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9章 老上级

楚嫣然嗤!地笑了起来:“你倒是还有些自知之明。”
楚嫣然羞得捂住耳朵重新钻入了被子里:“不要听,我不要听!”芳心中却温馨无比,一切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发生了,从今天起,她真正成为了张扬的女人。
在场的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这两年,换了不少的地方,可无论到了哪里,我这心里最想的还是你们这帮老领导,没有你们的栽培,我也不可能获得现在的成绩。”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我只是一根手指在剁骨刀上擦破了而已,早已止住了,这些可全都是你的……”
张扬叫苦不迭道:“我没想什么,不是你让我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嘛!我就是这么一说,想想,想想都不行了?”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道:“什么思想啊你?要是干部都像你这样,咱们国家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富强起来?”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他将裙边夹给楚嫣然,起身道:“你慢慢吃,我去去就来!”
楚嫣然慵懒无力,虽然也想起床,可是稍稍一动,就感到身下好不疼痛,不禁轻声叫了一声。
楚嫣然笑道:“你走这会儿,菜一个劲的上。”
张大官人苦笑道:“丫头,用不着这么恶毒,刚才险些被你用剁骨刀把我给切了!”
晚餐之后,张扬特地让楚嫣然给宋怀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因为风雪太大,所以临时留在江城,明天再前往东江,宋怀明叮嘱他们路上要多多注意安全。
张扬知道肖鸣和左援朝之间一度发生过不快,可现在两人又坐到了一起,看来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张大官人坐下道:“吃,反正是公款!”
张大官人不知楚嫣然因何会说出这种话,他笑了笑道:“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永远都找不到老婆?”
这一夜张大官人对楚嫣然可谓是用尽了手段,可怜楚嫣然这初经人事的身体那禁得住他如此逗弄,连番的温柔缠绵,早已耗尽了楚嫣然的全部体力,看到张扬兴致勃勃龙精虎猛的样子,楚嫣然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受不住他的连番伐挞,苦苦讨饶之后,张扬这才将她放过。
张大官人谦虚道:“没什么,我运气好罢了,压根就没出力,人家就找上门来。”
楚嫣然羞得将俏脸埋入他的胸膛,双拳轮番照着他的身上就打,却被张扬抓住手腕,一翻身压倒在沙发上,张大官人由衷的感谢起这场暴风雪来了。
楚嫣然俏脸绯红,含幽带怨的看了他一眼道:“还不是你……”她这时候才留意到雪白的床褥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惊呼道:“你流了好多的血……”
左援朝看到张扬讲来,很热情的招呼他在自己身边坐下,杯盘碗碟事先都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已经预知到张扬肯定要来。
张大官人嘿嘿一笑,两人吃饱了之后,提前离开,毕竟左援朝那些人就在隔壁,他们不想多做逗留。
木屋别墅虽然收拾的很干净,可是里面却没有吃的,厨房、冰箱都是空空如也,看来胡茵茹也很久没有来过这里。
体力方面,楚嫣然自然无法和张扬相提并论,看到张扬神采奕奕的走向厨房,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和-图-书的疲惫,楚嫣然真的有些怀疑,他究竟是不是地球人?
苏强道:“我姐想用钱……”说完他又补充道:“方文南从监狱里出来了。”
楚嫣然沐浴的时候,张扬已经回来,因为大雪未停,前往东江的高速暂时封闭,张扬决定在江城再逗留一天,他刚刚出去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
张扬回到楚嫣然身边,看到桌上已经摆满了菜,不由得笑道:“这么夸张?”
楚嫣然道:“别拿我爸当理由,我算看出来了,你根本就没看破名利这两个字,和过去一样,你就是一个官儿迷,从来都没改变过。”
张大官人搂紧了她的香肩道:“你当真舍得切掉它?以后岂不是少了许许多多的快乐?”
左援朝热情的邀请道:“张扬,一起吃吧!”
楚嫣然道:“还要在这儿呆一整天,闷都闷死了!”
张大官人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别,千万别,我是哪块料自己清楚,也就是官场之中我还能混得如鱼得水,你要是让我正儿八经做生意,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我就得把你的家业败得一干二净。”
左援朝和肖鸣都知道张扬是省长宋怀明的未来女婿,看样子这对情侣应该快修成正果了,两人也都表现的很客气。
张扬敬了一圈酒,怕楚嫣然久等,起身告辞,身为市长的左援朝都起身送他,握着他的手,很诚挚的说道:“张扬,咱们过去是同事,虽然你去了东江,可这份情谊不能断,你和楚小姐佳期将近了吧,结婚的时候,一定不能忘了我这杯喜酒,不然我可饶不了你。”肖鸣也跟着附和。
楚嫣然的俏脸越发红了,攥起粉拳在张扬的肩头轻轻打了一下:“讨厌!”
楚嫣然道:“这方面啊,你就不如他,能够对文玲十年如一日的守候,换成是我,你肯定做不到。”楚嫣然无意中的一句话,却让张扬想起了顾佳彤,他心中一阵黯然,楚嫣然从张扬的表情变化已经猜到了什么,靠近了他,小声道:“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别介意。”
张扬扬了扬手上的东西,微笑道:“我去做饭!”
这是江城1996年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下了一天一夜,仍然没有停歇的迹象,张扬和楚嫣然回到木屋别墅,没多久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其实张扬在见到左援朝一行的时候就有了心理准备。知道自己人在江城的事情瞒不住了,杜天野一开口就是兴师问罪:“张扬!你小子也忒不够意思了,来江城不知道跟我打声招呼?”
张扬道:“我就是一艘贼船,你上来了就别想下去。”
楚嫣然笑道:“张扬啊,你事情真多,好不容易才能忙里偷闲,躲到这偏远地方也能遇到熟人。”
张大官人嘿嘿的笑。
电脑上出现了一幅美丽的画面,却是从空中俯拍的一个小岛,宛如一颗海星般的小岛镶嵌在蔚蓝色的大海中,如同海洋中的宝石,楚嫣然微笑道:“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座小岛吗?”
张扬陪着左援朝干了两杯,左援朝道:“张扬啊,我们都听说你在东江新城区的成绩了,真是厉害啊,一个季度完成了招商引资近百亿,这在平海的历史上是前所未和图书有的。”
杜天野道:“重色轻友,我早就看出你的本来面目了。”
楚嫣然冷眼看着他,这厮一开口,她就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建立小国家?这厮真正的用意是为他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做准备,楚嫣然一伸手就把他的耳朵给揪住了:“你当我不知你打的什么算盘?”
张扬笑道:“肖林,你也不用这么夸张,送两瓶酒过来,想把我灌趴下啊?”
张扬道:“算了啊,国家的钱也不能随便拖,能省点是一点儿。”
“滚!”楚嫣然笑嗔道。
肖鸣笑道:“这就是常说的鸿运当头,官运亨通。”他向身边的侄子肖林道:“肖林,你要跟张主任好好学习!”
楚嫣然点了点头道:“对啊,就是隶属于瓦努阿图的那座岛屿。”她点击了下一张,洁白的沙滩蔚蓝的海面,还有在空中翱翔的洁白沙鸥,张大官人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海景,啧啧赞道:“真的很美啊!”
张大官人看完这些照片不由得感叹道:“果然是人间天堂。”
楚嫣然叹了口气道:“是我自己蠢,登上你这艘贼船,就没有考虑过下去的一天。”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从张扬的身上下来,去房间内拿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打开后端看来到张扬的面前:“给你看样东西!”
楚嫣然道:“我无所谓!”
张扬道:“丫头,说实话,我对当官也没有当初那么大的热情了,官场之中争来斗去,不外乎就是争名夺利,还不就是那点权力给闹的,从乡镇到城市,从城市到省部,大家伙忙忙碌碌,真正把精力放在为老百姓身上的有,但是更多的都是把聪明智慧都放在权力斗争上了。”
张扬向楚嫣然无可奈何的苦笑了一下:“老大,我这不是怕你忙吗?您一市委书记,日理万机殚精竭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不敢打扰您啊!”
楚嫣然红着脸道:“不行,不能总是在这儿呆着,你这人太不老实,我受不了你了。”这句话既是撒娇,也是讨饶。
张扬看到她神神秘秘的样子,不由得好笑:“什么事儿,这么神秘?”
楚嫣然迎上去接过他手中的东西,微笑道:“还在下雪啊?”
张扬凑了过去:“神庙岛?”
张扬和楚嫣然回到小包间内,没过多久,肖鸣就让侄子江城招商办主任肖林送来了两瓶三十年窖藏的茅台,张扬是肖林的老上级,肖林对张扬表现的是相当恭敬。
楚嫣然这才放开了他的耳朵:“我把岛屿的资料发给了许多美国的社会名流,他们对成为这座岛上的居民都很有兴趣,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二十个亿万富翁表示了要在神庙岛上置办产业的意愿。”楚嫣然是把这件事当成生意来做,可以预见到的是,这座岛屿蕴藏的商机很大,必然会带来长远的经济利益。
楚嫣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正午,望着被褥上的落痕,想起昨天的狂乱,不觉霞飞双颊,自己居然变得如此疯狂。她披上睡袍,拉开窗帘向外望去,却里那辆悍马车己经不见,张扬应该是趁着她睡觉的时候出门去了。
楚嫣然横了他一眼,心中却是甜蜜非常,端起酒杯,和张扬手臂交缠喝和_图_书了一杯交杯酒,张大官人喝完酒,又趁机在她樱唇上啄了一记。
肖林笑道:“张主任,这是左市长的意思,还有啊,今儿的这顿饭,您别问了,想吃什么点什么,回头我来安排。”
楚嫣然看着他。
楚嫣然道:“神庙岛整整二百平方公里,只有到了那里你才会真正感受到那里无所不在的美景。”
张扬道:“老大,我怕了你了,得,你说吧,去哪儿?”
张扬给楚嫣然倒了杯酒,凑到她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玉臀道:“丫头,咱俩房也圆了,还差杯交杯酒,整两杯?”
张扬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夜幕已经降临,他耳力超群,听到外面簌簌的落雪声,看来雪仍然在下,笑道:“我忽然有些饿了。”
张扬笑道:“打住,打住,我早就不干市长了,有什么好吃的?”
楚嫣然道:“还不如把你切了呢,省得你对我……”说到这里觉着俏脸一热,再也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张扬笑道:“杜天野,没办法,肯定是左市长他们把我们在江城的消息告诉他了。”
张大官人一边吃一边道:“怎么看不透啊?我什么你没见过?你要是还觉着看不透,今晚咱回去,我脱光了让你看个够。”
张扬笑道:“我好不容易有了官饭可吃,你不让我吃官饭难道让我改行吃软饭?”
左援朝听张扬这样说也就不再勉强。
张扬虽然没有细问,可看出苏强的情绪有些低落,他叹了口气道:“你下次回来,鱼米之乡就转让了。”
楚嫣然拍了拍手道:“好啊!”
肖鸣和左援朝都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张扬,左援朝率先反应了过来,他哈哈笑道:“张扬,怎么会是你啊!”
楚嫣然之所以给他这个结论,是因为这厮压根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将初经人事的楚嫣然折腾得腰酸腿疼,当然这和她自己也有关系,初尝男女之事,前所未有的愉悦感让她对张扬有求必应,一个下午,两人全都在这张床上折腾了。
张扬很快就蒸好了香肠,又下了两包泡面。
楚嫣然陪他喝了杯酒,老板将刚刚烧好的野生甲鱼送了上来,张大官人用筷子夹住甲鱼的头部,向上拖了拖,笑眯眯看着楚嫣然:“像什么?”
楚嫣然笑道:“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如果在万恶的旧社会,你这人纵然做不成三宫六院的天下之君,也要做一个三妻四妾的一方霸主。”
左援朝道:“有能力的人到哪儿都能干出成绩!”
肖林连连点头。
楚嫣然道:“我算是知道,这天下间最无耻的那个是谁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还能怎样?彻底掰了呗!”
楚嫣然一边向下翻页,一边向张扬介绍道:“神庙岛拥有世界上最美的沙滩之一,过去我们一直都以为岛上没有淡水,可是最近却在岛屿的西南发现了一眼清泉,我已经让人在神庙岛开始修建码头,并将莫西瓦公司当初的烂尾工程收尾建设,我请来的建设专家已经拿出了一个相当完备的方案,以后可以利用风力和太阳能发电,除了我们发现的淡水资源以外,还需要在岛上建设一个海水淡化工厂,提供生活用水。”
张扬开着那辆悍马车来到南湖农家菜,他已经hetushu.com许久没来,不过店老板仍然认得他,看到张扬出现,惊喜道:“这不是张市长吗?”
肖林陪张扬喝了两杯酒之后离去。
张大官人虽然说的都是实话,可楚嫣然却不相信:“以后别拿你是古代人来糊弄我,什么大隋朝来得之类的鬼话,鬼才会相信你,什么古代人,你呀根本就不是人!”
“你这种人活该找不到老婆,最好去当和尚,去当太监!”
杜天野道:“鱼米之乡吧!”
张扬道:“丫头,我忽然有一想法!”
楚嫣然道:“你歇着吧,还是我来!”
左援朝心说这厮到底出去见了眼界,现在居然知道谦虚了,他笑道:“张扬,还是你自己有实力,如果自己没本事,我们就算再想栽培你也栽培不起来。”
左援朝笑道:“美酒赠豪杰,张扬,你可是我们公认的官场豪杰!”虽然张扬过去让左援朝头疼过无数次,可时过境迁,现在大家已经没有任何的冲突,坐在一个桌子上还是像好得不能再好的朋友。
“乡土菜,还有野味,张市长,您快里面坐,我捡好吃的给您上!”
张大官人把楚嫣然一把抱起,让她坐在自己的膝上,重重在她面颊上吻了一口道:“还是你了解我。”
张扬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笑道:“肖林,帮我谢谢两位市长大人,待会儿,我就过去敬酒!”
张扬道:“下雪天,喝酒天,看来各位领导都抱着和我一样的念想。”
张扬端起酒杯道:“左市长,谢谢您的美酒!”
张大官人笑道:“要是干部都像我这样就好了,我最多吃点儿喝点儿,可实事儿没少干,公家的钱从不往自己兜里装!”
放下电话,楚嫣然向他摇了摇头道:“大忙人,真走到了哪里都闲不住!”
无论楚嫣然承认与否,她和张扬突破了最后一层屏障之后,一切似乎都发生了变化,张扬是个缺点和优点同样鲜明的人,偏偏她对张扬又割舍不下,依偎在张扬宽阔的胸膛中,她轻声道:“做你的情人要比做你的妻子幸福得多。”
张大官人关切道:“怎么了?”
张扬回到房间内,却看到楚嫣然已经起来了,而且已经穿好了衣服,清丽绝伦的俏脸之上笼罩着动人心魄的妩媚,她已经从一个青涩少女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女人,面对张扬,楚嫣然居然显得有些忸怩,她小声道:“我也饿了!”
楚嫣然道:“张扬,我真是看不透你!”
张扬点了点头,抖落了一身的雪花:“今儿高速封路了,我看咱们还是继续等一天,刚听天气预报说,下半夜能够转晴。”
楚嫣然道:“看得那么透,那你还斗个什么劲?”
张扬哈哈大笑,轻声道:“换衣服,回头我带你去吃南湖农家菜。”
她转身去换衣服,一不小心又感觉到身下刺痛,不禁皱了皱眉头。看来再好的事情也需要有个节制,望着张扬精神抖擞的样子,楚嫣然真是服了他的精力。
让张扬意外的是,他在鱼米之乡并没有见到苏小红,无论是作为鱼米之乡的老板,还是作为张扬的老朋友,苏小红理应都要出来和自己见面,苏强接待了张扬和楚嫣然,他向张扬解释道:“我姐出差了。”
楚嫣然道:“你要是愿意啊和图书,我就把财团交给你!”
张大官人虽然对左援朝这个人不怎么喜欢,可人家毕竟是自己的老领导,起码的礼貌还是要做到的,他迎上去和左援朝握了握手道:“左市长好,我回来探亲,忽然想吃这里的农家菜了,所以就带着嫣然过来尝尝!”他把楚嫣然介绍给左援朝和肖鸣认识,自然不忘介绍楚嫣然是他未婚妻的身份。
张扬连连点头,知道这些人都是官场上的应酬话,当不了真,他们想出席的原因也是看在省长宋怀明的面子上,跟自己的交情没多大关系。
张扬笑道:“不了,你们是公务,我们俩就是随便吃点儿,不耽误你们的正事。”
临走之时,张扬不忘去向左援朝道别。
张扬道:“二百平方公里按说也不小了,要不咱干脆在这岛上建一小国家得了,天高地远的谁也管不了咱们,这法律我来定,规则我说了算。”
张大官人道:“那刚才是谁口口声声要我那啥来着?”
国人的酒场文化是博大精神的,敬酒也要分年龄大小身份地位,张扬虽然是客,但是他的级别比左援朝和肖鸣低,左援朝敬他是客,让肖林送了两瓶茅台,但是不可能过来给他敬酒,张大官人礼尚往来,自然要过去给两位市长敬酒。
还好张扬车里还有些食物,其中有母亲给他带的自己研制的香肠腊肉,张扬冒着风雪跑了出去,外面雪已经积了很厚,周围空旷无人,除了木屋别墅甚至连一盏灯火都看不到。
张扬笑道:“还是你歇着,你也累了一个下午了。”
张扬点了点头,向店老板要了个小包,他和楚嫣然一起去挑野生甲鱼的时候,碰到了熟人,张扬本以为这么大的雪,一般没人出来吃饭,可就这么巧,副市长肖鸣和江城市长左援朝一起走进来了,肖鸣过去曾经是江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对这一带的情况极其熟悉,说起来张扬的那套木屋别墅用地还是他亲自批下来的呢。
“这混蛋,居然不管我自己出去了!”楚嫣然小声骂道,不过脸上却带着微笑,她当然不会认为张扬可以不顾自己而去。
楚嫣然被他那么一打岔,刚才想说的话都忘了,好不容易才想了起来,她握住张扬的手道:“官场就是一个大染缸,在里面呆久了,准保要学坏,真是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乐此不疲。”
张大官人坏坏一笑:“闷吗?我不觉得!”
虽然晚餐很简单,但是他们却吃得格外香甜,有情饮水饱这句话果然很有道理。
张扬笑道:“我没多想,丫头,你猜猜我的人生志向是什么?”
楚嫣然拿起苹果递给张扬咬了一大口,然后自己吃了一口道:“他和文玲怎样了?”
张扬微微一怔:“为什么?生意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转让?”
杜天野听到这话又骂开了:“放屁吧,你就,我自己掏腰包请客,还有,嫣然是不是跟你一起?”
楚嫣然俏脸绯红,抬脚就踢了他一下:“流氓!”
“你少给我贫,今儿我刚巧没什么事,晚上我请你吃饭。”
张扬道:“男人做事总得有始有终,东江新城区的建设刚刚展开,我总不能撂挑子走人,我要是这么干了,别人说我有头无尾倒罢了,就你爸脸上也不好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