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5章 制造浪漫

张扬道:“你得帮我办点事儿。”
查薇的心也随着杯中摇曳的红酒似乎也醉了,刚才的那点儿脾气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望着张扬,她不禁叹了口气道:“张扬啊张扬,你果然不是个好东西,一个已婚男人,对我一小姑娘无率献殷勤,究竟有什么险恶的用心?”
查薇道:“既然都决定跟楚嫣然结婚了,为什么还要招惹别人?你知道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查薇道:“我认为,所有花心男人都该死!”
查薇道:“我怎么不觉得?”
张扬道:“不欣赏油画了?”
查薇道:“我还真听不出来,走吧,咱们出去走走!”
查薇轻轻闻了闻红酒,动作优雅而高贵,张大官人看得眼睛有些发直了。
章碧君只差没把手机给摔了:“这么短的时间,你让我上哪儿给你准备去!”
“别这么叫我,我瘆得慌!”查薇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电话,却是叔叔查晋北要她晚上别忘了吃饭。
张大官人望着率真的查薇,心中还是有着那么一点内疚的,自己利用查薇,良心上有些过不去。
张大官人一脸的无辜相:“我啥时候成已婚男人了,我还没结婚呢。”
张扬叹了口气道:“得,我认了,不过,花心有罪吗?”
查薇道:“张扬同志,你和楚嫣然的事情现在谁不知道啊,别在我面前冒充纯情了,你呀,就是一花心大萝卜,我早就看透了你。”
“丫头,火气这么大?你多送我一程行吗?”
章碧君就在距离他们后方二百多米的车内,拿起电话,轻声道:“有什么事?”
查薇道:“忠诚!”
查薇道:“今晚我叔叔家里举办一场迎新春舞会,你愿意当我的舞伴吗?”
张扬道:“西城体育场,我知道那边有家东北饺子馆味道好极了。”
张扬赶紧脱下自己的大衣给查薇披上,手臂也没有离开,将她圈在自己的怀抱里,帮她阻挡着风雪。
“那你个头,我爸妈回东北过年了,我没回去,今晚也没地方吃饭!”
查薇道:“厚颜无耻,恬不知耻,自己做了亏心事还非得装出正义感十足,张扬啊张扬,我今天才算认清你。”
查薇道:“谁感动来着?这么冷的天,寒风跟刀子似的,我是被冻的!阿嚏……”她是真冷,绝对没撤谎,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温暖。
张大官人扬声道:“上盘东北大馅饺子!”
查薇瞪了他一眼,再不说话,小脸儿笼上了一层冰霜,开车来到了西城体育场。
“说!”
“记得那次的法国大餐吗?轮船上!”章碧君当然记得。
查薇一脚踩住刹车,汽车的前轮已经越过标线了,外面的雪开始越下越大,查薇的心情也随着阴郁的天空变得越来越低落,重新启动汽车之后,她向张扬道:“我不饿,不想吃,你自己去吧。”
张扬道:“我是一俗不可耐的主儿,你是不食人间烟火hetushu.com的女神仙。”
张大官人看到查大小姐发火了,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你别急啊,我又没说不去!”
张扬道:“不敢,我这种级别的干部最多也就是发发牢骚,闹点情绪,我哪敢要挟您呢。”
查薇红着脸骂道:“滚,信不信我抽你!”
张扬道:“其实我挺矛盾的。”
张大官人挠了挠头道:“你脑子里想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张大官人本想复制上次的浪漫,可真正实施起来却发现现实和梦想相聚比较遥远,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北风呼啸,夹带着海水的湿冷,这样的天气想在甲板上吃法国大餐?可能只有脑袋被门挤过的人才会这么干,查薇几乎刚刚清醒过来,就迎着刺骨的寒风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张大官人越发感觉到自己弄巧成拙了。
“在你心里我人品就这么差?”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这厮压根就不相信男女之间能做什么真正的朋友。
张扬道:“薇薇啊!”
两人从舷梯走了下去,这是一间接近三百平方的大厅,正中有一张餐台,餐台上铺好了白色的桌布,精美的餐具已经摆放好了,远处的角落,一位身穿白色燕尾服的钢琴师正在弹奏着舒缓的音乐。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自己掏钱,你以为我请你吃公款呢?”
章碧君带着怒气道:“你不知道舰船有底舱的吗?”
张大官人咧开嘴,此时一段行云流水的钢琴声从船舱中传来。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那俩人呢?”
查薇却道:“我忽然想吃饺子了!”
张扬道:“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
查薇道:“不知道,江光亚就等着和许怡单独相处呢。”
查薇道:“怎么说话呢?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人家重色轻友,你不也是一样?”
张扬看着她微笑道:“怎么样,对我的安排还满意吗?”
“不是,不过你对我一直都很不错。”
张扬道:“我不管,你要是不满足我这个条件,咱们的合作计划就此拉到。”这厮讨价还价从来都是一把好手。
查薇咬了咬樱唇,心中好奇到了极点,张扬究竟是怎样做到的?她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半,距离她看到直升飞机的时候刚刚过去了四十分钟。
章碧君道:“一个半小时,你一个小时后到西城体育场,我安排人过去接你!”
看到张扬一脸没心没肺的笑,查薇忽然扬起手在他胸膛上捶了一拳:“笑什么笑?笑得这么贱!”
查薇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切,别在这儿花言巧语的骗我,你这种已婚男人最不可靠了。”
查薇道:“浪漫你勉强还能装出来,可是纯洁这词儿跟你不搭界。”
章碧君现在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想就此把电话给挂上,可又想起一件事:“上飞机前你得把她给弄晕了!”
查薇也不信,可www•hetushu•com是她又感觉自己要是和张扬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还真的有些舍不得,事实上她和张扬之间还从没到那种挑明的地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虽然始终都充满了暧昧,可张扬从没有向自己表白过。查薇说完那句话不由得又有些后悔,自己这是怎么了?过去他们在乱空山呆上一夜,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然,可是这次遇到张扬,颇有些心乱如麻的感觉,难道都是因为楚嫣然?
查薇反问道:“我是那种人吗?”
张扬道:“你想想啊,大年三十,一对寂寞的孤男寡女,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同一个地方,观看人体艺术展,凑巧两人的家人都不在身边,这是不是一个浪漫故事的经典开头啊?”
一片雪花悠悠荡荡的落在查薇的俏脸之上,让她感到一丝凉意,睁开美眸,轻声道:“下雪了!”
钢琴师叹了口气,其实这货也是国安特工临时被抓来做兼职的,大年三十,谁不想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因为他的特长项目上有钢琴这一项,结果被上级一个命令调过来到这艘退役的军舰上弹琴,可真够倒霉的。他想了想,弹了首金蛇狂舞。
“没那意思,丫头,我夸你呢!”
查薇的头随着乐曲有节奏的点动着,她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
查薇道:“矛盾什么?”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
张大官人笑道:“想!不过要说真话,别因为我请你吃了顿饭,你吃我的嘴软,什么话都拣好听的说。”
查薇道:“爷爷奶奶都不在了,我几乎没怎么回去过。”
查薇道:“俗,一点儿创意都没有,我现在回头想想,你责任忒俗!”
章碧君道:“有没有搞错,下雪了!”
张扬笑了起来,查薇自己说完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道:“只要你想做,总有办法,对了,最好有个钢琴师,烛光晚餐就不用了,你让人在周围生几个火盆子。”
不知是谁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除非同时想放弃,否则总免不了要纠缠一番,张大官人这边好不容易产生了放弃的念头,查薇却道:“要不,咱俩以后还是做朋友吧!”
张扬道:“这罪名可大了,咱还是走吧,那啥,你跟我在一起,你不怕被我亵渎了。”
张大官人仍然有些不知足:“嗳,从南门开进去!”
查薇道:“张扬,我觉着你过去不是这样,现在除了吃饭就是吃饭,这当官都当出毛病来了,别觉着吃国家的东西就不心疼,能省点还是省点,国家的钱也不能乱花。”
查薇道:“不就是吃个东北大馅饺子,至于如此招摇吗?”
张大官人咕嘟喝了一大口红酒,这厮显然欠缺品味红酒的风度,砸了砸嘴巴道:“难道我就不能纯洁一回?难道我就不能浪漫一回?”
查薇道:“考虑什么?你得瑟什么?以为我找不到舞伴吗?告诉你张扬,我邀请你是hetushu.com看得起你。”
查薇瞪了他一眼,开车从体育场南门驶了进去,她也感觉到有些奇怪,大年三十,体育场这边的大门居然敝开着,也没有任何的工作人员过问。
查薇不得不承认,张扬又给她制造了一次惊喜。
张大官人道:“工作感情两不误!我想再去轮船上吃顿法国大餐!”
张扬道:“那啥……”
查薇道:“我从来不把人品这两个字和你联系上。”她仔细的回忆一下刚才,自己的记忆出现了一段缺失:“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张扬点了点头,走到一旁打了个电话。
查薇心中这个委屈啊,这厮怎么变成了这幅样子,想想他过去的那个浪漫,简直是一天一地,查薇脑子里放电影般回忆着他们之间过去的浪漫情景,难道过去发生的事情,张扬连一点都不记得了?
张扬道:“咱俩不一直都是朋友吗?”
张扬很绅士的为她拉开椅子坐下,然后来到查薇的对面,笑眯眯道:“喜欢吗?”
张大官人当然能够看出查薇的情绪很差,仍然没心没肺的笑着:“别介啊,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那家东北饺子真的很不错……”
张大官人原本已经打退堂鼓了,可查薇又主动提了出来,张扬点了点头,无论怎样,他都不会伤害查薇。查晋北这个人很复杂,上次星钻秋季展示会,他就把查薇给推了出去,让亲侄女当替罪羊,可见这个人绝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次国安调查查晋北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如果错过,他不可以错过,尤其是在他知道查晋北和一系列的阴谋有关之后。更何况章碧君的手上还掌握着自己想要知道的秘密,他更加不能中途放弃。对查薇的利用显然并非他心中所愿,但是他的确没有其他的方法靠近查晋北位于丽宫的别墅。
张扬笑道:“就知道你有办法。”
张扬点了点头:“还别说,咱俩就是有缘。”
张扬道:“我想这次的运营费好像应该增加一些。”
查薇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走出了国家大剧院。
查薇又给了他一拳:“再笑我打你啊!”
“红灯!”
章碧君被这厮的异想天开彻底惊到了:“你该不是想让我找人帮你去甲板上烤全羊吧?”
张扬道:“你老家东北那旮旯的?”
查薇没好气道:“炸酱面!”
“我可没感觉到什么幸福!”查薇才不会相信这厮的话,算准了张扬一定在她身上动了手脚。
查薇对张扬今天不停打电话意见非常大,等张扬走过来笑眯眯道:“想好吃什么了?”
查薇点了点头道:“想听听我对你的评价吗?”
查薇抬起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张大官人学着她的样子也望着天空,感觉天空比他走入国家艺术馆之前阴沉了许多,有点要下雪的迹象。
张大官人道:“我再考虑考虑。”
张大官人倒吸了一口冷气:m.hetushu.com“丫头,用不着这么歹毒吧!”
张扬道:“那啥,这儿是国家艺术馆,注意形象,那啥……要不我请你吃饭……”
所以在张大官人走下直升飞机之前又给章碧君打了个电话。
查薇道:“可惜太自私!”
查薇高声道:“我不饿!我对什么东北饺子也没有任何的兴趣,我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
章碧君望着远处的这对年轻人,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你究竟在执行任务还是在追女孩子?”
张扬道:“今儿是年三十,你们家里亲戚朋友一大堆,我去合适吗?”
张大官人道:“没觉得,都说红颜祸水,上天派我过来就是专收你们这些红颜祸水,省得你们祸乱人间,你还真别觉着我占便宜了,我是真心吃亏,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念头,你们要是想祸害,只管冲着我一人来吧。”
查薇看到张扬这么久不说话,还以为他在犹豫,小声道:“我都跟叔叔说过了!”
“大过年的,没点儿创意,要不咱俩吃东北饺子去,也比炸酱面好啊!”查薇气呼呼走向不远处的停车场,那里停着她的汽车,张扬跟了上去,查薇拉开车门,他也从另一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合上电话,查薇望着张扬很认真的说道:“张扬,无论怎样,我都很感动,至少你让我相信曾经拥有的那个浪漫夜晚是真实的。”
查薇道:“有什么不合适?都是一些朋友,舞会八点半才开始,大家都吃完年夜饭才过去。”
“要挟我?”
张扬笑道:“我的确有点重色轻友,看到你我把朋友全都给忘了,连我干娘叫我过去吃饭我都回绝了。”
查薇道:“又占我便宜!”娇躯却不由自主向张扬的怀里缩了缩,这样的天气下想找个温暖的怀抱作为依靠,是女人正常的反应。
张扬叹了口气道:“过去没看出这孩子重色轻友,这情人还没上床呢,就把媒人扔过墙了。”
查薇道:“我最受不了你这种人,用猥亵低俗的眼光来看艺术品,这不叫欣赏,你是对艺术的亵渎。”
查薇道:“你别跟我那啥,这么冷的天,你把我弄到这里来干什么?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啊?阿嚏……”
张扬道:“你想去哪儿吃饭呢?”
查薇把酒杯放下,向钢琴师道:“喂,你不会弹一首喜庆点的,大过年的,没完没了的忧伤调,什么心情都被你破坏了。”
张扬道:“看来你对我真的意见很大。”
查薇道:“挖苦我?讽刺我?”
查薇终于忍不住笑了:“你就会胡说八道,什么人体艺术展?跟你这种艺术白痴在一起看展览真是跌份儿。”
张大官人看到查薇的样子,心中明白自己的目的似乎达到了,他笑道:“拜托,千万别这么感动。”
“那玩意儿不够浪漫,我要法国大餐,红酒,音乐,现在是十一点,十二点能准备好吗?”
查薇当然明白这厮的话是什么意思,品和图书了口红酒道:“你不怕被撑死?”
“可这么大的雪,你让我一个人去?就算你不想吃,也得把我送到地方吧?”
“我这人胃口好的很。”
张扬看了看时间,推开车门,然后绕到另一边,把查薇从车上拖了下去,查薇带着明显的负面情绪,抗拒道:“你别拉我,我今儿特烦你……”她听到空中响起了螺旋桨的声音,抬起头看到一架直升机从空中缓缓降落,周围的雪花都围绕着螺旋桨卷起的气流疯狂旋转起来……张大官人想要偷袭的时候,很少有人能够逃过他的手段:查微也是如此,当查薇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在一艘军舰的甲板上了,天空下着大雪,甲板上空无一人。
查薇的诅咒虽然透着歹毒,可是她对张扬显然是硬不起心肠的,其实从她和张扬认识开始,就知道张扬是个风流情种,两人的关系也介乎于朋友和情人之间,几乎每次见面都进行着暧昧的互动,查薇知道自己的火气从何而来,听到张扬和楚嫣然即将修成正果的消息,她心中还是很有些失落的,虽然她早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查薇并不是个小心眼的女孩子,性情方面很率真豁达,即便是上次做了星钻的替罪羊,她也没有记恨自己的叔叔,这不,没过多久已经和查晋北重归于好,至于张扬,她生气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来到京城没有和自己联系,如果不是在国家艺术馆凑巧遇到,只怕这小子根本想不起给自己打个电话,查薇却并不知道,她和张扬的相逢并非偶然,张大官人在这一点上做得并不阳光,他想要利用查薇达到进入查晋北丽宫别墅的目的。
张大官人被噎住了,瞪大两只眼睛看着查薇:“那啥……那啥……”
张扬道:“我也搞不清楚,你突然就晕了过去,可能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
女人天生就是浪漫的生物,查薇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来到军舰的甲板上,一种说不出的感动瞬间就把她的内心完全包容了,她不争气的留下了泪水,虽然明知道不该轻易就被张扬感动。
查薇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一副沉思状,张大官人望着查薇,忽然想起他们在轮船上渡过的那个浪漫之夜,顿时明白了查薇的心中所想。
张大官人刻意营造的浪漫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查薇在了解他和楚嫣然的事情之后,很理智的开始划清和他之间的界限,虽然直到现在查薇还做不到将他完完全全的忘记,看到查薇纠结的样子,张大官人不免有些自责了,并不是每个女孩子都能够接受自己的感情观,自己惹下的风流债已经不少了,何苦再去招惹人家,想起这次还要利用查薇深入查晋北的别墅,张大官人越发感到负疚了,他甚至产生了放弃这次行动的念头。
查薇道:“你们家东北水饺开在体育场里面啊?”
侍者推着餐车走了过来,这可不是什么东北饺子,正宗的法国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