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6章 望子成龙

张扬的这辆悍马车还是很惹眼,吸引了不少山民的注意,有人跑到马路旁向他们招手,这并不是因为有人认出了张扬,而是他们想要招揽生意。
俞美莲连连点头道:“也是,你是我们龙龙的亲婶子!那我就不客气了,代表龙龙收下了!”
赵永福很热情的和谢国忠握了握手:“谢局,想不到你们的儿子如此出色,刚才的比赛我全程都在观看,谢晓军肯定是未来足坛的明日之星。”
谢晓军的眼睛忽然湿润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脚步轻轻颠了一下,然后快速冲向足球,黑白相见的足球以一道曼妙的弧线射入对方的球门线,整个体育场随着这一球的入网宛如炸了锅一样,欢呼声,大叫声震彻云霄。谢晓军狂奔向父亲所在的看台位置,向他伸出右手,代表胜利意义的两根手指高高举起,他有生以来从未有像现在这样自信过,他终于在父亲的面前真正的证实了一次自己。
因为之前张扬并没有给家人打招呼,所以他和楚嫣然的到来带给家里人意外的惊喜,徐立华从东江回来也没多长时间,最近正忙着给赵立军俞美莲两人看孩子。
谢晓军道:“爸,您还反对我踢球吗?”
赵铁生抱着孩子走了过来,楚嫣然知道这是大哥大嫂的儿子,事先已经准备好了红包,她出手向来大方,这红包里装了两千美金,其实本来她还想给更多一些,是张扬坚持不要太多,以免把赵铁生两口子惯坏了,嫂子俞美莲那个人给张扬的印象很不好,太市侩。
张扬一旁道:“赵总,这就开始公开挖角了!”
谢国忠道:“都不知道北原队教练是怎么排兵布阵的,今天是我们的主场,一上来就摆出全面防守的架势,什么执教水平!两个前锋跟木桩子似的,这么久了,连球都没碰几次,换人!赶紧换人!”
谢晓军的脸红的越发厉害,楚嫣然替他解围道:“谢叔叔,晓军才十九岁,你望子成龙的心也太迫切了,再训练两年,一定能够成为咱们北原的当家球星!”
张扬的脑子里乱糟糟一团,他明白应该怎样做,可是自身的顾虑实在太多,很多方面他必须要顾及到,一直到机场的时候,他的思维都处于混乱之中,来到机场,静安军分区司令员洪长武也已经先于他们抵达了这里,准备迎接楚嫣然的到来。
张大官人振振有辞道:“我已经做好准备,当你背后的男人!”
张扬道:“本来没想收,可看不得谢局对这孩子横眉竖眼的,晓军也没那么笨!”
谢国忠丝毫不给儿子面子道:“当家球星?有当替补的当家球星吗?”
楚嫣然当然记得,这里是黑山子乡的紧慢十八盘,当年她就是因为在这里飙车,不慎坠入了悬崖,恰巧从这里经过的张扬把她从悬崖下救起,往事如昨,一切如此清晰,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四年时光,他们也逐渐变得成熟起来,然而不变的他们之间的感情。
徐立华可不是因为儿子激动,前两天在东江才见过面,还没想念到这种程度,她是因为楚嫣然回来了,未来儿媳妇从美国回来了,楚嫣然甜甜叫了一声阿姨,徐立华抓住楚嫣然的手,越看越是喜爱,其实过去她对楚嫣然没爱到这种程度,甚至说,在她心里更喜欢穷苦人家出身的何歆颜更多一些,可自从她和赵铁生前往东江和丁兆勇的父母会面,恰巧遇到了宋怀明,因为宋怀明的亲和,而对楚嫣然这个女孩子产生了极大地好感,徐立华握着楚嫣然的手道:“嫣然,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的?也不说一声!快!外面冷,赶紧屋里坐!”
上午十一点,楚嫣然所乘坐的航班顺利抵达北原机场,当楚嫣然推着行李出现在机场闸口的时候,玛格丽特顷刻间焕发了青春,她欢呼着嫣然的名字,张开手臂迎了上去,楚嫣然叫着外婆,跑过来紧紧和玛格丽特拥抱在一起。祖孙两人这么久不见,玛格丽特握住嫣然的手一会儿都不愿松开,楚嫣然又和林秀、谢国忠、洪长武打了招呼,去找张扬的时候,发现这厮已经很识和-图-书趣的拎着行李站在自己的身后。
楚嫣然道:“干什么?你躲在我身后干什么?”
看到发展中的黑山子乡,张大官人欣慰之余又感到有那么一丁点的失望。
张大官人把行李放下:“外婆!有您老人家这一巴掌垫底,我底气就足了!”这厮饿虎扑食般扑了上去,当着众人将楚嫣然的娇躯一下就抱了起来,原地三百六十度,不!应该是七百二十度兜了两个圈,楚嫣然一边笑一边捶打着她的肩膀,众人齐声欢呼,机场上不乏这样的场面,可是这样一对养眼的情侣还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张扬笑道:“也搞不好会有一个山里人经过救了你,你对他一见钟情以身相许,如今已经成了山里媳妇。”
谢国忠眼巴巴的看着,可下半场开始教练仍然是沿用了上半场的阵容,估计是破罐子破摔了,不过好在隆洋队的几名替补已经在场边活动,至少能够看到谢晓军的身影了。
楚嫣然点了点头道:“这次回来,我会好好陪陪她!”
谢晓军还有些自知之明,不好意思的笑道:“我能在省队打上主力就满意了!”
张扬生怕女人又闹出什么笑话,赶紧告诉她:“嫂子,这是嫣然给孩子的见面礼,是美元,你别当成人民币了!”
张扬道:“别介啊,我可没收你当徒弟,再说了,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你不怕把我喊老了?”
张扬乐了,看来这爷俩儿只是沟通不够。
一场比赛让谢国忠两口子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变,谢国忠道:“足球本来就是男人的运动,什么运动没有风险?真是妇人之见。”
洪长武乐呵呵来到他们面前:“国忠,你不要对晓军太苛刻了,现在晓军已经是我们北原队的当家球星了。”
谢晓军在这一场比赛中独中两元,成为了挽救北原隆洋队的英雄。
谢晓军红着脸道:“嫣然姐!”
张扬走过来打圆场:“我看晓军前途无量,照这样下去成为世界级球星也有可能!”
谢晓军的悟性虽然很差,可这小子倒是非常执着,张大官人半夜醒来的时候,从窗口向外望去,却见谢晓军仍然站在原地,按照他教得动作在哪儿苦苦练习呢,心中不由得开始欣赏这小子,笨是笨了点儿,可是用功啊,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如果一直都能保持这种刻苦用功的态度,应该可以练成自己教给他的吐纳功夫。
张扬向楚嫣然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牵着她的手来到草地中,随着悠扬的乐曲翩然起舞,四目相对,彼此都看到对方藏在内心深处的绵绵情意。
张扬道:“等将来我们有了孩子,我一定不给他那么大的压力,一切顺其自然。”
红包虽然是给孩子的,可最终还是要交给俞美莲保管,俞美莲的市侩马上就表现了出来,她居然能当着楚嫣然的面,就把红包给打开了,望着二十张百元美钞,她有些愣了,毕竟没见过世面,她本来期望里面放着人民币,可这种钱币她不认识。
谢晓军把烤好的一条鱼递给张扬,张扬咬了一口,味道居然还不错:“晓军啊,现在出息了,鱼烤得不错。”
比赛结束之后,谢晓军来到场边,谢国忠激动地快步奔向儿子,把其他人都远远甩在身后,他在儿子的肩头捶了一拳,向他竖起了大拇指:“好样的,没给你老子丢人!”
张大官人也有些激动,谢晓军的这两球多少有他一些功劳,是教给谢晓军的吐纳方法,让他的体力得以在这么短时间内得到迅速提升。大官人心中暗想,老子不仅当官是把好手,如果当教练也是一流。
当天黄昏的时候,张大官人驾驶着那辆悍马车已经出现在清台山的山道上,故地重游,楚嫣然哼起了轻快的歌曲,张扬忽然放慢了车速:“丫头,还记得这里吗?”
张扬道:“我是来凑典闹的,不是专程看球!”
一句话引得众人全都大笑起来。
赵永福笑道:“我对贝宁财团才是久闻大名,希望以后我们能有合作的机会。”
谢晓军望着张扬笑了笑。
谢晓军虽然学武没什和-图-书么天分,可踢起球来却灵活得很,开场第一次触球就造成了一次单刀的机会,不过在禁区边缘被破坏了。
张扬和楚嫣然在周一上午离开了静安,玛格丽特既然不愿前往东江,他们两人也就临时变更了路线,楚嫣然提出要舍近求远,途经荆山从清台山前往春阳,顺便去那里探望一下张扬的母亲,然后再前往东江。
赵立军看到兄弟回来了,也很高兴,咧着嘴笑。
谢晓军道:“师父!我敬您一杯!”端着啤酒凑了上来。
本来说好了玛格丽特要跟随楚嫣然一起前往东江,可老太太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她打算过两天去清台山春熙谷的温泉山庄疗养一段时间,太远的地方不想去了。
谢国忠这才放手,怒其不争的骂了一句:“混小子,居然睡到现在。”
转机发生在下半场三十分钟的时候,谢晓军抓住角球的机会,以一记漂亮的头槌攻破了泰鸿队的大门,现场顿时沸腾起来,最激动的要数谢国忠,四十多岁的人了,青蛙一样从座椅上蹦了起来,他激动地大叫道:“我儿子,进球的是我儿子!”对儿子的关爱,儿子带给他荣耀的那种激动和自豪,在谢国忠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儿子取得成就,比老子取得任何成就都要高兴。
张扬道:“别叫我师父啊,我最怕人这么叫我,让你爹妈听到也不好,还以为我教你学坏呢。你自己慢慢练啊,我去睡了!”张大官人说完就走了。
赵永福看了看张扬淡淡笑了笑,和张扬在这里碰面是他没想到的。这次赵永福表现的要比过去大度的多,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张大官人对赵永福还是很豁达的,虽然赵永福过去曾经多次针对他,可人家毕竟失去了儿子,赵国梁虽然不是张扬给弄死的,可撞死他的车属于张扬,张扬和赵永福握了握手,赵永福道:“张主任在东江搞得不错,想不到你对足球也有这么大的兴趣。”
谢晓军点了点头道:“司职前锋,不过我目前还打不上主力,正式比赛上场的机会不多。教练也不欣赏我这种类型的,认为我身体素质差了一些。”
楚嫣然俏脸绯红,虽然心中对张扬思念到了极点,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无法表露出来,张扬也是一样,再想也得忍。
谢晓军像是知道了张扬的想法,他叹了口气道:“师父,我耐力不行,足球比赛上下半场加起来得一个半小时,有时候打加时赛还要更长时间,我短距离冲刺还行,但是要是从开场踢,就无法保证充沛的体力,现在队里普遍都不看好我,我爸整天让我别踢了,想叫我回去上学。”
楚嫣然道:“等等,说不定晓军上场之后能有所改观呢。”
楚嫣然道:“又收了一个徒弟!”
中场休息之前,泰鸿已经将比分扩大为2:0,看着大屏幕上的比分,谢国忠气得连连顿足。
比赛刚一结束,所有球员就把他给抬了起来,扔向空中!
谢晓军是个替补前锋,今天有幸出现在比赛大名单上,最终能不能上场还是一个未知数。
张大官人发现自己带女弟子是把好手,带男徒弟,可真没什么窍门,张大官人很少会从自身上找原因,他认为是谢晓军太笨,这小子就没啥学武的天赋。幸亏自己没答应收他当徒弟,这小子悟性这么差,要是真成了自己的徒弟,什么颜面前让他给丢光了。
赵永福点了点头,目光转向楚嫣然,林秀介绍道:“这位是美国贝宁财团的总裁楚小姐!”
张扬伸手摸了摸谢晓军的脉门,发现这小子的身体并无异样,张扬道:“耐力不行和你不擅长分配体力有关,同样的体力,善于分配的人就可以做到全场精力旺盛,斗志昂扬,有人却在一开始就把体力消耗的差不多,造成了后续乏力。”
谢晓军一边讨饶一边将一块蛋糕塞入嘴里,不小心又被噎看了,伸手去拿饮料。
张大官人放下了楚嫣然,鼓足勇气,俯下身吻住她的樱唇。
比赛进行到上半场四十分钟的时候,泰鸿队抓住一次机会反越位成功,打和_图_书入了领先的一球。
赵永福道:“两位不妨考虑一下,让儿子来我们泰鸿踢球吧,福利待遇肯定比这边要好得多。”
张扬和楚嫣然难得那么悠闲,楚嫣然偎依在张扬的肩头,只有在他身边的时候,才感到内心如此的踏实平和,虽然这厮身上有着许许多多的臭毛病,可既便如此,仍然让她割舍不下,仍然没有人可以取代他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谢晓军离去不久,看到一群人朝这边走来,张扬认识其中的几个为首的是泰鸿集团的老总赵永福,在他右边的是泰鸿俱乐部经理高勇,本来赵永福专程来看这场比赛,是期望一场客场大胜的,没想到最终比分被扳平。
比赛开始之后,云安泰鸿队就以压倒性的优势占据了场上的主动。
这时候队友来叫谢晓军去参加赛后记者会,因为他连中两元,所以成为了当天的新闻人物。
张扬挽起楚嫣然的手:“回家!”
楚嫣然笑着走了过来:“晓军,你都这么高了!”
张大官人没想到谢晓军这两年嘴皮修炼的如此利落,不由得笑道:“别这么说,我受不住,你管嫣然叫姐,还是叫我声哥。”
谢国忠这边同意了,可林秀那边却打起了退堂鼓,她看到儿子在场上不断被人侵犯的情景,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轻声道:“算了吧,踢球太危险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临终场还有一分钟的时候,谢晓军抓住机会突入禁区,泰鸿队的后卫没有办法,只能再次将他放倒,自己领到了一张红牌,还造成了对方的一个点球。
林秀忍不住笑,张扬和楚嫣然也都笑了起来,谢国忠这是巴不得把他儿子换上场呢。别看他平时动不动就训斥谢晓军,可最关心儿子的那个人还是他。
泰鸿当年降级之后,经历了几年的经营不但重返甲级行列,而且已经全面复兴,今年联赛到目前为止排名第一,领先第二名九分之多。北原隆洋队目前联赛排名第七,实力和泰鸿不能相比,但是今天是他们的主场,所以球员也表现的格外卖力。
谢国忠道:“除非你答应我继续学习,还有,这个赛季必须打上主力!”
张扬拍了拍谢晓军的肩膀:“有件事我还没向大家宣布,我已经正式收晓军当我的学生了。”张大官人就是看不得谢国忠这种态度,哪有把自己儿子这么糟践的?
张扬拎着手提箱随后走了进去。
楚嫣然握住张扬的手,靠在他的肩头,轻声道:“如果那晚不是遇到了你,恐怕我早已死了。”
“美元啊!”俞美莲眼睛眨了眨,随即变成了两弯好看的月牙儿:“嫣然,你看你客气的,你来家里,应该是嫂子给你见面礼才对,你看你咋就那么客气的?”
楚嫣然听她这样说,俏脸微微有些发红。
楚嫣然笑道:“谢叔叔是恨铁不成钢,哪个当父母的不是望子成龙?”
张扬对此也是深表同意,其实楚嫣然心中是想去清台山看看,去重温一下他们过去相识的地方。
张大官人纠正道:“代主任!”
楚嫣然道:“我才不管,总之谁得罪你就是得罪我楚嫣然!”
谢国忠谦虚道:“哪有那么厉害,只是今天发挥超常罢了。”
张扬喝了口酒,看了看谢晓军,这小子长得人高马大的,看起来身体素质还行啊。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下半场已经过去了十分钟,教练终于决定换人,这次一下就换了两个,把两名前锋全都换下来了,由此可见教练对本队前锋的不满意。
谢国忠嘴里说着不想去,可心底对儿子的事情还是非常关注,当天下午三点半,谢国忠夫妇和张扬、楚嫣然一起出现在静安体育场的看台上。这两年正是国内足球热掀起的时候,各个俱乐部球员的薪金也是水涨船高,虽然球员的普遍水半还处于世界三流,可收入已经渐渐向二流球员靠拢,至于很多所谓星级球员的排场和架势已然有了世界超级球星的风范,至于大牌球员的脾气更是拽到了外太空去了。
楚嫣然搂住张扬的脖子,两人的额头抵在一起,楚嫣然红着俏脸道hetushu•com:“你表演欲还是那么强!”
谢国忠忍不住又骂了两句,原准备去房间里把儿子给揪出来,却被玛格丽特阻止。
想起当初的情景,两人心中不由得涌起暖融融的情意,楚嫣然道:“好想去你当年战斗生活过的地方去看看。”
楚嫣然的俏脸红了起来,随着张扬的动作一个曼妙的旋转,螓首轻轻抵在张扬的肩头,小声道:“张扬,我想你!”
第二天上午,所有人一起去机场迎接嫣然的时候,却不见了谢晓军的身影,这小子辛苦练习了一整夜,可惜进展仍然不大,精神却熬不住了,现在正躺在房间里补觉呢。
虽然谢晓军是荆山市工安局长的儿子,可他并没有对此进行声张,所以球队的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背景,但是谢晓军并不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进入省队,母亲林秀在背后出力不小,如果不是林秀悄然赞助了一笔钱,以他目前的水平是很难进入省队的。
谢国忠道:“都领先两球了,我看今天完了。”
张大官人道:“本来不想表演的,可禁不住老太太怂恿。”
当天中午,大家在梦仙湖为楚嫣然的到来举行了一个热烈的欢迎宴会,玛格丽特格外高兴,音乐响起的时候,和张扬跳起了一曲激情洋溢的探戈,看着老太太青春洋溢的舞姿,楚嫣然挽着林秀的手臂,笑得泪水都出来了,林秀道:“嫣然,你就是外婆的灵丹妙药,你一回来,她年轻了至少二十岁。”
张扬心说那帮教练懂什么?想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要学会呼吸方法,如何能在运动中缓解疲劳,并迅速恢复体力,这方面是他的强项。张扬自从修炼大乘决之后,已经将其他的吐纳方法完全放弃。谢晓军既然一声声师父叫得那么甜,张大官人也不好意思让他白叫,干脆就教给谢晓军一个简单实用的吐纳法门,谢晓军的理解能力的确差了一些,这个简简单单的入门吐纳方法,张扬就教了他整整两个小时,一瓶五粮液下肚,又灌了六听啤酒,这小子才刚刚掌握到一些窍门,如果不是看在这小子对他这么尊敬的份上,张大官人早就开始骂娘了。
楚嫣然笑道:“嫂子,我第一次见到小侄子,当然要给见面礼了。”
谢晓军又惊又喜,谢国忠却是一头雾水,儿子拜他为师,学什么?学医还是学泡妞?
双方分手之后,楚嫣然看出张扬和赵永福之间并不是十分的融洽,问过之后,才知道张扬和赵家的这段过节。楚嫣然道:“既然这样,我才不会和他合作呢。”
赵立军和俞美莲两口子也出来了,俞美莲一双眼睛就盯住了张扬手中的箱子,琢磨着里面究竟带的什么礼物。
张扬笑道:“好啊!”他开着车直接前往了黑山子乡,如今的黑山子乡已经因为清台山的旅游开发一跃成为春阳县经济最高的乡镇之一,过去坑坑洼洼的道路也已经修建成了笔直宽阔的大马路,道路两旁新建了不少的楼房,大都是开宾馆,因为是冬天,正逢旅游淡季,所以来这里的游客并不多,街道显得有些空旷冷清,乡府的大门也重新翻修过,过去破破烂烂的乡府小楼,如今也推倒重建,眼前的黑山子乡对他们来说已经变得陌生了。
玛格丽特一边笑一边鼓掌。
因为谢晓军的破门,泰鸿队针对这个年轻前锋的侵犯也不断增加,看到儿子一次一次的被人踢倒,林秀几乎不忍心再看下去了,谢国忠气得不停的骂:“妈的,犯规!红牌,红牌!”如果他是场上当值裁判,恐怕泰鸿队侵犯他儿子的所有球员都得被他红牌罚下。
谢晓军道:“我现在多数时间都在静安集训,平时除了踢球就是弄吃的,我嘴巴馋,没办法。”
楚嫣然也因此而改变了计划,在静安多呆两天,好好陪陪外婆,这样一来张扬的计划也随之更改,周日下午,刚巧有场北原隆洋对云安泰鸿的比赛,谢晓军被排在替补队员的名单上,他特地拿了球票,请大家一起前去观看,玛格丽特对这样的球赛是没多少兴趣的。
到最后谢晓军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和图书,学了这么久还是没把张扬交给他的吐纳方法全都掌握,尴尬道:“师父,要不您先回去休息,我自己再琢磨琢磨。”
玛格丽特扬起手在张扬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喂!混小子,你未婚妻来了,你就这样欢迎她?一点表示都没有!”
楚嫣然微笑伸出手去,和赵永福握了握道:“久仰赵总大名,泰鸿一直都是企业界的典范。”
林秀道:“你着什么急?不是还有下半场吗?”
点球由谢晓军亲自操刀主罚,他罚球之前,特地又向看台上看了一眼,看到了他的父亲站在看台上,不知哪儿借来了一面五星红旗,拼命地在那儿挥舞,想要引起儿子的注意。
“我看成为国内的第一球星也有可能!”张扬陪玛格丽特跳完舞也走了过来。
林秀看到此情此景也有些脸红了,悄悄看了丈夫一眼。
谢晓军道:“我也知道我的缺点,教练也针对我的缺点对我进行了专门训练,可是提升并不大。”
张大官人也没有想到,随着楚嫣然即将来临,他的心情居然变得紧张了起来,望着身边白发苍苍的玛格丽特,想起昨天大家给他说过的那些话,张扬意识到自己是时候考虑婚姻的问题了。
林秀道:“你……”
谢晓军终于得以上场,上场之前,他还专门往看台上看了一眼,谢国忠鼓起嗓门大吼道:“儿子加油!”
张扬对云安泰鸿队并不陌生,当年就是这支队伍和平海队的比赛中引发了球迷骚乱,造成了体育场看台坍塌,从而爆出了一系列的黑幕,多名裁判因为黑哨事件被抓,泰鸿俱乐部经理高勇入狱,当时泰鸿俱乐部的老板赵国梁也在事后不久死于车祸,从而造成了张扬和赵家的一段恩怨。
林秀过去和赵永福打过交道,看到赵永福过来,不禁笑道:“赵总,想不到您也来静安亲自督战了!”她把赵永福介绍给丈夫谢国忠认识。
谢晓军道:“您虽然没正式收我为徒,可过去教过我一路拳法啊,也就是说咱们虽然没有师徒之名,但是有师徒之实,你可以不当我是你徒弟,但是我这辈子都把你当成我师父,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在我心中你跟我爸地位差不多。”
谢国忠这会儿明显进入子状态,大声嚷嚷着:“后卫都管什么吃的?傻了吗?”他气得站起身来抗议,林秀笑着拉着他的衣袖,让他坐下,以免阻挡身后球迷看球。
张扬不禁笑道:“我跟他的关系和你做生意无关。”
张大官人情不自禁揽住楚嫣然的纤腰,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玛格丽特笑道:“臭小子,占我们家嫣然便宜,还把责任推到我头上,好了,赶紧回家!”
随着比赛的进行,谢晓军很快就感受到了张扬教给他这套呼吸方法的好处,利用这套方法,可以很好的调整体力,谢晓军在球场上满场飞奔,因为知道家人朋友都在现场观看,今天谢晓军表现的格外卖力,如果在过去,这样连续高强度的奔跑肯定会让他的体力急剧下降,可今天他连续高速冲刺之后,居然没有任何的疲劳感,张大官人在看台上距离虽然很远,可是也看出了端倪,这小子应该是领悟了自己教给他的吐纳方法,很有效的分配了体能,身体的恢复速度比起过去有了一个质的变化。
张扬和楚嫣然来到家里的时候,徐立华正在那儿哄孙子,看到张扬和楚嫣然进门,激动地赶紧把孩子就塞到了赵铁生手里。
楚嫣然笑道:“你就是山里人,在我看来,你始终都是黑山子乡的那个计生办主任。”
赵立军和俞美莲自从生完儿子之后,干脆搬回家里来住,就是常说的吃官饭攒私钱。
张扬道:“听说你已经进入北原省队了?”
谢晓军一直睡到现在才起来,来到现场找吃的,被谢国忠看到,一把就揪住耳朵:“混小子,你去哪里了?”
两人没有在黑山子乡继续逗留,选择直接前往春阳。
随着谢晓军破门之后,场上的激情再度被点燃,北原的这帮球迷可不是盖得,山呼海啸的加油助威声,有球迷在看台上组织掀起了人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