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3章 选择合作

听到张扬提起刘庆荣的名字,邱凤仙内心中微微一怔,不过她表面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化,轻声叹了口气道:“张扬,真是不巧,你知道的,上次星钻秋季发布会发生了赝品事件,因为那件事查总将责任追究到了刘庆荣的身上,他一怒之下不辞而别,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对,就是好奇。”
邱凤仙和张扬约定在茗心茶楼见面,她来到的时候,张扬已经先她抵达了那里,很绅士的帮助邱凤仙脱下外套,拉开椅子,在这一过程中,张大官人成功采集到了邱凤仙的头发。
张扬倒是没听说过安达文对乔梦媛的产业有兴趣的事情,今天从邱凤仙这里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星钻在上次秋季新品发布会上被安达文摆了一道,赝品事件让星钻的声誉受到了极大地损害,连累台湾钻石王朝股票狂跌,据说星钻和钻石王朝因为那件事损失了近六亿新台币,查晋北和安达文因此而结下梁子也再正常不过。
杜天野其实也猜到这次宋怀明把自己叫来和提升有关,不过一切没有明朗之前,内心中不免还是有些忐忑的。
章碧君点了点头。
章碧君顿时变得警惕了起来,她取下了墨镜,一双明澈而深邃的双目盯住了张扬的眼睛,张扬不会平白无故把话题指向查晋北的。
张扬将昨晚查晋北和阎国涛见面,以及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告诉了章碧君,章碧君越听表情越是凝重。
邱凤仙离开不久,杜天野就来到了茗心茶楼,来到张扬所在的雅间,杜天野忍不住抱怨道:“高速封了,省道积雪塞车,我早晨六点钟出发,现在都下午四点了,整整走了十个小时。”
张扬道:“有件事我必须事先声明,咱们之间只是合作关系,我不受你们的调配和制约。”
张扬道:“夜莺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们尽一切努力保证她的安全。”
张扬咧开嘴,得意地笑,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齐的牙,心说我没抽死那三丫的算他们幸运。张扬道:“在我和查晋北见面的时候,你们好像就已经盯上了我。”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邱凤仙下午约我见面,我想从她的身上入手,查清星钻的内幕。”
邱凤仙看出张扬有事,很识趣的向他告辞离去。
张扬道:“高层的变动,你比我要清楚,总之现在闹得人心惶惶。”他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杜天野,杜天野是他的老大哥,张扬没什么好瞒的。
张扬道:“你今天约我来是……”
张大官人一脸的不相信。
章碧君的目光明显一亮,她低声道:“我们曾经怀疑查晋北的首席设计师刘庆荣是台湾间谍,对于星钻和台湾钻石王朝之间的合作也专门进行过调查,不过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发现证据。”
张扬道:“你的消息应该比我灵通,孔源去中纪委交代情况了,乔书记告病,现在省里一下空出了这么多的重要职位,看来你要发达了。”
邱凤仙笑道:“天下www.hetushu.com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哪儿有利益,哪儿就会有商人的影子。乔梦媛要将名下的产业全都转让出去,查总很有兴趣。”她的理由很充分也很合理。
张扬道:“本来我和你们之间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事儿,我混我的官场,你们搞你们的特务行动,可你们闲着没事非得招惹我,我和邢朝晖之间早就断了联系,如果你们真的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我想你们肯定会失望。”
章碧君道:“刘庆荣失踪之前,应该是已经掌握了很重要的资料,我需要你帮忙将这份资料找出来。”
杜天野听完,沉默了好长时间,张扬所说的事情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但是从中也能够感觉到政局之复杂。
邱凤仙环视了一下茗心茶楼,对身穿清朝服装的茶艺师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她微笑道:“很雅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张扬道:“春节前一定要给我。”
章碧君道:“盲目的自信就是自大,谁也别把自己看得那么伟大,谁的身上都有缺点,你也不会例外。”
“站住!”章碧君及时阻止住他。
张大官人从口袋里拿绺一个黑色的绒布袋,推到邱凤仙的面前:“项链戒指啥的应该够了!”
张扬笑了起来:“提前就来了,是不是有点沉不住气?”
张扬道:“趁火打劫吗?”
邱凤仙端详那两颗钻石良久,方才感叹道:“楚小姐真是幸福!”钻石对女人拥有着无法抵挡的诱惑,即使见多识广的邱凤仙,也不禁被这两颗珍贵的钻石所吸引。同时她对张扬从何处获得这两颗钻石感到好奇,以张扬的收入显然是无法买得起这样成色的钻石的。
邱凤仙马上爽快道:“我帮你准备一套首饰。”
杜天野的这句话是建立在对宋怀明充分了解的基础上,以他对宋怀明的了解,宋怀明这个人从不徇私,所以他上位之后非但不会对未来的女婿张扬特殊照顾,反而会比别人要求的更严格一些,张扬这个人性情摆在那里,热情也有,能力也有,但是组织纪律性差一些,缺少自我约束的能力。在宋怀明的眼皮底下做事,以后少不得要被敲打。
张扬道:“关于查晋北,当初邢朝晖还没出事的时候就委托我调查过这个人,我想他应该早就引起了你们国安的注意。”
章碧君道:“你这么机警,我们的人还没把监控装置安装完毕就已经被你发现,现在他们三个都已经住进了医院,你下手可不轻。”
张扬道:“宋省长成了宋书记,他空出的位子十有八九要交给你。”
邱凤仙道:“放心吧,别人的事情我不敢说,可你的事情,我相信查总一定会全力以赴。”
邱凤仙道:“哦?还有谁?香港安家吗?”
张扬摇了摇头,他认为邱凤仙不会平白无故的提起香港安家,轻声道:“安达文也有兴趣?”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以后我这官途是越走越难了,他老人家倒是升官了,可现在全http://www.hetushu.com省上上下下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我,为了避嫌,他短期内是不可能给我升职的。”
张扬道:“那是你们识时务,再平白无故的监视我,肯定有人倒霉,不过倒霉的那个肯定不是我。”
张扬道:“那又如何?”
邱凤仙很小心的将钻石收好,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们一定会尽量做到让你满意。”
张扬道:“我不管你这次最后干什么,总之你升了官,不能把我这个当兄弟的给忘了。”
章碧君似乎看出了张扬的担心,她轻声道:“夜莺是我手下最优秀的特工之一,我相信她拥有在任何困难环境下自保的能力,可能她现在并不方便和我联系,只是邢朝晖也曾经是她的上级,他对夜莺是极为了解的。”章碧君的这句话表面上是在安稳张扬,可事实上却又增加了张扬的担心。
张扬道:“章局,既然是合作,咱们就要坦诚一点,你跟我说实话,你跟踪我的目的到底是邢朝辉还是查晋北?”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歹我也在你们单位混过,保密原则我懂!”
张扬道:“平海最近的高层变动你应该知道吧。”
章碧君点了点头,张扬的话似乎引起了她的兴趣。
杜天野道:“的确,你以后的日子未必好过。”
张扬笑道:“你已经不是第一个抱着这种目的来找我的人了。”
章碧君道:“我怎么知道你的消息我会感兴趣?”
章碧君道:“你愿意帮我查清事实真相吗?”
张扬道:“别人生意上的事情我不跟着掺和。”
这些钻石都是当初张扬从美国黎叔手中抢回来的,后来交给楚嫣然带回了国内,这两颗钻石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当时那个黑色的皮箱中装得满满的全都是钻石,可谓是价值连城。
章碧君听得很认真。
张扬笑道:“要是这样,我就真成了索贿了。我是这么想的,让你们星钻的首席设计师刘庆荣,就是那个女里女气的家伙帮我设计一套钻饰,设计费方面你帮我省点儿,原材料我自己提供。”
张扬道:“有件事我想问你。”
张扬点了点头:“前提是你要告诉我目前你们掌握的一切情况。”讨价还价从来都是张大官人的强项。
张扬和她握了握手,对章碧君的话,张扬始终半信半疑,和邢朝晖相比,章碧君显然欠缺了前者的开朗和坦诚,她的城府很深,做任何事都很少会投入真正的感情,这样的女人非常的难以对付,不知为何,张扬忽然想起了已经人间蒸发的海瑟夫人,邢朝晖曾经告诉他海瑟夫人仍然活在人间的消息,却不知海瑟夫人和章碧君斗法的话,究竟谁更加厉害?张扬没有提起海瑟夫人的事情,邢朝晖所说的这些内幕不知道章碧君是不是清楚,直到现在,张扬仍然不愿相信邢朝晖是章碧君口中的双重间谍。
张扬笑道:“为什么不坐火车?”
张扬没说话,心中却有些不安,不过以他对丽芙的了解,丽芙绝对是这一行中的高手,以她的和-图-书智慧和身手应该足以应付任何突发事件。
张扬道:“你手上有没有查晋北的资料?”
张扬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老实告诉你,今天我过来是为了跟你谈合作,我想我手里有些东西你应该会感兴趣,但是我不可能无条件的把这些消息告诉你。”
张扬双手扶着天台的护栏,整个东江城仿佛就踩在他的脚下,他低声道:“有人向纪委举报我送给乔书记一幅书法,我怀疑这件事是省委秘书长阎国涛做的,所以昨晚我就对他进行了跟踪。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居然意外见到了他和查晋北的一次见面。”
邱凤仙温婉笑道:“只是帮忙联络一下乔小姐,张主任这个小忙应该会帮吧。”
邱凤仙微笑道:“刘庆荣的确是一个出色的设计师,但是珠宝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别的不说,单论设计水准而言,我们查总还要在他之上。”
邱凤仙把话转入正题道:“昨晚为什么要跟踪查先生?”
张扬笑道:“我倒忘了,查总过去就是设计师出身。不过他这么大一老板,愿意帮我做这件小事吗?”
已经转过身去的张大官人唇角泛起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缓缓转过身去。
章碧君皱了皱眉头道:“邢朝晖叛逃之后,我们在亚洲的情报机构遭遇了重创,我派夜莺去追击邢朝晖,最后一次和她联络还是十天以前,然后她再也没有和我联络过,我想她很可能遇到了麻烦。”
杜天野自己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张扬,这事儿你不应该找我,你家岳父大人如今已经是省委书记,你想升官直接去跟他说。”
张扬道:“你知道的,我和嫣然已经订婚了,今年春节,我父母打算去宋家登门提亲,这么大的事情总不能空着手吧?”
章碧君微笑道:“你是个聪明人,懂得利用机会,只要你不做危害国家利益的事情,我手里的东西就永远不会派上用场,张扬,我一直都很欣赏你,希望我们这次能够合作愉快。”她向张扬伸出手去。
章碧君道:“有分别吗?我怀疑刘庆荣的失踪和邢朝晖有着直接的关系,如果星钻有问题,那么查晋北和邢朝晖之间很可能有着密切的联系,只要找出一个漏洞,我们就能将整个网络给挖出来,张扬,这件事对你百利而无一害,不但可以帮助国家做事,而且可以洗清自身的清白,何乐而不为?”
邱凤仙笑道:“算了,那些只当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
杜天野笑了笑,低声道:“最近省里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
张扬道:“如果你有兴趣,我们可以合作一下,如果你没有兴趣,权当我什么都没说,再见!”这厮终身就走。
张扬也不和她客气点了点头道:“乔梦媛那边我会帮你联系……”他的话被手机铃声打断,张扬拿起电话,却是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打来的,他刚刚抵达东江,目前还没有住下,进入东江市区就首先和张扬联系。
章碧君想了想道:“昨天开始吧。”
张大官人笑道:“我最和图书喜欢的就是吃吃喝喝,东江大大小小的酒店茶楼我都很熟悉。”
章碧君道:“你约我过来就是为了谈这件事?”
张扬道:“我驱车跟踪他的时候,被他发现了。”
章碧君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张扬,你所说的事情并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这两天省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谁心里都不安稳,我之所以提前过来,就是想从你这里探听一些内幕消息。”
邱凤仙道:“就是为了这件事,我们都知道你和乔梦媛的关系很好,所以想通过你的关系和乔梦媛联系。”
杜天野笑道:“怎么可能,我连常委都不是,这次最理想的结果就是入常。”
张扬道:“邱小姐很久没给我带茶叶了。”
杜天野道:“想起坐火车的时候已经走到半路了。”他在刚才邱凤仙的位子坐下,端起茶盏,一饮而尽。
张扬道:“帮,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咱们也是老朋友了,而且我这人有毛病。”
张扬虽然知道杜天野和邱凤仙之间的关系,可他也没有将杜天野的事情告诉邱凤仙。
章碧君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会提供给你一切需要的东西。”
张扬道:“这么说,你对查晋北的事情很感兴趣?”
邱凤仙对张扬的用词很不满意,撅起樱唇道:“你好像忘了,当初南锡老体育场地块,我们也参与竞标的,只是你心中厚此薄彼,将土地的开发权交给了乔小姐,现在她既然不准备玩下去了,我们过来接盘有什么好奇怪的?”
张扬道:“查总这次来东江为了什么?”
杜天野在这个时候前来东江,张扬自然而然联想到和最近平海的高层变动有关,杜天野之所以先找张扬,其目的也是想通过张扬了解一些情况。
章碧君道:“我们今天的谈话内容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章碧君点了点头。
张扬道:“需要的材料费和手工费我如实照付。”
张大官人这下不由得被震撼到了,章碧君这个人不同于邢朝晖,她凡事藏得都很深,很少向别人暴露她的想法,张扬虽然做出几番尝试,仍然无法探出她的目的,更不知道她的底牌,邢朝晖在过去一直都让他调查刘庆荣,怀疑刘庆荣是台湾间谍,可绕了一圈,刘庆荣竟然是章碧君的人。
张扬道:“你手里是不是掌握了不少对我不利的东西?”
邱凤仙愉快的点了点头道:“说,只要我能够办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邱凤仙道:“如果不是他表示出了兴趣,查总也不会专程过来。”
张扬又道:“现在告诉我关于夜莺的事情。”
章碧君道:“刘庆荣是我们国安最优秀的特工之一,他的资料只有我清楚,是我委派他打入星钻内部,调查星钻和钻石王朝之间的利益往来,刘庆荣潜伏的很成功,也取得了查晋北和钻石王朝高层的信任,可是就在不久前星钻的饰品出现问题,没过太久时间,刘庆荣就突然失踪了。”
张扬曾经亲自经历了那场星钻的秋季发布会,当时查薇设和_图_书计的一串项链被当场鉴定是假货,那件事还和香港安家的安达文有关。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并没有接着张扬的话题说下去,放下茶盏道:“宋省长约我明天上午见面。”
章碧君莲:“他是我们的人。”
张大官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道:“咱们俩这点交情还是有的。”
邱凤仙格格笑了起来:“你呀,越来越滑头了。”
张扬道:“我从来都不懂得拒绝美女。”
章碧君道:“你放心,组织上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同志。”
章碧君轻声道:“你昨晚和他见面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张大官人对章碧君的这句话却是一点都不信,有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前提,特工的生命似乎算不上什么,远的不说,伍得志的命运就很能说明问题。
张扬看着邱凤仙,邱凤仙的一双美眸明澈见底,目光显得非常的干净单纯,可看一个人不能只看外表,张扬绝不会相信眼前的邱凤仙只是一个单纯的女人,邱凤仙开门见山的一句话让张扬感觉到如果继续狡辩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张扬笑道:“好奇!”
章碧君道:“那是提防你随时返回别墅,所采取的必要措施。”
邱凤仙道:“好奇什么?”
张扬其实已经从章碧君那里得到了消息,看来星钻的确有问题,这个刘庆荣如果真的是国安特工的话,十有八九是凶多吉少了,张扬故作诧异道:“我最欣赏的就是他的设计,本来还想给嫣然一个惊喜的,这下没戏了。”
章碧君知道张扬还记恨着他们对他实施监控的事情,她轻声道:“我已经让人撤去了对你所有的监视,以后也不会有针对你的任何行动,这下你满意了?”
张扬道:“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邱凤仙莞尔笑道:“我可以把你的这句话理解为公然索贿吗?”
张扬道:“你表妹刚走。”
邱凤仙当着张扬的面将绒布袋打开,将其中的东西倒在掌心,虽然邱凤仙有些心理准备,仍然被眼前看到的两颗钻石惊到了,两颗钻石粗略的估计都要在12克拉以上,邱凤仙在珠宝界经营多年,当然清楚这钻石的价值。
张扬道:“你们盯我多久了?”
张扬道:“查晋北目前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他为什么会过来充当说客,他的目的明显是要落井下石,他希望从阎国涛那里取得突破,利用阎国涛对乔振梁进行反戈一击,从而让乔书记已经艰难的处境更加的雪上加霜,这个人究竟出于什么目的?”
邱凤仙笑道:“什么毛病?”
张扬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越发没底了,要不你推荐我当江城市委书记吧。”这种话当然是说说罢了,谁都不会当真。
章碧君道:“张扬,我不瞒你,星钻的首席设计师刘庆荣已经失踪整整三个月了。”
“好奇?”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邱凤仙满意。
邱凤仙道:“这样的人才懂得生活。”洁白细腻的手端起茶盏,闻了闻茶香,然后抿了口上好的铁观音道:“还不错,不过离上品还差距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