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2章 理智与情感

楚嫣然啐道:“你知道!”她的手伸下去,握住张扬坚挺灼热的部分。
宋怀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莫谈国事,就想带过去。
张扬道:“是不是在为你哥哥的事情担心?”
乔振梁家庭内部发生的事情外人是不会知道的,但是乔家所面临的这场政治危机却已经被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宋怀明因为这件事话也变得话也少了很多,他在深思,毫无疑问,在平海乔振梁是他最大的政治对手,扫清了这个障碍,他就可以取代乔振梁的位子,在真正意义上成为平海的掌门人,可宋怀明又感觉到这次的事情来得蹊跷,针对乔家事件的背后,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放眼国内,真正敢去冒犯乔老虎威的没有几个。
张扬道:“梦媛,你考虑清楚,你能有今天的成就很不容易。”
乔梦媛的情绪稳定了许多,她望着楚嫣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轻声道:“嫣然,其实这两天我一直都想找机会拜访你,想不到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楚嫣然端着刚刚煮好的咖啡走了过来,乔梦媛望着咖啡杯上精致的奶泡拉花,微笑道:“嫣然这么精美的一杯咖啡,我都不忍心去喝了。”
乔振梁缓缓点了点头道:“随便,你给我永远记住一件事,儿子是我的,女儿一样也是我的,如果你敢把梦媛带走,我会让你偿还二十七年来欠我的一切!我会让你为自己当初做的事情付出悲惨的代价。”
这样的结果并没有让乔梦媛感到意外,她的美眸中蒙上一层凄迷的泪光:“我在佛堂外听到了你们的谈话。”
张扬道:“我刚刚给时维打了电话,她马上买机票过来,我想今晚应该到东江吧。”
两人相拥躺在床上,楚嫣然初尝男女欢爱的滋味,哪禁得住张大官人这个情场老手的挑逗手段,一会儿就被他弄得叫嘘喘喘,咬着张扬的耳朵小声道:“我想……”
张大官人知道嫣然是想出来好好陪陪自己,他喜滋滋点了点头,低声道:“丫头,不用等到明天啊,今晚上,我换身行头过来陪你!”
张扬道:“这么快?”
乔梦媛本已平复的内心再次波澜起伏,只有张扬会带给她那种温暖而踏实的感觉。但是乔梦媛心头的秘密不会告诉任何人,甚至包括张扬,这件事来的太突然太不可思议,她深知这件事有可能带来的影响。
乔梦媛关上了书房的大门,又将房门反锁。
楚嫣然递给他一杯清茶,张扬喝了一口唇齿留香,茶叶的香气和着楚嫣然对自己的绵绵情意一直深入肺腑之中,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张扬道:“我送你们回去!”
楚嫣然啐道:“别胡闹了,这里是省委家属院,你不怕被人给抓个现形啊?”
泪水沿着孟传美苍白如雪的脸庞慢慢滑下,一滴一滴落在地面,打得刚刚平息的香灰再度升腾起来,她低声道:“我对儿女的爱不次于你,如果不是为了鹏举,我早就离开了这个家,我承认,我对不起你,可是这二十七年,我为你扮演着妻子的角色,这二十七年,你无时无刻不在侮辱我折磨我,我够了,就算是惩罚,我也忍够了!梦媛不属于你,你根本就不爱她,你想把对我的仇恨施加在她的身上,你要让我的女儿继续接收这种折磨。”
乔振梁用力抿起嘴唇:“我们谈过,决定离婚,她选择出家!”
乔梦媛道:“我会彻彻底底的退出去!”
楚嫣然慵懒无力,却头在他的抚摸和亲吻下发出一阵阵不由自主的战栗,她捉住张扬可恶的夫手,轻轻咬住他的嘴唇,将他拉回到自己的身边,蜷曲在张扬的怀中,轻声道:“好累,好喜欢……”
望着张扬和楚嫣然把乔梦媛劝上了车,驱车离开http://m•hetushu.com了省委家属院,乔振梁的心情稍稍安稳了一些,一名经过他家门口的官员恭敬地打招呼道:“乔书记!”
过了好一会儿,确信这动静并没有惊醒他人,两人方才一起笑了起来,有了这样的经验张大官人再也不敢有什么过大的举动,他忽然离开了楚嫣然的娇躯,楚嫣然正在意乱情迷之中,握住他的手臂:“别……”
乔梦媛静静看着父亲:“我宁愿没有听到那番话。”
楚嫣然笑道:“我也想去拜访你,我不在国内的时候,你给了张扬不少的帮助,我正想好好谢谢你呢。”
偷香窃玉也是一个体力活,做这种事不但要劳心劳力,还得不辞辛苦,春宵苦短,尤其是现在已经临近隆冬,张大官人凌晨两点半的时候,还要离开楚嫣然这温馨的小屋,温暖的被窝,离开温柔乡对任何人的意志都是一种挑战。
乔振梁勉强露出一丝笑容,他的心跳渐渐恢复了昔日的节奏。他意识到,自己仍然要坚强的活下去,自己必须要继续带着假面生活下去。
乔振梁点了点头,父女两人一前一后向书房走去。
张扬将乔梦媛和时维送到了乔家门前,内心中不免有些担心,可是看到乔梦媛坚定的眼神,这目光让他相信,乔梦媛绝不会轻易倒下。
张大官人说得出做得到,十一点刚过,他开着那辆悍马车重新回到省委家属院,这厮终日出入这里,对这一带的警卫分布早就了然于胸,就凭他的那身轻功别说是区区省委家属大院,就算是皇宫大内,他一样可以进出自如。
乔振梁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张大官人心中一暖,先悄悄拨通了楚嫣然的手机。
张扬道:“鹏举的事情明显有人在设计,根据我的分析,有人针对的不仅仅是他,面是你们乔家。”
乔梦媛道:“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孟传美静静看着他:“你会在乎我?你在乎你的名声,乔家的荣誉,其他的任何事,你会在乎吗?”
柳玉莹抱着儿子出现在门外:“怀明,张扬和嫣然都到了,全家人都在等着你吃饭。”
身下的床铺却是发出吱的一声,静夜之中,这声音异常的刺耳响亮,张大官人做贼心虚,和楚嫣然四目相对,楚嫣然将食指贴在樱唇前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究竟是谁在布置这个局,宋怀明深深思索着。
楚嫣然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要坚决反对自己投资平海,他大概已经预见到了这样的危机,福祸相依,任何社会关系都是一把双刃剑,利用好了,你可以如鱼得水,可是如果你利用不当,就会作茧自缚。
张大官人翻身而上,这次再不像过去那般小心翼翼,一往直前,楚嫣然只觉着一种让她快乐的就要窒息的充实感,娇躯情不自禁紧紧缠绕在了张扬的身上。
乔振梁望着女儿,用力摇了摇头:“和你无关!”
张扬迷恋楚嫣然的肉体,抚摸着她的娇躯,让自己的手指和热吻游走遍她身体每一个地方。
时维没说话,可心底却又拿出郭志江和张扬比较了一下。
乔梦媛道:“我们这些做儿女的非但没有带给父母安慰,反而带给了他们无穷无尽的麻烦,我们真是不孝。”
乔梦媛道:“不麻烦你们了!”
张扬和楚嫣然都知道乔家新近发生了许多事,但是乔鹏飞的事情应该不会让乔梦媛表现出如此的悲伤和绝望,两人隐约感觉到乔家一定又有大事发生,可是谁也没有询问,他们把乔梦媛带到了梁成龙的别墅,楚嫣然陪乔梦媛说话的功夫,张扬出去给时维打了个电话,时维此时身在京城,听说表姐的事情,马上表示今晚就飞过来陪她。张扬知道时维是个纸包不住火的性子,千叮万嘱www.hetushu.com,一定让她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乔振梁深情的凝望着女儿:“梦媛,你听我说,一切都没有改变,无论这世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改变不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是你爸爸,你永远是我的女儿,唯一的女儿。”
客厅内只剩下张扬和乔梦媛,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其实他们的独处本不会如此,但是这次房间内还有楚嫣然,乔梦媛纤长的十指纠缠在一起,她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低声道:“我刚才一直都在考虑这件事,过去我认为自己经商不需要依靠家里,我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可现在回头想想,我是错的。”
想起乔梦媛今天逃出家门的时候悲痛欲绝的表情,张大官人不禁好奇心起,这丫头现在都不睡,不知是不是独自流泪?张扬腾空飞跃而起,落脚之处在前方的法桐树冠之上,随着树枝的荡漾,身体倏然再度飞起,空中几个翻腾,宛如一片枯叶般静悄悄落在乔家小楼之上,自从修炼大乘诀之后,张扬对身体的控制已经渐渐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大乘诀的奥妙不仅仅在于可以从天地之中汲取能量,真正练到极致可以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张扬双足倒挂在楼顶的边缘,身体垂落下去,透过窗口的玻璃侦查乔梦媛此时在做什么。
楚嫣然起身道:“我去煮咖啡,梦媛姐,你们先聊,马上又香又浓的卡普奇诺就为你们奉上!”楚嫣然只是借故走开,她和乔梦媛并没有太深的交情,当着自己的面,想必张扬也不好和她说话,所以她很通情达理的给他们一个机会。
楚嫣然轻轻笑了一声,扑了过去,纵体入怀,张大官人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楚嫣然一伸手将他头上的丝袜给摘了下来,灼热的樱唇主动送上,张扬低声笑道:“你遇到一个来花淫贼怎么一点都不害怕?”
楚嫣然道:“梦媛姐,你哥的事情要紧吗?”
楚嫣然摇了摇头,马上就感觉到这厮动作的越发的迅猛和剧烈,她的娇躯因为他的动作,温度不断地上升,楚嫣然感觉自己整个人就要被熔化了,她紧紧抱住张扬,试图不让他动作,可是身体却又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他,终于她无法忍住难以形容的曼妙感觉,张开控口紧紧咬住了张扬肩头的肌肉,美丽的鼻翼剧烈而飞快的翕动着,一双明眸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妩媚和迷离,她清晰地感觉到张扬的激情在自己的身体深处爆炸,将她整个人炸向云端,这一刻仿佛她的身体已经不再属于自己,她甚至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喉头发出急促的呼吸声,紧紧抱着张扬,感受着自己身体内部一波又一波的余韵,她好想叫出声来,可是她不敢,只能更加用力的咬住张扬,咬得如此用力,然而她很快就意识到,爱人的攻击并没有因为这次的爆炸而结束,在自己的体内,他很快就恢复了旺盛的精力,开始了第二轮对她的伐挞。
张大官人乐呵呵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刚从外面西饼屋买来的点心:“聊累了吧,先吃点垫垫。”
楚嫣然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道:“骗他们的。”
张扬笑道:“我喜欢喝茶,不过这玩意儿闻着是香。”
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楚嫣然提到了乔家的事情。
张大官人多年来养成一习惯,但凡夜潜必须一身黑衣丝袜套头,这厮腾空翻越围墙,躲在在大树之后,确信什么异常状况,这才悄然溜到宋家楼后,张扬藏身在树影之中,向前方看了看,看到乔家一盏灯都没有,想必一家人都睡了,宋家,只有三楼上还亮着灯光,楚嫣然因为他的那句话肯定还在等着他。
“住口!”乔振梁怒吼道,他宛如一头咆哮的雄狮,指着和-图-书孟传美的额头:“你给我记住,梦媛是我的女儿,没有人可以把她从乔家带走!”
楚嫣然道:“我不也一样?”
楚嫣然这才知道了他的意思,红着俏脸躺到了地上,张扬马上扑了上来,她有感觉来自他身体的灼热一点点侵入了自己,张扬附在她的耳边小声道:“还疼吗?”
楚嫣然道:“爸,您这话的意思是说,这件事并不是商业事件,而是一次政治事件咯?”
乔梦媛的冷静超出了乔振梁的意料之外,她低声道:“爸,我今天过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会做好您的女儿,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我手上的一切生意,我不知道我能够帮到本家多少,可是我只要能够做到的,我会倾尽一切,哥给我打过电话,他是被人设计了,至少他到目前为止还安全,他要你和爷爷保重身体。”
宋怀明又开始想起省委常委内部一些人的反常表现,如果说焦乃旺的表现还算中规中矩,组织部孔源的表现就让人费解了,即便是乔家遇到了一些麻烦,也不是孔源可以招惹的,更何况就算搬倒了乔振梁,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没多久就看到楚嫣然房内的灯光熄灭了,然后听到细微的开窗声,楚嫣然显然害怕惊醒了家人,虽然她和张扬已经订婚,可这半夜偷情的事情还是头一遭,如果让别人发觉,就无地自容了。张大官人干这种事情却是老手,这厮身形如同飞鸟一般离地而起,一口气就飞掠到楚嫣然的窗台之上,一个翻身,带着一股外面的寒气就跃入楚嫣然的房间内。
张扬温柔抚摸着她的秀发:“赶明儿我得教你一些功夫,增强你的体质,不然你受不了我。”
乔梦媛临别之前和楚嫣然握了握手:“嫣然,回去吧,不要为我的事情担心。”楚嫣然点了点头,和张扬一起向宋家走去。
凌晨两点半,整个省委家属大院静悄悄一片,张大官人从窗口离开了楚嫣然的房间,直接爬到屋顶之上,他意外的发现乔家的小楼上亮起了灯光,从灯光透出的位置,张扬初步判断那应该是乔梦媛的房间。
乔梦媛点了点头,目前也只有大哥的事情可以成为她情绪崩溃的借口:“我哥刚刚打来了电话,他说被人陷害,目前无法返回国内,我爸……”想起乔振梁慈祥的面孔,乔梦媛却突然语塞,她甚至不知道以后该如何去面对父亲。
楚嫣然红着俏脸,紧紧贴住他的胸膛道:“你故意的,你存心故意的!”
宋怀明道:“政治上的事情不好说。”
还好乔梦媛和时维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
楚嫣然道:“哪儿买来的?”心说这厮倒是会哄女孩子,这些点心十有八九不是给自己买的。
宋怀明笑了笑,站起身走下楼去。
楚嫣然那边拿起电话,听到张扬道:“关灯,开窗!”
时维点了点头。
在楚嫣然身上做足温柔功夫之后,这厮穿上黑色夜行衣,戴上黑色丝袜,发现丝袜有些透光,却是刚才楚嫣然扯下的时候,不小心脱丝了,还好,应该影响不到大局。
孟传美含泪笑着,笑得很苍白,她一字一句道:“乔振梁,我要和你离婚!”
晚饭结束之后,张扬很快就起身道别,楚嫣然将他送到门外,她握住张扬的手,小声道:“待会儿,我告诉他们,明天我回北原。”
一束雪亮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却是楚嫣然打开了小手电,看看来得究竟是不是他,张大官人慌忙用手遮住强光,低声道:“照什么?你还怕有人假冒?”
张扬低声道:“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只要记住,我都会站在你身边!”
楚嫣然道:“我好怕,我怕你不来!”
乔振梁听到她们的脚步声,看到女儿,他的目光明显亮了一下,流和图书露出的是痛惜和关爱,乔梦媛望着父亲的目光,竭力控制着内心的感情,她低声道:“爸!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张大官人开车将她们送回了省委家属院,乔梦媛决定回家是花费了很大努力来说服自己的,她从来都不是一个逃避现实的人,虽然佛堂外的那段话让她的情绪一度失控,可是在她平静之后马上就开始后悔,无论事情的真相如何,她都必须要勇敢面对,乔家正面临着一个二十年来最大的危机,她不可以在这种时候选择逃避。
时维在当晚抵达了他们所在的地方,她在京城,当然听说了不少的消息,乔家这次真的有大麻烦了,看到表姐憔悴的样子,时维眼泪哗哗地掉下来了,乔梦媛此时反倒彻底冷静了下来,她安慰时维道:“没事儿,咱们回家!”
时维还从没有见到舅舅这个样子,吓得吐了吐舌头。
乔梦媛笑道:“怎么能一样?你是接手外婆的产业,你现在做的事情没有依靠父辈一丁点的关系,你可以和官场划清所有的界限,而我……”她叹了口气道:“当局者迷,直到现在我方才真正明白。”
张大官人笑了笑,将床上的被褥铺在地上,这该死的床,实在太影响他的技术发挥了,张大官人缩手缩脚,根本不敢大展神威。
乔梦媛道:“成就不是我的!”
楚嫣然笑道:“没事儿,反正我也要回家!”说完这句话,她又觉着自己这话有些多余,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张大官人笑道:“想什么?”
窗帘紧闭,张大官人虽然看不到里面的具体情形,可他超强的耳力仍然可以断定只有乔梦媛一人在房间内。乔梦媛跟随他学习过冥恒瑜伽术,她的呼吸节奏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改变,张扬重新回到屋檐上坐下,掏出手机正准备给乔梦媛打电话,可是他却听到敲门声,张扬慌忙停下动作,他的身体趴伏在屋顶之上,敏锐的耳力将来自身下的动静尽数纳入耳中。
宋怀明道:“张扬,嫣然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你这两天抽时间带她到处玩玩看看,其他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
张大官人顽强坚定的革命意志这种时候就充分显现出来了。
乔振梁回到了佛堂,看到妻子已经将碎裂的佛像重新聚拢在一起,试图将佛像拼回过去的形状,借着微弱的光线,乔振梁看到孟传美双目之中久违的泪光。
乔振梁独自坐在客厅内,房间内很大的烟味,烟蒂在他的脚下,早已熄灭,乔振梁的表情沉寂如灰。
时维望着他们双双离去的背影道:“表姐,他们是不是要结婚了?”
乔梦媛道:“看到你们这么幸福,真是让人羡慕!”她这句话绝对是真心话。
乔梦媛道:“爸,进来坐!”
楚嫣然却不想这件事轻易被带过去,望着父亲道:“爸,乔鹏举那个人我虽然不了解,可是凭他的出身,见识不会这么浅薄,明明知道香港对商业犯罪打击的如此严厉,却冒着给家族带来巨大影响的风险而为之,这件事是不是不正常?”
乔振梁摇了摇头,仍然站在门外:“睡不着,看到你房间亮着灯,猜到你没睡。”
宋怀明坐在书房内,脑子里却走马灯般闪过一张张面孔,他想起在不久前去京城时和文国权的那番对话,他最后说过,再大的风雨也有结束的时候,只要坚持住,就会有看到彩虹的那一天。难道文国权在那时候就预见到这件事的发生?宋怀明望着桌上的电话,却始终没有拿起,这样的求证没有任何意义,一个成功的政治家,会把握一切可能利用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往前一步,就可以把握住平海的大权,只有那样,他才可以真正施展胸中的抱负。自从乔鹏举出事之后,文国权再也没有和宋m.hetushu.com怀明联络过,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官员,遇到这种机会,根本不需要提醒和通气,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
这厮之所以没有选择破窗而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知道时维今天就在乔家,搞不好今晚和乔梦媛一起睡呢。
房门被轻轻敲响了,宋怀明轻声道:“进来!”
张扬道:“刚才来的路上看到一家西饼屋,听到你们聊得那么热乎,我没好意思打扰你们,所以就折回头去买了点吃的。”
乔振梁在书桌后坐下,拉开抽屉,想去找烟,却被乔梦媛伸手阻止:“我妈呢?”
乔梦媛打开了房门,看到父亲就站在门外,望着父亲憔悴而伤感的面容,她不禁一阵心酸,轻声道:“爸,您还没睡?”
乔梦媛的声音虽然轻柔但是透着一股超乎寻常的坚定:“爸,我不会走,乔家遇到困难的时候,我绝不会不顾而去!”
张扬笑道:“没关系,就我那身手,谁能抓住我?”
两人表现的非常客气,乔梦媛情绪稳定之后,去洗了洗脸,回到楚嫣然身边,虽然眼睛仍然有些红,不过她的表情已经恢复了理智和镇定。
乔梦媛虽然口口声声叫着爸爸,可是乔振梁仍然从中感觉到了异常,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距离感,乔振梁望着女儿:“梦媛不要离开爸爸!”
张大官人面色一热,他听出宋怀明的话中已经有了不悦的成分,的确,他刚才的话问得有些太过唐突。张扬其实真正关心的是乔梦媛,但是乔家遇到了困难,即便是没有乔梦媛的原因,他也会表现出相当的关心,毕竟在他几次遇到麻烦的时候,是乔老帮助了他。
宋怀明笑道:“我有说过吗?嫣然,爸之所以不想你在国内做生意的原因,就是害怕任何事追根溯源都会和政治扯上关系,的确有许多高官子弟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可是他们的行为其实是在走钢丝,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无论你多么自信,认为自己走得多么好,就算你掉不下去,也会突然有一只手出来把你拉下去。”
乔振梁冷冷道:“碎了的东西,永远拼不回完全的形状,无论你怎样做,到最后都是两败俱伤。”
乔梦媛道:“嫣然,不用那么麻烦了!”可楚嫣然已经走了出去。
楚嫣然道:“总算有一个人懂得欣赏我的咖啡了,我煮给某人的时候,他根本就是牛饮!”说话的时候充满爱意的目光瞥了一眼张扬。
乔梦媛轻轻舒了一口气道:“叫她来做什么?她到哪儿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心中明白张扬是为了自己好,不知为何想起了他们在南锡因为R型肺炎被隔离的那段日子,那种贴身相伴的日子是如何的踏实安稳,即使病魔威胁着她的生命,有张扬的陪伴她都没有害怕过。
张大官人绝不是存心故意,想要真正征服一个女人,必须双管齐下,感情是软件,身体是硬件,这两方面必须都要达标才可能拥有幸福的生活,张大官人在感情上虽然花心了一点,可是对每人都很专情,这厮心里明白,招惹了这么多红粉佳人,没有一个过硬的身体条件是不行的,还好他不但武功超群,还得先修炼冥恒瑜伽古术,再学会了惊世绝学大乘诀,现在张大官人的身体条件绝对是出类拔萃。这厮甚至在想,能者多劳,自己这样的奇男子原本就应该多找几房妻妾,张大官人毕竟是从封建社会穿过来的,从封建社会一步就跨入到社会主义,脑子里的封建残余还真是不少,要想让他彻底改变,太难!
张扬道:“宋叔叔,乔鹏举的事情会不会对乔书记造成影响?”问完这句话张扬又觉着很不该这样问,众所周知,乔振梁是宋怀明前进路上的最大阻碍,可能最希望乔振梁下台的那个人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