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7章 同穴

洞室内的陈设非常简陋,石床石桌石凳,因为岁月久远无人问津,所以上面结满了厚厚的灰尘,张扬简单清理了一下石床,却发现那石床触手冰冷非常,让张扬惊喜的是,这张石床竟然是万古寒玉制成,张扬让丽芙躺在寒玉床上。
万古寒玉床也无法熄灭两人不断燃烧的情焰,在黑暗的地下洞穴中,他们忘记了生死,全情投入到这场缠绵之中,哪怕明天末日来临又能如何!
张扬让丽芙先休息一会儿,自己出去看看有没有其他的途径可以离开,在外面找了一圈,发现所有可能的出口都已经被封死,张大官人一颗心不由得凉了半截,自己一向命大,可是今天好运似乎走到了尽头,被封闭在地下十多米的地方,麻烦的是周围全都是山岩,就算他武功再强,也不可能在坚硬的山岩中打出一条通路。
张扬摇了摇头道:“研发中心是北韩人后来修建的,或许他们也没有发现这下面另有乾坤。”张扬用手灯照射这面墙壁,并没有发现太多的异常。
张扬道:“目前唯一可能的方法,就是我利用内力将你体内的血液洗清。”
丽芙因为疼痛而发出一声呻吟,她的十指用力的掐入了张扬的肌肤,随后试图推开张扬的身体,娇声道:“别动,好痛……”
丽芙道:“如果不成功呢?”
张扬道:“真要是必死无疑,咱俩这段时间干什么?”
丽芙道:“上帝对我已经足够仁慈,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她在张扬的帮助下爬出了那个小洞。
丽芙初经人事的身体显然无法和张扬这个情场老手抗衡,两度云雨之后,已经累得香汗淋漓,张大官人却是越战越勇,精神比起之前仿佛还要好上许多。还算他有些怜香惜玉的心思,打消了梅花三弄的想法。饶是如此丽芙也觉着被他折腾掉了半条性命,可奇怪的是身上的红色皮疹居然全都消褪了丽芙穿好衣服,看到寒玉床上的斑斑落红,俏脸羞得通红。一双美眸竟然不敢去看张扬。
张扬笑道:“是不是很不服气?”
一股热流从左手掌心送入丽芙的体内,与此同时她的血液通过右掌的伤口进入张扬的血脉,张扬此时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利用大乘诀万物为我所用的心诀,将自己和丽芙的血脉融为一体,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丽芙道:“我忽然发现在你的面前我永远都是一个弱女子,都是被你保护的对象。”
丽芙道:“我恐怕没有抗体。”
李婉姬大声道:“阻止他,不要让他离开。”
那名军官道:“我们仔细搜查过,没有找到箱子,也许那箱子在飞机坠落的时候烧毁了。”
电话那头的李昌杰也听到了这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他大声呼喊着弟弟的名字,悲伤和恐惧占满了他的内心。
张扬压住丽芙火烫的娇躯,俯身再度准备吻上她的樱唇,丽芙却道:“后面好硌!”
丽芙轻声道:“这里怎么会有汉字?”
李昌杰点了点头道:“找出他,一定要找到那箱子!”登上直升飞机之前,他又向那名军官道:“抓紧时间撤离这里,半个小时后这里会被战斗机夷为平地!”
丽芙道:“RFLV型病毒……是涅日科夫研制的最新病毒,感染之后,会出现发热、皮疹、咳嗽、最后全身溃烂死去,病毒通过呼吸和分泌物传染,传染性很强……咳咳……”她咳了好久方才缓过气来:“张扬,别管我,赶紧去找出口吧!”
当剧烈的震动停止,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张扬知道外面的爆炸已经结束,他轻轻抚摸着丽芙的俏脸,低声道:“看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张扬道:“可PSIV型病毒毕竟已经研制成功了。”
张扬想起了那部升降机,他从刚才的小洞重新爬了回去,用手枪在升降机的地板上射出一圈洞口,然后踹开地板,一切都像他预想的那样,升降机并没有完全落在实地上,从升降机的地板到下面还有约莫五米的距离。
赵赫带着狙击枪从警戒塔上下来,看到李婉姬顺利取得了那只箱子,不禁笑道:“任务完成了!”
双脚落在实地之上,用手灯照射了一下周围,左前方有一条通道,北韩人修建的这座地下工事非常的复杂,这是研发中心最下面的一层,都是管道和线缆,和_图_书还有一些通风设备,因为电力在爆炸平遭到破坏,通风设备已经完全停运。地下通道内的空气沉闷而污浊,丽芙也变得越来越虚弱,病毒开始在她的体内肆虐,她的体温不断升高,热得吓人。
丽芙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她的俏脸之上蒙上了一层娇羞和媚色,张扬扳过他的美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用自己已经茁壮成长的部分抵住了她。
“我找到了一些证据,可以证明邢朝晖和组织成员被出卖的事情无关,我把证据交给了章碧君,希望她能够帮助邢朝晖洗脱嫌疑。”
丽芙用力摇头:“不!太冒险了!”
李婉姬和涅日科夫被爆炸引起的气浪掀翻在地,幸运的是,两人并没有受伤,回望整个研发中心,已经被爆炸夷为平地,李婉姬本想炸掉这座研发中心,却想不到最终完成这件事的却是北韩方面。
张扬在周围敲击了数下,终于在距离大乘那两个字不远的地方发出了空空的声音。他让丽芙闪到一边,内力凝聚于右臂之上,对准那块地面就是一拳,拳头落地,地面的岩层顿时崩裂开来,现出一个一米直径的洞口,里面黑魆魆冒出冷气不知深度到底有多少?
李昌杰道:“成功了?”
丽芙含泪点头。
张大官人的体温因丽芙的这句娇柔婉转的话而燃烧了起来,精力充沛的他感觉到血液流动的速度开始加快,搂住丽芙盈盈一握的细腰,开始抚摸她那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娇躯。丽芙在他的挑逗下微微喘息著,蓬松的金色凌乱的散在胸前,半眯的眼睛上睫毛轻轻的颤动著,张扬俯首在她耳边低声的说:“让我们亲近一次!”
做完这一切。李婉姬优雅的理了理头发,来到悬崖边缘。从中取出滑翔伞迅速组合完成,将那只银色箱子稳妥的背负在身上,然后助跑了一段距离,宛如一只舒展双翼的鸟儿翱翔于夜空之中。
“不成功,咱们就一起留在这里,过的一天算一天,过得一年是一年,幸运的话,我们或许还有时间可以生下一群儿女。”他低下头吻住丽芙的唇,丽芙这次没有躲避,轻启樱唇,任凭张扬的舌越过她的唇,张扬的手探入丽芙的衣襟,揉捏着她丰挺的胸膛,柔声道:“其实还有一种双修之术,对我们抵抗病毒大有稗益,你想不想学?”
张扬微笑道:“觉着不可思议吧?这个方法叫移宫换血。”
张扬来到她的面前,托起她的下颌,想要吻住她的柔唇,丽芙掩住他的嘴唇道:“我会传染你。”
张扬回去将丽芙接了过来,他低声道:“下面应该还有出口。”
强烈的快感让丽芙忍不住叫出声来,她在张扬热烈的攻击下,发出如泣如诉的呻吟声,仿佛一个溺水的人,拼命想要抓住张扬的身体,一双美得让人窒息的玉腿弯到了张扬的身后,紧紧盘在他的腰背之间。
赵赫道:“好,我用小型榴弹干掉他的飞机!”赵赫换上榴弹,瞄准了停机坪上的直升机。
丽芙道:“如果章碧君害我的动机是为了不想邢朝晖翻案,可是她害你的目的又是什么?你和她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恨?”张扬一时间被丽芙问住了,他还真想不出自己和章碧君之间到底有计么深仇大恨。
张扬轻声道:“你只需要放松自己,一切都交给我!”
张扬微微一怔,丽芙的话充满了不同寻常的意味,可现在并不是探究这件事的时候,摆在他们的面前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想办法逃出去,而是在这里静静等死。
丽芙道:“你要做什么?”
巧合的是不远处的一间囚室就是过去关押丽芙的地方,张扬一脚踹开了囚室的房门,从背囊中取出手电筒,照了照里面,微笑道:“不错啊,有一张单人床!”、丽芙有些累了,她在床上坐下,轻声道:“有没有想过,我们可能再也出不去了?”
这一过程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且凶险重重,稍有不慎可能会双双送命。
丽芙有些绝望了,她让张扬放下自己,靠在石壁上,冰冷的石壁让她感觉到舒服了一些,丽芙轻声道:“想不到,最终我们还是埋在了一起!”
一旁涅日科夫道:“里面装着的一定是PSIV型病毒,这种病毒目前并没有抗体,千万不要让他将病毒带出去。”http://m.hetushu.com
三分钟后,一切重新归于平静,张扬缓缓收回内力,在丽芙的掌心敷上了金创药,并为她包扎好。丽芙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身体比起刚才也有了一些力气,轻声道:“我感觉好多了。”
“洗脉?”
丽芙没有说话,只是双手抚摸着张扬坚实的背脊,张扬贪婪的亲吻着她的耳垂,舌尖从她曲线柔美的颈部缓缓滑落下去,最终停留在她胸前的双峰,舌尖挑逗着粉红色的蓓蕾。他的手滑过她平坦而结实的小腹,滑入她的双腿之间,指尖轻轻触摸着她最隐秘的地方,很快他的指尖就感觉到了湿润和热力。
张扬道:“说实话,我对你一直都没安好心,从见到你第一天起,我就想把你那啥……”
李昌杰道:“不可能,那箱子是特制的,就算是炸弹也炸不毁它,他们究竟是怎么离开的?”
张扬道:“不管她有多大的阴谋,我都要把她和她背后的组织连根拔起,这老娘们把我惹火了!”
赵赫通过瞄准镜望去:“他带着一只银色镁铝合金的箱子。”
张扬用手灯向里面照射了一下,粗略估计从这儿到下面至少要有十米的距离,他向丽芙道:“我先下去,你随后跳下来!”说完就纵身一跃,跳进了这座洞口双脚稳稳落在地面上,他抬起头,向上方道:“跳下来吧!”
李昌普在登上飞机之前回头向已经变成一片火海的研发中心看了看,他的唇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在飞机上坐好之后,拨出了一个电话,这一电话打给他的哥哥李昌杰,李昌普微笑道:“哥哥,可以启动B计划了。”
张扬道:“我可没觉着被你连累,常言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说不定待会儿就会有人过来救我们。”他的话充满了自我安慰的意思,其实张扬心里也清楚,今天逃出生天的机会微乎其微。
涅日科夫望着身后熊熊燃烧的大火,口中喃喃道:“哦!他完了……真是愚蠢,为什么要去救那个女人。”此时送话器中传来了赵赫的声音,赵赫仍然在警戒塔内,他看到李昌普那些人正在前往机场的途中。
张大官人揉搓着双手道:“今日我总算得偿所愿,丽芙,从今儿起,再也不许你混什么劳什子国安,这次咱们脱困之后,你就踏踏实实的当我背后的女人,以后相夫教子,打打杀杀的事情想都别想。”丽芙抵住张扬的前额,娇声道:“我都听你的!”再强悍的女人都有她温柔的一面,也只有张扬这种人才能够让丽芙甘心情愿的当他的小女人。
丽芙俏脸火烫,轻声道:“你总是有无数的藉口,当我不知你在打什么坏主意吗……”
听到章碧君的名字,丽芙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她很不简单。”
丽芙道:“就算有出口,也只不过是通往另外的地下通道,仍然无法离开这里抵达地面。”
张扬道:“没想这么多。”他来到丽芙身边坐下,揽住丽芙的香肩。
丽芙道:“我这次来北韩就是为了调查生化武器的事情,和邢朝晖没有任何关系。”
“什么事情?”
丽芙道:“PSIV型病毒一旦研制成功,这个秘密研发中心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北韩方面这段时间的压力很大,南韩、美国、日本,甚至包括俄罗斯和中国都对这件事表示关注,炸掉这里毁灭证据成为了他们唯一的选择。”
张扬将她从洞口中放了下去,然后自己也跟着跳了下去。
丽芙措不及防的被他摆成了这种淫靡的姿势,羞得双目紧闭,紧紧抱着张扬的脖子,侧首闭目不敢看他,从耳垂到脖子都染上了一层诱人的胭脂般的颜色,她表现出的羞涩更让张扬心痒难忍,激情勃发,张扬并没有进行太多的前奏,就一往无前的进入了她。
丽芙点了点头:“不服气,但是我知道这辈子无法摆脱你了。”
丽芙啐道:“什么时候,你还在胡说八道。”
丽芙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张扬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下面居然是个天然的山洞,比起上方宽阔许多而且空气并不沉闷,证明这里应该有通风口和外界相连看到丽芙病情加重,他已经无心考虑如何尽快逃出去的事情,抱着丽芙,走向前方的洞室。http://www.hetushu.com
张扬微笑道:“咱们两人的血脉中现在流着相同的血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借着灯光,他检查了一下丽芙的皮肤,发现红疹的颜色也开始变淡。
李婉姬点了点头,轻声道:“还差一点!”
张扬道:“你等我,我去看看!”
丽芙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反正是要死了,你想怎样就怎样,我一个弱女子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了,只能道来顺受了。”丽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带着几分娇羞,可又是说不出的难过,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张扬怎么会落入这样的绝境?
赵赫一枪命中目标,刚刚飞到半空中的直升飞机被榴弹击中,燃爆成为一个巨大的火球,宛如流星般坠落在地面上,摔得四分五裂,分裂为不同大小的火球。
张扬趴在丽芙的身上,感受着她轻轻地喘息,温热的气息将他的耳边弄得痒痒的,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丽芙剧烈的心跳,当丽芙终于适应了这初始时的疼痛,两人亲密接触的地方变得温暖而湿润,张扬终于忍受不住这销魂蚀骨的滋味,他抱住丽芙弹力十足的丰臀,用力的向下发起冲刺。
张扬道:“然后你就被派来了北韩?”丽芙点了点头。
丽芙娇羞无限,小声道:“这下你满足了!”说话的时候低垂着螓首,还是不敢和张扬正面相望。
一名北韩军官来到他的身边道:“上校,涅日科夫也死了,我们找到了一些属于他的东西,尸体被炸得粉碎,根本看不出人形了。”
丽芙道:“北韩方面认为我是美国间谍,他们在我的身上进行病毒实验,我本以为这次必死无疑,却想不到你会过来救我。”
夜漫漫……
丽芙啐道:“死到临头,你还想耍流氓。”
张扬随后跟了出来,爬出那个洞口之后,他们应该在研发中心的最底层,虽然周围的空间比刚才在升降机里稍稍大了一些,可是所有通路都已经被封死了。
李婉姬终于顺利靠近了直升飞机的残骸旁边,她首先看到的就是那只银色的箱子,李昌普没有完全断气,半边身体被烈焰烧得焦黑,一只手仍然死死攥着箱子的把手。
张扬道:“不妨事,我应该有。”
借着灯光解开了丽芙的衣服,发现她的拜部身上已经出现子细小的红疹。
爆炸让整个山体晃动起来,头顶不断有灰尘落下,张扬抬起头看了看洞顶,低声道:“这帮北韩军人难道真的想把整座山都给炸掉?”
李昌杰关心的并不是涅日科夫的死活,他向扔在燃烧的研发中心看了一眼道:“箱子呢?”
张扬道:“这件事已经变得清晰了,以我对邢朝晖的了解,他不可能背叛国家,如果你提供的证据可以帮助他洗清嫌疑,为什么到现在章碧君还一口咬定他是一个叛国者?因为章碧君把那些证据给压了下来,她根本就没有递给上面,章碧君把你派到北韩,真正的目的是要除去你,说不定她和北韩军方早就有勾结,然后把你的消息透露给我,把我引入北韩,试图把我们全都一网打尽,如果国安内部的那个叛徒就是她,除掉邢朝晖、再把我们两人害死,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张扬道:“章碧君给我看了你被刑讯逼供的录像带。”
张扬道:“值得!”他伸手点中了丽芙的穴道,扶着她坐好,然后盘膝坐在寒玉床之上,将军刀用火烤消毒之后,划开了自己掌心的皮肤,然后又将丽芙的掌心皮肤划开,两人双手紧贴在一起。丽芙苦于穴道被制无法动弹,含泪看着张扬,她知道张扬现在的举动实则是拿着他的性命在冒险。虽然他们之间从未说过一句爱字,可是张扬的举动已经胜过千言万语,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面对一个为自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的男人,即便是让她为他牺牲性命又能如何?
沉闷的爆炸声在头顶炸响,张扬缓缓挣开双目,黑暗中首先看到的是丽芙俏脸上星芒一般的泪光,他微笑道:“怎么又哭了?过去你好像不是这个样子?”
赵赫居高临下为李婉姬做出掩护。
“你是说要把我们的血液融合在一起?”
一架直升机落在金谷军事禁区的停机坪上,身穿军服的李昌杰跳下飞机,他快步来到弟弟的尸体旁,掀开白色的被单,看到弟hetushu.com弟惨死的模样,李昌杰的眼圈红了,他抱起弟弟的尸体,怒吼道:“谁?是谁杀了他?”
张大官人道:“死能同穴的确不错,可是我更想活着睡在一起,两具风干的骷髅抱在一起,感觉比活生生的肉体差多了。”
军官道:“滑翔伞,有人看到了,他是经由滑翔伞离开了基地。”
张扬道:“你这么一说好像我别有用心似的,丽芙,我对你可是一点邪念都没有,今天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治病救人……”话没说完,丽芙已经搂住他的脖子,樱唇封住他的嘴唇,亲吻良久方才放开张扬:“我要你有邪念,我要你对我不怀好意。”
赵赫有些不解的看着李婉姬:“什么?”就在他发问的时候,看到一颗子弹以惊人的速度射向他的眼睛,赵赫的世界变得一片漆黑。
不远处的涅日科夫将李婉姬射杀赵赫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他吓得掉头就跑。李婉姬拾起赵赫的狙击枪,换上了榴弹,站在风中,瞄准了涅日科夫的后心,轻声道:“你以为我会让一个病毒的研制者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听到张扬返回的脚步声,丽芙已经觉察到了他的沮丧,张扬刚刚来到她的身边,丽芙就投入他的怀抱中,紧紧拥抱着他,含泪道:“是我连累了你。”
丽芙美眸圆睁道:“你好阴险……”
丽芙道:“他们是在销毁证据。”
丽芙叹了口气道:“他们派我过来调查金刚山秘密基地的事情,想不到北韩军方掌握了我的行动计划,我来到这里就陷入他们的包围圈中。”
丽芙道:“你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丽芙道:“病毒应该已经被他们带走,我的身上还有一份。”她的嘴嗫嚅了一下,接下来的话并没有说,可是内心中却感到难过,或许张扬已经被自己感染了,其实就算张扬好好的又能如何?现在他们已经被深埋在地下十五米的地方,所有的出口都已经被封死,这座研发中心已经成为了他们的葬身之地。
“章碧君告诉我的。”
直升飞机开始升空,李昌普透过舷窗看了看下方,他低声道:“明天是爸爸的生日,我们一起回平壤替他庆祝……”他的话刚刚说完,就感觉到直升飞机震动了一下,然后爆炸和火光吞噬了他惊恐至极的瞳孔。
张大官人的手轻轻抚摸着丽芙的娇躯,最终停留在她的双腿之间,丽芙含羞夹紧了双腿,张扬道:“出口只经找到了。”
几名北韩士兵都低下头,不敢说话,李昌杰站起身,走向旁边的另一具尸体,赵赫已经死去多时,他的双眼仍然大睁着,充满着错愕和不甘,他从未想到李婉姬会向自己下手。
他躬下身去,刚才只是检查石壁,并没有检查脚下的地再是否他们的足下真的另有玄机?
张扬道:“章碧君告诉我,你在追踪邢朝晖,是他设下圈套将你骗到了这里。”张扬隐然觉着这件事有些不对,可疑的地方实在太多。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查过你的资料,你的血型和我相同,都是0型。”
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他对书法可谓是过目不忘,基本上从字体就集推断出是谁所写,这两个大字是用刀剑刻出,张扬几乎第一眼就认出,这字和他在天池先生家中地下溶洞内发现的是同一人所写,那个人就是高丽剑客金絔戍。
移宫换血风险极大,张扬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方才选择了这一方法,现在的丽芙身体极度虚弱,RFLV加型病毒已经开始发作,以丽芙自身的抵抗力不可能控制住病毒,张扬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成功克制住这种病毒,但是他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丽芙就这样死去,移宫换血的方法是将两人的血脉联通在一起,两人的血液互换循环,这等于两人一体,张扬利用自身的内力杀灭RFLV病毒,然后将净化后的血液送回丽芙的体内。
张扬背着丽芙走在通道中,他用手枪的枪托敲击着周围的石壁,试图找到较为薄弱的石壁。可是一直走到通道的尽头,墙壁全都是坚硬厚实的山岩,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惊喜。
丽芙忽然搂住张扬的脖子,低声抽泣起来,张扬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柔声劝慰道:“别哭,就算我们出不去,我们也不会那么短命,我们干脆就留在这里踏靖实实的生孩子,等过几年出去,带一串儿http://www.hetushu.com女出去,你说好不好?”
张扬问起丽芙因何会被北韩人抓住。
张扬搂住她的香肩道:“看来这个RFLV还是不如我厉害。”
夜雨变得细密起来……
丽芙道:“从大隋朝至今一千多年都过去了,沧海桑田,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如果有出口北韩军人早就发现了。”
张扬道:“已经把我们害成这幅模样,对付这种人还需要证据吗?”
李婉姬走了过去,一脚踩在李昌普的手上,迫使他放开箱子,然后用手枪指向李昌普的额头:“这一枪献给你的父亲!”
张扬道:“这世上任何病毒都存在抗体,同样的病毒,有人会感染,而有人就会没事。”
张扬放开了她,用手灯照了照她后面的石壁,却发现上面竟然刻着两个字……大乘。
丽芙道:“如果章碧君真的策划了这一切,她的背后肯定还有更大的阴谋。”
丽芙道:“这个人的确可疑,不过我们的手上并没有可以将她治罪的证据。”
榴弹倏然飞出,穿透涅日科夫身体的刹那发生了爆炸,将涅日科夫炸得血肉横飞。
李婉姬道:“等等,他的手上是不是带了什么?”
女人的一生中会遭遇许多的重大转变,丽芙今晚无疑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蜕变。
李婉姬双手握枪向机场的方向冲去,她连续射击,射杀了三名惊慌失措的北韩士兵。
丽芙道:“你想做什么?”
丽芙道:“张扬,我知道你对我好,咳咳……可是……我怎的不可以让你为我冒险……”
张扬摇了摇头,躺在了寒玉床上,丽芙默默躺在他身边,偎依在他的怀抱中,张扬道:“要观察十二个小时,如果能够稳定下来,就证明成功了。”
张扬道:“感染又怎样?有没有听说过色胆包天?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
“她怎么会有?”丽芙诧异道,她咬了咬嘴唇,轻声道:“张扬,其实我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发现了一些事。”
张扬道:“我愿意,我想过,唯一救你的机会就是为你洗脉。”
张扬道:“不但是汉字,而且这字有些年头了,应该是大隋朝高丽剑客金絔戍所刻,这两个字是用长刀刻上去的。”说话的时候张扬用手指抚摸着这两个字,可以想象的到当时金絔戍的武功应该已经达到了一流境界,这里或许是他当年的练功之所。张扬低声道:“既然金絔戍当初选定在这里练功,应该还有出口通往外面。”
丽芙纵身跳了下去张扬张开双臂将她接住,抵住丽芙的前额,发现她的体温又有升高,下面的空气明显比上层清新了许多,刚才的一跃已经耗去了丽芙的大半气力,她此时浑身破软,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昌杰掏出手枪瞄准了赵赫的面部,连续扣动扳机,直到将赵赫的那张脸打得稀巴烂,直到射完了所有的子弹,方才将冒着青烟的手枪扔在了地上,他咬牙切齿道:“不管是谁,我一定要将他找出来,挖出他的心肝,祭奠我兄弟的在天之灵。”
蓬!地一声枪响,李昌普的头无力地歪向一边,暗红色的鲜血从他的脑后不断流出,李婉姬犹未解恨,瞄准他的胸口又射了三枪,然后才拾起地上的那只箱子。
李婉姬点了点头,向赵赫道:“等他登上飞机之后再开枪,把他们全部干掉!”
张扬道:“看看有没有机会离开这里!”他首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通讯设备,没有任何的讯号,拉开升降机已经变形的大门,发现其中有一个狭小的洞口,刚好能容纳一个人通过,两根水泥棒相互支撑,这才避免了周围的建筑完全坍塌,张扬向丽芙道:“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丽芙道:“如果我们刚才没有走入升降机,或许机会还多一些,至少不会被深埋在地下。
“银色箱子?”
“PSIV就在我的手上,那帮间谍全都留在基地,是时候毁掉一切证据了。”
张扬微微一怔,丽芙言之凿凿,她绝不会对自己撤谎,那么这件事撤谎的另有其人,想想这件事情的始末,不难推断出章碧君的身上存有最大的疑点,是她派丽芙调查这件事,然后又告诉自己是邢朝晖把丽芙引入了困境,用丽芙受刑的录像带把自己吸引到了北韩,难道章碧君才是真正布局的人。
提起那部升降机,张扬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霍然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