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6章 高楼惊魂

桑贝贝道:“你已经猜到了。”
桑贝贝心中震骇到了极点,这厮莫不是外星人吗?她借着身体摆动的幅度,双脚对准了六楼的窗口,全力撞击了过去,落地窗被她撞得四分五裂,桑贝贝的身上带着玻璃碎屑翻滚到了房间内。
张扬心中大怒,这女人真够毒的,出手就想致他于死命,今天一定要把她抓住不可。
桑贝贝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国安四局邢朝晖被调查之后,我哥对此非常不解,他一直都在偷偷调查这件事。他……”桑贝贝的表情显得有些犹豫。
张扬来到电梯前,酒店的管理并不算非常的严格,并没有人过问,张扬看到桑贝贝乘坐的电梯在十八楼停下,他坐上了另外一部电梯,来到十八楼,走出电梯,走廊上空无一人。
张扬道:“你是章碧君的手下?”
“你究竟从查晋北那里得到了什么?”
张扬低声道:“是不是他怀疑了章碧君,所以想通过你调查章碧君的资料?”
张扬道:“咱俩同龄啊!”说完又意识到自己和女孩子套近乎的毛病又犯了,眼前这位可是一有机会就想把自己置于死地的狠角色,对她可不能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张扬道:“你今晚和赵军见面目的是什么?”
桑贝贝乘坐的那辆出租车来到锦都汇大酒店,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给过车费之后,在门前站立了一会儿。
张大官人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没想到把陈雪给惹火了,他应了一声道:“就好,马上就好……”说完又觉着自己的这句话回的奇怪,什么叫马上就好?自己和桑贝贝没干什么啊!
桑贝贝总算止住了哭声,她红着眼圈看着张扬。
果不其然,没过太久的时间,就看到陈雪拿着手灯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张扬抓住她的足踝在空中一个反扭,将桑贝贝摔到撞上,压在那女人的身上,那女人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张大官人就扑了上去,从身后扭住桑贝贝的手臂,将她压在身下,又多了一个人压在身上,最惨的还是最下面的那个女人,她惨叫道:“压死我了……”
张扬看了看身边的桑贝贝,她的面孔苍白,极度的悲伤写满了她的俏脸,因为被张扬制住了穴道,所以她发不出任何的声息,泪水不停的向外涌出,张扬相信这绝不是作伪,一定是桑贝贝此时真实情绪的表露,他展开臂膀,搂住桑贝贝瘫软的身躯,发现桑贝贝的身体因为极度地痛苦而不断颤栗着。
张大官人这个尴尬啊,陈雪十有八九是误会了,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偷香窃玉的登徒子,大半夜的带女人回到这里鬼混。张大官人对陈雪的性格极为了解,陈雪是能把任何事都收在心里的女孩子,所以他也没追上去向她解释,抱着桑贝贝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房门掩上,桑贝贝哭得如同梨花和图书带雨,当真是我见犹怜。
张扬这厮有个毛病,就是见不得女孩子哭,看到桑贝贝哭成这个样子,心已经软了一大半,把她过去用炸弹炸自己,用枪射自己的事儿全都给忘了,解开桑贝贝的穴道之前,他低声道:“我现在就解开你的穴道,你冷静下,千万不要大声哭。”
桑贝贝的表情显得非常痛苦,过了一会儿方才鼓足勇气道:“你追击我之前,有两人潜藏在我的房间内,被我发现后射杀了,他们过去和我都是一个部门的成员。”
桑贝贝道:“你究竟是谁?”
张扬心中的震骇实在难以名状,听筒中的声音他几乎全部听到,那声音像极了赵军,难道赵军是桑贝贝的大哥,这件事究竟怎么回事?
桑贝贝从地上刚刚爬起,就看到张扬的身影出现在破损的窗口前,她抓住前方的椅子,全力向张扬砸了过去,张大官人一拳就将这张椅子砸得四分五裂,然后一个饿虎扑食向桑贝贝扑了上去,桑贝贝跳上大床,在那对男女的惊呼声中,借着床垫的弹力飞起,在半空中一脚蹬向张扬的面门。
桑贝贝道:“一些资料,关于查晋北和钻石王朝内幕交易的资料,还有一些关系到查晋北的个人隐私。”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和赵军究竟是什么关系?”
桑贝贝握着听筒一遍一遍的喊着哥哥,身体却宛如被抽去了脊梁,软瘫着坐倒在了地上。
微弱的床头灯光下,一对男女惊慌失措的坐起,两人的上半身都赤裸着,根本搞不清状况,怎么突然会有人破窗而入?
桑贝贝道:“十二点钟我有个电话,如果你想我回答你的问题,必须让我先打完这个电话。”
张扬道:“没问题,我有手机。”
根据刚才发生的状况,张扬可以推测出,赵军和桑贝贝十有八九是兄妹关系,否则桑贝贝不会表现出如此的关切和悲伤,现在的赵军很可能遭到了不测,桑贝贝和赵军约好了在十二点打这个电话,是为了确认赵军是否平安,赵军接电话的时候,应该已经被他人控制住,对方在确定了桑贝贝的位置之后杀死了赵军,然后第一时间来到了他们所在的公话亭,如果不是自己拖着桑贝贝及时离开,可能就要和那帮人打个照面。
锦都汇大酒店共有二十一层,桑贝贝事先已经考察好了地形,她向顶楼冲去的时候,发现张扬仍然在身后紧追不舍,桑贝贝逃跑的途中又连开了几枪,可惜子弹都没有命中张扬。
张扬接过光碟,心中有些纳闷,刚才自己在她的身上搜查了一遍,居然没有发现她把光盘藏在哪里,看来国安的这帮特工都不是吃素的。
桑贝贝没有直接回答张扬的问题,低声道:“几点了?”
桑贝贝厉声道:“不要过来!”
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道:“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张扬叹了http://m•hetushu.com口气道:“都说不哭了,你这么一哭,别人还不知我怎么着你呢!”他这么一说,桑贝贝哭得越发大声。张扬知道自己劝也没用,只能由着她继续哭下去。
张扬道:“我清楚得很,你是不是很想威胁我?那没用,现在你的性命捏在我的手里,你信不信,只要我想干掉你,我有数不清的方法。”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接通了,桑贝贝轻声道:“一切顺利吗?”
张扬愣了一下,不明白时间对她的意义。不过他还是看了看时间:“晚上十一点五十,什么事?”
张扬仍然向前走着,他并不相信桑贝贝有跳下去的勇气。
张扬笑道:“我喜欢你这种合作的态度,现在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打开别院的大门,居然看到房间内亮起了灯光,张扬马上猜到应该是陈雪返回了京城。
桑贝贝看到张扬,一双美眸充满了诧异,几乎在第一时间她就举起了手枪,子弹射出的同时,张扬闪电般侧过身去,子弹贴着他的面颊飞了出去,腮边的空气都被高速行进的子弹摩擦发热,子弹射中身后的墙壁,无数灰尘迸射出来,一时间烟尘四起。
张扬没说话,现在她的身上四处搜索,找出了一柄军刀,还有一些工具,其中有一个证件本,打开之后找到桑贝贝的身份证,发现上面写着赵雪宁,张扬不禁笑道:“赵雪宁?究竟哪个才是你的真名?”
一辆足有两层楼高的集装箱大货车从楼下驶过,张扬稳稳地落在集装箱的上方,此时有酒店的保安冲入了刚才的房间内,他们从破损的窗口向外望去,只看到那辆大货车带着那对男女渐行渐远。
张扬道:“今晚对付你的人究竟是不是国安?”
说起这件事桑贝贝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张扬道:“既然章碧君是你的上司,为什么你不去找她寻求帮助?”
桑贝贝并没有马上打电话,距离十二点还有五分钟。
“那我像什么?”
“里面记录的什么?”
刚刚走出两步,就听到两声轻微的声音,张扬马上就听出这是子弹通过消声器的声音,没过多久,1826的房间就打开了,桑贝贝若无其事的从房间内走出,向电梯的方向走来,张扬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张扬道:“你不是已经被大火烧死了吗?我看到你死而复生当然感到奇怪,可没想到跟踪到你那里,你直接拔枪就射我?”说到这里张扬忽然想起他走出电梯的时候听到的那两声枪响:“是不是有人埋伏在你的房间内?你得罪了什么人?”
桑贝贝只是默默流泪。
张大官人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他发现桑贝贝看自己的目光并没有多少感激的成分在内,反而充满了怨恨和质疑,张扬干咳了一声道:“那啥……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张扬缓步向前道:“这话正是我想问你的?你究竟是谁?你和国安有什m.hetushu.com么关系?你从查晋北那里偷到了什么?”
桑贝贝咬了咬嘴唇:“你想知道什么?”
桑贝贝道:“他是我的哥哥,我们从小父母双亡,在孤儿院长大,后来有人收养了我们,培养我们上学,接受高等教育,后来加入国安。”
桑贝贝道:“你应该知道手机不安全。”
张扬道:“其实从查晋北那件事开始,我就已经猜到你是国安特工,你武功不弱,还……”张大官人本想说还是处女,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这种时候好像说这种话不合时宜,张扬道:“我就纳闷了,你去王府会馆那种地方潜伏,究竟目的何在?”
张扬小心记下了她拨出的号码。
张扬道:“你是十局的?章碧君的手下?”
张大官人真是佩服这厮的想象力,点了点头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哥们赶紧走人,回头万一打起来小心别让血崩到你身上。”
桑贝贝点了点头:“今晚的事情之后,我本打算离开这里,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们来的会这么快。”她随即又咬了咬嘴唇道:“我一定要找到她问个清楚。”
张扬低声道:“火灾之后,你一直选择失踪,你从查晋北的丽宫别墅中得到了什么?”
“威胁我?当初你的定时炸弹没有把我炸死,今天的子弹也没把我射死,咱们到底谁的命更长还恨难说。”张扬又向前走了一步。
陈雪身穿绿色的羽绒大衣,刚剪了短发,可俏脸上的表情仍然是过去那幅冷冷清清的样子,看到张扬抱着一个女孩儿回来,一双如同寒泉的美眸在张扬的脸上扫了一下,连声招呼都没打,转身又回房去了。
张扬道:“虽然电话中听到了枪声,可是未必他遭遇了不测,如果那帮人想要挟你的话,就不会轻易杀死你哥哥,所以你现在伤心可能有点太早。”
她逃到了顶楼天台之上,张扬随后就追了上来。
桑贝贝道:“既然已经落在你的手里,我无话好说。”她仰起脖子,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
桑贝贝忽然扬起手将已经射光子弹的手枪向张扬砸去,几乎在同时,她倒着坠落下去。
有了刚才跟踪的经验,现在这位出租车司机明显老道了很多,张扬发现出租车作为跟踪工具还真是不错,这种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的交通工具很少会遭到别人的怀疑。
桑贝贝怒视张扬道:“所以你就跟踪我?”
桑贝贝的内心剧烈挣扎着,终于她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了一张光碟:“里面有一些资料,关于查晋北的。”
张大官人这才知道她的狡猾,却见桑贝贝用脚蹬在外墙上,利用这样的动作让她的身体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桑贝贝含泪道:“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司机咽了口唾沫道:“你是抓奸的吧?”
一切果然不出张扬的所料,张扬低声道:“赵军呢?”
张扬也从楼顶爬了下去,没错是爬了下去,这和_图_书厮的壁虎游墙术可不是白练的,桑贝贝摆动自己躯体的时候,看到上面,这厮以惊人的速度贴着墙壁爬了下来,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蜘蛛侠什么时候变成了中国人?可现实摆在眼前,张扬如同一只壁虎一样紧贴着外墙向下高速爬行下来,几乎一眨眼的功夫距离她已经不到五米的距离了。
桑贝贝爬上天台的边缘,厉声道:“你再敢过来,我就从上面跳下去!”
桑贝贝含泪点了点头。
张扬道:“国安?”
桑贝贝已经走入锦都汇大酒店的旋转门。
桑贝贝的眼圈红了,她声嘶力竭的尖叫道:“哥……哥……”泪水夺眶而出。
桑贝贝抬起头看着张扬。
张大官人压根没想到她居然敢真的跳下去,此时想抓住她已经来不及了,他全速奔到桑贝贝的坠落地点,却见桑贝贝已经坠落到中途,她的双手中握着一把绳枪,瞄准了大楼的外墙射去,绳枪的锚端深深射入墙壁内,绳枪内的钢索缓冲了近二十米的距离,桑贝贝的身体停在半空中,随着夜风摇摆。
桑贝贝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她平静看着张扬道:“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张扬随后跟了进去,他走入大堂的时候,桑贝贝已经进入了电梯。
张扬又抽出一张钞票递给出租车司机,那司机低声道:“那女的身材真好,哥们,我看你又有点不像公安。”
桑贝贝道:“我哥哥可能遇难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抱起了桑贝贝,桑贝贝的身体很软,抱在怀中很享受很舒服,张扬抱着她从车上跳了下去,临近午夜,街道上冷冷清清,并没有人留意到他们的举动,张扬来到了电话亭内,将桑贝贝放下,解开了她的穴道,因为担心桑贝贝再搞什么花样,张扬对她还是留了一手,所以桑贝贝仍然感觉到身体酸软无力。
桑贝贝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哥说过,他今晚就前往香港,我没想到他会落在别人的手中。”
张扬把桑贝贝抱起走到那破损的窗口前,低声道:“你不是喜欢跳楼吗?我就满足你的心愿。”说完这句话,他抱着桑贝贝从六楼跳了下去。
为了谨慎起见,张扬在中途又更换了两辆出租车,这才带着桑贝贝回到了香山别院。
张扬摇了摇头,忽然伸出手去,点中了桑贝贝的穴道,桑贝贝一声不吭的躺倒下去。
桑贝贝抿了抿嘴唇,缓缓点了点头。
桑贝贝抓住这一时机,她全速向安全出口逃去。
桑贝贝道:“我隶属于国安十局,章碧君是我的上司。”
桑贝贝痛苦的抓住头发,低声道:“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张扬低声道:“章碧君想杀你?”他的脑子里在迅速梳理着整件事的头绪。
桑贝贝道:“部分关于查晋北的资料。”
桑贝贝点了点头:“我从十八岁进入国安,已经六年了!”
一种对危险敏锐觉察让张扬紧和_图_书张了起来,他从地上拉起了桑贝贝,不由分说的将她拖出了公话亭,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将她塞到后座,自己也坐了进去,出租车驶出一段距离之后,张扬回头望去,却见三辆黑色的轿车将公话亭包围,车上下来了七八名黑衣人。
张扬盯住她的眼睛道:“桑贝贝,目前能够帮助你的只有我,你相信我,我如果要杀你早就对你下手了,根本不会冒着风险把你带到这里来。”他所说的是实话,以他的本领杀死桑贝贝实在是太容易了。
张扬伸手解开了她的穴道,桑贝贝感觉身体一松,顿时恢复了自由,她掩住嘴唇悲悲切切地哭了起来。
桑贝贝道:“我走了!”
桑贝贝没说话,目光却已经默许了张扬的猜测。
桑贝贝道:“张扬,你记不记得当天前往查晋北丽宫别墅的目的?”
时间已经指向十二点整,桑贝贝拿起了电话,她迅速拨通了电话号码。
张扬道:“你现在找她肯定会死路一条。”
桑贝贝举枪又射出了两发子弹,全都被张扬成功避过,当她再想开枪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有子弹。
桑贝贝咬了咬嘴唇道:“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张扬!我给你一个忠告,有些事知道的越少,对你就越好,没有人会嫌自己的命长!”
张扬淡然笑道:“有种你就跳啊?反正大家都以为你已经死了,在年三十的晚上,你不是已经被烧死在查晋北的别墅里了吗?你以为我会在乎你的性命?”
张扬道:“我曾经在国安混过一段时间,赵军是我的顶头上司,后来因为老邢出了事情,我们才中断了联络,今晚我偶然在京东一号看到他,本想过去打招呼,却没想到你会出现在他身边。”
张扬制住了桑贝贝的穴道,把她从床上抓起来,桑贝贝一双凤目充满怨恨的盯住张扬,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桑贝贝虽然不能说话,可是一张俏脸也吓得惨白。
和她同床的那名男子这会儿清醒过来,抓起床头的花瓶想向张扬砸过去,没等他举起花瓶,张扬一拳就砸在他的脸上,将这厮砸得晕倒过去。要说这对情侣也够倒霉的,做这种事情也能遇到风险。
张扬解开了桑贝贝的穴道,将她放在集装箱上,桑贝贝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的恐惧:“你究竟想干什么?”
桑贝贝听到他提起赵军的名字,目光明显的颤抖了一下,现在她知道张扬跟踪自己已经很久了,连她和赵军见面的过程也看得清清楚楚,桑贝贝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什么赵军!”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很好……”忽然他冲着电话大吼了起来:“快走,赶快离开……”两声轻微的枪响传来,听筒中传来杂乱而纷乱的声音,最后只剩下男子粗重的喘息声:“……走……”
张扬道:“你先要告诉我,你和章碧君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张扬道:“你今晚交给他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