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9章 陋室铭

张扬道:“乔书记病得太突然了。”
乔梦媛让保姆泡了茶,阎国涛两口子也没有久留的意思,阎国涛道:“梦媛,别忙了,我晚上还有应酬,就是抽空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乔振梁笑得很爽朗:“张扬,现在敢去我家的人,可能只有你了。”
阎国涛道:“君子不夺人所爱,再说,黄闲云的那幅字那么珍贵,我怎么敢收。”
张扬道:“刘姐,这人心真是险恶啊,谁告诉你我给乔书记送字的?”
查晋北道:“传言往往都是谣言,传出这些事的人,目的就是为了要造势,要通过舆论让一切变得对自己更加有利。”
张扬笑道:“一定!”
乔梦媛道:“谢谢阎叔叔关心,家里本来就没有多少东西,除了我爸搜集的一些字画,就再也没有其他需要收拾的了。”
张扬把这件事的起因原原本本跟她说了一遍,张扬道:“我送你爸这幅字的事情除了你们家人之外还有谁知道?”
查晋北意味深长道:“孔源的错误并非是生活作风问题,这方面的事情,其实大家早就心知肚明,他错在不该向乔书记公开发难,国涛兄,你说对不对啊?”
阎国涛走下车,他向四周看了看,然后低头走入茶社。
查晋北道:“这次的事情我也没料到会这么严重。”他话锋一转,低声道:“我听说是乔书记将孔源交到了中纪委。”
现在的阎国涛宛如一只迷途的大雁,明明可以看到他的团队,可是他自己无论如何也追赶不上首领的步伐。阎国涛跟随乔振梁多年,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乔振梁,可是到了现在,他方才发现,自己对乔振梁根本就是一无所知。阎国涛闭上双目,他想起了纪委书记刘钊,想起了常务副省长焦乃旺,想起了公安厅长高仲和,感到迷惘的应该不仅仅是他一个,想到这里阎国涛的内心稍稍感到一些安慰。
阎国涛眉峰一动,查晋北的话仿佛在暗示着什么,其实这也是很多人感到困惑的事情,省长宋怀明升任平海省省委书记,他的位置就出现了空缺,这次组织部副部长查晋南专程来到东江,只是明确了平海第一领导,对代省长的事情只字未提,按照常理,常务副省长焦乃旺显然是这一位置的首要人选,但是组织部因何未做专门说明呢?阎国涛缓缓落下茶盏道:“查总从京城来,消息总是灵通一些。”
阎国涛对其中的内情非常的清楚,如果不是孔源主动招惹乔振梁,乔振梁也不会走这一步棋。阎国涛道:“孔源自己有问题,生活作风方面太不检点。”
阎国涛哑然失笑,这是黄巢的题菊花。
查晋北道:“国涛兄太谦虚了,你的画,乔书记的字并称双绝,体制中人都以求得你们的书画为荣。”
刘艳红伸手在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讨打是不是?”她当然也不会真的下手,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然后叹了口气道:“张扬,在别人眼里,你是宋省长的女婿,你的一举一动,受到很多有心人的关注,现在正是权力交hetushu.com接的时候,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查晋北道:“想不被误伤,最好的选择就是站在舞剑者的身后。”
乔振梁听到这件事反应很平淡,只是告诉女儿张扬一上来送给他的就是那幅字。听说张扬就在自己家里,乔振梁让乔梦媛将电话交给张扬。
张大官人迅速找到了阎国涛所在的位置,他的笑声从花雨阁中传来。
张大官人走了下去,夜色已经降临,这样的天气出来喝茶的人本来就不多,张扬操着口袋,缩着脖子走入暮春茶社,里面温暖如春,灯光很暗,张扬一眼就看到一楼的大厅内没有阎国涛的影子,他找服务员要了一个三楼的单间,暮春茶社的规模不小,这儿单单是包间就有二十五个,换成别人想要从中找到阎国涛很难,可这难不住张大官人,张扬耳力超强,在修炼大乘诀之后,他的听力又更上一个台阶,来到三楼,他倾耳听去,整个楼层内的对话无不清晰地纳入耳中。
张扬道:“乔书记刚才还提起您呢,说要把那幅陋室铭送给你。”张扬说话的时候,留意观察阎国涛的表情变化,却发现阎国涛的表情如同古井不波,心中暗赞,到底是政治老油条,这心态修炼的可真是非同一般啊。
乔梦媛道:“阎叔叔,他经常和我爸一起谈论书法……”说完之后,她马上就否决道:“不可能是他,张扬,既然这幅字已经引起了麻烦,我还是先把它收起来吧。”
阎国涛沉默了下去,似乎陷入回忆之中,过了一会儿方才道:“过去了这么久,我印象都有些模糊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国涛兄,当初在云安的时候我们常常在一起舞文弄墨,不知国涛兄还记得吗?”
阎国涛叹了口气道:“我也没想到,上午才和他通话……”他小心观察着张扬的表情变化,让阎国涛郁闷的是,他对乔振梁的近况一无所知,以他和乔振梁之间的关系,乔振梁连丝毫的口风都没有透露给他,弄到现在,他甚至要通过别人的话来了解乔振梁的真实情况。
乔振梁的声音在电话中并没有任何的异样,甚至可以听出他的情绪还很不错:“张扬,你在我家啊?怎么?这么快就急着找我讨要那幅字了?人一走茶就凉,小子,我没想到你也是这种人。”
查晋北的话说的虽然婉转,但是他的意思已经表露的很明显,孔源这次之所以跳出来和乔振梁作对,是因为被人胁迫,孔源不得已而为之。
离开刘艳红家之后,张扬马上就给乔梦媛打了电话,乔梦媛也已经知道父亲因病辞去平海省委书记一职的消息,不过她对此表现的相当冷静,听张扬问起那幅字的事情,乔梦媛专门去书房看了看,那幅字仍然好端端的挂在那里,乔梦媛道:“怎么回事儿?”
阎国涛虽然不知道查晋北的阵营隶属何方,但是他有一点可以肯定,查晋北对整件事的内情要比他看得清楚得多。
阎国涛叹了口气道:“人在体制之中,很多事身不由己,没完没了的政务,我哪还有和_图_书时间和心境,再说,我的书画根本无法登入大雅之堂,写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张扬点了点头,心说你丫鬟吧,十有八九就是你干的!
张扬道:“我怕什么?我就是怕给您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阎国涛道:“人总有糊涂的时候。”
张扬道:“阎秘书长,我刚才和乔书记通话,感觉他情况还可以啊。”
阎国涛和妻子离开乔家,阎国涛的脸色很凝重,一言不发,回到他的专车前,他向妻子摆了摆手,示意妻子自己走回家去,阎国涛上了汽车,转过头,看了看乔家的大门,内心中充满了失落和惘怅,他从未想过乔振梁在平海的政治生涯会以这样的形式结束,不明不白,不清不楚,仅仅因为乔鹏飞那件尚未明朗的事情,就导致了乔振梁政治生涯中最大的一次滑铁卢,阎国涛想不明白,即便是乔老已经退居幕后,可是以乔家在政坛的根基,这件事本不至于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和挫败,乔振梁难道就甘心就这样放弃?他的性格本不该如此。
张扬走过去凑在那幅卷轴上看了看,忽然惊奇道:“不对啊,这是赝品!”
乔振梁只是在跟张扬说笑话,不过张扬却很尴尬:“乔书记,您千万别误会,是有人把我送给你这幅字的事情捅给了纪委,所以我才过来看看。”
乔梦媛道:“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不用麻烦你。”
阎国涛的双目一亮,心中却有些难过,自己跟随乔振梁这么多年,他居然宁愿和一个毛头小伙子说话,也不愿意跟自己多交代两句,阎国涛道:“希望乔书记的身体尽快康复。”
乔振梁道:“好的话,我为什么要请长假?有时间过来京都帮我诊脉,我相信你的本事。”
阎国涛道:“棋子总是可悲的。”
查晋北道:“国涛兄其实心中什么都明白,只不过你仍在犹豫罢了。”
阎国涛道:“孔源是谁的棋子?”
虽然张扬说得轻松,可是乔梦媛仍然不敢怠慢,她当即就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张扬取下那幅字,凑在灯光下又仔细看了一遍,不由得笑了起来:“赝品,这幅字是乔书记的笔风,哈哈,想不到他居然将临摹之作挂在了这里。”张扬见过乔振梁的墨迹,以他的书法水准,当然看出了其中的差异,其实乔振梁潜心书法多年,功底也非同泛泛,再加上他本身对黄闲云的书法特别喜欢,平日里经常临摹黄闲云的字帖,一手字写出来也有七分相似,但是黄闲云的书法空灵飘盘,别人就算模仿的再像,刻意描摹的味道仍然可以被高手识破,至于最后的提名,张扬更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张大官人刚才的那通脾气也不是冲着刘艳红发的,他心里有数,刘艳红一直对他都很照顾,要不然也不会把他叫到家里说这件事。张扬坐下之后道:“刘姐,您别生我气,我没朝你发火。”
查晋北端起茶喝了一口:“国涛兄,平海的事情很突然啊。”
查晋北道:“我还记得乔书记当时的话,他说黄巢的诗词一般,但是气魄和*图*书很盛。”
查晋北道:“代省长的人选还没有公布。”
阎国涛低声道:“谁在舞剑?”
刘艳红道:“你敢朝我发火,信不信我现在就双规你?”
乔梦媛道:“既然这幅字已经带来了麻烦,为什么不将它毁去?”
张扬道:“我明白了,你是关心我宋叔叔。”
阎国涛看到张扬也在这里,微微感到有些惊奇,阎国涛夫妇之所以在这种敏感时刻前来乔家,是因为他和乔振梁之间多年来密切的宾主关系,他来与不来,别人都会把他划入乔振梁的队列之中,相比较而言,他来还能为他赢得一些口碑,获得乔家的好感,登门是一种态度,证明他阎国涛没有因为乔振梁的失势而急于撇清关系。当然他还有一个目的,看看能否从乔梦媛的口中获取一些信息。阎国涛认为自己来乔家的理由很充分,可是他实在找不出张扬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在张扬眼里阎国涛的行为有些鬼鬼祟祟,他害怕别人看到,张大官人等了一会儿,他立起衣领,戴上黑框平镜,毕竟是出入公众场合,张大官人最好的易容利器……丝袜派不上周场。拉下遮阳板对着化妆镜看了看,这厮对自己现在的样子表示满意,镜中的自己看起来多了几分书卷气。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我信!我一百个相信,现在您同学都当省委书记了,双规我这个处级干部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阎国涛道:“查总的话真的很深奥。”
张扬正想说话,此时外面门铃响了,乔家有客来访,省委秘书长阎国涛和妻子一起过来了,因为乔梦媛刚才的那句话,张扬对阎国涛还是很提防的,他给乔振梁送礼的事情,阎国涛也是知情人之一。
查晋北道:“他可不糊涂,有些事你们能够掌握,别人一样可以知道,王牌往往只能使用一次,如果别人抢在前头就已经用过了,那么这王牌也就谈不上任何的威慑力,国涛兄觉着我说的对不对?”
“他让我帮忙照顾你。”张大官人老老实实答道。
乔振梁道:“你怕惹麻烦?”
张扬道:“刘姐,我明白了。”
张扬道:“乔书记待我不错,我和乔鹏飞兄妹俩都是朋友,现在人家出了事情,作为朋友我去问候一下有什么不对?人一走茶就凉的事儿我干不出来,我就纳闷了,乔书记这才刚刚病假呢,就有那么多人急着跳出来划清界限。”
可张扬就来了,而且大大方方的向阎国涛两口子笑了笑:“阎秘书长好!”
刚巧绿荫阁没有预订,服务员很愉快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乔振梁挂上电话之前,低声道:“张扬,梦媛一个人在平海,我不放心,你们是好朋友,帮忙照顾一下。”
但是从乔振梁因病离职的消息传出之后,他们这些乔振梁的铁杆班底彼此间却没有太多的交流,谁都清楚现在的形势是如何的微妙,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可能会影响到自己在平海未来的命运。
张扬来到房间中坐下,因为茶社常常是公务的场所,对私密性的要求很高,每个房间都专门做过隔音和*图*书,寻常人是不可能听到隔壁的声音的,张大官人要了一壶碧螺春,拿起一份杂志,一边品茶,一边倾听着隔壁的谈话。
刘艳红道:“有心人太多,张扬,你不想惹麻烦的话,就远离这个是非圈子。”
阎国涛跟着点了点头,轻声道:“梦媛,帮我跟你爸说一声,等忙完这几天,我去京城探望他。”
刘艳红今天把张扬叫过来是好意,可想不到这小子反应这么激烈,不由得也有些火了:“张扬,你在我面前发什么飚啊?现在是有人把问题反映到了我这儿,官场上,凡事不能都由着自己的性子,很多事比你想象中复杂得多,你的一举一动,不仅仅是关系到你自己。”
张大官人坐在越野车内,望着从车中走出的阎国涛,他跟踪阎国涛的动机很简单,他怀疑阎国涛就是向纪委爆料他给乔振梁送礼的人。张大官人国安的那段生涯可不是白混的,这厮对跟踪追击之道掌握的炉火纯青,更何况他跟踪的目标是毫无反跟踪经验的阎国涛。
乔梦媛道:“这里已经没有值得留恋的地方了。”她带着张扬来到了乔振梁的书房,张大官人看到墙上的陋室铭仍然好端端挂在那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只要这幅字没有落在纪委手里就好。
“谢谢阎叔叔。”乔梦媛表现的很客气,但是她的话让阎国涛感到有些距离感。
阎国涛道:“查部长亲自过来宣布了乔书记的事情,在此之前我也毫不知情。”
张扬道:“我和鹏举、梦媛都是朋友,有什么不敢来的。”
张扬摇了摇头道:“既然是赝品,就不会带来任何麻烦,真要是有人想拿这幅字做文章,肯定会自取其辱。”
刘艳红道:“你给我坐下!”
阎国涛没说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的沉默等于间接承认了查晋北所说的就是事实。
“还有谁?”
张扬嘴上答应的很乖巧,可心里却不这么想,他送给乔振梁那幅《陋室铭》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而且乔振梁平时将那幅字都收藏在书房里,外人很难随便进入的,把这件事捅出来的肯定和乔家的关系非同一般。
阎国涛这次来和查晋北见面,更主要是想从查晋北那里获取一些内幕信息,可是他们的对话让他意识到,查晋北这次绝不是拜访故友那么简单。
阎国涛道:“外界的传言很多。”
听到刘艳红这么说,张扬渐渐冷静了下来,刘艳红对自己显然是没有任何恶意的,这件事到了她那里被她压了下来,如果犯在别人手里还不知道要产生多大的影响,的确,现在这潭水已经够浑了,他虽然不怕事,可是他的身份是宋怀明的准女婿,宋怀明如今已经继任平海省委书记,自己的一举一动势必会对他造成影响,想到这一层,张扬沉默了下去。
张扬道:“不急,你等我过去再说。”心中却把阎国涛这个名字牢牢的记住。
乔振梁道:“那幅字,我早晚都会还给你,张扬,我早就说过,不能随便给领导送东西,无论你出于怎样的目的,一旦风向变了,别人就会抓住一切机会往和_图_书你的头上扣帽子。”乔振梁并没有因为这件事生气。
查晋北笑道:“重要吗?无论他是谁的棋子,他都已经是被吃掉的那个,牺牲品而已。”
查晋北道:“我记得当初在南武书画院,乔书记和你一起合作了一幅秋菊图。”
乔梦媛道:“你把这幅字拿走吧。”
查晋北道:“那幅画的韵味就在其中,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不知乔书记在平海的时候可曾见过菊花与桃花竞吐芬芳的情景?”
汽车载着阎国涛驶离了省委家属大院,驶向雪后的黄昏,在夜色降临的时候,阎国涛来到了暮春茶社,他来此的目的是为了见一位从远道而来的朋友。
张扬本来定的房间和花雨阁比较遥远,他指了指花雨阁隔壁的绿荫阁,要求调换房间。
查晋北微笑道:“国涛兄当真不记得了?那幅画后来被我得到了,你的画好,乔书记的字更好。”他停顿了一下道:“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口。”
张扬道:“乔书记,您身体还好吧。”
张大官人内心一震,他压根没想到阎国涛今晚见的人居然是查晋北。
张大官人连连应承下来。
挂上电话,张扬将乔梦媛的手机交还给她,乔梦媛道:“我爸跟你说什么?”
刘艳红被他说得俏脸发热,啐道:“混小子,我跟你说正经话,你跟我胡说什么?”
阎国涛的目光充满了失落,低声道:“现在却是冬天!”
乔梦媛闻言也是一怔,她在书法上的造诣远不如张扬,当然不可能分辨出这幅字究竟是不是真品,小声道:“这幅字从你送过来,就一直挂在这里,没人动过。”
听到阎国涛对那幅字了解的这么透彻,张扬更加怀疑这事就是他捅出去的。
张扬还是没有听从刘艳红的忠告,他再次来到了乔振梁家,发现乔梦媛已经在收拾东西,张扬诧异道:“这是干什么?”
阎国涛并不知道,有一个人驱车一直尾随在他的身后。
阎国涛点了点头:“于是我就在画上补上了几枝桃花,那幅画被我画得不伦不类了。”
阎国涛微笑道:“我们过来看看梦媛。”阎国涛的老婆走过去拉着乔梦媛的手,带着关切的表情去一边说话了,这是他们两口子来之前就商量好的。
张扬将那幅字重新挂在墙上,笑道:“难怪乔书记会将这幅字挂在墙上。”
阎国涛道:“你是说乔书记书房里的那幅字?”
乔梦媛仔细想了想:“我爸的书房外人很少允许入内,你算一个,还有……”
查晋北道:“孔源这个人头脑还是很灵活的,按理说他不会做以卵击石的事情。”他有足够的资格评论孔源,因为他的哥哥查晋南就是中组部副部长,对于这一系统内的官员,查晋北还是很熟悉的。
阎国涛苦笑道:“我的水准如何多少还有些自知之明,查总不要太抬举我了。”
查晋北微笑道:“任何人都不甘心当一枚棋子,可是棋子也有分别,如果一枚棋子能够最终留在胜者的阵营中,那么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