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5章 有偿合作

权正泰道:“明晚有雨夹雪,军方的警戒比起平时肯定会有所放松,而且视线要受到不少的影响,便于掩护。”
这个跟踪他的女人竟然是李婉姬,当初李银日将军身边的护士,张大官人认出李婉姬之后心中这个怒啊,心说当初在京城的时候,你往李银日的饮食里下毒,想把李银日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做掉,幸亏被我发现,当初老子放了你一马,可没想到这女人非但不知道感恩戴德,反而恩将仇报,跟踪自己不算,居然还要拿枪射杀自己,这女人的心肠真够歹毒的。
李婉姬狠狠盯着张扬。
李婉姬道:“我可以帮你。”
张扬有些不耐烦道:“你所说的这件事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张扬得手之后,低声通知了崔载元。
张扬道:“合作的前提在于你们有打动我的条件。”
权正泰道:“越快越好,因为金刚山范围内并不是只有金谷一个军事基地,一旦其他的基地得到金谷攻击的讯息,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来接应,等到增援部队赶到,你们想要逃出生天就难了。”
赵赫趴在悬崖上喘息着,望着头顶的张扬,他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用韩语道:“他是人吗?竟然徒手攀岩,实在是太不可议了!”
张扬道:“目前来看,我没有更好的选择。”
张扬道:“看来你知道的事情不少。”
三人先后进入研发中心,刚刚走过前方的通道,就听到前方响起整齐的步伐,张扬从脚步声就已经判断出对方来了四个人,张扬向崔载元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和李婉姬在原地等待,自己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李婉姬道:“我代表我自己。”
张扬将丽芙的照片递给她:“有没有见过她?”
权正泰道:“我也考虑过,不过李婉姬身手很好,而且她的生化知识非常的丰富,称得上一位专家,我们找不到替代人选。”
权正泰道:“中国不是有句俗话,不太虎穴焉得虎子吗?”
权正泰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输入密码后,打开文件,他低声道:“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北韩军方正在秘密研制一种生化武器,这种武器一旦研制成功,必将对世界和平造成极大威胁。”
伍得志道:“我跟你一起去!”
李婉姬道:“你根本不了解这个国家,更不了解李银日的实力。以为你救了他的性命他就会感激你吗?”李婉姬摇了摇头:“对这样一个人,你永远不要寄予知恩图报的希望。我的父亲曾经帮助过他,可是最后依然遭到他的毒手,对他来说这个世上最重要的始终是自己的利益,任何影响到他利益的人都应该去死。”
李婉姬的目光中流露惊恐的神情。
权正泰道:“我们计算过,爬上鹰愁涧的那座高崖如果顺利的话大概在一个半小时左右。”
张大官人慢条斯理的喝了口咖啡道:“我之所以跟着过来就是想看看谁在她的背后撑腰。”
权正泰给出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并不多,现实中,他们所遇到的困难很多,天气条件恶劣,雨雪落在悬崖上,不少岩石都因结冰而变得又湿又滑,无形之中为他们的攀援又增添了许多的困难。其间遇到几次险情,还是通过张扬的帮助方才顺利度过。
赵赫将狙击步枪架在警戒塔上。
伍得志和赵天才开着车赶了回来,伍得志下车后迅速将李婉姬失落的手枪拾起,伍得志担心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其他人,向张扬道:“尽快离开这里!”
权正泰邀请张扬坐下,微笑道:“其实从张先生前往李银河府邸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跟踪你。”
李婉姬道:“我想要的是金谷军事禁区的秘密武器资料,你想救人,在这一点上,我们拥有合作的可能。”
李婉姬道:“先告诉我你来金刚山的目的。”
权正泰道:“你要救人,我们要抓人,只要你们任务完成,我们会派人进行接应,并安排你们从我国境内离开。张先生,你考虑一下,究竟要不要和我们合作?”
权正泰道:“明晚!”
张扬听到他答应的如此看快,自然也没有其他的要求,他低声道:“你们计划何时展开行动?”
他们呈品字形散开,由崔载元突前,在赵赫所处警戒塔的控制下,向研发中心迅速靠近。
短暂的准备之后,他们开始行动,张扬爬在最前方,三名南韩特工累死累活的爬了五十米的时http://www•hetushu•com候,抬起头,看到徒手攀岩的张大官人已经爬到了他们头顶二十米的地方,坐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一边休息一边等着他们。冰雨夹杂着小雪下得很急,不过南韩提供的装备不错,保暖性和防水性都很好。
崔载元低声道:“干掉岗亭内的士兵!”
崔载元从张扬身边爬过的时候,向他笑了笑,用有些生硬的中文道:“你不走?”
张大官人笑了笑道:“我心胸从来就不怎么宽广,知道我为什么跟她过来吗?”
张大官人啧啧有声道:“看起来这件事很危险。”
伍得志将自己的顾虑告诉了张扬,他低声道:“看似一个团队,实际上却有着三种不同的目的,你想救人,权正泰一方想要得到北韩研制生化武器的资料,并劫走前苏联的生化专家,而李婉姬却是想报仇,如果她利用这次的机会公报私仇,会给你们造成很大的麻烦。”
权正泰调出地图,指向地图道:“从鹰愁涧爬上去,争取在凌晨一点前抵达这里,因为背后有悬崖,所以他们的重点布防不在这里,你们可以躲过哨所,进入禁区。”
其实这世上的母老虎很多,李婉姬无疑也是其中的一只,张扬对李婉姬加入这次行动还是充满戒心的,李婉姬之所以改弦易辙投入南韩阵营,就是为了利用南韩方面的力量来复仇,她的出发点就是报仇,对付李银日,她的存在让这次行动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张扬对李婉姬并没有太多的信心。
张扬道:“他们抓不住我的把柄。”他对自己拥有强大的信心。
两人下车之后,张扬看着李婉姬道:“有什么话只管说吧。”
张扬道:“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听到李婉姬开口说话,张扬和伍得志交换了一个眼神,伍得志和赵天才都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两人一是为了望风,二是为了给张扬和李婉姬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李婉姬道:“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李昌普是李银日的儿子。”
权正泰道:“你想救人,我们想找出北韩秘密研制生化武器的证据,潜入金谷军事禁区是我们共同的目标,我想我们合作的前提已经成熟了。”权正泰显得信心满满,他向张扬道:“我可以将我目前掌握的全部资料都提供给你,装备、武器,以及金谷军事禁区的内部结构图。”
张扬道:“你想让我帮你们得到生化武器的资料?”
李婉姬道:“我的人盯住韩锡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知道他的一些秘密,对外他是一个情报贩子,可对内,他和金谷军军事禁地的负责人李昌普私下有着密切的联络,换句话来说,李昌普提供一些价值不大的情报给他,而他作为诱饵对外贩卖,借此了解对方的情况,然后再通知李昌普,这才是韩锡成这么久都在元山安然无恙的真正原因。”
张扬借着夜色的掩护爬上了警戒塔,塔上有两名北韩士兵值守,他们根本没有发现张大官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张扬对这些北韩士兵并没有痛下杀手,冲上去,悄悄点中了他们的穴道,看着他们瘫软倒在了地上,好歹也是友好邻邦,下手还是要留点情面的。
李婉姬道:“李银日在北韩军界拥有着强大的实力,元山港、金刚山一带的军区将领都是他的亲信。”
张大官人充满自信笑道:“那得看她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
赵天才道:“拿这女人怎么办?”
权正泰还是一脸的微笑:“以张先生的心胸应该不会和李小姐一般计较。”这厮说话表面上一团和气,实际上却是滴水不漏。
李婉姬点了点头:“李银日杀了我的父亲,我要为他复仇。”
赵天才道:“或许她想利用你,进入金谷军事禁区之后,她得到秘密武器资料后,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咱们的身上,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
伍得志和赵天才都知道张扬绝不是辣手摧花的人,李婉姬对张扬显然缺乏了解,虽然张扬曾经放过了她一次,可现在她的性命捏在对方的手里,张扬的恐吓对李婉姬的内心还是具有一定震慑威力的。
张扬道:“李婉姬和李银日有杀父之仇,金谷军事禁区的首领就是李银日的儿子李昌普,你不怕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参加这次活动只是为了复仇,而影响到大局?”
权正泰道:“你的身手我很清楚,其hetushu.com实就算你不来,我们一样要潜入金谷军事禁区,跟你合作,我们的胜算会更大一些。”
张扬皱了皱眉头,一个半小时?对他来说半个小时都不用,看来这次要被这帮高丽棒子拖慢行动的节奏了。
张扬并不否认,他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并不认为自己影响到了李银日的利益。
张扬道:“他们的行动计划是,从鹰愁涧的悬崖爬上去,根据天气预报,明晚雨夹雪,这样的天气,爬上悬崖可不是玩笑。”
崔载元计算着探照灯循环一周的时间,然后看着手表,按照他们的计划,首先要占领警戒塔,当探照灯离开他们的位置,张扬已经冲了出去,崔载元不由得一怔,他本想自己来做这件事,他是三人中的首领,张扬却提出无条件服从他的指挥,可根据到目前的情况来看,张扬似乎没有指挥他们的兴趣,也没有听从他命令的意思,如果不是事先说好了合作,现在的他们更像是单打独斗。
当晚十点,在冰雨和风雪中,张扬和另外三名南韩特工乘坐皮筏,顺水来到预定的攀援地点。
四名北韩士兵只是在例行巡视,他们看到张扬迎面走来多少有些诧异,其中一人用韩语喊话,还没等他们搞清楚状况,张大官人手中四道金光射出,四根金针射入那些士兵的身体,张大官人对金针刺穴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他一样可以准确制住对方的穴道。
张扬听李婉姬这样说,不由得越发担心了。
张扬道:“看来你了解不少的事情,这就更坚定了我要把你灭口的念头,现在告诉我你跟踪我干什么?你究竟代表谁的利益?我就快失去耐心了。”
伍得志道:“大老远跟你跑到北韩来可不是为了旅游的。”
伍得志并没有说错,李婉姬并不是一个人,她的背后同样拥有一个组织,在李婉姬的要求下,张扬和她一起单独来到元山的一家部队招待所,在316房间内,张扬见到了李婉姬的上司,来自南韩的权正泰,早在静海发生韩国商贸城爆炸案的时候,张扬就和他见过面,那时候权正泰的身份还是韩国反恐专家,现在他的身份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北韩商人。权正泰微笑着迎了过去,很热情的和张扬握了握手:“张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张扬道:“为什么要选择明晚?”
张扬道:“听起来好像有些吸引力,不过有一点我仍然不明白,你究竟代表谁的利益?”
伍得志道:“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这些,一枪杀了干脆!”他举起手枪指向李婉姬的前额,手枪是李婉姬的,装有消声器,所以不用担心枪响惊动附近的人们。
李婉姬道:“现在你们明白一定要和他合作的原因了吧。”
确信赵赫得手之后,崔载元和张扬、李婉姬一起迅速来到研发中心前,崔载元进入岗亭,李婉姬则将掌上电脑接驳大门上的密码锁,迅速破解密码锁,打开了大门。
张扬呵呵笑道:“李婉姬,到了现在你居然还敢跟我谈条件。”
张扬点点头,这才将他和李婉姬认识的经历说了一遍,伍得志道:“这女人大有来头,搜搜她身上。”
已经占据警戒塔有利地形的赵赫,瞄准了岗亭,从他的位置可以清晰地看到岗亭内那名值守的北韩士兵,他扣动扳机,子弹从狙击枪内极速射出,射穿了岗亭的玻璃窗,准确无误地命中了那名北韩士兵的头部,北韩士兵虽然带着钢盔,可是狙击枪的子弹是特制,具有穿甲的能力,哨兵一声不吭地倒在地上。
“任何阻碍我复仇的人都是我的仇人!”张扬笑了笑,解开了李婉姬的全部穴道,李婉姬也因此而获得了自由,她活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盯住张扬道:“我不是你的对手。”
张扬道:“等我到了南韩,我会第一时间联络你们。”
李婉姬看了看照片,点了点头道:“她找过韩锡成,我知道她潜入了金刚山,至于她的下落我并不清楚。”
赵天才道:“真的要跟他们合作?”
“你从韩锡成的手里不可能得到详细的资料,而我对金刚山一带的地形很熟悉,我知道怎样潜入。”
崔载元指了指东南方的一座水泥建筑,低声道:“那里应该是他们的研发中心。”
伍得志却望着张扬道:“你认识她吗?”
张扬的表情多少显得有些不屑,高丽http://m•hetushu•com棒子就是这样,动不动就是国际影响世界和平,巴掌大小一块地方,就算你们南北两方可着劲的折腾,也不过就是半岛的问题,还他妈真以为自己能够影响世界?就算让你们去影响,你们加起来有那个实力吗?
伍得志道:“权正泰方面虽然提出和你合作,可是这帮人并不可信,南北韩局势非常的敏感,就算你不想介入国际争端,也没抱有任何的政治目的,可是这件事一旦暴露,就会被外人赋予浓重的政治色彩,可能对你产生极其不利的影响。”
伍得志作为一个在国安工作多年的老特工,也认为权正泰在这次行动中启用李婉姬是极不明智的决定,虽然他并不了解李婉姬,可是从和李婉姬第一次的接触就感觉到她性情偏于冲动,而金谷军事基地的负责人是李银日的儿子李昌普,李婉姬如果有对付他的机会,很可能会痛下杀手,一旦发生这样的状况,势必会影响到团队的整体行动。
抬头看着上方的悬崖,赵赫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是神枪手,这货并不懂中文,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句话,李婉姬低声翻译道:“他说一个半小时可能爬不上去。”
权正泰的出现虽然让张扬稍感惊奇,可是他对李婉姬的阵营并不奇怪,真正对北韩军事秘密感兴趣的无非是少数几个国家,其中最紧张的莫过于南韩,以张扬对李婉姬的了解,她应该是北韩人无疑,如果她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她为了替父亲复仇,已经投靠了南韩的阵营。
李婉姬强自镇定道:“张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
李婉姬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尴尬,她淡然道:“你突然冲出来伏击我,在那样的情况下,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自我保护。”
权正泰道:“留给你们的行动时间一共是一个小时,也就是说,一个小时后,你们要准时离开并登上飞机。”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是没有办法,她不能相信,那个韩锡成也不可全信,但至少有一点能够确信,这个李婉姬和北韩方面有仇,她不可能向北韩出卖我们的行动。”
“刚才你好像想把我置于死地!”
张扬道:“我要救她!”
权正泰道:“现在张先生已经完全清楚了,我想我们应该可以谈谈合作的问题。”
“计划从哪条道路上山?”
权正泰道:“没问题!”
张扬将丽芙的照片递给权正泰,权正泰看完之后道:“这个人找韩锡成接触过,从他那里得到资料,潜入金刚山金谷军管区,我只知道这些,至于她是不是全身而退,我就不得而知了。”
张大官人一脸的冷笑,这权正泰也真够无耻的,跟踪老子居然还装得没事人一样,说出话来居然那么理直气壮。他向一旁的李婉姬看了一眼道:“还好我命大,没有死在李小姐的枪下。”
张扬却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有南韩方面的协助,展开行动应该会容易许多,你们不要插手这件事,最好尽快离开这里。”
伍得志道:“她应该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查查她的底子,她的背后一定还有其他人。”
鹰愁涧是金刚山的一道深谷,涧底有水,两侧都是高山,靠近内金刚金谷峰的一侧,是万丈悬崖,悬崖宛如刀削斧劈,笔直向上险峻非常,从涧底到封顶的垂直距离大约在三百米左右,这样的高度,这样的险峻地形,就算对于专业的攀岩运动员也是一种巨大的挑战。
崔载元从背囊中取出铁丝钳,在赵赫的帮助下爬上高墙,手脚麻利的破出一个大洞,然后第一个从高墙上翻越了过去,随后是李婉姬和赵赫,最后才是张扬。
李婉姬道:“你和李银日联系之后我就跟上了你。”
张大官人并不需要太多的考虑,如果权正泰所说的一切属实,韩锡成提供给他的情报就没有太多的价值,而且他今天和韩锡成见面十有八九已经被军方掌握,就算抛开一切,权正泰所掌握的资料对他也有着相当的吸引力。他对金谷军管区的内部情况一无所知,权正泰已经针对金谷调查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他能够提供接应,从张扬看到的那盘录像,丽芙遭受了残酷的折磨,就算能够救她出来,如何将她安然带出北韩国境也是一个问题,现在权正泰的出现恰巧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
权正泰道:“北韩www.hetushu.com军方将这一计划列为高度机密,称之为NARUDO计划。前苏联的一位生化学家在负责这个项目的研制工作,北韩政府否认他们在进行相关的研究这也是他们一贯的做法。”
赵天才跟着点了点头道:“你害怕我们拖累你?”
张扬点了点头,早在京城的时候,李婉姬就意图害死李银日,看来她自从上次阴谋败露之后,并没有放弃加害李银日的想法,张扬道:“为什么会盯住我。”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想让谁和我一起潜入金谷军事禁区?”
张扬笑了起来,一个刚才恨不能将自己置于死地的人现在忽然说出这样的话听起来感觉到很奇怪。
张扬道:“与其爬上去等你们,不如在这儿多休息一会儿,你们先上,回头我追赶你们。”
伍得志道:“总之这件事你一定要小心。”
张扬道:“明晚行动一旦开始,势必会引起不小的震荡,你们如果继续留在元山,甚至北韩境内都很危险。”
权正泰道:“一个三人小组,崔载元、李婉姬、赵赫,这三个全都是我们最优秀的特工。”
权正泰道:“我们要的不是资料,我们也无心发展生化武器,我们需要的是证据,只要拿到他们研制生化武器的证据,就可以制造国际影响迫使他们放弃,还有一个目标,就是活捉这个前苏联的生化学家涅日科夫!”权正泰将涅日科夫的照片展示给张扬。
张扬回到崔载元和李婉姬的身边,回来的时候,张扬已经换上了一身的北韩军服,这是从刚刚士兵的身上扒下来的。
赵天才一旁道:“太麻烦了吧。”
赵天才跟着点了点头道:“刚才她气势汹汹的样子,根本就是想杀你,现在居然要和你谈合作,这件事太蹊跷了一点。”
张扬回到伍得志和赵天才身边,和他们短暂的商量了一下,伍得志低声道:“这个女人并不能相信,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设下圈套来陷害你?”
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幅地图,权正泰道:“金刚山,对NARUDO计划有兴趣的不仅仅是我们,周边国家的谍报部门也对此颇为关注,北韩方面应该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一计划只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李银日就是NARUDO计划的负责人。为了确保这一计划万无一失,他将这件事交给他的儿子李昌普负责。”权正泰点击了一下鼠标,屏幕上出现了一位年轻军人的照片,看起来和李银日的面貌轮廓的确有几分相似,算得上年轻英俊。
张扬暗自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李婉姬所说的一切属实,自己的行踪应该已经被李昌普所掌握,如果自己前往金谷军事禁区,对方肯定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崔载元、李婉姬、赵赫这三名特工各有所长,根据权正泰所说,他们都是南韩最优秀的特工,张大官人熟悉的只有李婉姬一个,如果李婉姬都能够称得上优秀,南韩的特工水准看来真的不怎么样。
张扬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在一个小时内,把人救出来,还要抓住那个前苏联生化专家,把他带上抢来的直升飞机,离开金刚山。”
权正泰道:“张先生还请多点耐心。”他继续道:“北韩对外一直都否认NARUDO计划的存在,甚至连关系一向密切的中国方面,他们也没有透露丝毫的风声,为了迫使他们放弃这一计划,为了维护地方安全,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终于锁定了这一项目研发的地点。”
张大官人想到了被抓的丽芙,这次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真该让她给自己生个儿子作为回报,高丽棒子的这句话用得倒是恰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丽芙真是一只让他牵挂的母老虎。
距离研发中心还有五十米的时候,崔载元示意大家停下脚步,研发中心的大门前有一间岗亭,任何人进出那里都逃不过士兵的眼睛。
张扬道:“旅游?”他当然不会对这个女人说实话。
凌晨时分他们终于爬到了上面,靠近悬崖的地方筑有三米高墙,墙上有铁丝网作为防护,金谷军管区的警戒重点在于前方,因为背临深渊的缘故,这边的情况相对松懈。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一点他并不清楚。
张扬道:“合作不是不可以,但是参与行动的这帮人必须要无条件服从我的指挥。”
伍得志满脸疤痕,长相本来就非常的可怖,再加上他此时冷森森的表情,李婉姬不寒而栗,www.hetushu.com如果说对张扬的话她未必全信可是伍得志的话李婉姬却深信不疑,张扬拍开她的哑穴道:“给她一个说话的机会。”
张扬带着戏谑的口吻道:“你现在只是我的阶下囚而已,你能帮我什么?”
张大官人笑道:“你别瞪我,眼珠子瞪出来我也不怕你,我告诉你,只要你不老老实实交代,我就把你交给李银日将军,让他新帐旧账和你一起算,到底什么后果,你自己掂量。”
赵天才道:“那我们怎么知道你是否全身而退?”
崔载元道:“研发中心在地下,我想监狱也在地下。”
张扬笑道:“任务很艰巨啊。”
赵天才道:“我也去!”
警戒塔上的探照灯来回照射,他们迅速来到一座集装箱后躲藏起来,集装箱的阴影部分是探照灯的盲区。
崔载元已经在准备攀岩用的工具,他将工具递给张扬的时候,张扬却摇了摇头,他用不着这玩意儿,徒手攀岩才是他的强项,别说这座到处都是缝隙的悬崖,就算是光滑的没有一丝缝隙的铜墙铁壁,他一样能够爬上去,壁虎游墙可不是白练的。
张扬并没有马上进行搜身,望着李婉姬道:“为什么要跟踪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盯上我的?”
李婉姬笑道:“旅游?刚才你去见的那个人是一个情报贩子,如果是为了旅游,为什么不去找导游?”
权正泰和李婉姬都看着张扬,等待着他的下文。
不过这辆破烂的伏尔加实在太招眼,主要是上面的弹孔太容易引起别人怀疑了,伍得志在国安工作多年,经验非常丰富,虽然他在爆炸中失去了一条右臂,可是他的头脑依然清晰,伍得志让张扬将那辆伏尔加轿车扔在无人之处,赵天才又到车上搜刮了一通,从车内找到一切可用的东西,然后将李婉姬扔到吉普车内。
赵天才开着那辆吉普指挥官,张扬开着那辆被他砸得破破烂烂的伏尔加,带着李婉姬离开了现场。
权正泰道:“鹰愁涧!”这一点和张扬想到了一处,张扬原本就打算从鹰愁涧的悬崖爬上去,可是他拥有这样的实力,那帮南韩特工却未必能够做到。
李婉姬从张扬的表情也看出了些许的端倪,她轻声道:“只要敢非法潜入军事禁区在这片土地上就会被视为国家公敌,你想救她?”
张扬关心的可不是什么生化武器,低声道:“监狱在哪里?”
权正泰向李婉姬点了点头,李婉姬离开了房间,将房门关好。
李婉姬道:“这里并不是中国,你以为自己对一切都很清楚,可是情况或许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告诉我你的目的。”
李婉姬被制住穴道,虽然说不出话来,可是她能够清楚的听到对方在说什么,一双眼睛瞪得很大,恶狠狠看着他们。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也有这样的顾虑,可是权正泰似乎对她非常的信任,还说她是生化方面的行家,作用无可替代。”
张扬看了看那张图,比起韩锡成给他的的确要详细多了。
权正泰道:“此人性情冷酷,手段残忍,虽然年纪轻轻却已杀人无数。”
崔载元让赵赫爬上警戒塔,在那里顶替张扬,利用警戒塔的高度,可以看清军事基地的全貌,同样的警戒塔在前门还分布有两个。
张大官人忽然发现这一民族有个共性,拿着不是当理说,明明是她先跟踪自己,说出来却好像她受了委屈。
权正泰道:“在金谷军事基地内有一个小型的飞机场,拥有两架武装直升机,你们的退路就是这两架直升机,进入金谷军事基地,你们最好兵分两路,一路去寻找资料,救人抓人,还有一路去飞机场抢夺直升机,做好配合工作。”
张扬道:“什么飞机?”他虽然对军事不太了解,可也知道北韩的防空炮火也不是闹着玩的,普通的飞机肯定无法越过北韩的国境线。
屏幕上出现了韩锡成的照片,权正泰道:“你今天前往元山渔港去见的韩锡成,这个人是李昌普布在元山的一颗棋子,他以出卖情报为名,引起潜入北韩各国特工的注意,这才是他在元山贩卖情报,而北韩方面始终没有对他下手的真正原因。”
张扬道:“嫌麻烦啊,那就一枪杀了扔海里沉尸。”他说完又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笑容,这笑容在李婉姬看来是极其淫邪的,张大官人道:“一枪杀了未免太可惜了,天才、得志,要不你们俩尝尝鲜,权当废物利用,用完了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