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66章 调查开始

章碧君摇了摇头道:“这种人居无定所,而且他有过特种兵的经历,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
张扬点了点头,姜亮之死在省公安系统内引起了强烈的震动,省厅对这件案子肯定会全力以赴,张扬道:“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
章碧君点了点头,技术人员开始进行面部轮廓的比对,画面在电脑上飞快闪烁,张扬看得眼花缭乱,他向后退了一步。
庞青山道:“金先生帮我们查这件事,小峰应该是被举报的。”
技术员在键盘上敲击了两下,关于林光亮的一切资料都显示在电脑屏幕上,张扬啧啧称奇:“还是你们国安的技术部门厉害,资料那么全面。”
祁山冷冷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张扬凑了过去,却见上面出现了一个中年人的照片,四十岁左右,平头,单从这张照片上看不出太大的特征。
张扬将资料收好,低声道:“今天我在火葬场见到他了,他不想我介入你们的事情。”
张扬道:“荣厅,你多虑了,我就算有帮姜亮报仇的心思,可现在我手里没有任何的线索,让我从何查起。”
张扬是专程送姜亮的家人过来见姜亮遗容的,他没有进去,因为他害怕看到姜亮失去生气的样子,张扬的眼皮有些浮肿,眼眶中布满了血丝。
“赶紧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祁山失去了以往的镇定。
祁山点了点头:“先不动,如果他们再敢有任何的动作,就连根拔起!”
这个夜晚注定很多人要难以入睡,祁山坐在书房内,他的脸色很难看,双手的手指纠结在一起,目光呆呆望着桌面。
祁山道:“全部销毁,所有相关的业务全部中止,他在玩火,可是这把火很可能烧到我们。”
章碧君道:“还是通过公安系统的内部资料库,不过他们没有我们这么先进的面部轮廓比对系统。”
荣鹏飞望着姜亮的妻子和儿子趴在姜亮的尸体上痛不欲生的样子,内心宛如刀割一般难受,他甚至失去了上前劝说的勇气,他想起了昨晚张扬对他的指责,姜亮的死他的确负有责任,如果不是他把姜亮调到东江负责这件案子,姜亮就不会死,姜亮不仅仅是他的好下属,还是他的好朋友,好兄弟。
荣鹏飞摇了摇头,他已经失去了姜亮,这件事已经成为他心头永远的痛,他不会做同样的事情,不允许同样的悲剧上演,荣鹏飞低声道:“我会尽快抓到杀人凶手,我以警徽起誓!”
张扬道:“谁告诉你我会插手?”他不由得想到了刘峰,难道是这小子泄了密?张大官人不禁有些恼火,想不到这小子不但胆子小,而且嘴巴太快,专门交代他不要让他告诉荣鹏飞,想不到这么快就传了出去。
五哥道:“还是先做好最坏的准备,警方肯定会找你协助调查情况。”
刘峰本想跟过去,却被张扬一把给拉住了,因为有了昨天被张扬痛揍的经历,刘峰见到张扬的时候不禁和_图_书有些害怕,目光中流露出畏惧的神情,张大官人今天已经冷静下来了,望着鼻青脸肿的刘峰,这才觉着自己昨天下手有些重。他低声道:“让孩子静一会儿。”
“不要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只要我想,我可以让你身败名裂。”
刘峰道:“除了这份监控影像,目前并没有其他的线索,不过根据我们专案组的内部分析,认为这起案件和东江的贩卖病毒案有关,不排除姜队之前在秋霞寺查获大量的病毒,引起了贩毒分子的仇视,他们这次故意放出消息,报复姜队。”
张扬道:“我一定要把杀害他的凶手找出来!”
和荣鹏飞分手之后,张扬正准备找刘峰算账,可巧刘峰打电话过来了,却是他得到了一些线索,要送给张扬看,张扬一听顿时明白自己可能冤枉他了,他和刘峰约好了在鼓楼广场的摩卡咖啡厅见面。
荣鹏飞道:“我发誓,就算把东江翻遍,我也要找到杀人凶手。”
刘峰给张扬带来了一盒录影带,其中有他翻录的监控影像资料,交给张扬的时候,刘峰显得有些紧张:“张主任,这件事千万不能让我们领导知道,荣厅专门交代过,关于这次的案子我们要严格保密。”
张扬道:“你看清杀手的模样了?”
秦清的内心宛如被人用力掐了一把,她终于明白张扬因何会如此难过,她抱住张扬的身躯,让他将脸贴在自己的胸前,张扬紧紧抱着她:“我眼睁睁的看着他就那样离去……可是,我……我却帮不了他……”
庞青山道:“我没想到他会溜走。”
挂上电话,祁山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打给了邦仔。
张扬道:“黑胶片酒吧方面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
张扬道:“找出凶手,还给姜亮一个公道,给他家人一个交代!”
姜亮的妻子因为悲伤过度几次晕厥了过去,陪同前来的亲友将她扶到车内休息。
张扬道:“放心吧,我分得清楚。”
祁山道:“我警告你,不要玩花样。”
章碧君道:“你在越权,公安系统想必不会高兴你插手他们的事情。”
望着电脑屏幕上的人像,张扬低声道:“这人就是杀害姜亮的凶手?”
他们来到荣鹏飞的面前主动请缨道:“荣厅,让我们加入专案组吧!”
祁山道:“你知道自己在玩什么?这样搞下去,大家都会倒霉!”
刘峰道:“我们当晚去黑胶片酒吧是姜队收到了消息,说有人可能在黑胶片酒吧进行毒品交易,等我们到了那里发现并没有人从事毒品交易,枪手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冲着我们来的。”
张扬道:“找到了再说!”
张扬道:“姜亮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对公安做事的效率没有任何信心。”
张扬道:“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
张扬道:“能不能找出他的住址?”
如果在过去荣鹏飞肯定会因此而发火,可是现在他没有,他感到脸上发烧,张扬有和*图*书资格看轻他们。荣鹏飞低声道:“张扬,姜亮死了,我也难受,我心里堵得慌,我后悔把他调到东江来,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我改变不了什么!”
技术员道:“脸型特征符合,这个人叫林光亮,是一名职业杀手,过去是特种兵,在新疆军区服役五年,后来因为违反军纪被勒令退伍,当年涉及两起杀人案,都被他逃脱,是国家通缉的要犯。”
秦清点了点头,柔声道:“你一定可以做到!”
荣鹏飞点了点头道:“张扬,我能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插手这件案子,找出凶手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会尽全力做好这件事。”
张扬道:“你担心我会干扰你们查案?”
张扬道:“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一起蓄意报复,那么姜亮的死很可能和祁峰有关!”
张扬道:“我记得秋霞寺木材蔵毒案和祁峰有关?”
五哥道:“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峰说出不该说的话。”
他的保镖兼司机五哥就站在他的对面,等待着祁山的吩咐。
远处几名警员向荣鹏飞走了过来,却是听到噩耗专程从外地赶来的姜亮生前好友,杜宇峰、秦白、程焱东。
刘峰道:“是,我们一直都在找祁峰,可是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线索,初步怀疑他可能已经离开了国境,现在已经不在国内。”
“他什么时候认识的女朋友?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祁山明白五哥在担心什么,这些年来,弟弟对他们所从事的生意非常的清楚,如果祁峰向警方交代了内幕,那么他也危险了,祁山用力摇了摇头道:“小峰的嘴巴硬得很,他不会说。”
祁山道:“查出是谁干的,干掉他!”
祁山挂上电话,听到外面的敲门声,得到他的应允后,五哥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低声道:“老板,已经证实了,小峰现在落入了公安的手中,正在前来东江的路上。”
张扬道:“好好活着吧,既然姜亮把生的机会留给了你,你就要懂得珍惜,以后你的生命不仅仅属于自己。”
张扬道:“怎样比对?”
张扬道:“你不是说姜亮当时是为你挡住了子弹?”
张扬道:“聊什么?事情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电话是庞青山打来的:“小峰人不见了!”
张扬道:“我有朋友是计算机方面的高手,只要你把当时的资料给我弄出来,我想应该有办法找到线索。”
被姜亮从枪口下救起的那名警察刘峰也走了过来,他想和姜子涵说句话,可是姜子涵并没有给他机会,低着头走向汽车。
秦清敏锐的觉察到身边有些异样,她坐起身,看到张扬就俯身坐在自己的床边,他的肩膀在微微颤抖着,秦清慌忙来到他的身边,看到张扬的脸上布满泪痕,秦清还从未见到张扬如此失态过:“张扬,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章碧君道:“只是一个概念图,我们可以对面部轮廓进行比对进http://www.hetushu.com行排查。”
庞青山道:“来到云南后才认识的,没几天,本来金先生安排我们后天出境,所以他才不声不响的离开,想要跟那女人告别,没想到被公安给盯上了。”
荣鹏飞主动向他走了过去,低声道:“来了!”他知道张扬在内心中抱怨他。
祁山怒道:“这混小子,根本就是不分轻重。”
荣鹏飞道:“我自己猜的,认识你这么久,你的脾气我多少了解一些,张扬,我想你应该清楚什么叫各司其责。”
荣鹏飞道:“张扬,这些是我们的责任。”
荣鹏飞红着眼睛离开了停尸房,外面的阳光很好,可是荣鹏飞的内心却一片黑暗,他看到了远处的张扬。
祁山怒道:“这里是东江,是我们的地盘,一个香港佬,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张扬道:“这事儿别让荣厅知道,你不是想为姜亮报仇吗?他为了你把性命都搭进去了,你为他做点事又有什么可犹豫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是他自己的选择,我想姜亮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刘峰点点头,低声道:“对不起!”
张扬道:“我也相信你们公安的能力,别让姜亮死不瞑目。”
五哥叹了口气:“其实你早就准备收手了!”
祁山道:“秋霞寺木材蔵毒案不是小峰做的,他们缺少证据。”
秦清拥抱着张扬,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他,现在她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来慰藉张扬悲痛欲绝的内心。
庞青山应了一声。
“没有,我们已经调查了黑胶片酒吧的老板和工作人员,发现他们的经营并没有违法的地方,而且这些人背景也很干净。”
一直站在他身边的五哥低声道:“看来他们的目的是要把我们彻底从东江清除。”
根据姜亮家人的要求,姜亮火化后,他的骨灰由家人带回江城安葬,杜宇峰和秦白虽然都想调来东江,接手姜亮没能完成的案子,可是荣鹏飞拒绝了他们的请求,姜亮的牺牲已经成为荣鹏飞心中不能承受之重,送走了姜亮的骨灰,荣鹏飞上了张扬的越野车,借口搭他的顺风车,其实是有话想对张扬说。
章碧君道:“显示他的全部资料!”
荣鹏飞道:“我想跟你单独聊聊。”
荣鹏飞道:“张扬,我承认,姜亮的死我负有一定的责任,但是我不希望这件事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荣鹏飞明显感到了张扬对自己的冷淡。
邦仔哈哈笑了起来:“我是生意人,我怎么可能去杀人,更何况还是一名警察,你不要以为我不懂法律。”
章碧君的唇角泛起一丝微笑:“东江的毒品犯罪很猖獗。”
祁山得到弟弟被抓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祁峰正在被押送前来东江的途中,庞青山在电话中向祁山汇报了这个消息,祁山听到这个噩耗,双腿一软,险些没坐倒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来:“不是让你一直跟着小峰吗?为什么会出事?”
章碧君道:“他得和-图-书罪了谁?谁会报复他?”
邦仔叹了口气道:“你这个人真是死脑筋,自己不玩,也不许别人玩,你以为你是谁?上帝?靠!”
“我无所谓啊!东江是你的地盘,你又没打算让别人踩进来!”
五哥低声道:“这件事和我们的人无关,应该是邦仔的人干得!”
邦仔显得有些睡意朦胧,他一边打哈欠一边道:“这么晚了,找我有事?”
“讹你是看得起你,如果不是看中了你的销售网络,你以为我有耐性跟你玩?你好好考虑一下。”
庞青山道:“他出去见女朋友,没和我打招呼。”
祁山道:“我们很危险,邦仔是要把火给烧起来,借着警察的力量将我们的势力全部清除,我们要是完了,东江的市场就会空出来,他就有了进入的机会。”
刘峰摇了摇头:“当时我意识到有人开枪的时候姜队已经把我推到一边,然后响起了两声枪响,随之整个酒吧就断电了,我没看清。”
张扬表现的越是平静,荣鹏飞心里越是感觉到奇怪,他总觉着这小子要搞事情,姜亮和张扬的友情深厚,以张扬的性格,他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朋友就这么死去。荣鹏飞道:“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我相信很快就能够破案。”
“姜亮……死了……”
刘峰咬了咬嘴唇,也向远处看了看,低声道:“调出了当时的监控,虽然不清晰,但是可以看清大致的轮廓。”
张扬约见了章碧君,他需要章碧君的帮助,国安强大的技术部门可以帮助他找出线索,这盘从刘峰手里得来的录像带派上了用场,在国安技术人员的帮助下,完成了对杀手模样的大致勾画。
姜亮的死让他们之间的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张扬看了荣鹏飞一眼:“荣厅,放着自己的专车不坐,非得跟我挤在一起?”
刘峰显得有些犹豫,这毕竟是内部机密,而张扬又不是本系统的人。
张扬道:“你能帮我弄出一份资料来吗?”
刘峰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明白!”
祁山觉察到他的这番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他怒道:“先搞出秋霞寺的事情,然后又杀负责案子的警察,现在东江被你搞得风声鹤唳,你究竟在玩什么?大不了我不玩了,但是你想踩进来也没那么容易。”
章碧君道:“利用电脑在我们的资料库中进行排查,根据你所说,从这个人的杀人手法来看应该是一名职业杀手,我们对国内重大罪犯的资料都进行了编程,我们还可以调用公安部的内部资料库,如果这个人的信息在资料库中,那么就可以通过电脑筛查找出他。”
“杀警察的案子是不是你的人做得?”
刘峰红着眼睛道:“我会为他报仇,我发誓!”
祁山道:“不用考虑,我现在就可以答复你,从今天起,你们的货我一丁点都不全要,我退出,不玩了,但是你的人如果敢在东江做事,我发现一个就干掉一个。”
张扬冷冷看了荣鹏飞一眼:“找到凶手了?”
m.hetushu•com峰道:“如果不是因为我,姜队也不会死,死的那个应该是我。”
张扬道:“姜亮专门调到东江负责毒品案,现在公安内部怀疑这起枪击案并不是偶然,而是一次蓄意报复。”
祁山冷笑道:“强买强卖?你想讹我?”
荣鹏飞望着悲伤的姜子涵,内心中一阵隐痛。
“知道你们找不到!”张大官人的语气中充满了轻视。
张扬向旁边看了一眼,荣鹏飞和杜宇峰几人正在远处说话,并没有注意到这里,张扬低声道:“刘峰,你们现在有没有掌握凶犯的资料?”
祁山道:“死得那名警察是病毒案的负责人,省厅专门从平海调来的得力干将。”
“我好怕啊!你们兄弟两人真是煞气,别威胁我,我胆子小,搞不好是会死人的。”
刘峰道:“可是……”
“我们的货怎么办?”
张扬正准备说话,电脑屏幕上的画面突然静止了下来,技术人员惊喜道:“找到了!”
张大官人为查出杀害姜亮的凶手奔忙的时候,公安系统的调查工作也取得了进展,他们抓住了秋霞寺木材蔵毒案的疑犯祁峰,祁峰是在云南被抓的,当时他正在和新认识的女友在酒店中鬼混,收到线报的当地公安神兵天将般出现在他的房间内,把祁峰抓了个正着。
五哥道:“小峰的事情可能会影响到你,警方连带着会怀疑我们。”
荣鹏飞摇了摇头。
“流氓就是流氓,不要以为鼻梁上架一副眼镜,没事听听交响乐就能混入上流社会,我告诉你,规则由不得你来定,你利用我们的货源来迷惑警方,卖出的大部分却是你自己的货,搞什么?风险留给我们,钱你自己独吞?现在你钱赚够了想不玩了?自己不玩还不让我们玩?做梦,你是不是想跟我谈条件?好,我告诉你条件,以后,你要在原有的基础上每月增加五倍的进货量,价格我只加你三成。
祁山听说弟弟不见了,顿时紧张了起来:“怎么会不见?我不是让你和他呆在一起的吗?”
五哥道:“他们在东江的线我已经查到!”
祁山道:“终究还是晚了一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准备打电话的时候,恰巧有电话打了进来。祁山接通电话,这么晚了,肯定是有急事,而且他的这个电话只有少数人知道号码。
“那就试试看,看看我们究竟是谁先死!”祁山愤然挂上电话。
祁山叹了口气道:“已经成为定局了。”
祁山叹了口气道:“终于还是出事了,这混蛋捅了一个天大的漏子,以后的东江不会太平。”
五哥道:“为什么要干出杀警察这么疯狂的事情?”
荣鹏飞把姜亮的儿子姜子涵叫到身边,当着众人的面道:“以后子涵就是我儿子,我会接替姜亮承担父亲的责任。”
刘峰道:“姜队遇害,省厅已经将这起案件当成今年的重点大案来抓,专案组由荣厅亲自挂帅。”
姜子涵眼睛含着泪,咬了咬嘴唇道:“我只有一个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