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0章 凶相毕露

邢朝晖道:“章碧君,你果然好手段,诬陷我是内奸,又设计夜莺,现在利用夜莺的安危又将张扬骗入局中,女人果然是世上最狠毒的动物。”
章碧君静静看着张扬,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
张扬道:“只是我没有想通,既然你已经安排人手潜入了查晋北的别墅,为什么还要让我去做这种工作,我干的事情是不是太简单,是不是有些画蛇添足?”
章碧君和张扬对望良久,她的目光率先软化了下去,她将一个档案袋递给了张扬,又起身取出了录像带交给了他。
邢朝晖笑道:“你以为自己很厉害,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他在利用你,你真的很可怜。”
张扬道:“那就是你承认了?”
史沧海中午本想留张扬一行吃饭,可张扬婉言谢绝了,他下午和章碧君有约,乔鹏飞这么久没和师父一起吃饭,今天史沧海终于将他重新收为弟子,当然激动不已,要留下陪着师父和同门师兄弟一起吃饭。乔梦媛和时维也留了下来,张扬看出乔梦媛的留下更是为了避免和自己呆在一起,她在有意分清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
画面中男子大声说着什么。
章碧君似乎感觉对他刺激的还不够,又道:“刚才你的得力助手张扬来过,就在你头顶的办公室,他看到了北韩军人严刑拷打夜莺的录像,你猜猜他会有怎样的反应?”
邢朝晖从章碧君阴冷的眼神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低声道:“外面下雪了吗?”
章碧君道:“虽然我国和北韩之间有着良好的关系,可是北韩这个国家在政治方面极其的复杂,一旦做出触犯他们国家利益的事情,后果会很严重。”
张大官人缓缓收回动作,双手负在身后,面带微笑,气定神闲,现场鸦雀无声,足足静了近十秒的时间,掌声方才潮水般响起。
乔梦媛虽然也有些担心,可是她更相信张扬的实力,薛伟童和张扬一起并肩和群狼进行过生死搏斗,对张扬的能力也有充分的认识,她对这位结拜三哥绝对信任,认为这石锁根本对他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邢朝晖微笑道:“我是个固执的人,认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吗?如果你聪明就不会被我发现,如果你聪明就不会在夜莺的面前露出破绽,如果你聪明你就不会去招惹张扬!”
她的目光忽然充满了同情:“待会儿我让人给你送些饺子过来,好好过个新年。”
房门在张扬的背后紧紧关闭,章碧君望着紧闭的房门,脸上痛惜的表情却瞬间消失,她缓步走向电视墙,摁下墙壁上暗藏的密码,电视墙移动开来,露出后方的电梯,章碧君进入电梯,按下负三层的按键。
章碧君微笑道:“你很喜欢推理。”
张扬和章碧君握了握手,环视了一下周围,歪着嘴笑道:“章局,好大的场面。”
张扬道:“桑贝贝究竟是不是你的人?”
时维此时也不禁www.hetushu.com担心起来,向身边的乔梦媛道:“他当真要把石锁扔过去?”
“根据我们情报部门的分析,她应该被关押在距离南韩边境不远的金刚山秘密军事基地。”
章碧君笑了起来:“重要吗?”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这盘录像是邢朝晖寄来的,我收到录像已经有五天了,我想……夜莺应该凶多吉少。”她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失落。
薛伟童看得有趣,抓起一个圆凳向他扔了过去。
章碧君点了点头:“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另外一人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张扬进入商务车内,他发现章碧君并不在车里,跟着张扬上来的那名黑衣人递给他一个黑色的头罩:“组织规定,麻烦配合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很配合的将头罩戴上。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一直都在想这件事,那颗炸弹险些把我炸死只能说我倒霉,如果我不是抢着去救人,也不会遭遇到那颗炸弹,可是我清醒过来却始终都想不透,我在这次的行动中到底在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放火?这事儿谁都能干,查晋北丢了东西之后,会把疑点锁定在谁的身上?”
章碧君道:“没有人要让你背黑锅,我告诉你一个事实,当初你前往苍幕山军事禁区就是查晋北的圈套。”
张扬站起身,大步向门外走去。
章碧君淡然一笑,她挥了挥手,示意周围人不必跟来,带着张扬走入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内。
现场的八卦门弟子修行深浅不同,但是每个人都已经看出,张扬已经到了四两拨千斤的最高境界。
张扬抿了口咖啡:“昨晚你们是不是得手了?”这是张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章碧君道:“他是个麻烦,他害得我们蒙受了巨大的损失,这样的人,我又怎么可以让他留在这个世界上!”
张扬皱了皱眉头:“你有证据吗?”
章碧君点了点头道:“我之所以把你带到这里,也是为了表现我的诚意,你帮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我对你当然不会有所隐瞒,我始终认为,合作的基础就是坦诚。”
包括史英豪在内的所有八卦门弟子望着张扬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敬,他们现在才真正领悟到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张扬的武功,他们根本无法望其项背。
张扬道:“班门弄斧,还望史老爷子不要笑话才好。”
史英豪拎起一只石锁,然后向前走了几步,将靠在廊柱旁边的另外一只石锁也拎了起来。整个演武堂内变得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盯着史英豪的举动。史英豪双手拎起石锁,身体以左脚为轴旋转起来,双手中的石锁先后脱手飞出,直奔着张扬呼啸而去,石锁高速奔行的声音响彻在演武堂中。
章碧君道:“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章碧君道:“每一个分工都很重要,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导致全盘失败。”
史沧海由衷叹道:“你和*图*书的武功已经到了大乘的境界,任何武学对你来说都不是难事。”
张扬来到史沧海的面前,微笑道:“献丑了!”
邢朝晖充满鄙夷的看着她:“你很可悲,你背叛了自己的信仰,你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张扬的身影停顿了一下,然后低声道:“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章碧君道:“可怜的是你,你永远见不到初升的太阳,你大概已经忘了,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
张扬道:“失火的时候,因为火从二层开始燃烧,所以一楼和地下室暂时不会波及,你们的人就利用这一时机进入地下通道,我想之前你们应该早就将别墅的结构和安防措施调查的清清楚楚,所以她很顺利就通过这条地下通道进入了B座,完成了你交给她的任务。”
从看到的阵仗张扬推测出自己应该是来到了国安的某处秘密基地。
张扬的内心顿时紧缩了一下,画面中传来男子的咒骂声,然后他拿起一根铁棍狠狠抽打在丽芙的身上,打得丽芙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上,她的身体痛苦的抽搐着,男子抬起脚狠狠踏在她的手上。
章碧君叫住了他:“张扬,你真的打算去北韩救人?”
邢朝晖冷冷看着她。
张扬听到丽芙痛苦的呻吟,虽然她竭力在抑制,但是仍然发出了声息。
邢朝晖唇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史沧海又怎会笑话张扬?他已经看出张扬的武功已臻化境,武功练到这种境界,眼界和领悟能力必然超人一筹,事实上张扬单单从八卦门弟子的演练中,已经掌握了八卦掌的精髓,正所谓触类旁通。今天如果不是考虑到门派禁忌,张扬早就将自己领悟到的八卦掌打出来了。
张大官人却不见任何慌乱,一掌飘出,以一个巧妙的角度接触在石锁之上,另外一只手则托在另外那只随后奔行而来的石锁底部,一粘一拖,尽得太极真谛,这两只石锁原本就重逾百斤,经过史英豪高速掷出之后力量无疑又增加了数倍,可谓是雷霆万钧的两只石锁奔行到张扬面前,却突然被卸去了力量,随着张扬双手的挥舞转动,那百余斤重的石锁在他的手上竟然如同鸿毛一般轻盈,张扬的动作一如行云流水,不见丝毫的阻滞。
章碧君轻声道:“可惜你们的结局都一样。”
章碧君给张扬倒了杯热咖啡,自己也取了一杯,邀请张扬在白色的转椅上坐下,她微笑道:“我们的部门你应该不会感到陌生。”
走到通道尽头,一旁的特工进行密码指纹和瞳孔的三重认证,方才打开了大门,张扬和他们一起走了进去,没多久他就看到身穿灰色职业套装的章碧君微笑迎了上来,远远向他伸出手:“欢迎光临我们十局的秘密基地。”
张扬道:“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
张扬道:“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组织抛弃!”拉开房门的时候,张扬转过身:“还有,从今天起,我和你们的http://m.hetushu.com组织之间再无任何瓜葛,我相信,这也正是你所希望的。”上次张扬在美国大开杀戒的时候,国安官方也没有给他任何的帮助,他们首先做的是撇开关系,是邢朝晖背地里给他帮助,张扬对所谓的组织早就不抱有希望。
商务车开始启动,约莫四十分钟后,汽车停了下来,两名国安特工陪着张扬一起走下汽车,却仍然没有让他解下头罩,向前走了几分钟,似乎进入一栋建筑中,张扬停下脚步,不久就有种突然失重的感觉,他意思到自己正处在电梯内。
邢朝晖道:“他的确是个麻烦,可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这个麻烦,你还是不要去招惹,一旦激怒了他,后果不堪设想。”
张扬取下头罩,看到自己处于一条长长的灯光通道中,两名身穿黑衣的国安特工跟在他的左右,这条通道上,每隔二十米就有全副武装的特卫站岗。
章碧君道:“我们的理想不同,你永远不会懂得我的志向!”
章碧君呵呵笑了起来,她得意的向前走了一步:“老邢,你这个人就是这样自以为是,你以为他可以从北韩军人的枪口下活着逃回来?”
办公室的装修和设施极其简洁现代,正前方有一面巨大的电视墙,看起来有种进入太空舱的感觉。
那男子缓缓转过身来,正是昔日国安四局的主任邢朝晖。
那边史沧海朝儿子递了个眼神,史英豪会意,顺着父亲的目光望去,老爷子看着的是外面的石锁,那石锁足有一百斤,史英豪大踏步走了过去,一把将石锁拎起,现场响起一片惊呼声。
张扬忍无可忍了,他才不管章碧君是怎样的地位,拍案怒起道:“你们口口声声不会放弃任何一位同志,全他妈都是扯淡,你明明可以救她,只要证明她的身份,北韩军方一定会给我们这个面子。”
张扬点了点头,他向章碧君道:“给我你所知道的关于夜莺的一切资料。”
张扬怒道:“她是你的手下,你应该向北韩方面解释这件事!”
邢朝晖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悲怆的表情。
章碧君站在他的面前,轻声道:“身体好些了吗?”
章碧君点了点头:“我们在查晋北的保险柜中发现了部分从苍幕山军事禁区中丢失的秘密资料,单单是这一项,我们就可以认定他是一名台湾间谍。”
张扬淡然笑道:“你在提醒我,我要对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吗?”
张扬摇了摇头:“收起你的谎言,没有任何一个母亲可以忍心看着女儿受到这样的折磨!”他抿起嘴唇,倔强的目光盯住章碧君道:“给我需要的一切资料。”
张扬手掌一翻,平贴在圆凳之上,身躯旋转,圆凳仿佛粘在他手上一样,轻轻落在地上,只有单腿落地,圆凳围绕落地的那一点倾斜旋转。
章碧君轻轻咳嗽了一声。
章碧君微笑不语。
邢朝晖道:“人活在世上是有原则的,好说话的人未必肯违m.hetushu.com背自己的良心。”
张扬道:“他会把这笔帐算在我头上,因为之前我就跟踪过他,查晋北肯定会将首要的怀疑目标锁定在我身上,你们让我放火是假,让我当替罪羊才是真的。”
章碧君道:“背叛我的下场只有一个,夜莺不相信你是内奸,她竟然敢查我,我就让她永世不得翻身!”
章碧君神情黯然道:“太晚了!”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夜莺在追击邢朝晖的过程中进入了北韩,被邢朝晖发觉,他利用在北韩的关系,故意将夜莺引入圈套,并将她的行踪透露给北韩军方,夜莺误闯北韩军事禁区,落入北韩军人的圈套中,邢朝晖通过秘密途径放出假的资料,让北韩方面误以为夜莺是来自美国的间谍。”
张扬不忍再看,他手中的咖啡杯因为承受不住他愤怒的力量,咔嚓一声,被他捏的粉碎,滚烫的咖啡洒了他一手,张扬却浑然未决。
张扬笑了起来,他充满嘲讽道:“真是一个绝妙的理由,好,我不问,我也没兴趣知道,现在你可以兑现当初的承诺了。”
张扬道:“对你不重要,可对我很重要,我很不爽替别人背黑锅。”张扬对章碧君的感觉并不好,尤其是和邢朝晖相比,章碧君这个人心机太深,不像邢朝晖那般坦诚。
章碧君道:“事实上,如果他有脑子,他会查出你根本没有时间潜入B座去窃取他的东西。”
在场的多数人都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普通人要是被这石锁撞上,恐怕要骨断筋折。
张扬道:“知不知道她在哪里?”
张扬道:“他不是傻子,他肯定会猜想到我有同谋!”
张扬道:“我今儿来不是为了参观。”
过了一会儿方才看到了晃动的屏幕,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应该是东亚某国的语言,过了一会儿,屏幕开始变得清晰,看到一名女子被人绑在椅子上,身边一名身穿北韩军装的男子抓住了她的头发,逼迫她仰起头,面对着镜头,那女子的脸上伤痕累累,虽然如此,张扬仍然第一眼就认出,她是丽芙!
在十局秘密基地的下方暗藏着一间禁闭室,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卫把守着大门。
电梯向下行进,半分钟后停下,张扬听到身边那人道:“可以取下来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你要我在二楼放火,东西明明在B座,为什么要在A座制造混乱,原来你们一早就打算从联通两栋别墅的地下通道入手。”
章碧君点了点头,她拿起遥控器,打开前方的电视墙,室内的光线同时黯淡了下来。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两只石锁随着张扬的动作越舞越疾,倏然张扬动作一变,两只石锁宛如蝴蝶一般飞向庭院之中,轻轻落回原位,仿佛从未移动过一样。
太极拳所有人都见过,可是张大官人这么牛逼的太极拳,没有一个人见到过,这厮的太极拳说实话只有七http://www•hetushu.com分形似,但是意境传达的却是十足。
邢朝晖惨然一笑道:“谁会在乎?”
张扬和薛伟童一起离开了八卦门,薛伟童忙着联系周兴国几个,大过年的闲着也没什么事,她打算把兄弟几个约在一起聚一聚。
章碧君道:“你所谓的原则带给你的只有死亡。”
邢朝晖的脸上早已没有了昔日的笑容,望着眼前的章碧君,他的表情充满了愤怒与悲哀。
章碧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低声道:“张扬,我知道你很关心她,可是我对她的关心根本不次于你,一直以来我都将她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你最得力的手下张扬去北韩救夜莺了。”
章碧君叹了一口气道:“张扬,你想的真多,查晋北就算怀疑你,他有证据吗?”
章碧君道:“事关国家机密!”
章碧君道:“我不认识什么桑贝贝,不过我听说在昨晚的火灾中有一名舞女失踪,至于她的下落,警方正在调查中,其他的我就一无所知了。”
章碧君提醒他道:“美国的事情你应该还记得。”
章碧君摇了摇头,她的表情充满了无奈:“张扬,这种事没办法去解释,夜莺进入的是北韩军事禁区,如果我们出面承认,会影响到我们两国之间的睦邻友好关系。”
章碧君点了点头:“雪很大,风景很美,可惜你再也见不到了!”
邢朝晖道:“他已经离开了国安,你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章碧君道:“那是因为你不懂得欣赏!”她看了看邢朝晖,充满同情的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你聪明一些,本不会落到如此的地步。”
张扬借口自己有事,好不容易才让薛伟童相信,答应她晚上一起聚聚,这才得以离去。
张扬开着奔驰越野车来到京城北区的一处停车场,章碧君和他约定下午两点在此相见,张扬按照章碧君的吩咐将车停入预订的位置,他看到一旁的商务车,两名黑衣人拉开推拉门走下汽车,其中一人正是昨晚将车交给他的司机,张扬推开车门走下去,将钥匙扔给了那名司机。
张大官人怒道:“屁的睦邻友好关系?难道为了所谓的外交就要牺牲自己的同志?夜莺为什么会到北韩?如果不是为了完成你们交给她的任务,她怎么会身涉险境?现在她出事了,你们却要不闻不问?难道你们不清楚北韩军人对付美国间谍的手段?”张大官人有些出离愤怒了。
邢朝晖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看得出他的身体非常虚弱,他低声道:“章碧君,从我这里,你得不到任何东西。”
张大官人看都不看,手掌伸了出去,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圆,轻轻巧巧就将茶杯拍了出去,那茶杯在空中弧形旋转,稳稳落在一旁的八仙桌之上,这一手让所有人为之咋舌,张扬对力道的掌控实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章碧君进入禁闭室内,禁闭室非常的空旷,其中只有一些最简陋的生活设施,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蜷曲在小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