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7章 计中计

张扬接过电话走到一旁。
看到查薇如此关心自己,张扬心中也不禁为之感动,自己何德何能,可以得到这么多的好女孩眷顾。
她把电话交给宋怀明,张扬又给宋怀明拜年。
张扬又向远处走了几步,确信查薇听不到自己的话,方才道:“章局,真是好手段啊,设了这么一局,想把我直接给灭口了?”毫无疑问章碧君一直都在关注自己的行动。
可现场清点人数的结果表明,客人中少了一个那个人恰恰是桑贝贝,此时火势仍然没有减弱的迹象,查晋北发现少了一个人之后,顿时紧张了起来,有人自愿前往火场内寻找。
张扬道:“嫣然,外婆睡了没有?”
三人重新进入别墅内,这一会儿的功夫别野内的情况更差,到处都是浓烟,熏得人睁不开眼,没走几步,那两人就咳嗽着退了出来,张扬本想也随之退出,可是他忽然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呼救声,这声音似乎来自他的右前方,张大官人对浓烟的耐受力要远超常人,毕竟他修炼过大乘诀,而且通过坚持不辍的锻炼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他根本无需采用常规的呼吸。
查晋北在那里紧张的清点人数,张扬跟着那帮冲进去救火的人一起走了出来,查薇看到张扬,有些惊慌的冲了过来,抓住他的手臂道:“你没事吧?别进去冒险了!”在查薇看来,大不了只是烧了一间别墅,叔叔家财丰厚这点损失应该承受得起,她真正关心的还是张扬的安危,不想他身涉险境。
查薇呸了一声:“你根本就是一个欺男霸女的粗鲁强盗!”
张扬也听到了警笛声,不过他感到桑贝贝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应该就在附近,地下室并没有受到大火的波及,烟也很少,张扬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手电照亮了前方的通道,他看到不远处已经被打开的合金门,周围并没有人,桑贝贝惊恐的声音在通道中回荡:“救命……救命……”张扬低头望去,却见脚下不远处放着一只录音机,桑贝贝的声音就是从里面发出的。张大官人心中这个郁闷呐,桑贝贝根本就不在这里,眼前的一切就是一个骗局,没等张扬想透这件事,磁带走到尽头,张扬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终身向刚才过来的方向逃去,张大官人过人的反应能力让他躲过了一劫,他刚刚逃出一段距离,就听到录音机发出咔嚓一声,播放键弹起,随之爆炸声在他的身后传来,整个地下室内天摇地动,气浪拍打在张扬的身体上,将他推出十多米的距离……饶是张大官人体质强悍,也被这剧烈的爆炸震得头脑一阵发懵,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中计了,张扬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就有消防队员从外面冲了进来,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扑倒在地上的张扬,将他从地上架起,其中一名消防队员背起张扬,向外走。张大官人将计就计,反正现场一片混乱,谁也不知道下面发生了爆炸。
一束束耀眼的光线飞上天空,伴随着春雷般的闷响,光线突然炸开,金色的、银色的、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星星般的花朵向四周飞去,犹如一朵朵闪光的菊花,光彩夺目。这边烟花刚刚炸响,那边引http://www•hetushu•com信燃到尽头,顿时金花四射,就像五颜六色,闪着金光的鲜花,在空中绽放。导火线越来越短,不断冒着火花,“嘭”地一声巨响,烟花腾空而起,在天空中绽开五颜六色烟花,有的像流星徘徊在夜空,有的像万寿菊欣然怒放,还有的像仙女散花,一朵朵小花从天而降。美不胜收!在空中,烟花就像向四周撒满无数的晶莹艳丽的珍珠飞流直下,天空顿时明亮起来。再往高处看,天空的烟花,真是千姿百态,有的像怒放的菊花,有的像流星雨。美丽的烟花接连不断的喷涌了出来,它们有的成双成对,有的五颜六色,在天空中绘成了一幅又一幅美丽的图画,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五六个金黄色的烟花喷了出来,它们如同并蒂莲花一般同时开放,然后缓缓从天际落下,好像一颗颗星星在闪烁,又像是仙女将花瓣撤向人间。烟花在空中发出二次炸响,一颗小火球从烟花里飞出,在空中炸响,紧接着,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一个个飞向天空炸开,一个比一个飞得高;一个比一个飞得远;一个比一个炸得响。
张扬道:“放心吧,我对你绝对不产生一点坏心眼儿。”方向盘的电加热功能很好,一会儿功夫已经感到温暖了,张扬道:“咱们去哪儿睡?”
消防队员背着张扬刚一出来,查薇和江光亚都围了过去,查薇不知道张扬是装成昏迷的样子,紧张的眼圈都红了,跟着消防队员一起把他送到救护车前,无论查薇和江光亚怎么在一旁呼喊他的名字,张扬就是一动不动,这厮心里明白着呢,此地不宜久留,赶紧跟着救护车离开这里才是正本。
张扬缓缓睁开双眼,拿捏出一副迷惘至极的表情:“我这是在哪里?”
“嫉妒人家比你高,比你帅,比你富!”
玛格丽特笑得越发开心。
望着江光亚的汽车远去,张扬笑道:“你为什么不跟光亚一起走?”
张大官人将那盘炮在雪地上长蛇般展开,点燃了引线。快步跑到查薇的身边,身后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已经炸响,浓重的硝烟味道瞬间充满了整个院落,查薇捂着耳朵,孩子般欢呼雀跃着。
救护车刚刚驶出丽宫别墅区,张大官人就长舒了一口气,马上听到查薇关切的声音:“张扬!张扬,你醒醒!”
张扬哈哈笑道:“外婆,按照中国的规矩,正月十五之前都是新年,您放心,我欠您三个响头,等过两天我忙完了京城这边的事儿,第一时间赶到您身边给您老磕头拜年去。”
医生看到张扬醒了,过来又为他检查,张扬笑着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儿,真没事儿!”
医生奉劝道:“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再说!”
查薇道:“为了一个桑贝贝值得吗?”她在心底是看不起桑贝贝的,知道桑贝贝是叔叔请来的舞女之后,越发对她感到不屑。
张大官人之所以主动冒险前往并不是他对桑贝贝如何关心,而是他觉着这件事大有蹊跷,自从在当天的舞会上见到桑贝贝,张扬就怀疑她前来查府的动机,桑贝贝不是普通人,张扬虽然见到她三次,可对这个和-图-书女孩一点了解都没有,有一点张扬可以肯定,桑贝贝的武功不弱。
查晋北的这番话多少有些莫名其妙,张扬和他没说两句就结束了通话,将手机交还给查薇。
章碧君淡然道:“并不是针对你,只是为了毁灭证据。”
两人相互刺激了一通之后,居然达成了和平共识,查薇出了心头气,张大官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们开始真正享受这场舞会,查薇发现张扬这人就像毒品,一旦沾上就难以放下,张大官人发现,自己还是很喜欢和查薇之间暧昧的互动,他吃醋?那是真心的,所以说男人占有欲太强并不是好事。
章碧君微笑道:“车后备箱里,我给你准备了一些新年礼物,祝你们这对小情人新春愉快!”
就在所有人看得目眩神迷翘咋舌不下的时候,一条火龙冲天而起,一直蹿升到高高的天际,在空中分裂成无数条金蛇,狂舞在夜幕之上。
查薇虽然嘴上责怪这厮没有风度,心中却高兴得很,自己的刺激策略果然奏效,这厮吃酷了,而且明显是掀翻了醋坛子,张扬越是表现的激动,查薇越是开心高兴,女孩的心思往往就是那么奇怪,可张大官人鬼的很,这厮是将计就计,你不是想惹我生气吗?我就做戏给你看看,今晚我还就霸定你了!
查晋北的喉头有些发干,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镇定下来,仔细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事情,他一定要将这个潜入者找出来。
张大官人感叹道:“看来我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唯备。”两人走下楼梯的时候,看到邱启明从舞厅中出来,显然是出来找查薇的,张扬向查薇低声道:“我有没有对你说过,我挺烦他的。”
有人忙着把女人疏散到安全的地方,有人已经从B座拿了灭火器冲了进去,还有人去接院子里的消防水喉,查晋北一边打电话,一边紧张的吩咐手下人注意安全。
张扬道:“今天晚上,你就是我舞伴,谁都别想跟我抢!”他抬起手臂,朝查薇努努嘴。
张扬道:“没听清楚,那我就再说一遍,今晚你要是敢跟他或者跟任何一个男人跳舞,我不介意找个借口狠揍他们一顿,你了解我,我说得出做得到。”
查薇道:“医生刚刚帮他检查过,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查薇看到两人从别墅内退了出来,并没有看到张扬,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她凑上去追问张扬的消息,其中一人咳嗽了数声道:“里面有人呼救……他……他去救人了!”
远方传来鞭炮的声音,很遥远,像是来自另外的一个世界。
查薇道:“你有什么权利?”
张扬笑道:“不用,我没事儿,要不我请你们宵夜吧!”
查薇被他的这番话惊到了,瞪圆了双眼不解的看着他。
章碧君道:“不用着急,明晚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张扬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了,你还没有给我答案。”
查薇道:“是嫉妒吧?”
张扬拿起电话,微笑道:“查总,不好意思,今天给您添麻烦了。”
邱启明就这样看着两人走了过去,张大官人朝他微笑点头,走过去之后,还低声对查薇道:“算他运气。”
查薇去厨房内准备的时候,hetushu.com张大官人抽空给远方的各位爱人打了电话,马上就是新春到来,他要抢在钟声敲响前,第一时间送上自己的新年问候。
张扬离开房间,看到查薇仍然等在外面,他笑道:“希望今晚不会再有人失手将饮料泼在我的身上!”
查薇愣了一下,并没有马上配合他的动作。
查薇横了他一眼道:“你很想赶我走?”
很多人因为承受不住烟熏火燎而退了出来。
秦清、胡茵茹、海兰、何歆颜、常海心、安语晨……单单是一个个的电话就是个不小的语言工程,最后一个电话打给了楚嫣然,电话中听到那边的欢声笑语,听得出一家人这个除夕之夜过得其乐融融。
江光亚开着他的宝马车来到张扬的面前,笑道:“怎样?去哪儿?我送你?”
一通电话打完之后,距离新年钟声敲响只剩下五分钟了,张扬给继父赵铁生发了个传呼,因为今年他们回老家过年,电话不通,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他们的问候。
张大官人也拎了一个灭火器冲了进去,火势蔓延的很快,因为起火点在二楼,所以火势先向上方蔓延,一楼暂时还没有被波及到,可也已经是遍布浓烟。
查晋北赶紧让人引水来救火,他显然没有想到这只是开始,松树上的火很快就被熄灭,而这时有人发现别墅内冒出了浓烟。
张大官人装腔作势的拿着灭火器,往里面喷了两下,今晚来参加舞会的都不是普通人,谁也不会当真以身冒险,更何况这场火起得太突然,蔓延的速度太快,整个二三楼都已经被火包围了,一楼大厅内烟雾弥漫。
查薇却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没有风度?”
“桑贝贝是你的人?”
查薇虽然嘴上反对,可是心里却并不是这样想,章碧君果然准备的非常周到,非但给他送来了一辆四驱性能优良的越野车,还专门给他准备了美酒佳肴,菜都是包装好了的,微波炉一热就能实用,零食是必不可少的,张扬和查薇在越野车的后备箱内发现了不少的惊喜,里面居然还专门准备了一箱鞭炮,这让张大官人对章碧君多少又有了些好感。冷静下来一想,桑贝贝的那颗炸弹应该不是针对自己。
查晋北大声道:“快救火!”
张扬道:“车给我用用!”
张扬点子点头道:“你先走吧,我打车!”
“您老给我留着,我正缺钱呢,国家发得那点工资根本不够!”
查晋北的脸色阴晴不定,他和邱凤仙走到一边,两人耳语了句什么,查晋北迅速向B座走去。消防车的警笛声由远而近,在场众人松了口气。
查晋北快步走入自己位于B座的书房,书房的大门虚掩着,他咬了咬嘴唇,推开房门,打开室内的灯光,看到自己的书架已经被移开,露出了后方隐藏的保险柜,查晋北的脸色顿时改变了,他来到保险柜前,迅速按下密码,然后打开指纹锁,拉开柜门发现里面早已空空如也。
经过短暂的商议,张扬和另外两名年轻人一起重新冲入了别墅内,他们的搜索范围是一楼大厅,目前火势还没有蔓延到这里。
“嫉妒他什么?”
张大官人道:“我从小身上就没那玩意儿,不过今天和图书你请我来当舞伴,我就得行使我的正当权利,谁他妈跟我抢,我就揍谁?你亲叔叔也不例外。”
医生为张扬做了一番初步检查,也查不出他有什么毛病,查薇跟叔叔说了一声,就上了救护车,跟随张扬一起前往医院,江光亚让她先随车过去,自己和许怡开车马上就到。
“香山,咱俩各睡各的!”张大官人踩下油门,汽车在雪后的道路上飞驰而去。
查薇瞪了他一眼:“又耍流氓了不是?”
发生火灾之后,张扬并没有留意到她,查晋北清点人数之后发现桑贝贝不见,张扬开始联想起章碧君这次的计划,难道桑贝贝也和今晚的行动有关?利用自己制造混乱,她在火灾发生之后展开行动?
张扬佯装晕厥,可他的头脑渐渐清醒了过来,桑贝贝利用录音机的呼救声把他引了过去,或许想要吸引的本不是他,无论针对的是谁,桑贝贝的这一手都够阴狠的,幸亏来的是张扬,换成别人十有八九要被炸死了。张扬推测到,桑贝贝一定是趁着大家都在观看焰火表演的时候,悄悄回到别墅中,从联通两栋别墅的地下通道进入B座,失火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火灾吸引,当然不会留意到她的行动。
张大官人不屑的哼了一声:“你要是真这么认为,我还真该声明一下我的权力了。”
“那倒不是,今晚你叔叔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去关心一下他总是不好。”
邱启明微笑迎了上来,却不知道张大官人正拿着他的个人安全对查薇进行着威逼利诱。
查晋北让查薇把电话交给张扬。
张扬悄悄观察了一下远处的桑贝贝,她在很称职的扮演邱作栋的舞伴角色,张大官人却不相信桑贝贝的到来仅仅是为了当舞伴这么简单,她的身上带着太多的神秘。
查薇道:“别打什么坏主意!”
楚嫣然笑道:“没呢,刚骂你来着,你这就打电话过来了,等等啊!”
查晋北心中对张扬早已生疑,可是他又没有任何证据,低声道:“你没事就好!过个好年吧!”
张扬坐起身:“我听到有人呼救,所以去地下室找人。”
张扬和查薇来到车内,他启动了汽车引擎,微笑道:“丫头,你说咱俩今晚是不是共渡一个浪漫之夜啊?”
张大官人抬了抬胳膊,向查薇低声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我马上冲上去打得他满地找牙。”
张扬道:“风度因人而异,我虽然粗暴了一些,可是咱们单独相处的时候,勉强还算得上一个谦谦君子。”
晚上十点,所有客人都前往查晋北的院落中观看焰火表演,张扬和江光亚、许怡先走了出来,查薇回去换好衣服也来到他们身边,雪已经停了,夜很黑,外面的空气都带着鞭炮的硝烟味儿,当一颗颗烟花骤然绽放,五彩缤纷的璀璨,点亮整个天际,宛如流星般的火花从天空直落,整个夜空变成了玉树琼花的世界。
玛格丽特拿过电话就道:“混小子,大过年的一个人在京城飘什么?我还以为你今年会给我磕头呢!”
此时一辆黑色的奔驰车越野车缓缓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司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向张扬笑了笑,将自己的手机交给了他。和图书
张扬听到她甜甜道:“外婆,张扬的电话。”
玛格丽特微笑道:“就属你会说话,小子,今年我可准备了一个大红包,晚了可别后悔。”
烟花虽美,张大官人却看得心不在焉,他脑子里想着别墅里的那把火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燃烧起来。就在张大官人心神不宁的时候,一颗烟花落在院中的一颗松树之上,瞬间燃烧了起来。
查薇握着他的手喜极而泣,她对张扬的关心是由衷而发:“这是在救护车里,让你别去冒险,你非得去……”
章碧君并没有回答张扬的问题:“好好休息吧,明天晚上,我会和你联系。”
查晋北感觉到眼前一黑,险些晕倒在地上,他双手撑住书桌,慢慢坐在椅子上,两道浓眉纠结在一起,他的手缓缓举起落在头顶,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他终于意识到今晚的火灾根本是用来转移他注意力的圈套,有人趁着混乱,从A座通过地下通道潜入监控严密的B座别墅,进入他的书房,窃取了他保险箱内的东西。
在查薇的坚持下,张扬只能做了个全面的体检,检查结果表明这厮一点毛病都没有,在征得院方的同意之后,张扬在签字后离开了医院。
查薇拿着一盘大地红出来,交给张扬道:“快到新年了,放炮,快点儿!”
张扬将手机还给那名司机,司机接过手机,将车钥匙扔给张扬,终身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江光亚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查薇,估计十有八九人家两人还有节目,所以也没继续留下,挥了挥手,开车离去。
查薇道:“下次泼上去的或许是红酒!”
查薇道:“你好没有风度。”
章碧君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做得不错!”
张大官人低声道:“你要是再敢跟他眉来眼去的,我这就冲上去抽他。”
查薇笑了起来,她忽然意识到张扬在她心中的位置要比叔叔重要得多,就在此时查晋北打来了电话,从他的声音中就能够听出他的情绪并不太好,查晋北道:“张扬怎么样?”
循着声音向里面走去,张扬辨别出这声音是从地下室传来的。张大官人耳力超群,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分辨出这声音来自于桑贝贝,他顾不上多想,沿着楼梯向地下室的方向走去,地下室的房门开着,里面仍然亮着灯,张扬检查了一下门锁,门锁应该是被暴力破坏。如果桑贝贝在里面,那么她肯定有问题,张扬几乎已经断定桑贝贝就是国安派来的。
查薇终于挽住了张扬的手臂,在这厮的淫威下她选择了暂时屈服,查薇相信这厮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不过真正让她软化的是张扬现在的态度,查薇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张扬骨子里还是在乎她的,看到别人对她献殷勤,他明显嫉妒了,查薇想要达到的就是这个效果。
江光亚道:“大年三十,哪里还有人做生意?我得回家了,跟家人说好了,零点钟声敲响之前回去的。”
张扬是第一个发现别墅内冒出浓烟的人,不过他并没有吭声,生怕这事儿被太早发现,火烧不起来,张扬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国安给他的定时燃烧装置威力非同一般,几乎在他们发现别墅内失火的时候,火势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