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8章 汉城

张扬叹了口气。心情却变得沉重起来,邢朝晖失踪了这么久,十有八九已经遭到了章碧君的毒手。
权正泰低声道:“有没有他们的消息?”
“你在哪里?”
张扬点了点头道:“她只要敢对我出手,必然会露出更大的马脚。”
事实证明,张大官人的移宫换血起到了起死回生的作用,RFIV病毒也抵不住张大官人的强悍内力,被他消灭的干干净净,丽芙经过一夜的休息之后,身体已经恢复了正常状态,当然局部还是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的,她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不是吃了一个大亏?”
张大官人在沙发上坐下道:“晕!”这厮倒是实在。他总算理解金尚元为何不愿意到这里住了,金敏儿把这里弄得的确太前卫了一些。
张扬道:“我和权正泰在静海爆炸案的时候接触过一次,对他的了解不多,不过咱们目前的状况好像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张扬道:“你好像有心事。”
金尚元并没有追问张扬因何来到了韩国,虽然他也对张扬的突然到来感到好奇,但是出于对客人的尊重,金尚元还是没有过多的询问他人的隐私,这也体现出他良好的涵养。他们的对话主要是针对蓝星在中国内地的投资,金尚元道:“前一段时间,我收购了汇通在江城的部分产业,如今蓝星在江城的发展已经拥有了不小的规模。”
张扬道:“丫头,其实我对你放心,和我相比,这世上的其他男人全都是粪土,要不怎么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呢?”
权正泰道:“如果她活着为什么不和我联系?我反而希望她死了!”
张扬道:“你也觉得李昌普可能死在李婉姬的手上?”
金敏儿看出张扬虽然表面显得有些狼狈,可是精神状态还是很好,这才放下心来,她柔声道:“没事就好!”转身向飞行员道:“去蓝星宫!”
张大官人咳嗽了一声道:“今天天气不错啊!”这问题真是难以回答啊。
张扬向丽芙道:“你翻译给他听,让他送我们去杆城!”
丽芙睁开双眸,美眸之中已经满是泪水,她用尽全身的力量抱住张扬:“张扬,我好怕……我刚刚梦到,他们用电电我,用皮鞭打我……我怎么叫你,你都不理我……”
权正泰道:“RFIV病毒有没有被北韩人转移?”
丽芙道:“如果她知道我平安无事,一定会清楚自己的阴谋全部败露,说不定会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现在我究竟是生是死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她在明,我在暗,等于我们占尽了先机。”
大胡子船长压根没想到两人的动作会如此利索,局面在瞬间逆转,望着指向自己头颅的两支手枪,他顿时没了脾气,这种时候,他居然笑了起来,忍着手指的疼痛,咧开大嘴笑道:“两位……误会了……我是……我是为了两位的安全着想。”
黎明时分,胭脂色的朝霞像一片片的火绒升起在海面之上,大海上一片寂静,他们清晰地感受到波浪拍打船身的声音。海浪的沉吟,宛如诗人的低诵,朦胧而温柔,仿佛情人之间的呢喃蜜语,张扬拥着丽芙的娇躯,静静感受着自然的声息,终于离开了北韩,对他来说,丽芙的平安就是他这次行程的最大收获。
大胡子船长觉着眼前一花,他想要扣动扳机,却发现张扬的手指已经插入扳机后方,根本无法完成这个动作,张扬转动手枪,大胡子船长的手指被拧动,发出咔啪一声脆响,指骨已经脱臼,跟随大胡子前来的两名水手,看到势头不妙,慌忙举枪想要瞄准张扬,丽芙宛如一头猎豹般窜了出去,一脚飞踢在左侧的那人档部,右手卡住另外一人的脖子,用额头狠狠撞击在他的鼻梁之上,顷刻之间,两名水手全都被她放倒在地,丽芙拾起地上的手枪,瞄准了大胡子船长的头部:“现在你听话了!”
张扬笑道:“一言难尽!”
金敏儿的声音充满了惊喜:“真的?我马上去接你!”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看到门前的两座超现实的雕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是什么。
权正泰带着他们顺利来到了元山的一座偏僻的渔港,把他们两人交给了一位渔民,那位渔民带着他们来到了散发着腥臭的鱼舱,当天下午四点的时候,渔船缓缓离开了渔港。
本来张扬以为到了这里少不得要吃烤肉泡hetushu.com菜石锅拌饭之类,可走入餐厅之后才惊奇的发现桌上摆着的居然都是中式菜肴。
张扬快步走向金尚元,向他伸出手去:“金先生别来无恙!”
金敏儿似乎从他的眼神中意识到了什么,目光和他接触的时候,俏脸不由得微微一红,轻声道:“要不咱们出去走走?”
张扬点了点头,自己满身的鱼腥味儿,是该好好洗个澡了。
张扬双手撑在草地上:“说来话长,我啊,其实是从北韩偷渡过来的。”
张大官人望着远处很快已经变成一个小黑点的汽车,唯有苦笑着摇头,丽芙居然在这个时候抛弃了自己,看来她一定另有计划。
金敏儿道:“你去看看路标,旁边有英文标志,告诉我,我马上就到!”
张扬笑道:“不劳你费心,你送我们前往杆城就好!”他把大胡子船长脱臼的手指复位,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最好乖乖听话。”
张扬正想说话,忽然看到丽芙开着那辆现代越野车猛然加速向远方驶去,张扬慌忙放下电话冲出电话亭,大声道:“丽芙,你去哪里?”
张扬道:“她口口声声说邢朝晖叛逃,现在看来这件事很可能只是一个谎言。”
丽芙道:“章碧君在国安的势力很大,以我的级别根本不可能和她抗衡。”
金尚元离去之后,金敏儿和张扬来到客厅喝茶,她向张扬演示了客厅前方的超大屏幕,随着画面的变化可以演绎出春夏秋冬的四季变化,还可以在室内遨游太空,这种近距离大屏幕的观感具有着超强的现场感,更神奇的是,他们客厅的座椅也可以响应环境作出各种各样的变化,诸如震动,摇晃,前倾后仰。望着身边美艳不可方物的金敏儿,张大官人忽然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如果这大屏幕上播放的是A片,身下的座椅会不会也随之联动。
张扬道:“势力大又怎样?我就不信她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张扬的内心却并不平静,虽然已经将丽芙成功救出,可是他深知这件事远没有结束,如果知道丽芙仍然活在世上,章碧君绝不会就此罢休,或许会展开新一轮的迫害。章碧君辛苦设下这个局,她的目的就是要将邢朝晖置于死地,自己的北韩之行证明,章碧君想利用这件事除去自己。虽然已经识破了这个女人的毒计,可是张扬的手中并没有掌握实质性的证据,以章碧君在国安的地位,想要扳倒她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张扬道:“不太好,又冷又饿,举目无亲,正在路边戳着呢!”
张扬道:“你打算怎么做?”
张扬望着豪宅前方碧波荡漾的小湖,看着周围茵茵的绿草,仿佛走入了一个不属于现实的世界,他低声道:“敏儿,你们家钱可真多。”
张扬道:“你后悔了?”
金敏儿在他的身边坐下,用肩头碰了他一下:“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到了杆城?”
沿着山路向下,一路之上遭遇了三道卡口的盘查,幸好权正泰准备的相当充分,利用伪造的证件成功骗过了北韩军人,其实张大官人手里也有一份李银日给他的特许通行证,不过他现在可不敢拿出来,李昌普死了,但愿李银日不要把这件事联想到自己的头上。
张扬和丽芙来到底舱不久,就听到舱门被从外面锁上,丽芙轻声道:“那些人可不可信?”
张扬摇了摇头:“崔载元死了,李婉姬和涅日科夫一起逃走,赵赫的下落我也不知道。”
张扬捧住她的面颊,亲吻着她的额头:“丽芙,别怕,我不会离开你,永远都不会,我发誓,我会把你留在身边,好好的照顾你,疼你,爱你!”
“凭什么啊?你凭什么这么霸道啊?”
吃着中国菜,喝着中国酒,张大官人心中这个舒坦简直难以形容,他暗暗赞赏金敏儿的细致的心思,小丫头对自己的事情还真是上心。
一名长者络腮胡须的南韩船长警惕的打量着张扬,负责将张扬和丽芙送上渔船的男子对他低声耳语了几句,那船长这才点了点头,低声道:“跟我来!”
权正泰道:“北韩人炸毁那里就是为了掩饰他们研制生化武器的真相,先离开这里再说。”他并没有直接将汽车驶向山下,而是来到了一处杳无人烟的路段,权正泰解释道:“山下全都是北韩士兵,你们缺少证件,根本不可能顺和-图-书利离开,后备箱里有我为你们准备的衣服和证件,换上再说!”权正泰说完就离开了汽车。
张扬走下汽车,来到权正泰的身边,权正泰的目光注视着远方的元山,他低声道:“李昌普的死让形势变得非常紧张,如果我们能够顺利离开,你们可以乘坐打渔船前往大津里,只要进入我国海域,就安全了。”
电话连响数声之后,金敏儿方才接通了电话,她用韩语很礼貌的说道:“喂,你好!”
大胡子船长摇了摇头表示他听不懂中国话。
丽芙道:“我虽然不能证明章碧君有罪,但是我可以证明邢朝晖无罪。”
张大官人笑道:“我从没说过自己是个君子,现在咱们俩生米煮成了熟饭,那啥,小娘子,你就从了吧!”
张扬道:“我看邢朝晖现在是生是死都很难说,章碧君一口咬定他畏罪潜逃,老邢失踪了这么久都没有任何表示。如果他是被冤枉的,怎么可能甘心咽下这口气。”
张扬点了点头:“说!”
夜半时分,丽芙被张扬唤醒,却是渔船已经抵达南韩海域,两人走上甲板,外面风雨正疾,不远处一条来自南韩的渔船在风浪中不停起伏,他们必须要换乘那艘渔船,冒着风雨登上快艇,快艇载着他们来到南韩渔船旁,两人先后攀爬了上去。
丽芙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大胡子船长已经举起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张扬的额头,用生硬的国语道:“小子,你最好不要耍花样,把你带回韩国是我的任务,你必须服从我的安排。”
金敏儿从未去过北韩,不过她对北韩那边的紧张氛围有所耳闻,轻声叹了口气道:“总之你没事就好,到了这里你放心,安心玩几天,我给你办好返回中国的一切手续。”
金敏儿笑道:“不是我的,这里属于我大伯,不过是我参与设计。他应该是很不满意,从蓝星宫建成之后,一次都没来住过。”
张扬带着丽芙离开了金刚山,仔细考虑之后,他还是联络了权正泰,一个小时后,在金刚山雪松林路段,权正泰驾驶着一辆军牌的丰田老式越野车出现,张扬和丽芙一起从雪松林中走出,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张大官人道:“我是张扬!”
张扬道:“是,杆城路边!”
张扬倾耳听去,确信周围并没有人在,这才稍稍放松了警惕,昨晚潜入金谷军事禁区一共四人,崔载元死在了李昌普的枪下,赵赫和李婉姬不知下落如何。
张扬很绅士的和她握了握手,尽管他有种想把金敏儿拥入怀中爱怜一番的打算。
杆城和大津里是相邻的两个海港城市,大胡子船长将他们送到杆城仁兴港口。张扬在到达目的地之后,制住了所有船员的穴道,这是为了提防他们和韩国情报组织联系。
从汉城到杆城横跨韩国西东,张大官人本来做好了等到天黑的准备,可是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听到空中响起螺旋桨的声音,一架宝蓝色的直升机出现在他的上方,张扬昂起头,看到身穿黑色紧身皮装的金敏儿坐在舱门处向他挥手,然后将一团绳索扔了下来。
金尚元微笑和张扬握了握手道:“张主任来得很突然啊!”
金敏儿对张扬和大伯之间的官话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多数时间都是在看着张扬,时不时的给他夹菜,在金敏儿的心中,张扬不但是她的朋友,更是她的救命恩人,在她的心中占有着相当重要的位置。
张扬道:“做男人没点自信怎么行。”
设定好时间之后,张扬和丽芙退到远处,张扬看了看手表的时间,默默进行着倒计时,一分钟之后。炸弹被准时引爆,山洞内地动山摇,烟尘四起,通气孔洞被炸开了一个两米见方的洞口,等到烟尘散去,张扬来到洞口,看到外面的天光透射进来。一股冷风夹杂着潮湿的空气吹入山洞之中,张大官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
张大官人笑道:“互利互惠共谋发展,蓝星发展的同时也带给了我们不少的就业机会,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先进技术和经营理念,金先生对江城乃至平海的经济推动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张扬想起之前章碧君针对查晋北的行动,这个女人真正的用心究竟是什么?她的身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靠山?
虽然船舱内腥臭无比,可是丽芙的内心却前所未有的踏实安稳,她靠在张扬的怀中,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http://www.hetushu.com
张扬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茶盏,和金敏儿一起向别墅前方的小湖走去。
张扬笑道:“这还不容易。”他向那名大胡子船长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走近一些。
丽芙似乎做了个噩梦,她紧紧抱住张扬的身体:“不要……不要……张扬……张扬……”
张大官人终于意识到学点英文还是很有必要的,这货通过他的半吊子英文好歹还是问清楚了自己所在的地方,金敏儿在明确他所在的地方之后,马上就动身前往。
丽芙点了点头,她握住张扬的大手,小声道:“等咱们到了南韩之后,我会选择消失一段时间。”
丽芙是个豁达的女孩子,虽然她很爱张扬,但是她也清楚自己跟张扬不会有什么最终的结果,她向张扬道:“就让咱们当一辈子的情人吧,以后我不管你,你也别限制我,你娶你的老婆。我嫁我的丈夫,你觉着怎么样?”
直升飞机缓缓停靠在蓝星宫前方的停机坪上,张扬跟着金敏儿下了直升飞机。一辆电瓶车驶到他们的身边,从停机坪到豪宅的入口处还有三百多米的距离。
头顶的舱盖被打开了,那名大胡子船长走了下来,他很大声的嚷嚷道:“就快靠岸了,你们准备一下。”
金尚元并没有停留太久的时间,他在公司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饭后很快就向张扬告辞,临行之前嘱托金敏儿要好好招待张扬,趁着这次机会带着张扬好好在汉城游览一番。
这山洞是当初金絔戊练功的地方。两人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通气的孔洞,两人商议之后。利用张扬带来的炸弹塞入孔洞之中。
金敏儿道:“怎样?”
“你外面到底有多少女人啊?”
丽芙在港口处找到了一辆现代越野车,很轻松的就将车子撬开,启动打火,张扬来到副驾驶的座椅上坐下,发现这辆车的配置相当的齐全,GPS导航,座椅加热一应俱全,更让他开心的是,后座上还放着不少的食品,丽芙启动汽车,微笑道:“目的地汉城!”
张扬以为她是害怕章碧君,低声道:“不用怕,我不会放过她!”
张扬道:“送我们去杆城!”
蓝星宫是金尚元的私人别墅,位于汉城永登区汝矣岛公园旁,整座建筑全都是用最新的现代科技完成,占地四千多平米,前面临水后面靠山,风水绝佳,整座建筑耗时三年完成。花费五千万美金,所有房屋通过智能联网,房间内采用触摸感应控制照明、音乐和室内温度,灯光和室内温度湿度都会自动调整。
张大官人道:“不怎么样,你是我女人,谁他妈敢碰你一下,我非把他阉了不可。”张大官人在感情方面表现出寸土不让的霸气。
张扬又从手套箱内找到了一些零钱,汽车经过杆城市区,张扬让丽芙先把车停下,来到路边的公话亭给金敏儿打了一个电话,如果不是因为眼前的情况极其特殊,张扬才不会麻烦金敏儿,权正泰和那帮韩国情报部门的家伙应该不会放弃对自己的纠缠,想从南韩返回国内,就必须通过她的帮助,金敏儿的家族在南韩拥有着相当雄厚的实力,她的父亲金承焕是韩国保安司令。
丽芙道:“我感到自己的感情被你利用了,你利用我的感动,然后对我干了一件很不君子的事情。”
张扬笑道:“蓝星在短短几年内已经成为江城的支柱企业,随着经济的发展,蓝星的前景只会越来越好。”
在金敏儿的引领下来到蓝星宫的浴室,望着游泳池般大小的浴缸,张大官人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奢侈,金敏儿离开后,他脱光了衣服,一个猛子就扎入了浴池之中,整个浴池都是用玻璃制成,浴池的周围是玻璃鱼缸,人在浴池中游动的时候,鱼缸中的热带鱼也在来回游动,仿佛置身于五彩斑斓的鱼群之中。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
丽芙点了点头道:“我调查过这件事,也找到了一些证据。”
权正泰道:“我刚刚收到消息,李昌普被杀了,现在整个元山都在戒严。”
张扬叹了口气:“我说你们这帮棒槌怎么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张扬道:“安全吗?”
丽芙道:“章碧君这个人心机很深,我看她未必会急于对你出手。这段时间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搜集她的证据,挖出她背后的靠山。”
张扬笑道:“求之和_图_书不得!”
丽芙道:“我会前往欧洲一趟寻求帮助。”
“什么?”金敏儿颇为诧异的看着他。
走入蓝星宫的客厅。抬头望去,穹顶设计应该是从银河系中获得的灵感,一颗颗闪烁的星星镶嵌在穹顶之上,金敏儿启动墙上的触摸开关,上方的星空移动起来,从中可以找到日月星辰,整个客厅笼罩在奇妙的光影变幻之中。
张扬道:“你不是已经将证据交给了章碧君?”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对这地方不熟,而且我压根不懂韩语,到这里我就是一文盲。”
还是底舱,不过这条船的条件要比他们刚才搭乘的北韩渔船好上许多,舱内有床铺,还有电视。
张扬这才将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他没有说前往金刚山营救丽芙的那一节,只是说自己被北韩人误认为是间谍,在元山受到北韩军人的追杀,所以才登上渔船,偷渡到杆城。
大胡子道:“现在老老实实的给我坐下,我让你做什么,你就乖乖做什么!”
丽芙笑着伸出手臂,用力挥舞了一下:“张扬,我爱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远。
张大官人又用力看了几眼,还是没看出来,唯有讪讪笑道:“看来我真没什么艺术细胞。”
丽芙附在张扬的耳边低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南韩情报部门的特工已经在港口等着我们了。”
“你把自己看得也太高了一点吧。”
金尚元的本意是想打造一栋传统意义的别墅,可是他把这件事交给了宝贝侄女金敏儿,金敏儿一旦参与意见,就改变了金尚元的初衷,将这里打造成为一座高科技豪宅。金尚元对此颇为无奈,豪宅完成之后,他根本就没住过,准备将这楼作为嫁妆送给金敏儿作为陪嫁。
不过这厮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下作,人家金敏儿对自己如此体贴关爱,自己怎么满脑子都是歪心邪念,不该啊,太不应该了。
丽芙的信心来自于张扬,而张扬的信心来自于他超强的武功,当他背负着丽芙沿着笔直陡峭的冰崖灵猿般攀爬的时候,丽芙搂住他的脖子,俏脸贴在他的身上,心中想起张扬刚才的那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话来,这世上绝不会再有人可以取代张扬在她心中的地位,让她遇上了张扬,不但是缘,也是她的命。
权正泰摇了摇头道:“不清楚,到现在她都没有和我联络过。”他从反光镜内看了看丽芙,轻声道:“你的目的达到了?”
丽芙道:“你武功虽强,可是这世界上的很多事并不能仅仅依靠武功来解决,或许你可以除掉章碧君。但是你未必能够铲除掉她背后的力量,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顺藤摸瓜,将章碧君背后的团伙全都揪出来。现在章碧君已经露出了马脚,她并不知道我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她一心想将你置于死地,你这次平安回去之后,必然打乱她的计划。”
回到公话亭,拿起扔在摇晃的听筒,马上听到金敏儿紧张的声音,张扬笑道:“没什么,刚送走了一个朋友。”
张大官人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小时,直到把掌心的皮肤都给泡皱了这才披上浴袍来到外面的更衣室,男仆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一身西装,张扬换上黑色西装,精神抖擞的回到客厅中,却发现蓝星集团的董事长金尚元先生已经到了。
权正泰道:“也许我应该听你的话,不该让李婉姬参加这次的行动。”
丽芙红着脸推着他往前走:“去,赶紧干正事儿,我才不要和你一辈子都留在这里呢。”
靠近舱门的时候,一名壮汉伸出大手将他拉了上来,金敏儿轻抚被风吹乱的秀发,一双明眸望着张扬露出喜悦的光芒:“嗨!好久不见!”她向张扬伸出手去。
张大官人潜入泳池内,看到泳池的下方也是透明的玻璃制成,他低头望去,冷不防一头鲨鱼将血盆大口凑到他的面前,张大官人虽然胆大,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鲨鱼吓了一跳,他吓得跃出水面,舒了口气,这才发现脚下又有两条鲨鱼游过,人鲨共浴对张大官人还是头一遭。
“从大津里到杆城很近,可以迫使他改变航向,多送我们一程。”
张扬和丽芙换上了他事先准备的北韩军服。
金敏儿解释道:“左边的那个是一头猛虎,右边的是射手!”
张大官人很不屑的看着那只手枪:“搞了半天你懂中国话啊!”
金尚元邀www.hetushu.com请张扬入座,金敏儿开了一瓶五粮液。
丽芙挽住张扬的手臂道:“张扬,我问你一句话,你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
他和丽芙一起离开了渔船,来到港口之上,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红彤彤的太阳升起在空中,海面被蒸腾出朦胧的雾气,虽然是晴天,可天气给人的感觉仍然是非常的潮湿。
金敏儿被他的话给逗笑了,她格格笑了两声,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了看电话号码,诧异道:“你在韩国?”
金尚元点了点头道:“中国的社会稳定,政策开明,我们这些外资企业对中国的投资长期看好,而且中国拥有着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谁能抓住中国的消费者,就等于把握住了未来。”
金敏儿道:“你先去好好洗个澡,我让人给你准备衣服,对了,我大伯知道你来了很高兴。中午会回来和你一起共进午餐。”
丽芙道:“也许他就在章碧君的控制之中。”
望着丽芙憔悴的面容,张扬不由得生出一阵爱怜,这个坚强的女孩这段时间遭受了残酷的折磨,他轻轻抚摸着丽芙的俏脸,心中默默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她,决不让丽芙受到任何的伤害。
张扬道:“被杀了?难道是李婉姬干的?”
张扬以传音入密道:“你打算怎么办?”
外面的天空仍然下着冻雨,远方的金刚山群峰都以染上了白色,张扬向前走了一步。发现他们应该是处在鹰愁涧的悬崖之上,丽芙来到张扬的身边,看到出口就在悬崖之上,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当初她从鹰愁涧的悬崖爬到金谷军事禁区那是借助了先进的登山工具,可现在她和张扬没有任何的工具可用。这样的恶劣天气下,陡峭的山崖上已经凝结了一层光滑的薄冰,根本没有着手之处。她抬起头,看到张扬自信满满的笑容,心头顾虑顿时烟消云散,张扬的身上就是拥有那样的感染力,有他在身边,没有任何事是不可以做到的,他能够解决任何的难题,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难得住他。
丽芙笑着将他从寒玉床上拖了起来:“喂,赶紧看看有没有道路可以逃出去,难道你真打算留在这儿过一辈子?”
金敏儿道:“来韩国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金敏儿微笑道:“害怕你吃不惯韩国菜,所以特地让厨师做了中华料理,你尝尝正不正宗!”
有些问题是必须要回避的,张大官人始终不愿承认自己是个滥情的人,他认为自己是个有情人,最多算得上是多情,一个多情的人偏偏又是个负责的好男人,像他这样的勉勉强强也算得上是一个绝种好男人。
金敏儿从一旁走了过来,轻笑道:“午餐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还是边吃边聊。”
金尚元点了点头,张扬道:“我的确有些饿了!”
张扬道:“真要是在这里过上一辈子倒也不错,你说咱们黑灯瞎火的,也没有其他娱乐,要不咱们那啥……再来一次……”
张扬拥抱着她的娇躯,柔声道:“别怕,我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
丽芙点了点头,偎依在他的肩头道:“你放心,为了你。我一定好好照顾自己,而且,我答应你,只要解决了这件事,我就回来你身边,哪怕是你嫌我麻烦,我也要粘着你。一辈子都不离开你。”
张扬道:“李婉姬和涅日科夫逃走之后,他们就炸毁了研发中心,我们被困在地下,还好找到了一个出口,又从鹰愁涧的悬崖上爬了下来。”
张扬抓住绳索,攀爬了上去,对他而言完成这样的动作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懒洋洋的海龟从他身边的玻璃缸缓缓游过,张扬此时感觉到全身心的放松,他想到了丽芙,丽芙应该可以很好地照顾好她自己。
双脚重新踩在平地之上,有种生死两重天的感觉,丽芙深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她仍然不能相信自己已经逃脱了险境。
大胡子船长表现的非常警惕,走向张扬的时候,手握在枪柄上,对这两个从北韩逃出的男女他还是抱有相当的戒心。
金敏儿惊喜道:“张扬!你还好吗?”
张扬道:“不知道,那是你们的事情,现在整个金谷军事禁区已经被夷为平地,应该说你的目的也达到了,虽然不是你们下手炸得。”
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照在身上,让人感觉有些昏昏欲睡,张扬打了个哈欠,在湖畔的草地上坐下,望着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轻声道:“想不到这里这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