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0章 谁埋得你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应该是受了些风寒,我给她开一付药,只要吃药调养即可。”
“我明白,麻烦你了!”
张扬笑道:“你们朝鲜半岛还不如我们一个平海省大。”
金承焕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道:“你懂得看病?”
金敏儿道:“他是李道济的高足!”
张扬为金承焕诊了诊脉,给他开了一副安神补脑的方子。
回到蓝星宫,惊喜的发现蓝星集团的董事长金尚元也在这里,金敏儿笑道:“大伯,您今天怎么破例住在蓝星宫了?”
她的美眸中流露出温柔的目光。缕缕情丝将张扬紧紧缠绕,她小声道:“上辈子,是谁埋得我?”
金敏儿慌忙摇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金斗罗大师是我们朝鲜半岛百年来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他的武功高深莫测,还从未遭遇过对手。”
上车之后,望着远去的张秉全,张扬道:“你爸的身边卧虎藏龙啊!”
张大官人呆呆望着金敏儿,他无法分辨眼前的究竟是金敏儿还是春雪晴,他想起午门乱箭起飞的那一刻,忽然紧紧闭上了眼睛,许多事他一直都不敢去想,在他被隋炀帝乱箭攒心之后究竟是谁埋得他?
张大官人一边咬着九折饭一边道:“其实这玩意儿我们中国早就有了,这叫煎饼卷大葱!”
张扬因为金敏儿的这句话而变得有些尴尬,把金敏儿误认为春雪晴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可每次和金敏儿在一起,张扬总是会产生这样的错觉,虽然他心中知道金敏儿和春雪晴没有半点关系,可他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感觉。
张扬站起身礼貌的称呼道:“金将军好!”
金敏儿咬了咬樱唇:“既然她活着为什么要选择消失?为什么这么久的时间里都不找你?”
“为什么会有压力?”
金尚元邀请张扬来到落地窗前坐下,外面的雪似乎大了一些,金尚元让佣人送来一壶煮好的红茶,他端起红茶抿了一口道:“听说你今天去将军府了。”
金敏儿看到他一脸的震惊之色,反而被他给吓住了:“怎么了?”
金敏儿笑了起来:“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生分了,过去你和春雪晴说话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吗?”
张扬道:“曾经有人告诉我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个书生,和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那一天,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书生受此打击,一病不起。这时,路过一游方僧人。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书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路过一人,看一眼,摇摇头,走了;又路过一人。将衣服脱下,给女尸盖上,走了;再路过一人,小心翼翼把尸体掩埋了。僧人解释道,那具海滩上的女尸,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你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给过她一件衣服。于是她今生和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www.hetushu.com人,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那人就是他现在的丈夫。”
金敏儿啊了一声,她充满吃惊的看着张扬,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春雪晴,难道张扬看到了春雪晴。
任昌元来到张扬面前很礼貌的点了点头,双手将一张帖子呈上。
金敏儿笑道:“我带你去体验一下韩国正宗的饮食文化。”
张扬道:“这世道,没人爱听真话。”
“我也相信缘分!”张扬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希望重新燃起在他的心中。
离开韩国之家的时候,空中飘起了细雪,张扬脱下大衣为金敏儿披在肩头,站在灯火辉煌的街头,张扬留意到两个身影迎着他走了过来。
张扬没说话,但是目光已经认同了金敏儿的话。
张大官人此时的内心纠结而矛盾着。
张大官人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你倒是提醒了我,如果我上辈子要是几百个女孩子每人一捧土把我埋了,我这辈子岂不是很惨?”
金尚元笑道:“家里来了客人,主人不在岂不是有失礼貌?”他微笑望着张扬道:“今天都去哪里玩了?”
张扬咧开大嘴笑道:“就是一东北乱炖的改良品种,你还别说,你们韩国人学东西真是快。”
金敏儿征求张扬对韩定食的意见时。
金敏儿给他倒了一玻璃杯米酒:“不行,罚你一杯,谁让你看不起我们韩国文化。”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一个曾经我以为已经去世的女人。”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她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不然她不会选择远离我,远离她的家庭……”张扬感到一阵难过,命运让他再次看到了佳彤,却又残忍的让他们擦肩而过,张扬难以形容此时的沮丧。
张扬点了点头,想起今天在将军府的意外发现,心中颇为犹豫,作为金家的朋友这件事究竟该不该说?如果说了,很可能会造成金家的一场轩然大波,可如果不说,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金承焕带着这么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更何况他还很有可能成为自己的未来岳父呢,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张扬低声道:“你相信轮回吗?”
张大官人干咳了一声道:“没什么!”这厮此时脑袋里这个乱啊,刚才他在给崔贤珠诊脉的时候就已经发现,崔贤珠的病症是气血两虚,从脉象推断出崔贤珠近期经历过流产,可考虑到崔贤珠的身份。这种话他当然不好明说,现在金敏儿又告诉他金承焕在七年前做了绝育手术,也就是说金司令没有生殖能力,那崔贤珠又怎么会流产?张大官人的内心真是天雷滚滚,搞了半天,有人悄悄给金司令带了绿帽子。在外人面前威风八面的金承焕,居然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婆背着他偷人。惨啊!张大官人几件事联系在一起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金承焕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张扬坐下,他也来到沙发上坐下,望着和*图*书妻子崔贤珠关切道:“怎样?感觉好些了吗?”
张扬笑道:“不是很熟,没见过面,不过我打断过他徒弟的一条腿,他的那位师弟李道济也被我击败过,现在知道我来汉城,肯定要找回这个面子,可以理解。”
“你想我帮你查出那辆车,还有那位女子的身份?”
金敏儿这才想起这件事和张秉全有关系,不由得怒道:“一定是张秉全走露了消息,这个人太可恶了!”
金敏儿道:“你啊!好像全世界的文化都是从你们中国发展起来的,难道我们韩国就没有自己的文化了。”
孟婆说:“行路的人,喝碗孟婆汤解解渴。”口渴的人心急的喝了,于是,那个前世埋他们的人,在他们头脑中渐渐模糊了,他们开始惊惶的四处张望,妄图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今生的爱人。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其实,你携起他的手时,就是前世残存的记忆在提醒你了,前世埋你的人,就是你身边与你相濡以沫的爱人。”
张扬当着他的面将帖子展开,这封帖子却是一张挑战书,金斗罗的挑战书,张大官人不懂韩文,可是从上面的字迹已经看出字里行间充满着不可一世的霸气,单单从笔迹就能够断定这个金斗罗是他重生以来所遭遇的最强大对手之一。张大官人之所以用之一来形容,是因为有文玲在前,要说武功,文玲已经修炼到了惊世骇俗的境界,他甚至可以断定文玲和自己有着相同的经历,只不过两人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他很好的融入了这个社会,而文玲却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金敏儿笑道:“你很紧张啊?”
张扬短暂的考虑之后,决定暂时保守这个秘密,这事儿不能说,绝对不能说。可不说吧,心里也觉着过意不去,金敏儿对自己这么好,以他们两人的发展,早晚还是得往情人的道路上靠拢,要是以后抱得美人归,那金承焕可就是自己的老岳父,别人给他老岳父带绿帽子,这事儿不能忍啊!
金敏儿笑道:“没事儿,我们是好朋友嘛。”说出好朋友的字眼时,金敏儿的内心感觉有些异样,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并不满足和张扬的关系仅仅维系在好朋友的层面上。
离开了将军的府邸,张大官人长舒了一口气。
金敏儿等到两人走远,抬头望着张扬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和金斗罗大师认识?”
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金敏儿带着张扬在景德宫附近转了一圈,在她看来张扬的这种举动是漫无目的的。她小声道:“你好像在找人?”
金敏儿道:“景德宫周围转了转!”她本想将张扬接受金斗罗挑战的事情告诉大伯,可想想这件事还是由张扬自己说,她向张扬道:“你们聊,我去洗澡!”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爸挺威风的,在他面前我的确感到有些压力。”
“为什么不去找她?”
hetushu.com敏儿听得很入神,她双手承托在下颌之上,轻声道:“我也听说过一个类似的故事,人们死去之后从奈何桥上匆匆走过。
金承焕显然对张扬的医术缺乏信任。只是看了看方子,笑了笑就放在了一旁。
张扬笑道:“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金斗罗想要回这个面子,我要是走了,别人肯定会说我怕他,你认识我这么久了,我怕过谁?”
金敏儿也觉察到张扬在家里显得有些不自在,所以向父亲提出要带张扬出去感受一下汉城的夜晚,金承焕对此表现的倒是非常开通。
金承焕听妻子这样说顿时来了兴致,他伸出手腕道:“张先生不妨帮我看看,最近这段时间我一直心神不宁。睡眠质量奇差。”
金敏儿道:“会不会看错?这世上长得相似的人实在太多。”
金敏儿对张扬和这些人的恩怨并不知情,有些诧异的看着任昌元。
“都有!”
张大官人端起那杯米酒,一仰脖就把米酒给干了,学着多数韩国人喝酒时夸张的样子,面部皱的像个包子:“呀……啊!”
张扬心说自己这趟到汉城义诊来了,如果不是因为金敏儿他才懒得帮这两口子看病。金敏儿微笑望着他,目光充满了鼓励之色,显然是想让张扬露一手给父亲看看。
金敏儿虽然还在笑,可笑容中却分明写满了失落:“你喝醉了!我不是春雪晴!”
金敏儿算是看出来了,张扬对韩国饮食文化的认识也就停留在泡菜和烤肉上,这应该是一种偏见,其实韩国的美食也有许多,她带张扬去韩国之家吃了一顿富有特色的韩定食,也就是韩国式客饭,是朝鲜风味的宫中料理,不含辣椒粉是它的特征,有蒸、烤、汤、拌等多种烹饪方法,其中最有特色的是以小麦煎饼包裹肉类和八种蔬菜的九折饭,此外还有加放肉类、鱼类、蔬菜和蘑菇炖煮火锅神仙炉。
金敏儿看出张扬心意已定,根本不会听从自己的劝告,也只能叹了口气,打消了继续劝说他的念头。
金敏儿轻轻拍了拍张扬的手臂,安慰他道:“你不用难过,只要她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你们就一定有见面的机会,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缘分这两个字的。”
张扬缓缓睁开双目道:“知道什么?”
张扬道:“一直以来,我都不愿相信她会死去,因为我从未找到她的尸体。”
张扬摇了摇头道:“另外一个,我曾经以为她死在了美国,可是今天我们离开景德宫的时候,我分明就看到了她。”
金敏儿咬了咬嘴唇道:“你大概不知道。我妈妈七年前就是因为难产屈死的,我爸因为这件事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他做了绝育手术。”
张大官人愕然道:“什么?”
金敏儿找来纸笔,张扬刷刷刷龙飞凤舞般将药方开好。
听到李道济的名字,张扬不觉微微一怔,他很快就想起,那位李道济就是在箭扣和_图_书长城被自己痛揍一顿的高丽剑客,好像是韩国高手金斗罗的师弟,张秉全应该不会知道自己和他师父的那段恩仇吧。
两人都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张扬方才率先打破沉默道:“我想你帮我个忙。”说完之后他有些不好意识的笑了起来:“好像始终都是我让你在帮忙!”
那两个人应该在外面等待了多时,其中一人张扬居然认识,就是在京城被他震断右腿的任昌元,看到任昌元,张扬多少有些奇怪,自己来汉城没多长时间,这小子怎么会知道?不过张扬很快就想起了张秉全,张秉全师从于金斗罗的师弟李道济,想必自己抵达汉城的消息就是张秉全泄露出去的。
两人上了越野车,金敏儿启动汽车向蓝星宫驶去,她仍然担心张扬要和金斗罗比武的事情:“张扬,我看还是算了,金大师和我爸爸的关系很好,要不我让我爸跟他说一声,我想他应该会给我爸这个面子。”
张扬叹了口气道:“就在我准备找她的时候,权正泰带着那帮特工出现了,他打乱了我的计划,我看到她上了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可我偏偏没有记清车牌号码。”
金敏儿看出他神情有异,可张大官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把这件事说出来,他是真不忍心,这种事要是让金敏儿知道,这丫头肯定忍不了。谁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老子吃这么大一亏啊。
金敏儿忍不住笑:“你好夸张!”
“轮回?”
金敏儿的声音将张扬拉回到现实中来,果然这封帖子就是金斗罗的挑战书,虽然信中写得相当客气,不过真正的目的就是要和张扬切磋,张大官人当然明白,自己打断了他徒弟的腿,然后又在各国武林人士的面前把李道济打了个灰头土脸,从那时两人之间的梁子就结下来了,虽然张扬和这位金斗罗从未见过面。
金承焕向张扬伸出手去,张扬向前走了几步,握住金承焕的手,无论是从年龄来说还是从身份来说自己都应该表现的更主动一点。
金敏儿道:“你们中国不是有句俗话,叫冤家宜解不宜结嘛?我就搞不懂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打打杀杀?”
崔贤珠初始时望着张扬的目光露出些许的警惕之色,听到张扬这样说,表情才变得轻松了起来,她微笑道:“麻烦张先生了。”
金敏儿笑盈盈叫了声爸爸,走上前去接过了他摘下的军帽。
一旁崔贤珠笑了起来:“张先生很谦虚,您的医术很好!”
金承焕的手掌很大,也很有力,握着张扬的手晃动了一下道:“欢迎!”他的中文显然就不怎么样了,腔调非常的怪异。
张扬让金敏儿先开车带自己去了景德宫附近,他心里仍然在惦记着顾佳彤,刚才在离开景德宫的时候,明明看到顾佳彤走入了一辆宾利车,可是因为权正泰的突然出现,让他没有追上顾佳彤。
张扬道:“还没有比试,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输给他?”和-图-书
金敏儿望着张扬的双目道:“前世你死的时候,埋你的人一定很多,所以你这辈子才会对这么多的女孩子念念不忘。”
就在此时听到外面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张大官人虽然不懂韩语,可是从这中气十足的声音也听出来人非同一般,敢在将军府这样大声说话的人,十有八九就是保安司令金承焕。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略懂一二。”
张大官人看到激起了小妮子的爱国心,当然不能跟她较真,有道是好男不跟女斗,他笑道:“别生气嘛,跟你开玩笑的,其实韩国菜也蛮好吃的。”
金敏儿介绍道:“爸,他是张扬,过去我跟你提过的,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张扬笑道:“算了,武林中人,都懂得维护师门荣誉,其实我倒想会会这个金斗罗。”
任昌元操着并不熟练的国语道:“张先生,明日上午九点,我师父在剑阁准时恭候。”说完他拱了拱手,转身带着小师弟离开。
崔贤珠道:“好多了,刚才张先生给我诊了脉,还帮我开了药方。”
金敏儿道:“有一点我却知道。”
张扬摇了摇头,并没有直接回答金敏儿的问题,转移话题道:“你爸和小妈没再要一个孩子?”
“嗬!”金敏儿一双美眸不服气的看着他:“神仙炉呢?”
金敏儿道:“缘分这东西逃都逃不掉!”
“泡菜还是烤肉?”
金敏儿显然又被他的这句话刺激到了:“你再看不起我们国家,我就不理你了。”
金承焕走进来之后,目光就锁定在张扬的身上。
一辆军用吉普车开到了他们的面前,车上下来了一位年轻的军官,他是金承焕的副官张秉全,下车之后向金敏儿敬了个军礼,将车钥匙交给了她,张扬从张秉全的举动和呼吸中已经察觉到他肯定是个高手。
张扬点了点头:“今天我们在景福宫门前看到的那辆宾利车。”
金敏儿道:“没问题,我会让人尽量去查,不过每天前往景福宫观光的人很多,车流量也很大,你又没有记住车辆的号牌,我想找到她的希望并不是很大。”
张扬望着她笑靥如花的模样,不禁脱口道:“雪晴……”
金敏儿轻声道:“一千年!”她笑着摇了摇头:“什么事可以让人铭记一千年而不忘?没有人可以活这么久。”
张大官人发现这小妮子提起春雪晴显然是故意的,他摇了摇头道:“太久了,很多事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金敏儿帮忙翻译了过去。
“多久?”
张扬猜得不错,从外面进来的正是金承焕,他今年四十七岁,身高一米八五,长着韩国人最常见的国字脸,浓眉大眼,一身笔挺的军服更衬得他威风凛凛,顾盼之间不怒自威。
张扬凝望着金敏儿清丽绝伦的俏脸,恍惚间仿佛春雪晴就坐在他的对面,低声道:“好像一千年那么久……”只有他的心中知道,并非是好像,而是真的有一千年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