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0章 成人之美

楚嫣然过去,马上被小庚新给吸引了过去,拍了拍手道:“小弟弟,来,让姐姐抱抱!”
楚嫣然幽然叹了口气道:“他总是这样,喜欢英雄救美,可是他又从来都不是个做了好事不求回报的人,所以往往被他救了的女孩子最后都会被他占了便宜,你说他这个人是不是够无耻?”
楚嫣然缓缓落下咖啡杯,轻声道:“可是那晚我们喝酒之后,我发现,你对他的感情未必比我少一分,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不怕和你竞争,可是真正麻烦的是,他对你的感情和对我的感情也是同样的,我可以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但是我改变不了他,这些年我虽然身在美国,可是我一直都在关注他的一举一动,我一度和他解除了婚约,可是当他为了佳彤姐的事情只身潜入美国,我忽然发现,自己对他的爱从未减少过一分,也从不曾淡忘,为了佳彤姐,他可以做到性命都不要,为了你,为了我他也会一样。”
宋怀明道:“嫣然,外婆为什么没一起来?”
说话的时候,杜天野从外面走进来了,皮风衣的肩头还落着不少的积雪,张大官人乐呵呵凑了上去,帮着他脱下风衣,杜天野风趣道:“到底是去省城见世面了,眼皮儿活络了许多,懂得巴结领导了。”
楚嫣然道:“爸,你怎么向着他说话,难道你女儿嫁不出去吗?怎么感觉你们拼命想要把我推销出去似的。”
杜天野见惯风浪,对此是泰然处之,他笑道:“嫣然,这次回来不走了?张扬这小子,身边没个人看着可不行。”
楚嫣然道:“所以你就想把杜天野和她往一块儿撮合,想让杜天野跟你亲上加亲,当你的姐夫?”
楚嫣然道:“她老人家不想长途奔波,跟林阿姨去春熙谷温泉度假村疗养了。”
宋怀明的话让张扬深思,张扬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宋怀明的清廉,他如此坚决的反对楚嫣然投资平海,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对国内政治形势的清醒认识,宋怀明看到了官场和经济过于紧密联系的弊端,就算他改变不了国内已然形成的这种风潮,但是他能够做到从他做起,他要把自己的权力和女儿的经营彻底划清界限。
秦清淡然笑道:“嫣然,我听说你从美国回来,正打算找机会问候呢,想不到你先联系了我。”
宋怀明道:“十多年没下过厨房了,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烧出过去那种味觉。”
柳玉莹为楚嫣然收拾好了房间,虽然楚嫣然并不想留下来居住,可是看到父亲殷切的眼神,又看到柳玉莹如此的热情,她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其实张扬专门从梁成龙手里借了一栋别墅,两人双宿双栖的如意算盘只能落空,得知楚嫣然回来,张扬的那帮朋友都排着队要给楚嫣然接风洗尘,可谁也没想到,楚嫣然来到东江后所约见的第一个朋友会是秦清,这一切都是在张扬不知情的前提下。
杜天野道:“要不这样,我跟一招说一声,你再回去上班!”
楚嫣然的态度比秦清想象中要平和,她微笑着站起身,迎上去握住秦清的手掌:“清姐,我的邀请是不是有些冒昧?”
秦清终于伸出手去,和楚嫣然的手握在一起,过了好久,她才尝试着去感受楚嫣然掌心的温度,轻声道:“嫣然,谢谢你!”
楚嫣然调整了一下情绪,笑道:“爸你还记得我最爱吃的东西啊。”
秦清调整了一下情绪,勇敢的看着楚嫣然的眼睛:“你应该恨我,也有资格恨我。”
张扬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俩答不答应并不重要,几位长辈安排好,咱俩只管拜堂就行了。”他的话引得宋怀明和柳玉莹都笑了起来。
袁波年龄大一些,他看出陈平潮的脸色不好看,轻声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别说这些了,其实绍斌并不是诈骗,他应该也是受害者,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他再说。”
秦清默然无语,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借以掩饰心中的难过。
雪已经渐渐停了,地上的积雪还有很厚,楚嫣然挽着张扬的和_图_书手臂,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楚嫣然道:“你对苏媛媛的事情怎么这么关心?”明眼人都能看出张扬对苏媛媛的特别关爱。
张扬抗议道:“丫头,咱能别这么叫吗?你叫他杜叔叔,我岂不是也跟着你比他矮了一辈?”
柳玉莹笑道:“好啊,好啊,我盼着你们的这杯喜酒都盼穿了双眼,这下总算有个准信儿了。”
楚嫣然也看出杜天野和苏媛媛之间的暧昧,晚宴结束之后,她让张扬把车扔在鱼米之乡,突发奇想的要和张扬去雅云湖边走一走。
楚嫣然道:“我可没这么高的级别,让省长大人给我烧菜!”
楚嫣然道:“开始的时候我很伤心,我认为感情就该从一而终,感情就应该一心一意,有段时间,我甚至恨过你。”
宋怀明这才意识到自己仍然扎着围裙,他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楚嫣然也笑了起来,柳玉莹抱着小庚新从后面走了过来,笑道:“嫣然!张扬!赶快进来啊!老宋,你堵在门口干啥?”
张扬道:“别考虑了,那边管理乱得很,一个女孩子在外面闯荡没那么容易,还是留在江城。”
张扬道:“这事儿不能往外说,要是让她知道就麻烦了,还有,我妈那儿一定不能让她知道。”
秦清因为窘迫俏脸变得绯红,面对年龄比自己要小得多的楚嫣然,她竟然不知该如何去回应,在对待张扬的感情上,秦清从未想过要去和楚嫣然竞争,她从没有想过要把张扬从楚嫣然的手中抢回来,这样一个男人,任何女人都拴不住他。
张大官人笑道:“我这人实在,把你的优点全都说出来了,其实你嫁给我是天经地义的,从我把你从悬崖下背上来的那一刻,你就注定是我媳妇,你想想啊,我救了你的命,救命之恩涌泉相报,嫣然,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
苏媛媛心中一暖,能够听到杜天野说出这样的话,她已经知足了,她摇了摇头道:“真的不用,我实话实说,最近我在城西看中了一套门面,打算盘下来开快餐店,我想趁着年轻,自己做些事情。”
楚嫣然道:“要不来我公司,我正准备在东江成立一个办事处。”
看着秦清的表情,楚嫣然道:“我离不开他,我尝试过,没有成功,他这个人就是拥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我想,你也一样。”
楚嫣然道:“做这个人的妻子真的很需要勇气。”
一家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团圆饭,对宋怀明而言,这是他十多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他不停的给女儿夹菜。张大官人看着眼前的情景,由衷感到欣慰,楚嫣然从小就缺乏父亲的关爱,现在能够和父亲重归于好,对她来说是一件莫大的好事。缺少亲情让她的人生并不完整,有了父亲的关爱,楚嫣然的人生将变得更加美丽。
苏媛媛道:“慧源宾馆那边又向我发出了邀请,我正在考虑。”
张扬跟着来了一句:“哭哭闹闹才是生活。”
“虽然是酒话,但是我相信是真话,我们还相互说了对不起!”
宋怀明点了点头:“老人家身体怎么样?”
楚嫣然点了点头道:“一定能,我最喜欢吃爸做的菜。”
张扬和楚嫣然双双出现在宋怀明的面前,望着风姿绰约的这对儿女,宋怀明心中是说不出的喜欢,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嫣然,回来了!”常年的政治生涯,让宋怀明在人前已经不轻易表达自己的感情,虽然如此,他的目光还是泄露出他内心的激动。
此时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来人并不是杜天野,而是苏媛媛,张扬笑着站起身来,楚嫣然和苏媛媛没怎么打过交道,一看到苏媛媛顿时就想歪了,心说除了秦清她们你还勾搭了这么多。
杜天野哈哈大笑,他看到了苏媛媛,心中愣了一下,苏媛媛可不是他请来的,稍一琢磨,就知道这肯定是张扬的主意,这小子最近不知怎么转了性,拼命自己和苏媛媛往一块撮合。
楚嫣然听到他对苏媛媛如此客气,估计十有八九是自己想歪了,和-图-书笑着和苏媛媛握了握手,轻声道:“苏小姐很漂亮。”
宋怀明夫妇还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这段故事,难怪楚嫣然会对张扬一往情深,宋怀明望着这对小儿女,心中暗叹,张扬这小子优秀是优秀,只是不知他能否定性,外面关于他的风言风语也太多了一些,说实话,宋怀明对张扬仍然有些不放心。
楚嫣然的心中被亲情的暖流涤荡着。
楚嫣然道:“我知道,所以才有这么多的女人甘心为他默默付出无怨无悔。”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别介啊,谁说我不珍惜,我不知道有多珍惜,嫣然又有钱,又漂亮,还有个省长爸爸,这样的媳妇儿我打灯笼也找不着,我不珍惜她,珍惜谁?”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清姐,你并不明白我的意思,其实在我们那次喝醉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你和他之间的关系。”
秦清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楚嫣然居然可以放开胸襟包容自己,允许她分享自己的感情。
宋怀明心中暗骂,臭小子,居然拿老子开涮,嘴上却笑眯眯道:“张扬说得对,什么先立业后成家那都是废话,真正负责任的男人,成家和立业会分得很清楚,会处理的很好。”
张大官人当然没什么意见,楚嫣然愿意投资最好不过,意味着他的政绩可能又要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秦清望着楚嫣然明澈如清泉般的美眸,真挚道:“无论那些女人怎样做,她们都会伤害到他的未婚妻子,可是她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在你面前,她永远带着负疚的心理。”
楚嫣然邀请秦清坐下,向侍者要了两杯拿铁咖啡,四目相对,两人同时微笑起来,秦清何等的睿智,她当然清楚楚嫣然肯定对自己和张扬的关系有所了解,今天不知道是不是要向自己摊牌,让自己从此退出这段感情?秦清也有想过要结束和张扬之间的一切,不再损害他和楚嫣然的感情,可是她始终都下不了决心,她无法割舍和张扬之间的感情。
秦清虽然见惯了风浪,可是对和楚嫣然的这场见面仍然有些忐忑不安,毕竟楚嫣然才是张扬正式的未婚妻,可在事实上她们都爱着同一个人,秦清斟酌再三还是去和楚嫣然见面,两人约在蓝岸咖啡馆的露台花园相见,午后的阳光和煦的洒在人们的身上,让人感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慵懒了起来,楚嫣然身穿白色皮草,静静坐在阳光下,仿佛一张美丽的图画。
张扬帮助陈平潮看了病,又给他开了张调养的方子,关切道:“陈叔叔,您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气火攻心,一定要把心态放平和,着急上火对你的身体没有任何好处。”
苏媛媛脸儿红了红,轻声道:“我过去就听说过楚小姐的名字,想不到你真人是这么漂亮,什么时候和张主任办喜事,一定要请我过去喝喜酒。”
宋怀明的反应却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他摇了摇头道:“我反对!”
楚嫣然笑道:“小孩子都这样。”
楚嫣然点了点头:“爸,我明白了!”
张扬道:“我巴结你什么?有那必要吗?过去我在你手下干的时候,你少给我小鞋穿了吗?”
张扬拍了拍苏强的肩膀表示安慰,苏强把他和楚嫣然带到水晶阁,请客的杜天野还没有到来,不过他身为江城市委书记需要忙的事情实在太多,张扬看了看手表道:“该来了!”
张大官人憨憨地笑,他发现并不是楚嫣然不介意,小妮子的境界提升了,她越来越了解自己了。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不用谢我,事实上,我一个人照顾不来!”楚嫣然说这句话本没有其他的意思,可是在秦清听来,却想到了别的地方,登时羞得面红耳赤,楚嫣然看到她脸红了,方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什么话,俏脸也不觉红了起来,其实她这句话并没有说错,张扬旺盛的精力绝不是她一个人能够应付得来的,直到现在身体的某部分还有些隐隐作痛。秦清对楚嫣然的这句话当然是感同身受,虽然她是个接受党和国家教育多和_图_书年的好干部,可是遇到张扬之后,她相信,张扬这种男人理所应当的要多找几个女人,如果让他一夫一妻,恐怕做妻子的没多久就会被他用出毛病来。
张大官人也没有隐瞒,对未来老婆也没什么好瞒的,再说他也答应了楚嫣然,以后不在骗她瞒她,将自己和苏媛媛的关系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楚嫣然听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张扬和苏媛媛竟然是这种关系,她低声惊呼道:“她是你亲姐姐,她竟然是你亲姐姐。”
陈平潮叹了口气道:“一个亿啊!你让我上哪儿去弄钱还给人家?这混账东西真是胆大妄为,骗了一个亿,现在他人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
秦清点了点头,她低声道:“那晚我们喝了好多,说了好多的酒话!”
楚嫣然格格笑道:“什么啊,我不是过去叫习惯了吗?”杜天野的养父杜山魁,亲爹陈崇山和她外公楚镇南是老战友,楚嫣然称杜天野一声叔叔并不为过。
楚嫣然笑道:“张扬啊张扬,想不到你居然想得那么周到?”
陈平潮叹了口气,脸上写满失落和沮丧。
陈平潮病得并不严重,说是生病,其实是被儿子陈绍斌给气得,陈绍斌在东江募集了一个亿的资金,投入环宇金融,可最近听说环宇的财务出了问题,现在各方听到了消息,全都找陈绍斌要钱,陈绍斌现在手机关机躲了起来,这帮投资人之中不乏,单单是省委家属院的就有好几个,有些人找不到陈绍斌就直接来找他老子,陈平潮连惊带气,再加上联系不上儿子,心中担忧,一下就病了。
楚嫣然笑道:“爸!您这身衣服很好看!”
宋怀明道:“别人没有那级别,可是我女儿就有!”
楚嫣然娇嗔道:“你混蛋!”抓起一把雪塞到了张扬的脖子里,然后欢笑着向前方逃去……楚嫣然的到来让宋怀明一家欣喜非常,柳玉莹此时心中的感觉就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父女两人冷战了这么多年,终于冰释前嫌。
宋怀明正在烧黄花鱼楚嫣然闻到那诱人的香味儿,忽然想起,自己小时候最爱吃的就是父亲做的红烧黄花鱼,一晃眼十多年已经过去了,这段时间,因为母亲的死,她和父亲之间产生了深深地隔阂,一直到外公辞世,他们父女间才真正缓和。想想这么多年,自己的任性让父亲承受了不少的痛苦,她抿了抿嘴唇,眼睛有些湿润了。
张大官人并不知道楚嫣然和秦清悄然达成了协议,这个下午他在前平海宣传部长陈平潮家里,陈平潮生病了,丁兆勇、梁成龙、袁波都是陈绍斌的好朋友,现在陈绍斌在上海经商,听说他父亲生病,所以几个人一起去探望他。
杜天野主动问起苏媛媛最近的情况。
张大官人伸手拍了拍她的玉腿,楚嫣然笑道:“杜叔叔,以后啊,我不叫你叔叔了,我叫你杜大哥行吗?”
知道女儿要过来,宋怀明特地请了半天假,提前在家里等着,多年未进厨房的他居然破例围上围裙亲自下厨去做菜。
张扬马上明白了,苏小红之所以转让鱼米之乡和方文南有着直接的关系,方文南接下了申海集团的厂方建设项目,肯定需要启动资金,苏小红知道他的困难之后,以她的性情当然不会坐视不理,所以才会选择把鱼米之乡转让出去,作为弟弟的苏强,虽然心中不情愿,但是他也无力改变姐姐的决定。
楚嫣然道:“清姐,我明白了一件事,想拥有这个家伙,就必须要包容他的缺点,虽然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难,但是我想我已经学会习惯。”她细腻柔滑的纤手伸向秦清:“以后,让我们一起照顾他好吗?”
席间柳玉莹不免又提起了他们的婚事,柳玉莹道:“张扬,你和嫣然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啊?”楚嫣然红着脸看了张扬一眼。
柳玉莹抱着他哄了起来,笑着对楚嫣然道:“这孩子就是有些淘,整天没有闲着的时候。”
秦清道:“嫣然,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放心……”
楚嫣然微微一怔,宋怀明道:“嫣然,虽然你在投资方面有和*图*书自己的自由,可是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国内的情况和国外不同,社会体制的不同,造成了很多的雷区……”宋怀明停顿了一下又道:“政治雷区,中央三令五申,禁止领导干部的子女经商,可是现实中,从上到下,从这条禁令颁布开始,就没有人去真正执行过,遵守过,嫣然,我在你的生意上从未给过你任何的助力,但是,我不想因为我的权力,而让别人对你的事业有所误解,我做官但求问心无愧,清清白白,如果你投资平海,就算我不说,我不出面给予你任何的照顾,别人一样会给予你种种的便利。爸说这些,绝不是害怕,你投资平海会影响到我的声誉和前程,我不希望别人误解你,诋毁你!”
楚嫣然叹了口气道:“看来只能勉勉强强嫁给你了,谁让我欠你一条命的。”她的心中却是幸福而快乐的,挽住张扬的手臂:“张扬,爸,我跟你们说件事儿,我打算从今年开始,加大对国内的投资,这次来东江,不仅仅是为了看望你们,还有,我也想去新城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项目投资。”
秦清点了点头:“四年,当初我在江城党校被一个疯子劫持,是他救了我。”
杜天野马上就猜到是张扬的注意,呵呵笑道:“叫什么都一样,你以后和张扬结了婚,就是他的小媳妇儿,我们俩是好兄弟,你就是我弟妹了!”他端起酒杯道:“欢迎你们回家乡来!”
张大官人道:“老杜这人不错,苏媛媛对他也很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看他们俩挺合适的,虽然年龄相差的大了一点,不过不是问题。”
秦清俏脸一热,她没想到楚嫣然会如此的冷静和理性,婉转的揭穿了张扬和自己的私情,把责任全都推到了张扬的身上,不知她的目的何在?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顾及自己的颜面?秦清轻声道:“感情这种东西很难说谁对谁错,他这个人喜欢招惹女孩子不假,不过他应该不会去强迫别人。”
陈平潮道:“我让他大姐大姐夫去上海找他了,办公室也关了,手机也关机,你们说他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张扬道:“建设归建设,可两件事并不矛盾,宋叔叔肩上的责任比我重多了,也没见他为了事业就把家庭给耽误了。”
楚嫣然喝了口咖啡轻声道:“清姐,你认识张扬有四年了吧?”
张大官人抗议道:“老杜,你也忒不够意思,当着我老婆的面损我!”
楚嫣然却摇了摇头道:“他的幸福不仅仅存在于我一个人的身上,他是个占有欲极其强烈的人,记得当初咱们一起在帝豪盛世一起喝酒的事情吗?”
丁兆勇道:“当初我们就劝他了,这种金融投资风险很大,可他非得要玩。”
楚嫣然轻声道:“感情就像一杯毒药,明知喝下去必死无疑,可是我们却还一个个抢这杯酒来喝。”
楚嫣然道:“应该说对不起的那个人是张扬,我们其实谁都没有错。”
张扬微笑和苏媛媛握了握手道:“苏小姐,伤好了吗?”
秦清缓步走向楚嫣然,远远就向她露出一个矜持而礼貌的微笑,事实上除了微笑,她不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表示。
张扬道:“不会,绍斌头脑灵活,应该没事,我估计他就是害怕,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张扬道:“那是当然了,这世上除了我之外,谁也不敢说是胆大心细,没有那么多的优点,这么出众,这么美丽集智慧于一身的楚大小姐怎么会看中我?怎么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己交给我!”
宋怀明深深凝望女儿道:“嫣然,爸爸没有很好地承担起照顾你成长的责任,你今天拥有的一切,爸爸并没有给予你任何的帮助,外公外婆造就了你,能够掌控这么大的一家跨国财团,还依靠你的聪明与勤奋,我相信贝宁财团一定会健康的发展下去。”
楚嫣然道:“杜叔叔……”她是叫习惯了,脱口而出。
杜天野和楚嫣然都有些奇怪,这小子对苏媛媛的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宋怀明是太高兴了。
楚嫣然笑道:“这叫礼貌,和图书你这种人,八辈子也学不会礼貌这两个字。”
杜天野充满欣赏的看着苏媛媛,发现这个女孩柔弱的外表下,包容着一颗自强不息的心脏,他低声道:“如果有任何需要,只管来找我。”
想起那对可敬的老人,宋怀明心中不禁感慨万千。任何人都有一死,这是谁都无法回避的现实,人生在世只要活过、爱过、来过,又有什么可以遗憾的呢?他又问起女儿和张扬的婚事,毕竟楚嫣然和张扬都已经不小了,走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张扬笑道:“就快了。我妈春节前打算来东江一趟,正式为我提亲,至于日子。还得看两家家长的意见。”
楚嫣然点了点头道:“我看也不是问题,张扬,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楚嫣然听他这样叫自己,心中暖融融的,轻声道:“有些人你看是看不住的,好比放风筝,线扯得越紧,越容易断,可你要是完全松手,他也会飞走,张扬!我对你好不好啊?”
秦清咬了咬嘴唇道:“嫣然,你是个勇敢善良的女孩子,我相信你愿意对他好,而且只有你才能带给他幸福。”
宋怀明道:“嫣然,这里不用你帮忙,我一个人来就行,你去陪你柳阿姨说话吧。”
张扬慌忙道:“得了,你可千万别跟着掺和,他们两人目前就这么暧昧着,早晚这层纸得有捅破的一天,咱们俩有机会就帮忙敲敲边鼓,苏媛媛和杜天野都是很爱面子的人,过早说破,反而会弄巧成拙。”
楚嫣然道:“你不是还要建设新城区吗?”
柳玉莹笑道:“谁说的啊,我们家嫣然可是万里挑一的好女孩儿,不知有多少名门望族成功人士巴巴的想追求她呢,张扬,我可告诉你,你要是不珍惜我们嫣然,现在就说清楚。”
苏媛媛摇了摇头道:“谢谢你们的好意,我暂时没有考虑工作的问题,先在哥哥的店里帮忙,等过段时间再说。”
楚嫣然道:“我答应了吗?”
“还好,张扬这次去又针对她的情况给她开了些药,外婆性情开朗,她现在多数时间都用来陪外公。”
听到门铃的响声,宋怀明忙看去开门,连围裙都没有来及摘下。
楚嫣然把带来的礼物拿了出来,小庚新看到毛毛熊,顿时眼睛发亮,抱着毛毛熊坐在了沙发上,不一会儿,张开嘴巴去啃,柳玉莹慌忙把毛毛熊从他嘴里抢了回来,小家伙委屈的扁扁嘴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张扬把楚嫣然介绍给她认识:“苏小姐,这位是我的未婚妻楚嫣然!”
楚嫣然笑道:“杜叔叔是江城市委书记,肯定是公务太忙走不开。”
梁成龙跟着点头道:“陈叔叔,你放心,我让上海那边的朋友帮忙找找,有了消息马上通知您。”
几杯酒下肚之后,苏媛媛也自如了许多,她尽量避免和杜天野交谈,虽然她的心中很想杜天野,但是苏媛媛认为自己和杜天野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她不敢有那样的奢望。
小庚新有些怕生,胖乎乎的小手搂紧了柳玉莹的脖子,柳玉莹笑道:“这是你亲姐姐,不用怕,不用怕!”
楚嫣然笑道:“暂时还没有确定时间吧,不过最迟也不会超过两年,他忙着东江新城区的建设,我忙着贝宁集团的海外项目拓展,等我们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就是我们结婚的时候。”
宋怀明笑道:“那好,等我将来退休了,就留在家里给你烧菜。”
楚嫣然啐道:“搞了半天,你是看中了我有钱,我有个当省长的爸爸。”
苏媛媛笑道:“完全好了,多亏了你给我的药膏。”
秦清慢慢梳理着头绪,楚嫣然的话让她不知如何去回应。
杜天野笑道:“张扬,你真有福气啊!”
楚嫣然看到父亲进了厨房,她笑了笑,起身跟进去帮忙。
张扬道:“我发现你们女孩子比男人还要虚伪,相互吹捧,相互恭维!”
梁成龙也道:“陈叔叔,事情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您别生气,明儿多安排几个警卫员,不要让那帮混小子随便进来就是。”
秦清的表情有些尴尬,她小声道:“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