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6章 毒烟

涅日科夫吓得抖个不停:“别杀我,千万别杀我……”
墙角处蜷曲着一个白色的身影,张扬大声道:“丽芙!”
升降机坠落到中途,被钢索扯了一下,左右摇晃了两下,钢索终因承受不住升降机的重量而完全断裂,升降机一直坠入了生化研发中心的最底层。
李婉姬显得有些惊慌道:“上面全部被封锁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好像发号施令的应该是我啊,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人,现在人影都没找到,你们却要安放炸弹,干什么?”
李婉姬道:“如果我没想过逃呢?”
房门从里面打开,一个打着哈欠的北韩士兵有些不满的叨唠着什么,张扬抬起头,犀利的目光把那名士兵吓了一跳,浓重的睡意消失的干干净净,张扬一把扣住他的咽喉,另外一名坐在监控旁边的士兵慌忙去抓桌上的手枪,张扬右手一挥,一道金光射入那男子的胸膛。
一名北韩士兵打开了第七囚室的房门,张扬将李昌普交给李婉姬,他迅速走入第七囚室,低声道:“丽芙!”
涅日科夫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颤声道:“真的,你们真的是来救我的?”
行动刚刚开始就已经出现了分歧,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崔载元道:“这里是他们的生化武器研发中心,一旦研发成功将会对世界和平造成巨大的威胁,我们前来的主要任务就是要摧毁这座研发中心。”
张扬心说你们不是过来搜集北韩研制生化武器的证据吗?怎么又要炸毁这里了?崔载元道:“赶快行动。”
李婉姬凤目圆睁,厉声道:“你去死!”
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不少尸体,张大官人一开始的时候还有心控制,尽量避免造成太大的杀孽,可真正当战斗打响才发现下手还真不能容情。
李昌普叹了口气,按下了负三层的按键,电梯来到地下三层,周围很静,负责值守的士兵接到李昌普的通知全都已经撤离,前行二十米左右,遇到了一扇铁门,李昌普道:“她在第七囚室。”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带着横飞的血肉飞溅的到处都是,电梯门也被剧烈的爆炸冲击波震开,张扬单手搭在电梯出口边缘,然后又扔出一颗手雷,这是为了扫平障碍,确信外面应该没有埋伏,张扬这才手臂用力腾空飞掠而起,冲入地下二层的通道内。
那名军官正是李银日的儿子李昌普,李昌普打落李婉姬的头盅,抓住她的头发,扯得她的脸不得不高高的仰起,李昌普冷冷道:“你居然找到了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同谋?”
张扬厉声道:“带我去找她!”涅日科夫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了决心。
沿着狭窄的通道向前走了五米左右,看到一间密闭的玻璃房,灯光下,一个身穿白色病号服的女子静静坐在那里,双目紧闭,黑长的睫毛下,两道晶莹的泪痕清晰可见。金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俏脸之上清晰hetushu.com地可以看到几道淤痕,正是丽芙。
他拿出丽芙的照片递给涅日科夫,涅日科夫看了看道:“她是029。”
张扬迅速浏览着屏幕,看到其中一块屏幕上显示着一间会议室,内部一群军人正在开会,想不到这么晚了这帮军人仍然没有休息。张扬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营救丽芙,可让他失望的是,监控上并没有找到丽芙的影子,看来关押丽芙的地方并不在监控的范围内,他将电源切断,然后离开了监控室。
张扬看了李婉姬一眼,发觉她眼中的仇恨燃烧的越来越炽,张扬道:“先救人再说!”
张扬听到涅日科夫见过丽芙,心中不禁又惊又喜,可是听到他称丽芙为029号,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丽芙难道已经成了他们研制生化武器的试验品?
张扬干脆利落的解决了两名士兵之后,来到监控前,监控操作台上共有十面屏幕,从不同的角度显示着研发中心的内部情况,张扬很快就找到了崔载元和李婉姬,他们两人正沿着通道向电梯的位置前进。
李婉姬道:“你只要敢耍花样,我一枪杀了你。”
涅日科夫带着他们走了进去,李婉姬用手灯照射,看到室内的四张试验台上躺着的全都是尸首,张扬强忍内心的惊慌,逐一掀开覆盖在他们脸上的被单,发现其中也没有丽芙在内,他转向涅日科夫,充满杀气的目光盯得涅日科夫不寒而栗。
张扬敲了敲玻璃,丽芙听到动静霍然睁开美眸,冰蓝色的美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目光,当她的目光和张扬欣慰的眼神接触在一起,丽芙的眼圈顿时红了,她用力咬着嘴唇,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不在张扬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柔弱,可晶莹的泪花终究还是涌出了她的明眸。
张扬趴在管道上,暗自思索着,这件事从一开始就不顺利,目的的不同决定他们在行动的过程中必然出现分歧,这场合作明显是错误的。李婉姬被抓、崔载元被杀,还有一个赵赫不知情况如何,张扬想起刚刚李婉姬安放的炸弹,低头望去,看到李婉姬事先安放的炸弹已经被北韩方面发现,一名拆弹专家正在紧张的进行拆除。
三人暂时停下争执,找到隐蔽的地方藏好,他们刚刚藏好,一支十人的小队就从他们身边经过,崔载元和张扬相互对望着,等那帮人经过之后,崔载元向李婉姬做了一个手势,两人同时向电梯走去,看来已经决定要和张扬决裂,大家各自为政。
张扬走上前去,一把将丽芙拥抱在怀中,丽芙感受到他温暖的怀抱,感情再也无法控制得住,她颤声道:“傻子,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却是李婉姬捂着头颅倒在了地上,那名北韩士兵迅速关上了房门,与此同时,绿色的毒烟从囚室的四面八方弥散了出来。
张扬感到丽芙和_图_书的虚弱,躬身让她爬到自己的背上,背起丽芙向涅日科夫所说的升降机走去,他刚刚走出这间隔离室,实验室内就传来一声爆炸,地面和墙面剧烈晃动了起来,张扬的身体险些被摔倒在地上。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来到升降机前,背着丽芙进入升降机,按下一层的键钮,升降机在轰隆隆的声音中缓慢向上,刚刚启动不久,头顶就传来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升降机的钢索从中断裂,升降机宛如流星般向下急坠直下。
丽芙却拼命摇着头。
涅日科夫道:“这条通道走到尽头,有一部运送物资的升降机,如果你们来得及的话,可以从这条路逃走。”
张扬沿着管道悄悄爬行到李昌普的上方,他忽然从上面跳跃下去,在对方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将他周围的卫兵干脆利落的击倒在地,然后用枪抵住李昌普的头颅,冷冷道:“放开她!”
张扬和李婉姬带着涅日科夫向前方走去,此时毒烟已经弥散的到处都是,张扬将自己随身的防毒面具交给了涅日科夫使用,他有大乘诀护身,根本用不着这些麻烦的东西,在李婉姬和涅日科夫看来张扬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些毒烟对他竟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张扬紧紧将丽芙拥抱在怀中,利用自己的身体缓冲下坠对她造成的伤害。
张大官人心中这个怒啊,这帮高丽棒子翻脸比翻书还他妈快。说是合作,可来到这里却变成了各自为政,顺利找到生化研发中心之后,人家就要炸毁这里,估摸着他们所谓的寻找证据,抓获涅日科夫全他妈都是扯淡,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摧毁这里,把金谷军管区一锅端,炸得渣都不剩。
李昌普道:“如果我有什么差池,你们以为可以逃得出去?”
李昌普愣了一下,随即呵呵笑了起来,他毫无惧色的看着张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是中国人?”
四名北韩士兵接二连三的倒在了地上,崔载元和李婉姬看到张扬得手,迅速冲了上去,脱下其中两人的军服换在自己身上。
因为有张扬身体的保护,丽芙并没有在坠落中受伤,她真正担心的却是自己已经感染的病毒,沉闷的爆炸声接二连三的响起,黑暗的地下世界不停震动着,仿若世界末日的来临,丽芙抱紧了张扬的身躯,泪水默默流出,没过多久就沾湿了张扬胸前的衣襟。
射杀了意图阻击他们的四名北韩士兵之后,他们进入电梯内,电路已经被切断,张扬打开电梯顶棚,和他们一起爬了上去,沿着电梯的钢索向上爬行,按照涅日科夫所说,生化实验室就在地下二层。
涅日科夫颤声道:“还有……还有……他指了指右前方的玻璃门,张扬大步走了过去,涅日科夫提醒他道:“RFIV型病毒还没有抗体,通过空气传播,一旦扩散,后果不堪设想……”
张扬开始觉着这件事并不简单,m.hetushu.com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北韩军方应该是有所准备,并非是对他们的行动一无所知,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两名北韩士兵每人拖着崔载元的一条腿,把他带走,地上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
张扬怒吼道:“滚开!”
刚刚经过的那支小队也迅速赶了回来,几十名北韩士兵从四面八方包围了崔载元和李婉姬,张大官人看到势头不妙,以壁虎游墙功贴着墙壁爬到了上方,藏身于管道之上。透过缝隙向下望去,却见一名身穿绿呢大衣的北韩军官在四名军人的簇拥下来到了这里,他来到李婉姬的面前,嘴巴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句,从表情看似乎在咒骂着什么,然后一拳狠狠打在李婉姬的小腹上。李婉姬疼得躬下身去,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崔载元刚刚打开电梯的大门,正准备进入,却见电梯内出现了六名荷枪实弹的北韩士兵,乌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张扬示意她屏住呼吸,囚室内的毒烟已经弥散到走廊中来。李婉姬取出防毒面具戴上,张扬则逐一踢开囚室的房门,他并没有找到丽芙,却在第九囚室内找到了那位前苏联生化专家涅日科夫。
涅日科夫道:“RFIV型病毒已经研制成功,他们可能要销毁这里。”
李婉姬和涅日科夫刚刚离去,张扬就准备踹开那面阻隔他和丽芙的玻璃。
张扬点了点头,他举步向监控室的方向走去。因为身穿北韩军服,张扬并没有刻意掩饰行踪,来到监控室门前,轻轻敲响了房门。
张扬道:“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李昌普呵呵笑了一声,他忽然调转枪口,瞄准了崔载元的额头就是一枪,一枪爆头,鲜血和脑浆喷射的到处都是,崔载元身边的两名北韩士兵被溅得一头一脸,两人恶心的转身就呕吐了起来。
李婉姬此时收到了赵赫的消息:“形势不对,驻地的军人正在撤离,他们正在实验中心放置炸药,好像要炸毁这里。”
李昌普笑道:“为了一个女人,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值得吗?”
张扬因为修炼大乘诀的缘故,毒烟并没有侵入他的呼吸系统,自然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损害,离开囚室,看到瘫倒在地上的李婉姬,李昌普已经不知所踪。张扬从地上扶起李婉姬,在她身上的穴道揉捏了两下,帮助她苏醒过来,李婉姬道:“我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就晕了过去……”
张大官人不由得有些火大,麻痹的高丽棒子,居然想利用自己,他冷笑道:“去你妈的世界和平,老子今儿过来就是为了救人,什么生化武器跟我毛的干系都没有。”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张大官人说什么都不会和这帮南韩特工合作的,他们的目的在于毁灭这里,而张扬却要从中救人,分歧在所难免。
张扬让李婉姬告诉他,他们不是来杀他的是来救他。
李婉姬的PDA上呈现出研发m•hetushu.com中心的内部结构图,张扬瞥了一眼,虽然这幅内部结构图很简单,但是南韩能够将谍报工作做到这个地步已经非常难得。
崔载元一脸无畏之色:“参加这次任务,我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为了维护世界和平,我的牺牲是值得的。”
那白影仍然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张扬走了过去,扳动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却见那张面孔已经溃烂,眼前人根本不是丽芙。
李昌普道:“先把尸体弄走!”
李婉姬刚一获得自由,就一拳将身边的北韩士兵击倒在地,张扬将丽芙的照片在李昌普眼前晃了晃:“带我去找她!”
涅日科夫对李婉姬道:“赶紧走吧,我还知道一条紧急通道。”
涅日科夫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李婉姬把张扬的话翻译给他,涅日科夫示意张扬放开他的领子,带着他们走向房间的东首,按下一张试验台下面的按键,墙面移动开来,从中暴露出一道暗门,涅日科夫来到开启暗门的密码前,自言自语道:“希望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更换密码。”他按下了密码,然后将右眼凑了过去,暗门移动开来。
张扬道:“那得看你配不配合!”
一名还没有断气的北韩士兵,举枪试图向张扬射击,被张扬抢先一枪射杀在地,生化实验室的警戒并没有张扬想象中那么严密,他推开实验室的房门,看到室内一片狼藉,倾倒的瓶瓶罐罐到处都是,此时他的身后传来脚步声,张扬调转枪口,却发现李婉姬和涅日科夫两人也走了进来。
张扬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
涅日科夫和李婉姬随后赶到,李婉姬拦在了张扬的身前:“不可以,她的身上已经被植入了RFIV型病毒,你放她出来就会造成病毒的散播。”
李婉姬的鼻翼痛苦的翕动着,她紧紧咬住双唇一言不发。
张扬并不关心什么病毒,他抓住涅日科夫的领口道:“你们是不是在进行人体试验?人呢?”
涅日科夫独特的外表让张扬在第一眼就认出了他,上前一把将他抓住,涅日科夫因为遭受折磨,精神上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吓得哆哆嗦嗦的语无伦次,加上他所说的是俄语,张大官人现在也就是英语水平还凑合,俄语是一窍不通。还好身边有李婉姬在,李婉姬用枪口指着涅日科夫道:“快说,你们的生化研究室在哪里?”
张扬抬脚已经将玻璃门给踹开。
李婉姬点了点头,向张扬道:“你自己保重!”
李昌普道:“你是她什么人?”
张扬抬脚准备踹开玻璃。
李婉姬已经将设定好的定时炸弹吸附在墙壁之上。
张扬用枪点了点他的后脑勺:“少给我废话,如果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拿你试问。”
李婉姬举枪瞄准了里面,里面并没有人,这是一间秘密的人体实验室。
李婉姬和张扬一前一后护住涅日科夫,涅日科夫原本打算带着他们从楼梯走上去,可张扬指了和_图_书指电梯,仍然选择从电梯行进。
张扬制住李昌普的同时也在留意李婉姬的动静,李婉姬和李银日有杀父之仇,必须要提防她对李昌普不利。还好李婉姬并没有加害李昌普的意思。
崔载元指了指结构图,示意前方已经到了内部监控的范围,让张扬去控制室,他和李婉姬从通道继续前行。
丽芙拼命拍打着玻璃,大声向张扬叫嚷着,让他离开,可是张扬才不管那些,一脚就将玻璃踹了个大洞,然后用枪托将洞口扩展开来,丽芙看到张扬不顾一切的冲了进来,她非但没有迎上去,反而向墙角蜷曲,拼命摇着头,泪水无可抑制的狂涌而出。
李昌普点了点头道:“好啊!”他挥了挥手,示意周围荷枪实弹的北韩士兵退到一旁,然后带着张扬走向电梯。
张扬笑了笑道:“跟你有关系吗?”他拧住李昌普的手劈,枪口指在他的后脑勺上,示意北韩士兵放开李婉姬。
涅日科夫用俄语对李婉姬道:“他疯了,咱们走,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RFIV型病毒是没有抗体的。”
张大官人冷笑道:“就你这幅熊样,还他妈世界和平,你倒是想维护,可有那能力吗?”
崔载元通过送话器通知张扬他们所在的位置,张扬经过前方通道,看到前方的那道密码门也被他们成功打开,崔载元和李婉姬都藏身在角落处,看到张扬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慌忙向他挥了挥手,张扬来到崔载元身边,崔载元低声道:“前方应该就是他们的研发中心,我负责掩护,你们两人前去布置炸弹。”
张扬一把就卡住了崔载元的脖子,咬牙切齿道:“我把人救出来之前,你只要敢引爆炸弹,信不信我弄得你生不如死。”
毒烟很快就充满了整间囚室,李昌普冷笑道:“自寻死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蓬!地一声巨响,囚室的铁门被一股大力撞开,李昌普面色一变,转身向远处逃去,甚至顾不上带走已经昏倒在地的李婉姬。
张扬听到急促的脚步声,那帮北韩士兵蜂拥而至,他们从外面撬开了电梯门,电梯门刚刚撬开巴掌大的宽度,张大官人就将早已准备好的手雷从缝隙中扔了出去。
崔载元和李婉姬都是一怔,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快暴露。
李昌普道:“不说?好!”他掏出手枪抵在了李婉姬的额头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张扬让李婉姬带领涅日科夫继续向上,自己则从钢索上跳到电梯出口,他的身体几乎贴附在墙壁之上,电梯门刚刚拉开一条缝隙,外面子弹交织成一片火力网向电梯门口倾泻过来,张扬单手抓住电梯出口的平台,子弹从他的头顶不停掠过,不一会儿两扇电梯门已经被射得如同蜂窝一般,光线从外面射入。
李婉姬掏出手枪,想要瞄准张扬,被张扬回身就是一脚踢在手腕上,她的手枪顿时拿捏不住,落在了地上,此时远处传来整齐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