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4章 子弹上膛

乔振梁道:“从今天起,你就不用参加常委会了,应该怎么做,你自己清楚。”
乔振梁道:“他是你小姨子的儿子,难为你会对他如此关心。”他的话中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汽车平静的驶向省委家属院的方向,即将抵达宁静路的时候,乔振梁却道:“去江边走走。”
孔源道:“您是我的领导,就算我要交代问题,也必须先向您说清楚,组织上来不得半点马虎。”
孔源道:“乔书记,这孩子我看着他长大,对他跟我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
虽然当天的新年音乐会安排了记者提问的环节,但是省台的那名记者显然不敢涉及到近期围绕乔家发生的敏感问题,乔振梁对一切早有心理准备,回答问题的时候,表现出不次于昔日的水准。他知道,自己今晚的表现,必然会被很多人定义为作秀,乔振梁并不介意,其实在官场上又有哪个人不在作秀?作秀对于政敌可以达到两种目的,一为迷惑,二为震慑,他就是要通过这场公开秀告诉所有人,未来的平海还是他说了算。
张大官人来了一句:“音乐无国界!那啥,你刚才说的那事儿,听谁说的?”
孔源又道:“我和宋省长在很多问题上有共同的看法。”孔源的话虽然不多,可是透露给乔振梁的信息很多,而这些信息恰恰是乔振梁最为关注的,幕后的主使人果然是文国权?至于宋怀明?
乔老道:“振梁,他的话未必可信,很多事往往是身在其中的人看不清楚,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低声道:“你还是抽空来京城一趟,把鹏举的情况说明一下。”
祁山不露声色的拿了一瓶水,又让司机将其他的零食给秦清她们送过去。
乔振梁笑道:“其实你不应该找我。”
乔老的声音还是那样风波不惊:“振梁,我听说,传美有几天没回家了?”
乔振梁的唇角流露出几分轻蔑,到了这种时候,孔源居然还惦记着要和自己谈条件,为什么不好好想想,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
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却是林雪娟上台开始了一段小提琴独奏,今晚的林雪娟身穿黑色落地长裙,雪白的肩膀裸露在外面,在灯光下白的耀眼,祁山从她上场之后,就不再和张扬交谈,静静倾听者林雪娟的小提琴声。
张大官人真是吃惊不小,祁山这个人果然不简单这么秘密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张扬佯装出一脸的不信任,摇了摇头道:“哪儿听来的谣言?乔夫人信佛我知道,说她出家,呵呵……怎么可能?”
乔振梁道:“我会去!”
祁山看出张扬的心神不宁,他低声道:“其实我刚开始接触交响乐的时候,也听不进去,可后来越听越有味道,到现在都成瘾了。”
常海心一动不动,坐的笔直,心中却暗骂他大胆。
孔源道:“康成是我的外甥,我承认我在他的商业经营中给予过一定的帮助,可是慧源宾馆的具体管理一直都是梁孜在负责,和他没关系……”
现场响起一片笑声,在场的多数人都是政府机关人员,很多人从乔振梁的这番话中咀嚼到了非同寻常的味道。
乔振梁身为省委书记,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经过深思熟虑,他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总所周知,目前乔振梁遇到了从政以来的最和图书大麻烦,而带给他麻烦的究竟是谁,现在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阎国涛低声道:“乔书记,您怀疑宋……”
祁山道:“我信佛!”
孔源正在筹谋自己下一步该如何走的时候,得知外甥康成因为偷电、逃税被公安机关拘捕的消息,消息是公安厅厅长高仲和亲自透露给他的,如果说那些照片还在孔源的意料之中,这个消息就已经超出了孔源的意料之外,他本以为慧源的事情已经彻底平息了,所有的事情都被梁孜一个人扛了,她逃走之后,所有的罪名都算在了她的头上,即便是偷电逃税,也不会严重到惊动省公安厅的地步,孔源明白乔振梁是在用同样的方法对付自己。
乔振梁道:“孔源这个人有些能力,工作上也算的上尽职尽责,可是他的毛病是什么,我清楚,肯定也有不少人清楚,为什么我要容留一个生活作风上存在问题的人在我身边工作?”
办公室内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过了好久,孔源方才低低叫了一声乔书记。
乔振梁道:“我们中国是礼仪之邦,千古传承下来的文化是任何国家都比不了的,在什么场合要说什么话,今天是新年音乐会,我要是跟大家大谈党纲党章,我相信你们仍然还会热烈鼓掌,不过心底肯定会埋怨我这个省委书记拘泥古板。”
祁山道:“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在平海,有一个家庭,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关注。”他所说的自然是乔家。
张扬饶有兴趣道:“那你说给我听听。”
张大官人咧嘴一笑:“你听交响乐也是分人的吧!”
为了这句话,孔源在外面整整等了一个半小时。
乔振梁犀利的目光冷冷盯住孔源的眼睛,似乎想要穿透他的内心。
第二天一早,省委机关上班之后,孔源就去了乔振梁的办公室,刘钊拿出的照片没有威胁到他,可是康成的事情他却不能不管。
乔振梁意味深长道:“一个孩子不是生出来养大就算了,还要承担起教育他的责任。”说到这里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如果不是儿子落入了别人的圈套,自己在政治上何以会如此的被动?
孔源真正关心的还是康成的问题,可是他心中却明白,乔振梁未必会对康成网开一面,一切还要看事情的发展而定。
所有人随同乔振梁一起鼓掌,乔振梁又道:“马上即将迎来1997年,在中央领导的英明指挥下,在全省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实现了一个又一个的既定目标,圆满完成了平海1996年度目标,我相信,即将到来的97年,我们平海将会翻开更加辉煌更加灿烂的一页,未来的一年,必将是平海加速腾飞的一年,未来的一年,我将一如既往的为平海这艘大船掌好舵,克己奉公,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乔振梁已经从孔源的表情中看到了他内心的变化,乔振梁的目光落在了墙上的挂钟上,他以这样的方式提醒孔源,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自己也没有太大的耐性。
乔振梁的脸上再也找不到丝毫的笑容,他仍站坐在那里,可是孔源却感觉到周围有森森寒意向自己包裹而来,他意识到那是来自于乔振梁身上的杀气。乔振梁如果真心想要对付他,就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自己之所以直到现在仍然可以和-图-书站在这里,是因为他还有被人利用的价值。
乔振梁猜到一定是时维在老爷子面前说了什么,他和孟传美离婚的事情时维并不知道,应该不会传到老爷子那里,但是这小丫头最近都在住在家里肯定会觉察到一些不同。乔振梁道:“爸,为了鹏举的事情,我们发生了一些不快,最近她去庙里诵经祈福了。”
乔振梁连连称是。
观看交响乐和平时的那种联欢会不同,前者讲究静静的欣赏,后者需要的是热热闹闹的团圆气氛,可是随着国内开始对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转播,国内许许多多的高雅音乐爱好者雨后春笋般冒了起来,张大官人觉着无趣,尽管他也承认音乐声很美妙,可是他仍然固执地认为,交响乐还是挠不到他的痒处,这主要是他对西洋乐缺乏较深的了解,张大官人很不喜欢这种外行的感觉。他悄悄向楚嫣然那边看了一眼,发现楚嫣然、秦清和常海心都在入神的欣赏着,这厮不由得感到以后要抽时间对这一门类多多了解,即便是装逼也需要装的像一些,这年头,开始渐渐流行啥小资了,小资本来不是个啥好词儿,可很多年轻的男女却乐此不疲,非要把小资和情调加在一起,张大官人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小资,可是谁要说他没情调,他一准要和对方翻脸。
两人吃饭的时候聊起的都是家常事,乔振梁甚至提出改天有时间,两家人一起聚一聚,宋怀明笑着点头,心中却明白乔振梁只是说说罢了,以乔家目前的状态,是不可能有心情搞家庭聚会的,这两天体制内传得很盛,说乔振梁的妻子孟传美已经剃度出家,不过这件事并没有被证实,宋怀明望着谈笑风生的乔振梁,心中猜想,或许不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乔振梁自己了。
乔振梁没耐心跟他继续绕弯子,低声道:“你来找我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康成?”这句话等于明白的告诉孔源,康成的事情就是他做的。
常海心不禁莞尔,张大官人这个郁闷呢,看来这交响乐是得多学习学习,不然以后就有差距了,这厮趁着没人注意,伸手在常海心玉臀上轻捏了一把。
祁山道:“那是二胡!”
然而孔源也绝非等闲之辈,至少在表面上,他仍然表现的气定神闲,虽然他知道乔振梁已经抓住了他的命门所在,孔源已经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政治前程,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康成落入囹圄而不顾。
乔振梁微笑道:“今天真正的明星不是我们这些当领导的,而是辛苦为我们演出的演员们,是他们为大家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演出,让我们用掌声感谢他们!”
孔源垂头丧气的离开了省委书记办公室。
孔源心说秃子别笑老和尚,你儿子比我儿子惹得乱子更大,他低声道:“慧源的事情明明已经搞清楚了,一切的是非都是梁孜搞出来的,康成只是一个投资人,证据全都摆在那里。”
乔振梁的讲话一如既往的赢得了热烈的掌声,可是所有人都听出乔振梁的这番话好像是严正声明,驳斥一切关于他的谣言。
张大官人看到没人理会他,只能又把屁股挪回到祁山身边,这时候,祁山的司机过来了,他买了不少的零食和饮料,递给张扬那瓶水的时候,张大官人却失手没拿住,司机眼疾手快,抢在那瓶和-图-书水落地之前稳稳将之握住。
省委书记和省长一起吃工作餐的机会并不多见,虽然一样的四菜一汤,可是他们的这份饭是大厨专门做的,事实上两位平海大佬来吃工作餐的机会并不多。
阎国涛摇了摇头,低声道:“我觉着会是他背后的人!”
祁山内心一震,他没有说话,此时刚好序曲的演出开始了。
祁山向周围看了看,根本没有人关注他们的谈话祁山低声道:“乔书记的夫人剃度出家了你知道吗?”
阎国涛道:“孔源的背后一定有人。”
张大官人道:“有些禅意啊!”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每个政治家都懂得活学活用的道理,在参加新年音乐会之初,已经确定要做几件事,这些事,要一件一件的来,他对孔源的了解,是远远超出孔源的想象之外的。
“很好!”乔老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现场掌声和笑声同时响起。
阎国涛默然无语,他相信自己就属于乔振梁所说的范畴内。
孔源明白,乔振梁之所以会对康成下手,是因为他要逼迫自己说出背后的主使者。如果他配合,那么康成或许可以躲过这场麻烦,如果他坚持不说,那么……,孔源几乎不敢继续想下去。
乔振梁虽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狠狠地将孔源打脸,但是他并没有任何胜利的快感,孔源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棋子,是否将之剪除对战局的结果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如果孔源所说的一切属实,文国权的手段实在太过阴狠,他把乔鹏举作为对付乔家的突破口,这次的时机却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乔振梁陷入深深的愤怒之中。
乔振梁在父亲的面前并不隐瞒,将刚才自己从孔源那里问来的东西全都告诉了他。
秦清看了他一眼,目光迅速又回到舞台上,楚嫣然道:“一边儿呆着去,别影响我们欣赏音乐。”
孔源微微一怔,内心蓬蓬跳个不停,这么秘密的事情难道乔振梁已经知道了?
回到自己的红旗车内,乔振梁整个人突然就放松了下去,确切地说应该不是放松,是一种软瘫般的疲惫,乔振梁的任何细微变化都瞒不过阎国涛的眼睛,虽然车内很黑,阎国涛从呼吸中都感受到紧张而凝重的味道。
祁山道:“世界是一个世界,可是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是不同的,是谓之大千世界。”
乔振梁脸上的笑容骤然收敛,冷冷道:“需要证据吗?”
乔老道:“大浪袭来的时候,未必要挺身而上,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站在风浪之巅,只要安然渡过,即便是沾湿了身子那又如何?”
乔振梁的沉默让孔源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之前我见过文副总理,他很关心平海的事情。”
乔振梁羞辱孔源的目的并非是要出出心头的恶气,等待会让一个人的冷静土崩瓦解,等待会让一个人变得彷徨,等待会让一个人推翻自己原本的想法,等待对此时的孔源来说是一种煎熬。
乔振梁听说孔源来见自己,只说了一句话:“让他在外面等着!”
看到孔源进来,乔振梁很平淡的说了一句:“来了,坐!”
孔源从心底打了个激灵,不错!需要证据吗?他乔振梁如果铁了心要对付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证据,在官场上浸淫了这么多年,自己怎么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忘和_图_书了?孔源的脊背顿时被冷汗沾湿,他开始意识到麻烦大了,乔振梁的麻烦是他儿子带来的,可是自己儿子的麻烦却是自己给儿子带来的,孔源内心在激烈的交战着。
阎国涛有些诧异,现在是一年之中东江最冷的时候,乔振梁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去江边,他没有提出任何的问题,虽然感到乔振梁的举动很不寻常,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都是乔振梁最忠实的追随者,对乔书记的决定,他永远尊重。
乔振梁接过话筒,笑道:“今天我过来的目的是欣赏新年音乐会,可主持人偏偏要我在这里做政府工作报告,不好意啊,我太高兴,说错了话,政府工作报告,应该是怀明同志来做!我要是真这么做,就是越权了!”
祁山看出张扬笑容中的不屑,他微笑道:“张主任,有句话叫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虽然不是官场中人,可是正因为我站在外面所以才看得清楚。”
乔振梁笑着站直了身子,以一个双手叉腰的姿势,面对着这浩浩汤汤的大河:“他不害怕的原因,并不是以为我治不了他。”
张扬笑道:“那就是的信报应轮回咯?”
阎国涛向前靠近了一些。
孔源离去不久,乔老就打来了电话,他打电话过来是想问问有没有孙子的消息,乔振梁拿起电话,听到父亲的声音,马上就意识到,父亲绝不仅仅是为了问鹏举的情况,他轻声道:“爸,您别操心了,我这边没什么事。”
孔源笑了笑,他本想坐,可是发现办公室内除了乔振梁屁股下的位子,再也没有其他的椅子可坐,沙发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扔着一面党旗,孔源就算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把党旗坐在屁股下面。所以孔源只能站着,即便是这样,他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的平静和淡定。
乔振梁和几位省委常委在音乐会的后半场才来到演出现场,事先安排的很好,加上现场灯光昏暗,观众们并没有留意到他们什么时候才到来的。
张扬道:“现在看来,做官的未必能比当老百姓的更加自在。”
宋怀明听到这番讲话是在当天的晚间新闻上,他从中觉察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乔振梁这番话虽然明确指向自己,可是只要是有心人都能够听出他的矛头所向,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宋怀明心中明白,在目前的状况下,乔振梁肯定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扭转对他不利的局面,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最好的方法就是战斗,所谓战斗首先就要选定目标,给予自己的政敌重重一击,很不幸乔振梁选择的居然是自己。
乔振梁缓缓站起身,他走向窗前想了好一会儿,这才拿起电话打给了省长宋怀明:“怀明啊!中午一起吃饭!”
乔振梁道:“我来到平海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想要治理好平海,首先就要管理号我治下的这帮官员,我不敢说对每个人百分之百的了解,但是我相信很多人就连自己都不如我了解他们。”
乔老道:“诵经祈福能有什么用?我早就说要你们好好沟通,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乔振梁扬起他的右手示意孔源不要继续说下去,他微笑道:“康成好像不是你外甥吧?”
此时林雪娟的小提琴独奏结束,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张大官人鼓得格外卖力,祁山笑道:“有机会,我带你去和-图-书听她的梁祝。”
乔老道:“鹏举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这场在政协礼堂举办的新年音乐会是面向平海全省同步直播的,乔振梁的这番即兴演讲很多人都看到了,其实就算你不去关注这场音乐会,电视新闻、广播报纸上也会着重报道这件事。
乔振梁呵呵笑了起来:“国涛啊,你以为呢?”
张大官人笑眯眯看着他道:“身手不错!”这厮根本就是故意的,他从司机的眼神和动作上已经看出祁山的这名司机绝对是个高手。
张大官人觉得无趣,屁股挪了几个座位,来到常海心身边,凑过去对三位红粉知己道:“那啥……咱们回头是不是找点节目?”
乔振梁道:“无论是谁,这场仗必须要打下去,子弹既然上膛,我们就不能浪费。”他霍然转过身,双目炯炯有神的盯住阎国涛道:“先打小鬼,再打阎王!”
孔源的嘴巴动了动,低声道:“康成不会有事吧?”
乔振梁道:“你的事情我听说了!老孔啊,晚节不保啊!”乔振梁一上来就是打脸,赤裸裸的打脸,对孔源而言,他就是上位者,上位者打你是看得起你,当然不会再考虑留有情面。
祁山道:“传言,但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孔源默默点了点头,乔振梁的意思很明显,他不会把自己留在平海的最高权力核心,是孔源自己找中纪委说明情况还是由乔振梁一方将他举报上去,交给孔源自己决定。
乔振梁道:“孔源不害怕,是因为他已经预知了自己的结局,他现在只是一个被人利用的棋子。”
张扬道:“二泉映月她会吗?”
新年音乐会结束之后,乔振梁率领随同人员,登上舞台,和当晚参与演出的演员们亲切见面并握手,乔振梁表现的一如往常,表面上看来,他的心情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阎国涛仍然没说话,可是他却明白,乔振梁之所以容留孔源的缺点,是因为他握住了孔源的把柄,如果孔源不按照他的意图办事,他随时都能够将孔源踢出局,乔振梁一向提倡要包容同志的缺点,事实上只有掌握了下属的缺点,才能够实现更好的控制,如果一个人的手下全都是精英,全都是完美的毫无瑕疵的干将,那么他未必能够很好的控制这个团队。
孔源道:“我今天来就是专门向乔书记检讨的。”
乔振梁从父亲的这句话中咀嚼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前往京城说明情况,可能不仅仅是老爷子的意思,父子之间也没有那个必要。乔振梁道:“爸,我现在不能走!”
主持人拿来话筒,请省委书记乔振梁为即将到来的1997年新年讲话。
红旗车一直驶入江滩公园,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夜晚,整个江滩公园内空空荡荡,找不到任何游人的影子,乔振梁推开车门走下去,他低声道:“国涛!”这句话意味着除了阎国涛之外,其他人都不要跟过来。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江边,深冬夜晚的江风很大,带着江水的潮湿迎面吹来,乔振梁感觉到一种透入骨髓的寒冷,可是这样的感觉却让他清醒,乔振梁很有童心的俯下身,抓起一块卵石,尽全力扔了出去,卵石投入漆黑的江心,看不到任何的波澜,也听不到落水的声音,乔振梁道:“如果一个人想用石头去截断这滔滔不绝的江水,该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