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1章 认得你

金敏儿道:“其实这世上会有很多相似的人在,正如你把我当成了春雪晴,或许,你也把另外的一个人当成了她。”
金敏儿道:“大伯,我听说金斗罗出手从不留情,和他比武的人没有一个落到好下场。”
文玲道:“你不说,那好,我就让你永世不得安生!”她忽然腾空跳出,两道银光没入金敏儿的娇躯之上,张扬毕竟距离较远,想要阻止根本来不及了。
金敏儿听得如同坠入云里雾里,张大官人的表情却是颇为无奈,文玲居然认识春雪晴,这就证明她和自己来自于同一个时代,不过文玲到现在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张扬道:“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文玲,你找的是我,难为一个外人做什么?”
汉城的雪夜,万籁俱静,张扬站在蓝星宫的超大露台之上,负手望着天空中的飘雪,该来的总归是要来,即便是来到二十世纪,仍然有江湖的存在,恩怨一如从前。想要了却恩怨最直接的方法还是使用武力,他和金斗罗之间早晚都会有一战,江湖事江湖了。
金尚元道:“中国和韩国的很多地方都同宗同源。”他话锋一转,回到刚才的事情上:“张扬,我听说你给敏儿的父亲开了药方。”
张扬没有马上向她解释这一切,刚才他看到有两道寒光没入了金敏儿的身体,关切道:“你身体痛不痛?有什么异常的反应?”
金敏儿俏脸一红,咬了咬樱唇,轻轻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偏偏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来了一句:“那啥,你放心,我绝没有其他的意思。”
金敏儿秀眉微颦,痛得嗯了一声,正是这声呻吟把张大官人拉回到现实中来,他提醒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仔细检查之后,又在金敏儿的脐下找到了一个红点,张扬想起刚才看到的两道寒光,文玲在逃走的时候,射出了两道冰针,冰针是她利用阴寒之力凝固寒气而成,这两根冰针都直接射入了金敏儿的穴道,透入之后,冰针很快就会被她的体温所融化,但是寒毒却留在了金敏儿的经脉之中。唯一的救治方法,就是利用浑厚的内力将寒毒从金敏儿的经脉中逼出来。
金尚元道:“我从未见过这么自信的年轻人,也许他真的拥有和金斗罗一战的实力,既然他已经决定了,我们作为朋友还是尊重他的选择。”
张扬道:“我现在说一切都是巧合罢了,你会不会相信?”
金尚元因为张扬这句充满自信的话而笑了起来,他意味深长道:“你以为可以战胜金斗罗?”
张扬心中暗自好笑,你兄弟身体怎样,你不去直接问他,反而问我这个外人,张扬道:“照我看没什么大事,可能是因为过度操劳,所以身体出现了一些疲态,只要适当调养就会恢复。”
张扬自从参悟大乘诀之后,面对文玲已经有恃无恐,他微笑道:“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对手,距离上次金针刺穴不和_图_书过百日的光景,这么短的时间内,你的功力不可能恢复到昔日的状态。”张扬的意思很明显,你当初金针刺穴都尚且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内伤未愈,更加不是我的对手。
张扬笑道:“我有什么目的?只不过是来拜会朋友罢了。”
若论功力之霸道张扬绝不还色于文玲,升龙拳的刚猛无比,他一拳龙战于野迎出,和文玲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所以张扬一出手就用尽了全力,双拳撞击在一起,发出蓬!地一声闷响文玲身躯微微一晃,张扬的脚下却是纹丝不动,自从修炼大乘诀之后,他的内力与日俱增,此消彼长,现在和文玲交手他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
张扬道:“无论能不能赢。这一战必须得打,人家已经挑战到我面前来了,按照我们那儿的规矩,输赢无所谓,但是做男人的不能怂!”
金敏儿在一旁坐下,娇躯散发出淡淡的幽香,这股诱人的香气,又让张大官人无法淡定了。可金尚元在场,这货不得不做出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样子。
金尚元道:“既然明天要去比武,今天还是早点休息吧。”
金敏儿和大伯的关系明显要比父亲更为融洽,她将张扬接受金斗罗挑战的事情说了。
张扬道:“文玲,咱们这样争斗下去好像没有任何的意义,我看还是就这么算了,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看怎么样?”
金尚元心中一动,张扬丝毫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意思,难道他真的有恃无恐,真的有击败金斗罗的把握?金尚元对此并不相信,在他的心中金斗罗是不可战胜的存在,他对张扬做出了最后一次忠告:“其实放弃也没有什么难堪的。”
张大官人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看来文玲的真正目的才是逆转乾坤的秘密,他干咳了一声道:“玲姐,如果我说我是凑巧路过这里,你相信吗?”
张大官人把身子转了过去,其实金敏儿让他转身也有些多余,既然是他要帮着检查,转过身显然是不能的,到头来张扬还得转过头来,金敏儿羞得紧紧闭上了眼睛。
金敏儿一张俏脸红到了脖子根。
文玲冷冷看着他道:“事到如今,你还跟我装傻!”
张扬抱起金敏儿,回到她的房间内,金敏儿这会儿方才稍稍平静下来,颤声道:“她是谁?好可怕,为什么认定了我是春雪晴?还说你和她来自同一时代?”
纷飞的雪花让夜空变得无比朦胧,张扬的眼中幻化出顾佳彤的俏脸,他又想起今天在景德宫前的看到的一幕,顾佳彤的惊鸿一瞥,他相信自己绝没有看错,那个登上宾利车的女郎一定就是顾佳彤,这世上不会有人如此相似,可是顾佳彤如果真的活在这世上,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她都没有来找自己,就算她可以放下自己,她又怎能放下她的父亲她的家人,她又怎能忍心让老父以为她已经死去,为此伤心落泪和*图*书呢?
张扬道:“韩国有很多地方和中国很相似,所以来到这里之后,我并没有感到太多的陌生感。”
文玲发出一声嗬嗬冷笑:“接招吧!”有质无形的凛冽杀气从她的周身弥散出来,笼罩住方圆十米左右的天地,空中飘飞的雪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吸引,向她的周身聚拢,又在距离她身体一尺的地方凝聚不动,文玲向前跨出了一步,足下积雪竟然一片片升腾而起瘦削的手掌聚拢成拳,缓缓向张扬打去,文玲出拳的速度并不快,可是强大的压力却如同排山倒海般向张扬压迫而来。
金尚元道:“我曾经在中国过过一次春节,到现在那热闹的情景仍然让我记忆犹新。”
张扬道:“光脚不怕穿鞋的,他是一代宗师。我输给他也不丢人,可是他要是输了,嘿嘿……”
为金敏儿驱除寒毒,又耗费了张扬不少的内力,他意识到今天文玲似乎有意为之,她之所以射伤金敏儿,其真正的用意就是要张扬为她疗伤,从而损耗他的内力。真正麻烦的是,明天还要面对韩国第一高手金斗罗的决战,张扬甚至开始怀疑,文玲今晚前来根本就是为了这件事,难道她也听说了自己和金斗罗之间的这场决斗?所以才利用这样的方法,提前消耗自己的内力?
金敏儿道:“如果找不到她,你会不会一直找下去?”
张扬道:“雪花终有落地的一天。”
张扬听出了她话中的言外之意,望着金敏儿的俏脸,张扬忽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感动,自己究竟何德何能,可以得到这么多女孩的眷顾,上天待他真的不薄。张扬低声道:“夜深了,回去睡吧!”
张扬摇了摇头:“我不会看错。”
张扬叹了口气道:“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办,我想后天就返回国内。”
金敏儿点了点头:“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她转身向楼梯口走去,就快来到楼梯前,忽然一道黑影从她的眼前闪过,金敏儿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冰冷的手掌已经扼住了她的脖子,她惊骇万分的望去。却见面前一个黑衣女子冷冷看着她,长发飘飘宛如鬼魅,被风吹乱的发丝遮住她的半边面庞,露在外面的肤色苍白如雪,一双冰冷的眸子没有半点生气,形容骇人到了极点,她盯住金敏儿,冰冷的目光似乎要一直穿透到金敏儿的心里,阴测测道:“春雪晴?你以为自己可以骗过我的眼睛吗?”
金尚元一听张扬居然接受了金斗罗的挑战,也表现的非常吃惊,在金尚元看来张扬显然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金斗罗在韩国武学界的地位极高,属于泰斗级的强者,在多数韩国人的眼中,金斗罗意味着不可战胜的存在。
金尚元微笑道:“你很担心他?”
两股暖流送入金敏儿的体内,体内的寒意渐渐消褪,张扬的内力在金敏儿经脉之中运转了两个周天,直到将所有的寒毒清理干净,他这才徐m.hetushu.com徐收回内力。很君子的转过身去,低声道:“你早些休息,我就在隔壁!”连张扬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自制力,今儿他的表现可谓是直追柳下惠。
金敏儿道:“你放心的回去吧,那件事我会继续帮你查,不过如果方便的话……你有没有照片之类的东西?”
张扬道:“我绝不会放弃!”张大官人绝不是不识时务的那种人,过去或许他还会对金斗罗有所忌惮,可现在他的大乘诀已经有所成就,再加上霸道无匹的升龙拳,当世之中,也只有文玲才拥有和他抗衡的实力,其他人,张扬压根都不会放在眼里,金斗罗再厉害,他能比文玲更加厉害?张扬才不相信。
金敏儿踩着雪花出现在张扬的身后,她穿着红色的羽绒大衣,看到张扬一身单薄的运动装站在雪中,不由得关切道:“你不冷的?万一感冒了,岂不是要影响明天的决斗?”
“鬼才会相信你!”
文玲也没有停下来和张扬继续交战的意思,她已经跃下蓝星宫,足尖在雪地上轻轻一点,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在雪夜之中。
金敏儿道:“也就是说,一天没有找到她,你一天就不会离开汉城?”在她的内心深处竟然生出希望张扬永远也找不到她的想法,那样张扬或许就会永远留在汉城了,可这种念头只是稍纵即逝,金敏儿为自己的自私想法而感到惭愧。
张扬起身去洗澡。
文玲道:“你来汉城还不是为了逆转乾坤的秘密!”
从金尚元的语气中张扬听出他对崔贤珠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张扬因为今天的发现心里很是纠结,总觉着刻意隐藏这个秘密似乎欠了金家什么。
张扬有些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想这件事?”
金敏儿已经穿好了衣服,俏脸仍然有些发红,黑长的睫毛低垂着,目光不敢正眼去看张扬。来到张扬面前,怯生生道:“我还是有些害怕,所以我……”
张大官人笑道:“从未有人战胜过他,并不是因为他天下无敌,而是他没有遇到真正的高手。”
金敏儿撅起樱唇道:“他的身边不是有我小妈嘛?我要是整天回去。反而妨碍了他们的二人世界,搞得他们不自在,我也不自在。”
文玲显然不会相信,她望着金敏儿道:“想不到京师第一名妓春雪晴也在这里。”
张扬从未想过文玲会在这里出现,这位干姐姐真的很像打不死的小强,这种时候,她本应该留在京城过年,怎么她也来到了汉城,而且找到了自己。看到金敏儿落入了文玲的手中,张扬顿时乱了方寸,可是面对文玲这样的高手,他决不能让她看出自己的紧张,张扬笑眯眯道:“玲姐,什么时候来的汉城?”看他的样子真的像遇到了许久不见的亲人。
金敏儿展开纤手,任凭雪花落在自己的掌心,很快雪花就被她掌心的温度融成了水滴,宛如一颗晶莹的泪水,金敏儿轻声道:“握住和图书的好像是眼泪,我始终抓不住雪花!”
金敏儿告诉伯父这件事的初衷是想让他劝说张扬放弃和金斗罗决斗的想法,她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对张扬的安危是极其关心的。在她的人生经历中,还从未有对别人表现出这样的关心。没有任何人会让她这样紧张。
张扬投鼠忌器,不敢逼得太紧,文玲性情乖张怪戾,万一触怒了她,她转而向金敏儿下手也有可能。
张扬笑道:“不冷!”雪中的金敏儿一身红装,光彩夺目,每次金敏儿的出现都让他情不自禁想起春雪晴。
张扬让金敏儿平躺,自己坐在她的身边,一只手贴在她的胸前,一只手贴在她的脐下,手掌贴在金敏儿诱人的肉体之上,眼看着这活色生香的场面,对张大官人的意志绝对是一次残酷的考验。这厮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目,强迫自己将非分之想全都摒弃,默默告诉自己,咱可是共产党员,国家干部,关键时刻一定要把握住自己,控制住自己,党和人民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文玲,看来你的脑子真的有毛病了,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金敏儿垂下俏脸,过了一会儿方才低声道:“你转过身去!”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开始意识到现实并不像他想象中那般乐观,眼前的文玲不但已经修复了金针刺穴损伤的经脉,恢复了内力,而且功力似乎更胜往昔。
金尚元道:“她自己都生病了,又怎么能照顾好你爸?”
张扬道:“每到正月是中国最热闹的时候。”
金尚元叹了口气道:“有骨气有血性是一件好事,但是人在很多的时候要懂得认清形势。和金斗罗相比,天时地利人和,你好像没有一样占到了优势。”
张扬淡然笑道:“在我眼中,你现在和鬼又有什么分别?你活在世上却不知自己因何而活,是不是觉着自己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是不是觉着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是谁?”
金敏儿来到张扬的身边,柔声道:“我已经委托别人去查那辆宾利车的下落。”
金敏儿等他走后,忍不住叫了声大伯。
金尚元道:“他的身体怎样?”金尚元对自己的这个弟弟还是非常关心的。
文玲满腹狐疑的看着张扬,以她对张扬的了解,张扬的武功过去并没有那么厉害,他为何会提升的如此迅速。
在金敏儿的胸膛上张扬看到了一个细小的红点,他用手指轻轻触摸了一下,触手处温软滑腻,张大官人魂都飞走了半边。
金尚元似乎看出了张扬的纠结,微笑道:“怎么?看起来你好像有些心事?”
张扬笑了笑道:“没什么心事,就是有些想家了。”
金尚元深邃的双目望着张扬道:“金斗罗是我们韩国的武学泰斗级人物,从未有人战胜过他。”
金敏儿指了指胸口,含羞道:“这里好像被刺了一下,有些疼痛……”张扬探了探她的脉门,http://m.hetushu.com发现金敏儿的脉相已经出现了异常,他低声道:“敏儿,我想帮你检查一下。”
张扬正在想着这件事的时候,忽然听到房门被轻轻敲响,这个时候,只有金敏儿会过来,他轻声道:“进来!”
文玲道:“外人?你以为当真可以骗过我?一直以来我都觉着你很不对头,何以你的武功会如此高强?何以你会了解这么多的过去?何以你会对那些拓片这么感兴起?原来你和我来自同一时代。”
文玲道:“说得轻巧,除非你交出逆转乾坤的真正秘密。”
文玲和张扬硬拼了一拳之后,已经知道自己的内力还色于张扬,倘若硬碰硬的比拼,到最后落败的肯定是自己。所以拼了这一拳后,文玲身躯一转瞬间已经飘回金敏儿身边。
张扬顾不上去追赶文玲,抱起雪地上的金敏儿,一手拍开她的穴道,金敏儿被刚才的一幕吓得不轻,扑入张扬怀中,娇躯仍然抖个不停,双腿也因为害怕变得酸软,竟然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张扬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金尚元道:“你忘了一件事,金斗罗是你小妈的亲舅舅,如果她愿意帮忙说话,想必金斗罗肯定会手下留情。”
张扬道:“就是孬种,懦弱的意思。”
张扬叹了口气道:“为什么你总去认定秘密在我的身上?”
张扬取出自己的钱包,他一直随身携带着顾佳彤的照片,金敏儿接过照片,看了看,小心地收好,轻声道“她很美!”说这句话的时候,流露出些许的伤感,她抬头看了看漫天的雪花,轻声道:“男人的心思是不是都像这空中的雪花,飘忽不定?”
“怂?”金尚元显然并不理解这个字的意思。
金敏儿洗完澡出来,刚好听到他的这句话,笑道:“大伯,你在说我爸吗?”
金尚元道:“他这个人过于要强,从来都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张扬道:“我一直都以为她死了!”
张扬笑道:“我学过一些中医。”
金尚元点了点头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每个人都会遇到这种时候。”金尚元是个中国通,中国诗词信手拈来,运用的恰如其分。
金尚元笑道:“不是他还有谁?你平时没事也经常回家看看,你爸的身边没有人照顾不行。”
文玲点中金敏儿的穴道,将她一把拍开,一双阴冷的眸子充满凛冽的杀机,咬牙切齿道:“张扬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神通?”
文玲的手仍然扼住金敏儿的咽喉,冷笑望着张扬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来汉城的目的?”
金敏儿抱紧了自己的双肩:“看得出来,自从看到她之后,你整个人就显得心事重重。”
张大官人望着金敏儿一对美得无法形容的椒乳,眼睛都直了,只差没把鼻血喷到金敏儿白嫩嫩的胸脯上,好歹这货脑袋里还有根弦牵着,他现在要以医者的眼光来看,决不能带有任何猥亵和淫荡的思想,虽然他根本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