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9章 复活

权正泰才不会相信什么投海自尽的鬼话,他淡然道:“如果我没猜错,那女人应该是中国特工。”
张大官人挂上电话,才意识到乔梦媛的这句话包含着很深的含义,难道她早就察觉自己和金敏儿之间有点问题?这厮在感情上绝对是个一往直前从来不去考虑后果的勇者,管他呢,只要老子喜欢,一个不能少!
崔贤珠笑道:“哪有那么严重,只是受了点风寒。”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个问题不难找到答案,其实权正泰应该也已经推断出,射杀李昌普的只可能是李婉姬,也只有她对李银日一家抱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权正泰道:“我的人已经证实了一些消息,崔载元和赵赫都已经死了,涅日科夫也死在了现场,李昌普是被人近距离射杀的,额头中了一枪。胸口中三枪。”
张扬道:“我帮不了你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李婉姬的下落。”
张扬道:“不知道有多好,我从北韩偷渡到南韩了,目前正在金尚元先生的家里做客。”
一旁金敏儿看到他神情凝重,关切道:“张扬,我小妈的病情要不要紧?”
权正泰点了点头,他示意其他人离去。然后指了指自己的黑色现代轿车。
几名黑衣男子全都掏出电击枪循着张扬的脚步追了上去。
张扬道:“情报部门都是这个样子,不找点事情来做显现不出他们对国家的重要性,平时就琢磨着寻找自我存在感。”
张扬笑眯眯道:“很重要吗?”
张扬微笑看着金敏儿,不知她因何会得出这个结论。
“你很爱她?”金敏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权正泰知道金敏儿的身份,对这位军方实权人物的女儿他还是保持着相当的尊敬,他微笑道:“金小姐,这件事可能有些误会。”他向张扬点了点头道:“张先生,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谈一谈,把误会解释清楚,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
张扬道:“我不知情,李婉姬和涅日科夫逃走的时候,研发中心已经发生了爆炸,所有的出口都被封死,我乘升降机落在了地下四层。”
进入车内,张扬和权正泰坐在后座,张扬道:“权先生来得很快嘛。”
张扬从金敏儿的话中推断出她的这个小妈肯定不是亲生母亲,不过张大官人对别人的隐私也没有太多的兴趣,微笑道:“那就更该过去了,对了,她病得重不重,要不要我跟你过去看看?”
张扬笑道:“很少有韩国人这么认为。”
乔梦媛挂上电话之前,轻声道:“帮我问候金敏儿!”
崔贤珠的脉象却引起了张扬的注意,根据脉象来看绝不是她所说的受了点风寒,而是气血两虚,张扬将一丝真气透入崔贤珠的经脉,他这一手做得极其隐蔽,别说是崔贤珠,就算是普通的高手也无从察觉,真气在崔贤珠体内游走,张扬的两道剑眉不由得皱了起来,他放开崔贤珠的手腕。
张扬笑道:“真的?”
张扬点了点头。
http://m.hetushu•com扬冷笑望着这帮人,他的掌心扣着十多根金针,对付这帮高丽棒子还真不在话下,可是在汉城大街上大开杀戒总不是那么回事儿,张大官人今天是惹火了,如果不是这帮人突然出现,顾佳彤绝不会从他的眼前消失,这帮人让他错失了和伊人相认的机会。
权正泰及时赶到了现场,正是他的出现,才让现场的局势没有进一步的恶化。
只是张扬并没有想到崔贤珠那么年轻,虽然因为生病显得有些憔悴,可看起来至多也就是三十岁的样子,听说张扬是金敏儿的朋友,崔贤珠表现的相当礼貌,温婉笑道:“快请坐,将军还没有回来。”
张扬道:“RFLV病毒也未必有那么可怕!”丽芙就中了RFLV病毒,最后张大官人还是凭借着移宫换血帮助她治愈了病毒,证明这种病毒并非无药可医。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别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你平安就好,尽快回来吧。”
张大官人淡然笑道:“中医流传了这么多年,别说是韩国,现在世界各地都已经接受了中医的概念。”他听到大韩医学这四个字就不爽,什么大韩医学,无非是中医的变种而已。
张扬道:“她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子,把我当成了很好的朋友。”
权正泰道:“张先生不愿和我合作,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权正泰道:“张先生,我想,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我希望我们彼此之间能够精诚合作。”
途中金敏儿告诉张扬,她的亲生母亲七年前过世,至于现在的小妈崔贤珠过去曾经是她父亲的机要秘书,他们在三年前结了婚,崔贤珠对待金敏儿一直都很好,可是在金敏儿的心中始终无法认同她取代了母亲的位置,不过她在表面上做的还好。
张扬没说话,睁开双目望着金敏儿的俏脸,金敏儿敏锐地察觉到他目光中的那种难以描摹的柔情,她的一颗心不禁加速跳动,咬了咬樱唇道:“你一定很爱她!”
金敏儿道:“真是多管闲事!”
权正泰笑了笑,起身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张先生还真是一个多情之人,好!我明白应该怎样做,但是张先生也不要忘记对我的承诺,有任何关于李婉姬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他将一张名片递给张扬,然后起身离开了公园。
张扬道:“合作没有问题,如果我有李婉姬的消息,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乔梦媛抽抽噎噎道:“你惹我了,就是你惹我了……”
金敏儿有些害羞的逃避张扬的眼神,正是张扬这深情的眼神让她确信,张扬对春雪晴的爱一定相当的真挚,可是她的内心却又感到失落,因为她知道张扬深情的目光并不属于自己,他只是将自己当成了春雪晴,她垂下头,小声道:“走吧!”
权正泰道:“和你一起的那个女人呢?m.hetushu.com你将她营救出来,为什么又要和她分开?”
张扬看到那辆宾利车已经消失在远方的拐角处,心中又急又气,他怒吼道:“滚开!”一把就将为首的那名男子推到一边,然后腾空跳跃起来,越过那辆现代轿车,发足向前方追去。
金敏儿也没想到突然会发生这种状况,她也在后面追赶起来,大声道:“嗨!你们干什么!”一名身穿黑色西装打着领带的男子伸手拦住了金敏儿的去路,他微笑道:“金小姐,你最好不要过问这件事。”
金敏儿在崔贤珠身边坐下道:“小妈,听爸说你身体不舒服。”
权正泰道:“那好,我上你们的车。”权正泰之所以态度软化还是因为金敏儿的出现,他虽然是韩国情报部门的官员,可是借给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得罪保安司令的女儿。更何况金家在韩国政界、军界和金融界都拥有着相当的影响力。
这段时间最为担心张扬的却是乔梦媛,因为她知道张扬前往北韩的真正目的,张扬走得这些天,她一直都在为张扬担忧着。
金敏儿陪同张扬游览景福宫一是为了尽地主之谊,二是为了让他放松一下心情,两人来到香远楼前,金敏儿道:“感觉怎样?”
金敏儿道:“在这样的历史氛围中,远离尘世的喧嚣,的确容易让人忘却时空的概念,其实我在故宫的时候也有这样的错觉。”
乔梦媛听他这样说彻底放下心来,张扬到了南韩就意味着他已经脱离了险境,她轻声道:“什么时候回来?”
张扬看了看周围的韩国特工,事情已经闹到了这种地步,还是不要复杂化了,他的目光终于软化了下来,带着嘲讽的口吻道:“误会?你带着这么多人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咱们闹了点误会?”
权正泰点了点头。
张扬道:“让你的人走开,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张大官人仿佛被一颗子弹击中了心脏,整个人瞬间凝固在那里,他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女郎秀眉弯弯,凤目明澈,目光之中带着与生俱来的雍容华贵的味道,根本就是顾佳彤,张扬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他用力砸了砸眼睛,此时那女郎已经上了汽车,张扬顾不上向金敏儿解释,他大步向前追去,可没等他追上那辆宾利车,一辆黑色现代汽车拦住了他的去路。
张扬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我们抵达杆城之后,投海自尽了,我人生地不熟的,让我去哪儿找她?所以我想来想去只能找金敏儿帮忙。”
其他三名特工看到势头不妙,同时摆出跆拳道的架势向张扬发动攻击,跆拳道作为韩国的国民运动已经深植人心,这帮韩国特工不乏跆拳道高手在内。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
“李银日的儿子死了,不是我干的!”
“什么麻烦?”
只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张扬,一人脚还没抬起来呢,张扬的右脚已经踹中了他http://www•hetushu.com的小腹,另外一名特工一个回旋踢,脚抬得蛮高,可惜被张大官人一脚扫在他站立在地面上的足踝上,惨叫着捂着脚摔倒了下去,剩下的那名特工来了一个腾空反轮踢,这货跳得最高,挨得最惨,被抓住破绽一拳就砸在他的裤裆上,这还是张大官人手下留情,不然这一拳保管让他的子孙根变成肉酱。
乔梦媛忍不住骂道:“没良心,没心没肺!你混蛋!”
因为两人都是用韩语交流,张扬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知道崔贤珠用中文道:“那就麻烦你了!”让张扬意外的是,崔贤珠的中文很好,看来随着中国的崛起,周围这帮邻国学习中文也成为了一种时尚。
张扬点了点头道:“她叫春雪晴,你和她一模一样。”他闭上眼睛,想起春雪晴坐在画舫之上,手抚琵琶,浅唱低吟的情景,一切仿佛就在昨日,却又似乎遥不可及。
张扬先给国内的楚嫣然打了个电话,今天已经是正月初八,楚嫣然听说他跑到了韩国也是颇为诧异,不过她也知道张扬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让张扬记住正月十五一定要返回东江,外婆准备过完元宵节就走,张扬连连应承下来。
崔贤珠看了张扬一眼,显然并不相信这个年龄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小伙子会看什么病,金敏儿看出她的疑惑,轻声道:“小妈,你让他试试也无妨。”
离开景福宫,来到停车场前,金敏儿打电话让司机开车过来,两人正在等车的时候,张扬看到远处,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在走上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那女郎上车之前,回头向景福宫的方向又望了一眼。
接到张扬的电话,乔梦媛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是话到唇边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握着电话在那头轻声啜泣起来。
车内下来了四名身穿黑衣带着墨镜的男子,他们呈前后夹击之势包围住了张扬,为首一人冷冷道:“张先生,我想你陪我们走一趟。”
金敏儿柳眉倒竖,怒道:“滚开,他是我的朋友!”
权正泰道:“李昌普应该不是死在北韩人的手里,究竟是什么人对他抱有这么大的仇恨,在射杀他之后,还要朝他的胸口连开三枪?”他的目光充满问询的看着张扬。
金敏儿道:“大韩民族的自尊心很强,其中有一部分人不愿正视历史,但是请相信,只是一少部分人,他们代表不了我们的国家。”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替我做出安排。”
张扬道:“丫头,别介,咱不是一直都通情达理秀外慧中的嘛?今儿怎么突然不讲道理了?”乔梦媛泣声道:“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我恨你!”
此时那四名黑衣人也追到了他的身后,一人扣动扳机,电击枪射中张扬的肩头,一道蓝色的电光在张扬的上臂闪过,张大官人感觉到肩膀麻木了一下,可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几名黑衣人看到他没什么反应,一个接着一个的扣和_图_书动扳机,张大官人心头又是沮丧又是恼火,把没追上顾佳彤的怒火全都发泄在几名韩国特工的身上,他扯下身上的电击枪,宛如猎猫般冲了上去,只一拳就将对面的那名韩国特工打得横飞了出去,那货飞出了足有三米多远,撞在道路边的一辆红色起亚汽车上,将汽车顶棚砸得凹陷了下去。
张扬知道自己在南韩不宜多留,以权正泰为首的韩国情报人员肯定在找自己,只有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占尽主场之利,事情才会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她那边越骂,张大官人却是越发的开心,骂你那是证明在乎你,别看乔梦媛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摆出一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架势,可她的内心深处是在乎自己的。
金敏儿道:“的确,我们国家的很多文化都是从中华文化中学习过来的。”
金敏儿却道:“不用,我有车!”
“还算顺利,人救出来了,不过可能会留下一些麻烦。”
张扬示意崔贤珠将手腕放在茶几之上,平伸出一指搭在她的脉门之上。崔贤珠道:“中医有望闻问切之说,和我大韩医学殊路同归。”
当天下午,张扬在金敏儿的陪同下前往汉城景福宫游览了一圈,景福宫是朝鲜王朝的正宫,已经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得名于中国的《诗经》中的一句话,君子万年,介尔景福。真正到达韩国才会发现,这个国家几乎每一个细节都受到中华文化的影响,曾有人说过,想看明文化要到韩国,的确是有几分道理的,因为刚刚游历了北韩,张扬在心中不由自主的将平壤和汉城做了一个对比,平壤的落后是显而易见的。他并不想去评论两国的政策,真正造成这种差距的应该是执政者的不同,如今的北韩已经步入一个独裁的怪圈,和开放的南韩相比,两者的差距是巨大的,而且只会越来越大。
张扬此时已经追到街道的拐角处,可是那辆宾利轿车早已走得无影无踪,张扬此时方才想起自己刚刚只顾着追赶顾佳彤,却忘记了去记下车牌号码,他懊恼的直跺脚。
权正泰请金敏儿在汝矣岛公园将车停下,他和张扬并肩走入公园的树林内,权正泰指了指林中的长椅,他们来到长椅上坐下,权正泰看了看远处。金敏儿站在汽车旁眺望着他们这边,不由得笑道:“金小姐很关心你。”
听到电话那头乔梦媛的哭泣声,张扬顿时慌了手脚:“那啥……丫头,你别哭啊,我又没招你,没惹你的,你哭什么?”
此时金敏儿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家里打来的,却是她的父亲金承焕让她回去一趟,金敏儿放下电话,心情明显受到了一些影响。
张扬道:“很快吧。”
金敏儿也紧张的赶了过来,她推开挡在她面前的特工,来到张扬的身边,挡在张扬的面前,怒道:“你们想干什么?究竟懂不懂得法律?光天化日之下就想动手抓人吗?”
金敏儿从第一次见到张扬起,就已经察http://www.hetushu.com觉到他看自己的那种深情款款的目光,后来才知道张扬曾经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友,每次见到张扬的时候,她忍不住想问,自己和他的那位前任女友是不是真的很像?
乔梦媛道:“北韩的事情解决的怎样?”
张扬道:“那女孩已经死了,就算她活着也和你们的事情没有半点关系。”
张扬笑了笑道:“朝鲜文化和中华文化同宗同源。”
乔梦媛骂完之后,气消了一些,轻声道:“你还好吗?”
张扬微笑道:“调查我偷渡的事情。”
权正泰刚走,金敏儿就匆匆来到张扬的身边,关切道:“他想干什么?”
金敏儿道:“我小妈生病了,我爸让我回去陪她说话,总是这样!”
张扬道:“可惜我们的合作看来并不是那么的顺利。”
金敏儿笑了:“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不要被那帮人坏了心情。”
金敏儿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我对故宫总有种亲切感。”明澈如水的美眸望着张扬,小声道:“张扬,你说过我很像你过去的一个女朋友,真的有那么像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在汉城,不会有事的。”
权正泰道:“我关心的并不是李婉姬的下落,我所关心的是RFLV病毒,如果病毒被她得到,又顺利带走。那么以后肯定会隐患无穷。”
金敏儿的奔驰防弹轿车驶到了身边。
权正泰道:“你并不知道这种病毒的可怕,一旦扩散起来速度极快,如果落在恐怖分子的手中。很可能会造成一系列的恐怖事件。”
张扬看出她有事,体贴地说道:“有事你就去忙,我回蓝星宫休息。”
张扬对此表示理解,其实楚嫣然遇到的也是类似的情况,只不过比她表现的更加激烈罢了,一个后妈想获得后辈的认同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张扬点了点头,望着香远楼前的池塘,他低声道:“来到这里,我总有一种错觉,仿佛回到了古代!”
张扬对金敏儿还有一份别样的情节,金敏儿的外貌长得和他前世情人春雪晴是一模一样,他甚至以为金敏儿也是和自己一样,从大隋朝那会儿穿越过来的,可金敏儿在张扬面前的表现完全是一个现代的女孩儿,对春雪晴,对大隋朝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也许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长得如此相似。
金敏儿道:“她身体一直都不好!”她忽然想起张扬有着一手神乎其技的医术,心想让他跟过去看看也好。
金敏儿道:“我这位朋友懂得一些医术,我特地请他过来帮你看病。”
一辆黑色的现代商务车带着刺耳的急刹声停靠在张扬的面前,十多名全副武装的特工举枪瞄准了张扬,周围响起惊慌失措的声音,显然被突然紧张的局势吓到了。
权正泰望着张扬道:“我相信张先生应该是个值得相处的人,希望我们也能够成为朋友。”
权正泰道:“还是不如张先生快。我到大津里之后才知道张先生没有按照我们的约定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