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4章 谈条件

张扬看着电脑上的别墅结构图:“我需要进入B栋别墅吗?”
这边挂上薛伟童的电话,干妈罗慧宁又打来了一个,也是喊他晚上回家吃饭,张扬解释道:“干妈,我真过不去了,答应了朋友,一起过年三十,我答应您,明儿一早我就过去给您拜年。”
张大官人道:“我还是别脱了,怕吓着你。”
查薇道:“跟你讨论艺术就是对牛弹琴。”
章碧君道:“我没有骗你的必要,现在我基本上可以确定,查晋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但是缺乏有力的证据,只要你帮我找到证据,我就将设计你的真凶告诉你,还有……”章碧君停顿了一下抛出了第二个诱饵:“夜莺的下落!”
张大官人道:“门没关。”
张扬叹了口气道:“查薇,我怎么感觉你这次见我气有点不顺呐,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许怡笑道:“咱们赶紧买票进去吧。”
张扬道:“我不懂,你懂,你盯着一个光屁股男人能看出啥艺术来!”
章碧君微笑走了进来,她无伦任何时候出现总是带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度。张大官人现在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多少有了些品牌意识,一眼就看出章碧君的衣服价值不菲,事实上章碧君在穿着上从来都是慷慨的很,张大官人心中暗忖,这么贵的衣服该不是公款消费吧?其实干国安有干国安的好处,不同的阶段扮演不同的角色,这就需要金钱的包装,假如需要你扮演的是一位亿万富翁,你怎么也得弄辆奔驰宝马,穿着国际名牌服装,总不能穿着几十块钱买来的地摊货,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去完成任务,在国安,为了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公款消费有理。
张大官人听说不要他直接动手,心里舒坦了许多,低声道:“你想我怎么做?”
张扬道:“我压根不知道查晋北的密室在那里,就算知道,谁又清楚那密室中有没有保险柜?”
张扬道:“查薇要是知道我利用她查她亲叔叔,肯定要跟我翻脸,这么卑鄙的事儿我干不出来。”
张扬走过去,帮助章碧君将黑色的貂裘脱下挂在衣架上,章碧君足下纤细的高跟鞋轻轻敲打着地面,一双凤目环视张扬所住的这间套房,轻声道:“不错啊!全红木家具,古色古香,单单是装修就花了不少钱,过去我就听说京城最豪华的酒店不是什么星级,而是各省市的驻京办,随便挑选一家就能够找出几间总统套房来,现在看起来果然是真的。”
章碧君摇了摇头道:“你需要做的就是在当晚的舞会上制造混乱,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我们的人会趁着混乱潜入B栋别墅。”
章碧君道:“既然是让你去,当然我们会想好一切的配合措施,力求万无一失,也不会轻易让你的身份暴露。”
查薇道:“你是我什么人啊?你跟我回家算什么事儿?”
洪卫东道:“今晚一定要留下来吃饭,咱们哥俩好和图书久没喝酒了,今晚咱们一醉方休。”
查薇笑道:“谅你也不敢。”
章碧君道:“对你来说很容易,不过你还需要一些工具。”她向前凑近了一些,低声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张扬。
查薇道:“没有,就是看不惯你春风得意的样子。”
张扬道:“你好像是红娘啊!”
张扬笑道:“都是叫我去吃年夜饭的。”
张扬挠了挠头,又看了看手机,这会儿倒是不想了,他快步向前方走去,接连走过三个展厅,才看到查薇,查薇正站在一幅圣母图前欣赏呢,画面上的圣母子也是一丝不挂,张大官人装模作样的跟着看了两眼,轻声道:“怎么不等我?”
张扬道:“既然咱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你就应该坦诚相待,不然咱们一拍两散,以后各走各路。”
张扬回到平海驻京办,因为是过年,驻京办的不少工作人员员都已经返回平海了,只剩下少数工作人员值班,驻京办副主任洪卫东今年留下值班,接到张扬的电话,已经把他的住宿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张扬听出她气不顺,正琢磨着怎么哄她的时候,薛伟童打来了电话,却是薛伟童请他今晚去她家里一起吃饭,虽然知道薛伟童是出于好意,可张扬还是拒绝了,毕竟他和薛家一家人都不是太熟悉,这样冒冒然登门实在太唐突了。
查薇没好气道:“不知道,别人恋爱干我什么事儿?”
章碧君道:“接下来的事情就看你了!”
章碧君看到这厮一双眼睛叽里咕噜的转,从自己进门后就没闲着,料想他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
张扬笑道:“倒是想过跟你联系,可我琢磨着今儿就是年三十了,你们都是一大家子人聚会,其乐融融的,我就别耽误你们全家团圆了。”
章碧君道:“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查晋北明晚会在他位于丽宫的别墅举办迎新年舞会,出席舞会的都是他的家庭成员和亲密的朋友。”
张大官人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是楚嫣然的,楚嫣然打电话过来是确定他还回不回去,张扬和楚嫣然在电话里说了近十分钟的情话,放下电话的时候,查薇已经没影了。
章碧君淡然笑道:“张扬,我查到了一件事,你一定很感兴趣。”
查薇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扬,张大官人被她看得都不好意思欣赏人体艺术了:“那啥……你老盯着我看干啥?”
张扬点了点头,他当然记得,当时有一个家伙冒充顾养养的同学葛国庆,谎称顾养养因为误闯军事禁区而被军方带走,把张扬骗进了预先设计的圈套,如果不是乔老发话,张扬那次恐怕就麻烦了。
张大官人道:“本来也没想看,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了,感到无聊,又看到外面宣传的那么吸引人,所以就想看看,谁想到遇上你们了。”
查薇道:“想楚嫣然了吧?”
章碧君道:“没那种必要,我怀疑查晋北将他的一些秘密m.hetushu.com资料全都存在丽宫的密室内。”
“想好去哪里了?”
张大官人一边听一边点头,国安方面看来已经做足了准备。
张扬眯起眼睛看着她,故意叹了口气道,“人是会变的,我现在的好奇心真没那么重,可能是年纪大了吧。”
看到查薇认真起来,张大官人反而怂了,这可是大庭广众,国家艺术馆,自己真要是脱了,保不齐明天就能占据京城报纸的一篇大版面,张大官人道:“别了,影响不好。”
张扬听章碧君这么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手下这么多精兵强将,为什么不派他们去?”
章碧君道:“合作关系绝非是单方面的付出,是你引起了我对查晋北的兴趣,现在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查晋北和邱作栋之间极有可能有内募交易,而且查晋北这个人在刘庆荣失踪的事件上存在最大的嫌疑,张扬,查晋北在丽宫的别墅安防拱施非常严密,如果没有得到邀请想进入他的别墅很难。”
张扬道:“看来你吃定我了!”
章碧君也听出他的讥讽,但是表现的不以为意,淡然道:“查晋北的别墅由两栋独体别墅组成,建筑面积共计一千三百米,地下一层,地上三层,两栋别墅之间,有地下通道连接,我们将别墅标记为A、B,这次我们的目标是B栋,即便是对自己的亲属,查晋北平时也不开放这栋别墅,根据我们的了解,他的藏品和秘密大都隐藏在这栋别墅之中。”
查薇忍不住道:“真是没义气,一个个都是重色轻友的家伙。”
张扬笑道:“公款支出总是能够找到理由的,章主任,您找我肯定不是为了这件事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还没定呢,过年就这么回事儿,到哪儿随便吃点都成。要不,我去你家凑合凑合吧。”
张扬道:“脱光了就是艺术啊,那我脱给你看,准保比这幅健美得多。”
张扬笑道:“章主任,您消息可够灵通的,我这前脚刚到您电话就打来了。”
张扬道:“刚到没多久,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本来打算今天回去的,可春运,火车票这个难买,我去火车站一看,人头攒动,算是真正见识到啥叫人潮人海了,飞机我又不敢坐,所以只能灰溜溜的回来了。”
电话响起来就是接二连三,罗慧宁的电话刚挂上,驻京办那边洪卫东又打来了电话,张大官人颇有些应接不暇,看来还是有不少人关心他的。
查薇的俏脸羞得通红,咬了咬嘴唇,柳眉倒竖道:“你脱,你有种现在就脱,不脱你是小狗。”
查薇俏脸一热,啐道:“你这种人思想就不正常!”她认为张扬是专门过来看这些人体油画的。
章碧君道:“邱凤仙的父亲邱作栋日前也在京城,他和查晋北互动频繁,我怀疑他们之间可能在酝酿一场巨大的阴谋。”
查薇道:“我会吃你醋?根本没那功夫。”
查薇站在他身边等和-图-书了五六分钟,看到他一个接着一个的接电话,有些不耐烦了,自己一个人向前走去。
章碧君拉开手袋,从中取出一台轻薄的笔记本,开机之后,打开查晋北丽宫别墅的图纸,张大官人啧啧赞叹道:“到底是国家安全部门,搞这种事比杂牌军强多了。”这厮口中的杂牌军就是偷鸡摸狗的窃贼。
查薇道:“切,没句实话!”
查薇和许怡一起结伴而来,两人也准备买票呢,迎头遇到了站在门口买票的张扬,两人都是惊喜万分:“张扬!怎么是你?”
章碧君点了点头:“跟聪明人说话的确省下了不少的力气。”
查薇落在后面,驻足观望眼前的一幅画,画上是一个健美的裸体男子,张大官人望着这幅纤毫必现的油画,啧啧感叹着:“画得还真不错,跟照片似的。”
这时候江光亚也赶过来了,查薇请许怡过来的目的就是撮合他们两个,张扬和江光亚打了招呼,他也看出了其中的奥妙,没多久江光亚和许怡就走到他们前面去了。
张扬和国安之间的关系从开始就像是一场交易,邢朝晖在时如此,不在的时候还是如此,这厮的特殊性格决定,别人无法驾驭了他,想让他办事就必须给出足以让他动心的条件。
洪卫东道:“求之不得,我正愁今年过年没人陪我喝酒聊天呢。”
两人这边进行着口舌之争,那边江光亚和许怡已经走了个没影。
洪卫东笑道:“跑部钱进的事儿都干完了,前两天忙得不可开交,各路菩萨都得把香给烧到,今儿都年二十九了,大家各有各的事儿,从今天开始就算正式闲下来了。”
洪卫东补充道:“驻京办这边基本上都走了,就剩下基本的值班人员,等到年初五的时候工作才陆续恢复正常,不过你放心,咱们厨房正常营业。”
章碧君笑了一声,她对张扬这两天的行踪了如指掌,轻声道:“二十分钟后,我去你房间拜访你。”
章碧君点了点头道:“查晋北在丽宫的别墅我们已经进行了全面的了解,因为安防措施很严密,所以必须要有人配合,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只有这样,我们的人才能从容潜入别墅。”
张大官人琢磨着这句话多半是冲着自己说的,他只当没有领会查薇的意思,笑眯眯道:“他俩是不是有点意思了?”
张大官人赶紧抢着去买票,和查薇、许怡一起走入了国家艺术馆,平心而论,张扬还是有些艺术细胞的,可是在西洋画的鉴赏方面水平却远远比不上查薇,毕竟查薇是艺术专业毕业,尚鸿最出名的人体油画,张大官人望着一幅幅的活色生香,这货脑子里想得可不是艺术。
张扬嘿嘿笑道:“丫头,我怎么觉着你满嘴的醋味儿。”
查薇道:“我记得你对绘画没什么兴趣啊?”
张扬道:“中午我请你吃饭!”
张扬倒吸了一口冷气,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想到这背后会有那么多复和-图-书杂的内情,章碧君的话不可不信,也不能全信,查晋北在过去和自己没什么血海深仇,他应该没有陷害自己的理由。张扬望着章碧君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
章碧君道:“有证据表明查晋北很可能和那次的事情有关,他利用你引开军方的注意力,另有他人趁着军方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的时侯,潜入基地窃走了机密军事资料。”
张扬让人泡了一壶茶,坐在红木茶海旁静静等待着章碧君的到来,章碧君非常守时,二十分钟后准时敲响了张扬的房门。
张扬听她这样说更觉着奇怪,难道章碧君己经打听到了丽芙的下落?
章碧君给出的两个条件对张大官人还是充满了吸引力的,所以这厮并没有考虑太久的时间就答应了下来,张扬道:“你是说,只让我帮忙做一些配合工作?”
查薇道:“你懂什么?”
看着他一脸的盛情,张大官人还真不好意思拒绝,正准备答应下来的时候,听到手机响了,他向洪卫东笑了笑,拿起了电话,电话却是章碧君打来的,她的声音不紧不慢:“张扬,来京城了也不说一声。”
张扬点了点头。
洪卫东这次给张扬提供的是驻京办最好的房间,平时专门按待省级领导的地方,张大官人这次也算得上是享受到了超标准的待遇,他也没有因为这种安排而感到忐忑,洪卫东是好意,再说了这房间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发挥一下价值。
查薇道:“当红娘的有几个落到好下场的?”
章碧君道:“你应该还记得自己误闯苍幕山军事禁区的事情吧?”
查薇道:“我们是欣赏艺术,你是戴着有色眼镜过来的,咱们的境界不一样。”
张扬的身影刚一走进清江大酒店的大门,洪卫东就已经满面春风的迎了过来,没法不恭敬啊,现在的张扬己经贵为平海省委书记的准女婿,比起过去身份地位那是更上一层楼,谁敢得罪这位小爷啊!张扬乐呵呵和洪卫东握了握手道:“洪主任,大过年的我来叨扰你了。”
张扬道:“就算我进入了他的别墅又能起到多大作用?你想在其中安放窃听器吗?这可不是我的强项!”
查薇不依不饶道:“嗨!嗨!嗨!我问你为什么不跟我联系,你跟我扯哪儿去了?”
张扬一听就知道她什么意思,笑道:“章局,你是想我打入敌人内部吧?这件事好像不合适,人家都是自己人,我还没和他们家熟到那个份上。”
张扬道:“这不是人体艺术嘛,不一样。”
章碧君道:“不是吃定你,是给你一个满足好奇心的机会,你不是也觉着查晋北这个人很不对头吗?”
查薇是真不知道张扬来了京城,更加没有想到这厮会这么巧来看油画展。
查薇望着张扬的目光多出了几分嗔怪:“我还想问你呢?什么时候来的京城?怎么不跟我联系?”
查薇道:“江光亚说好了中午请吃饭,本姑娘没空和-图-书。”
章碧君道:“我己经将这些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准备好了一切你需要的工具。不过我没指望你去偷他保险柜里的东西,而是让你帮忙做一些配合工作。”
张扬道:“你想让我借着做客的机会混进查晋北的密室,然后把他的秘密材料全都偷出来?”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驻京办里显得比平时冷清多了,张扬道:“不忙啊?”
章碧君点了点头道:“你和查薇很熟吧!”
查薇道:“我会怕你?我学艺术出身的,见过的裸体模特也不是一个两个。”
张扬笑道:“我就是找个地方住,吃饭应该很少在这里。”
张扬道:“制造混乱?”
张扬道:“到现在还没有夜莺的消息?”
张扬道:“我就这么混进去,回头他丢了东西肯定首先怀疑到我头上。”
查薇故意叹了口气道:“你柔情蜜意的打电话,天知道多久才能煲完这场电话粥,我总不能傻呆呆的站在一旁等着你?”
章碧君道:“她是我们组织内部成员,不劳你操心。”
罗慧宁那边却让他不要赶过来了,初一这一天他们夫妇两人都会很忙,以文国权现在的地位,还不是能够呆在家里安然等待别人过来拜年的时候。除了政务之外,还要去给中央的一些老同志拜年。
张扬听到她提起查薇的名宇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来到京城之后还没有和查薇联系过。章碧君这一问肯定不是随便提起,想当初他还通过章碧君安排过轮船上的浪漫烛光晚餐,他和查薇的暧昧关系,章碧君很清楚,想起这件事张大官人对章碧君还真的有些忌惮,这个女人心机很深,对自己的很多事情都清清楚楚,现在他们是合作关系还好,要是那天翻脸成仇,保不齐她把自己的混账事儿个都给抖出来,到时候张大官人只有焦头烂额的份儿,想想这种可能性,张扬不觉有些头大。
章碧君道:“我手下那帮人虽然能干,可是他们的身手和你相比根本不值一提,真正得力的夜莺……哎!”她故意叹了口气,叹气的时候向张扬瞥了一眼,看到张扬愁上眉头,章碧君知道张扬和夜莺之间一直都有些纠缠不清,这小子也一直都在牵挂夜莺的安危。
按照章碧君的安排,张扬在第二天上午十点的时候准时出现在国家艺术馆前,这儿正在举办一场油画大师尚鸿的作品展,张扬去售票口买票的时候遇到了查薇。
张扬道:“我有啥好得意的,大过年的有家不能回,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啊!”
他引着张扬向里面走去。
张大官人心里清楚,一切都是章碧君安排好的,看来国安盯查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想起国安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的势力,张大官人也觉着有些头大,这样的组织还是当朋友的好,要是国安真的想对付自己,恐怕自己这辈子是别想清净了。张大官人的脸上拿捏了一个极其夸张的表情:“你们两个怎么会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