐在椅子上懒洋洋晒着太阳。
张扬笑道:“东西南北风!”他看了看工地,只看到远处料场几个负责看料的工人在那儿打牌,张扬道:“人呢?”
三宝道:“乔夫人怎么了?”
三宝和尚笑道:“怎么可能呢,张主任是我的贵人,每次见到你都会给我带来好运,我都怀疑你是我的幸运佛转世,只要在你身边,我就感觉到浑身沐浴在佛光之中。”
祁山微笑道:“该走的是我!”
乔梦媛道:“我让我哥新年一定要回来,陪我妈去京城看外公外婆,希望她的心情能够好一点。”
“五哥,我们拼了八年,钱已经赚够了,就算现在不做,我们这辈子也衣食无忧了。过去我一直在想,等有一天我赚够了就收手,可是我的钱越赚越多,却始终没有找到收手的理由。现在想想都是因为自己太贪心!”
乔梦媛引着三宝来到二楼佛堂,孟传美现在每天的多数时间几乎都呆在佛堂里,偶尔外出也是去寺庙烧香,最近更是连寺庙都不愿去了。整个人自我封闭起来,和周围的现实生活格格不入,为了她的事情,全家人都是忧心忡忡,所以乔梦媛才会找张扬想办法。
省交响乐团就在潇湘路,祁山和林雪娟恋爱的时候经常来这里,这条路他很熟悉,他无数次丈量过这条路的距离,从街角到省交响乐团的大门整整二百九十一步,祁山的步伐很标准,传达室的老头儿对祁山非常熟悉,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张扬道:“我一直都很谦虚。”
林雪娟站在一旁,望着祁山专注的表情,心中忽然生出一种难言的酸涩,命运真的是世上最难捉摸的东西,曾经热恋的他们如今已经变成了朋友,祁山是个冷静和理智的人,林雪娟知道他仍然对自己存有很深的感情,可无奈的是,她已经组建了家庭,有了爱她的丈夫。
张扬点了点头,不知为什么,前两天陈绍斌回来东江带给他一种不安的感觉,每当想起这件事,他就会为陈绍斌感到担心,以陈绍斌的道行显和图书然无法和乔鹏举相提并论,更何况他的背后还有一个莫测高深的翁良宇。张扬说这些话,纯粹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他始终认为陈绍斌是他的朋友,至于乔鹏举,虽然两人关系一直都不错,却远未上升到朋友的地步。
张扬道:“我听他们聊起这件事,都认为这件事有点挖国家墙角的意思。”
“是不是他们等不及了?”
姜亮道:“麻黄碱是制作冰毒的主要材料,这么大批量的麻黄碱被查获还是东江历史上第一次,上头让我尽快查明这件案子,所以我才连夜把相关人员给请到这里来问话。”
乔梦媛道:“就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回去。”
祁山冷冷道:“不是等不及,是看中了东江的这块肥肉,他们想将我踢出局,重组东江的市场。”
三宝咧咧嘴,心说今儿是让你给当猴耍了。
“那是因为张主任谦虚,你在我心中与佛祖同在,共日月争辉!”
对方又笑了起来:“这句话恰恰是我想问你的。”
三宝和尚虽然皮厚,可听到这句话,脸腾地红了起来,慌忙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三宝马上明白了张扬的用心,乔振梁是平海省党委一把手,党员的典范,自己是个佛门弟子,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登门,让别人看到的确不好,他披上张扬的外套,把棒球帽戴上,看起来还真有些时尚青年的感觉。
姜亮揉捏着鼻梁,借以缓解双目的酸涩:“你问我,我问谁?别人给我的线报,我带队去查,没想到真的查到了问题,一百公斤的麻黄碱全都藏在木料中。”
祁山的表情依然严峻:“老庞,你可能得出趟门!”
张扬哦了一声。
祁山道:“麻黄碱的事情和新近流入东江的货物有关!”
林雪娟才不相信他的话,从祁山的目光中她感觉到了祁山心事重重,轻声道:“你的眼睛骗不了我!”祁山笑着走了过去,来到钢琴前,打开了钢琴,在琴凳上坐下,他的手指轻轻敲击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一个清脆的音符飘荡在琴房之中。
祁山很远就下了车,来到庞青山的面前。
乔梦媛向张扬笑了笑,意思是我不怕你,我爸回来了。
张扬看到她如此娇俏的神态,心中一片火热,忽然产生了一种勇敢无畏的气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咱共产党员就得越是艰险越向前。
祁山一脸迷惘道:“麻黄碱是什么?”
乔梦媛道:“张扬,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问?”
张扬离开的时候,遇到了匆忙赶来的祁山,祁山的脸色很不好看,见到张扬,他点了点头,然后匆匆向楼上的办公室内走去。不用问,他这次前来是为了处理弟弟的事情。
张大官人知道内情,现在几乎每天晚上他都得给安语晨母子打一通国际长途,分开的越久,对他们母子俩的思念就越浓。张扬笑道:“小妖也不是很适合做生意,有你做主就行了。”
汽车迅速驶离了鱼塘,祁山低声道:“五哥,有没有人跟踪?”
祁峰带着哭腔道:“哥,没用的,有人想要害我,设了个圈套让我钻进去,那批木料是我发的,但是我没贩毒,我发誓我没贩毒。”
“真要走到那一步吗?”
祁山合上电话,他看了看车窗外飞掠而过的街景,低声道:“果然是他们的问题。”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是啊,他们在海南合作搞过地产项目,不过那个项目完结之后他们就分开了。”
祁山道:“新近流入东江的货是你们做的了?”
乔梦媛冰雪聪明马上从张扬的话中听出了他的意思,她轻声道:“你是担心我哥会参与这件事?”
祁山缓步走向鱼塘旁边,庞青山一瘸一拐的跟在他的身后,祁山道:“小峰遇到了麻烦,有人利用麻黄碱对他进行栽赃,目的是想让警方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
祁山递给庞青山一个纸条:“我曾经告诉他,如果在北海遇到麻烦,就去这个地方躲起来,老庞,我只有这个弟弟,你要保证他的安全。”
张扬道:“衣服乃是身外之物,只要心中有佛,穿什么都是袈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