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2章 这就是平壤

张扬裹紧了毛毯,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靠下,微笑道:“这一趟恐怕不会太平。”
乔梦媛道:“随时和我保持联系,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马上打电话回来。”
赵天才只喝啤酒。
“别胡说!”乔梦媛很怕听到这个字眼。
伍得志悄悄拉了李秉民一把,提醒他不要胡乱说话。在这片土地上,民族自尊心很强,往往你不经意的一句话。很可能就会触及到他们敏感的神经。
张扬道:“好了,别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这条机场通往平壤的道路非常冷清,车辆很少,张扬本以为这是远离平壤市中心的缘故,可是等他们进入平壤市区,情况依然如此,李秉民一边开车一边向他们介绍着途经的一些标志性的建筑和景点,什么大同江,什么主题思想塔。什么国家图书馆,李秉民向客人介绍的时候,打心底流露出一种骄傲,这种民族的自豪感在北韩老百姓中很常见,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自豪的是什么。
张扬道:“为什么现在不说?”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
他们刚刚走出机场的闸口,第一次来到北韩的赵天才凡事都感到惊奇,他掏出相机想在机场留张照片作为纪念,可没等他按下快门,一位身穿蓝色制服,胸前佩戴领袖像章的男子就快步走了过来,一脸严肃的挡在赵天才的像章,很严厉的高声斥责着,张扬和赵天才虽然听不懂,可是也能听出这货说得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在李秉民的提议下,李金顺站起来拿起麦克风献给了客人们一首《祝你平安》,她的歌声只能算得上一般,不过吐字清晰,发音也很标准。
张扬道:“高丽棒子全都一个德性,打肿脸充胖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李秉民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中年人道:“你们的穿着打扮上也能看出来,是周总让我过来的。”
赵天才一登上国航的飞机就盖上毛毯睡了起来,昨晚几乎一夜没睡,他已经是相当的疲倦。
平壤给张扬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黑,整城市黑漆漆的,张扬以为是停电,问过之后才知道这个国家的能源很紧张,一切都在计划中进行,还属于计利经济的阶段。
身边的动静惊醒了伍得志,他诧异的看着张扬:“你没事吧?”
张扬握住围巾,心中一阵暖流在涤荡着,他有种想将乔梦媛拥入怀中,狠狠亲吻她樱唇的冲动,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张大官人终于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展开实际行动。
他们稍事休息后,来到了李秉民安排的餐厅,张扬本以为李秉民会安排在高丽大酒店就餐,没想到他安排的地方是在附近的海棠花餐厅,这里的消费比起高丽大酒相对来说要便宜一些,其实这里的消费在平壤也算很高了,李秉民把他们带到三楼的一个包间内,包间是长方形的,里面摆放的餐桌也是长方形的,更像是国内开和*图*书会的小型会议室,菜品已经摆上来了,目测有七八道,如果单纯是李秉民加上他们三个也算马马虎虎过得去,可李秉民那边来了三个陪客,这平均下来也是每人一道菜。
张扬摇了摇头,拿起毛巾擦去额头上的冷汗:“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一个带着雷锋帽,穿着灰色棉大衣的中年人从丰田越野车上走了出来,他满面笑容的走向张扬,主动伸出手去:“你们是从中国过来的客人吧!”他的中文居然非常的流利。
张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听伍得志说这里禁止拍照,不屑的哼了一声道:“麻痹的,得瑟什么?穷家破院的,以为我们乐意拍啊?”
李金顺被安排坐在张扬身边,张大官人明白,到了这里,人家是单纯陪吃陪喝的,要掌握好尺度,不然肯定会激起人家的反感,再说目前张大官人也没有那种心境。
途经平壤火车站的时候总算看到了一些灯光,赵天才在面嘟囔了一句:“真黑啊,跟到小山村似的。”
伍得志是坚持不喝的,因为他失去了一条右臂,再加上脸上瘢痕累累,别人看到他总感觉他不好接近,所以很有人主动找他喝酒。
可随着房门打开,走进来三位美丽的北韩女郎。张大官人这才相信刚才并不是自己听错了。
菜品以海鲜为主,还算有些质量,因为知道张扬是周兴国的弟弟,所以李秉民对他表现的格外客气。凑在他的耳边低道:“为了欢迎各位的到来,我特地邀请了位美女献唱!”
李金顺点了点头,李秉民提议大家不要只顾着喝酒要搞点娱乐,事实上他是心疼酒钱了,张扬对他的评价是小家子气,算上三名陪酒小姐,他们一共十个人才点了八个菜,现在菜都吃得差不多了,如果换成在中国,肯定要继续点菜。可李秉民也没有点菜的意思,伏特加也不舍得继续拿了,大同江啤酒倒是要了不少,啤酒你再能喝又能喝多,喝多了肚子还胀呢,再说了大同江便宜啊。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这人不喜欢惹事生非。”
伍得志向黑漆漆的街道看了一眼道:“前提是你打得到!还是坐公车吧!”
伍得志轻声道:“关心则乱,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考虑太多,走一步看一步。”
伍得志递给他一杯水,张扬感到口干舌燥,一口将杯中水喝了个一干二净,此时空中小姐甜美的声音响起,飞机已经来到北韩平壤上空,因为风雪的缘故,机场正在清理积雪,预计降落时间要推迟半个小时。
伍得志道:“正是因为穷家破院所以才怕别人拍,他们一直对外宣传自己的国家如何繁荣富强,你把他们的贫穷一面拍下来,这不是损害他们的国家形象吗?”
北韩人喝酒倒是不怎么含糊,端起酒杯就是一阵猛灌,李秉民请来的这三位陪酒员绝对是尽职尽责和-图-书,端着酒杯就和张扬这边喝上了,这些人多少都懂一些汉语,也知道中国人喝酒的规矩,酒杯一端起来,马上就来了一句,“干!”
身旁的伍得志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昨天他和赵天才花费了十多个小时赶到京城,中途根本没有得到休息,这又跟着张扬一起马不停蹄的飞往北韩,的确已经很累了,张扬的唇角露出会心的笑容,其实他真的应该满足,拥有这么多爱他关心他的家人、情人、朋友,他应该知足,而他需要做的是,保护所有爱他的人不受伤害!
其实李秉民不仅仅害怕张扬的反击,他还心疼这些酒钱,一瓶伏特加可不便宜,标价八千五,一会儿工五瓶酒就见底了,看张扬这状态,再来五瓶不在话下,李秉民心里发毛了,八万五,加上菜钱,这顿饭简直是天价了。
张大官人初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里是北韩啊?以他们的落后和封闭居然也有三陪这一套?
三人来到房间内,把行李放好,他们只打算这里休息一晚,顺便计划一下在北韩的行动。
张大官人早在来北韩之前就知道,前往领袖广场,给他们的领袖敬献鲜花是几乎所有前来北韩的人必走的一个程式,张大官人暗道:“你们领袖干我屁事?我凭什么给他献花啊?”
那名北韩工作人员瞪着眼睛又唠叨了几句方才作罢。
张扬和赵天才对看了一眼,都觉着滑稽想笑。
所以对方的火力集中在张大官人身上。他们的首轮轰炸显然没有起到预想的效果,看到张大官人手握伏特加,谈笑风生的样子,几名北韩人都看出来了,这位敢情是海量啊。
张扬点了点头,看到赵天才也醒了,正在那儿和空中小姐套着近乎。
透过舷窗,张扬观察着高丽机场,机场的规模和首都机场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机场上停靠的都是一些老掉牙的飞机,多数来自前苏联,其中最多的就是图-154,张大官人甚至怀疑这种飞机能否找得到配件。
张扬伸出手和他握了握道:“周兴国是我大哥,这两个是我的朋友。”
伍得志道:“乔梦媛对你不错!”
张扬他们三人都上了李秉民的丰田越野车,车外表破,内饰比起外表更加破旧,李秉民的越野车一直没熄火,是因为他害怕熄火后就再也打不起火来,汽车重新启动之后,他们向平壤市中心驶去。
李秉民借着酒意向张扬道:“明天上午我安排你们去参观领袖塑像,并向领袖献花!”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着深深的荣誉感。
张扬笑道:“我没见过你啊!”这话多带了一点挑逗的意味。
从装束上一眼就能看出其中两人是餐厅的服务员,真正引起张扬注意的是中间那一位,大约二十多岁年龄,衣着时尚,短发非常的清爽,举手抬足气质颇为高雅,事实证明她的确和那两名女郎不同,这位是和图书海棠花餐厅的副经理李金顺,曾经在中国留学三年,说得上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张扬留意到他们来了两辆车,却一共来了两个人,其实一辆车就足够了,想不到北韩人也讲究排场。张大官人并不知道,李秉民可没想讲究什么排场,这辆老掉牙的丰田越野车是他的,开到半路熄火了,只能打电话又把朋友叫来,那辆北京吉普213原本是准备给他当拖车的。反正过来了,干脆约上一起来机场接人,顺便也给他撑一下场面。
李金顺双目一亮道:“平海,我去过!”
离开国航的飞机,他们三人顿时感觉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眼前的一切如此简陋,仿佛穿越回到了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出站口,候机楼一切都如此的简单,简单的甚至有些寒酸,北韩的边检人员不苟言笑的站在那里,他们仿佛压根就不懂得微笑服务的概念,面对前来北韩的客人们,更像是对待苦大仇深的阶级敌人。
别看北韩国穷,可消费水准一点儿都不低。入住押金要了一万五,伍得志要了一个三人套间每晚两千,这都是人民币,他们国家的货币绑定人民币汇率是15:1,可在黑市上会达到惊人的400:1,普通北韩人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是两千左右,如果拿到黑市上换算,也就是五六元人民币,所以张大官人拿自己的工资和北韩人对比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咱们国家随便挑一个人过来就是百万富翁。”
还好飞机的降落过程非常顺利,在平壤上空盘旋半个小时后,飞机终于获准降落,缓缓停靠在黑白相间的高丽机场上,黑色的是跑道,白色的是没有来及清理的积雪。
乔梦媛拉开自己的手袋,将一条自己亲手编织的围巾递给他:“那边冷,戴上!”
张大官人哪会把他们几个放在眼里,看到几个人露出怯意,他的反击开始了。
张扬道:“没办法,很多女孩子对我都很不错。”
李秉民悄悄告诉张扬,但凡能够在这里工作的家都有一定的背景,其中多数都是干部子女。
乔梦媛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俏脸微微有些发红,小声道:“一定要平安回来,有些话,我想对你说。”
张扬道:“平海!”
前来餐厅的路上伍得志专门交代过他们,北韩最多的就是间谍,尤其是像高丽大酒店和海棠花餐这种外宾时常出没的地方,间谍更是多见,他们利用种种机会搜集各种情报,在这里说话一定要小心。
乔梦媛摇了摇头,远处赵天才和伍得志已经办好了手续,并肩向这边走来,乔梦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一周,尽快回来!”
张扬不知何时也朦胧睡去,睡梦中,他看到丽芙呼喊着他的名字,身穿白色长裙倒在触目惊心的血泊中,一双美眸充满惊恐无助的看着他,脑海中的画面忽然又切换到顾佳彤坠入尼亚加拉河的情景,张扬猛www.hetushu•com然睁开双目,难以形容的惊恐让他的身上遍布冷汗,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
也就是张扬现在心情不好,如果不是牵挂着夜莺的事情,少不得要狠狠整蛊一下。
不过看到伍得志悄悄给他使眼色,张扬也说什么反对的话,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入乡随俗嘛。李秉民也是好意,他们喜欢的事情,认为客人也喜欢,以为自己的安排对客人来说很周到。
可伍得志知道人家说得都是真话,而且态度非常的严肃认真,所以他没笑,发笑会让人家觉着不礼貌。
张扬抿了抿嘴唇道:“我很快就会回来!”
赵天才跟着点头,把险些遭到没收的相机收了起来。
中年人指了指胸口的像章:“在我们国家每个人都带着领袖的像章,领袖的光芒无时无刻不在温暖着我们的心房。”
伍得志打了个哈欠道:“太不太平全在你的一念之间,你不闹事,咱们就太平。”
所以张扬长了个心眼儿,除了喝酒之外。尽量少说话。
李秉民带着他们来到了高丽大酒店,这酒是涉外五星级,进入酒店的大堂,总算在其中找到了一些现社会的痕迹,大堂的装修不错,灯光穹顶,灰白相间的大理石抛光地面,大堂内可以找到不少的中国元素,最让张扬他们感到惊的是,这里居然还有自动扶梯。
张扬想起了乔梦媛,这段时间乔梦媛何尝不是在保持着和自己之间的距离,可是当自己遇到麻烦之后,乔梦媛仍然第一时间表现出对他的关心,真正的感情是不以意志为转移的。
就在这时候,看到两辆吉普车一前一后的开了过来,一辆是北京吉普212,还有一辆丰田越野,品牌乍看还行,不过那辆越野车至少有二十年的车龄了,双排气筒后突突突冒着黑烟。
这个字的发音容易,可满满一玻璃杯的伏特加往肚子里灌也不是简单的事情,北韩人民大概想用他们的豪爽和好客给张扬这帮来自强大邻邦的朋友以深刻的印象,这也是李秉民事先交过,一定要让客人喝好,在这一点上,两国人民有着共同的认识,不喝倒不能叫喝好,于是乎他们轮番敬酒,轮番上阵。
“太得瑟了!有这么多人牵挂你感觉是不是特好?”
李秉民虽然没掏钱安排他们的住宿,作为地主还是主动提出要请他们吃饭,张扬考虚到这厮的经济状况本想回绝的,可是李秉民在请客方面表现的很坚持,看到人家盛情难却,张扬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伍得志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当然知道张扬指的是谁,自从他在那场爆炸中被毁容之后,伍得志就开始逃避佟秀秀的感情,虽然他知道自己直到现在还没有将她忘记,他慌忙岔开话题道:“一夜没睡,困了,比不得你的精神头,我先眯一会儿,等到了平壤叫我!”
张扬从李秉民举杯的频率越来越低就知道这心疼了,三名陪酒员和图书这会儿不胜酒力,喝得面红耳赤,话也多了,往往是朝鲜话夹杂着中文。
中年人笑道:“我叫李秉民,是周总在这边的生意伙伴,周总特地让我来迎接你们,因为今天下雪,我们的车又在半路出了些毛病,所以才晚到了,还好没耽误你们的行程。”他倒是会为自己解释。
这顿饭的总体感觉吃得相当奇怪,和这帮北韩人告别之后,张扬他们离开了海棠花餐厅,赵天才忍不住道,“这里的人也太小气了,这么一大桌子人就围着八个菜,吃完了也不知道再多点两个。”
“才怪!”乔梦媛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为何鼻子有些发酸,眼圈也红了起来。
三人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前来北韩之前,周兴国说好了让他在北韩的生意伙伴过来接他们。张扬看了看时间,算上飞机晚点的因素,已经晚了整整一个小时,周兴国的这个生意伙伴也太不守时了。
张扬笑道:“你也不差啊!”
张大官人望着闭上眼睛装睡不再理会自己的伍得志,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佟秀秀和伍得志明明相爱,两人却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爱到深处心中所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对方。正是害怕拖累到佟秀秀,伍得志才选择了忍痛放弃。
飞机广播中为了舒缓乘客的情绪,也为了帮助大家打发降落前的等待时间,为大家播出北韩的一些风俗习惯和来北韩需要注意的事项。
张扬笑道:“这世上还有能难住我的问题吗?”
李金顺端着小酒杯来到张扬面前主动趾他喝了一杯,甜甜笑道:“张先生是哪里人?”
伍得志懂得一些朝鲜话,他笑着向那名男子解释,告诉他,他们三人是来自中国的商人,都是初次来到北韩,所以不了解这里的情况。
李金顺俏脸有些发红:“平海这么大很难遇到的,不过我对平海的印象不错,那里经济发展的很好,在中国也算得上前列吧?”
张扬点了点头道:“欢迎李小姐以抽空去平海做客,我一定会尽地主之谊。”
李秉民准备了不少酒水,啤酒是清一色的大同江,白酒是来自俄罗斯的伏特加。
赵天才道:“打车吧?”
本来张扬还以为李秉民会帮他们安排好入住手续,可李秉民只把他们带到了服务台就没了下文,看意思是要他们自己付账,伍得志悄悄告诉张扬,北韩人很小家子气,你让他们掏钱你安排住宿还不如杀了他们。既然这样,张扬也没必要勉强人家,李秉民舍得花费汽油把他们从机场接到这里已经很难得了,人家本来就不富裕,总不能逼他们打肿脸胖子?张大官人从不干强人所难的事儿,他让伍得志去办入住手续。
张扬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张扬和伍得志坐在一起,两人都没有太多的随意,伍得志低声道:“刚才在机场的时候,我看到几个可疑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