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2章 是骡子是马

张扬道:“马我不感兴趣,钱也没啥意义,干脆把自个赔给我得了。”
一旁观看比赛的时维急了,她双手圈在嘴巴前方大叫道:“张扬,你倒是快点儿!”
张扬道:“我决定了,今年春节不走了,留在京城陪你好好玩玩。”
张大官人骑在那匹大黑马之上,抚摸着大黑马油亮的鬃毛,附在它的耳朵上似乎说着什么。
翟名望道:“陈安邦的那匹马叫红色闪电,过去多次夺得过国际赛马大赛的金奖。”
乔鹏飞道:“没点刺激那哪成呢,输赢都无所谓,他们不会尽力,我看就赌马吧,谁输了马就是对方的。”
乔鹏飞笑道:“不用,自己朋友不用那么客气。”
两匹马的奔跑能力差距实在太大,张扬虽然可以刺激马匹的潜能达到短时间内提升速度的效果,但是这并非长久之计,大黑马跑到第八圈的时候就有了力竭的表现,张大官人暗自感叹,看来不用点手段是无法赢得这场比赛了,从比赛一开始张扬掌心内就捏了一颗小小的石子,黄豆大小他瞄准了陈安邦的那匹红色闪电,手指弹出,那颗小石子宛如射出的子弹一般疾飞而出,瞄准的方向是红色闪电屁股之间的部分。
张大官人接过时维的手枪,填上手弹,瞄准远处的靶子,蓬!蓬!蓬,连开了教枪,子弹无一例外的击中靶心,看得时维目瞪口呆,连一旁的乔鹏飞都愣了:“张扬,你太牛了,你不该当国家干部,改行去当射击运动员吧,就你这水准,奥运会金牌没得跑。”
姬若雁挽住了梁康的手臂,轻声道:“谁会赢?”
乔梦媛的目光望向远方,今天她的心情好了许多,轻轻舒了口气道:“见过一次面,别人介绍的,我在考虑。”
周兴国握住乔鹏飞的手摇晃了一下道:“鹏飞,从西藏回来我还没有给你接风呢。”
“大过年的,回去陪陪家人多好?”
薛伟童道:“我还欠嫂子一辆车呢。”
张扬已经冲过了终点线,没有人再去注意张扬的胜利,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血腥的现场。
此时马场的老板翟名望也赶了过来,看到张扬和陈安邦已经步入马场,他来到乔鹏飞的身边,低声道:“陈少的那匹马价值一百万英镑,那匹黑马不过才十万,差一百倍呢。”翟名望好心提醒乔鹏飞,却想不到乔鹏飞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给我们准备几匹好马?担心我们付不起钱吗?”
陈安邦道:“好!”
张扬道:“扯淡,你的命是我救得,你必须尊重我的意见。”
陈安邦一听就不乐意了,两匹马价值不一样啊,再说了张扬骑得那匹马也不是他自己的,乔鹏飞分明是讹自己啊,他笑了笑道:“赌马我太亏了!”
其实现场那么多人没有人搞清发生了什么,都以为陈安邦必胜无疑的时候,发现他的马匹出现了状况,这会儿功夫,张大官人已经纵马从陈安邦的身边驰过,经过hetushu.com的时候,还不忘笑眯眯打了声招呼:“我先走啦!”
陈安邦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惹了个大麻烦,刚才只顾着炫耀得意,却得罪了乔家的这帮子弟,现在想退下来都晚了,从乔梦媛的这句话就能够听出,连脾气一向都很好的她都生气了。
张扬和陈安邦骑在马上,并辔立于围栏前方,张扬笑道:“十圈!”
一直没说话的乔梦媛道:“你不吃亏啊,你的马不是值一百万英镑嘛,你输了,马是张扬的,你要是赢了,我给你一百万英镑!”乔梦媛此时站出来维护的不仅仅是乔家的面子,同时也充满了为张扬出面的意味。
张大官人没撤了,乔梦媛是个极有主见的女人,她说得出,就做得到。
乔梦媛道:“人活在世上总得要有个归宿。”
张扬望了望那马场道:“十圈吧,分个输赢!”
陈安邦也明白了这个道理,不过代价是惨痛的。
乔梦媛道:“我有说过吗?”
一直到打靶的时候,时维仍然对张扬的这番话耿耿于怀,不过张大官人才不会跟她计较,来到乔梦媛身边笑眯眯道:“你刚才说要赔给我?”
张大官人咧咧嘴道:“拿金牌哪有当官有成就?奥运冠军多了去了,你见几个奥运冠军后来做官成功的?在中国当官,比在奥运会拿金牌的难度大。”
陈安邦骑着自己的红色骏马缓缓来到张扬身边,望着他道:“它能够听懂你的话吗?”
张大官人看着这厮得意的模样,心中不禁骂道,不装逼你丫能憋死?
时维一旁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了不起,骑了匹骡子,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钱多人傻的我见过不少,可这样的却是头一次见,花一百万英镑买一头骡子,值得吗?”
乔梦媛道:“我赔给你!”虽然乔梦媛感到不忍心,可是她并不认为乔鹏飞的做法有错,连陈安邦这种跳梁小丑都敢挑战乔家尊严的时候,作为乔家子弟,乔鹏飞应该站出来捍卫。反而是时维眼圈红了,不忍再看。
时维跃跃欲试,乔梦媛道:“算了,让他们几个男孩子去玩,我们别掺和。”
陈安邦的目光和张扬碰到了一起,张扬笑道:“陈安邦,那咱们两人玩玩,没有别人干扰,看看究竟是谁厉害!”
望着灰头土脸的陈安邦,梁康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心说你丫根本是自找的,乔家的影响可能是大不如前了,但绝不是你小子能惹起的,自找难看怨得谁来?
乔鹏飞将猎枪扔给了翟名望,淡然道:“这马是张扬赢回来的奖品!”
关键时刻,乔鹏飞大步走上前去,他的手里不知从那里弄来了一把猎枪,站在时维身前,端起猎枪,瞄准骏马的头部,蓬!地就是一枪,骏马的头部甩鞭般歪向一旁,然后整个身躯轰隆一声摔倒在地上,泥土飞溅而起,陈安邦被骏马沉重的身体压住一条腿,无法脱身,周身摔得好不疼痛,可是他都没顾和*图*书上,望着爱马头上那个触目惊心的血洞,陈安邦眼泪都快下来了,他哀嚎道:“你杀了它,哦!你杀了我的马!”
张大官人道:“要是给你塞那么一颗你也得发疯!”
张扬道:“对啊!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一百万英镑也好,韩币也好,只要能跑赢就是匹好马。”
时维道:“这么厉害,一颗黄豆大小的小石子就能把骡子给弄疯。”
张扬又填好子弹准备新一轮射击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将手枪交给时维,自己走到一边接电话。
陈安邦被时维的讥讽气得满脸通红,自己的这匹赛马绝对是极品,怎么也不可能和骡子联系在一起。
围栏打开,随着发号员的一声令下,两匹马闪电般窜了出去,确切地说是陈安邦的那匹马闪电般窜了出去,张大官人胯下的这匹马虽然个大,可是奔跑的频率明显不成,转眼之间已经被陈安邦落下了二十多米。
梁康笑道:“都是自己人,还是别赌了。”
梁康看了不远处的乔鹏飞一眼,低声道:“总之不是我!”心中却料定今天陈安邦肯定要栽跟头了。
张扬满脸堆笑的迎了过去,真是没想到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陈安邦道:“不出意外的话,你跑到第九圈,比赛已经结束了!”
张扬道:“那也不一定要选他啊?”
乔鹏飞虽然离开京城几年,可是当初他在京城的时候也是太子圈中的核心人物之一,本来没把陈安邦当成一回事,可这小子越说越不像话,乔鹏飞宁愿相信陈安邦只是年少轻狂,他笑道:“安邦这两年生意做得不错,这马多少钱?”
张扬笑道:“不就是一百万英榜吗,这点钱算什么,比得上咱们的感情吗?算了,这马我也不要了。”他向哭丧着脸,痛不欲生的陈安邦道:“陈安邦,你把它埋了吧。”
时维道:“我参加,别的不敢说,那头骡子我还跑不过吗?”她认准了陈安邦骑得是头骡子。
梁康看到乔鹏飞和张扬在哪儿耳语,心中越发觉着这件事有些不妙,他可不想掺和到这场争端中去,以他过去和张扬打交道的经历来看,这厮绝不好对付。更何况今天他的身边还有乔家的几名子弟,乔鹏飞什么人物?过去在京城纵横的时候,陈安邦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想到这一层,梁康笑道:“我当裁判,你们玩!”他抽身事外的意思非常明显。
乔梦媛笑了笑,没说话,对张扬的骚扰她已经有了丰富的应对经验。
翟名望一脸的委屈,他的马场最好的几匹马都是别人买来放在这里的,属手他的马,基本上都不算名贵,你想想啊,要是一匹马动辄就百万英镑,这投资得多大?翟名望提醒乔鹏飞的用意是告诉他,张扬和陈安邦赛马,必败无疑。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起来。
陈安邦道:“不贵,一百多万吧!”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英镑!”
张大官人一听就急了:“考虑什么?你根和图书本就不喜欢他,有什么可考虑的?”
梁康有些同情的看着陈安邦,这小子犯贱啊,看今天这形势,不管事情的结果如何,他都会得罪老乔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梁康眼里,乔家最近就算声势减弱不少,比起陈安邦的家庭背景还不知要强上多少,政治根基绝非一日之功,也是要靠积累,也是有底蕴的。
张大官人来到现场,看到那匹已经死去的赛马,心中有些惋惜,不过想想今天陈安邦对乔家子弟的挑衅,乔鹏飞这样的做法也不算过分,他必须要通过一种酣畅淋漓的方式向京城太子圈宣布,乔家不是好惹的。
乔梦媛的美眸瞄了张扬一眼:“谢谢关心,可是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可以做主。”
张扬道:“嫣然和外婆去东江,我本来想回春阳过年,可我父母他们今年突发奇想要回农村老家,所以我干脆留在京城了。”
乔鹏飞和乔梦媛也不禁莞尔。
张扬笑道:“我不是怕你忙吗?”
乔梦媛知道他留在京城的意图旨在安慰自己,心中不免有些感动,轻声道:“还是别来我家,省得别人说三道四。”
张扬道:“有件事我始终想问你,你跟周兴国的事情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大官人真是服了她的一张嘴,一边走过去一边嘟囔道:“你要是我老婆,我非把你的舌头给割了不可!”
谁都没留意到乔鹏飞是在什么时候取得的猎枪,这一枪打得准确狠辣,根本没有打算给这匹马生还的机会。骏马躺倒在血泊中,肢体还在不断地抽搐着。
时维对陈安邦的那匹骡子突然发疯感到非常的不解,追着张扬问这件事有无内情,是不是他做了手脚,张扬被她缠得实在受不了,终于老实承认,自己往那匹马的肛门里塞了一颗小石子。
张扬道:“无所谓,要是你不嫌弃,我跟着你们家过也行。”
张大官人不得不暗叹这厮真是个贱货,就算乔家最近遭遇低潮,也不是你陈安邦能够随便讥讽的,如果你是有意,证明你自己作死,如果你是无意,证明你是找死。
陈安邦道:“那就比比啊!”他经常来这里玩,对自己的这匹马相当有信心,除了梁康的那匹赛马有和他一争长短之力以外,其他的根本不在话下。
薛伟童来到张扬面前:“三哥,你不是跟我嫂子回平海了吗?”
张大官人微笑道:“据说印第安人中有擅长马语者,只要把你的意图告诉马儿,做到人马合一,那样才能跑出最佳的水准。”
时维却是个不服输的性子,不屑道:“切,看样子也很普通吗?还不如我的这匹马漂亮。”
陈安邦一边驾驭着坐骑快跑,一边还顾得上转过头来看看张扬被甩开多远了,让他失望的是,在开始拉开了二三十米的距离之后,短时间内并没有将这种差距继续拉大。
张扬道:“行了,等结婚一起送。”心中却琢磨着他们不可能这么巧来到这里,搭着薛伟童的肩膀把http://m.hetushu•com她拉到一边:“怎么个情况?你们怎么会到这里?”
陈安邦点了点头道:“几圈啊?”因为梁康的中立态度,陈安邦也不想和乔家子弟明着作对,张扬这时候站出来刚好给他转移目标的机会。
翟名望看出不对,慌忙叫人过来,准备去场内帮忙,此时陈安邦的那匹马带着他向护栏冲来,那匹骏马神骏非常,竟然越过一米多高的护栏,带着陈安邦向人群冲去,现场一片慌乱,翟名望大声道:“闪开!闪开,马惊了!”
时维道:“那倒未必。”
薛伟童道:“干嘛呢?打靶啊!枪法怎么样?”
张扬走到乔鹏飞身边低声道:“你们别玩了,我来!”张扬考虑的很周到,乔鹏飞兄妹三人要是出面比赛,恐怕意义就不一样了赢了还无所谓,如果输了,别人就会说老乔家现在大不如前连陈旋的儿子都敢灭他们的威风了。
张大官人也想快,可这马的确是个样子货,真跑起来差得远,张扬手指揌压在马的颈部靠近前胸的位置,只要是动物都有穴道,张大官人不是兽医,对动物的研究远不如人类,但是他知道通过何种方式能够刺激马匹的潜能,一揌之下,那黑色的大马脖子上的鬃毛竖立起来,两只耳朵也高高支愣着。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翻身上马。
时维愣了一下,旋即一张脸涨得通红,咬牙切齿道:“张扬,信不信我扯烂你的嘴巴!”
乔鹏飞心里也窝着火,心说你陈安邦算个什么东西?麻痹的不就是有两个钱,现在也敢在我们面前摆谱了,不过乔鹏飞心中也明白他们用来玩的这几匹马的确赶不上陈安邦的那匹赛马跟他比,必输无疑。
陈安邦已经知道自己胜券在握,脸上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可就在他准备全力冲刺的时候,身下骏马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嘶。
张大官人抬起头,看到远处几个人朝这边走了过来,走在正中间的却是周兴国,薛伟童和徐建基分别走在两边,薛伟童身边还有袁新军。
乔梦媛望着他的样子不觉有些想笑,可仔细一想又没有想笑的理由,她轻声道:“你要是真想勉强我,大不了我把性命还给你。”
翟名望让现场的工作人员帮忙把马尸移开,陈安邦这才获得自由,好在他的身体没有受伤。
乔鹏飞还没说话,时维那边已经嚷嚷开了:“还英镑呢,我看韩币差不多,你这匹马……不对啊,怎么耳朵这么长?陈安邦,你骑得是头骡子吧!”
梁康却已经感觉到不妙了,陈安邦显然没有从上次的事情中得到教训,在乔家这帮子弟面前表现的有些太过高调了,虽然陈安邦因为从事高科技产业他的财富如同滚雪球般积累,显然他的情商和社会阅历没有跟的上他财富的发展。梁康笑道:“那咱们大家一起玩玩吧!”
甩开四蹄,迈步的频率明显加快了许多。
正在打靶的乔鹏飞向张扬道:“喂!聊什么呢?过来打靶!”
陈安邦笑着摇头m.hetushu.com道:“算了,我这一匹马比你们那四匹加起来还贵,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陈安邦没了退路只能向前,还是因为他年轻,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梁康身上,梁康一定会找理由选择放弃,损失点些许的颜面总比最后吃大亏要强得多。
时维距离最近,看到那匹马带着陈安邦直冲着自己狂奔而来,不由得吓得愣在那里。
时维道:“那我跟你比比,看看谁的马跑得快!”
乔鹏飞看到这群人过来,也放下手中枪走过去打招呼。
陈安邦笑道:“时小姐,你看来是个外行,马不能看表面,跑起来才算!”
张大官人啧啧叹息道:“我说鹏飞,你怎么把我的马给打死了?一百多万呢。”
红色闪电前蹄突然来了个急刹,屁股猛地向上一掀,幸亏陈安邦骑术精湛,这才没有被它从背上掀下去,红色闪电叫了这一声之后,痛苦显然没有减少,四蹄在地上拼命跳动,陈安邦在马背上颠得前仰后合,他死死握住缰绳,生怕从马背上掉下去,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状况。
乔鹏飞明白张扬的意思,他笑了笑,拍了拍张扬的肩膀,低声道:“帮我把这个面子找回来。”
张扬这群人的心情丝毫没有因为陈安邦而受到影响,他们居然还有心情在现场骑了一会儿马,赛马场虽然有不少人,但是看到他们几个在马场玩,没有人再敢去凑这个热闹,梁康也不例外。
时维放下手枪道:“他在哪儿花言巧语的骗我姐呢,张扬,我可告诉你,你都是已婚男人了,别打我姐的主意。”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纵马向前方奔驰而去,时维驾驭着她的小白马紧陆其后。
电话是薛伟童打来的:“三哥,你不仗义啊,出去玩都不叫我们!”
乔梦媛道:“过年谁不跟家人一起过,你一个人往哪儿凑?”说完她笑道:“我倒忘了,你是不是去文副总理家?”
一直旁观的梁康打心底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忽然明白,乔鹏飞拿猎枪过来的目的就是要杀掉这匹马,无论这场比赛最终获胜的是谁,他都要出这口气。赛马的突然失控只是给了他一个更好的理由罢了,他是要通过这一枪告诉陈安邦,告诉所有人,乔家不是那么好惹的。
张扬道:“突然遇到点状况,所以今年春节就不回去了,打算留在京城过,正准备回头跟你们联系呢,想不到这就遇上了。”
一旁乔鹏飞道:“不能干比赛啊,总得赌点什么。”
张大官人知道,这个地方几乎是所有动物共同的罩门,不过张扬也没打算一下把这匹骏马给弄残了,只是做点手段赢得这场比赛罢了,对动物,张大官人始终都是很有爱心的。
陈安邦嗤之以鼻,他才不会相信,就算马能够领会主人的意图,也要建立在长期的训练基础上,张扬和那匹黑马接触了不过短短的几十分钟,他就能和黑马说话,骗鬼呢!
张扬望着这个狂妄的小子,心中暗道:“看老子回头不把你爆出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