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78章 暧昧无罪

乔老的目光望向窗外:“你听说鹏飞和陈旋儿子的冲突了吗?”
张扬一脸的无辜:“我没骗你啊,我说真的。”
查薇道:“我算发现了,你就是一个吃货。”
张扬道:“你喜欢我吗?”
张大官人摸着自己被查薇亲过的面颊,不由得感叹道:“魅力无法挡,我他妈怎么就这么讨女人喜欢呢?”
张扬笑道:“有没有责怪你?”
查薇的俏脸红了起来:“你敢!”
查薇揪住了他的耳朵:“不许胡思乱想,我困了,我真的困了!”黑暗中,查薇感觉到自己的俏脸发烧,可是她又留恋张扬带给自己的温暖,夜越发的寂静了,静得可以清晰地听到外面的落雪声。
查薇道:“因为你假话说得太多,所以连自己说假话的时候都信以为真了。”
张大官人回答问题的态度是坦诚的:“查薇,可能你觉着不可思议,也觉着我这种人特无耻,可我真的就是那种特别大的。”
查薇的眼圈红了,灯光下两点晶莹在闪烁,过了一会儿,她咬了咬樱唇,吸了吸鼻子。
查薇没说同意,但也没说反对。
乔振梁道:“听说了,想不到这孩子当了几年兵,脾气还是像当初那么冲动。”
张扬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查薇打了个哈欠道:“我困了,原本打算陪你熬个除夕之夜,可明天我还要到处去拜年,我去休息了。”
乔老道:“这个消息目前还没有对外宣布,你好好养伤,节后就要开始工作了。”
查薇不知自己何时睡去,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两人仍然以那样的姿势拥抱在一起,查薇感觉到这厮的某部分紧紧抵压在自己的双腿之间,坚硬而灼热,查薇不由自主的向前挪动了一下臀部,张扬却搂紧了她,大腿搭在她的娇躯之上,那部分却更紧密的贴紧了自己。
张扬道:“要不,我陪你!”
张大官人道:“我这叫自卫反击!再说了,你打我胸,我都没打你。”
乔老道:“我不觉得他做错!”
张大官人道:“我也没别的意思,不过咱俩就这么躺上一夜,是不是特没意思?”
“可能吗?”
查薇愣了一下,她没有回答张扬的问题,可是她的目光却已经暴露了她的想法。
乔振梁道:“爸,我身体没问题,张扬给我配得药很灵,现在我的手已经全好了。”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查大小姐居然会害怕?
望着张扬英俊的面庞,查薇的芳心忽然变得又有此纷乱,她实在搞不懂自己,明明知道张扬和楚嫣然的婚姻已经成为定局,自己为什么还割舍不下?她轻声道:“你也快乐,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除夕!”
张扬牵着她的手回到了床边,查薇让他先上了床,自己这才爬了上去,很小心的躺在张扬身边,从身后搂住他的身躯,小声道:“我就http://m.hetushu.com是想借你取取暖,没别的意思。”
查薇忍不住反转筷子在他脑门上敲了一记:“娶你个大头鬼,你这种人,最应该的就是一辈子讨不到老婆,送到庙里当和尚,要是搁在古代,就送你去皇宫大内当太监,每天守着国色天香,只能干过眼瘾,郁闷死你!”
查薇的性情单纯爽直,再加上今天喝了点酒的缘故,她问出这样的话并不奇怪。
房间内空调已经开了一会儿,室内很温暖,查薇将小菜弄好,两人对坐在桌旁,彼此目光相遇,同时笑了起来。查薇道:“今天咱们居然单独吃了两顿饭。”
查薇道:“还好意思说,你……”话刚一说出口顿时想起张扬刚才的样子,羞得再也说不下去。
查薇道:“过去我一直都低估了你的阴险,今天才发现,很多事都是你刻意安排好的。”
查薇小声道:“我想起床了!”
张大官人笑道:“事实证明,这头狼是头君子狼,放着一只待宰羔羊连口水都没流一滴。”
张大官人道:“别感动,我最害怕女孩子这样,只要感动了,下一步就是以身相许了。”
查薇显然对他这样的回答方式并不满意,瞪着他道:“我要你回答我!”
乔振梁的情绪非常不错,因为父亲刚刚告诉他一个消息,上头已经初步决定,让他出任农业部部长,乔振梁的仕途在短暂的搁浅之后,重新回归宦海,扬起风帆,他知道父亲为此一定做出了很大的努力。
走入乔家,看到乔鹏飞的父母、时维的父母都在,张扬向他们拜年之后,跟着乔鹏飞一起来到书房,乔老和乔振梁父子两人正在书房内聊天,对于他们这种政治家庭来说,即便是新年,话题也很难离开政治。
张扬本想去干爹干娘那里拜年,打过电话才知道,他们夫妇两人一早就出去了,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张扬想了想,先去了乔老那里。
张扬端起酒杯和查薇碰了碰:“新春快乐!”
乔振梁抿了抿嘴唇,并没有说话。
查薇嗤之以鼻道:“太自信了吧你!”
查薇红着俏脸,低着头,掀开被窝从里面坐起身,披上衣服快步向盥洗室走去。
查薇开始还有些害怕,可后来发现张扬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这才放下心来,就这样躺在张扬的怀抱中,静静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呼吸,连空气中都充满了暧昧的味道。可查薇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害怕源自于她的紧张,她从未怕过张扬什么,相反,躺在张扬的怀抱中让她感觉到踏实,让她感觉到安全。这样的一双臂膀可以在任何情况下保护自己。
查薇的俏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儿,她甚至能够感觉到来自张扬身体的膨胀,她咬了咬樱唇,娇躯内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酥软无力,她感到自己的www.hetushu.com双腿间甚至有些潮湿,查薇害怕这一秘密被张扬发现,轻轻拉扯着他的手臂:“嗨!”
查薇道:“我怎么觉着你对自己还是那么宽容啊?”
黑暗中张扬寻找着查薇颤抖的唇,不由分说,极其霸道的吻住了她的柔唇,查薇紧紧揽住他的腰背,樱唇热烈逢迎着他的亲吻,缠绵良久,两人方才分开,两人的额头抵在一起,张扬的大手轻轻抚摸着查薇的俏脸,查薇小声道:“不许欺负我……”连她自己都听到这句话说的是多么的有气无力。
乔振梁微微一怔,抬起头,正遇到父亲深邃的目光。
查薇道:“混蛋逻辑,凭什么你就可以爱这么多个?别人就非得死心塌地的爱你一个?”
张扬道:“我也知道这样挺不好的,在女人这叫水性杨花,在男人这叫处处留情。”
乔老道:“有些平衡工作是必须要做的,谁都不想树敌。”
查薇的长腿蜷曲在那里,用膝盖有效保持着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虽然如此,她仍然感觉到张扬灼热的呼吸,感觉到周围不断提升的热度。
张大官人低声道:“为什么还不睡?”
张扬道:“我要是真想,你会拒绝吗?”
查薇喝了口酒,一双妙目盯住张扬的眼睛:“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张扬从床上起来,披上衣服来到查薇的门前,伸手想要敲门,手指在触及房门的刹那却又停滞在那里,就在张大官人犹豫不决的时候,查薇从里面拉开了房门,她想出来透透气,却没有想到张扬就站在门外。两人相互对望着,张扬的手轻轻落在查薇的肩膀上,查薇娇躯一软就倒在他的怀中。
乔振梁重重点了点头道:“爸,我会认真的走下去!”
查薇叹了口气道:“我不懂你,我一点都不懂你!”
查薇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鼻翼,将俏脸埋在张扬宽阔的胸膛中,娇嗔道:“你还笑我?”
查薇点了点头:“张扬,有件事我挺纳闷的。”
查薇道:“对你这种无耻的人就该这样。”
乔振梁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低声道:“爸,我懂得应该怎样做。”
查薇打了个哈欠道:“不敢睡,一头狼躺在身边,我睡不踏实!”
张扬道:“你都说了,我无耻到了极点,像我这种极品的男人满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个,我之所以放不下,是因为我压根就不相信别人能给你幸福。”
查薇焉能听不出他话里的含义,俏脸微红道:“歪曲事实从来都是你的强项。”
“我怎么了?”
张大官人望养查薇因为紧张而不断起伏的美好胸膛,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那啥……咱俩还是把酒夜话去吧。”
乔老道:“振梁,可能鹏举的事情带给你的打击太大了,这段时间你改变了许多,我们乔家的确遇到了一些麻烦,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要低头做人,有些事必和图书须得争!”
鞭炮声中,张大官人笑眯眯望着查薇道:“新年快乐!”
张扬道:“有句话你没听说过,食色性也,这三者构成了人生的最主要部分。”
查薇感觉他的手臂搂住了自己的肩膀,同样用膝盖抵住自己的双腿,查薇仿佛意识到他想要干什么,她赶紧转过身去,身体虾米一样蜷曲成一团,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安全的防御架势。
乔振梁听出父亲的言外之意,如果高层方面对自己的事情做得太绝,老爷子肯定会不高兴,或许真的会有所动作,乔振梁道:“这次的风波让我看清了很多的事情。”
查薇道:“你把我带到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是不是就存着欺负我的念头?”
乔老笑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一个好身体,还谈什么革命事业,这次你的事情是维疆同志提名的。”
大年初一,每个人都有很多事,查薇洗漱之后让张扬送她返回城区拜年,虽然两人之间没发生什么事情,可毕竟有了一夜同床共枕的经历,比起羞涩的查薇,张大官人的表现还算正常,除了没能控制住生理冲动之外,这一晚上的表现还算得上一个守礼君子,他看了查薇一眼,自从昨晚之后,查薇连正眼都不敢看他,一改过去的爽朗作风,现在整一个忸怩的小姑娘,双目望着窗外,似乎在欣赏着雪景,其实脑子里乱糟糟的,总想着昨晚两人相偎相依共渡长夜的情景,暧昧的回忆原来也可以是一种浪漫。
张扬道:“喜欢!”
张扬道:“昨晚睡得好吗?”
乔老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意味深长道:“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重新的开始,不是吗?”
听到这句话,查薇的俏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儿,她回头横了张扬一眼:“你说呢?”
“冷,还有些害怕!”
查薇道:“会!”
身边躺着这么一位俏佳人,张大官人却要做个守礼君子,熬得那不是一般的辛苦,很快这厮就不甘于这种状态了,悄悄挪动了身体。
查薇料到他说下去准没什么好话,满脸通红的让他停车,这里距离她家已经不远,张扬停好车,望着查薇道:“帮我跟你叔叔拜个年,那啥,我今儿忙,就不去他那里了。”
乔老道:“你和小孟之间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细问,我相信以你的年龄和经历,应该可以处理好任何事。”乔老的话并没有说完,可是他的表情却流露出些许的失望。
张扬道:“你睡得蛮香的,半夜还听到你打呼了。”
夜半时分,外面又落下了雪,张大官人听到隔壁房间内隐隐传来低声的啜泣,虽然查薇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仍然被张扬听到。
张扬此时的目光温柔的像夜空中的星星,凝视着查薇精致的面庞:“嗨!你对我真的没有一定一点的邪念?”
查薇道:“还敢骗我!”她抬www.hetushu.com脚照着张扬腿上踹了一记。
乔鹏飞摇了摇头,其实爷爷听到这件事之后,并没有任何的不悦,从昨晚爷爷的情绪来看,老人家非常开心。
张扬道:“我告诉你一秘密,其实我的前世就是三妻四妾,我想反感的一条制度就是一夫一妻,咱们不是提倡能者多劳,按需分配吗?我这样的人就应该多娶几个。”
查薇道:“总之,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大官人冲口而出道:“只要你喜欢,明年三十咱俩还一起过。”
“我也喜欢!”
张扬笑道:“能和查大小姐一起共度除夕之夜是我的荣幸!”
张扬大胆的伸出手去,握住查薇的纤手,轻声道:“我看得出来!”
张大官人不禁哑然失笑,今天的事情也难怪查薇会产生这样的怀疑,他利用国安安排的这一系列事情,的确显得有些不合常理,查薇产生他预先安排好一切的想法也很正常。
乔振梁清楚自己这段时间的状态很差,可以说是他从政以来最差的时期,政治上受挫还在其次,一直以来他努力维持的家庭终于完全崩溃,这是他人生的低谷,以父亲的睿智一定能够看出他的失常。乔振梁感觉到,自己是时候应该振奋精神了,他要忘记过去的不快,他要重新振作起来,这一代人中,父亲在他身上寄予的希望最大,他绝不可以让父亲感到失望。父亲头上的白发比起去年更多了,终有一天父亲老得会无法承担这个家族的重担,所有的一切都要靠他肩负起来。想到这里,乔振梁不禁感到内疚,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可是这场风波却让他意识到自己在政治上还欠缺火候。
张扬道:“为什么不睡啊?”
张大官人将查薇的娇躯揽入自己的怀抱中,以同样的姿势贴紧了她,不过他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举动,虽然张扬知道,如果自己的态度再强硬一点,查薇的防线说不定就会完全崩溃,但是张扬没有,他不能辜负查薇对自己的信任。落雪的夜晚,用他的身体给查薇温暖给她抚慰,按照他的话来说,自己是安全的。
“你好毒啊!”
张扬道:“我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对你,对真心喜欢我的每个人,我都不会存有任何的坏心。”
查薇格格笑了起来,她伸手在张扬的胸前捶了一拳,却被张扬一把握住,查薇低声慎道:“又占我便宜!”
张扬点了点头。
查薇纠正道:“不是心大,是心花!”
数声之后,张大官人才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这一夜的煎熬可真是非同一般,他咧开嘴笑了笑:“嗨!新年好!”
“楚嫣然呢?”
等查薇进入盥洗室,张大官人这才坐起身来,低头看着自己一柱擎天的部分,感叹道:“兄弟啊,辛苦你了……”
乔老道:“出了事情不要怨天尤人,首先要看到自身的不足,自己没有毛病,别人就抓不到你的把柄,http://www.hetushu.com不过,事情还没有结束。”
查薇道:“我真的想不通,一个人怎么可能同时喜欢上两个人……”说到这里她又想起了什么,只怕这厮的心里装着的不仅仅是两个那么简单,查薇道:“你心里到底装着多少人?”
君子并没有那么好当,张大官人这一夜捱得很辛苦,暖玉温香抱个满怀,却要控制住自己的情欲,这绝对是一种非人的折磨,尤其是对张大官人这种血气方刚的汉子来说。
张扬道:“你说,反正这里只有咱们俩,有什么话你只管说,不必有任何顾忌,我只要能回答你的,一定如实回答。”
乔振梁点了点头,关键时刻,周家给了他们一个人情,似乎是针对周兴民出任平海省长一职所做的某种平衡,父亲虽然退了,可是他还是有着相当威信的,否则自己的事情不会那么快得到解决。乔振梁道:“维疆同志之前找我谈过一次。”
“别把我想得那么卑鄙,我做人一直都很有原则。”
查薇点点头,忽然凑过身去,闪电般在张扬的面颊上亲了一记,然后迅速推开车门跳了下去,走出一段距离,才回过头,笑靥如花的向张扬摆了摆手。
张扬道:“可能别人会说我不负责任,其实我之所以每一个都不想放弃,那是因为我太负责任。”
查薇道:“骗子!你就是一个感情骗子,不过我明明知道你在骗我,可我还是很喜欢听你说这句话,我是不是很傻,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你的?”
张扬点了点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失态了,他有些尴尬的放开查薇,向后挪了挪。
张扬道:“我承认我占有欲比较强,可是人生在世不过短短百年,我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努力得到?”
乔鹏飞向张扬道:“我爷爷知道陈安邦的事情了。”
张扬道:“我能坚持住是一回事儿,可我是一正常男人,总不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吧,要是我搂着你睡了一夜,一点反应都没有,你是不是要怀疑自己太没有吸引力?”
张扬道:“我就纳闷了,为啥我说真话的时候总是没人相信?”
“张扬啊张扬,我现在算是知道什么才叫无耻到极点了。”
查薇闭着眼睛,甚至不敢看张扬的目光,她开始有些后悔了,为什么会和张扬躺在了一张床上:“没有……我发誓没有。”
查薇忍不住笑了,啐道:“你才打呼呢!我根本就没睡着!”
查薇看着张扬的眼睛:“这会儿总算想起我来了?”
张扬微笑道:“薇薇,其实我还是蛮安全的!”
普通人想去乔老家里也不是那么容易,张扬先给乔鹏飞打了电话,乔鹏飞出门接了他,陪着他一起来家里,在张扬来乔家之前,几位现任领导人刚刚离去,其中也包括张扬的干爹文浩南,乔家虽然在最近遭遇了一些风波,可是乔老的声望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这也证明乔家在这次的危机公关是有效地及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