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98章 各花入各眼

张扬笑道:“你送了我一辆车,我请你吃顿饭有什么了不起。”
赵天才道:“放心,顺利的话,明天上午咱们就能出发。”
查薇听说张扬今天不走了,晚上要去金王府吃饭,也非常的开心,自从除夕丽宫别墅火灾之后,查薇一直都没有见过张扬,叔叔查晋北问起过几次,提起要当面向张扬表达歉意,可张扬前段时间音讯全无,现在才重新在京城现身。张扬让查薇订好房间,本来他想邀请赵天才和伍得志同去,他们两人宁愿留下来修车,也不愿意去那种场合应付,张扬只能尊重他们的意思。
这会儿查晋北和邱凤仙一起走了进来,在金王府他们两人能够一起出现的时候并不太多,邱凤仙看到张扬,妩媚的飘了一个眼波儿过来,娇滴滴嗔怪道:“张主任,你可真不厚道,我请你吃饭,你不给面子,小薇一叫你就来了。”
张扬笑道:“妹子,我算看出来了,你恨不能全世界的人都围着你转,可每人都有自己的一摊子事儿,千万别勉强,理解万岁吧!”
邱启明笑道:“张先生的运气的确很好!”
张扬本来还打算今天就返回江城呢,赵天才下了车,来到他身边道:“明儿走吧,这车不好好整理一下,开不到平海。”
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薛伟童,薛伟童却笑盈盈看着张扬道:“三哥,你升官大概全靠了那一把火!”
查薇道:“那岂不是到农村去了?”
张扬道:“说句真心话,我哪辆都能看中,全是好车,最便宜的也得百来万,可我是国家干部啊,你给我一台这样的车,让我怎么开出门去?如果每天开着去上班,怕没有几天我的脊梁骨就被戳断了。”
张扬对赵天才的眼力是百分百相信:“不要别的,就它了!”
张大官人假惺惺笑道:“查总说得有理,来为了你们星钻红红火火干一杯。”薛伟童道:“还别说,真的有些道理呢,那场火灾成就了查叔叔的财运,顺便还成就了一个人的官运。”
张扬道:“我看看!”
查晋北笑道:“咱们四九城谁不知道你薛爷的大名。”
此时房门开了,却是邱凤仙陪着徐建基一起走了进来,邱凤仙笑道:“什么事儿这么高兴,说出来让我也沾点喜气。”
薛伟童捂着鼻子逃了出去,伍得志也跟出去了,张扬忍着刺鼻的油烟味儿,向赵天才道:“怎样?”
张扬之所以选择去金王府吃饭,因为今天邱凤仙打电话过来,替查晋北表达对张扬问候的同时还表示要请他吃饭,张扬本来已经婉言谢绝了,可今天既然走不了,反正还约了查薇下午见面,干脆几件事当成一件事来办,全都去金王府解决了。
张大官人马上换了一副面孔,笑眯眯道:“说那晚火灾的事情呢,查薇夸我福大命大造化大!”
赵天才道:“这辆车八个缸,VORTECV8引擎可以爆发出3http://m.hetushu.com40匹的强大动力和580米的扭矩。油老虎,百公里三十个油,越野性能很强,不比老美的悍马差,体型比悍马小一些,苏联解体之后就已经停产了,想不到居然这里也能见到。”
查薇眨了眨眼睛道:“真升官了?我说呢,现在是鼻孔朝天,傲气凛然啊!”
查晋北内心一怔,这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都没问你,你倒先提起来了,查晋北道:“谁是桑贝贝?”
查薇道:“都说让你别逞能了,明明知道里面这么危险,还非得要冲进去救人。”
查晋北叹了口气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只要大家平安无事,经济上的损失还在其次。”
薛伟童道:“我才是地主。”
薛伟童道:“我三哥说的话我心里有数。”
查晋北笑道:“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提了,除夕晚上,不幸之大幸就是没有伤亡,只要大家平安就好。”查晋北这句话更像是在强调,没有任何人在火灾中丧生,事实上他已经将发生的事情掩盖了起来。查晋北道:“针对这件事,我专门请教了慧空大师,慧空大师说,这是好事!除夕失火乃是财运亨通之兆,今年星钻的事业肯定要红红火火。”
赵天才看出薛伟童有考校自己的意思,他走了过去,微笑道:“这辆车不是吉普,是前苏联特种部队专用,俄语发音叫顿木罗,我们通常叫它坐地虎。”
薛伟童开始相信赵天才的确是一个行家了。
薛伟童没说话,目光向赵天才望去。
张扬笑道:“该来的都来了。咱们不等,上菜!”他看了看邱启明,心说不该来的也来了。
薛伟童看到张扬认定了这辆车,也只能由着他,赵天才落下车窗道:“薛小姐,这辆车可能得修理装潢一下,您送吗?”
查薇横了他一眼,正想骂他两句,心说你有什么资格吃醋啊?端着碗里的瞅着锅里的,我凭什么就得围着你转啊?那边薛伟童和邱启明已经走过来了:“你们两人聊什么这么热乎?”
赵天才和伍得志对望了一眼,张扬的这个干妹妹真够大方的。这里的车多数都上百万,最贵的价值近千万,就这么随随便便的送了,眉头都不皱一下,由此可见薛伟童的财力不是一般的雄厚。
薛伟童不乐意了:“二哥,你还好意思说,凡事都得有个规矩,来这么晚,先罚你三杯再说!”张扬马上跟着起哄,徐建基架不住众人的哄闹,端起酒杯喝了三杯,他这边喝完,周兴国也来了,徐建基红着脸道:“罚酒也得一视同仁,大哥来了,他更得以身作则。”
查薇道:“我倒记得,是有个女孩子跟你跳舞。”
薛伟童抗议道:“查叔叔,您这么喊就不对了,别人都故意跟我闹,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总不能也跟我开玩笑吧?”
赵天才打着火,沉闷的引擎声轰隆隆的响彻在库hetushu•com房内,这哪是车呢,活脱脱一个拖拉机。四个排气筒一连串放炮,然后冒出突突突的黑烟。
赵天才开着那辆坐地虎突突突的从库房内驶了出来,行驶的过程中,车辆又不停的放炮,让人不禁担心这辆车会不会随时爆炸掉。
伍得志看到张扬无恙,也是非常的欣慰,当着薛伟童的面,他们当然没有提起北韩之行的事情,张扬道:“走,帮我挑部车,我妹子要送我一辆汽车。”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自从查晋北的丽宫别墅失火之后,他和查晋北还是第一次见面,虽然查晋北表面上若无其事,可张扬知道这厮的心里肯定不平静,桑贝贝从丽宫偷走了一份机密资料,昨晚已经将那张光盘交给了自己,虽然张扬还没顾得上看光盘的内容,可是相信查晋北一定有不少的秘密在里面。张扬感觉到查晋北对自己应该是产生了怀疑,不然他不会不请自来,虽然金王府是他的产业。可是今天请客的并不是他,虽然他也很想请客,可惜张扬没给他这个机会,而查晋北仍然坚持坐在这里,证明只有一个原因。他对在场的某个人有兴趣,那个人不可能是查薇,不可能是薛伟童。只可能是张扬。
从查晋北和薛伟童的对话就能够看出,他们很熟,张扬忽然意识到自己还从未见过薛伟童的父亲,对此人仅有的印象就是红色资本家薛世纶,此人于八十年代初期,在仕途一片光明之时。弃政从商,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薛世纶这个人不同于查晋北的名声在外,相比查晋北,薛世纶要低调许多,甚至在国内的商界很少有人提起他,但是从薛伟童平时的做派来看,薛世纶的实力应该非比寻常。
张扬知道薛伟童心直口快,压根就没指望她能够保守秘密,笑道:“我那算什么升官?平调而已。”
张大官人心头暗赞,查晋北到底是个老江湖,他表演的滴水不漏,他迷惑的表情让人真以为他是第一次听到桑贝贝这个名字。
走入名车汇的车库,张扬不禁看直了眼,这里停了近二十辆世界名车,多数都是豪华车,薛伟童很大方,向张扬道:“三哥,你只管挑,看上哪一辆开走哪一辆。”这丫头做事从来都是那么的爽快。
张扬走过去拍了拍汽车的钢板,不是一般的厚。
查晋北笑道:“滨海县可不是农村,北港拥有亿吨大港,在全国也能排入前十,北港和日本、韩国隔海相望,是国内最早开放的港口城市之一。”
查薇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果不是有人在场,她恨不能搂住张扬狠狠在他脸上啃上一口,不知为何,她就是喜欢张扬为自己吃醋的样子,女孩子的心思真是复杂啊,查薇道:“我没让他跟着,是他非得要跟着,再说了,邱姐让我帮忙招待一下,人家大老远从台湾来了,我总不能对他不闻不问吧?”
张扬故意道:m.hetushu•com“有没有桑贝贝的消息?”
张扬笑道:“查总太客气了。我没受伤,只是被烟熏得晕了过去,幸亏消防队员来得及时,没留下什么后遗症。”
她让人拿来钥匙,赵天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打开车内电路,并没有马上打火。
赵天才道:“没事儿,现在开始干,包括喷漆在内,一天解决问题。”
张扬在一辆价值百万的奔驰吉普车前驻足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转向薛伟童道:“妹子,还有其他的吗?”
赵天才向他挤了挤眼睛,低声道:“捡到宝了!”
张大官人听赵天才这样说,心里顿时有了谱,走出门外,向薛伟童道:“妹子,我就要它了!”
赵天才道:“我就是一个修车工,你千万别听他说的。”
徐建基已经知道张扬要前往滨海县担任县委书记的事情,笑道:“张扬升官了,我来得正好,三弟,我敬你一杯。”
张扬苦笑道:“我说查薇,你不寒碜我能憋死?不过是正常的工作调动,上级领导出于工作的需要把我从东江调往北港市滨海县。”
张扬道:“随你,不过得抓紧时间。”
有道是菜好做客难请,张大官人请客也遇到了这个问题,周兴国当晚有生意要谈,无法出席,徐建基也有事,虽然答应要来,可是时间无法确定。
几杯酒过后,查晋北端起酒杯主动找上了张扬:“那天丽宫失火。连累你受了伤,真是不好意思。”
邱启明的笑容不觉变得有些尴尬,当晚发生火灾的时候他也在场,不过张扬不顾一切冲入火场救人的时候,他却在袖手旁观,其实当晚旁观的不止是邱启明一个,很少有人拥有张扬那样的勇气,直到现在邱启明认为,为了一个舞女就不顾个人安危冲入火场是一种愚蠢的行为,邱启明对于人生有着自己的价值标准,即便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他也认为张扬的性命要比一个舞女重要的多,他并不赞同张扬的行为,一个已经拥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不应该如此轻贱生命,当然邱启明不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
查晋北皱了皱眉头,做出苦思冥想的样子,然后摇了摇头笑道:“那晚的客人很多,有些人并不是我请来的,我真的想不起认识这个人。”这话一语双关,一是向张扬表明自己不认识什么桑贝贝,二又含蓄的提醒张扬,自己那晚压根没请他,张扬是跟着查薇过去凑热闹的。
张扬道:“不敢当,不敢当,再次声明我不是升迁,还是平调,依然是个处级干部,没什么进步,辜负大家的期望了。”
张大官人咬牙切齿道:“招待,招待!小心把自己给招待进去。”
张扬道:“在领导眼里,我从来都是充当救火队员的角色,滨海青口港春节期间发生了火灾,死伤惨重,县委书记昝世杰负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责任,在这种情况下,省里才决定把我给派到那儿去。”
薛伟m.hetushu.com童道:“明天走最好不过,回头我让人把车辆手续给你办了,过户到你头上,再给你上个军牌,晚上我把大哥他们叫出来给你送行。”
张扬围着这辆坐地虎转了一圈,后面四个排气筒,越看越是感觉到这车威风凛凛,越看越是心中喜爱。其实这车一点都不低调,可张大官人特别喜欢硬朗彪悍的越野车,有道是各花入各眼。他一打眼就喜欢上了,什么影响不好早就被他扔到了一边,只要老子喜欢,哪管别人说什么?
张扬道:“就是和我一起跳舞的那个!”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查晋北和薛伟童笑着打了个招呼,薛伟童叫了声查叔叔,查晋北却称呼她为薛爷!
查晋北道:“大火引发了爆炸,你如果再深入一些,恐怕真的要困在火场中了。”这句话说得非常委婉,其实当晚在地下通道内发生了爆炸,已经查得清清楚楚,查晋北认为张扬是被炸晕了过去,而不是他所说的被烟熏晕了。
他们来到包间内坐下,薛伟童看了看时间,马上给徐建基打了一个电话,徐建基那边的事情还没办完,电话中连连道歉,说一个小时后才能到,薛伟童给周兴国打电话,居然那边关机了,薛伟童愤愤然道:“生意重要还是感情重要?我真是搞不懂他们了。”
张扬哈哈笑道:“不是不给你面子,是因为我今天有事情耽搁了,再说了,不是查薇请我过来的,是我让她帮忙安排了一桌饭,这顿饭我请!”
查薇道:“我和他是普通朋友啊!”
薛伟童道:“怕什么?就说我送的呗!”
张扬转了一圈,说真心话,车都不错,可没有一台合他眼的,原因也很简单,这些车实在是太招摇了,这也难怪,薛伟童开名车汇的初衷就是面对京城的高消费群体。
薛伟童道:“想怎么折腾随你,所有配件我无偿提供,不过很多配件可能买不到了。”
查晋北道:“这么说还真是大火成就了你的升迁,来!咱们大伙儿一起敬张扬一杯。”
邱凤仙也没呆太久的时间,向在座的几位贵客敬了一圈酒之后,她随后告辞。
薛伟童道:“三哥,你真心想为我省钱啊,这辆车太差了,你还是去挑别的吧。”
张扬道:“我那是干妹妹,性质完全不同。”
查晋北笑道:“张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么开心的事情,为什么不说出来分享一下,童童说得对,你升官还多亏了沾了我家的那把火。”
薛伟童叫人把后面库房的大门打开,带着张扬他们来到了库房内。里面有五辆二手车,张扬被一辆迷彩军用越野车给吸引住了,那车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低调,在几辆车里显得霸道十足,张扬道:“吉普有这一款吗?”
张扬道:“群众影响不能不注意啊。妹子,你还有大众点的车没?我喜欢低调做人,有没有性能好,但是不招摇的?”
薛伟童道:“可北港的经济状况一直都不和图书怎么样,我去过几次北港,对那里的情况还是很熟悉的,北港资源不错,可是谈到城市的综合实力,在平海还是倒数。”
张扬道:“这可不行,一码事是一码事,今晚我请我妹子吃饭,你做东,我的风头岂不是都让你抢了。”
张扬道:“那就金王府吧,我让他们准备位子,不过说好了,这顿饭得由我请。”
查晋北那边皱起了眉头:“张扬,什么话嘛,到了这里就是我做东,你还担心我请不起一顿饭吗?”
张扬道:“可惜我什么人都没有救到,对了,查总,我一直都没有来及问,这场火灾给您带来的损失严重吗?”这厮分明是在揭查晋北的伤疤。
薛伟童笑道:“您再叫我薛爷,我起身就走,回头把您寒碜我的事情告诉我爸去,让他找您算账!”
查薇微微一笑,轻声道:“许你带女伴,就不许我带男伴啊?”
张扬道:“运气再好也比不上邱先生,我差点没被烟给呛死,您毫发无损才是真正的好运。”
薛伟童想了想:“新车倒是没有,不过我后面的库房里还存着几辆朋友置换下来的二手车,都是用来抵新车款的,我还没来得及卖出去。”
于是周兴国也被罚了三杯,查晋北等他们坐下后,谈了两句便找了个借口告辞,毕竟这里是年轻人的世界,作为长辈,他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张扬道:“当时还有人在里面,我也没多想就冲了进去,现在回想起来,还真的有些后怕呢。”
张扬和薛伟童抵达金王府的时候,那边也只有查薇准时到来,不过查薇身边还有一个邱启明,张大官人看到邱启明心中顿时有些不爽,他找到机会,低声对查薇道:“丫头,不带这样的啊,刺激起人来没完没了,我这人可容易吃醋。”
查晋北道:“还有客人没来?”说话的时候他望着张扬,因为张扬刚刚说过今天他来请客,所以具体请什么客人只有张扬清楚。
走入查晋北在金王府的休息室内,看到查晋北正叼起一支香烟,邱凤仙拿起桌上的火机点燃后送到他的唇边!
薛伟童道:“这辆车不值钱,一个朋友跟老毛子做生意抵债回来的。他想办法办了手续,可惜在京城没开过几次,前两天从我这里提走了一辆保时捷,直接就将这辆车抵了十万,其实就是权当废铁卖了,这车有三吨重呢,车子总共跑了五千公里,九一年的车时间久了点,毛病不少,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配件,始终没办法让这辆车恢复最佳性能。”
邱凤仙道:“那就上菜,张主任,你和查总先聊着,我出去还要招呼其他的客人。”
薛伟童道:“怎么?这么多车,没一辆你看中的?”
张大官人满嘴醋味儿道:“还他妈普通朋友呢,你看他瞧你的眼神,充满了猥亵和下流,口水都他妈快滴到地上了。”
查晋北哈哈笑道:“得,我不叫,我不叫就是,你爸那酒量,十个我也不是他的对手。”