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6章 跟我抢

查薇道:“瞧你那得瑟劲儿,看到漂亮小姑娘就苍蝇似的往上凑,一点形象都不注意,不是我提醒你,你是马上要结婚的人了。”
张扬把衣服放在一边:“查薇,你今儿把我叫来当三陪是不是早打算好了要放我鸽子?想利用邱公子可以刺激我是不是?”
查薇的舞蹈也很专业,和桑贝贝应该不分伯仲,可惜她目前的搭档邱启明显然不如张扬厉害,邱启明的舞蹈中规中矩,缺乏张大官人那种活力四射的能力。
一曲热情奔放的牛仔舞跳罢,现场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站在人群中的查薇也给以掌声,即便是用挑剔的眼光来看,张扬和桑贝贝的舞蹈都没办法桃出毛病。查薇没见过桑贝贝,只知道她是叔叔请做现场演出的演员。
伴随着热烈奔放的舞曲,张扬和桑贝贝向在场的所有嘉宾演绎出一曲充满青春活力的牛仔舞。
张大官人从上次就己经知道桑贝贝不是普通的女人,她身在王府会馆那种场合,却能够保持处子之身,而且她的内功基础不弱,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从事这样的职业,其中有着太多说不通的地方。今晚她的出现究竟是不是一种巧合?当张扬把国安的行动计划,查晋北、邱凤仙这帮人的可疑。种种因素叠加在一起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今晚桑贝贝的出现应该不是那么的简单。
江光亚道:“我了解薇姐的性格,她要是认准了什么事,绝不会轻易放弃,楚嫣然和张扬一天没结婚,她就不会死心。”
江光亚笑了起来:“我这位薇姐还真干的出来!”
这两句话说得张大官人心里真是舒坦,邱作栋不愧是钻石王朝的掌门人,为人处世很有一套。
张扬笑眯眯道:“也有例外,你长得也很美好,我面对你的时候就没想过要霸占你,也没产生啥征服欲。”
查薇带着张扬离开舞厅,来到楼梯处,她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钻饰美,人更美!”
桑贝贝道:“我以此为生,并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反倒是你,真的太棒了!”
查薇格格笑了起来,这厮永远都是那么的霸道,她轻声道:“张主任,注意你的风度!”
张大官人不是没看出查薇的用意,可他没躲,这一杯橙汁踏踏实实的浇在张扬的身上,查薇装出一副很不小心的样子:“哎呀,不好意思,我手滑了,”
张扬靠在她身边坐下:“没办法,一个出色的男人在哪儿都掩饰不住他的光华。”
查晋北笑道:“一样!”
邱凤仙不知何时来到了张扬的身边,微笑道:“张扬,查薇今晚好漂亮啊!”
张扬道:“春兰秋菊各擅其场,你和她是一时瑜亮,还真看不出谁更漂亮。”
张扬抬起头,看到查薇正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如云的黑色秀发在头顶挽起荷花般的发髻,戴着一顶钻石王冠,红色低胸长裙,雪白粉嫩的香肩毫不吝啬的展现于人前,曲线柔美的颈部戴着同一主题的钻石项链,查薇的出现足以用惊艳来形容,成功吸引了在场所有男士的目光,张大官人也不禁看得出神,此时耳内的微型送话器传来了章碧君的声音:“你注意到现场的摄像头没有?”
查晋北向远处走来的桑贝贝使了一个眼神,他把这位王府会馆的第一红牌请来,主要是为了陪同邱作栋跳舞,桑贝贝铮铮袅袅走了过去,中途却被一个挺拔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桑贝贝的出现转移了不少男士的注意力,吸引男性注意力的不仅仅是她精致的面孔,桑贝贝举手抬足之间流露升难以描摹的风情和妩媚,而女人身上的这种味道最容易激起男性的欲望。
查晋北哈哈大笑起来,邱凤仙引着张扬和查薇走入客厅,室内温暖如春,宽敞的客厅内宾客云集,张扬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前来的有三十多人。
张扬笑道:“过去见过面。”他的目光追逐着桑贝贝的身影,看到桑贝贝来到查晋北的身边,查晋北正将她介绍给邱作栋认识。
张扬知道邱作栋是杜天野的亲舅舅,据他所知杜天野的外公邱鹤生仍然健在,张扬道:“邱老爷子身体还好吧?”
m.hetushu•com邱凤仙格格笑道:“你吃醋了?”
虽然张大官人对邱作栋有所怀疑,既然邱凤仙可能是特务,这当爹的就可能是特务头子,不过人家表现的谦和有礼,自己也不能欠缺风度,张扬微笑道:“谢谢邱伯伯夸奖,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和天野是很好的朋友,您就叫我张扬吧。”
张扬笑道:“一直都很漂亮啊!”
查薇道:“对你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人,我无话好说。”
客厅的东侧是今晚舞会的主会场,客人们三三两两进入舞会现场,舞厅虽然不大,可是会场布置的很美,查晋北毕竟是搞艺术出身,审美眼光还是非常独到的。
张扬跟着她来到二楼的房间,查薇让他进去先等着,自己则去隔壁房间拿了查晋北的一套西服过来。
桑贝贝微微一笑,妩媚的风情让张大官人呼吸为之一窒:“请我跳舞,可是要收费的哦!”
桑贝贝望着张扬,轻声道:“想不到张先生也会到这里来!”她接过张扬递来的那杯红酒,和张扬碰了碰酒杯,抿了一口,轻声道:“没看到张先生跳舞?”
查薇呸了一口:“你有什么资格吃醋?”
邱作栋站起身,和张扬握了握手,他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张扬,宽厚温暖的手掌摇晃了一下,笑道:“张扬,我听说过你的不少故事,凤仙在大陆也蒙受了你不少的关照。”
张大官人马上就意识到邱凤仙这番话是存心说来刺激自己的,现在的张扬早已不像过去那般浮躁,邱凤仙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张扬淡然道:“我还真看不出来,本来今晚查薇请我过来是给她当舞伴的,可现在看起来,好像没那种必要。”
查薇和邱启明也在跳舞,不过她今晚是抱着故意刺激张扬的心思,想不到这厮直到现在都没有主动上前邀请自己的意思,非但如此,他居然想出了这么一招来反攻自己,望着一旁眉开眼笑的张扬,查薇刚刚找回来的一点平衡顿时消失殆尽。
客人来得已经差不多了,查晋北来到邱作栋身边,为他引见几位新朋友。
张扬道:“知道我今晚是什么感觉吗?”
“故意刺激他?”许怡眨了眨眼睛。
张扬留意到一位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子走向查薇,和她开心的攀谈着,邱凤仙道:“那是我的堂弟邱启明,牛津大学艺术学院的高材生,我正准备帮他们撮合撮合,你看他们还般配吗?”
父女两人随着音乐声翩然起舞,客人们陆续走下舞池,张大官人眼睁睁看着邱启明拖着查薇的手也走入舞池,查薇全程居然没向他看上一眼。
邱作栋道:“昨天刚到,本来我想前往平海去探望一下我的姐夫,我的外甥,可查总非得要留我在京城过年,盛情难却,那些事只能以后再做安排了。”
“夜来香……我为你歌唱……夜来香……”
查薇道:“和你有关系吗?”
两人出色表现的直接结果就是,导致现场所有的宾客都沦为看客,两人跳得太精彩,别人都识趣的退到一旁,留给他们足够的空间。
张大官人过去跟着何歆颜这位专业级舞蹈演员可不是白白修炼的,他得意的扬了扬头。
张扬抿了口红酒道:“邱伯伯什么时候来京城的?”
查薇缓步走下楼梯,来到张扬的面前,挑衅的目光看着他,在她的血液里流淌着野性的一面,查薇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欢张扬,可是张扬和楚嫣然的婚姻已经成为定局,素来豁达的她现在也感到有些迷惘,她就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她要张扬看到自己的美。
张扬和查薇一起来到丽宫别墅,查晋北看到张扬前来,微笑着伸出手去,不过他并没有向前迈步,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张扬,虽然笑得很热情,但是他的动作和表情配合的并不是那么合拍,张大官人看出来了,查晋北并不欢迎自己,可既然查薇把他带来了,作为主人,查晋北也不好说什么。
张扬咳嗽了一声表示自己记住了,章碧君安排给他的任务并不艰巨,主要的任务就是在别墅内引发一场火灾,从而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到。栋,www.hetushu.com那么她的人就可以从容进入B栋别墅,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桑贝贝离开之后,江光亚道:“张扬,你和她很熟?”
张扬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存心的。”
桑贝贝道:“金钱不是万能的,虽然我是有偿服务,可是我的服务对象也有所选择。”
张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从胸口到裤裆湿淋淋的,小妮子下手也够黑的。
张大官人虽然明白查薇的意思,可着心底还是有那么点的发酸,望着邱启明握住查薇雪白的小手,大官人有些不是滋味了,麻痹的,我女人的手也是你碰的?这货就没有想想,啥时候查薇也成他女人了?
话还没说完呢,查薇手里满满一杯橙汁都泼到了他的衬衣上。
此时江光亚带着许怡也到了,看到张扬出现,江光亚有些惊喜,拖着许怡的手朝他们这边走来,从两人的举止上,张大官人就已经看出,今天两人之间的关系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张扬笑着从她的手里拿过酒杯,牵着她的手,走下舞池。
张扬和桑贝贝一起离开舞池,桑贝贝丰挺的胸膛仍然因为刚才的激烈舞蹈而起伏着,不过她的表情显得非常的愉快,张扬给她拿了杯饮科,笑道:“你的舞跳得真好!”
“夸我还是夸这套钻饰?”
舞曲重新开始的时候,桑贝贝和邱作栋一起走下舞池,张扬发现查薇这次居然拒绝了邱启明,有些落落寡欢的坐在一旁。
张大官人笑道:“谁他妈敢!”
查薇啐道:“做梦吧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给扔外面雪地里去。”她将那套西服扔给张扬:“赶紧换上,别着凉了。”
掌声中,查晋北走向舞台的正中,他的脸上带着谦和的微笑:“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欢迎大家在除夕之夜莅临寒舍,能和大家一起共同渡过这个难忘的除夕之夜,是查某的荣幸,让我们随着音乐和美酒翩翩起舞,辞旧迎新,迎接春天的到来!”
“你吃醋啊?”张大官人一脸的坏笑。
江光亚望着远处的查薇,不由得笑道:“在我的印象中,薇姐还从没像现在这么有女人味过!”
查薇回头一看,果不其然,邱启明又朝这边走过来了。
张扬端起一杯红酒,站在角落里观察着周围,音乐声已经响起,眼看就要跳开场舞了,查薇还没有返回他身边的意思,看来这丫头非要刺激自己到底。
邱作栋邀请张扬在身边坐下,将身边的几位朋友介绍给他,这几个都是国内生意场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在他们面前,张大官人无疑是小字辈,不过看到邱作栋对张扬如此看重,周围人当然也重视起这个年轻人,悄悄打听之后才知道,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平海省委书记的未来女婿,这才明白这个年轻人的背景之深。
张扬喝了口饮科:“苍蝇又过来了!”
张扬道:“到时候一定要通知我,我会做好接待工作。”
远处的查晋北看到张扬中途把桑贝贝给挡住了,心中不由得暗骂,这小子在他眼里就是一色中恶狼,哪儿有腥味哪儿准保全有他,查晋北此时方才思索起侄女为什么要把他请来,看查薇今晚的表现好像是在故意刺激他,这厮该不会利用桑贝贝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查晋北暗自感叹,自己的良苦安排只怕要让这厮给搅黄了。
许怡俏脸有些微红,和他们轻声打了招呼,查薇牵着许怡的手到一旁说话去了。
邱作栋感叹道:“姐夫此人重情重义,今年清明左右,我会陪同老父前往清台山祭扫。”
张大官人婉言谢绝了许怡的邀请,他不想打扰江光亚和许怡的感情交流,让他们只管玩得开心一些,不用管自己的事情。
张大官人笑道:“那倒没有,大家是好朋友,相互帮助的时候居多,前两天我还拜托她帮我办事,说起来还是我欠她人情多一些。”
“小气!”
张扬道:“你笑什么?”
查薇道:“我的床啊,你身上这么脏,随便就乱坐,一点礼貌都不懂。”
查薇拿着衣服回来的时候,这厮己经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本本分分坐在床上。
张大官http://m.hetushu.com人故意叹了口气道:“没舞伴,还好遇到了你。”
“我会吃你醋?”
如果说查薇的美更多的是唤起了男士对她的欣赏,桑贝贝的歌声和动作却成功的勾起了现场多数男士原始的征服欲望。
邱凤仙道:“其实男人都很贪心,恨不能将天下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霸占在手中,这就是征服欲,人的本性,任何人都逃脱不了。”
许怡很快就回到了江光亚的身边,查薇并没有和她一起回来,许多年轻的公子哥都围在她的身边献殷勤,查大小姐今晚是魅力四射。
其实凭张大官人的内力,这点水分,轻轻松松就能够给蒸发的干干净净,可今天查薇给了他一个契机,趁着查薇出门的功夫,他悄悄将定时燃烧装置藏在房间内。
那边邱启明本来想请查薇跳舞呢,可看这种情景只得作罢。
“我介意!”
许怡笑了起来,她用眼神征求了江光亚的同意,准备邀请张扬跳下一支舞,作为朋友,实在不忍心看到张扬被查薇晾在一边。
邱作栋又把目光转向查薇,他也封了个红包给查薇,查薇给邱作栋拜了个早年,上楼去换衣服去了。
桑贝贝虽然口头上抗议了两句,可是她的动作却表现的很配合,两人在乐曲声中起舞,现场演奏的是春天圆舞曲,张大官人搂着桑贝贝的纤腰跳起了华尔兹,男人最好的装饰品就是身边的女人,桑贝贝无疑是当晚最吸引人的女孩子之一,这是她来到查家的第一支舞,张大官人自然而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邱作栋道:“我听说他将我姐姐的骨灰带到了清台山?”
张扬道:“陈老伯住在清台山上,寄情于山水之间,闲来写写画画,倒也怡然自得。”
两人相互恭维的时候,江光亚和许怡也走了过来,和他们聊了两句。桑贝贝此时又向查晋北那边看了一眼,看到查晋北的脸色似乎有所不悦。她向张扬几人道:“对不起,失陪一下。”
江光亚和许怡刚刚确立恋情,正处于情浓之时,两人一边跳舞一边说着悄悄话,和查薇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们不免想到了张扬,看到张扬正站在每落里孤零零喝着红酒,以往这样的场合张大官人都是当仁不让的主角,今儿有些一反常态,许怡低声道:“查薇真的请张扬来当舞伴了?”
江光亚对张扬的脾气还是有些了解的,他好心提醒道:“今晚是年三十,你可千万别搞什么暴力事件。”
江光亚道:“她是你的舞伴吧?张扬,你再不过去,恐怕舞伴就被人给抢了!”
张扬嘿嘿一笑:“哪个样子?”
邱作栋牵着女儿邱凤仙的手率先走入舞池,这是查晋北的特别安排,凸显出邱作栋是他最为尊贵的客人。
邱凤仙娇嗔的撇撇嘴:“张扬,你怎么可以这样跟我说话,讨厌了!”她佯装生气的扭过身躯,充满韵律的走向查晋北,今晚她是以女主人身份出现的。
张扬拍了拍江光亚的肩膀道:“成啊!想不到你小子这么快就上手了!”
桑贝贝连续送上三首歌,然后走下舞台,去后台迅速换上了黑色晚装。
张大官人递给桑贝贝一杯红酒:“想不到你歌唱得这么好!”
“你真疼我!”
章碧君低声将摄像头的位置告知于他,然后道:“舞会开始之后,你找借口去二楼,在二楼的房间内安放定时燃烧装置,记住一定不要让查晋北发现。按照查晋北的安排,今晚十点会在院子里燃放烟花,燃烧装置也会在那时候起到作用,A栋失火之后,我们会展开行动,你在现场,需要做的就是制造混乱,明白了吗?”
张扬道:“你跳你的,我去找桑贝贝,她舞跳得真棒。”
江光亚和许怡来到张扬的身边,江光亚道:“张扬,为什么不去跳舞?”
一曲结束,查薇显然没有回到他身边的意思,看来她跳得很开心,和邱启明走到一旁,接过对方递来的红酒一边谈话一边开心的笑着。
查薇道:“我现在总算知道什么叫得意忘形。”
张大官人虽然懂得做人要低调的道理,可真正做起来,却是说一套做一套,而且这厮是个兴奋型的选手,http://www.hetushu.com一旦兴头上来,天王老子他也不顾。更何况今晚上被查薇那小妮子当年货给挂了起来,憋了老半天了,情绪一旦得到释放,那就是一发不可收拾!
张大官人道:“我倒是想往你身边凑呢,可惜你身边苍蝇太多。”
张扬道:“你不妨开个价!”
这边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张大官人充分表现出了他的谦谦君子风度:“没关系,你又不是存心的。”
就在此时现场的小舞台上,表演嘉宾出现了,张大官人没想到查晋北今晚请来的表演嘉宾居然是桑贝贝,桑贝贝身穿白色旗袍,打扮的如同旧上海的歌女,登上小舞台,首先送上了一曲《夜来香》。
张大官人在把握女孩儿的心思方面绝对称得上专家级水平,他看出今晚查薇是故意在刺激自己,女为悦己者容,小妮子打扮的这么漂亮主要是给自己看的,招来这么多的狂蜂浪蝶,其用意是非常明显的,那是要刺激自己。张大官人并没有感到嫉妒,反而产生了那么点的感动,查薇这样做证明她在乎自己,谁会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花费这么大的心思?
张扬道:“脏也是你弄得,这间不是客房吗?要不我今晚不走了,跟你挤挤得了!”
张扬道:“我吃醋!”
邱凤仙要来两杯红酒分别递给父亲和张扬。
江光亚不由得笑了起来,他略带同情的看了张扬一眼,小声道:“薇姐挺喜欢他的,可是他有楚嫣然了,我看薇姐今天是故意放他鸽子的。”
许非笑了笑道:“好像顾养养也很喜欢他!”
查薇道:“你大概忘了吧,今天你是谁请来的客人?你是我舞伴嗳!”
张扬才知道眼前的这位风度翩翩的中年人是邱凤仙的父亲,他微笑着伸出手去:“邱伯伯,幸会!”
张大官人笑道:“我像是那种人吗?”
张大官人还以一笑,招牌性的露出了他那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男人有一口好牙的确可以为魅力值加分。
张扬和桑贝贝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虽然张大官人的有些动作还不够规范,但是这厮灵活的身手足以弥补那些许的不足,更何况他还有一个专业级的舞伴。
此时几名年轻的男子过来搭讪,张大官人道:“嗨!嗨!嗨!总得有个先来后到。”
张扬起身拿了两杯饮料,其中一杯递给查薇:“那啥,你今晚拽的跟女皇似的,我好比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周围这么多英俊公子哥围着,是不是心理特满足,压根把我给忘了。”
一曲春天舞曲跳罢,现场响起了节奏热烈的舞曲《NotWithoutUs》,桑贝贝的眼种充满挑衅的看着张扬,这首曲子是最常用的牛仔舞配乐,普通人可跳不上来。
查薇在他面前站着,伸出手指狠狠戳在他的额头上:“你这种人,还会害怕刺激?刚才搂着那个桑贝贝不知跳得有多开心!”
桑贝贝是专业舞者,张大官人的舞步也是极其娴熟,很快所有人就都发现他们成为了当晚舞会的主角。
张大官人将酒杯放在一边,笑莲:“你没听说过强买强卖的事情?”
已经是晚上八点,雪仍然没有停歇的迹象,查晋北和邱凤仙并肩站在门前迎接前来参加新春舞会的宾客,今晚查晋北邀请的人并不多,多数都是星钻的骨干,还有几个是他生意有密切来往的伙伴,其中就包括从台湾前来的邱作栋,邱作栋是邱凤仙的父亲,台湾钻石王朝的董事长,现年五十七岁,因为保养得当,看上去要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很多,这次他前来京城是为了和查晋北商量关于星钻在国内上市的事情。邱作栋在星钻拥有不少的股份,可以说查晋北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星钻发展成为国内第一流的珠宝生产商,和他在背后的支持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张大官人的魅力今晚似乎没有发挥余地,这厮第一次感受到在人群中独自享受孤独的滋味,品着红酒,看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俊男靓女,张大官人皱着眉头,做深沉状,好好的体会了一把装逼的境界。距离十点燃放烟花还有接近两个小时,这段时间内,张扬必须要想办法将定时燃烧装置放在二楼http://m.hetushu.com的某个房间内,他有些想不通,为什么非得要是二楼?章碧君计划的应该很周密,具体的行动他不需要参与,只需要从旁协助,这让张大官人没有太大的压力。
张扬向自己放置定时燃烧装置的地方看了一眼,章碧君的计划之一就是在查晋北的别墅里制造一场火灾。
张大官人换好了衣服,耳边又传来章碧君的声音:“记住,十点钟会开始燃放烟花,到时候,客人都会去院子里观看烟花,你务必要在此之前将东西放好。”
如果在过去提起这件事肯定会让江光亚感到心痛,可现在他已经拥有了许怡,感情上总算找到了归宿,回头再看顾养养,已经可以从容面对,毕竟顾养养心中从未喜欢过他,江光亚道:“张扬还是很有魅力的。”
张扬跟着查薇一前一后走了出去,途经查晋北身边的时候,查晋北问明情况,慌忙让查薇带张扬去换衣服。
张扬道:“虽然你不承认,可我看得出来。”
查薇咬着嘴唇得意洋洋的看着他,那表情分明是,我就是存心的,你能把我怎样?
邱作栋微笑点头:“张扬,我姐夫身体怎样?”
张扬道:“那个邱公子不错啊,跟你聊得很热乎。”
张扬虽然和桑贝贝见过两次面,却从未聆听过她的歌喉,想不到她居然有着一副低沉沙哑的女中音,声线像极了香港歌星梅艳芳。
许怡道:“先下手为强,张扬,我看局势好像有些不妙啊,你要是再不下手,舞伴估计真没了。”
查薇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邱凤仙笑道:“你总是会讨女孩子欢心。”
扬道:“我是党员哎,你小子把我格调想得这么低?”
查薇冷冷看了他一眼:“风头出够了?”
桑贝贝道:“大庭广众之下,你真敢对我用强?”
查薇道:“整天说违心的话!”
张扬道:“我等着呢,看看有人主动请我不?”
邱作栋微笑道:“好,好的很,家父整天都说要来大陆看看,本来想这次和我同来,可是台湾那边也是儿孙满堂,都不愿放他过来,也考虑到现在是冬天,气温寒冷,等今年春暖花开,我会陪他来大陆看看。”
邱作栋笑道:“虽然我来大陆的次数不多,可是同胞们的骨肉亲情我感触颇深,张主任年轻有为,从你的身上可以看出大陆年青一代官员的风范,我相信大陆未来的发展会更好。”
张扬点了点头道:“就埋葬在青云峰,我去过那里。”
张扬道:“没关系,我不介意你呆在这里。”
查薇道:“我带你去换衣服!”
邱凤仙脱去大衣,窈窕的身姿被宝蓝色的旗袍包裹的玲珑毕现。张大官人也不禁赞叹,邱凤仙这个女人还是很有风情的。邱凤仙带着他们来到沙发前,她的父亲……钻石王朝的总裁邱作栋正和两位内地富商聊天,邱凤仙笑着为父亲引见道:“爸,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张扬张主任,他和我天野表哥是最好的朋友。”
查旗道:“赶紧换衣服!我去外面等你。”
查薇也不客气,把红包装入自己的手袋:“叔叔,今年是不是比去年多?”
张大官人嘿嘿的笑。
查晋北向查薇派了一个红包。
张大官人望着查薇明澈如水的美眸,由衷赞道:“真漂亮!”
查薇看着他。
张扬笑道:“有没有搞错,今天是她把我叫来当舞伴的,叫我来,难道就是为了放我鸽子吗?”
邱凤仙身穿白色裘皮大衣,里面是一件蓝色的旗袍,这是为接下来的舞会做准备。
邱凤仙知道张扬所指的是为楚嫣然做钻饰的事情,不禁莞尔道:“你满意就好。”
江光亚满脸通红道:“没……不是你想的那样。”
张扬抬起头,环视周围。
张大官人总算逮住了机会,他笑眯眯来到查薇的身边,轻轻咳嗽了一声。
桑贝贝一双丹凤眼环视现场,几乎每个男士都以为她在看着自己,桑贝贝发现了站在角落中的张扬,烈焰红唇露出极具魅惑的笑容。
查薇道:“恶人先告状,你根本不在理儿,我是女生啊,你是我的舞伴,难道要我去主动邀请你跳舞?”查蔽说着说着就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